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有勇气:我在回国航班上的惊恐发作

木姜子,质坚脆,有光泽,气蓄谋香,味辛辣,微苦而麻。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其实非常犹豫是否要分享这段经历,因为考虑到自己的专业背景,没能照顾好自己多多少少是糗事,而且,自己的状态并不太好,重温自己当时感受的过程,本身就是挺痛苦的事。所以即使已经回国一小段时间了,我也一直三缄其口,对家里人都没提过。

前两天,以前在多伦多的时候常常一起聚的访问学者朋友也要回国了,询问我有什么注意事项,我“没忍住”就坦诚相告了。很多时候我还是有些矛盾的,有的时候死要面子,有的时候没皮没脸的,就这么着吧。

 

我已经五年没有回国了,今年正好有事,本来的行程是二三月份回,那时候我已经在小学同学群里张罗大家聚会,联系人、订场地、安排活动,幻想着演一出“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本世纪到目前为止最大的王炸出来了,航班取消,一切嘎然而止。

朋友逗乐说,“老天爷为了不让你回来,真是不惜一切代价”。。。

 

之后的大半年,从武汉抗疫到加拿大抗疫,从停工停课到又复工复课,从工作到生活,纷纷扰扰、挣扎痛苦,慢慢地,失眠的老毛病越来越严重,常常凌晨三四点醒了后呆坐到天亮,所以到现在我也能清楚地记得从冬天到春夏再到秋天,多伦多天亮的时间,精确到几点几分。

我也曾经努力改善过,之前的博客也提到: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510/202008/31653.html

之后才稍微好了一些。

 

大半年后,回成都的航班多了起来,我这“看天(朝)吃饭”的行程终于又可以启动了。

订了机票之后,每天登录更新健康码,后来又改做核酸检测,给国内的亲戚朋友准备礼物,跟这边的朋友邻居道别,和女儿反复过这段时间培训的戴口罩、洗手、在学校的注意事项,每晚陪她到公园骑车、踢球,收拾自己的行李。。。

因为时间紧,事情多,疫情的second wave还没来,失眠就卷土重来了,我想着没几天了,挺一挺就过去了,没想到给自己埋挺大一隐患。

 

起飞前头一天网上值机的时候看起来还有一大半的座位可选,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同机的人不多,结果在机场排队的时候一看,人山人海,心里一沉。

 

好几段漫长的等待后,登机一看,基本上满载,前后左右的座位都是人,我这样习惯了在加拿大乡下生活的,已经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环境了。旁边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大爷,不善言谈,一想到要在这样的环境坐十几个小时,我心底泛起一些烦躁。

 

航班准时起飞,不过有些意外的是,起飞后机舱的温度没有像以前那样降下来,我斜前方浑身上下全副武装(防护服、护目镜、N95口罩、手套)的一女孩儿也问乘务员能不能把机舱温度调低一些,乘务员礼貌地表示把头顶的旋钮空调打开就好。

 

温度没降下去,心里越来越烦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明白这次自己不得不回了,但是内心其实是很勉强的,这段时间跟父母家里社区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微信上聊,他们反复强调的就是隔离隔离隔离,成都集中隔离14天,到父母家还必须再居家隔离7天、测了核酸阴性才能出门,之后21天还不能去人多的公共场所,“不惜一切代价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是很有些“动如疯兔”的人,在加拿大那么松松散散的隔离氛围里,我也必须每天在家跑十公里、三天两头都得出门才得作罢,这次回去之后要在“密闭空间”14天又7天又21天漫长的隔离或者限制,“就像被人抬进窄窄、黑黑一眼看不到头的墓道一样,不得动弹”,一想到这,我就开始手脚发麻、胸闷气短起来。

 

突然,一个疯狂的念头冒出来,“我不回了,我去找乘务员说我不回了,飞机能不能调头往回飞?”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感觉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口喘着气,但是隔着N95似乎又吸不到氧气,大汗淋漓。

 

我试着站起来一小半,突然又坐下,安全带没有取,赶紧取了,站起来,我忍不住了,我就要去找乘务员了!愣了愣,我又颓然坐下,“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我不停默念。我掐了掐自己食指,“这些都会过去的”,安慰自己,然后把外套、袜子脱了(顾不上了),T恤的袖子和裤腿都卷起来,烦热稍微好点,但还是不行。我又站了起来,拿着纸巾、光着脚走到卫生间,进去把门锁了,把口罩摘下来,大口呼吸,用冷水洗脸,用纸巾擦身上的汗,就这样我在卫生间呆了十分钟才慢慢冷静下来。

 

前前后后才一刻钟左右,但等我再回到座位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头一挨着靠枕就睡着了。之后我继续断断续续地睡一会儿,醒一会儿,醒的时候回想起刚才的经历,这就是精神科的“惊恐发作panic attack”啊。

 

关于惊恐发作:

https://www.msdmanuals.cn/home/mental-health-disorders/anxiety-and-stress-related-disorders/panic-attacks-and-panic-disorder

PS:惊恐发作是突然发生的短暂而剧烈的痛苦、焦虑或恐惧,伴随躯体和/或情绪症状。惊恐发作导致的症状包括胸痛、窒息感、眩晕、恶心和呼吸急促等。惊恐发作比较常见,每年均有 11% 以上的成年人出现惊恐发作。绝大多数人不需要治疗就可以从惊恐发作中自然恢复;部分可发展为惊恐障碍。惊恐发作可能是任何焦虑障碍的组成部分。惊恐发作也可能发生于患有其他精神疾病的人(例如抑郁)。

 

到酒店安顿下来,休息了一两天后,我才能稍微平静地回想这事。作为一位前医疗工作者,而且多次全球飞行、最长航程从北京到圣保罗,这次居然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仔细想了下,推断自己“惊恐发作”的诱因

  • - 我是极度反感隔离的,在飞机上又没能忍住去夸大想象隔离的场景
  • - 飞机满载,“人挨人”,和自己的心理预期有落差
  • - 可能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着凉的风险),飞机内的气温比以往国际航班高
  • - 这次行程前一两周的睡眠质量不高,自己也没有注意调节
  • - 短时间内和朋友几次践行,喝了不少酒,身体状态欠佳
  • - 戴N95口罩,呼吸不畅

我也总结一下自己做对的事或者侥幸遇到有利的因素,

  • - 关键时候不和极端情绪较劲,鼓励自己顺其自然
  • - 自己去除了让自己不适的因素,脱去外套、袜子,摘去口罩(在卫生间内),冷水洗脸,把N95换成普通的医用口罩
  • - 关键时候没有过激举动,没有make a scene,要不然各位就是在新闻上看我的故事了?
  • - 一路下来遇到的国内乘务员和酒店的工作人员都很友好,减轻了一些心理负担

所以对那位即将回国的朋友,我给的建议是

  • - 出发前保证睡眠、适当运动、避免酒精类饮料,让身体处于比较好的状态
  • - 对航班的实际情况(满员、舱温之类)有合理的预期
  • - 不断给自己正面的心理暗示
  • - 随身带一厚一薄两件外套,根据机舱内温度随时更换
  • - 随身带不同类型的口罩(N95或者普通医用口罩),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戴
  • - 如果真遇到自己无法控制的意外,可以向机组工作人员求助

 

之前在校友群里和大家讨论防疫策略,大家的看法都是没有“百利而无一害”的measure,所有的措施都是考量benefits and risks之后的选择,我这次的亲身经历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新冠肺炎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播,但是患者的排泄物里也存在大量的病毒,我选择在风险最高的卫生间而不是在机舱摘去N95、换成普通医用口罩,对身边人的保护是最好,但是自己的暴露风险是最高的,不过就我当时所面临的危机,那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that’s the risk I have to take。

 

祝所有回国的同胞一路平安!

 

那些让你痛苦的,终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

【木姜子原创】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握手!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很好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症状。谢谢分享。我的第二故乡也是成都,咱们是半个老乡。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东京是好地方^_^我同意您说的,没有特别的需要,千万别轻易回国,其实之后还有波折,不过得等我慢慢消化、调整好了再看看是不是需要分享吧,祝您安康!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为何一定要回国?想想14天的隔离,我就没了勇气,虽然东京到北京也就4个小时的航程。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闲人123' 的评论 : 羡慕你们!
闲人123 发表评论于
描写生动,感同身受。

楼主可能不习惯长时间戴口罩,尤其是N95口罩,在拥挤密闭的机舱里,产生了幽闭恐怖症,一种最常见于潜艇水手的症状,严重的会毁物伤人自伤。

换用普通医用口罩,平时戴口罩时间长一些,会好得多。

我最近从上海飞回来,座位全都隔一到两人,左右坐俩,中间四人座一律两人。全程口罩(除了进餐饮水),感觉还算舒服, 只是不供应热水或咖啡,冷得够呛。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unan-ian' 的评论 : 谢谢!中秋快乐!
munan-ian 发表评论于
中秋快乐。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gentGeorge' 的评论 : You made a good point!咱们都是在极度(被要求)自律的环境长大的,我在国内的时候从来没有、甚至都没想象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您说的,我们在国外“自由散漫”惯了,不要轻易再去挑战hard模式。谢谢建议!
AgentGeorge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记得80年代在国内大学放假时,在挤得无立足之地的长途火车上无法如厕,无法休息,曾经一度有过非跳车不可的念头,还好及时缓解了。因之体会到人的神经系统其实也是很脆弱,有时很难自我掌控的。我们在国外地广人稀,散漫自由惯了,神经只怕比不了国内同胞坚强,所以要尽量避开考验自己的地方。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hw20008' 的评论 : 完全同意!
jhw20008 发表评论于
真是没有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 就不回去了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sai' 的评论 : 确实不容易,保重!
xiaosai 发表评论于
回去一趟,太不容易了!谢谢你的分享。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爱栀子花' 的评论 : 您觉得吓人的话,大概率至少是不会enjoy的,以我的惨痛教训,千万别轻易尝试。
我爱栀子花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太吓人了,这段时间能不回去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螺丝螺帽' 的评论 : 原来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少。。。谢谢您的建议,上有老下有小确实更应该照顾好自己。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写的相当好, 在我的人生中, 我也发生过。岁数越大, 这种状况发生的概率越大。
争取让自己放松, 放松, 再放松。

祝好!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是的,您说得对,我在文末也说了这事,谢谢提醒。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我又站了起来,拿着纸巾、光着脚走到卫生间,进去把门锁了,把口罩摘下来,大口呼吸,用冷水洗脸,用纸巾擦身上的汗,就这样我在卫生间呆了十分钟才慢慢冷静下来。=======================================================================================做了最危險的事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nchi9090' 的评论 : 谢谢提醒,我会进一步排查的。不过,幽闭恐惧症和密集恐惧症我应该都没有,这个是经过亲身经历考验的^_^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您客气了!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河边的人' 的评论 : 谢谢建议,等疫情完全消停了我会考虑邮轮旅行的^_^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我是直接引用的文中链接文章里的数据,确实没有进一步去考证,谢谢前辈花时间帮忙research和纠正。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仔细看了菲姐的好文章,疫情期间回国的都不容易,通途变天堑。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前辈说得对,而且,飞机的通风系统其实类似国内常说的新风系统,我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说现在的飞机舱内基本上能做到每个小时所有空气置换20多遍,这也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一个原因。说到酒店的空调是否会导致新冠肺炎在酒店内扩散,也是看空调的工作原理,如果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空调,或者能实现全新风运行,这样会好得多。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ask' 的评论 : 是的,谢谢建议
jianchi9090 发表评论于
你要考虑有没有深层次的障碍,导致你对人群集中和隔离的反感。我有认识的人有幽闭恐惧症和密集恐惧症的。要了解自己,未来就可以避免。你做的非常好了。
老姐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大河边的人 发表评论于
不如坐邮轮港回国,多花一个礼拜的时间而已。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每年均有 11% 以上的成年人出现惊恐发作。" - 这个数字可能太大了。
- About 1.7% of the adult U.S. population ages 18 to 54 - approximately 2.4 million Americans - has panic disorder in a given year.
Women are twice as likely as men to develop panic disorder.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特别的理解你,太不容易了,疫情让这个世界充满混乱。。。

我原来也写过一篇疫情下回中国的飞机上:
https://blog.wenxuecity.com/blog/frontend.php?page=3&act=article&blogId=25182&date=202005&postId=42972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最近做了几次长途飞行,不是回国,而是东西海岸飞,但每次也是五六个小时。
其实没觉得很难受,就是口罩需要一直戴着,不吃东西。
飞机旅行被传染的机率低于一般室内,这是不久前公布的研究结果,哪怕你与患者坐的很近,比如前后排。这是因为飞机的空气是向上抽,开风扇是不明智的,因为抵消这个作用。
口罩戴一般的手术口罩就行了,不需要N95,毕竟后者不舒服。
iask 发表评论于
没取消隔离前别回国就是了。冒生命风险不值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天凉好秋' 的评论 : 谢谢!
天凉好秋 发表评论于
写得很真实,谢谢分享, 对将要坐飞机回国的朋友应该是会有帮助和提醒。惊恐发作是人体的一种健康反应,一定要顺其自然,不要抵制。其实是有惊无险,除了感觉难受之外,是不会有问题的。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姐光临,四川人骨子里很有些自嘲的诙谐,我们说的“xing”有些北京话里的“二”的意思,这样子在平时会显得真二,但是遇到巨大痛苦的时候往往也更能解构和摆脱出来。汶川地震的时候,我在北京,给以前到我们医院进修的都江堰的进修大夫打电话,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他说给我寄啤酒,我这一乐,心里就踏实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逗。 人都是矛盾的, “有的时候死要面子,有的时候没皮没脸的”, 特别是遇上 “最大的王炸”, 哈哈。

你都可以回家了, 很羡慕。 可是签证是怎么搞到的呢? 难道中国专门封美国? Darn it!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谢谢老乡关心,感动!我还好,已经过了不愿跟人提起这事的阶段了。我这次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事,发出来之后没想到有类似经历的在这里不止我一人。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反复看了几遍,最后确定老兄说的不是梦境,希望现在沒事了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有可能,不过我建议您和您的家庭医生探讨一下,那样您能受到更专业的帮助,而且家庭医生应该会问到不少涉及您隐私的问题,而您俩的谈话中涉及的个人隐私是受法律保护的。祝您安康!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博主分享。我有几次坐飞机和地铁也出现类似情况,莫名其妙就觉得心里紧张,导致不能呼吸,必须立刻下车或下飞机,当然地铁到下一站就下了,下飞机是不可能的,然后就是非常痛苦地出现心跳很快呼吸急促,感觉马上要晕倒的样子。原来这叫panic attack啊。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做好准备,一定会顺利的!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z82000' 的评论 : 没想到有类似经历/心理的同胞还不少,握手!
麦姐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我不得已也有可能要回去,希望自己到时候能够淡定。那你是回国又回来了?
hz82000 发表评论于
理解,我有一次到了机场取消飞行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惊恐发作导致晕厥的好像不多,但是缺氧窒息是有可能晕厥的,总之都不容易。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你!!希望都不用再经历一次。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洛城强爷' 的评论 : 谢谢强爷关心!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好险呀!听说有晕过去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木姜子,你是不久前回国,又已经回来了吗?挺有勇气的。
Panic attack我也经历过,跟你的反应一模一样,当时是在办公室,直接让人叫救护车了。当时慌得真怕挺不过去了。

那是几年前了。自从我写博客后,精神慢慢自我修复,没再犯了。
洛城强爷 发表评论于
唉 ,受罪了,没有什么急事真是不要回去为宜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