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经历简记

愿为闪电,宁短暂而耀目;愿为惊雷,凭愤怒而咆哮;愿为暴雨,为洗刷而激烈;愿为星星,因遥远而飘渺。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9年7月底-8月初国内经历简记

前些日子回了趟国,现在还在倒时差,就顺便记录一下国内的经历吧。

 

经历一

在某天中午的一个饭局上,某税务局长神秘地掏出手机,说:看看,中国武警已经进入香港,要武力镇压了。

我(看着手机上的video):你怎么有这些录像?

局长:嘿 嘿 嘿,虽然管得严,但我们都能翻墙。这里面还有很多其它的呢!

我:哈 哈 你们很厉害吗。

局长:只要一武力镇压,一开枪扫射,香港人就都老实了,暴乱就平定了。

我:那当然了。1989年在北京就是这样的,一开枪扫射,北京人都老实了,全中国人民也都老实了,跪下了。不但暴乱平定了,稳定还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局长:……(眨着狡猾的眼睛,从镜片后面凶狠地瞪着我,不再说话)

 

经历二

大哥做庄在饭店招待我和大家,吃到一半儿,大哥突然变换了话题。

大哥:中国要马上开战,统一台湾。

我:那赶快啊?还等什么。

大哥:……

我:怕是不敢吧?

大哥:怎么不敢!只是不到时候罢了。

我:怎么会不到时候呢?中国政府划了许多红线,宣称任何一道红线被突破就武统台湾。这些红线包括:台湾宣布独立,台美建交,美国海军陆战队进驻台湾等。现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已经进驻台湾了,怎么还不打啊?

大哥:美国海军陆战队进驻台湾了?

某某:确实如此。

我:前几年叫喊要用短程导弹饱和攻击台湾。后来蔡英文上台后搞了一个演习,用一颗导弹“误中”了台海中线的一艘渔船,导弹精确地从渔船中间穿过,把渔船劈为两半,死了一个渔民。从此以后,中国叫嚣要导弹攻台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后来就用战机绕台飞行,以此恐吓台湾。为此美国出动军舰,穿过台海中线,中国也不再宣扬战机绕台了。

大哥:美国军舰下次再来了就击沉它!

我:不要说击沉美国军舰了,前几天加拿大军舰就刚刚穿越了台海中线,中国就不敢打。这怎么还敢打美国军舰?

大哥:……(怒气勃发,但无言以对)

众人纷纷:现在是吃饭时间,我们不谈这个。

 

经历三

一天,某副市长朋友炫耀地带我参观他的办公室。刚站到他办公室门口,我赫然看见一个盘子里供着一只猪头,猪头正对我微笑。

我很不习惯,盯着猪头直直地走过去,想一探究竟。走近了,发现那是一个直径三十多厘米的白盘子,里边印着一个正在微笑的习猪头,嘴上竟然无毛!

我在楼道里隔着门上的玻璃查看了旁边两个办公室,里边也都在正对着门的最显眼的位置上摆着盛有猪头的大白盘子。我意识到这一定是邪教的新教主推出的新标志。

副市长觉得我在国外发展规模太小,不如同时在国内发展。他认为若用我的技术和少量投资与国内的资金和人力相融合,前途当不可限量。我听了不置可否。

他问:“按你过去的经历,你觉得咱们省怎么样?” 我答:“十分令人失望”。 他呵呵一笑,说:“我带你去转转,见见开发区的主任吧。”

于是,两天后我就和他一起走进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办公室,在办公室正对门的位置照样供着邪教的猪头,在一模一样的白盘子里。不过,这次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前面的谈话尚算愉快,他们对我的研发方向很认同,愿意合作。突然间,谈话一转。

副市长:刘总的公司弄好后,我们也帮他把党建搞好,把党支部建起来。

主任:那是自然的。这都是小事。

听到这些,我只能哈哈了。我的地盘岂容五腥红旗招展,我的办公室岂能供奉猪头。我堂堂男儿岂能为了几斗米而让群魔在我的屋檐儿下乱舞。

 

经历四

某副局长请我到他的小楼吃饭,顺便也邀请了其它几个老友。饭局的后半段听他大谈如何崇拜国学,我一概笑而不语。酒饱饭足后,他带我们到楼上参观他的国学馆。楼上空间很大,但只有一些从农村收来的几十年前的旧物,我大为失望。

看完实物后,他像模像样地端坐在长桌后,大谈孝道的重要性,声称他只和践行“孝道”的人交往,不孝的人一概绝交。待他谈了大约5分钟后,我平和地打断了他。

我(指着墙上一个大大的毛笔写的“孝”字):你看这个“孝”字!子女被埋在土下,还要再斜放一个木板遮住双眼。这该多么憋屈的慌啊。

他(端详着这个字):哪又怎样?

我:你愿意你的子女这么委屈一辈子吗?

他:我当然希望他们活得好了,但他们也要孝顺。

我:你希望他们如此委屈地孝顺你吗?

他:我活得很好,不需要他们孝顺我。我还得出钱补贴他们呢。

我:你愿意如此委屈地孝顺你的父母吗?

他:我愿意。可是我的父母刚刚去世了,我很后悔没有在他们生前尽孝,所以才开了这个国学馆,来提倡孝道。

我:啊,很遗憾。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但说起“孝道”,你知道父母去世后要“守孝”几年吗?

他:一年啊!

我:一年怎么够?孔子说了,要“守孝三年”,因为子女要被父母抚养三年才能离开怀抱。

他:一个地方一个样吧。这也没有死规定。

我:你知道要怎么守孝吗?

他:多烧纸,多上香,鞋上盖白布或胳膊带“孝”字一年。

我:这都不是正规的。你知道按照国学的要求,该怎么守孝吗?

他:我只知道我们这里怎么守孝,我管它国学怎么要求?

我:你不是要弘扬国学,光大孝道吗?

他:……

我:按照国学,父母之一死后,子女要在坟前结庐而居,守孝三年。这三年间要一直住在坟前的茅庐内,连饭食都要别人送过来吃,更不得发生性关系。你能做到吗?

他(瞠目结舌):……

一位老友:你这什么鸡巴国学馆,连人家美国人都不如。

众人大笑而去。

2019年8月14日

92m 发表评论于
哈哈,写得真好。月初带儿子去台北玩儿,路经一间类似社福活动中心的机构,因为是日据时代的老建筑就走进去看了下,正好有位义工驻场讲解。那位老哥是很蓝的了,一聊起来就大骂民进党是许多流氓+少数精英+一部分在国民党混不下去的人起家,实在不愿意投,可是看看彭国瑜那个样子也实在是投不下去。然后提起香港他突然说,哎我想想大陆现在一定很后悔吧,收回来也不知道如何治理,成了个烫手山芋。
所以台湾普通人即使是支持一国的,何尝不明白要打只是好简单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根本不需要打,台湾那么小的小岛,只要派一堆战机在台湾中央山脉上面来来回回飞一飞,台湾两党自己就开始打得乱七八糟自动把这岛拱手交出去了,难道还等共军屠城不成?那是日本人干的事儿。
可是你看台湾人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治理方式,任何人对不公不义的事情也可以自由发声。如果一国两制,那阿共过去十几年的所作所为已经令人普遍不信任,隔壁的例子现成在那里摆着,你以为台湾年轻人搞学运水平不如我城吗?如果一国一制那更是”收的回来,可是你要拿她怎么办“。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谢评论。
多谢所有阅读的人。
zhonghuaren 发表评论于
很传神。印在肉食盘子上是妙招、高级黑吧
ddso 发表评论于
写的好哇,我真的不明白那些被所谓的爱国愚弄的啥都分不清的人。
应物兄 发表评论于
那些五毛们怎么写不奇怪,好笑的是那些一边拚命维护着厉害国,自己却死也不回去的“爱国者”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多谢'驻足闻香'的评论。
也多谢luck88 和h1h2等的评论。
也多谢所有诸位的阅读。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OZ' 的评论 :
这帮狗官不但打麻将,还在紧闭而又狭小的麻将屋里吞云吐雾,那烟浓得真是对面不见人,伸手难见指。完全是在自杀呀!
喝起酒来用一两半的玻璃杯或玻璃壶直接把白酒一杯一杯的干!
愚昧,麻木是他们真实的写照。
驻足闻香 发表评论于
很多是翻墙来的,目的是通过谩骂让你退却。你千万不要搭理这类东西,直接删帖就是了。
luck86 发表评论于
形象。
mikeOZ 发表评论于
太真实了。在国内一个三线城市, 一个土豪找了一帮本地各级官员, 打了几圈麻将就开吃,吃完喝完再麻将。 呵呵 那是贸易战火刚起, 叫嚣不惜一切代价之时。。。。
h1h2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 写的真好, 好玩, 赞赞赞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你是在写小说吗?”

你能写出这么真实的“小说”? 我反正没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随意颠倒黑白的五毛肯定能。
.川晔 发表评论于
你是在写小说吗?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wbxw' 的评论 : "光凭他上任以来,动员上几百万人去贫困区扶贫,每年上千万人口脱贫,这放在古代也是妥妥的“菩萨”级别,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庙的。"

他把治疗癌症的救命药订成全球最高价,使癌症病人每年要出四五十万才能保命,结果每年几百万因水土和空气污染而患癌的农民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高不可及的救命药在绝望中痛苦地死去。这也是“妥妥的的“菩萨”级别,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庙的”吗?这似乎应该是妥妥的屠夫级别,要在全国立跪像让千人唾万人骂的吧?
扶贫干什么?让全体农民也象工人一样有退休金不就成了?每个60岁以上的农民每月1500元人民币,不就全体脱贫了吗?搞那假仁假义的脱贫工程干什么???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amespayne' 的评论 : "真会装B"

B乃万物之始,最崇高最伟大。谁不是从B里出来的!难道你不是从B里出来的?是从独裁者的屁股里出来的?
knightqd 发表评论于
这文章让乌猫难堪恼羞成怒。
jamespayne 发表评论于
真会装B
BillyZ 发表评论于
哈哈。。。。。骂得好!五毛不爱听。
secuncle 发表评论于
写得很有意思,欣赏你的人格!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wbxw' 的评论 :
哇,生气了?“每年几千万人脱贫”,那到现在应该至少有一亿人脱贫了,再过几年就几亿人脱贫了。江和胡时也天天喊扶贫脱贫,这几十年下来该有超过14亿人脱贫了。那咱中国人都要脱几次贫啊?或者这脱贫只是形式或数字?
我是傻,不像你聪明,别人给几个馒头你就感激地叫爹或大大,即使那个人是独裁者或屠夫!
twbxw 发表评论于
拿意识形态当安身立命的傻子,呵呵。
那个人又没杀你全家,又没骂你全家,又何苦如此出言不逊?光凭他上任以来,动员上几百万人去贫困区扶贫,每年上千万人口脱贫,这放在古代也是妥妥的“菩萨”级别,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庙的。
满脑子宗教式意识形态,拿着不和己意的人当成深仇大恨,就是典型的被洗脑状态。和十字军以及那帮中东恐怖分子有啥区别?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之初' 的评论 : "为先生的文章叫好。中国经河东河西,东西两试,政治不清,文化很乱。洁身自好最重要。"
多谢,但千万别称“先生”。我这种粗人不配称“先生”。若非要称呼,就称“老农”吧。
心之初 发表评论于
为先生的文章叫好。中国经河东河西,东西两试,政治不清,文化很乱。洁身自好最重要。
tingyy 发表评论于
这些是社会转型期的必然现像。新的没有立起来,旧的要破不破。各种思想混乱出现。
刘国文 发表评论于
多谢各位阅读并评论。
迴澜阁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一直维持到现在。
你得谢谢那位局长没有举报你,否则你就不能写这篇文章了。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坚持原则之人。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好文,国内现在怪相层出,大约离大乱之期不远矣。
大荣确 发表评论于
内容好,文笔也好。
TakeMyTime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