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华裔老人的忧国忧民之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个美国华裔老人的忧国忧民之心

     最近,我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年届古稀的华裔老人。他长期患有高血压,五年前又被确疹为肠癌三期。     

     但是祸不单行,去年10月初的一天早晨,他起床之后脖颈僵硬,翻身就头疼,原以为是昨晚上失枕所致,并没太在意。可是,头痛愈演愈烈 ,并伴随着恶心、咳嗽、干呕等症状。  他从周三撑到周五,分分秒秒,咬紧牙关,脸色苍白,身心俱疲。到了周六晚上,他的病状更加明显。体温达华氏102度。

     妻子劝说他到医院治疗。

     可是今天是周末,医院休息,只能去看急诊。立即,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纽约市抢救新冠病人惨烈的画面 :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急救室乱着一团,到处是插着呼吸机的患者,氧气罐嘶嘶的声音、患者急促的喘气声、和“快来救救我吧!”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所有的医生护士,有的在不停地为重症病人拔出气管导管、有的在切开患者气管进行手术.....医院的停尸房已经满载,纽约贝尔维尤医院里已经搭起了几个帐篷,用作临时停尸房。市政府巳经启用冷藏车存放尸体。而上一次纽约采取类似的措施是在911事件发生后。

     他情系疫情的时候,妻子正在给医院急症部打电话。值班医生根椐症状,怀疑他患有急性脑膜炎。

    刻不容迟,妻子开车送他到医院之后,验血、验尿、胸片、CT检查结果正常。排除新冠病毒感染的好消息,让他终于放下了怕染疫会让妻女全家传染的担心。然而,发烧原因仍然不明,无法确诊病情。主治医生当即果断决定:施行取脊锥尾液的手术。他被送去住院部实施手术。  

     他是个关心政治的老人,即使在这样病重的时候,仍然在忧国忧民。他知道,因为我们个体生命是如此短暂,在疫情之下,美国人的政治热情空前高涨,政治已经成为笼罩在每一个人头上的大山。所以,只要活着,他就会时刻关注国家大事。

     躺在病床上的他,打开手机,都是焦点时政新闻,:一位49岁的患者在急症室外等待床位的时候死 了。什么时候死的?死之前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纽约一名临时搬尸工透露,因为运尸袋短缺,不得不用床单裹尸体,一车会装上百具遗体。纽约有一所医院,医护人员的感染人数甚至超过了住院的新冠病人。更可怕的是疫情带来的心理创伤却已经出现。急诊科主任参加抗击新冠病毒疫情,多日后选择自杀。在和父亲最后一次对话中,这名医生告诉父亲:不断看着患者死亡实在 太痛苦......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尽管疫情越来越严重,美国各州却都出现了此起彼伏的、反对“居家隔离令”的大游行。在密歇根州,数千名抗议者认为州长严格的“居家隔离令”危害了他们的自由和当地经济,开车围堵市中心。甚至有人持枪抗议,图谋绑架州长惠特默。他们还要求炒掉传染病专家福奇。即使美国?迎来日死1503人的最惨的秋季,却丝毫不影响加州人?成群结队聚集到沙滩晒太阳。这一切,使得美国防疫阵线崩溃,疫情愈演愈烈。疫情期间,?众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和焦虑,甚至每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的绝望 ,没有选择的选择......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

     他想:天災本身就带来了破坏性的毁灭,加上人祸更加剧災难带给人的创伤。世界如此荒诞, 到底是病毒残忍,还是人殘忍呢?...  

    一个年届古稀的华裔老人,在病床上是如此的忧国忧民,让我感动万分。庆幸的是,他在做核磁共振(MRI)之后,排除急性脑膜炎的预测,确诊是脊髓神经受損,对症下药,使他疼痛逐渐减轻,脱离苦海。

     他现在出院了,身体状况不如以前,但仍然在顽强地生活。他常常写文章投稿,歌颂时代的英雄,揭露各种社会的问题。他身体软弱,却有强大的心脏,健康的心灵,他的生命,每一天都在放光放热。

     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把初稿让他看,他说:“ 借用麦帅一句话: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我自小崇尚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番话,感人肺腑,让我自愧不如!我想:在国家为难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个钉子,要钉在国家的框架上。

    他的经历,见证了一个重病在身的美国华裔老人的忧国忧民之心,令人敬佩。

最近博文:?
小姬到哪里去了?
买菜不必放冰箱而且更保鲜
小便还要享受毛毛雨
发生在重症病房里的怪事
女怕嫁错郎
车库进水之后
生病、看病和吃药
Zzyx 发表评论于
谢谢告知,多谢!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zyx' 的评论 : 文章中的老人是肠癌三期的幸存者,这样想你就知道不是我自己了。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zyx' 的评论 : 最近在编辑一些征文来稿,把其中的一些零零碎碎的感受写成短文发表在这里。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zyx'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提醒,我不会写太劳累的,以前我一天写一篇,现在2天1篇
,很轻松的。
Zzyx 发表评论于
感觉作者在写他自己,码那么多字,要注意休息哦!
Zzyx 发表评论于
感觉作者在写他自己,码那么多字,要注意休息哦!
恩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谢谢留言点赞!喜欢你们家的故事
.................
友明大哥,我们家的故事我几乎不敢触碰,只是在朋友的回复里涉及到了,我会说一说。
有人说,我是在蜜罐中长大,可是一颗子弹,不是流弹,却在我的右耳上方飞过,我那个才子舅舅弯着腰从我的旁边走过看了我一眼没多久死于狱中时年27岁。还有....还有爸爸和大哥哥的关系到爸爸死都没有和解,尽管大哥哥在他40多岁的时候,为了满足父亲入了党,但也失去了某市委副市长的资
格,因为人家要一个非党派人士,虽然哥哥不介意,但他老婆有点介意,因为就会换一套小别墅。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山草地' 的评论 : 是啊!正如我文章中所写:在国家为难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个钉子,要钉在国家的框架上。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的评论 : 谢谢!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谢谢留言点赞!喜欢你们家的故事。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也祝贺你天天快乐!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病死饿死二选一。怕病死的人宁可让别人饿死。
~~~~~~~~~~~~~~~~~~~~~~~~~~~~~
是不是打不打疫苗的区别?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不是!是从网络给他看,他家离我家近200英里。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把初稿让他看," 这位老先生和博主是是同一家人吗?
雪山草地 发表评论于
好文。社会需要这样的人,大家都关心时政,这个政体才能正常运作。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病死饿死二选一。怕病死的人宁可让别人饿死。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发表评论于
加油!
恩朵 发表评论于
理解,俺的大哥哥从没有成年就开始了谈论时政之旅
仍然记得这么一个镜头:那一年他17岁,我6岁,他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家了,走着走着他回头了,我正看他呢
学校没人了,他被分配恩到外省市参加工作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哈哈。

吴兄好文,愿疫情早点过去。

感恩节快乐!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我认识的华裔老人中,像他那样关心时政大有人在。一谈时政,就滔滔不绝。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这位老人似乎有点齐人无事忧天倾的感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