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自比曹操的,你拿什么比?

打印 (被阅读 次)

闲来无事,突然冒出个念头,中国古代最阳刚的诗是哪一首?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就想到了曹操的《短歌行》。可能马上会有人出来反驳。

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呢?“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不是更激昂悲壮吗?

辛弃疾的《贺新郎·邑中园亭》呢?“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不是更气度非凡吗?

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呢?“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不是更大气磅礴吗?

李白的《将进酒》呢?“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不是更豪迈不羁吗?

没错、没错,这几位都是中国古代豪放派诗人的代表,每一个的诗词我都爱不释手。可是若论“最阳刚的诗“,我还是不得不选曹操的《短歌行》,我认为这是曹操最好的一首诗。《短歌行》是一首抒发政治抱负的诗,一展曹操一统天下的雄心,不乏气势和豪迈,同时也是一首感叹人生的抒情之作,婉转深情,情感丰沛。有时候阳刚不仅体现在豪迈气概上,铁汉柔肠更能衬托出英雄本色,更令人心动。

曹操的《短歌行》有两首,其中《短歌行一》最广为熟知,也最为世人喜爱。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诗的一开头感叹人生短暂,仿佛像朝露一样转瞬既逝。只能纵酒放歌,以解满怀的愁思。

在诗中,曹操借用了《诗经·郑风·子衿》里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以表达求贤若渴的愁思。以及《诗经·小雅·鹿鸣》 里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以表达广招天下贤才的真诚和殷切。虽然是拈来之句,却用的妙之又妙,把对情人的思念之情,对宾客的重礼相待用来比喻他求贤的心情,怎能不让天下的英雄贤士为之倾心。

然后还是愁啊,忧愁像明明的月光一样绵绵不绝。期待着与远方的旧友重逢,开怀畅饮,诉说往日的情谊。

最后语风一转,深情呼唤:良鸟要有合适的栖身之处,山不嫌高,海不嫌深,天下的英雄都来归顺我吧,我会像周公一样恭身亲迎、礼贤下士。

把政治抱负和野心写成抒情诗,而且还写的这么风雅,这么缠绵,大概历史上无人能出其左右。难怪这首诗能留芳百世,为后人所膜拜。相比之下,几千年之后的那首《沁园春》就只剩下野心和抱负了。

苏东坡在其被称为“卓绝近于雄风”、”江山不朽,此文应与俱寿”的《前赤壁赋》中就以曹操的《短歌行》怀古论今、敞然胸怀: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其中这一句:“酾酒临江,横槊赋诗”,说的就是曹操在赤壁大战之前,站在江边,手执长矛,一边饮酒一边吟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等的英雄盖世。

一直觉得魏晋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有着非常特殊的一代文人,曹氏父子,陶渊明,竹林七贤……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阳刚的一代文人。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最有个性的人,人物形象也很丰满。不过也是最毁誉参半的人。
哈哈,你从哪找出来的这首诗?看来大家都是对郭老“景仰”有加呀。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谢谢淡然,周末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谢谢菲儿;)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三国演义里,曹操这个人物是塑造的最成功的了。

我觉得郭沫若的这首诗也很阳刚。

啊,今天的日头为什么这么猛?
那是因为天上有两个太阳!
一个太阳在飞机外面,
一个太阳在飞机里面。
飞机里面的太阳啊,
就是我们最最敬爱的毛主席!
淡然 发表评论于
曹操可谓文武双全,子乔也是见多识广!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哈哈哈,是服,服气的服!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又见闻香。毛泽东的不少诗词确实很豪迈。
yy56 发表评论于
不提别的,就诗而言,我觉得毛泽东的诗也是非常豪迈!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疏影,你新换的这个头像很梦幻啊:)艺术作品确实是这样,各有所爱,无法也不应该去分高低。我这人是杂食动物,喜欢的范围比较大,豪放的婉约的都有我所爱。古诗词喜欢了这么多年,依然觉得自己理解得很肤浅。闲来无事抹几笔,也是希望听到大家的见解。
疏影浅斜 发表评论于
各花入各眼。对任何艺术形式的作品的评价都是主观的,因人、因时、因地各异。就诗词而言,大体上会有人倾心豪放,有人痴迷婉约。好的古诗太多了,个人感觉更多时候很难一比高下。
子乔博学,古今中外皆有涉猎,而且不是浮皮潦草,是融贯了自己的思考的,佩服!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谢谢持久战。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老毛的诗霸气是够的,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其实他有几首诗我也挺喜欢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是福了还是服了,两个都好;)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回复'HBW' 的评论:艺术就是艺术。艺术与人品无关。

有道理。但是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网络上,某人的“艺术”和此人的人品至少在表面上有相关性。例如一些喜欢杀气腾腾的打油诗的网民,能在别人谈诗的博客里骂大街。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您老谁啊?恕我不记得了。还祥林嫂?哪儿跟哪儿啊。
========

哎哟喂,祥林嫂,怎么啦?又在这儿装孙子了?还您老您老的叫得欢,孙子A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子乔懂的真多 + 1000
主流媒体 发表评论于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的天下还是人民的天下“小我”和“大我”的区别,意境不一样。
我也曾在迷宫中徘徊,重度耳鸣,以为自己要挂了,几年前走出来了,或者说被雷打过了。:-)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我对黄巢的打油诗发几句评论,完全在楼主的话题之内,连您老的网名都没提。您这位仁兄就开始莫名其妙搞人身攻击?

我基本每天不拘话题发几句言,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您老谁啊?恕我不记得了。还祥林嫂?哪儿跟哪儿啊。

这楼是个雅座,是不是?您老在这楼主的地儿,要是不同意某个观点,欢迎讨论。要是搞人身攻击口水战,恕不奉陪。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子乔懂得真多。”+1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福了子乔,哈哈哈!:)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哎呀,王妃回府啦?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哈哈;)等你休息好了,我再到府拜访。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舒兄也喜欢曹操的诗啊?其实这首最吸引我的是曹操难得展现的柔情,而他这个柔情不是男女之情,而且对英雄贤才渴望的柔情。世上本无“最”,庸人自扰之。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干掰字玩儿吗;)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问好子乔,文章还没读的,题目让我想起这句词。读完再聊吧!
舒啸 发表评论于
《短歌行·对酒当歌》自有其思贤若渴,积极进取的政治报负。但是对我来说,深具感染力的是其悲凉慷慨。同为曹操所做的《步出夏门行·神龟虽寿》则尽显英雄襟怀,《步出夏门行·东临碣石》又雄浑壮阔。仅这同一作者,同样四言乐府,俺已是一样地喜欢了。

史上几多雄奇豪迈的阳刚之作,何必要论“最”呢? (笑)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ziqiao123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谢谢你提供的这首诗,让我对这位女子更加敬佩。她也用了曹操的短歌行——“ 横槊阿瞒慨当慷”。我在前一篇文章里还提到过她,如此一个女子能让天下豪杰失去颜色。
-------------
+100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口袋胡同' 的评论 : 哈哈,真的有这么一出京剧吗?那肯定是曹操说:你再废话我就宰了你,然后杨修就说:我偏说,宰了我也要说;)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你和这位“海淀网友”已经交过手了?我想不至于吧,北京男人一般都比较大气。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你说的“现代艺术的本质发生了变化”我完全赞同。艺术作为一种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非物质形式,肯定是要随着人类生活方式的变化而发生改变的。现在的生活方式讲究的是快节奏、感官刺激、信息量大,为了迎合这种需求,艺术也自然会往这些方向发展。当然,商业化也在这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哈哈,你还记得哪?我现在不得不承认薛蟠比现在大多数的男人都更爷们儿。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谢谢你提供的这首诗,让我对这位女子更加敬佩。她也用了曹操的短歌行——“ 横槊阿瞒慨当慷”。我在前一篇文章里还提到过她,如此一个女子能让天下豪杰失去颜色。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你说的没错,赤壁之战曹操大败。曹操这一生也算是壮志未酬。
小口袋胡同 发表评论于
赛诗会结束后,可自行前往油管观看京剧"曹操与杨修"。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我真是瞎评瞎写;)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这首诗在李清照的诗词里面算是比较豪迈的。李清照的诗词有一个很明显的分界点,就是她丧父之前和之后,诗词的风格有很大的变化。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我刚才也到网上去做了一些阅读,关于张献忠的历史以前曾还没有注意过,同时期的李自成知道的多一些。历史因为总是由后人书写,所以书写历史的人的立场就决定了这个历史怎么写、写什么。我觉得张献忠杀人很多可能是事实,但是就是像你说的并没有一些文献记载的那么严重。谢谢你提供了这么多信息,也让我饶有兴致地学习到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哎哟园姐,你可别吓我,还是我来崇拜你吧;)古诗词里头我最喜欢苏东坡,尤其是他落难之后的诗词、散文,天下一绝。不过像李清照的婉约词有些我也挺喜欢,关键是看什么心境。你儿子真不错,还能跟他讲中文诗词。我儿子在ABC里面已经算中文很不错的了,西游记三国演义可以跟他讲讲,诗词我就想都不敢想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黄巢的打油诗,出律了。以杀气为豪迈而不在乎诗律的人,可能更喜欢下面这个,境界恢宏,气势磅礴,豪气冲天,远超李白岳飞。
============

哈哈,我当时谁,原来是祥林嫂哈,怎么还记着昨天我给你的回复啊,记仇了,在这儿搞报复?

人嘛,要大器,千万不要小器,否则,祥林嫂的帽子给你戴正合适 o((⊙﹏⊙))o.

HB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艺术商品化只是商业的进步而非艺术的进步。早期物质及信息都匮乏的情况下,艺术提供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及和谐完美的格式。随着社会进入工业及信息时代,匮乏变成了过剩,民众大大脑早就被各种信息充塞。注意到没有,现代艺术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冲击及刺激形成了主流。否则无法侵占眼球,商业上就失败了。谁还咬文嚼字呢?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dox'的评论 : 诗不错,更难得能步前人韵

Just in case - 引的诗当然是别人写的。谁写的,不敢说。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你没讲实话,最爷们的诗是红楼梦里的薛蟠,你以前提过,我特意钻研了一下。
mad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谢谢!我一般不公开给自己的email,我在本城也几乎从不发私信(如果别人发我看到会回复),此书重要章节网上都看得见,全文我上网找吧。

诗不错,更难得能步前人韵,牛!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子乔,我瞎扯多了。但是真心觉得这首应该可以比:

双龙鏖战玄间黄,冤恨兆元付大江。
蹈海鲁连今仍昔,横槊阿瞒慨当慷。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电视剧《三国》赤壁大战里面好像有这样一个片段。不过结果大败。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这个是阳刚唯美大气的古诗鉴赏文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如何看李清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回复“madox”的评论:“其大西政权相关史料几乎流失销毁殆尽”

《圣教入川记》,古洛东(Gourdon)著,中文版本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1981年4月第一版。我有全书pdf。如果您老感兴趣,给我您的email地址,我可以把书发给您。
mad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这个目前史书尚无定论,现在比较流行,而且我个人认为比较符合逻辑的推断是,张献忠确实在四川杀了人 - 上规模地杀过人,但不到,甚至远远不到以前流行传说“屠川”的地步。而且我认为张杀人,固然有其性格粗暴,方法简单杀了无辜之人的一面,但也有张对反抗势力的镇压之后造成的杀人(过多)。

总之明末清初四川地区人口的大规模减少有多种因素,张肯定是其中之一跑不了,但另一方面清政府对史料的掩盖,消灭和篡改有意识地把锅都甩给了张,屎盆子度扣到了他头上,而且导致后世也无法辨别(鲁迅就完全相信继承了这个观点)。反正张迅速败亡了,有话语权识字写史书的无论是清,南明和一般地主文化阶层对张都不会有好感,其大西政权相关史料几乎流失销毁殆尽,没办法为自己辩护。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大才女呀,先崇拜一下。我发现我喜欢的古诗词也是这些壮怀激烈的诗词,却不太喜欢“庭院深深深几许”一类的,对我老爸喜爱的田园诗我也马马虎虎,最爱的还是“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一类的边塞诗,悲壮豪迈,慷慨悲歌。我脑袋里过着这些诗词时,心里敞亮。
几天前我和儿子聊起他父亲的家乡,我就背诵一首苏轼的诗告诉他他的父亲的家乡是什么样子,并非常遗憾地告诉他,这么美好的文字,这么雄浑的诗词,以他浅显的中文,他再也无法欣赏和享受了。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老兄不是开玩笑吧。据说台湾有人说毛泽东的诗词霸气,堪比黄巢完颜亮,那是暗损他呢。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我刚才也去查了一下,好像是有说杜撰的。张献忠杀人如麻到底是不是真有其事啊?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哈哈,真有你的。看来农民起义军确实有共通之处;)
mad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这个颇为可疑,有很大可能只是后人加到张献忠头上的,不能确信。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黄巢的打油诗,出律了。以杀气为豪迈而不在乎诗律的人,可能更喜欢下面这个,境界恢宏,气势磅礴,豪气冲天,远超李白岳飞。

天生万物以养人,
人无一物以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我想我至所以记反了是因为陶渊明是东晋时代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艺术变成赚钱的手段是从商业社会开始的。早期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有天分是不会去从事艺术的,所以那时候艺术家虽然很穷,却能有非凡的成就。艺术商品化是不是一种社会进步呢?金钱是不是能够催生出更优秀的艺术作品呢?或者商品社会人们对艺术的鉴赏观已经发生了改变。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新周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关于曹操,世人有各种不同的评价,从最好的到最坏的都有。我们对他的了解也是从后人所写的史书中了解到的,不过这首诗确实是体现出豪迈的胸襟和非凡的气度。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囫囵' 的评论 : 我周围这样的人很少,尤其是在美国公司里,基本上没有碰到过。看来我还是比较幸运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黄巢这首诗有点杀气腾腾,确实有一股农民起义军的狂妄之势。不过诗词这种东西每个人好恶很主观。以个人的喜好为主。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谢谢指正。是记反了,看来对自己的记忆力也不能太自信;)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我对美好的东西都爱;)
“诗和远方,说穿了,那就是无聊文人骗吃骗色所玩的伎俩”——关键是谁说出来,因为是高晓松说出来的,所以就是骗人的。就像曹操把“青青子衿”放在自己的诗里,大家都说用的妙。要换了别人大家就该口诛笔伐的说抄袭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我大概不会写曹操也不会写司马懿,我想写写陶渊明和竹林七贤。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哎呀,我今天怎么净想跟你唱反调:)我又不能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了,我觉得不乱世而是苦难之中比较能够出大文豪。很少能见到锦衣玉食的文豪。曹雪芹生活在盛世,但是他自己却是生活在苦难之中。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京妞也喜欢这首诗?这首诗确实是大气豪迈,所以我才选它为第一。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你真觉得老郭“用最肉麻和幼稚的“诗”表达了反讽的心意”?我觉得不像,因为四人帮倒台后,他又开始吹捧新的领袖。你要仔细研究一下郭沫若四九年之后的全部作品大概就不会有这种结论了。
大汉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疯牛。东晋初期还可以,到了西晋就不行了,彻底腐败。你倒是提醒我了,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魏晋时代的文章。等有空了我一定要写。”——写反了:)西晋初期还可以,到了东晋就不行了。我的“好想”也输错了
HB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最初的艺术是“言为心声”的。但当艺术变成职业谋生的手段,就完全演变工具了。艺术家会把自己想象成艺术对象去创造作品。到底艺术家本人是什么样的已经不重要了。艺术的受众如果知道这些会有些受不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最后会慢慢的不搭理商业艺术了。
还是天津的相声说的好,嘛艺术啊,不就是瞎掰唬吗!文学、美术、影视,无不如此。那些不卖钱的不在此列,比如这里的博客。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子乔懂得真多!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好文!
谢谢子乔的诠释解说,我只熟悉里面的一些句子,并不熟读全首诗歌,我还以为是一首情诗呢:))
大将就是有大的胸襟和不凡的气概,而他们的才略又是全方位的,才被后入铭记敬仰。
囫囵 发表评论于
我生活中周围见过不少像曹操的人:宁教我负天下人 ,休教天下人负我。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还是喜欢黄巢的诗,不第后赋菊(咏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借咏菊以抒抱负,境界恢宏,气势磅礴,豪气冲天,公然藐视和挑战大唐皇朝。这诗,无论李白,岳飞,还是其他人都写不出,也不敢写。

大汉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疯牛。东晋初期还可以,到了西晋就不行了,彻底腐败。你倒是提醒我了,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魏晋时代的文章。等有空了我一定要写。”——好想写反了:)
主流媒体 发表评论于
子乔对美好的文字是真爱,可以enjoy文字,但不能太当真。

我最近也写了:但绝不要说:诗和远方,说穿了,那就是无聊文人骗吃骗色所玩的伎俩,就如:滴灵灵,你有一个重要包裹...

再加一点,还有骗权力的。
mad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其实到了魏后期也就不行了,我下面说的这些,仔细想想,也都是从曹丕曹睿时代就开始盛行了。

你的魏晋文章准备切入哪个点?要不要写写比曹操大奸雄还要更奸雄的司马懿?
cng 发表评论于
中国是乱世出大文豪大思想家 到了盛世反而不行了,管的太严,文字狱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不光是阳刚, 我觉得主要是大气,简直是气势磅礴, 不是凡人可以有的。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我觉得郭老是最早的troll, 用最肉麻和幼稚的“诗”表达了反讽的心意,可惜后人不能体会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你这句话也对也不对,其实也是我很纠结的一个问题。比如说郭沫若,比如说胡兰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哈哈,笑死了。真的是另一个极端,无耻文人。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谢谢疯牛。东晋初期还可以,到了西晋就不行了,彻底腐败。你倒是提醒我了,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魏晋时代的文章。等有空了我一定要写。
HBW 发表评论于
艺术就是艺术。艺术与人品无关。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可以拿这首比:

天安门上红旗扬,
毛主席画像挂墙上,
亿万人民齐声唱,
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寿无疆,
毛主席呀毛主席,
你真赛过我亲爷爷。
madox 发表评论于
好文!

魏时文风和社会风气甚正,但晋就不对了,服五石散,裸奔,酒精依赖,男人敷粉,怪诞不经,高座谈玄。。。视正常人类,操持兵马钱粮,关心民生国事为耻,真是一个有病变态的年代,最后亡于五胡也是活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