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Consequentialist及Categorical这两种moral reasoning的看法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个人道德层面,我是大部分categorical少部分consequentialist的。我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categorical。但我反对一个很优秀对社会可以有很多贡献的人冒自身危险跳下水去救一个比较不优秀对社会能有的贡献比较少的人,也就是我反对舍己救人的观念,人人在不侵害别人的范围内追求私利才能促使社会和经济进步,如同Adam Smith所说的。在这些层面我是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

在domestic policy层面我是categorical的,因为如果在domestic policy层面如果不坚守categorical,会掉进slippery slope,没完没了后患无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但在domestic policy上坚守categorical则是考虑到consequences,所以最根本的考虑还是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 的,只是不止考虑immediate consequences,并且考虑second order consequences。

在美国境外的policy我是主张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一切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依归。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不能失去也不能被弱化,否则整个世界将陷入黑暗。在这个前提下,一切要以巩固美国的领导地位为依归。

 

 

 

zhirui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境外的policy我是主张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一切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依归。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不能失去也不能被弱化,否则整个世界将陷入黑暗。在这个前提下,一切要以巩固美国的领导地位为依归。


I cannot agree with you more for this good point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