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异功能(3)镜中的性感女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遇到过什么人,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人,又是如何记住的。

旧金山飞往北京的飞机每天有好几班。突然决定回一趟北京,说不出理由,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临时起意的人。飞机起飞之前我给妮子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正坐在去北京的飞机上,如果不想看到睡眼迷离无精打采的我,三天之后再来找我。

当飞机开始在云朵之间飘浮穿梭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半醒半眠的状态。几个晚上都没睡好,有一只虫子钻进了心里,扇扇翅膀让人心神不定,抖抖腿让人坐立难安,抓也抓不着,赶也赶不走。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多次,虫子有时候会自己飞走,有时候会自己死去。被虫子钻过的心,留下大大小小的空洞,要很久很久才能愈合,也许永远都无法愈合了。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每次坐在飞机上时就会想起这首诗,现在不会再当情诗读了,早已过了矫情的年纪,但是还是会想起。虫子在我的心里,我在飞机的肚子里,飞机在云的怀抱里,云在太阳的注视下。机翼上太阳的反光太刺眼,我关上舷窗,昏昏睡去。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家门打开的那一刻,柔色的灯光和欢快的笑声立刻把疲惫的我暖暖包裹起来。妮子正在厨房帮妈妈准备晚餐,看见我一脸吃惊的样子,妮子过来轻轻抱了我一下说,别瞪眼啊,我是来看叔叔阿姨的可不是等你的。还没等我开口她已经飘走了。饭桌上摆了满满一桌菜,有我最喜欢吃的笋干烧肉和红糟鳗鱼。

凌晨三点就醒了,整个北京城还在沉睡,安静的连细微的虫鸣都能在耳膜上震荡出长长的余波。我抱着双膝坐在黑暗里,等待着这个城市苏醒。窗外月光如水,夜色清妍,多少往事,悠扬随风去却回。 虫子轻轻扇起了翅膀。

妮子还是那么漂亮,原本就高佻丰满的她,更增添了岁月带来的风情和性感。这些年,我们俩的生活状态和方式已经渐行渐远,就像两颗交轨的行星,在抛物线的分叉点脱离,各自沿着自己轨道飞向属于自己的天际。我们生活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我们的世界几乎没有交集。不过妮子对我,永远是当年那个躺在我们家沙发上坚信我有特异功能的妮子。我们都已经过了那个令女人恐惧的年纪门槛,不算老,也不算年轻,刚刚是可以对自己的生活重新审视一下的年纪。

二十岁那年,妮子陷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爱上了一个比她年长很多的歌手。为了追随歌手浪迹天涯,毕业在即竟然动了退学的念头。跟父母闹翻,被学校戒告。那时候我正被失恋折磨的人比黄花瘦,一心远走他乡。分别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妮子说了一夜的话,也流了一夜的眼泪,为了自己,为了她,为了青春的阵痛。后来我总是想,也许这一辈子的眼泪那天晚上都流完了,因为从那之后我就很少再流眼泪了。

再见到妮子已经是几年之后。她被爱情伤的遍体鳞伤,身心具惫地回到北京。而我,独自一人在国外,心远了,心也淡了。

“我不再需要爱情,我现在只追求感官享受。”说这话的时候妮子正站在我房间里的镜子前左顾右盼。她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的让我有点心痛,我们曾经那么相信爱情。

“行了,别臭美了。”我半靠在床上看着妮子,欣赏着她的搔首弄姿。“小雨……”,妮子坐到我身旁,用手撩起遮在我前额的头发,“你……还记得明吗?”她小心翼翼地问。我心口一阵痉挛,里面的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他现在也在美国,如果你想……”,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真讨厌,不是说好再也不提他了吗?早就忘了。“妮子握住我微微颤抖的手, “唉!你呀!” 她叹了一口气,“赶紧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了吧,别再单着了。” 我转过头,嬉皮笑脸的用手在她的胸口上划了一下,“那把你这儿的肉分我一点,听说现在男人都喜欢丰满的女人。”

妮子走后,我也站到镜子前。我用双手轻轻拢起长发堆在头顶,左右打量自己颇为自豪的身材。为了这身曲线,这些年在健身房里流了多少汗水。妮子每次看见我都大呼小叫上下其手,我倒是十分羡慕她的春波荡漾呼之欲出。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执着只是为了一个信念,一个让自己坚强地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信念。

下午,焦躁不安的虫子让我无法待在家里,不知不觉地往怡园的方向走去。从家到怡园以前是一条小土路,路两旁是大片大片的农田。这条路现在已经被拓宽成了一条京城的主要干道,变得车流滚滚喧嚣嘈杂。最后一次去那儿是什么时候?关于那年夏天的记忆已经很遥远了,要不是妮子今天提起。

怡园原本是一座废弃的清代园林,围墙早已倒塌,只剩下坍塌的汉白玉回廊,和一些有着高高的飞檐的残垣断壁。那个时候,怡园被农田和荷塘包围着,废墟里长满了野草,常有走散的牛羊在里面低头吃草,从草丛中露出尖尖的犄角。我们常常骑车穿行在田埂塘沿,绕过一座座小小的土山,专去那僻静之处,寻找散落的未被发现的惊喜。夏秋满池的荷花,收获季节农田里的金黄,冬春枯叶上的积雪,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多少次让我生出不归的念头。

怡园现在被改造成了一个收门票的公园,旧址连同附近的农田都被圈进高高的红墙。从前散落四处的废墟用铁栏杆围起,农田上盖起了红黄蓝绿的牌楼房舍,原本一块块的荷塘被挖成了一个人工湖,横贯园中新修的柏油马路上人群熙攘,路两旁的商摊店铺挂满了仿制粗劣的旅游纪念品。

记忆中,那个岔路口是在废墟西面的一个小山后面,一条狭长的小路的沿着山边通向一座有拱形扶手的小木桥,木桥下潺潺的溪流,木桥那边有一片不大的荷塘,荷塘边的柳树下有两块背靠背的半人高的石头。当年我们为这个发现兴奋不已。两块石头之间的空隙像一个天然的石拱,我们戏称为“雨明轩”——听雨垂柳下,点滴到天明。塘前树下,我们摘过莲青,戏过野鸭,赏过荷塘月色,听过枯荷雨声。快乐的日子里,幸福的感觉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如同枫树流出的枫糖汁,每一滴都是甜的。

有些回忆,带来的快乐与痛苦一样强烈。

身后传来机动车的喇叭声,我赶紧闪到路边。一辆乘载游客的电车,车身上画满了花里胡哨的广告。车上的人带着奇形怪状的帽子,穿着色彩鲜艳的衣裤,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在拍照。车在前面的牌楼前停了下来,乘客呼啦啦地拥下车,商贩们高声兜售纪念品,小孩子在路边尿尿,大人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和水,导游挥动着三角小旗用高音喇叭集合队伍,南腔北调的喧哗声,推推搡搡的人群,崭新的琉璃瓦亮的令人晕眩,夏季的热风刮起地上的尘土……虫子落下了翅膀。

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异乡人,眼前的一切陌生又遥远。我在寻找什么?无名荷塘旁的雨明轩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怡园早已不是当年的怡园,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我。即使那个荷塘还在,那两块石头还在,也只不过是被遗落在角落里的一个杂草丛生的小水塘和两块乱石。我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虫子死了。虫子有很多死法,这次它是心碎死的。

离开北京前,妮子给了我一个名字,“用你的特异功能帮我查查这个人。” “这人是谁?””先别问了,回头再告诉你。”

背包里还有小冬给我的那张猴票。

(待续……)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算是埋了一个伏笔吧,其实前面一直在埋伏笔,因为不能确定最后会写到哪儿,有的能用得上,有的不一定能用得上。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哇,这么慷慨的表扬,谢谢鼓励。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olatumen' 的评论 : 谢谢新朋友的鼓励,欢迎常来玩。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呵呵,是小说。谢谢梅华。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大概也要两三天才能改到6:00醒来。园姐说到布谷鸟的鸣叫声让我想起还有一个北京最让我怀念的声音,就是夏天的蝉鸣,一想起来就全是少年的回忆。不知道北京现在夏天还能不能听到蝉鸣,在北京之外的任何地方我是从来没有听到过那样的蝉鸣,一片一片的,此起彼伏,好怀念。 园姐这个留言读着让人生出惆怅。
魏薇 发表评论于
我想写这集应该是为后面写明和我的故事埋下伏笔吧?
TRUEFIRE 发表评论于
哇!子乔的笔功真是太专业了!顶!
bolatumen 发表评论于
ZIQIAO123,你的文字好美,好流畅,我以后会经常来读你的文。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凌晨三点就醒了,整个北京城还在沉睡,安静的连细微的虫鸣都能在耳膜上震荡出长长的余波。我抱着双膝坐在黑暗里,等待着这个城市苏醒。窗外月光如水,夜色清妍,多少往事,悠扬随风去却回。”

岁数越大,回京后凌晨三点醒来的日子越多,前些年还是两天,后来就三天,四天,甚至更多的日子都是3点醒来。子乔道出了比城市早醒来的好处。我也经常坐在黑暗里,看着东方慢慢发亮的天际,听着遥远天际传来布谷鸟的鸣叫声。那一声声的“布谷,布谷”的叫声把我的心都融化了。去国多年,从来没有在其他国家,任何地方听到过这童年就听惯了的布谷鸟叫。美好的往事在逐渐明朗的晨曦中渐渐溢上心头。。。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美女!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呵呵,这句话可以有很多种变形。新周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鼓励、跟读。新周愉快!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第一句话很经典啊,!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赏读,跟读,题好,文好!:)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白熊跟读,希望后面的还能让你喜欢。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干部总结得就是有水平;)我还在想是不是写得太随心所欲了,肯定有很多文科出身的人在那儿撇嘴了。谢谢鼓励。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我也不知道算是什么genre,或者将会成为什么genre,我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看看最后会发展成什么。谢谢跟读。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哈哈,你那个小虫是扇翅膀呢还是抖腿呢;)谢谢你一路的跟读。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跟读,好看
农村干部 发表评论于
+1! 喜欢这样的随心所欲,普实自然。好作品都源于普普通通的生活!^_^
cng 发表评论于
这是什么genre呢?悬疑?恐怖?言情?

期待。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把我内心的小虫子激活了:))最后两段太认同了,欲罢不能,期待下一篇。。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uting' 的评论 : 谢谢Suting鼓励。一写小说才发现自己的差距在哪里。我平时基本上都是本色写作,写的都是自己所思所想。真的要写fiction 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让园姐看出来了。小时候经常去,那个时候只有一个很简单的大门,不收门票,是北京最有野趣的一个公园,真的有太多快乐的回忆了。看来园姐以前也经常去。几年前回国,挣扎了半天还是带儿子去了一趟,难过死了,园子现在被弄得俗不可耐。园姐不去是对的,被毁掉的美好只能在记忆里找了。
Suting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为你的真性情感动!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我觉得我已经偏离了自己最先定下的基调了。下一章看能不能拐回来?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看来一讲很喜欢凤飞飞,印象中你提起过她好几次。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没打算写文艺小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写着写着就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风格上。下一章我要改一下;)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口袋胡同' 的评论 : 会写文章就能算吗?不行不行,那标准太低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看来我这个小说的情节写得太松散了,每一章都像独立的一篇。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哈哈,这一句是用来承上启下的。下一篇的情节想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就在这儿垫了一下。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谢谢北佛兄鼓励。我这篇小说写得比较松散,每一篇之间的情节关联不太紧密,还怕大家觉得情节太平淡,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点了。

我喜欢你的这一句“若是心里静水一潭, 日子就会过得很乏味了。” 有追求有梦想的生活是我想要的生活,跟年纪无关。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周日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很高兴你喜欢。其实这篇写完之后我是有点矛盾的,写得太文艺了,更像散文,而且与我最开始想的小说基调偏离了。看来想改变写作风格挺不容易的,写一篇两篇短文还行,写长了不知不觉的又拐回去了。现在开始构思下一篇。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我没有建议要改虫子,虫子好。
没有建议给你,按照自己先前预定的继续。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

怎么我会读出凤飞飞的“ 我是一片云,自在又潇洒 身随魂梦飞,它来去无牵挂”韵意,这小说写得很有些追求内心体验和生活品味的“中国式的小布尔乔亚”情调 o((⊙﹏⊙))o.
小口袋胡同 发表评论于
会写文章就算一种特异功能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听雨垂柳下,点滴到天明。塘前树下,我们摘过莲青,戏过野鸭,赏过荷塘月色,听过枯荷雨声。”---圆明园。大才女子乔写出了“怡园”在未修复前的荷塘野趣和田园风光,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路都和我们的青春脚步和心境连在一起。

近年回国我总是来来往往地路过圆明园,而每次想进园,我都犹豫,生怕进园后触景生情,哀伤那失去的荷塘田园和残石废墟,于是便止步不前,还是留一个美好的记忆给自己吧。
cxyz 发表评论于
看到最后一句, 有点疑惑, 这和前面的一篇是系列吗?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都是因为妮子的那句话: 用你的特异功能帮我查查这个人。等着看这人是何故事。
北佛风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几个晚上都没睡好,有一只虫子钻进了心里,扇扇翅膀让人心神不定,抖抖腿让人坐立难安,抓也抓不着,赶也赶不走。”

很优雅的文字, 很吸引人的故事, 很知心的朋友。

心里有虫子扇翅膀就好, 年轻有活力有追求的表征。 若是心里静水一潭, 日子就会过得很乏味了。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写得真好!很有画面感。”+1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好喜欢这一篇,每一段都喜欢极了,颇见子乔的功底。喜欢"被虫子钻过的心"的比喻,非常新颖独特却又真实,喜欢怡园的描述,细腻文艺,雨明轩的解释也是融入了悠情。子乔慢工出细活,出臻品。周日快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谢谢支持。周末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总是这么鼓励我。周末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枫糖改了,虫子还得留下。觉晓,我这篇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发,自己不满意,感觉像散文不像小说。不过还是发,让大家帮我挑毛病。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上好茶;)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前排支持!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很有画面感。期待续!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枫糖,不要糖枫,可不可以?
题目取得用流行说法,很妖娆。
虫子,虫子,不是虱子就好了。
开篇第一句很有健身力道啊。最后一句又拉紧了前篇,真不错,到底有硅谷工程师的缜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