转瞬间那片故土已面目全非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打印 (被阅读 次)

清晨天安门广场响起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选手金牌领奖时伴国旗升起的是同一首歌,重大时刻往往也有这首"义勇军进行曲"在回荡,"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过去半个多世纪在那片土地上长大的人对这首歌耳熟能详,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COVID-19大流行中被禁了,无独有偶它以前曾被禁过。先让我们来看看《义勇军进行曲》的简史: 1935年5月在上海问世,是电影《风云儿女》主题曲,田汉作词,聂耳谱曲。抗日战争时期国民革命军第200师将其定为军歌,该师曾远征缅甸。1949年9月《义勇军进行曲》被定为国歌,1966年词作者田汉被批斗至死,受其牵连歌词被禁,1978年文革期间的集体填词被通过作为国歌新词,1982年新词撤销,恢复田汉版歌词至今。

上世纪初,中国反帝反封建的先驱和五四运动呼唤"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译成中文是民主和科学(这两个汉语词明治维新后从日本泊来) 。当时五四新文化"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的一切黑暗"( - 陈独秀,1919)。"德"和"赛"受到国共两党的支持,被视为反封建反愚昧的旗帜。还有那首叫做国际歌的国际共运颂歌也有类似的歌词:"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要为真理而斗争!……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让思想冲破牢笼",在现今也同样被禁。德和赛以及这些歌词的精神当属那时的"初心",在当下有人觉得它们太刺耳,不能提,不能公开唱,甚至被删除,这乍看起来不可思议,如果你看到疫情中的那些非人道,甚至与法西斯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激进防疫行为,你不难看出封建和愚昧又沉渣泛起,作为德和赛的对立面正在借尸还魂,那个曾经的封建,愚昧,荒谬,疯狂,指鹿为马,万马齐喑的年代欲重回中国大地。一百多年过去了,难道转个大圈又回到原点?

一夜之间,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经过多届政府呕心沥血才逐渐开放,逐步多元,重新重视私有财产和个人权利,引进外资与世界交融,走向公民社会,愈来愈包容的故土开始变得面目全非,疫情中更是沉渣泛起,专制当道。善良的人们越来越与曾经熟悉和为之欢欣鼓舞的社会格格不入。在疫情开始的若干年前,中国的发展不但使中国人自豪,也让海外华人引以为傲,令老外竖起大拇指。本人一度乐观地以为,在“摸着石头过河”经济发展后,中国会更融入世界,不断健全各种法制法规,尊重规则和约定俗成,领导集体会 “踮着脚尖过溪”,在特区进行社会试验,逐步把权力交到人民手中,把中国从“手动挡”的老爷车改装成“自动档”的新座驾,使国人富足的同时进一步享有民主自由和奔放创新的社会环境,彻底告别封建愚昧和专制独裁(这才是上世纪初中国兴共和反帝制反封建的初衷)。然而,现实却十分令人惋惜,好不容易从百年风雨中走出的中国社会没能继续向前或"更上一层楼",反而上演着复辟倒退的闹剧,向愚昧和文革的末路狂奔,更有甚者,把自己信誓旦旦地绑在掠夺了大片中国领土的沙皇战车上,殊不知"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当今的中国也许又到了一个"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轮回。过去四十年的成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哗倒去,政治层面纠错和力挽狂澜的土壤和环境已然消失,历史的大好机遇正在渐行渐远,是继续复辟倒退滑向深渊,还是就此悬崖勒马勇敢前行,将决定那片故土能否避免新的"百年孤独"。综观历史,时势造英雄,一代伟人丘吉尔之所以伟岸,是因为他的经历,他的修养,他的能力,他的胆识,和他在"至暗时刻"力排众议不向法西斯低头的坚持,他曾这样总结自己的心路历程:"Success is not final,failure is not fatal,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

发表评论于
不仅谭先生,塞先生走了,连谭德塞也走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如果了解中共党史,那么对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感到惊讶了。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德先生和賽先生是相輔相成,一個硬幣的兩面。前蘇聯垮台,就是捧塞貶德,而悲慘的大躍進和土法鍊鋼,亦是在引蛇出洞,打壓德先生之後,使塞先生嚇壞了不敢說真話。
发表评论于
成就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是费先生(Faith)。没有费先生,德先生和赛先生不会长久。

一百年前,我们只移花不接木,结果只能是进一步退两步。

——————————

No matter how bad the situation is, having a faith gives you a capability to great things .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老共多是土包子,按照其“龙生龙凤生凤”的说法,其后人能好到哪里去呢?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从这一点来看,当年日本明治维新后"脱亚入欧"是有其道理的。
ahniu 发表评论于
中国农民文化根深蒂固。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亘古未见的笔名' 的评论 :

Yes indeed,both will go down in history, but coward will do so by going down,是名留青史和遗臭万年的区别。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liffhan' 的评论 :

Well said!
亘古未见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英雄和狗熊都可创造历史!
cliffhan 发表评论于

成就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是费先生(Faith)。没有费先生,德先生和赛先生不会长久。

一百年前,我们只移花不接木,结果只能是进一步退两步。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还是觉得疫情前后的不同太大了,"面目全非"已经是"understatement" 。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京工人' 的评论 :

咱们文学城就有报道哦(请将链接复制到地址栏):

https://m.wenxuecity.com/news/2022/04/20/11503376.html
风语空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谢谢!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面目全非?和一百年前,一百五十年前有区别吗?
京工人 发表评论于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过去半个多世纪在那片土地上长大的人对这首歌耳熟能详,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COVID-19大流行中被禁了
。。。。。。

这是真的?楼主会不会听了误传?只听说最近上海不让唱“国际歌”,缘由是“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之类的歌词太敏感,可从没有听过”义勇军进行曲“被禁。如果是真的,是什么时候,哪里发生的?
我心依旧2008 发表评论于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