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园深处(3)——严家花园

打印 (被阅读 次)

愚园路,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一直安静低调,春天悄然生出新枝的茂密梧桐,将一条条弄堂一座座洋房,更加隐约在其浓浓的绿荫深处,而一段段或百转千回或惊心动魄的往事,也就被隐藏在了更深的建筑里。

从某种意义上说,愚园路就像一条鱼,在其主干上,分支出若干条鱼骨,但分支出的鱼骨又和主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般的息息相关连为一体。在其为数不多的分支上,每一条分支似乎都掩藏着和主干相互牵连的往事,就如其中之一的这条镇宁路。

镇宁路,一条南北向的小马路,其实,最初并没有愚园路通往万航渡路的这段道路,那里只是住家以及仅供行人和小轿车通行的通道弄堂,别墅和住家散落其间,然而,随着1939年3月汪精卫抵达上海,暂时落脚于愚园路738弄的一幢洋房内,情况便发生了变化。彼时,由日本特务组织梅机关扶持成立的汪伪特工总部,坐落在万航渡路76号,也就是之后广为所知的76号,由于从万航渡路到愚园路的马路未开通,给安全保护带来隐患,于是汪精卫的得力干将周佛海一纸通知写到工部局,要求将这段马路立刻开通,也根本不等工部局表态,就开始了强行迁民筑路,并于1940年完工开通。

而严家花园,就坐落在愚园路镇宁路的另一端路口。

严家花园,最早追溯于一位在上海的犹太裔医生,他于1920年在这块地上建了这座占地8.5亩的简约北欧风情的英式花园住宅。

这座砖木结构的三层洋房,极为低调,尽管单是它的花园面积就达4900平米。而一度灰色然后改为奶黄色的围墙,高高矗立在愚园路和镇宁路上,大门则正对着愚园路镇宁路交界口,一扇绿色双开大铁门保持了很多年,直到前些年才换成黑色镶金的花色大铁门,那是更匹配花园洋房的一扇大门,但却怀念那曾经朴实无华的绿色铁门,那是一种对年少时的回忆和感情。而愚园路这端的围墙,一直延伸到几十米外的另一座城市保护建筑,爱国人士杜重远先生在愚园路的另一处别墅。花园内,百年树木蓊蓊郁郁,小洋楼在辽阔的绿色里,静享着它的安然岁月。而围墙,则将花园外所有的纷纷扰扰隔离。

整座别墅简约质朴,宅邸南面是整排落地长窗连接着贯通一体并且随别墅造型而呼应变化的直通式宽大长阳台,每天不同的时辰,光影流转于宅子和花园的不同空间,静谧而美好的与世无争,这也是都市里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存在,独享时空的慷慨赠予,而花园里各种随季绽放的花香,不时随着阵阵晚风,在夕阳下,将整座宅子沐浴在色彩变幻的花香四溢里。

1940年,这座房子被曾是这块地最先的主人,因租界筑路而被迫迁移的严家父子毫不迟疑地买了回来。

严家父子,中国百年商界巨子,上海大隆机器厂创始人严裕棠和他的儿子严庆祥。他们虽不是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却是当时上海滩掷地有声的人物。而这座宅邸,居住时间最长的是严老先生的儿子严庆祥先生,严先生子承父业进入大隆机器厂,以天赋异禀的卓越才能,将大隆机器厂主要从事外轮修理转为研制农业机械并研制出中国第一台小型简易拖拉机,之后又把生产转向纺织机器,再接手合并的众多纺织产业,最终把大隆机器厂建成国内罕见的大型工业民营集团。

严先生热心民主革命,拜孙中山先生为师,并深得章太炎,李根源,张一麟三位大师的赏识,这里也曾是众多文人雅士的聚会点,朱屺瞻,徐悲鸿,谢稚柳均是这里的常客和座上宾。然而,文革开始,整条愚园路,从陆续告知的描述,被抄家的宝物珍品铺满了一整条街,而严家也不可能幸免。他们被立刻赶出了自己的宅子,被赶到一个八平米的狭小空间,而这座美丽的大宅子,即刻被造反派和部队进驻直到四人帮被粉碎,被落实政策,然后,他们很幸运地终于又可搬回这套自己的老宅,相比许多资本家被赶出住宅再也没能要回自己的产业相比,严家花园还是非常之幸运。然而十年浩劫,一切不再一样,时过境迁事过境迁,严先生也不愿再搬回这套属于他的宅子,反而反复质疑为何要搬回去?直到多方反复的思想工作之后,全家才又搬回了这座老宅。改革开放不久的八十年代,美国一电视台特意前往那里采访,镜头的最后,在绿草如茵的大草坪里,主持人不疾不徐道,“一代资本家,终于又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园。”家,是搬回去了,但那十年经历过的种种,又怎会轻而易举地就此忘记呢?

1980年,高龄的严庆祥先生还是将家中多批珍藏品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第二年,又将早年在苏州购置的古典名园捐献给国家。他晚年主编的《中国楷书大字典》历经六年, 于1985年出版。

然而,一条似乎打不破的魔咒总是萦绕着豪门,那似乎是多数都很难逃开的类似结局,虽然历政权更替又经历了文革,这座大花园能留在严家后代手里已实属不易,而本应按祖辈意愿严家后人应重振家业,却终因早已散落海外各地的多位继承者商议多年都未能达成共识而不得不最终决定由法院介入。

2009年,盛大陈天桥以2亿8千万的天价从严家后代手里买下了这座别墅,而为了买此座宅邸,陈天桥还特地注册了一家新公司。而彼时,由于严家后代多已移居海外,长年不住人的房子和花园也疏于管理,使得整座别墅呈现出一副衰败景象。于是,交易完毕后,陈天桥即刻再斥巨资,按照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标准,在尽量保持原有风貌的基础上,加以大改造,这个改造,包括为了避免地铁由此地经过而特地将住宅的地下全部挖空,重新全面升级加固,加装了七十多个弹簧防震垫用以减震防震。

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严家花园被整修后,再次焕发出其原有的生气和风貌,而相比上海滩众多蕴含着历史往事的一些花园别墅被纷纷改造成高端会所或高级餐厅为流行现象,在此特别敬佩和感谢陈天桥先生,他始终未亦步亦趋步其后尘,而只是改造之后,依旧低调保持其原有的居住功能,直到四年前,坊间开始疯传这座花园会被再次出售,而价格从一开始的五亿开价,一路飙升到去年的最终十亿天价,如果陈天桥先生真的出售,那应该是海内外各大中介最为梦想的一笔交易了吧,一旦成交,就意味着单笔金额为两千万plus的中介费。

不知未来的这座宅邸会是怎样的命运,尽管依旧希望这位成功商人可以继续持有这份稀缺产业,毕竟在这样的绝版地段拥有这座宅邸,不是光金钱就能解决的,但如果最终还是不得不易主,只希望未来的接手者,可以如陈天桥先生那般,不哗众取宠地跟随所谓的潮流大流,上海,从雍福会到罗斯福会,最不缺人工的刻意雕琢,而最稀缺的,却偏偏就是这些带着历史带着情感的一座座绝版历史之屋,愿这座低调的别墅,可以继续不为现代潮流所驱动,保持它难得的安稳岁月,享受本就应该属于它的美好日子,而不必“涂脂抹粉”后于众多的高端娱乐行业里粉墨登场地去抢一杯羹。

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终究还是需要靠一些和物质和利益和金钱不那么关联的精神和底蕴,来撑起一座城市的过去,一座城市的历史。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哈哈我也是!尤其在挑选餐厅或者点菜上,我以前还有篇文提及回国被好朋友们各种“嫌弃”我的点菜模式,现在想到既好笑又温暖。我最晕点菜,任何时间地点场合,只要点菜,立刻开启我的选择困难综合症。
理解,当心里有了比较明确的概念后再要转变,真需要花更多力气,没问题的七月,我说过我始终相信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是希望美国好,只是关注的着重点不同,我们求同存异,而且我知道这里好多女博主都对政治没太多热情和兴趣,所以非常谢谢你抽时间读我的政论文,很愉快能有机会和你聊聊,握爪!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等等, 我看了几篇你的时政文,可能是我平时不留意, 所以对时政没有感觉。 尤其是高层的时政,感觉离自己太远。所以就不妄加评论了。
你的话没有给我压力, 放心吧。 我还在探索中。 中间派,或者是决定困难症。我去餐馆点菜人家问我要什么dressing我也会犹豫半天。 投票选举简直太痛苦了。实在不行到时候就抓阄算了。 (开玩笑,一定好好考虑,多听取别人的意见。好在我们州选举的结果从来没有悬念,肯定是共和党无疑。)
很开心跟你聊天。 祝愉快!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非常谢谢你告诉我,从你的描述,我仔细想了一下,就联想到一位可能的博主,她的跟贴留言一直是几百的高楼,特别爱电影,写过很多受欢迎的影评,可惜我对电影基本只看卡通和纪录片,寥寥几部喜欢的文艺片还是好些年前的,所以就错过了她不少精彩的影评文,但看过她的几篇游记,生动细腻。如果是她,要谢谢你的鼓励啊,你说我们的语气和行文有相似,因为我们一个城市出来的,所以有一些可能的共同相似点?比如说话的语气之类的,但我也不确定。幸好你只看了我几篇文,我有点担心你看多了以后会有失望啊!:)
真是太巧了,真人秀是我曾经追的唯一一类电视节目,曾经很爱的是Undercover Boss,还有就是老川这部,这两部应该是我唯二留下深刻印象的尽管两部我都有一些遗漏。我也喜欢Ivanka啊,还喜欢他太太,优雅自信为人低调。
七月,你千万不要有压力,我都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唐突了,抱歉啊,你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再慢慢看,我特别明白,无论左中右,因为个体不同而对任何事情都可能产生不一样的看法,但我深信,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为了美国的未来好,有这就足够了,我们又不是流水线上下来的机器人都一模一样的对吧?作为中间派,左右两面不同的声音都听听,做出自己喜欢的决定,你若有些微的想法改变我高兴,没有也完全没关系,我们可以求同存异呀!
握爪七月,祝一周愉快!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又,不是有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等等好! 我觉得相似度最高的是口气, 在回复留言的时候的语气词特别像! 第二像的是文笔,流畅,简洁,还有节奏感。 我的那位旧友应该是19年10月前后关的博?时间我拿不准,因为后期不常去看她的文了。 当时可谓门庭若市,留言的楼盖得很高。 如果你不是她,我很高兴,有遇到一个文字天才。(对了,也是上海人!)
至于政治嘛,记得她是共和党,不过不是川粉。 我只是大概看了几段你的故事,没有完整地看完。
回头我去看看你的挺川文。 实话说, 我从2004-2015一直看川版的the apprentice, 感觉了解太多,可能比较难转粉。 倒是他的女儿Ivanka, 我比较有好感,因为在节目当中她的许多点评更有common sense.
我读东西比较慢,等我看完了你的政论文再来给你反馈吧。
祝新周愉快!
********************************************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谢谢你的鼓励!真巧,这两天也正好去了你的博客。是啊,我特别吃惊,真没想到我的文章让你想到了你的一位故人,很荣幸也很意外,你说到时间线,不知道你朋友的时间线是怎样的,我是16年在这里开博,这个博客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写文的地方。我觉得文章是一方面,还有人的性格脾气爱好为人处世因为不同的人也必定会有不同,不知道我和你朋友的相似度会多少呢?你的留言引起了我很大的好奇心,如果可以,真希望能有机会读到你朋友的文章,让两个类似风格的文字相遇,岂不是一大幸事乐事!
从你博客的留言看,你可能是位中间派吧,我是坚定的川粉啊,欢迎你在有时间的时候到我的时政板看看我这几年写的几篇挺川文,说不定对你有一点点微小的不同角度的启发,哈,这算不算试图影响一位可能的中间派呢?
问好七月,周末愉快!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谢谢你的鼓励!真巧,这两天也正好去了你的博客。是啊,我特别吃惊,真没想到我的文章让你想到了你的一位故人,很荣幸也很意外,你说到时间线,不知道你朋友的时间线是怎样的,我是16年在这里开博,这个博客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写文的地方。我觉得文章是一方面,还有人的性格脾气爱好为人处世因为不同的人也必定会有不同,不知道我和你朋友的相似度会多少呢?你的留言引起了我很大的好奇心,如果可以,真希望能有机会读到你朋友的文章,让两个类似风格的文字相遇,岂不是一大幸事乐事!
从你博客的留言看,你可能是位中间派吧,我是坚定的川粉啊,欢迎你在有时间的时候到我的时政板看看我这几年写的几篇挺川文,说不定对你有一点点微小的不同角度的启发,哈,这算不算试图影响一位可能的中间派呢?
问好七月,周末愉快!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从一叔的博客跟过来,读了文字,想起一位故人。第六感官如此强烈,感觉你(等等)就是她:) 可是时间线又不像。文字的DNA如此相似!或者文字界也可能有双胞胎?
如果你不是我猜测的那个她,我的胡言乱语一定让你觉得莫名其妙。请原谅。
总之,文章很美。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夏溪好,真是心有灵犀啊,你也去寻访了愚园路上的弄堂,而且也去了那条弄堂!我们会否曾经擦肩而过呢?你知道吗,我在那条弄堂里居然迷路了,还问了两位阿姨才找到几个地方。我在回评里说到的蒙太奇上身就是在那条弄堂里。你摄影水平很高,到时候发这篇的时候,是否可以借用你的照片呢?!先谢谢呀!:)
xiaxi 发表评论于
又见愚园路!我虽不住在愚园路,但离愚园路不远,所以也很关心这条马路。去年回国时从静安寺往愚园路南向走,走了好几条弄堂。在749弄里还逗留了挺久,可是却错过了严家花园。
等等写的得心应手,我读的津津有味。请继续!等你写到749弄,我还能跟些照片:)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我是放了块砖,来了这么多玉啊二郎!大隆机器厂原来还有足球队,还这么厉害,谢谢你的补充,你说得很对,大隆当时真的是民企的一个绝对标杆。
你总结了我最想说的话,也给了一个极好的比喻。分寸,过一分嫌多用力过猛,少一分缺憾不到火候,堆砌容易,但就简里的各种分寸拿捏到恰到好处才是真正的考验。而我最希望的是这些几乎可谓是绝版的可数老洋房们可以静享安然岁月,而不要出去“谋生”,从这点来看,严家花园目前还是幸运的。
看到你写ddkk,想了半天是什么代号吗这么熟悉,突然明白过来,乐死我了!
谢谢二郎,上海活字典!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介闹猛,愚园路老土地侪来了:)这个年龄组的应该都知道大隆机器厂足球队吧,是严家四少留学回来创建的,当年在上海滩也算是劲旅,球员是专业队出身,所以说大隆厂是那个年代民企的标杆,一点都夸张。ddkk对雍福会的说法很到位,中西新旧混搭讲究分寸,太多堆砌雕琢达不到效果,好比硬让洋人穿上长袍马褂。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na63' 的评论 : 是呀米娜,我也是这样,去到一个比较陌生的地方,如果有朋友带领,就很难记住许多特别是线路,对我这个比较容易路迷糊的人来说更是一个挑战。
如果有机会而且游玩时间也比较充足的话,我会建议说挑一个有太阳的午后,沿着愚园路随意走,然后看到合眼缘的弄堂就走进去,然后你或许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时空,很有意思哒。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妖骨含笑' 的评论 : 好久不见啊妖骨,谢谢你的鼓励呀,这对我而言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而且很有乐趣。你应该是说土豆同学最新的那篇文对吧?!土豆专门能另辟蹊径提出颇有争议性或思考性的问题让大家一起动脑烧脑健脑的!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九' 的评论 : 你好老九,这保安做得有点过份,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你对那里特别熟悉啊!那家南货店好像还卖鲜肉月饼吧,但我不确定是不是这家了,好象是西区老大房?我每年中秋节家里人都会在那家店买鲜肉月饼,很怀念!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罗浮宫和紫禁城' 的评论 : wow,608弄!藏龙卧虎之地,很多文人雅士,我会在一篇文里说到这条弄堂。突然想到,似乎每条弄堂都有属于他的往事,然后逐渐形成了只属于这条弄堂的文化。
笑萨特我了,非常谢谢你的补充,严家花园的蟋蟀肯定很大吧,哈哈。而让我更加好奇的是梅家桥,诸安浜路和镇宁路不是平行的吗?那梅家桥会在他们之间的哪个方位呢?而看到铁钉询问的这个方位以后,就仿佛有一团浆糊,正在我脑海里冉冉升起。。。。我打算就此问题只做听众听你们说,谢谢啊!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没商量' 的评论 : 好开心!我对608弄也是超熟悉,弄堂门口有个邮筒,几年前回去时特意拍下了那只略带沧桑的邮筒,但上次发现邮筒换成了一个新的,怎么说呢,我情愿那只带着风雨洗礼过的旧邮筒还能伫立在那里,那是我小时候一仰头就能看见的回忆。
你的建议很好啊,这个愚园路系列我也会继续写,基本会在十篇以内。看吧,若有兴趣的网友比较多,或许可以考虑在合适的时候有一个群,可能会很欢乐和怀旧。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铁钉' 的评论 : 这个消防站应该可以算愚园路的地标之一了吧,建筑也比较有特色。我猜想你说到迷路可能是愚园路东面新接出来的愚园东路吧,如果是,我也迷路过,一直不习惯这段新的愚园东路啊。
Mina63 发表评论于
上海去过几次,也是走马观花,又都是朋友安排的,去了哪里都没有印象了。看了你对严家花园的描写,真是很美。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妖骨含笑 发表评论于
谢谢等等才女,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又创造出了一篇新作,让我们了解了很多知识。加油哦。。。话说前阵子,我无意中在某位博主的博客中看到你的文章链接了。
老九 发表评论于
76號后成了,我們常去里耍.百樂門以后叫紅都大戲院,后改為紅都電影院,太熟習了,,南貨店.幾年前站在百樂門前停了幾秒,讓保安訓斥,.....
铁钉 发表评论于
请问罗浮宫和紫禁城
梅家桥,是不是从愚谷村南京路出口的西边那条弄口也可以进去的?
没商量 发表评论于
看到严家花园已经倍感亲切,竟然还有人来自608弄。可惜没有办法联络。版主应该搞个愚园群,让大家叙叙旧,一定开心。
罗浮宫和紫禁城 发表评论于
我曾住在608弄,小时候常去,和镇宁路上渔光村小伙伴翻墙进去捉过蟋蟀。听讲严家发给压岁钱是50年代5元纸币用秤称的,自家小孩五斤,佣人一斤。渔光村对面是梅家桥,著名的城市贫民窟,现在的诸安浜路。
铁钉 发表评论于
镇宁路变化大不说了,就是愚园路乌鲁木齐路那个口(原来田基浜)变化也很大,有一次居然在那里转不出来,只好问人家救火会在哪里。想想惭愧,那是生于此,长于此的地方,怎么会迷路了。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我背一句话给你听啊,太过谦虚就是骄傲,所以你千万不要不能谦虚,我们只是各自关注侧重的点不同啊!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啊菲。看到你说今年回国有机会再走愚园路,心里好开心也感觉很亲切,帮我多看看呀。愚园路算是保留得相对比较完好的路段,所以,还能不时从依稀的影子里去真实感受那些曾经的发生。热烈握握爪!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握爪豆苗同学!我也特别想写这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辈,他的家族也充满传奇,我还曾建议说写回忆录,但被超级低调的前辈婉拒。我前年写了一点点,想让他先过目一下有无错误,结果只留了一小段。总觉得不记录一下很可惜,我会再争取一下,而这种经历,会因观点不同而必定会给到很多不同的思考和启发。理想,情怀,社会责任感,使命感,虽然在当下的时代似乎已有被基本集体废弃的趋势,但我仍然对此满心向往之。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西相遇' 的评论 : 相遇,每次看见你的头像,心情就格外好。严家花园我本来不想写的,但后来想了一下,严家花园也是一个特定的群体这百年来的一个缩影,而且是比较幸运的一个结局,所以还是写了。
我和你一样的期待,不管未来的主人是谁,仅仅只希望,他们可以继续善待这座历史宅邸,不要让它出去“谋生”。这座房子最先的主人,那位犹太裔医生的后代,八十年代曾经拿着旧居的照片特意寻访,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流淌着一种对旧时对儿时的特别情感,而如果这百年的宅子可以一直这么安然下去,就是对它最好的善待。
苏婷和你不约而同提到了这点,好开心,我想,这应该也可能是很多人的想法,一座城市的历史,更多依靠的应该是精神和底蕴沉淀下来的累积,而最不应该的就是靠金钱堆砌出暴发户的气息。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有文化!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赞等等的系列篇,很熟悉的地方,今年再去走一遍,好好体会等等文中的情愫和历史。。。:)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赞同你的贵族理论!
“而你的话让我想起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辈”,过完节请写一段吧。
东西相遇 发表评论于
等等:太欣赏你的最后一段话了- - “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终究还是需要靠一些和物质和利益和金钱不那么关联的精神和底蕴,来撑起一座城市的过去,一座城市的历史”;
前段时间正好路过那里,看到这座带着很大,很大花园的房子,门口的墙上挂有铜牌,当时在想谁有幸现在可以住在那里,在上海市中心的安静区域。原来还是被新贵买下来了,但愿他好好待它,留下上海那段文化时光。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我们想到一起了呀叶子!我也觉得你说的那段镇宁路变化很大,而且我也和你非常同感,希望华山路可以一直就这么尽量保留她原来的韵味和气质,可以留给我们一些思念和回忆的地方。叶子啊,我其实是一直很盼望你可以写武康路的,还有山阴路,还有枕流公寓,我等了很久很久,等等看看都快成长颈鹿了你知道吗?:)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几年前的博文你还能记得,不容易。刚刚看了一下,看来我先前回复饭盛男网友的评论不全面,确切地说,76号的旧址后来变成了一所职业学校,而且目前还是继续职业学校的用途,我对万航渡路不太熟悉,这篇文可以给我补一点课,谢谢你的链接。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等等,我没说清楚,我想说镇宁路靠近华山路那段变化很大,华山路不会有变化的。每年回去,每年一个样,也好,留住我上海回忆。愚园路完毕,期待等等再写武康路。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谢谢云同学呀,我原先还想把所有的都放在一篇里来写,现在我都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
看到你的描述,我眼前自动浮现出一幅幅温暖快乐的画面,那里有你的家人和小伙伴们,还有那个漂亮的小女孩。而你说到静安寺,其实就已经是看得到愚园路了,或许你和它的擦身而过,就是为了让你下次有足够的理由去到那里。
就如你描写的那样,时空停滞的感觉,就说我在之前评论里提到的那条749弄,我站在那里,往左看去,是一条支弄堂,往右看去,又是一条支弄,瞬时间蒙太奇的感觉上身,抬头间,看到二楼窗户突然亮起了一盏灯,黄色的暖光,然后,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了一半,灯光,女子,在那条弄堂里,在那一刻,我似乎穿越回到了民国时代。。。。。。那个时刻真让我忘不了,只是女子很快消失了,只剩下那一盏暖光照在窗前。
包括你说到的另一个点,我在此系列的最后一篇将基本会那样做结尾,不得不说,云同学,你真的很神很神!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谢谢叶子,好开心看到你呀!我知道你也是有着很强烈的华山路愚园路情结的,很开心你喜欢这篇文,华山路感觉变化小一些,镇宁路好像变化很大,看到建了很多高楼,有时候,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在发展的同时如何保留那些值得保留的,可能是个需要永远不断学习的课程。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加州老李' 和“铁钉”的评论 : 两位遥远的邻居好,早知道我那次寻访749弄的时候应该再走进去,然后穿出那条弄堂尽头,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是在哪条路上。整个749弄非常深,而且支弄众多,我在那条弄堂居然迷路。但加州老李说的弄堂那头穿出去的区域可能不是诸安浜路吧,也不是我先前说的万航渡路,有些许路盲的我已经被彻底绕糊涂了,需要科普。:)
小时候外婆常带着我坐20路去中山公园玩,我记得那里是20路的终点站。
城市的发展也是有很多的无奈,好在这些年发展很快,可能老李说的那些棚户区应该全都消失了吧?!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同学,我猜你可能会基本同意我下面的话,一个贵族最需具备的品质应该是勇敢正直,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你说的那些各种几代多数不具备这些素养,用钱权搭建的也就只是他们自欺欺人而误以为的假冒贵族。而你的话让我想起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辈,这些优良品质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我学到了很多,还在继续学习ing。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加州老李' 的评论 : 感觉真亲切,握爪邻居。愚园路真的是时代的缩影,太多的事件和人物,随着历史长河或被铭记或被遗忘。真巧,少年宫已基本写好了,但还需要慢慢修改,我那次进去,可是太匆忙,有些遗憾。
你说到的镇宁路南面棚户区是万航渡路上吗?不清楚具体是在哪个方位,但谢谢这个补充!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铁钉' 的评论 : 谢谢铁钉,多么美好的回忆,突然感觉你的描述是比马勒别墅还要童话的境界。怎么说呢,只能说,现在它能被只作为居住用途,而不是挪作他用,树木花园基本都还在,没有太大变动,就算很幸运了,最不忍心如果看它变成一个会所或是一家餐厅。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谢谢饭盛男来访,它后来变成了一所学校,不知道这几年是不是又有所变化,只是似乎基本没做保留,甚至连门牌号码都变了。色戒里的易先生,现实里的丁默村,在张爱玲的笔下,穿越时空,曾在那里,现在写下来,都感觉有点莫名的怵。
杰克_JK 发表评论于
【魂萦上海滩(1)-万航渡路-万航渡路位于上海市中心。1860年,英美租界为了防止太平军李秀成进城,在公共租界修驻了此路,代名为“极司菲尔路”。1943年租界归还给中国,改名为“梵皇渡路”,1962年以谐音改名为“万航渡路",一直延用至今。】

》呵呵,万维有个女士博友,这是她以前住过的地方的描述,不知道你熟悉否!我以前有时过去凑热闹。看着有人提起“万航渡路”,留个链接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兴趣去看看。这是一个自称住过那里的上海女生的博文。

http://blog.creaders.net/u/9037/201710/305411.html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虽对上海不熟,但也去过几多回,陪祖母去看望长辈亲戚,小伙伴集结游历上海滩,美领馆签证什么的。但侬晓得的,我们外地人就知道南京路,外滩,城隍庙,静安寺以及东方明珠,愚园路名字知道,去没去过是不记得的,也许走过也许没有,经你这一个愚园深处系列的纪录,历史感果真扑面而来,好似看到了一幅幅关于愚园路的老照片,斜阳照着的弄堂,树影婆娑,高墙深院,静谧中那些名闻遐迩的人物来来往往。。。这其中自然还包括了少年等等同学小小的倩影:)
不得不说,写得真好!
加州老李 发表评论于
愚园路靠近中山公园那段,南面也曾是大片棚户区。
铁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加州老李' 的评论 : 就是诸安浜。在镇宁路上渔光村往南,延安路不到。749弄原来是“关闭”式的,跟诸安浜隔着一道高墙。后来“大跃进”时才给拆通了,所以能从愚园路穿过去到诸安浜。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谢谢等等好文,资料信息这么丰富,好文笔。
华山路,镇宁路变化也蛮大,现在看得适意来。
加州老李 发表评论于
长宁区同仁医院在愚园路749弄,穿过弄堂就是大片棚户区。
铁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加州老李' 的评论 : 那是诸安浜吧,在镇宁路上,愚园路跟延安路之间。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直接就会联想到红二代 红三代 红四代 以及 官二三四代的所作所为……都给自己带上“贵族”字眼了。 :((((
加州老李 发表评论于
愚园路靠近镇宁路地方,南面一直到八十年代还是大片棚户区,比印度的贫民区还糟糕。
加州老李 发表评论于
愚园路上汪精卫洋房,后来成为长宁区少年宫。
加州老李 发表评论于
呵呵,我在愚园路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少年、和一部分青年时光。你描述的地方我太熟悉了,但不知道里面有这么多故事。谢谢你的文章!
铁钉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跟着大孩子进去过,很大的草地,大树,还有个漂亮小姑娘牵了一条大狗出来,感觉就像是到了童话世界。文革后只有沿着愚园路的边门有人进出。从周围大楼往下看,那里还是一片大树。后来,大概就是卖了以后吧,那个围墙和门都重新做了,成了俗不可耐的样子,再后来。。。。。
飯盛男 发表评论于
万航渡路76号後来当什末用了?
等等看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uting' 的评论 : 谢谢苏婷!这类题材不太容易把握,所以非常谢谢你的鼓励呀。
是啊,我刚刚想加一张图,但发现目前没法加。那是都市里世外桃源一样的存在,真希望它可以一直这么美好下去!
Suting 发表评论于
"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终究还是需要靠一些和物质和利益和金钱不那么关联的精神和底蕴,来撑起一座城市的过去,一座城市的历史。"-赞同!

写得真好,娓娓动情。我很想看看如今严家花园的尊容。。。。谢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