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陈张相似不再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阅读 次)

姜陈张相似不再

 

近来看到不少人拿杀人的那个复旦青年研究员姜文华和陈景润及张益唐比,这三个人确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1,都有数学天赋。三个人都因对数学有兴趣和这方面的成绩考入比较好的大学数学系,陈景润是厦门大学,张是北京大学,姜是复旦大学。

2,都有些书呆子气。三人都是很好学向上的书生,似乎都有一定的呆气,至于呆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据说陈景润曾在思考问题时撞到大树上,应是第一呆。姜和张没有做过这类事情,不知怎么排行。

3,都不善和异性交往。听说姜都39岁了还没结婚,只交了一个女朋友,陈景润活了那么大不知道交过女友没有,婚姻听说还是党给安排的,而张的罗曼史鲜有人知,不过估计也不是很浪漫,到了快50的时候才结婚。

4,职业生涯都曾受挫。陈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第四中教书,因口齿不清不得不放弃教书,只能帮其他老师批改作业,后来又被停职回乡“养病”。张大学毕业后来美攻博,七年才读完博士,据说毕业后因导师不给出推荐信没能找到工作,打了好几年零工才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教职。

姜呢?虽说不顺,但比起两位长辈还算是好的,在美国读完博士并做了短暂的博士后之后,回国去苏州大学任副教授,后因故未能续聘,之后被复旦聘用为青年研究员,走tenure track六年未果。

可以说陈张两个人当时处境比姜更差,陈家在农村,在当时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穷,不光是前途问题,是怎么养活自己的问题,张也好不了几多,虽然张家在上海,但父母也不一定能帮他,弄不好还需要他的帮助。

他们当时的心情肯定和姜一样的低落,也会对体制或社会充满失望,对前途充满绝望,也许心目中也怪过什么人,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去报复怪过的人。陈前辈没有把学校那个做出对他停职决定的领导给杀了?那时做决定的可能也是什么书记吧。张前辈也没有把不给他写推荐信的导师给解决了?虽然他的导师不是书记,但宁愿让他那么几乎流落街头,也不愿帮他找工作出点举手之劳,做得也算绝了吧.。

他们选择不管怎样也要活下去,除了一种求生的本能,更重要的是遇到了“失败”和挫折,那怕再痛苦,也选择冷静的面对和解决。他们那么做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日后会成大器,可却因那么做,让他们日后有机会成为数学巨人。

姜本也可以选择像陈张那样,逆来顺受,先设法生存下去,卧薪尝胆,等有机会时东山再起。让自己的数学天才得以发挥,成为陈张那样的数学巨人。

以姜的条件,即使找不到有tenure的教授,总可以找一个中学教师吧?即使一个中学教师,也比陈和张要强呀。再差也可以去当个数学辅导老师,总不至于会比陈前辈停职回乡或者张前辈在快餐店打工差吧?

可是他没有,他选择了把通知他走人的书记给杀了,说人家一直对他不好。他让仇恨占据了他的整个世界,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更失去了心中的善良,只知道复仇,把自己从一个有数学天份的学者变成了一个冷血的杀手。

在那一刻,姜是冷静理智的,杀完之后他选择坐在那里等着警察来捉拿他,他想让世人知道他是被死者逼着那么做的。可他有没有想想,那么多人,人家为何要那么对他,整个过程中他自己是不是也有责任呢?他没有,不然他不会杀了人家。他肯定也没想来日方长,不管怎样,都要好好地活着。更没想到他的两位前辈都经过类似的挫折,他们能做到的,自己应该也能做到。

与其说姜是被人逼到绝境,不如说他是没有勇气面对即将到来的"失败",更没有勇气面对被人看不起的现实,在面对和陈张同样“绝境”的时候,他没有和他们一样选择做生活的强者,而是选择了做一个懦夫。

他受不了挫折,他只想逃避,在逃避之时,他想的只有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那种心态让他不仅白白地断送了一条性命,还葬送了自己的前途。那也注定他和陈张不能再相似下去了,永远失去了成为伟大的数学家的机会。

当面临挫折时,在强者和懦夫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这同时也让他在伟大和渺小之间,选择了后者,想想,不得不遗憾。可这又能怪谁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美国也有类似案件发生的,看我今天的新文吧。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回'Fanreninus':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之间主要的分岐所在,你认为中国大学现行的制度不是这个事件的主要的原因,而我认为这个事件的发生与现行的制度有着很大的关联。美国是一个契约社会,任何协议一旦签字便产生法律效应,而人们对其的认可是建立在对这个制度的公正与透明的信任之上的。而中国虽然经过多年的改革取得长足的进展,但难说他已经彻底摆脱了人治的阴影,尤其是对于这个从美国搬来的再加了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Tenure Track,以什么来保证他的公正性,有多少透明度?谁能保证哪一天某个当官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不会影响某个人的命运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我知道你说的,美国制度一样有弊端,中国的或许多一些,但是改变这个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和这个案件虽然有一些关系,但不是主要的原因。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穷人富人' 的评论 : 不可能吗?这种事情在美国也发生过你难道不知道吗?不能接受自己不想要的结果就去把人杀了,反而怪被杀的人,有这样的道理吗?杀人就是杀人,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是犯罪,为什么那么不可理解呢?
穷人富人 发表评论于
啥叫没人逼他?一个只懂点数学的中年才俊,变杀人犯了是因为受了点数学大师都应该抗的住的挫折吗?连这种恐怖都理解不了,还妄断是非。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回'Fanreninus', 好像我们总是不能说到同一点上。我所指的是中国现有体制的一些弊端,而你所说的是美国企业雇人的惯例。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是的,只是总有矛盾,只要有竞争就会有失败者,如何对待失败者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不过从美国来看,合同工到期如果不能续延也是只能走人的,没人负责到底。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穷人富人' 的评论 : 没有人逼他,是他自己面对不了其他人都可以接受的挫折,不仅如此,还把其他人给杀了,事实就是事实,不管网上怎么说都改变不了。
不懂敬畏生存权的是杀人犯和其支持者,而不是其他人。倒打一耙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穷人富人 发表评论于
这么一个书呆子被逼成了杀人犯。文章还只知道怪人心态不够强大。手握重权决定人命运的人不懂得敬畏人的生存权,以为自己攀上权力的大腿就可以冷漠的要求别人啥都可以忍受,是愚不可及的。网上一边倒的支持书呆子,无非是大家兔死狐悲,宣泄对官僚的痛恨。可惜有人连这都看不懂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回'Fanreninus':你与我说的并不矛盾,但似乎不在同一个点上。你说的是关乎某一个人的内在具体的特质及对外在环境的反应,我说的是特定的外在环境可能对某些人所产生的影响。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前程去奋斗,美国的体制也不管你是不是天才,而是要你去证明自己,张益唐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也是不断努力,遇到挫折没有放弃的结果。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就人力资源来说,很难说中国和美国哪一国更宽松。美国不仅有自己的资源,还容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哪一国更加人才济济?把招收数量与空缺职位之比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并不是一个因国家和人才多少而异的难题,似乎还是取决于制度和政策。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这政策与’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有异功同曲之效果,但对于那些已被录取的候选人来说,等待他们的也许是一场更残酷的职场杀戮。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不可否认,但是如果想升的职务不成就说制度迫害也说不过去,我们每个人在一定的时候都没有得到自己所希望得到的职位,即使怪制度,我们也选择去适应,而不是迁怒于某人,在西方也经常有不被欣赏或者重用甚至辞退的时候,多数人选择去找新的工作,有本事找更好的,没本事找差一点的,在西方的人多有这个经验,可是一说起中国这么做简直被一些人视为就是天大之恶,似乎中国的大学没有权力那么对待一个海归似的。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回’Fanreninus‘的评论,为制度所害是有可能的,逾三十年前在相同环境下的境遇仍然历历在目,所以对某些不利于社会发展的由制度所产生衍生物能否在今天被彻底铲除持怀疑的态度。至于姜博士是否为某个人所害,不敢妄加评论。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这是一个根本问题,大学在培养人的时候只看数量,用人时只看质量,由于大学是用这些高级人才的主要地方,就造成了一个明显的矛盾,从长远的角度来讲需要解决,即使是解决,也是多数人不能拿到这种精英型的tenure的教职的,仍然解决不了姜的问题,姜这样的问题要靠自己能够认识到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而是能伸能屈,做个一般的工作,对社会做出贡献。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中国就是人力资源过于宽松啊。每年无数博士、博士后,对那个Tenure Track提出申请的人数当然就会远远高于大学能够接受的人数。怎样才能减少博士、博士后? 那就要给硕士提供充分的就业渠道,可是这也是不可能的,硕士太多了。怎样才能减少硕士? 那就要给学士提供充分的就业渠道。

一环一环推下来,要减轻这些青壮年的压力,要么45岁就退休,要么少生孩子。中国人少,减低各种社会竞争,对中国人降低小聪明、提高人文素质绝对有益。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t4any' 的评论 : 没有一个体制是完善的,这个制度也不例外,但就他这件事而论,激烈的竞争对大家都是一样的,可只有他杀了人,一些人却偏偏说是他是被制度或者是书记给迫害了,才不得不杀人,似乎杀人还是对的似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只是尽量客观,不去为他莫名其妙地委罪而已。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表现不好,不仅科研没有做出一定的成果,没有弄到基金,教学也有问题,和同事关系也不见得处得好,这些都是考核的标准。

这样的人有精神问题也有可能,不过网上的东西不少不知是真是假,至少我知道那篇写没通过政审,书记一个人说了算的博文就不可信。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说几句与杀人无关的题外话。Tenure Track是从美国学来的没错,但从现存的数据来看,最初招收数量与职位空缺之比,以及最后申请人数与成功之比定是大大地高于美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以此想开去,如此学而改之是更有利于国家提携人才还是摧残人才?在现存的体制下如此做法是否给了有些原本权力已经日经缩减的人更多的施展权力的空间?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好像只看到杀人,不去看杀人者是哪类人,也不看他为何杀人。总之在你眼里杀人就是错的。一刀切,很武断。

silverbug 发表评论于
有篇网文里说这个姜博士在复旦任教期间,在父母陪同下看过几次心理医生。我看他的行为举动符合妄想迫害症的特征。复旦能让他工作六年的时间不短,要不换个其它性质的工作试试,六年里被解聘解雇几次的人多了去了。 Tenure制度并不是问题。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如果这个姓姜的真是被判了死缓,那也好,在监狱里环境简单,真有那份才,正好有机会向世人证明他是不是一个天才。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不必同情这个姓王的。当此时,就算除了您之外的全世界都同情他,又怎么样?

搞清楚每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必要。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从来不站在任何一边辩护,我只看事实。事实是他杀了人,而你似乎还嫌他杀的不够多。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如果是他精神失常或者心理本身就有问题的人呢?如果冷血,可以当连环杀手,可以见人就杀。为何偏偏杀王书记。具体怎么发生这事情,真需要仔细考量。
我们现在的社会就是对小人物缺乏同情,这种情况还要站在权力一方辩护,不是我的出事原则。

他被判了死缓,算是司法公正吧。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好吧,同情弱者,可以理解,只是这个弱者是个冷血杀人凶手。复旦不是慈善机构,没有义务去收容任何人。

王书记既没有混到可以赐别人死刑了,更没有赐任何人死。他只是尽他的职责。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王书记代表复旦,谁让他们工作做的不好,不能安抚和安排下级。要没王书记们集体决策成这样,他会杀人吗?

王书记都混到可以赐别人死刑了,轮不到我同情他。我的同情心只给小人物。:)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反正我不会逼迫能力不够的人去做自己做不到的。让低智商去搞数学难题,让不能开窍的人开窍。复旦可以改进的地方远比这个人多的多。最起码能帮助他杀人不可能成功。想想自己高高在上拿着赐死的令牌的时候,面对前途和经济都受损的人的沮丧和失智,我们该怎么交流?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我宁可看到一个人站起来,不愿意看到他人倒下去"。

现在倒下去的那个是那个姓王的。他做书记,多半也是为了谋生而已,谁都要活下去,谁都有一家人要养活。如果他有机会到米国、大家拿,每个月舒舒服服的赚钱养家,我猜他会选择到米国、大家拿的。他也只是在他的环境里面拼命的其中一个人而已。

在这件事儿,他才是那个弱者。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的确是想看他站起来,可是却不在乎被害的人倒了下去。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再没人性没有杀人也永远不会去杀人。他有人性他却杀了人。如果这就是你眼里的人性那我没有人性也可以。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我宁可看到一个人站起来,不愿意看到他人倒下去。边缘化人格,精神出问题,承受不住压力的人很多。不对就是不对,可是也没必要没完没了的讨伐。去监狱看看,到处都有犯罪的。他一个小人物,用自己的前途抗争社会的压力,有什么必须给他订上道德十字架的必要。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觉得你对他个人评判成这样,太没人性了。鼓励竞争没什么不对,对弱势群体也该有制度性照顾。我真理解不了你一味的说他杀人犯罪有什意义。我觉得大部分和我一样,会为这种事情发生惋惜,而不是去不停诉说他不该杀人。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难道杀了人,被解雇很多次,时间到了这个点上,就否定他。你能考上复旦,学枯燥的数学试试,不是天才,鬼怪的人,谁能去学数学。" 数学固然枯燥,物理也差不多啊,以他的年龄所在的年代,恐怕还有很多别的专业高考招生的分数线更高,比如生物、计算机等等,恐怕考上这些专业的人数就很多了。考上了就算天才,之后就可以拥有非凡的人生? 您的这个逻辑我不跟。 他被否定,也不是仅仅在这个时点。

复旦,谁告诉您它没有在反思? 当然了,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作为学校的管理,恐怕反思之后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将来宣布这一类的事情要两、三个人同时在场。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不知道他是否有精神病,如果有,他的律师可以那么为他辩护,但如果是那样也是精神病的错,而不是体制或其他人的错。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让一个诡异的人落到这个下场的不是別人是他自己。我不知道整个人类社会是不是太残酷了,我只知道现实有时是残酷的,不然我们每个人的理想和抱负都可以实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社会不残酷,可是永远都不会实现。

地球村从来都容不下当时的那么多人,古代也好,现代也好,永远都是人多于机会,可是即使如此,多数人都选择靠自己的双手坚强地活下来,有些人甚至去乞讨,即使那样,多数人也没有选择去反社会。只有冷血的人才会反社会反到杀人的程度。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hu11463' 的评论 :

是有不同,即便如此,也不是专门对他一个人设的,大家一视同仁,其他人可以接受的,他却不能接受,不仅不能,还把人给杀了。美国也有没有通过杀人的事件,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杀人都是犯罪的行为,这个他应该很清楚。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如果严重精神失常的情况下杀人,在人类社会里是无过错的。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说实话谁都有个人判断和偏见。但让一个诡异的人落到这个下场,我总觉得整个人类社会太残酷了。如果有如果,他应该也能向你文中提到的另外两个人做出成绩,偏偏他活到了地球村容不下这么多人的年代。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在专业领域也许他真是个天才,但从犯罪角度讲他只是一个自然人,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国家,什么体质,蓄意杀人都是重罪,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不明白这一点。
Jhu11463 发表评论于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2021-06-15 17:11:18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不管什么制度都有问题,这个制度还是从美国引入的,包分配铁饭碗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学校不是慈善机构,社会不是共产主义社会,如果想参与一项高难度的竞争,每个人都要尊重同样的规则以及按其做出的裁决,而不是赢不了就把裁判或者记分员给杀了,很简单的道理
-----------------------------------------------------------------


美国大学公布一个教职,也是有几十人申请,但学校只要接受了某个人,这个人大概率可以得到这个教职,也就是美国学校接受了一个人,确实是希望你最终能留在学校。而中国在只有一个教职的情况下,会接受十几个人工作6年,在六年后最多只留下一个.美国和中国的tenure track巨大的不同.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说过你完全可以同情他,我说杀人不对和你同情他如否一点不抵触。你我认为的怎么样都没有意义。再说,没有体制是完善的,tenure track在美国也存在着问题,也有人因为不满杀人,但美国人并没有因为杀人了就去改变这个体制了。他们认清了个案和总体的区别,中国很多人在那鼓噪却不能看清这个区别,一旦有一点小事就要去推翻这个体制。推翻了用什么替代? 回到大锅饭,铁饭碗的年代?已经试过了,实践证明它是不行的,大锅饭体制已经被抛弃。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复旦一个中国顶尖学校让本身就诡异的学数学的人走上这条路,复旦最该反思。
各个阶层都有杀人的,黑人为了二十块还杀人呢。杀人和杀人不一样!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难道杀了人,被解雇很多次,时间到了这个点上,就否定他。你能考上复旦,学枯燥的数学试试,不是天才,鬼怪的人,谁能去学数学。
亚洲文化擅长扼杀天才,语言障碍又让他在有扶持天才能力的美国没出路。他很不幸。
就算他是蠢才,凭他学了那么多,能不能有专门辅导他心里建设和帮助他交流的人帮他成功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我怎么混淆视听,说一个杀人犯的杀人犯还是一个杀人犯错了吗?你操心过度了,我不想带偏任何人,再说我也没有那个本事,每个读者都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说人家想带偏的人自己倒是要好好想想为什么会那么怕?

你不同意我这个完全是服务于权力体系的观点是你的事,况且我没有说完全服务于权力体系,我只是说他不应该杀人。

还有,杀人偿命如否不是我说了算,我又不是法官。况且,我也没说一定要杀人偿命,我在下面有个回复里还说他若判终身监禁还有望继续数学方面的研究。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当然啦,天才也不能信手杀人,所谓人人平等说的就是这个。天才就可以因为他自己认为的、或者是你们各位认为的原因杀人么?你们坚持要求的所谓程序正义怎么又不应用在这里啦?一旦提起特定的地域、人物,你们追着程序正义不放啊!

不错,我不该强调他是不是天才这件事儿。是不是天才先不说,这个人杀人是错的。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无论你怎么认为杀人不对,我的同情心给这个博士。我认为边缘化的人需要体制和机构乃至社会的更多帮助和容忍。
很多公司和大学机构都对天才化的人有讨论,有对策。我们这边学校还有专门的老师和审评机构看护和管理边缘化人才。
把死的制度用于活的人去约束本身看问题很死板。
复旦作为名校,出了这种事情还不改善自身体制和评审才有问题。

各个阶层都有杀人的,精神出问题的人破坏力更大,他一个学数学的,本身就很怪了,还拿普通的认知套他的行为。我怎么看都不合理。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又开始混淆视听了。鉴于很多没有经验的读者会被你似是而非的说法带偏,我就再次指明你的问题吧。

“他是个杀人犯,这是很简单的事实。我只是说明这个,难道错了吗?”

当然没有错。大家都承认姜文华是个杀人犯。但你并不只是说明这个 。你还有你非常明确的观点:“a murderer of a murderer is still a murderer. 杀人偿命!”(见你的上一篇博文)。

我不同意的是你的这个完全是服务于权力体系的观点。杀人不一定要偿命,可能无期,可能有期。这还要看杀人者到底受到被杀者怎样的迫害。所以,我们要呼吁检查机关查明并公开真相,这才是本案的关键。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没人逼他,人家只是按标准到期不达标不升职走人,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被那样对待的不止他一个人,复旦大学的tenure track不是为他一个人设的,他也不是第一人没能拿到位子的,可就他一个人杀人。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真正的工作应该是中国的那两份,两份工都未能续聘,自己应该想想为什么?如果真是那么有本事,难道两个大学都跟天才过不去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他杀人是无理,重要的是为什么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而且这个人不是什么天才! 我在另外一篇博文里面提成这一点,被那个作者删掉了,因为他害怕有人看到这一点,提出这一点。

他是个干了四、五份工作,没有一个雇主愿意留下他的这么个人。两三份工在米国,两份在中国。无论那种社会环境、无论高端如复旦、低端如区区苏州大学,他都留不下来,你们这些说他是天才的人,你们瞎了吗?他不反省自己,反而杀人,怎么会有道理了? 你们当那四、五个机构的人都跟你们一样是沙瓜么?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不是不能有任何反抗,而是不能把人给杀了。他是个杀人犯,这是很简单的事实。

我只是说明这个,难道错了吗?

讨论可以,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各持己见不很正常吗?你不同意我的观点就攻击我有用吗?如果我们面对面你是不是也把我给揍一顿或者干脆拿刀刺了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那又怎么样?当时陈没病被送回去养病都没有杀人,他杀人还有理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没有人说书生好欺负或者应该欺负,不是人家欺负他,是他把人杀了好不好!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早干嘛去了?合同没有到期!按规定到期考核,不合格不什即走你没有弄懂吗?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大家散了吧。Fanreninus的根本观点无非是在一个权力社会里,下级(被压迫者)只能逆来顺受,不能有任何反抗,无论上级(压迫者)如何迫害下级。如果下级杀害上级,那一定要杀掉下级,不论下级遭受到什么样的迫害,这不重要,不需要考虑。只要是下级杀上级,那么下级必须偿命,就是这么简单明快。所以,Fanreninus不是见识浅陋,就是共产党的一个宣传兵,两者必居其一。无论是哪种情况,大家都不用和他争论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里了。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我同意人和社会都不一样,但是我不同意现在的社会对姜比当时的社会对陈和张更不公平,我觉得虽然他们处于不同的社会背景,体制,但是面临的挫折和挑战斗差不多,我在前面就说了: 同途殊归,性格使然,体制是死的,人是活的!
================
那你太以为是了,现在社会只会比那时更不公平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他读了这么多的书,领域又是一般人涉足不进去的数学。学了一辈子,因为无法正常教书,被像一个贱民一样无情赶走。如果复旦认为他不行,早干嘛去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如果不是他这种少数人带头抗争,拿到权力的人就会更为所欲为。在某种意义上,他也算一个学术界的英雄。
不要看人嘴不能说,看人不正常就随便碾压。书生也不是好欺负的呀。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任何体制都不是完美的,都要不断完善,但是在没有完善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要适应现有体制,不然就会被体制淘汰,被淘汰的很多,即使人都有恶的一面,但杀人却少上加少,而他属于这种人,这才是我们要注重的。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觉得出了这事情更多笔墨该注重在讨论人才选拔机制上,该怎么处理读了一辈子书,专业技能高窄的人身上。我们都是社会那小小的一个人,会出各种情况。作为一个社会,一个机构哪里做的不好,该怎么改进是要深更有度挖掘的。人都有恶的一面,怎么不把恶的人性激发出来,不是我们更该注重的吗?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委曲求全或者适者生存是自然界的发展规律,体制是死的,人是活的,虽然我也赞赏和体制抗争的人,但我并不支持犯罪,特别是没有意义的谋杀,不管他有什么样的才能,都不能改变是他现在是一个杀人犯的事实。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的意思是宁可委屈也不要抗争。我会委屈求全,但我欣赏敢于为自己的损失去讨债的人。人总是很矛盾。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可以那么说,但是中国并不是每天都有人杀人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同情如否,同情谁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力,我理解你的同情,但我觉得这个人做出这种事主要是怪他自己,体制虽然tough,但对他或者其他人都是公平的,美国的tenure体制也很tough,不少人包括张当时都没有拿到tenure,但是一般人不会因此去杀人。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我同情他的前提是:
中国是关系社会,官僚们为所欲为,欺人太甚。有可能我不理智。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没发和你这么辩论。因为本身我们要证明的观点不一样。本身看待这件事,我们有根本分歧。

我只能说这个杀人犯在你眼里可能该死。在我眼里他比较可怜。我的同情心给他,不会给复旦书记。要捐款我会捐给他,不会给复旦书记。

我觉得他非常可怜,一个有学术信誉的人这么被腰斩,太不幸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只是在冷静地分析这件事,我觉得这件事的主因是这人不能经受挫折,把自己的失败怪于他人,不仅如此,还杀了人家,这种人如果你说我谴责他也可以,社会不需要这种杀人犯,不管多聪明,杀人犯就是杀人犯,受点谴责也没有什么不对。

说裁员是大事,他干嘛不多叫几个人是事后诸葛亮。

让他做天才是你先说的,不是我说的。什么叫激发他杀人,人家怎么没有杀人呢?再人性化对于一个没有人性的冷血杀手有什么用?

你倾向谴责复旦和复旦制度是你的事情,我没有说你不能那么做,不过你如果和我讨论的话,我只能respectfully disagree。

“一个人辛苦读完博士,有机会去复旦工作,就因为不善交流,和普通人不一样,就被无情甩走。”? 想想一个人好不容易长大,还有家要养,却被他活活给杀了。

他这个人该被拣选出来,区分对待?你有什么证据?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不仅中国官员,其它国家官员也不见得有几个好的,只是在这件事上不仅仅是官员,更多的是tenure track这个制度,想在这个制度下生存就要能够竞争,既然是竞争就有成功和失败,如果只能接受成功,不能接受失败,一失败就杀人再好的制度也不能容忍。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说句不客观的偏见。中国当官的有几个好的?不好好搞专业,去当官,本身这就听着不对劲。党委书记该让大妈当,会做思想工作的人当。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你一直在谴责他,我认为出了这事,权力机构也必须反省,反省的不应该是他一个人。
还有裁员是大事,他干嘛不多叫几个人,甚至叫派出所警察来。和美国学啥呢?党委书记就算和人力资源类似,也需要对被裁员的人防范。
而且不是我们让他做天才,他本身就是天才,属于边缘化人。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即使制度让他走,能不能不激发他杀人?什么叫人性化?你到底是尊重人,还是尊重权力啊。

我知道他各种弱点和错误,但在他身上出现的这个事情,我更倾向谴责复旦和复旦制度。一个人辛苦读完博士,有机会去复旦工作,就因为不善交流,和普通人不一样,就被无情甩走。

在我眼里博士和博士不一样,他这个人该被拣选出来,区分对待。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在国内书记是一把手,通知雇员是否受聘是份内之事,并不是说他一人做决定。人人平等,一视同仁,才会有制度,在制度面前,大家都是普通人,没有人让他做天才。

陈张遇上谁有什么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几乎是同样的逆境,这两人可以逆来顺受,卧薪尝胆,姜却不能,不仅不能,还冷血杀人了,所以他失去了未来遇上贵人或者知己的机会,错在他自己,不在党委书记或者体制,体制是死的,书记是体制的一部分,可他人是活的。

甘肃书记和这个唯一共同的地方是书记,其它没有一点可比性。

既没有把他当天才,也没有把他当傻子,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tenure track的candidate,不合乎条件就不续聘,very simple。书记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通知他不续聘而已,即使平时和他有些过结,也不至于被杀。

杀人了就成了凶手,蓄意杀人还可能要偿命,很现实的东西,别太神化这个人,复旦人才多的是,中国人才更多,这就是为什么会竞争那么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包括所谓的天才都要有两手准备,可他没有,他只能接受续聘,不然就把人家给杀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看不看政审先不提,评教授要党委书记说了算。还和美国学习制度,学的来吗?
一个学到了博士的数学怪人,就被当成一个普通人对待,多么残忍的社会和制度。

John Nash是疯子,都一辈子能呆在大学搞研究,老婆也不离不弃。

一面让人做天才,一面一点情面没有把他看作普通人,一视同仁。

陈景润遇到邓小平,张益唐有朋友,他遇到21世纪的复旦党委书记。

甘肃县委书记在马拉松死人还知道自杀,他一个最中国最高学府的书记,懂心里学,懂爱护人才吗?碾死人跟碾死蚂蚁有什么差别。

不能把别人都当成傻子,即使一个不擅长交流,疯疯癫癫的人也是有尊严和荣誉感的。党委书记做不好自己的工作,就别做了。一个巴掌拍不响。错不会百分之百在一个人身上。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又当爹来又当妈' 的评论 : 也许,所以我最后说他是复仇心态太强,多写了点是想说明同样或类似的困境,结局如何取决于自己怎么去应对。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这只是一个个案,虽然有外因,但凶手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不管是在什么国家和社会,不被聘用都是很普遍的事情,不能说不被聘用就去把通知或者做决定的人给杀了。
又当爹来又当妈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你可能过度解读了。在他的世界观里,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对他来说人家刻薄他,他就可以杀掉人家。就像幼儿园小盆友,你打我一拳,我就踢你一脚。在他的价值观里,刻薄和杀死是等价的,就像打一拳和踢一脚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实在忍不住再多啰嗦一句 --- 各位,如果您是在中国,还可以埋怨体制、埋怨文化、埋怨您所处的人文环境、埋怨其他任何客观条件。如果您是在既文明又开放、既发达又先进的米国,还是再琢磨琢磨吧。

人生路还长。前面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于
楼下有人评论说 "张益唐朋友很多,他落难时候,很多大学同学都积极帮助他。美国社会又富裕又宽容,制度相对完善。张在美国自由社会没有世俗不婚压力,经济也能靠打工缓解”。

您再多想一秒钟就能想到,米国那么好的地方,为什么没人向这个杀人犯伸一下手呢?或者实际上他身边的米国人都是另一类?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我同意人和社会都不一样,但是我不同意现在的社会对姜比当时的社会对陈和张更不公平,我觉得虽然他们处于不同的社会背景,体制,但是面临的挫折和挑战斗差不多,我在前面就说了: 同途殊归,性格使然,体制是死的,人是活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是的,而且是没有一点意义的悲剧。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你我都是根据所知道的信息推理的,我说的只代表我的观点,我是在比较三个同样潜质,有相同历程的人,是如何同途殊归的,我想说的是同样或者类似的挫折,有的人会选择面对解决,有的却不那么做,而是选择自绝于社会的行为,不仅杀了他人,还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至于你同意不同意,我都是这样的看法。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书记是国内的体制决定的,是一行政职务,看的是领导和管理能力,不是专业能力,再说,也不是为了排挤他专设的。
不少人认为书记一票决定,可是,tenure这是个学术职称,不是行政职称,复旦这样的学校应该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标准和程序等,不至于让一个人说了算,有人说是政审时书记没有让过,这个时候搞政审干嘛?要搞也会在引进之前搞呀。
王死了是不是该死不是你我说了就算了的,不管是什么体制或国家,蓄意谋杀都是重罪,在中国可能还是杀人偿命,姜那么聪明不应该不知道这一点的。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人与人不一样,时代不一样,社会对待姜的方法与他的前辈也不一样,这要问社会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知道人家按规则办事?姜真的没有被冤枉而奋起反击?杀人不对,但不得不问一个如此有才气的学者为何发展到了杀人的地步?这才能防患以未来,解决问题的方法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书记那么坏自己不知道离开他吗?在国外也是这样吧,不喜欢一个地方很简单,走人。 可他没有,不仅没有,还拼命要留在那个地方、把人家蓄意谋杀了。早不杀晚不杀偏偏是在通知他不续聘的之后杀,动机是什么?动机就是人家没有给他续聘,如果给他续聘了,P事都没有了。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博主如何肯定他没达标的?是不是就是书记的一个否决票?我目前没搞清楚的就是为啥一位化学硕士生可以决定数学教授的升迁与否。
如果博主认为事实就是真相,姜没升职就是因为他不合格。照这个逻辑,王死了就是该死了,一定是做了坏事。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能够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这是很好的。我只是觉得你看问题的方式过于片面,而且流于表面,所以无助于解决真正的问题。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悲剧!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对我来说事实就是真相,事实是他未能达标,不被续聘,他不是去和其他人一样接受校方这个决定,而是去把通知他的人给杀了。至于他说的话可信如否都改变不了这些事实。我只是说明我的观点,信不信由你和其他读者,你怎么攻击我都可以。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真相是他把通知他晋升不达标就不续聘的人给杀了。" 这只是表面的真相。下面一层的真相(有待查证)是姜文华把长期陷害他的人给杀了。从你的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你不是见识短浅,就是别有用心,两者必居其一,跑不掉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真相是他把通知他晋升不达标就不续聘的人给杀了。把人家杀了,再怎么说人家如何坏都是一面之词。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那你就那么说去吧。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就是探讨他“绝望”的,不管是什么时代,人都要面对逆境甚至“绝境”,就是探讨他“绝望”的,几乎是同样的挫折,人家怎么没有像他那么绝望去杀人呢?。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欺负他?人家不过是按规则办事,不达标不晋升,他把人家当仇人给杀了,你却说是欺负他。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其实我们现在不应该急于下判断,而是要呼吁查明并公开真相,要让姜文华聘请律师说明王永珍到底是如何长期陷害他的。这样,我们才可以判断姜文华的杀人行为应当受到何种程度的惩罚。
梁慎勤 发表评论于
“当面临挫折时,在强者和懦夫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这同时也让他在伟大和渺小之间,选择了后者” 这话讲的其实没有什么逻辑性。我完全可以说:当面临挫折时,在强者和懦夫之间,他选择了前者,这同时也让他在伟大和渺小之间,选择了前者。到底哪个判断更准确呢?还真不好说。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源白水' 的评论 : 就是,如果有政审的话也该在招他进复旦而不是晋升的时候。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不管什么制度都有问题,这个制度还是从美国引入的,包分配铁饭碗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的确是美国引进,可是作业抄的好吗?还是利用这个机制整人,欺负一个书呆子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陈景润祖籍在那农村,可是他是福州市鼓楼区三坊七巷附近人,是我熟人的邻居,再说陈景润可以是姜的爷爷级。姜这一代独生子个性不同,年代也不同了,他没到绝望是不会这么做的,有些人自杀,他凶猛杀人,不是说他杀人是对的,说明人在无法控制时各有选择,只是可惜了一位才子
清源白水 发表评论于
我一大学同学在国内一大学当系主任, 我妻妹也是国内大学教授, 我问了他们国内晋升教授是否首先要看政审, 二人均否认他们大学有这样做。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政审不合格你也相信,狗一下那博主吧。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你在美国住的太久了,把中国人特性全忘光了。他要擅长杀人,在美国呆不下去都杀了,还跑中国去杀人?
中国和美国学制度学变样了,什么叫政审不合格啊!中国大学到底是私立考察教职工还是政府党委说了算?作为中国出来的人,你怎么会对中国不了解。看来你在中国呆的时间太少,要不就是你会来事儿。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不管什么制度都有问题,这个制度还是从美国引入的,包分配铁饭碗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学校不是慈善机构,社会不是共产主义社会,如果想参与一项高难度的竞争,每个人都要尊重同样的规则以及按其做出的裁决,而不是赢不了就把裁判或者记分员给杀了,很简单的道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中国张扣扣也杀人了,不过他在我心里是一个大英雄。
这人是个数学家,推理和理性该胜过很多普通人。不能排除他内心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制度不合理,不承认人的努力和付出,不给合理的岗位安排,没人性的解雇就是容易刺激出犯罪。
一个人被逼上绝路,活着的人都需要好好反思,怎么才能给你活路,然后我也不至于走向死路。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虽然说是福州市,但当时的镇下面的村确实是村,比现在的村子还要穷。不管家底有多厚,那时已经没有了,如果有也被没收了吧。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姜的生活条件都比陈张要好,他不仅相对高薪领了十几年,还是单身,如果他愿意,大可以几年不工作也可以达到陈张的吃住条件。 再说,他也完全去教数学,大学不行中学,中学不成补习班,总能干好好地活下去,但是他却没有,一个大男人选择在一颗树上吊死,还要怪社会?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姜呢?虽说不顺,但比起两位长辈还算是好的,陈家在农村,
=====================
姜比他们后生几十年,社会已经不是从前的社会,可惜对这样有才能的人却没有善待。。
陈家在福州市,不是农村,以陈的年龄解放前家庭背景是富裕的,否则他那个年龄读不了书,他穷是因为工资低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的评论 : 体制不会因这件事而改的,美国几乎每天都有枪杀案,如果每发生一起都改体制早就禁枪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回首前尘' 的评论 : 学校不是慈善机构,社会也不是,在美国也没有说得不到tenure学校可以安排的,为什么在中国要如此呢?张可以打工养活自己,他不能吗?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发表评论于
体制不变 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回首前尘 发表评论于
一个只会做研究的书呆子,其实他的选择很少。如果大学不要他,中学和辅导学校更不会要他,那里更强调教学能力。姜博士离开学校后,可能只能在家躺平。所以旁人难以理解他的绝望与愤怒,但是杀人肯定是不对的。为了避免更多这样的悲剧发生,学校社会应该给这样的人找一点工作机会,简单的解聘不是办法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社会只是一个因素,关键是个人的性格和心理承受能力,张即使在中国也不会去杀人,姜如果在美国也可能一样会杀人。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除了个体因素,社会因素也起了不少作用。
张益唐朋友很多,他落难时候,很多大学同学都积极帮助他。美国社会又富裕又宽容,制度相对完善。张在美国自由社会没有世俗不婚压力,经济也能靠打工缓解。
复旦这个太孤独了,压力又太大了。碰上地球母亲承载快八十亿人口,如今的竞争激烈程度和承受的社会压力今非昔比。中国如今又是比较刻薄的假资本主义社会,孤独者心里压力巨大,承受不住了。
陈景润赶上好时候了,党妈对他很不错。还给配了老婆。陈没啥压力。
时间就是上帝,上帝要你崩溃 你不会不崩溃色。复旦这个没赶上好年景。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race2088' 的评论 : 兼听则明!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同途殊归,性格使然,体制是死的,人是活的!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是大海'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grace2088 发表评论于
哈哈,如果体制不完善,一个非专业的政工干部的一票否决+政审不合格 ,今天沒有姜博士,以后一定会有陈博士、黄博士…。
大荣确 发表评论于
和姜陈张有相似命运的人太多了,但绝大多数也就泯然众人了,最终能有几个陈张呢?拿陈张说事没有说服力。姜未必自比陈张,陈做为被利用者其内心也未必情愿。如果没有姜的这种反抗,则不公平的体系和制度永远不会改变。虽然其反抗的方式和对象是错的。
我是大海 发表评论于
说得很有道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想成为统计大师很难,但想找一份可以过日子的职业应该还是可以的,不知为何想不开,把自己太看成个人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想不开,能伸不能屈,不仅把一个可能无辜的人杀了,还断了自己的后路,最好的结果就是盼死缓,终身监禁,在大牢里去解答什么人的猜想。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学统计的近几年是比较尴尬,深度学习的炼金术远远超出统计学的理论范畴,学统计大多下海炼金,坚守的肯定遭受白眼。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北大数学系也招人吧,复旦附中肯定会要他。他是复旦子弟,动手杀人是否是复旦子弟在自己学校的固有的霸气在作祟?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不同的侧面看问题,还有,如果是那样澄清会更重要!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凡人,算了吧,很多人是吧这件事和政治挂钩的,无论事实如何都被无法说服的
格利 发表评论于
一团乱麻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你不敢评判不等于人家不敢,有些心理过程是可以逻辑推理的,你可以说说我那点说的没有道理。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你非姜,咋知姜怎么想的? 本人也不赞同杀人,但不敢评判人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