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尼老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打印 (被阅读 次)

托尼老头今年已经八十多了。我搬来和他做邻居的时候,他还只有七十出头,刚退休不久。像所有的意大利老头一样,他极为健谈,也颇好客。看我最后一车家具搬进了屋,就开始拉着我扯东扯西,将我们社区的悠久历史,他的光辉历程,一股脑儿的灌输给我,当然少不了的还有一大杯他自酿的红酒。

 

二战刚结束的时候,欧洲一片混乱。他说自己当时才十几岁,趁着乱劲儿就跟随盟军到了美洲。他一没文化,二没技术,就仗着一把子力气,在建筑工地打小工。搬砖砌墙,上房揭瓦,慢慢的混成了包工头。后来玩大了,又当起了建筑商。我们院子里面一共八套房,有五套是他投资修的,一进一出,赚得不亦乐乎。意大利人喜欢大家庭,他的两个儿子都住在附近,现在子承父业,轮到他开始享清福了。

 

托尼老头的房子是自己设计,自己修建的。三四千呎的大平房,十二呎的顶,材料用得极为奢华,一看就是意大利人的风格。据他说,其实修房子,人工是大头。因为是他自己的施工队,最花钱的部分省下来了,又是为了自己住,所以当时各种顶级的材料一起上,一点都不吝惜。他现在虽然退休了,却也闲不下来。在后院开了一大片菜园,种了二三十种蔬菜,都是一些诸如芦笋,莴苣,小扁豆,西红柿,胡萝卜,菠菜之类,经常喊我去摘一些尝鲜。他的菜园打理的整整齐齐,很像在教父里最后的一幕,垂老的马龙白兰度耕耘的那一片。他用树墙和凉亭把后院的花园和菜园隔开,五颜六色的鲜花,衬着绿油油的蔬菜,交相辉映,我这个做邻居的只有羡慕的份。

 

 

他是我的师傅,种花种草,房子里的修修补补,只要是我不在行的,都会请他出马,点拨指导。这个时候的他又当起了包工头,指指点点,挥斥方遒,而我就是他手下的小工,跑上跑下,出气出力,配合的很默契。我后来懒了,很多院子里的事都包出去了,他还有些不满,嫌别人做的不认真,特别是不喜欢园艺公司的除草剂,说影响了他的有机菜园。

 

托尼老头的太太叫露琪娅,是他后来回西西里娶的。露琪娅比他小十好几岁,她跟我说和托尼结婚的时候她才十四岁,跟着他跑东跑西,一开始吃了不少苦。不过意大利的女人真的会保养,她现在看起来也不过五十出头,风度极佳。他们俩站一起,体型,年龄都有很大区别,偏偏看起来非常和谐。露琪娅也是闲不住,整天和托尼在院子里忙来忙去,修剪花草,打理菜园。她烤的小饼干味道极佳,是我女儿的最爱。

 

 

这一段时间因为疫情,一直在家工作,经常看到托尼,我们时不时的喝点啤酒,聊聊天。前两天我看到他竟然搭梯子上房,在房顶上敲敲打打,吓了一大跳。他说房顶有点小问题,多钉几片瓦就能搞定,一副笃定的样子。一个人的一生总是会经历风风雨雨,面对战争,贫困,疾病,以及生死的考验。我一直觉得热爱劳动的人是幸福的,而那些能自由地为自己的生活打拼的人就更是幸运了。托尼老头忙碌了一辈子,他无疑是其中的一员

aklei 发表评论于
好素描啊!喜欢。
aklei 发表评论于
好素描啊!喜欢。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