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变种奥秘克戎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阅读 次)

新变种奥秘克戎

好久没有写关于疫情的帖子了,本来想写写上一波疫情,可是一直没有动笔,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倦,写多了,不仅自己厌倦了,人家看了也讨厌。

有人说我是一见人家不打疫苗,就会跪在人前哭求他去打,可见他有多么烦我。在城里呆了几年后,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况且,这样的人我根本不care,如果他不打疫苗的话,我虽不会举双手赞成,但也不会去求他,这种人有达尔文去管,我才不在乎呢,我在乎的是大众的安全和健康。 

既然在乎,当说的还是要说。

今天想说说最近从南非冒出来的一个变种,即B.1.1.529,按希腊字母被命名为Omicron,中文叫:“奥秘克戎”。很久没有关注了,不知怎么从第四个字母德尔塔一下跳到了第16个,也许WHO的人觉得只要把希腊字母用完了,疫情就会结束了?

前天在论坛里还有人说人家南非疫苗接种率低,疫情却没有其它地方厉害。没想到,那人话声未落,就有人说南非昨天一天查出了一万多例。经查,南非的这次爆发多是这个新的变种,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多,一下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

虽然目前还不知奥秘有多么厉害,但从这个变种的基因序列看,它很可能是一个比以前的变种都要厉害的超级变种,原因就是它不仅继承了以前所有变种的那些增毒突变,还在此基础上产生了很多新的突变。 

大家可能还记得,以前的变种在刺突和刺突外的突变不仅让那些变种获得了更高的传染性,还让其对疫苗产生了一定的耐受能力。奥秘不仅继承了这些突变和性能,还在一些关键部位发生了更多的突变。

譬如奥秘在S1/S2那个邻近弗林蛋白酶酶切位点的地方出现好几个新的突变,这些突变有可能会让病毒比以前的变种更容易感染人体细胞。

比这个更可怕的是奥秘还在刺突部分发生了更多突变。大家可能知道,刺突是病毒用来侵入人体细胞的最关键的部位,这个部位的突变有两种可能,一是提高刺突和人体细胞上的新冠受体的结合力,让人体更易感染,二是降低刺突和抗体的结合力,让抗体的效力下降。

这种情况在以前的老三德尔塔和老二贝塔变种身上就发生过,结果让德尔塔在全世界范围里产生了一次大流行,比以前的阿尔法更厉害,原因就是在刺突部位发生了突变让其不仅更易让人感染,还降低了疫苗的效力,这也是为何不仅有了疫苗,还有了舅舅,美国今年新冠的染病人数和死亡仍然赶上了去年的原因。

发生这种局面不是因为疫苗无效或舅舅无能,而是德尔塔变种比以前的阿尔法更狡猾更心狠手辣,如果没有疫苗和舅舅的话,美国的疫情会更严重,感染的人数有可能会增加~6倍,死亡的人数有可能会增加~10倍。

老二德尔塔这么厉害,在刺突部分也只有2个突变,相比之下,奥秘有30几个,是老二15倍,这么多的新突变必然会进一步改变刺突的形状,结果是让刺突和人体细胞上的新冠受体之间本来已经很高的结合力进一步提高,让人体更易感染,同时,还让已经降低了刺突和抗体的结合力进一步降低,让抗体的效力更差。

如果说老二已经很狡猾了,这个排行十六的奥秘要比它狡猾15倍,它很有可能让现有疫苗这个最有效的武器失去其杀伤力。如果是这样的话,前面的疫苗接种工作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就会前功尽弃。

疫苗研发单位不得不从头来,虽然这个在技术上已经不成问题,但从新开始还是需要时间,不仅如此,本来就对疫苗持一定怀疑态度的人群会更为怀疑甚至抵触它。

那样的话,人类面临的将是和新冠刚开始时同样的局面,到时,医院里会新冠病人人满为患,火葬场里会新冠病死者尸满为患,政府又不得不让人们在家隔离,人们又会起来反抗,刚刚复苏的经济会再次进入停滞或萧条,已经快疯了的人群会变得进一步抑郁,甚至完全失去理智,社会将进入崩溃的边缘。

这些情形想想就可怕,这就是WHO知道消息后马上把它列为值得担心变种(Variant of concern)的原因,也是最近西方各国纷纷推出禁航令和华尔街昨天的股票又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

我在以前说过,新冠疫情实际上是由各种变种引起的疫情,每个变种引起一大波后就神秘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下一个变种,疫情是否结束就要看有否新的变种出现。本来以为德尔塔后面不会有新变种出现,疫情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消失的。奥秘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希望。

当然,上面讲的这些都是根据奥秘的基因序列做出的推测,最后到底有多危险,还要观察一段时间,上次南非出现的贝塔虽然很厉害,但最后却没有像德尔塔那样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但愿这次起源于南非的奥秘也是如此,会不会这样,只能拭目以待。

作为普通小民,我们能做的就是要提高警惕,在疫情结束之前,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 通过接种疫苗,减少出行,保距和戴口罩去保护好自己,通过保护自己也保护周围的亲友和同事,为早日消灭疫情作出自己的贡献。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病毒有没有疫苗都会突变的。没有证据的东西说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三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根据flu,HCV,HIV的经验,escape 注定是要发生,并且这在发生。至于ADE,缺少相关研究,发生了也不会被发现。大规模的数据,早期的信号很容易被淹没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你说的都是理论上的东西,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escape或者ADE。
三丝 发表评论于
再补充一句

ADE 发生的可能性随中和抗体滴度下降而上升,也可能因为病毒新突变株而发生,那些完全接种疫苗而又进ICU 或死亡的病例值得研究。
以前MERCK的 HIV疫苗 3 期临试失败,其对照组的得病例较疫苗组还高一些。ADE 可能是其原因之一。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三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自然感染和打疫苗所产生的主动免疫都会对病毒有immune pressure, 进一步为Immune escape 制造条件,从而产生 immune resistant strain。 当大规模打疫苗而疫苗又不能防感染的情况下最易引起病毒变异。

ADE 发生的可能性随中和抗体滴度下降而上升,那些完全接种疫苗而又进ICU 或死亡的病例值得研究

从现有的资料看,变种的产生多发生在打疫苗之前或者打疫苗比较低的国家或者地区,说明不是打疫苗引起的突变,而且即使不打疫苗,人群中传染也会产生相当大的有抗体人群。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谢谢介绍,那些不打疫苗的人不害他人就好,谁在乎他们打与不打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从现有的资料看,变种的产生多发生在打疫苗之前或者打疫苗比较低的国家或者地区,说明不是打疫苗引起的突变,而且即使不打疫苗,人群中传染也会产生相当大的有抗体人群。

至于ADE,总有人说。可如果有ADE的话,打疫苗者的重症或死亡会更多。 但是目前的情形是接种疫苗者的重症和死亡都比不接种者少好几倍。
三丝 发表评论于
经过一年多疫苗施打的情况和病毒变异的速度,感染力,我趋同cn_abcd 的观点,即现有疫苗有办法终止新冠传播。 更进一步,因为疫苗施打速度和在不同人群中抗体消失的不同速度,可能加速产生出 immune escape 的新毒株,从而引发 ADE的效应。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说的不是现在疫苗的有效性,而是事实已经证明单靠疫苗没有办法终止新冠传播,那么随着传播,必然产生更多变异。疫苗开发和施打速度可能跟的上变异速度吗?最后结局就是现在的流感疫苗
三丝 发表评论于
一个人同时感染两种不同的covid病毒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即两种毒株在流行并同时感染同一人,虽然这种感染的机会很小。比如A株的在模个地区的的 attack rate 是 千分之一,B 株是 百分之一,同时感染有10 万分之一的可能。流感就是有两种毒株在流行并同时感染,并发生重组,快速进化。
虽然covid是单链RNA,重组可能性很低,但因病毒感染人群广,否有重组有待观望。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这里有一个假设,那就是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感染两种不同的covid病毒,可谓一山不容二虎。 在某个突变先感染了一个人后,那个人在一定时期里不会再感染其他的Covid变种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一个人是否感染两种不同的covid病毒和感染一种后产生的抗体能否对付另一种,如果不行的话,一样会感染。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Omicron 不一定是从Delta突变来的,但在Delta统治的江湖上得到统治地位,它必须得打败Delta,那就是比Delta更能容易传播。

这里有一个假设,那就是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感染两种不同的covid病毒,可谓一山不容二虎。 在某个突变先感染了一个人后,那个人在一定时期里不会再感染其他的Covid变种。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现在下结论还早。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不一定,不一定,这个不一定是在德尔塔基础上变来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从目前的几波来看,变种是最主要的。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关于新变种的第一个致病性的大媒体报道尽然来自foxnews: https://www.foxnews.com/health/south-african-doctor-omicron-variant-symptoms-unusual-mild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一个变种流行,得比现在流行的变种更加容易传染。DELTA很容易传播了,要比它还容易传播,当然得需要更多的变种候选和更长的时间了。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疫情形成这样一波一波的,大概没有一个单独的因素可以完全解释。变种也许也是其中之一,但恐怕不是决定性的。欧洲目前主要还是德尔塔吧。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假设和希望而已,并且德尔塔出现后不像以前几个变种那样马上就有下一个。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菜'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你再看看,第一次flu流行并不很严重。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本来以为德尔塔后面不会有新变种出现"

=====

敢问楼主为什么曾经会认为德尔塔后面不会有新变种出现?
喜菜 发表评论于
谢谢很专业的介绍!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流感第一次大流行的死亡率也不低,最后是自然选择后生存的人类适应了才把死亡率降下来的吧?新冠看样子也要走同样的老路,而疫苗只能把这一痛苦过程时间拉长而已,那还不如直面裸奔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是呀,但是还是比没有疫苗要好呀。流感致死率不大,所以不要紧。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说的不是现在疫苗的有效性,而是事实已经证明单靠疫苗没有办法终止新冠传播,那么随着传播,必然产生更多变异。疫苗开发和施打速度可能跟的上变异速度吗?最后结局就是现在的流感疫苗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流感疫苗是我知道最差的疫苗,新冠疫苗比流感疫苗好多了。这个不是靠吹出来的,可以说任何疫苗都没有新冠疫苗的资料多,不管是那个疫苗,哪里的资料,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疫苗有明显的保护作用,对重症和死亡更是如此。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疫苗就是皇帝的新衣,看看流感疫苗就知道了。既然迟早要裸奔,那还不如趁早。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疫苗还是很有效的,如果没疫苗就更惨了。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是的,你到现在才明白我的意思?美国现在不也是”以不怕死的精神去对付新冠“吗,只是加上了疫苗这一个外套而已.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你的意思是裸奔?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连疫苗也可以免了,我估摸着世界人口最多也就是减少10~20%,能够解决世界保暖难题,剩下的说不定还能再一次产生文艺复兴这样文化科学大跃进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英国实行的就这措施,也是一个办法,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估计都得如此。关一年两年可以,不可能永远关。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世界各国现在这种押宝式防疫最后是没有出路的,如果没有决心实行清零政策,那还不如索性就放任自流,以不怕死的精神去对付新冠,人类这么大的人口基数死不完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致病性应该和进入细胞以及在细胞内复制的能力有关,而在细胞内复制又取决于病毒能否逃逸人体的免疫系统,特别是干扰素的构成的先天免疫,这几个变种好像都有这样的突变,更准确的就是要看病人的症状和后果的轻重。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传染性,抗免疫性可以通过刺突突变增多来推测,那致病性怎么判断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