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灵魂之漁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周在码头垂钓 Monterey pier,钓了好一会儿,没有魚呀,尽管旁边的钓鱼友们都说他们最近钓到大魚,不过我觉得魚们今天可能穿州过省外游玩去了。魚坠垂入水中,关照老谬也替我看着我的魚杆,第一次来这钓鱼,我自己就码头周围溜溜逛逛了。

码头上风景秀丽,码头下魚腾鸟跃。全身乌黑但鸭掌亮红的红脚鸭不知道为什么一次一次的往码头底下的钢结构架上飞。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架势,没站稳就又马上插水往下跳,鸭子八字脚的趴着脚丫往下跳,这副模样挺好笑的,看了一会儿我还是没看明白它们到底在干什么。而且,不是一只红脚鸭这样干,码头上见到至少三、四挡这样的表演,做个比喻,它们就是三文魚冲水坝的姿态,雄心壮志。

忽然,一只海狸进入我的视线,潜水,上浮。。。然后仰着肚皮躺在水面上啃它刚刚捞出来的海底螺贝,挺逗的姿势呢。我自己一个人正乐着,一扭头,旁边来了一位挎着相机拍摄的。他在追踪海狸,相机咔嚓咔嚓的一轮狂拍。海狸又一个猛子扎下海捕鱼去了,这时候老爷子放下相机,转向我,给我打招呼,然后问我哪里来的,我告诉了他。他说,我太太今天也去了三藩市,住她朋友家里,“Baseball game in the city today',他说。

我好奇了,哦,你不看球吗?

老爷子说,well, she's an American, you know.

我?我不know 啊。

我更好奇了。问,你呢,你哪里人?老爷子说,我是德国人,接着说了一个地方名字,可能是一个大城市的名字,我没明白。不过我明白他的态度,“我不是美国人”,you know.

嗯,好吧。

于是乎嘛,我自作聪明,打趣道,哦,那你只看你的足球啰。

这会儿海狸又浮出水面了,老爷子急忙又端起了相机,相机后面的头哦,正色道,不,我不看球赛,我喜欢艺术,我是艺术家!

"I am not much of a sports fan, so for me it is a waste of time!" 最后,他转过头来认真地给我重申了一句。

哦。。。

很无聊的,我踱回来我的魚杆边,埋头钓鱼吧,脑袋里面还是在捣浆糊,夫妻俩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老爷子鄙薄太太喜爱的体育呢。。。琢磨琢磨着,忽然听到一句吆喝,“You've a bite!" 我立马清醒过来,魚?! 急忙查看我的魚杆,没有动静啊,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Just kidding...." 扭头一看,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正满面笑容的向我走来,走到我跟前的时候他停下脚步,问我今天运气如何了,计划钓什么鱼吗?我们欢天喜地的聊了好一会。。。哦,原来他是准备买泊车票的,哈哈,好欢乐的家伙。

这个码头还有野生鲍鱼出售,有价有市。

 我们买了三个小时的泊车时间,今天没钓到魚,准备打道回府了,就顺手将我们剩下的魚饵送给旁边的钓鱼友,谁知道他们竟然给我们回赠一套魚鈎,也有意思。


海底的Sand dab? 正中下怀,它们是我钓到的鱼之中,最好吃的一种海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