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理工男 - 找北极,谈疫情,上天入海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周五晚上(情人节),本地中餐馆,五位本地人陪三位外州来的客人。 八人的年龄在35-67岁之间。 

点菜完毕,茶壶茶杯上桌,宾客开始自我介绍。

右边的小虎博士:“我在本州大学的地球物理研究所,主要从事大气化学和气候研究。”

客人甲说,”你们研究所的考林教授 我们下午见过,还一起开会来着。“

左手边的马老接话,“考林前几天找不着北了,来找我帮忙呢。”

老马是工程学院的教授,主要研究采矿专业。在这里生活工作了三十多年,今年要退休了。 大家都好奇,“怎么叫找不着北了?”

老马笑着解释,“考林教授那几天准备发射一枚火箭,需要特别精确的仪器确定北极。 他的设备测不准,向我求助,我带了个研究生, 搬了好几台GPS去,忙活两三天,终于帮他找到北了,误差在5毫米之内。结果他跟我说,没钱付我们报酬,从他家拿了一瓶爱尔兰的Scotch酒给我 算是答谢。哈哈,瞧我们两三天的功夫多不值钱。” 

大家知道老马是个热心肠,说钱那是在开玩笑。 

坐对面的小清华发问了,“他找的是地理北极还是磁场北极?” 

我忍不住表扬,“不愧是清华的呀,这问题我都没有想到呢。地理北极和磁场北极有什么区别?” 

老马先回答了找的是地理北极。 小清华接着回答我,“地理北极是人为 设定的,不会变化。 磁场北极受磁场影响,游移不定。”

我,“磁场北极为什么会动? 它是否跟北极光有关?难怪北极光也飘忽不定呢。” 

小清华,“我不是研究北极光的。 不过我知道,磁场受铁的影响。 地球下面有岩浆层,岩浆里含铁。 地球转动导致岩浆层晃动,北极上方的磁场就跟着动。 所以磁场北极不可靠,也永远不会固定。” 

听到这里, 我开始对这位平时略微socially awkward的理工男刮目相看。 

轮到老马边上的郭杰克发言,“我的工作一半在大学,一半在州卫生部负责病毒研究。”

老马接过来说,“老郭是我们州唯一的病毒专家。这次的冠状病毒之后,你们实验室开始忙起来了吧?” 

老郭,“是的。有位同行说过,‘nobody knows our importance until something happens.' 这次病毒爆发后, 我们实验室马上受重视起来了。”

老马,“那个石正丽你认识吗?” 

老郭,“不仅认识,还是老同学呢。 要不是闹这一出,她接下来可能要升院士了。”

大家议论一番现今网络上流传的关于石郑丽的传言,老郭一张扑克脸,既不袒护也不指责,看不出来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倒是说起病毒专业的问题,他来了情绪。“昨天一个印度的病毒学者在网上瞎说,我只好写文反驳他。等辩论完了,TMD大半天功夫都过去了。 网上写东西真耽误时间。”

我一听来了兴趣,“你也在网上写东西?你网名是啥?我去看看!” 

老郭面露难色。我又问,“你不是在文学城吧? 哦啊,用英文写的呀,专业的网站,那你就不用给我了。”

老郭回答了大家关于病毒的问题,他的专业意见是,1)不推荐咱们戴口罩,洗手更重要;2)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放在武汉市区(就在市政府隔壁)是个愚蠢的主意,应该搬走。 

关键问题来了,大家都关心的,“你觉得这次疫情什么时候才有好转?”

老郭,“钟南山不是说了吗,2月4号就是拐点。”

老马,“那一夜之间多出来的一万多病例让人担忧啊。”

老郭很淡定,"这个不等于病例真的增多了。 之前政府可能没有明确谁付钱,某日文件传达下来,一切费用政府负担,医院按照人数申请经费,那肯定就有动力把所有病例都一个不差的给算进去了。你懂的。病人也有积极性去被检查了。“

小清华又发话了,”钟南山是病毒专家,可是他数学不行,他说的拐点计算有问题。应该xxxxx导数xxxx."

他说了一堆,我只记住个“导数”。 问他,“倒数?放倒的倒? 还是领导的导?” 

引得几个人笑起来。“你大学没有学过高数吗? 不对,这应该是高中的数学。” 

我只好承认,“我数学没学好,物理化学也不行。所以才上的文科。 如果我上中学的时候你们在坐的几位来教我, 说不定我就学理科了呢。” (回来后跟老公说起这话,老公说,“你也太天真了,这群人都是科研的精英,人家是带博士生的,恐怕你们中学的老师有个大本文凭就不错了。”) 

小清华又试图给我解释导数,什么距离速度时间都说了个遍, 我还是不懂。只好告诉他,“你还是解释磁场北极的时候更帅!” 小清华愣了一下。

我马上转向小虎博士,“你们那个同事考林,他发射火箭要做什么?”

小虎,“考林的一个主要研究方向是激光雷达,就是向天空发射激光,通过返回的信号可以推测出大气层的一些重要参数 (风场,温度场,大气组分等等)。”

我,“哇!听着太刺激了,请问发火箭的考林是什么专业?说不定我可以鼓励亲戚的小孩去报他的专业?” 

小虎,“遥感。”

我,“遥感什么意思我还是不知道。英语怎么说?”

小虎,“Remote sensing."

唉! 中英文我都不懂。真是应了那句,“隔行如隔山。” 接着感叹,”以前觉得深奥而枯燥的理工科,今天听你们大家这么一说,理工科如此奥妙无穷。北极,磁场,火箭,病毒,有刺激的,也有实用的。 可惜我现在再转学理工科太晚了。“

扭头对身边的客人乙,”姐,你有儿子吗? 如果有,一定让他去读理工科。”

乙姐笑答,“有,而且他已经在读理科了。” 

老马接过话茬,“现在聊研究成果听着有趣,学理工科要耐得住寂寞,有时候几年几十年都不出成果,日复一日地实验数据模型,也有枯燥的时候。” 

小清华说,“可不是吗。 我以前的同事K老头儿研究海啸,从1960年代阿拉斯加那次地震海啸后,他被研究所雇了来,结果接下来的几十年都没有海啸发生, 一年到头搞数据模型。终于熬到(2004年)六十多岁要退休了,开了个退休party, 第二天突然发生了印尼的海啸,他只好推迟退休,工作了几年。然后七十多岁了,(2011年)再次准备退休,大家给他搞了第二次退休party,几天后发生日本的海啸,K老只好再次推迟退休时间。这不,前几年终于退了,79岁,我们没再给他搞爬梯。 ” 

一个研究海啸的人,没有海啸是别人的岁月静好,于研究者却可能度日如年。 四十多年的岁月在数据和模型中度过,那样的寂寞,我可耐不住。

我又问小清华,“那你是研究什么的呢?不是海啸?”

小清华说,“不是海啸。 我研究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 

我不敢再追问,还好这时候大家开始相互留微信,你扫我我扫你的。 到老郭那儿,他说手机没有data. 我知道他家仨娃全部上的藤校,他们两口子比较节省,赶紧告诉他,“我用的是xxx公司的unlimited plan, 平均一条线才40刀,unlimited data, unlimited talk and text." 引起在坐的老马和小清华的注意。 老马赶紧趁机安慰我,”你瞧,你是市场专家吧? 花钱的事儿和怎么省钱 都得找七月问。“ 

那晚回家后还沉浸在震撼中。这些理工学科的精英们,可以上天入海,甚至可以拯救地球。他们的领域太伟大了! 跟聪明人聊天感觉自己的脑洞开了好多个! 有点遗憾自己没儿子,不过转念一想, 万一生个儿子他却不想学理工或者没有能力学呢? 。。。 重新审视自家人的专业。 我的脑子压根没有理工细胞,老公是理科转文科的,比我强点。女儿被我们逼着学了理科,翅膀硬了后便弃理从画。。。

或许,每一个专业都有它独特的使命。 科学和工程固然重要,文史生的安邦治国也不可缺,艺术家的作品(音乐舞蹈戏剧诗歌油画雕塑)更让生活丰富多彩。 这个世界上,谁也代替不了谁。

想到此,我安心了。不必妄自菲薄,只要把自己那份工作做好,应该就没有什么遗憾。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莲籽妹妹好!我也喜欢这样的饭局:) 跟聪明人接触多了,感觉自己都快变聪明啦!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真实意义的天南地北聊天,这个饭局太有趣了。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 园姐推得有趣! 以后那些专家们就悄悄地退休吧。
祝周末愉快!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海啸专家开退休party的事太逗乐了。以此类推,病毒学专家、地震学专家退休都绝不能开party。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HBW,谢谢来访和留言。您了解这么多专业信息啊。 老郭(病毒专家)也说,流感比新冠更加可怕。 新冠目前让人心惊主要是还没有完全了解它。 大家也问老郭是否在研制对付新冠病毒的疗法和疫苗,他说,以前开始的研究项目也得继续做,他们实验室只是增加了研究新冠的项目,但是进度比较慢。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猫猫小妹妹好! I know you are one of those smart people! 这篇是不是让你想起在这里的朋友啦?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的鼓励。 我总觉得自己情商不够高,只是在不断探索,有意提高自己。 群兄也是精英之一呢,还那么平易近人。
周末愉快!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分享! 你懂得也挺多的,我本来还想过要问,火箭发出去后还回来吗? 如果不回来,岂不是太空中会飘着好多垃圾?
京妞关于文科思维,理科思维,与美术和音乐的关系的观察挺有意思。 我老公和他弟弟都是拿着乐器当玩具玩的(年轻的时候), 弟弟也是工科的。 我周围的理工科人,打扑克牌都特别厉害,记牌记得准。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妹妹周末好!
HBW 发表评论于
给K老头开PARTY的事情挺逗。大家怕再招来海啸就给免了。

现在是全球的病毒专业科学家最为兴奋的时候。恨不得能到中国去追朔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们。免疫科学家们也恨不得马上搞出疫苗。这些人搞不好能拿个诺贝尔奖都不一定。所以现在中国政府拦着外国专家进入。上次的SARS就让美国科学家先跑到香港获得病毒采样,拔得头筹。

冠状病毒的爆发需要病毒几十年的变异才能成功入侵人体。比发生海啸的几率要小得多。这是与1918年以来的流感病毒不同类的RNA病毒。以后人类要学会如何与冠状病毒相处。现在是病毒及免疫专业的黄金时间。不会再有K老头的寂寞。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七月小姐姐的北极沙龙!好迷人
qun0 发表评论于
七月写得有意思,这么多聪明人啊,有很多信息,很多启示。其实七月本人就很有意思。七月比较好学,好奇,好思,好动,聪慧。喜欢探索,善于与人打交道,亲和力强,情商高。真希望工作中多遇到像七月这样的人。每个人在社会上都应该做自己擅长的。别做你不擅长的。如果你在工作中,你在某方面能比大多数人都做得好,有一两个过人的本领,那你就成功了。那些做得好的人,一定有他们过人的本事。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太有趣了, 谈了好多有意思的事。 地球磁场北极是老在“晃动”, 在北极做实验用到的需要校正(calibrate)。 火箭发射的应该是绕地球飞行的飞行器(人造卫星), 第一宇宙速度, 向地球的接收站发射激光, 从收到的信号分析大气结构和变化等。
我一个女友就是在北大遥感专业念的硕士后才出国的。

7月, 嗯,看了这文章就叫你7月啦; 你女儿画画很好, 说明她的思维是偏文科的。 数理好的人, 抽象思维能力强, 音乐好的很多。 很多干数学物理的都玩儿一手好乐器。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困了, 沙发, 正好.
明天再来看精英理工男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