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的秘密

打印 (被阅读 次)

米雪儿是公司资料室的文件员。初次遇见她,是进公司不久的一个中午。我正在餐厅里吃饭,她端着一个精致的甜点盒子走了过来:“嗨,我叫米雪儿,刚和丈夫从波兰探亲回来。这是从波兰带回来的巧克力,你要不要尝一块?”

熟络之后,发觉她的脾气秉性与我颇为相似,生活品味价值观也格外契合。我曾和米雪儿开玩笑,倘若轮回真的存在,其前世多半是个中国人。她比我年长了二十岁,欲毫无违和,只能说这是缘分使然。

盛夏的一个周日,我和米雪儿邀约两位同事在一家意大利餐厅共进午膳。餐毕,一行人说说笑笑走出来。寒暄道别,我正欲钻进汽车,被米雪儿喊住了:“差点忘了,”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只粉红色的信封,“我的朋友玛瑞莎要过九十四的生日了,她对中国很感兴趣,如果你能用中文在生日卡上写点什么,她会非常高兴的。”我专注地听着。“玛瑞莎从不庆祝生日,我每年只是给她买一张生日卡。九十四岁的人了,还是那么好强爱干净,春季和秋季擦两遍窗。”“哇塞,我一年能擦一遍窗就不错了。”接过生日卡,我工工整整地用中文写上生日快乐,签上名字,并标注上了拼音。“玛瑞沙酷爱种花,看到她的花园,你不会相信是九十四岁的老人独自打理的。”强烈的好奇油然而生。“我过一会儿要去她家。想一块去吗?离这里二十多分钟。”我的心被她撩拨得痒痒的,一叠连声地称好。米雪儿便给老人打了电话,“玛瑞莎同意了!上车吧,上了车我给你讲她的故事,她可是有故事的人。”

伏署中的天,阴晴难料,一片云至,便可飘雨。凉风过处,断断续续的水滴便落了下来。伴着车窗外的丝丝细雨,米雪儿开始讲述玛瑞莎的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玛瑞莎在波兰北部的一所小学任教。她熟捻乐理,潜心历史,崇尚文学。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家里举办的文艺沙龙里,她遇到了一个男孩儿,金色的卷发,笑容璀璨,敏秀飞逸。他吸引了她的目光,她锁住了他的视线。因为他,她成了沙龙的常客.....一双恋人很快订婚了。那时侯的欧洲是十分传统保守的,两个婚约在身的年轻人,别说亲吻,连手都没有触碰过。

战争爆发了,玛瑞沙和未婚夫走散了。她夹杂在饥饿惊恐的逃难人群里,到处寻找他的踪迹。天天祈祷上苍,让她能够与他重逢。然而辗转探知的消息却是毁灭性的:他被德国人杀害了。

她想随他一起去天国。那里,没有邪恶的战争,狰狞的疾病,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但是,她不能,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无法去天上形影相伴,那么就用另一种方式来了却心愿:她决定一生不嫁,独守终身。

玛瑞莎三十八岁那年,应叔叔之邀,移民美国。翌年,无儿无女羸弱多病的叔叔便去世了。婶婶待其刻薄,规矩繁杂,甚至不许她拥有自己的朋友社交圈。房舍的后院,诺大的开阔地上种满了蔬菜和果树,婶婶不让玛瑞莎用自家的水浇灌,叫她从百米开外的一条小溪里提水。一桶一桶地往返,有一天,她竟然拎回了一百二十多桶水!除了睡觉,玛瑞莎整日屋里屋外地忙碌,无片刻空闲。终于,她寻到了衣服加工厂的活计,脱离了婶婶的控制。待英语有了起色,谋到了一份办公室差事。

数年后,婶婶病卧床榻。玛瑞莎不忍见她孤零苦熬,又搬回了老屋。伺候陪伴,直至临终。订立遗嘱,婶婶把绝大部分财产赠予一位朋友,仅留下极少量分额给玛瑞沙。

玛瑞莎平素十分俭省,添买衣服购置物品皆是再三精斟细酌。朋友邀饭局,如若实在难辞推脱,即选最低廉的菜肴来点。但对需要帮助者,欲从不吝啬。波兰的亲戚朋友们,每年都会收到她的汇款和礼物。

夏日的风雨,变幻瞬息,当车子拐进通往玛瑞莎家的密林小路时,雨竟然停了!这使得一直担心下雨会影响欣赏玛瑞莎花园的我,心绪豁然振奋雀跃。泥土小路在茂盛的树林中蜿蜒伸展,路径的尽头是一座葱郁环抱的白色小屋。

玛瑞莎站在院子里的一棵蔷薇树下和她的朋友聊天,见我们到了,便微笑着迎上来:“你们把太阳给带来了。”她中等身材,略显瘦削。雪白的短发,浅黄色的短袖上衣。声音柔顺轻细,谦和沉静,找不到我想象中应有的强势。

细密剔透的小水珠在阳光下泛着光亮,将雨后的院落打点得楚楚生媚。房子被四块花攒锦团的园圃萦绕;墙边簇拥着大片的绣球花、杜鹃花和栀子花树丛;前门阶下的甬路两旁,也铺满了摇曳纷绰的五叶梅。绣球花和杜鹃花朵均已凋落,栀子花的苞蕾,洁白凝香,静待绽放。

园圃的花卉,一些我不曾认识,一些叫不出名字,玛瑞沙便逐个地讲解。后院有一台旧式电泵水井,玛瑞沙说,她习惯了使用水桶,取井里的水浇花,既节约又确保了每一簇植物的根部能得到充分的滋润。

鲜花丛中,她的白发随着微风拂动,她的细语伴着芬芳喃呢。

我能感受到老人对她脚下每一寸土地的挚爱,倾听到她与每一瓣花朵交流的音符。

 

米雪儿在屋子里备妥了酸奶小蛋糕和波兰红茶,招呼众人进去。加入了蓝莓和新鲜的苹果酱泥的酸奶小蛋糕是米雪儿从家里带来的,香郁绵软,只吃一块是不够的。波兰红茶醇厚浓烈,还是中国的绿茶更合我意。玛瑞莎的朋友在银行工作,博闻健谈,风雅的趣料一个接着一个。玛瑞莎静静地坐在一旁微笑着,专注地听着。离开了她的花儿,她似乎显得有些拘谨。

客厅的陈设旧式简朴,欲微尘不染。卧室和浴室皆以纯白色为基调。床榻上侧,悬挂着一幅半尺见方的耶稣肖像。床罩椅套均为白色手工钩织。白纱窗慢被风掀起了一角,轻轻地摩挲着书桌上那盆毛绒绒的文竹,文竹的近旁有一帧年轻女人的黑白照片:一丝不乱的大波浪短发,鼻梁秀挺, 一双黑瞳在深深的眼窝中灵动流盼。玛瑞莎说,这是她离开波兰之前拍的。我说,颇为神似瑞典影星英格丽褒曼。老人笑了,神情中带着几分少女般的腼腆局促。待我离开桌边,她把照片的正面悄悄地翻转了过去。

五斗柜橱上有一尊鹅黄色陶瓷头像,是位老者,装束古朴中式。“这是?”“孔子,是我叔叔当年从中国带回来的。”玛瑞莎的卧室里,居然有孔子朔像。“我了解一点中国历史。中国古代有孔子,还有秦始皇。现代有蒋介石,还有毛泽东。”嗯,如果有时间,应该听听老人对蒋介石和毛泽东的评价。

米雪儿将杯盏盘碟收拾停妥,过来说道:“又要下雨了,我们还是早些走吧。”是该告辞了,顺路来访的不速之客,逗留太久的确不合适。

玛瑞莎给了我一个拥抱,温暖踏实的拥抱驱散了因道别而涌上心头的淡淡惆怅。老人携了我的手,朝门外走。由着她引领向前,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我竟觉得行走在身旁的是一位步履轻敏的小女孩。

车子开动了,不远处的一条小溪伴随车轮行进。米雪儿说,那就是玛瑞莎当年汲水的地方。雨后渐涨的溪面约有十几米宽,溪水尚浅,清澈见底。水流淌得宁静惬意,表面上看似温顺纤弱,但经历过曲曲弯弯,千折百转,它总能设法到达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任谁也无法阻挡其淡定从容的步伐。

 

那次拜访,四人合影留念。一时兴起,我也为玛瑞莎单独拍了一张半身像。她站在小屋前的蔷薇树下:墨绿亮熠的叶片与浅黄色的上衣衬托相映;红艳鲜泽的果子垂挂枝头,与雪白的短发呼应点缀。照片的构图正是我第一眼见到她时的情景。

米雪儿告诉我,这是玛瑞莎最好的一张照片,她准备在自己的葬礼上使用。玛瑞莎90周岁那年,已将其葬礼的各项事宜枝节巨细,定夺妥善。她不想在告别仪式上让来访者瞻观遗容,嘱咐米雪儿待棺木盖子闭合后,在顶端放置照片。

“情人节快到了,把照片做为情人节的礼物送给玛瑞莎,怎么样?”米雪儿提议。“情人节的礼物?不太合适吧?”我担心这份礼物过于沉重。米雪儿明白我的顾虑,“你还是不够了解玛瑞莎,她会很高兴的。”“要多大尺寸呢?”“8X10比较合适。”“好,我去洗照片,然后配一个相框。”能为老人做点事,我由衷地欣慰。“你去洗印照片,相框由我来买。”米雪儿坚持道。我清楚她的心思,这是一份特殊的礼物,她要融入自己的那一份儿念想。

米雪儿对玛瑞莎的呵护,可谓细入微毫。天寒地冻,米雪儿想为自己在睡袍里面加一件柔软的小衬衣保暖,逛街选购时也为玛瑞莎添置了一件;老人的鞋子旧了,米雪儿便跑去买双新的,悄悄塞进她的鞋箱里;前去探望,米雪儿总是避免给老人徒增劳累,刻意算计周全,不早不晚,预先二十分钟打电话告诉她。二十分钟足够玛瑞莎换衫更衣,却没有时间清扫打理,预备款待;每次登门,米雪儿必定带上自己亲手做的食物。

她几乎每天都要给玛瑞沙打电话。众人惯常以为女人之间的聊天,无非是家长里短八卦娱乐,实则未必。米雪儿和玛瑞莎谈话的涵盖面,可以从文学到音乐,从时事到历史,从宗教信仰到禅机缘道。

几年前,米雪儿的丈夫去世了,她买下一块能安葬三个人的墓地。

她说,玛瑞沙孤单了一辈子,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不会让她再寂寞了。

相识数十载,米雪儿对玛瑞莎的友情,早已一点一滴地转化为亲情。似母亲,如师长,是知己,是携手恣意遨游的灵魂知己。在浩瀚的宇宙中,两个灵魂的相遇相惜,是偶然的碰撞?还是冥冥中的安排?我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瞭然清晰的:真正的灵魂融合,可以超越生死。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儿,请看悄悄话,谢谢。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禾儿,再忙啥呢?看why.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恭喜韭菜才女的第一本英文书出版,在追梦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非常钦佩韭菜五年每星期五都坚持发文,有这种毅力和自信,韭菜一定会心想事成!谢谢才女驻足点评!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感人至深的故事,感谢分享,问好禾儿!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谢谢边边不吝夸赞! 边边不是说过嘛,禾儿碰到对的人和事儿,就会生出玫瑰色的浪漫。:)我不常写博文,是因为不容易碰到对上眼的人和事儿。:)亲,周末快乐!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我有个大学闺蜜,我非常喜欢她,但是从没有正式地用文字夸过她,不是不想,是不好意思。有一次,我写伊妹儿的时候,说了一句,你挺有女人味的,她很惊喜。我在想,如果网络上相交的朋友,变成了真实世界的朋友,也可能会这样子的,不太好意思夸赞对方了吧。如果会变成这样,我宁愿选择保持网络的美好。这不是因为我喜欢听好听话,而是觉得直率热烈地表达思想是人活在这个世界里,非常需要的滋润营养。:)谢谢小C再次临博交流。周末快乐!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禾儿不写则以,一写就看出文笔的细腻精致温馨又浪漫。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网络表达方式的含蓄温婉,热烈奔放,是真实世界里,人与人的交流,不能企及的。
- 同意 应该是偏向于精神层次的交流…
很高兴你喜欢我的评论, 你写,我就评 :)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儿子们憨厚,应该是我们的福分。:)————————是的啊。我很喜欢读亲情博文,这类博文也是阴霾天空下的一抹阳光。:)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齐心努力,让文学城的天空绽放绚丽的光彩!谢谢麦麦本家再次光临,大大地哈格哦。:)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隔空拥抱下本家,麦田的缘分,也谢谢你关注澳洲的情况,儿子们憨厚,应该是我们的福分。:)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温馨美好的故事,给阴霾下的天空带来一抹阳光。——————————

欢迎麦麦本家光临燕麦禾儿的小院,香茶一杯奉上!:)咱们的名字里都有个“麦”字,都对一望无际的麦田情有独钟啊。:)读了麦麦的新博文,你儿子憨厚可爱,和我儿子有一拼。:)谢谢介绍澳洲情况,对我们了解澳洲很有帮助。谢谢麦麦驻足留言鼓励!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禾儿终于开门了,太开心了。禾儿写得不多,但每篇都是精品,真应该多写一些。禾儿的文字功力了得,关于玛瑞莎的描写,优美精炼,充满画面感。我几乎已经看到了斑驳光影下的玛瑞莎,那个独立坚韧,又如少女般羞的,属于那个时代的女人。
我加入过我的忘年交Karen的Coffee meeting, 挺让我开眼界的。几个八十多岁的女人在一起,聊政局,聊读书,间或调侃一下孙子辈的性倾向,她们的独立禾开明特别让我羡慕。————————————

迪儿好!经迪儿一说,我跑去你博客找Karen的故事,哈,居然被我找到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记得那篇博文的标题吗?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读你的文章。我是18年4月到文学城的,正处在茫茫人海觅知音的迷茫之中。那篇《我记住了她的名字》,无论内容还是标题,都让我眼睛一亮,也从此记住了迪儿这个名字。:)迪儿,在文学城认识你,真好,我很感恩。:)

真的不是谦虚,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哪里有什么“文字功力”呀。像我们这种学理工的,平时又不注意读文学方面的书籍,写起东西来,容易单刀直入太骨感,我不得不在文字上多花点时间。:)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美丽温馨的文字,淡然又韵味十足,第一次真正读禾儿的文字,很喜欢。米雪儿和玛瑞莎之间的情谊让人动容。很难想象那个齐整又五彩缤纷的花园出自一个九十四岁的老人之手。————————————————

小C好!“淡然又韵味十足”,好喜欢小C的点评,像小C的文章一样独具风格。:)

网络一直对我有一种非凡的吸引力。素未谋面的人单凭文字的表达,就可以勾画出对方特有的音容性格,绝不雷同。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交流方式啊!网络表达方式的含蓄温婉,热烈奔放,是真实世界里,人与人的交流,不能企及的。

玛瑞莎的花园,别说94岁的人,像你我这个年纪的人,都难以达到那个水准。不是我们精力不够,而是我们对花草的情感不深。:)
麦姐 发表评论于
温馨美好的故事,给阴霾下的天空带来一抹阳光。
迪儿 发表评论于
禾儿终于开门了,太开心了。禾儿写得不多,但每篇都是精品,真应该多写一些。
禾儿的文字功力了得,关于玛瑞莎的描写,优美精炼,充满画面感。我几乎已经看到了斑驳光影下的玛瑞莎,那个独立坚韧,又如少女般羞的,属于那个时代的女人。
我加入过我的忘年交Karen的Coffee meeting, 挺让我开眼界的。几个八十多岁的女人在一起,聊政局,聊读书,间或调侃一下孙子辈的性倾向,她们的独立禾开明特别让我羡慕。
cxyz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很美的文字和内容,感人又温馨。
- 美丽温馨的文字,淡然又韵味十足,第一次真正读禾儿的文字,很喜欢。米雪儿和玛瑞莎之间的情谊让人动容。
很难想象那个齐整又五彩缤纷的花园出自一个九十四岁的老人之手。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rkM76' 的评论 : 同意Mark的观点。假如,我是说假如,玛瑞莎的未婚夫活下来了,两个人结婚了,也说不定会离婚呢。:)谢谢驻足留评。
MarkM76 发表评论于
没有结果的爱情总是最美好的。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真正经历过伤痛的人是不会愿意回首过去的,因为无法忘记,只能选择不再提起。关于玛瑞莎个人的事情,我从不直接问。弄弄的海南鸡饭看起来特别香,我要学习做。现在说到海南鸡饭,我就饿了。:)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米雪儿是个善良的人,当然玛瑞莎也是。我婆婆说她以前有个男朋友是美国人,战争中死了。她说那种悲痛的感觉无法形容的。我一直在揣摩她说这话的心情,没敢往下问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能帮助不曾善待过自己的亲人,像玛瑞莎那样回去照顾年老的婶婶,是真正心地善良的人。禾儿的观察细腻入微,翻转照片的举动显示了玛瑞莎谦逊低调的本质。————————

清静最会抓本质要点,一语中地!:)读了清静的《也谈中美关系》,禾儿是相同的两个字“难过!”一个人对自己事情的误判都可能是致命的,更何况是国家的误判。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幺六六' 的评论 : 真正的灵魂融合,可以超越生死。感动!优美的文笔。赞一个!——————

细细拜读了幺幺的《香港,我心中的书香之港》,感慨,钦佩!书籍对于幺幺而言,已经成为生命的组合部分,已经不能只用“喜欢”“热爱”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了。和幺幺相比,我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呢。:)谢谢幺幺对拙文的的不吝点赞!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波兰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但是波兰人却很爱生活。

我们在德州时也有一个邻居老太太,她和玛瑞莎一样是从波兰移民过来的,九十多岁自己管理花园,所以读你这篇博文觉得很有共鸣。对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的波兰人来说,他们长寿的秘诀恐怕就是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好一个“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完全同意闻香。对于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的波兰人来说,这应该就是他们/她们长寿的秘诀。另外,坚定的宗教信仰,也是她们百折不屈的力量所在。

对玛瑞莎,我还要加上第三条:每年擦两遍窗。:)))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优美的文笔,感人的故事!——————————

谢谢山山临博点赞!好久不见山山发文了,是回公司上班太忙了吧。我们新泽西的疫情倒是稳定了,可以户外活动了,只是天气太闷热了,经常90多度。真羡慕你们那里的气候条件。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禾儿写的真美,感人!“金牌神探奖”实至名归。点赞!————————

谢谢乔兄美言!谢谢乔兄颁发的“金牌神探奖”。哈,乔兄还惦记着竞猜游戏呢,说好的哈,下次大闹王府,乔兄一定要好好地易装改扮哦!:)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真感人。 两个女人的友情已经转化成亲情。 玛瑞沙的花儿很漂亮, 不知是不是她自己打理的。 94岁, 了不起啊。——————————————

京妞好!玛瑞莎的草坪是请人管理的,但是花园都是她自己打理的。她的花不是买的,都是自己栽种的,花籽是平时收集保留的。谢谢京妞临博点赞!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被禾儿这篇精美的博文深深打动,虽然有被战争残酷扼杀的年轻生命,更有活在心中的永存长青的爱情,有刻薄尖酸的人间世俗,更有理解,大爱,超越国界,时光的友情。。。这个世界有战争,罪恶,自私,冷漠。。但有更多像米雪儿,玛瑞莎,禾儿那样善良,阳光,大爱的人,有玛瑞莎花团锦簇的花园,更有山川,田野,深林。。。世界和生命终究是美好的。为地球和人类的平安祈祷。————————————————

谢谢溪姐姐!为溪姐姐的点评深深地感动!姐姐看事情的格局总是高胜一筹,这与姐姐书香门第的家教,自身修养的厚涵,紧密相关。山川、田野、深林。。。世界和生命终究是美好的,为了这份美好,让我们都要好好地相爱相守。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燕儿的文字太美了,如思韵此处说的沁人心脾,温婉如玉。文字里有燕儿细腻的观察和感受,你和老人的相遇像一首大提琴曲,婉转悠扬。这老太太其实还蛮有个性的,还会把照片翻过身。这婶婶是够刻薄的。我也有个波兰同事,给我讲过她13岁离开波兰印象中的一些事情。谢谢燕儿分享,周末快乐!——————————————

谢谢暖儿像诗一般优美的点评!暖儿有写诗的天赋。

那次见面后,过了几个月,我和玛瑞莎、米雪儿出去吃饭。我邀请的饭局,我自然要付账,但玛瑞莎坚决不肯。暖儿,你知道她说什么,她说:“给我这次机会吧,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听了让我心疼,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由着她了。暖儿也许想不到,玛瑞莎住的老屋不能安装洗衣机,玛瑞莎也没钱翻修,这么多年,衣服一直都是用手洗的。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欢迎墨墨光临小院!给墨墨上茶!:)好羡慕墨墨多才多艺,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音色甜美。唱李谷一的《难忘今宵》一定非常好听。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亲爱的禾儿,这篇用心佳作真象一股清泉,沁人心脾!我为玛瑞莎的坎坷身世感叹,为她的柔韧不屈肃然起敬。我为米雪儿的体贴善良动容,为你们仨的忘年情谊喝彩。你的文字太优美了,禾儿。在情,景,人,物的各样流畅自然的交融中,你用字斟句酌表达了对生活最大的诚恳和敬意!谢谢你,亲爱的!————————————————

思韵,亲爱的,你有别于常人的慧根总是能让你触摸到别人最深层的情感,有时候这种情绪甚至连当事人都没有明确地意识到。:)是的,我心甘情愿地用十二分的诚恳和敬意去写这个故事,字斟句酌,我要对得起这份忘年交的深厚情谊,对得起我所感受到的生活的美好。

思韵,米雪儿一提到玛瑞莎,总会有这样的句子出现“I admire her.” 我在想,如果我们有幸也能活到94岁,我们是否也能像玛瑞莎那样,吸引住年轻人的目光?能够和儿女辈、儿孙辈的人做朋友,并能够得到年轻朋友们的敬爱?我不敢回答。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好文章,娓娓道来柔情似水,真挚感人。————————

谢谢茶儿点赞!看到茶儿真高兴!我每隔两、三天就去茶儿的博客转转,希望能看到新文贴出。每次都落空。:)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了与疫情共存,过一段茶儿回来,咱们也许能再聚王府。:)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好久没读到这么精美的文字了,麦禾儿不写则已,一写惊艳,好喜欢,能闻到花香一般。欣赏美文!文中这样灵魂的友情也令人感动!————————————

谢谢王妃老师!王妃老师的褒奖,对禾儿是莫大的鼓励。每一次王妃老师的点评,我都会读好多遍的。:)不是因为王妃老师的夸了我,而是因为在文学城,王妃老师在我心里就是文学的代表。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仔细阅读小文!花仙子降临,小院芬芳飘逸。:)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能帮助不曾善待过自己的亲人,像玛瑞莎那样回去照顾年老的婶婶,是真正心地善良的人。禾儿的观察细腻入微,翻转照片的举动显示了玛瑞莎谦逊低调的本质。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真正的灵魂融合,可以超越生死。感动!优美的文笔。赞一个!
yy56 发表评论于
波兰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但是波兰人却很爱生活。

我们在德州时也有一个邻居老太太,她和玛瑞莎一样是从波兰移民过来的,九十多岁自己管理花园,所以读你这篇博文觉得很有共鸣。对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的波兰人来说,他们长寿的秘诀恐怕就是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优美的文笔,感人的故事!
乔宁 发表评论于
禾儿写的真美,感人!
“金牌神探奖”实至名归。
点赞!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真感人。 两个女人的友情已经转化成亲情。 玛瑞沙的花儿很漂亮, 不知是不是她自己打理的。 94岁, 了不起啊。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被禾儿这篇精美的博文深深打动,虽然有被战争残酷扼杀的年轻生命,更有活在心中的永存长青的爱情,有刻薄尖酸的人间世俗,更有理解,大爱,超越国界,时光的友情。。。
这个世界有战争,罪恶,自私,冷漠。。但有更多像米雪儿,玛瑞莎,禾儿那样善良,阳光,大爱的人,有玛瑞莎花团锦簇的花园,更有山川,田野,深林。。。世界和生命终究是美好的。为地球和人类的平安祈祷。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燕儿的文字太美了,如思韵此处说的沁人心脾,温婉如玉。文字里有燕儿细腻的观察和感受,你和老人的相遇像一首大提琴曲,婉转悠扬。这老太太其实还蛮有个性的,还会把照片翻过身。这婶婶是够刻薄的。我也有个波兰同事,给我讲过她13岁离开波兰印象中的一些事情。谢谢燕儿分享,周末快乐!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那份情感,令人感动...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亲爱的禾儿,这篇用心佳作真象一股清泉,沁人心脾!我为玛瑞莎的坎坷身世感叹,为她的柔韧不屈肃然起敬。我为米雪儿的体贴善良动容,为你们仨的忘年情谊喝彩。你的文字太优美了,禾儿。在情,景,人,物的各样流畅自然的交融中,你用字斟句酌表达了对生活最大的诚恳和敬意!谢谢你,亲爱的!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娓娓道来柔情似水,真挚感人。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好久没读到这么精美的文字了,麦禾儿不写则已,一写惊艳,好喜欢,能闻到花香一般。欣赏美文!
文中这样灵魂的友情也令人感动!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美文,还要再来细读!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生活,不好意思,我这篇文章太长了,占了你不少宝贵的时间。你刚开始营业,工作那么忙,还跑过来点赞,非常感谢!生活的人品我知道,做的菜一定是货真价实的,顾客跑不掉的。回归正常秩序真好,小心保护自己!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挺有质量的一篇好文,娓娓道来,有人、事、物的细节,更有感人的真情!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美言。给领导上茶。:)真正有内涵的人生比电影戏剧更能打动我的心。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临博鼓励!给菲儿上茶!

菲儿星期六一大早就忽闪着美丽的翅膀出门了,我刚起来还没吃早饭呢。:)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像一部电影。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板凳!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在路上,坐个沙发吧。很美的文字和内容,感人又温馨。我什么时候也写写自己的同事和99岁的四外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