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要命的不是COVID19 而是自己

岁月,心情笔记,医学知识,有我有你
打印 (被阅读 次)

庚子年,注定不平静。奇怪的是,有人在高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这是嫌事情不够多,还是嫌死得不够快?人终须有敬畏之心,对于自然,对于生命,都要有所敬畏。不知敬畏者,妄言国事则误国误民;妄言医药则无异于谋财害命。妄言者虽可一时得势,但不知自律终自取其辱,而且有损阴德。须知。世间万物,自有内在法则,非人力可以改变。比如说,你现在无法摆脱地球的引力,你攻克不了癌症,你也不了解这个病毒如何要人命。免疫,更是每个人挂在嘴边但又摸不着头脑的东西。

免疫,本是人体正常生理功能之一。作为万物进化的塔尖,人体具有与其它物种不同的独特免疫系统和能力。这种免疫能力,赋予了人体强大的生命力,特别是抵御外源致病微生物的入侵和清理对生命本身有致命威胁的变异细胞。但是,免疫也带给了我们挑战。首先,虽然免疫学研究获得很多进展,目前人们对于免疫系统了解有限,特别是关于免疫细胞的进化以及免疫反应的调控。其次,免疫能力也带给人类独特的健康问题。免疫缺失和免疫过激都会带来致命的健康危险。免疫缺失表现最典型的就是艾滋病毒感染导致的对免疫能力的破坏。对于缺乏足够免疫能力的人群,任何继发病毒细菌微生物感染都可能威胁到生命。如果发生免疫功能缺陷,大量的抗菌素和疫苗什么的都会失去作用。免疫过激,最常见的是过敏和自身免疫疾病。自身免疫,也叫做自体免疫,指个体的免疫系统把自己的正常细胞当作而敌人而进行杀灭,造成很多健康问题。对于自身免疫,目前没有有效治疗手段,没有特效药。

人类免疫功能的进化,是对抗病原微生物的需要。可以说,威胁人类生存最大的问题,不是气候变暖,不是饥荒,不是核战,而是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万物皆有生存之道,比如说人类具有动用科技手段杀灭微生物的能力,具有复杂的免疫系统对抗微生物入侵,但是并不能完全防范微生物的入侵。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微生物也在进化适应,寻找人体免疫系统的弱点,其常用方法包括伪装变异欺骗利用等等,可谓无所不用。所有的生命都是以自身繁衍为目的,人与细菌病毒并无区别。比如说,艾滋病毒就感染利用人体T淋巴细胞,结核杆菌感染利用人体巨噬细胞,这些微生物把免疫细胞当成了靶子并劫持以后加以利用。跨物种传染,也是病毒适应生存的一种表现。在某种程度,人类活动导致了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灭绝,也迫使原本寄生于野生动物的病毒微生物选择新的宿主-人类。目前,肆虐全球的COVID-19,就是成功适应转型,从感染野生动物跨越到感染人体的一个代表。

COVID-19转型是如此成功,到目前为止人类找不到有效的应对。首先,该病毒感染力超强,说明人体免疫系统无法有效识别和应对这个病毒。病毒感染后,潜伏期长,说明免疫系统反应迟缓。反应迟缓有两个可能原因,一个是人体缺乏可以有效识别病毒表面特征蛋白的细胞受体。人体免疫细胞中,有一些细胞是专门识别外来入侵者,发现入侵者的踪迹以后会发出信号。这个信号是免疫系统开始动员的开始。这些识别细胞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表面受体,用于监控一种或几种特别的病毒细菌入侵。所以说即使术免疫系统完好无损,在防止其他病毒细菌感染时表现良好,也可能因为监控监控识别缺乏针对特殊病毒的特殊受体而对于该病毒没有反应。第二种可能,该病毒自身携带的某种化学物质,例如特殊脂蛋白糖蛋白,可以干扰人体免疫系统的正常工作。也许,COVID-19就是一种流氓病毒,既可以逃避监控也可以干扰人体免疫系统。

我们知道,有一部分被COVID-19感染的患者会出现高烧和呼吸困难,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重症患者。这些患者经常有生命危险,是治疗和照顾的重点。那么,出现高烧和呼吸困难,最终心脏和呼吸衰竭死亡的原因是什么?是这个病毒释放了一种毒素,引起人体中毒出现休克反应?不是。出现这个问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病毒本身,而是免疫系统反应过激导致的自杀性效应。我们谈到,人体免疫系统很复杂,谈到免疫细胞监测到入侵者会发出信号。原因在于免疫系统的动员和作战需要多个系统多种细胞的协调行动。这种协调的关键,就是诸多参与免疫反应的细胞释放的化学信号。这些具有协调免疫细胞行动的化学信号有很多,统称为细胞因子,包括白介素,干扰素,细胞坏死因子等等。当人体监测到COVID-19病毒在人体大量繁殖,免疫系统会出现恐慌panic,大量各种细胞因子释放到血液当中。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这些细胞因子本身是协调免疫功能防止病毒入侵造成对人体的伤害,但是,当细胞因子风暴出现,免疫系统活性失去控制,开始攻击人体重要器官,导致急性炎症。也就是说,免疫虽好,必须适当,免疫过激会导致生命出现危险。明白人体所有功能都需要协调平衡的重要性了吗?明白打着“增强免疫力”旗号的各种骗子是如何图财害命的了?

所以,目前对于COVID-19治疗的一个关键,就是防止细胞因子风暴导致的生命威胁。常用的干预有两类:一种是用物理手段进行生命支持,靠自身调节度过难关;另一类是化学药物,即服用或者注射可以压制细胞因子风暴的药物。用物理手段进行生命支持的手段包括降温,吸氧和使用呼吸器和ECMO。而化学药物包括多种具有抑制免疫功能的药物,包括低剂量可的松类激素,针对某种细胞因子的单克隆抗体,以及因为川普而名扬天下的羟氯喹。目前,由于缺乏有效抗病毒药物,很多研究的重点自然放在如何降低死亡,而防止细胞银子风暴的危害就是其中一个被关注的重点。

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一个难题,不是因为医学界不努力,更不是因为某些阴谋论鼓吹者宣称的,是因为已经找到了有效药物而大药厂为了经济利益故意不让大家知道。说这种话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缺乏常识。医学研究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国家资助和私人捐款,医药公司经常有自己的研究团队。这个研究领域如此庞大,消耗的资金如此之多,不要说一个药厂,就是富裕如美国政府也控制不了。何况,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哪个从事相关研究的单位不想首先获得突破?实际上,所有能想到的可能有用的药物都有人在研究,而因为效果不理想被淘汰被中断的药物也很多,羟氯喹只是其中之一,并无特殊之处。

上次谈到不要把羟氯喹问题政治化,有关争论留给医学界解决,因为目前医学界确实无法达成共识,这种现象经常有。不料,这样一篇文章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觉得我是什么派的不是什么派的,甚至就是恶毒无耻,断了别人的生命。我觉得奇怪,你没有医学背景,也没有常识吗?你不是医学专业的,这不是你的错,但是用自己不是医学专业为借口胡说八道就是错了。羟氯喹可以有防止细胞因子风暴的作用,就可以滥用吗?假设一个被感染的患者,没有出现细胞因子风暴,你用了有用吗?就是要用,什么剂量,什么时间,都要严密监控,怎么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药不对症就是毒药,这个道理很难吗?至于没事吃点羟氯喹预防感染就更危险了。易感人群经常就是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羟氯喹可以压制免疫,服用以后是容易被感染了还是更容易被感染了?医学问题,留给医学界去争论去解决。作为普通人,不要拿自己当实验品,更不要因为虚荣在网上出风头拿别人当实验品。

建议某些人,不要在网上浪费时间忽悠人。有闲空,找本生理解剖学和病理学看看。这样虽然不能使你成为医生,但是至少让你有一个概念,知道生命有多么复杂,自己有多么无知。一个人,如果连这些医学专业的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能力理解,就想坐在家里在电脑上攻克医学难关?逞口舌之快毫无用处。脚踏实地学点有用的知识不是更好?人要有所敬畏,对科学,对生命,对自然。

汤姆爷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看不懂你在说什么乃(请原谅这是台湾话)。政治系毕业的?谈医学就算了吧。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很有道理,胡乱猜测专业医学,把医学政治化的人不是傻就是坏
guoke001 发表评论于
好 文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博主说的也是有premises的,那就是药/病毒于人体的相互作用的确是如叙述的这样。是否存在不是这样的可能性?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博主说的也是有premises的,那就是药/病毒于人体的相互作用的确是如叙述的这样。是否存在不是这样的可能性?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赞!
白手套 发表评论于
说的好
tobyd_妈妈07 发表评论于
好科普文章!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