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欠颜一个道歉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阅读 次)

阎欠颜一个道歉

前段时间,大阎因为在谁先发现细菌糖转运体机理问题上对小颜先赞扬后攻击引起了一场大辩论,我觉得他那样是对小颜不公平的,因为小颜研究的东西和他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还有,没有引用他那文章的人不只小颜一个人,在她前后都鲜有人引用他的那篇文章,我这么说不是说他的那篇文章不重要,恰恰相反我在好几篇文章里,专门提到了他那发现能被《细胞》杂志发表,肯定很了不起,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和尊重,但是,了不起并不代表小颜要引用他的,原因就是没有相关性。

大阎当时为了证明小颜理亏,说要给《自然》杂志写信,我当时就说如果他写信,要么不会被理会,要么就是被礼貌地告知他的研究和小颜的不相干,完全不会影响小颜发现的新颖性和影响力。现在快两个月了,如果当时信誓旦旦说要给《自然》写信的大阎真的那么做了的话,应该得到回信了。不管得到没有,作为城里受很多博友尊重的大阎都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明。

可是大阎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再次写文重复自己以前说过的不能令人信服的观点,再次对小颜进行抹黑(第一次用这个词,忍了很久了!),不能不说这种做法很令人失望。如果我在他出这文之前对他还有一点尊敬的话,那现在一点都没有了,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专业了。而专业是一个科学家最起码的品质或者道德操守,可是大阎没有,你说不让人失望吗?

我觉得大阎这样做,不仅是对小颜不公平,而且是在毁谤她,错的不是她,而是大阎。所以,大阎,你欠小颜一个道歉!

为了方便大家破解大阎最新的一篇长文,我这里简单狡狡他的阎五点:

一,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研究的葡萄糖载体蛋白是同一家族。对的,但是一个是大房的,一个是四房的。即使是同一个蛋白,不同的课题组都可以研究,别说是两个不同的蛋白了。而且,不仅蛋白不同,两个组使用的手段也不同。

二,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与机理。这个在大阎他们之前和之后都有人提出个不同或者类似的模型和机理,但不管怎么样,都只停留在模型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的证实。再说,小颜研究的是另外一个东西。而且有专家在大阎发表他的文章后,依然说如果人们要了解葡萄糖载体的运糖机理,就必须获得处于不同构象状态的葡萄糖转运蛋白的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小颜做的正是这个。

三,葡萄糖载体分子详细的动态模型。大阎不停地说“活体”和“动态”这两个词,其实他所用的方法也不是什么活体,只不过是做了些突变,再连猜带测做出的假设模型。到底是不是那样,还要得到结构上的证实。而且他做的不是小颜做的那个蛋白。小颜用晶体不仅直接观察到了她所研究蛋白的结构,而且是和单糖结合的,这个比突变方法间接得出的模型更真实。就像黑洞理论和黑洞照片一样,前者是推测的,后者是直接看见的。

四,Yan/Maloney 模型是最早的葡萄糖载体蛋白工作模型。不是一个蛋白,而且是一个有待证实的模型。

五,到底颜宁团队通过X光衍射结晶蛋白能否推理出动态工作模型。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被同行认同。这是因为,小颜团队用晶体法对该蛋白和不同糖结合的不同构象进行了拍摄,就像是拍一个人在动时的系列成像一样,一张看不出如何动,但多张放在一起就成了一个能看见如何动的小短片了,所以不仅可以得出动态,而且比突变得出的更为真实,更为直观。

如果还觉得自己有理,请把《自然》的回信拿来给大家看看,不然就别再胡搅蛮缠地来这么对一个清白的晚辈!

注:见我以前写的相关博文,其中虽然主要是为小颜辩护的,但也有歌颂大阎的,特别请看最后一篇,写该文时,大阎关博,我还以为是我护颜说话太直伤着他了,向他喊话道歉,真是“不知人不知面更不知心”。

颜宁引证很恰当 ;得服人处且服人 ; 小颜引谁不引谁 自然杂志的回复 假如小颜引大阎 我为何这护小颜 阎颜的喇叭之争 小颜登顶的人梯 这人也没引大闫 小刘小颜两码事 小颜为何引他的 他是小颜的知音 教授智查小贱人 大阎让城上档次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这是玩人的,跟颜宁2012推理不出来机理模型,2014年就推理出来了的猫腻属于一类见不到光的,我本来想给他们隐瞒一下。=====================以文字中看出,這是十分嚴重的指控
Zucker 发表评论于
说了这么多这么久谁也说服不了谁,让我们吃瓜群众如云中雾里。但通过大家的争辩似乎都认为Nature杂志是最高法官,不妨请老阎直接向Nature写信申斥并把Nature的回应公布与众,令众人或反过来老阎本人心服口服,省得老阎与他们磨嘴皮子有损名博声望。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基础模型是一样的(1966)。 蛋白质不在同一家族。

颜对机理的突出贡献是ICH的功能解释, 这个片段在阎的蛋白质里根本就没有, 怎么可能是结论一样?
阎只研究了12个片段的其中一个, 颜揭示了整个蛋白与运作机理(包括ICH这个第13片断),怎么可能结论是一样?
Nekono_8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看起来要是两个都引用的话,大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另一位大牛说不是一样的运载体,那就可以不提大阎的研究了。好像大阎坚持说是相同的东西,我们这些外行是看不懂。但是看持不同观点双方辩论,却慢慢有点明白了。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这个我已经在阎的博客回答过了:

1. 阎不是基础模型的首创,首创是1966年经典. Alternative/Allosteric Model 即阎说的喇叭口.

加两句的话.
2. 阎画的模型符合1966年经典.(这里特别强调一下这不是阎发现的模型)
3. 颜画的模型也符合1966年经典

2 + 3 不难解释为什么阎颜的模型是相近的, 那颜是应该引用1966年经典还是阎文?
Nekono_88 发表评论于
俩位大牛,简单地说,到底两个模型是否相同?如果不同可以理解,如果相同是否小颜也可以拒绝引用大阎的结果?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多谢,你翻译的真好!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原来这个哭比笑好真的是阎本人,以下是他本人在他博客给我的回复。。。。

4. 你反复给我看的链接,是国内媒体的报道,有三位美国教授对颜宁2014年论文的评价。而你找不到这三位教授的英文评论来源。等于是三位教授私下里跟颜宁谈的?根据西方的文化,私下里的言论不能作为公开的评价。大家都搜索不到这三位美国教授的英文评论。你一直用这三位教授的评价挺颜贬阎,可你连这三位教授讲的出处都找不到。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哈哈哈,“打是爱,骂是疼”,你也太怜香惜玉了,晚上睡觉前还打着人家的邪念。

我太太和女儿都是学健康学的,可惜我对生物基因科学不感兴趣,刚刚一边给你留言,一边在吃Oreo喝牛奶,一看6 cookies 320卡,糖27,再一杯Horizon Organic Pasture-raised 2% milk 130卡,糖12g,请问这糖怎么转化,写文给科普科普,扫扫盲吧 :)

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哪儿在批斗你,刚刚看今日热点没有。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图5下面的注解 明确说了: "....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eansport cycle according to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这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指的就是:
Introduction 里"All MFS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transport substrate using the alterate access mechanism (27) 这个引文就是1966模型。

这个模型经典, 早已进入课本,并且用模型确认准确, 行内没有人会误以为这是颜首创。


published biochemcal data指


1。 文献28。 颜2012的细菌同源蛋白结构。
2。 文献29。 其他实验室跟进的其他构象结构。
"Structure of which were obtained in distinct conformations (28,29)."

请注意图5里颜的独特贡献" ICH门闩. 这个domain是阎蛋白里没有的。 哪里来的结论一样一说? 而图5的整体构架是1966年经典,加上门闩,就是working model. 完全没有阎的贡献的痕迹。 不知能有什么可争的。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从昨天一直忙到现在,刚刚才发现这儿这么热闹,难怪你昨天会被人批斗,可以理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蓝老师免费给我们这些20来个字母都认不全的睁眼瞎补习,还被冷嘲热讽,真是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害得您至今还紧闭“外语教学法”的大门。

蓝老师,快开门啊,我要学ABCDE。。。。。。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你对电大生的支持! 我的英文还是自学成才的!那个时候如果有你这么出色的英文老师就好了,我听其他人的话老是设法扩大词汇量,走了不少弯路,想想还很后悔!
==========

小宝,你这可是不应该,对新生事物应该关心爱护,允许人家发表新建议新看法,我就受益匪浅,本来还想进一步强化人家的“英文教学法” ,可惜蓝老师把整个博文都关了。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天啊!还有这个呢。她说的发表了的生化资料是哪里的?挺颜的,需要去电邮问她。谁发表的生化资料?

遮盖一个谎言,需要十个谎言。大家还可以继续找。

我也去读一下。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实在找不到出处,可以发电邮给颜宁。如果她不回答,可以问三位教授,问问英文的出处在哪里。这么多人用这三位教授的评价指责阎,可我们需要找到这三位教授的评论出处。因为他们的评价跟论文的内容不相符。在2012年颜宁就结晶解构了葡萄糖载体在细菌的同系物。科学家应该明白细菌与人体的同一蛋白的同系物是一回事,不能说2012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水平就低于2014仅仅因为2014是人体同系物。所以,这新闻里三位教授的评价有点太离谱,与他们的身份不符。应该把这件事搞清楚。你一直拿这三位教授的评价作为依据职责阎,那你就应该搞清楚这三位教授的评价英文原文在哪里。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实在找不到出处,可以发电邮给颜宁。如果她不回答,可以问三位教授,问问英文的出处在哪里。这么多人用这三位教授的评价指责阎,可我们需要找到这三位教授的评论出处。因为他们的评价跟论文的内容不相符。在2012年颜宁就结晶解构了葡萄糖载体在细菌的同系物。科学家应该明白细菌与人体的同一蛋白的同系物是一回事,不能说2012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水平就低于2014仅仅因为2014是人体同系物。所以,这新闻里三位教授的评价有点太离谱,与他们的身份不符。应该把这件事搞清楚。你一直拿这三位教授的评价作为依据职责阎,那你就应该搞清楚这三位教授的评价英文原文在哪里。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SwiperTheFox 2019-07-10 06:46:53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请问你看了颜三篇论文了没? 怎么能轻易下结论说颜不看阎不可能灵活推导出机理, 你知道颜文的根据都在哪吗? 没有的话, 先把这个科普认真学习了再说话”

从沒说过“颜不看阎不可能推导出(葡萄糖转运进细胞的) 机理。也不认为颜文必需引阎文。

颜Nature2014 p124 引出"图五"jworking model" 的关键一句“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引文在那里? 颜看到其它重要的谈MSF糖转运机理的文章了嘛? 可不可大体在这讨论部分涉及一下?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在西方的文化里,私下里的评价是不能拿出来公开的,因为我再瞧不起你,出于教养,私下里也可以把你恭维一番。对科学论文的评价,基本上发表在科学杂志或报纸科学版上,说话人要负责的。《自然》新闻里没有这三人的评价言论。我搜不到。三人对颜宁论文的评价英文里找不到。你搜出来的话,吱一声,大家就不费力搜了。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在西方的文化里,私下里的评价是不能拿出来公开的,因为我再瞧不起你,出于教养,私下里也可以把你恭维一番。对科学论文的评价,基本上发表在科学杂志或报纸科学版上,说话人要负责的。《自然》新闻里没有这三人的评价言论。我搜不到。三人对颜宁论文的评价英文里找不到。你搜出来的话,吱一声,大家就不费力搜了。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搜索不出三个教授的英文原话,《自然》杂志的新闻里也没有。那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跟颜宁私下里的谈话?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搜索不出三个教授的英文原话,《自然》杂志的新闻里也没有。那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跟颜宁私下里的谈话?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请问你看了颜三篇论文了没? 怎么能轻易下结论说颜不看阎不可能灵活推导出机理, 你知道颜文的根据都在哪吗? 没有的话, 先把这个科普认真学习了再说话。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5/37482.html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不得不说你不懂专业,又不肯虚心学习基本知识(好几次了). 2012年发的不是人体糖蛋白结构,是与人体糖蛋白同源的细菌蛋白结构. 2014年才真正地结晶并结构了人体糖蛋白. 所以才有50年第一说.

至于教授到底说没说这话,我们没有反面的证据. 这不是发表的文章. 核心问题--核心问题--核心问题--重要的事说3遍: 颜没有说自己是糖转运蛋白机理的首创, 国内的报道也没说. 这话是阎塞到颜嘴里的. 到底是他看了报道误会还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这是亵渎科学,不是谈论科学。颜宁受到的启发绝不是润涛阎的论文模型。润涛在这里浪费板面和大家的时间,很恶劣的行为。

我的最后发言,从此不在看了。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毫无疑问也毫无争议小颜的主要贡献是获得了人葡萄糖载体蛋白的一个3维结构。这人萄萄糖载体蛋白3维结构算不上皇冠上的明珠(否则要正儿八经谈诺贝尔大奖了)但也确是金枝玉叶。这结果上Nature是没啥可多说的。小颜在Nature2014'讨论部分谈了一个“working model”也是中规中矩。本身没太多可指责的。引文上作者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度。比较不同寻常的是这里颜文引文超少。从后来的博客回应也可看出,小颜强调一切源于老先生66年一篇放之四海皆准的第一原理。在颜的视频中又加上个玄乎乎的“ rational design”. 总之前人对糖转运机理的认识几乎不存在。在大众中能不得出50年来第一次发现了/建立了/阐明了/...人葡萄糖载体转运机理的印象吗?

虽不认同老阎的一些说法观点。但值得指出老阎 “通过X光衍射结晶蛋白能否推理出(葡萄糖转运进细胞的)动态工作模型?”是个站得住脚的问题。 就小颜的二个静态的晶体结构(Nature2012 和 Nature2014)加上老先生放之四海皆准的第一原理/原则/模型/机理/随你怎么称呼吧 是不可能"活灵活现"地推导出萄萄糖载体那个把萄萄糖转进细胞的“机理”。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成语:草木皆兵。

这谈论科学与是谁说的有个毛的关系吗?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国内媒体是否断章取义了?美国教授应该讲话合乎逻辑。颜宁在2012年就发表了结晶与解构的论文,美国教授的评论似乎不知道颜宁在2012年就结晶并解构了。所以,我们看看英文原文是怎么说的才有意义。不是评价高度的事,是评价内容与论文不符。国内的报道应该是经过颜宁审查的,记者不那么懂。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zhz' 的评论 : 这教科书三个字是你强加的,还加了个如果。你就会这一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要太机械,有辱你老师。
czhz 发表评论于
老泉 发表评论于 2019-07-09 17:53:04回复 'czhz' 的评论 : 我论文引过二百多文献包括书,专著以及各种研究论文。
--------------------------------------------------------------------------------------
书,专著和教科书是两码事。如果你的论文引用教科书作为论文的参考文献,只能说明你的导师很水,或者很不负责,没好好教学生,或者你没好好学。跟一般的综述,专著不同,教科书涵盖面太广,所以被允许不well referenced。所以当你引用教科书时,没法trace原始的发现者,不能体现原始贡献人的credits。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是中国国内的新闻报道,有没有英文原文的报道链接?如果有,给提供一下。我们看看为何在2014年论文发表后美国教授还说是结晶和解构,那是2012年论文的内容。看看英文原话是怎么说的。

诚信 发表评论于

这里需要澄清一下, 这位 “比哭笑好” 就是 老阎 本人。

很明显, 很多人不知情, 又被他成功骗了。

ft 发表评论于
我这次要支持阎一下。如果颜和阎的论文都属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与动态模型领域,颜在她的论文里确实应该概要提及阎和他的导师多年前在该领域的研究结果。科研的成果都是在前人的成果上继续深化研究的结果,在添砖加瓦的基础上有创新,这是人类科研史证明的。颜不提及前人在同一个领域的贡献,自然会让人生出好多疑问,个人认为,她是有意为之。
唐西 发表评论于
小结一下:阎欠颜一个道歉!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50年第一说法解释更直接的链接
http://bbs.wenxuecity.com/rdzn/4009127.html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我前面已经给给你了,里面是我对此事全面总结。 总结里有链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5/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老闫不搞晶体只能达到topological, 小颜有晶体结构,就是有更详细的三维结构,由此推算机理更详细可靠。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需要有证据。我查不到“加大洛杉矶分校教授说结晶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50年来第一人”的出处。给个链接?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我什么时候说洛杉矶分校的教授是审稿人了? 说50年第一的这个教授是转运蛋白专家。 而且说50年内第一,也没说错,并不是领域不同而造成的误会。

你说话之前,能先fact check一下吗? 你也许可以推测,但是有确认过审稿的都是晶体专家吗?

加上你前面说的证明机理的就阎/颜两篇的无端跳跃性论断,再次请你说话前思考一下推理的严密性。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颜和阎都是搞的葡萄糖载体,颜图5和阎图6是一样的模型。颜承认27所言:所有的载体都是同样的机理模型。只要有一人证明了任何载体的动态模型,就等于证明了所有载体的动态模型。何况阎/颜搞的还是同一家族的葡萄糖载体。

这不需要辩论了,历史会给出定论的。

为何科学家都爱惜自己的羽毛?因为不论你发表过多少论文,只要有一篇是剽窃或造假,一生全玩完。苏联的大科学家李森科厉害不?他早期的很多论文是真实的,可后来有好几篇造假被揭穿,就成了世纪级别的“科学骗子李森科”,成为历史级别的笑话。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她的审稿人都是在X射线衍射晶体蛋白领域,就只能根据投稿人的介绍。她在稿件里没提阎的论文,自然被审稿人认为她是第一人。晶体衍射领域的教授未必是搞葡萄糖载体的。你去读他的论文就知道了。

审稿人是相信投稿人的,这叫文责自负。这是两百多年来西方科学家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2014图5就是基于经典模型啊,所以引了27。行内的人不会理解为是颜的独创。 就像说双螺旋,就知道是弗兰克林,沃森,克里克。

而且区别于经典模型,多了个门闩。 这个门闩是前人和其他蛋白没有的,包括阎。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你没读,就知道不可能是机理模型。 我读了,里面的图跟阎润涛的图是一回事。

1。 请你认真先学习:离子泵与转运蛋白的相似于区别。 不要讲错了概念。
2。 半个世纪之谜,如果有真有这个说法的话,说是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的结构一点也没错。 我知道的是加大洛杉矶分校教授说结晶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50年来第一人。 大概就是出自这里。 不是颜宁自吹。。。。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她的图5就是她说的working model啊,就是机理模型啊。有人翻译成工作模型,其实是一回事啊。读过阎的论文,阎的论文也没说机理模型,阎提供的博文里讲,是权威综述里给的定义: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中文就是:详尽的拓扑模型,或详尽的动态模型。你在咬文嚼字。就是阎论文里的图6和颜论文里的图5,是一样的。你可以说那是工作模型,也可以说是机理模型,也可以说是拓扑模型,也可以说是动态模型。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还没读此文。但那不可能是机理模型,如果是,那颜就不能在电视里讲她破解了半个世纪之谜。证明一个完整的机理,不是靠生化的简单试验就能证明的。JBC往往发表的都是这类生化方面的试验,多如牛毛。你如果搜索Glut1,可以有上千篇生化方面的论文。只有颜,证明了它的机理模型。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再次澄清,颜宁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个发现或证明葡萄糖机理的,详见: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5/37482.html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要说第一个证明, 这篇1973年的文章也许都不敢说是第一个证明。 你有调查研究过吗?凭什么说证明机理的就阎/颜两篇?

Biochem. J. (1973) 135, 539-541
Printed in Great Britain
An Explanation of the Asymmetric Binding of Sugars to the Human Erythrocyte
Sugar-Transport Systems
By J. E. G. BARNETr, G. D. HOLMAN and K. A. MUNDAY
Department ofPhysiology and Biochemistry, University ofSouthampton,
Southampton S09 5NH, U.K.
(Received 17 July 1973)
6-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根据颜引用的27,她承认27的假设:所有的载体都是同样的机理。颜的论文和她的视频表明她是第一个证明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是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人证明了27所说的假设。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人证明过任何载体的机理模型,不仅仅是葡萄糖载体。否则,她就不会承认27所说。她引用27,用以代替引用阎的论文。阎的论文是唯一证明过葡萄糖载体机理的报道。这都是基本的逻辑。就根据颜的论文就清楚这些了。她需要给阎一个道歉。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组证明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阎/颜。这是为何她在电视里讲半个世纪之谜的理论依据。那是在没有看到阎的论文为前提。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组证明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阎/颜。这是为何她在电视里讲半个世纪之谜的理论依据。那是在没有看到阎的论文为前提。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2012 vs 2014 我早就解释过了: 2012主要是结构(与人体糖蛋白同源的细菌蛋白)。

2014做了Glut1, 而且有2012年的基础,以及其他实验室跟进的各种构象的基础,有了证实机理的条件所以讲机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说这个机理的文章不在少数,颜引用了到了上限五十篇,里面肯定有前辈提到过机理的。颜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摆拍阐述了进入的机理。如果说小颜受了启发,肯定没受老阎启发,她受到了60年代泵机理启发。至于老阎怎么和导师捏造的论文,自己发挥想象空间。老阎说话水分可不少,你自己慢慢体会去吧。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科学研究有其规则。别说属于同一家族了,就是颜引用的27都认可所有的载体都是同样的机理。就是说:只要证明了一个载体的机理,就等于证明了所有的载体机理。这是颜认可的逻辑,她引用了这一科学定义。如果颜证明的刚好相反,那她的贡献就大了。否则,她就是用不同的方法证明了阎的结论,除非她不认可她引用的27文献。可事实上她认可了。这就是逻辑的厉害之处。如果她当初知道有今天,那她就不引用27文献了。当然,那也就暴露出另一破绽,因为一个谎言要用很多谎言掩盖,就必然穿帮或露馅。根据科学规则,她需要在2014年的论文里给出为何她2012年的论文没推理出动态机理模型。这是个自我无法圆谎的漏洞。
Keyo 发表评论于
所有的比喻都有不恰当之处,但说明问题还是要用比喻。
转运膜蛋白机理好比大象进食,最早的J 模型是说大象用鼻子进食,阎模型是说象鼻卷起6个一串的香蕉送进嘴,而颜模型精确到象鼻卷6个一串的香蕉时卷了几圈。

其实最早极力护颜,为颜洗地的是阎, 是谁最先说颜没有条件看到,所以不知道阎cell 文存在的?结果换来一词“碰瓷”,谁欠谁一个道歉,显而易见。

无论是阎文还是颜文,早就是白纸黑字,想改都改不了。文责自负,其实阎用不着给Nature 写信,该给自己一个交代的是颜。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并且,颜以及后来跟进颜的实验室依据1966年经典模型, 构造了蛋白在各种不同状态的构像,各种姿势摆拍看到的不同状态的照片。 不是一个晶体推出来的。

再次强调,先看了文章再来说话。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你到底看没看颜的三篇文章。如果没看, 请看了再来发言。

颜做了晶体,你就假设颜没有做活体蛋白实验? 2012年图4d怎么来的? 更别说众多Glut1-4突变引起的功能性障碍所提供的机理依据即除了。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请问你什么叫证明啊? 阎绝对不是第一个证明糖转运蛋白是转运的机制。 颜引得一篇综述里有介绍各种MFS family 各个家族的转运机制。

颜的葡萄糖转运蛋白是H Symporter, 阎的我忘了,反正是不一样的。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他俩做的都不是一个蛋白。蛋白同源性不到百分之十。研究蛋白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让小颜去引用不怎么相关蛋白的研究?再说糖进入细胞膜的位置也不同,病理发病概率也不同。一个研究狗心脏,一个探究人心脏的,一个叫兽医,一个叫医生。干嘛医生非要引用兽医的狗心脏文章?再说俩人研究手段也不一样,有这么死往上贴的吗?
oplog 发表评论于
老闫网上维权把自己弄成了半只老鼠。
无脑阎粉除了摇旗呐喊,说不出什么内容。这真是有什么样的网红,就有什么样的粉丝。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证明动态机理,CFTR是靠活体蛋白,阎也是用活体蛋白证明的。没有任何报道质疑过他的证明有错。颜则是靠结晶蛋白推理动态机理,用不动的蛋白推理动态机理属于间接推理,往往需要活体蛋白证明的确如此。DNA双螺旋结构,是不动态的结构,不需要活体证明其结构。如果想知道蛋白怎么动,照相不行,录像才行。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需要详细解释?

颜引用的27也是讲大家都“相信”载体的机理与离子泵的机理一致。因为也没任何证据证明那假设是错的,虽然也没证据证明葡萄糖载体的确是这样的机理。

跟离子泵的机理一样的假设有:葡萄糖载体、CFTR,科学试验证明的结果是:CFTR不是这样的机理,葡萄糖载体是这样的机理。

第一个证明葡萄糖载体是离子泵的机理的是阎,第二个证明葡萄糖载体是离子泵的机理的是颜。第一个证明CFTR不是离子泵机理的是???估计是洋人吧,肯定不是阎/颜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第一,你先把离子泵,转运蛋白,通道的关系搞清楚,再来讨论。 1966年经典的例子泵是所有转运蛋白的基础模型。

第二,阎在博客里描述的就是这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只能说他为这个模型提供了一些技术细节,并没有“证实”这个模型。颜宁结晶了蛋白,提供了比阎文多十倍不止的细节, 更重要的是,蛋白不同,氨基酸不同,结合位点不同。 没有借鉴的可能,还有什么好争论的?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那是离子泵啊。假设离子泵的原理可能也是载体的机理。这假设从未被证明在葡萄糖载体也是真的。直到阎/颜二个实验室获得科学证明。

润涛阎提到的CFTR当初也一直假设是跟离子泵一样的机理,最后证明是离子通道机理。

这道理很简单啊。为何有争议?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我看过的几乎所有转运蛋白机理的文章都是引用该经典。 难道这些都是“狡猾”吗?

我问了阎好几遍了,他对机理的 独 特 贡献在哪里,他没有答案。 他只提2014图5。 然而该图就是经典, 难道经典不应该是颜的研究的基础吗?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th101' 的评论 :

所有这里的评论的核心问题是颜该不该引阎。阎是一粒沙,挺好。但是用你的比喻,Jardetzky是“牛顿”,颜宁引了“牛顿”, 没有又必要引那一粒沙。 句号。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justness说的可能是老阎贴金,你理解是颜宁贴金了。主语没有,每个人都猜着理解。
比哭笑好 发表评论于
回复SwiperTheFox:

她的狡猾点就在这里:她引用的27的文章并非证明了任何载体的机理模型,而是有一句“大家都认为所有的载体都是这样的机理”从而暗示给读者,是颜宁首先证明了的前人的假设。
A霸 发表评论于
老阎,别理这个烦宝宝。
烦宝宝就是一个市井无赖,碰瓷的。理他,掉价。
造化常被庸人设计。老阎绕开他。有话要说,自己博客里讲。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stness' 的评论 :

第一,这在Nature上发表了文章,为什么叫“无缘无故”?
第二,这个发现跟本博文主题没什么关系(不是糖转运蛋白),你这么贴出来是要转移注意吗?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无缘无故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无耻无赖无聊。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science/865693.htm
女神颜宁再次发表重量级成果 为心脏病治疗奠定基础,2019年07月09日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口口声声说的2014年一文的图5就是Jardetzky的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也叫 Allosteric model。 颜宁引了(文献27)。 这不是黑,这是事实。 颜对这个模型的贡献我在《阎颜之争了断科普篇--有图有真相》里描述得很清楚。 颜从来没说这个模型就是她的。 并且她在她的视频介绍里说的很清楚,引用得很正确,说得很明确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她是“review" and Updated 这个模型,并提供更多的技术细节。

All MFS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transport substrate using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echanism (27)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比喻而已.和牛顿比肩的,也就相对论,量子力学几位大神.你说老阎是一粒沙,也不错了.你觉得自己一定是吗?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在胡乱了。你在以前留言中先提类似的事情。看我的原话:你前几个月的文章及留言不就在提什么院土诺奖吗?这几个月你就在与自己争。
我根本没说你或你老板得什么奖。你老师应该是把这些看成垃圾。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th101' 的评论 :
你这个比喻里,发现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的 Jardezky 是牛顿, 颜算是证明了这个模型, 但不是第一个,我人家也没这么宣称。 阎? 科学史里的一粒沙。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你又在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提我或我老板得诺奖了?是网友评论我没删除。你就放在我头上了。这里的评论也都可以放在博主的头上???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你又在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提我或我老板得诺奖了?是网友评论我没删除。你就放在我头上了。这里的评论也都可以放在博主的头上???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noahh 前提是阎给自然杂志写信了。 从现在的情况没看出阎写了这封信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告诉你很多遍了,我们不是搞X光衍射的。

如果他的论文是报道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没提我们的论文,那我当然去问。其实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西方大科学家基本上都遵守规则。颜宁在发表2014年的论文时,她还不是院士。她还敢碰碰运气。有了地位后这种事她就不会干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告诉你很多遍了,我们不是搞X光衍射的。

如果他的论文是报道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没提我们的论文,那我当然去问。其实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西方大科学家基本上都遵守规则。颜宁在发表2014年的论文时,她还不是院士。她还敢碰碰运气。有了地位后这种事她就不会干了。
福森人 发表评论于
读了老阎的科普,也读了您的反驳文章,觉得老阎讲的更在理。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前几个月的文章及留言不就在提什么院土诺奖吗?这几个月你就在与自己争。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颜破解的是晶体结构(五十年)。有了晶体结构分子构象,更丰富了alternating access 模型。这难理解吗?你再读一次她的文章。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诺奖是争的?

他效力于霍普金斯医学院的研究生招生事业简直不遗余力。他擅长教学。他是霍普金斯医学院历史上第九人大画像挂在主楼大厅的教授。霍普金斯历史上多少院士诺奖得主都没几人做到把自己的大画像永远挂在主楼大厅。人跟人的理想不一样。

显然,你是拿地位衡量科学研究水平的唯一标准。

JessAB 发表评论于
我想在Nieng 没必要引用R. Yan 的文章以及是Yan 用阴谋论再次误导Nieng的”抄袭”的事件,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很多了. 一般搞机制(mechanism)?的科研人员谁敢说”破解了” , 若都破解了mechanism,?后人还做什么研究?? 但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 大言不惭声称他早已”破解葡萄糖载体的机理”的egomaniac 来说是不会听的. 不值得再花时间和他争论.
Noahh 发表评论于
自然杂志的回复到底需要几个月?已经有两个月了。文学城上的生物学家都不是大咖,估计炒不出结果。
还是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无意冒犯博主.不过你的文章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前面所说.不好猜测你学什么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这种种族歧视的说法在西方是非法的,估计你没在西方生活过。犹太人里善良的多着去了。反犹,你也不能如此过份。

我老板多么善良,不是你能想得到的。这与他是哪个种族无关。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种族其所有的成员都是邪恶的,一个善良的都没有。也没有一个种族,每个成员都是善良的,没有一个邪恶的。拿种族说事,竟然一刀切,不可思议。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如果你已经破解,为什么从93到2012你与老板不争取一个院士或诺奖。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如果你已经破解,为什么从93到2012你与老板不争取一个院士或诺奖。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我们搞的都是葡萄糖载体,不是离子泵。这是颜宁说她破解了半个世纪之谜的道理所在。

你还是搞不清楚什么是离子泵什么是载体。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医学院里犹太人多了去了,基本大都是笑面虎级别。真找不出和阎一样的同感:善良!。阎该去希特勒的冥地去给自己老师评理。希特勒会笑死,说中国人怎么蠢死都不为过!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论文不提Watson,那他还在电视上说他是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第一人?是他破解了半个世纪之谜的?这种人你见过?

你这是颜宁的高级黑!

你等于是说Yan/Maloney就类似Watson/Crick,而颜宁就是在电视上讲她是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破解世纪之谜的第一人。

她百分之百认为你是她的高级黑。谢谢你的老实。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论文不提Watson,那他还在电视上说他是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第一人?是他破解了半个世纪之谜的?这种人你见过?

你这是颜宁的高级黑!

你等于是说Yan/Maloney就类似Watson/Crick,而颜宁就是在电视上讲她是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破解世纪之谜的第一人。

她百分之百认为你是她的高级黑。谢谢你的老实。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zhz' 的评论 : 我论文引过二百多文献包括书,专著以及各种研究论文。看谁的结论在当时最前沿。那本书总结了相关知识,为什么不能引?老阎二手比划出他的喇叭口机理,确不知66年有人已经提出了此模型及每年有新的内涵丰富该模型alternating access。他倒应该引66,92及其它相关研究,要不他对小颜的质问也可对他自己。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th101' 的评论 :

给颜宁洗地的最大难处是她自己否定自己,前后不一。而且就在这期间刚好是我老板去世了。

她在2014年发表的论文里没给出为何2012年的论文没推理出动态机理模型,我老板一去世她就能破解半个世纪之谜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ruth101' 的评论 :

给颜宁洗地的最大难处是她自己否定自己,前后不一。而且就在这期间刚好是我老板去世了。

她在2014年发表的论文里没给出为何2012年的论文没推理出动态机理模型,我老板一去世她就能破解半个世纪之谜了。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其实就好比:牛顿(阎)研究苹果落地, 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颜后来研究梨子落地,用高档相机照了些照片,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颜可能真的没看过阎的文章,或者真的不想把功劳分点给他, 所以.....(参见现实)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坚决支持润涛阎.
其实就好比:牛顿(阎)研究苹果落地, 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颜后来研究梨子落地,用高档相机照了些照片,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颜可能真的没看过阎的文章,或者真的不想把功劳分点给他, 所以.....(参见现实)either way, 说明颜要么做研究不彻底, 要么......利益所在,不想分功劳的人太多了. 更恶劣的是借审稿的时候扣住文章,剽窃成果,换种方法做出相似成果,换杂志抢先发表.后来还想争炸药奖......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坚决支持润涛阎.
其实就好比:
牛顿(阎)研究苹果落地, 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
颜后来研究梨子落地,用高档相机照了些照片,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
颜可能真的没看过阎的文章,或者真的不想把功劳分点给他, 所以.....(参见现实)
either way, 说明颜要么做研究不彻底, 要么......

利益所在,不想分功劳的人太多了. 更恶劣的是借审稿的时候扣住文章,剽窃成果,换种方法做出相似成果,换杂志抢先发表.后来还想争炸药奖......


truth1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坚决支持润涛阎.
其实就好比:
牛顿(阎)研究苹果落地, 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
颜后来研究梨子落地,用高档相机照了些照片,发表了万有引力模型.
颜可能真的没看过阎的文章,或者真的不想把功劳分点给他, 所以.....(参见现实)
either way, 说明颜要么做研究不彻底, 要么......

利益所在,不想分功劳的人太多了. 更恶劣的是借审稿的时候扣住文章,剽窃成果,换种方法做出相似成果,换杂志抢先发表.后来还想争炸药奖......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用任何材料研究DNA双螺旋结构都可以,但你在发表论文时不能不提第一个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人以暗示你是第一个破解DNA双螺旋结构的人。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zhz' 的评论 :

他们这些人都在给颜宁丢脸而不自知。最后都被我追问到了成为颜宁高级黑地步了。颜宁一定认为他们是在故意黑她。竟然说颜宁的图5是引用了他人的经典。等于否定了颜宁的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核心内容。
czhz 发表评论于
老泉 发表评论于 2019-07-09 02:31:56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FYI。看看第三方的在2000年教科书中对GLUT1动态机理描述。小颜只需引用这本书的结论,在此基础上深入研究。
---------------------------------------------------------------------------------------
我对阎颜的争论没倾向也没兴趣,但凭“小颜只需引用这本书的结论” 这句话可以断定你没受过正规科学训练,或者所受的训练很水,因为教科书不能作为论文的参考文献是基本常识。你也许能搜出一两个例子,但肯定是很水的人写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所有的葡萄糖载体都是由12根穿膜螺旋构成,相当于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有一个心脏。所以,都是同一个机理模型。连这个都想反驳,去读颜宁的2012年论文的前言里的介绍。你越来越跟颜宁唱对台戏了而不自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哺乳动物的血液循环系统的机理只有一个,不论多少种哺乳动物。葡萄糖载体的机理只有一个,不论多少家族。这是科学。如果有一天有人发现葡萄糖载体有另一种机理模型,那才是在我们的研究基础上的再次突破。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好月元' 的评论 :

还有说润涛阎底气不足的???显然你不是科学家。科学家靠的是讲事实。
我当然会处理此事。求真与向善必须结合。我是在给外行们科普。搅混水的没关系。通过跟他们的聊天,我了解人性中的很多特征,否则很难看到的。

这些真实的故事会留给历史并被搬上银幕的。多么精彩?



花好月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读了这一段,是很感人的一段抒情。
以前的文我都没读,更不懂您们学术界的理论实践部分了。
很多留言的都是外行人,我也是外行人。如果您想让很多人认可您的说法,就要有耐心去查资料一一对应地回答,拿出您实践时的耐心来解决这件网争。

直觉告诉我,我同意一半您和这博主烦小宝一半的说法。
您说应该引用您们两家,可人家没有,你就不高兴了。现在您老板去世了,你又没有多大的权威去处理这件事,主要底气也不足,还有就是事隔好几年了,还有意义去弄个里表出来么。
科技理念和实践都是日新月异来变化的。证明出来的数据是支持论文的认可价值所在吧。什么领域都要遵循行规吧。

人情和真理面前哪个更重要?理论基础和更具数据说明化的细分化哪个更有前景呢?不懂我只能问问了/人都很好奇心吧。看你们争论的时侯,明显感觉您的底气不足,我想不足的原因,您的研究是早年的事了,而您又是有些自负的人,就像网友老泉说的那样,您是光凭记忆没有真的去查资料,我想这才是您底气不足的原因。几位博友也承认您的科研成果是得到肯定的贡献价值,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当然本文博主对您又褒又贬的,其用意很明显,就是让您为了您想证明的所谓的您自己的猜测去写信问询,或是通过别的渠道解决这件纷争。但是这正是您的短处所在,就是您不方便去做的事情我猜?因为在北美,提出一个想法不是很难,但是要去推翻这个想法,就要拿出不一样的另一套理论或是实践数据去推翻它,而这些就是最难的事了,因为您已经退出这种研究领域有些年头了?说到底也是钱和持续支持资金的问题。

无意间我想到,很多研究领域只要有经费,可以做成很多事情。换言之,从不同的角度来说,就中国古人的那些名作来说,很多都是收集别人的成果而结合出来的整套更系统更完善的一套知识或是论点论据。人们本来就是要先学习别人的,然后在消化的基础上更新发掘更接近事实的一些真理的,而至于小颜是不是真剽窃了好像都不是很重要了,而重要的是他或她把理论更细分化更具说服力下有了实际的数据支持了。

没有第一,只有更好吧。我觉得您是卡在‘一点’上了,就是开头我说的那个,您老板有机会拉颜下马的时侯,没有去做,这只能是说明,万事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正是因为您老板没有那样做,才有了如今小颜的成果,无形中是您老板帮了颜两次,这是一个人的造化吧。有人说伟人也做龌龊的事,但还是不能抵挡她或他成为伟人,所以为人和成果成了两种不同的同时存在。发明者注重成果,注重人情的卡在了为人上,但是这两种状况,如果没有人真要去争个谁对谁错,也许也争不出谁对谁错,还有继续深究的意义么?要是深究就要揪到底,到底就是真要去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就是投诉,投诉有好几种结果。您也知道您的输面大一些!

一,您不是第一当事人,您老板是,他还不在世了。
二。个人名誉和声誉的影响也是一方面,现在显然颜的成果更大一些
三。您没有赞助资金能支持您做各方面的‘回炉调研’这个是我凭空想像的词句,因为我想真要针锋相对也要拿数据说话吧,再说您手里有没有现成的第一手资料也是个疑问。因为您老板去世了,资料提取不知道是不是也很方便。
四。您在研究方面也就处个中间位置而已。最后最接近现实的结果是那位您说您也钦佩的颜

这样说下来,您的意图就很明显了。您卡在人情方面上了,我个人理解,颜提您是人情,不提您是本份(如果烦小宝同学的反驳理论靠的住的话)

好像您也就是发发牢骚的感觉。个人感觉是您的情和理现在是各占一半,但潜意识地稍微倾斜一下就比较倾向于感性大于理性了。
这么多人都想说几句,我也来凑下热闹。至于看见俗就感觉痛的同仁们,只好自己找个清流地去等着清流自动流到您的嘴边吧。至于是真解渴还是喝了味道也一样,只有等你真能喝到的时侯才知道吧。

还有就是您老板已经放了他或她一马了,也许即使还活着,为了一些不想否定自己第一次的放人一马是假慈悲,也许还会继续放她或他又一马呢,再有,人家颜要您和您老板放一马了么,说不定人家还真不领这个您认为的人情呢,也许颜认为,出去溜溜说不定谁输谁赢呢。。

哈哈,是不是我有点搅浑水来了。只是藐视这事情的现状已是既定事实了。我看谁想改都难,何况还不是第一直接当事人。除非您接着颜的研究成果再继续深究一下,来个更全面更权威的一套以理论为前提,数据来证明的相互支持的一套半旧半新的更上一台阶来的新层次来,要不然这次您的跟头算是栽在自己挖的坑里了。您也说在您领域是用数据来说话的,现在您就是卡在这个感性的数据上了,怎样用数据来证明感性上的绝对正确性呢?这可是个虚无的没有数据支持的大难题嘞。。。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2008年那位中国人的综述,马龙尼教授一直举棋不定是否撤稿,担心一个年轻外国人在美国不易,说不定还有老婆孩子。一旦撤稿,就得告诉杂志社发生了什么,那杂志社就会跟中国人的系主任联系告知这种行为不符合科学家的基本道德要求,那他就饭碗难保了。把一个年轻人的饭碗踹掉,马龙尼教授不忍心。这就是道德低下的人无法想象出道德高尚的人善良到何等地步。反过来,善良的人也极难想象到肮脏龌龊的人可以卑鄙到何等地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这个地球上只有两家破解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而且还是属于同一家族的载体,得出的结论毫无疑问是一致的。如果不一致,那她的贡献就大了,等于发现载体竟然有不同的机理模型,更别说还是属于同一家族的载体了。就好比哺乳动物的血液循环都是由一个心脏驱动,后来有人发现在某一哺乳动物里找到了两个心脏或没有心脏。本来都是哺乳动物,就应该有同样的血液循环机理模型。谁是第一个发现的,那第二个发现的不论是在哪个哺乳动物,都得给出第一个发现的参考文献。这是科学领域的规则,不是能玩三十六计的政治。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说过离子泵是通道?
你自己根本就搞不清什么是载体什么是通道什么是离子泵。

我谈论的是她的2014年的论文,是你扯2012年的论文。我反复告诉你她的机理动态模型是在2014年的论文里。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总结一下今天与阎对话:
1 阎误以为1966年经典是通道,不知道自己的模型就是allosteric model
2 阎要么没看要么没看懂颜2012一文,不知道图5描述的门闩根本就不在他的蛋白里, 颜在第一个阐述验证了这个门闩的功能,我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

颜里没有与阎的 独特 发现有重大重合的部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找杂志不影响我写博文啊。这不矛盾。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找杂志不影响我写博文啊。这不矛盾。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先不说这故事不精彩, 从专业角度, 颜文里没有你的独特功献。
在拿到自然杂志的对你的肯定之前, 不从专业角度关于颜该引闫的故事都是想象或是编造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那一系列文章也是别人激你写的?你的喇叭口机理原文如下:

皮特(我老板Peter Maloney先生的名字)在打字,看到我喘不上来气一样,不知怎么回事,当即问:“润涛,发生了什么?”我一边喘气一边抹汗,然后把两胳膊合在一起,再把两手分开成喇叭口状。然后把两手的手指尖合在一起,手臂张开。反复重复这动作给他看。皮特看到我不说话而是胡乱比划,害怕我被将近三年搞出来了个无结果的结局给气疯搞成癫痫了,便仔细盯着我看。我跑到外边的实验室,拿两把板尺,都是一尺长,不用我的身体表演给他,而是用两把尺子继续表演喇叭口朝外转变成喇叭口朝里。他突然间明白了,我不是气疯了,而是在表演我的结果--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模型。

“葡萄糖载体蛋白的工作机理是这样的?”他惊喜地问。
我点头。
还是找杂志讨过说法吧。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794/201906/4970.html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你今天如果不提那篇综述的话题,我不会介绍这事的。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博主把我在本文跟帖都删了吧。可能转抄的文本有格式问题,发不上去。给博主添麻烦。这个最后也请删了。txo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在写故事来着,而且还感谢颜宁了。是想给她洗地的把我一步步逼到必须讲出实情地步的。

是你让我不得不介绍另一位中国人利用我老板帮他出名反而干出如此下作的事,导致我老板跟我谈论此事多次。如果你不逼我,我就给他隐藏起来了。如果不是那位叫淡黄柳的骂我害怕洋人只跟中国人过不去,我就不写昨天的博文介绍第五事实了。这不是你们逼我干的吗。我还是想给晚辈们隐藏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2)氨基酸同源性太低(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杨别青网友写的。
1)老阎的UhpT和GluT基因虽然同属于MFS大家族,但属于不同小家族(共17 个),GLUT1-4属于第一小家族,通常所说的人和动物转运葡萄糖进细胞的家族就在这里, 老阎的UhpT属于第四小家族, 属于磷酸糖载体小家族.
2)氨基酸同源性太低(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来你有不少不公平的遭遇。我们也遇到过,没有那么严重,有时放人一把。你要是有近百专利,或几百雄文,也不在乎有别人拿走你的想法。再说要培养后人是应该给他们一些想法的,既使有人不承认你给了他们想法。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这些精彩的真实故事,未来都会被搬上银幕,因为在平民大众眼里的科学家是被景仰的一群,是给年轻人在电视上讲人生鸡汤的楷模,而事实上,竟然是如此令人哀叹。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想像力太丰富了。现站在海的故事前看日出,联想到你的千年为单位看事情,都是垃圾吧。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08年那位中国人的综述,马龙尼教授一直举棋不定是否撤稿,担心一个年轻外国人在美国不易,说不定还有老婆孩子。一旦撤稿,就得告诉杂志社发生了什么,那杂志社就会跟中国人的系主任联系告知这种行为不符合科学家的基本道德要求,那他就饭碗难保了。把一个年轻人的饭碗踹掉,马龙尼教授不忍心。这就是道德低下的人无法想象出道德高尚的人善良到何等地步。反过来,善良的人也极难想象到肮脏龌龊的人可以卑鄙到何等地步。
oplog 发表评论于
老闫在文学城探索科学真理,控告颜宁都是胡扯。建议老闫到白宫请愿网站请愿,有那么多的无脑粉可用,说不定能凑十万签名。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是看她的原话。Despite decades of investigation, the structure of GLUT1 remains unknown. Here we report the crystal structure of human GLUT1 at 3.2A resolution. The full-length protein, which has a canonical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fold, is captured in an inward-open conformation. This structure allows accurate mapping and potential mechanistic interpretation of disease-associated mutations in GLUT1. Structure-based analysis of these mutations provides an insight into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echanism of GLUT1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sugar porter subfamily.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细胞内包括细胞质和细胞核,外加高尔基体等组织。你说的细胞内,是什么意思?蛋白质的二级结构在1990年就可以用软件给你计算、显示出来。任何蛋白质的二级结构都不需要衍射,因为电脑软件就解决了,为何我用的蛋白质就没二级结构了?只要把任何蛋白质的氨基酸顺序打入电脑,当即就出来了啊。你是说她发现了葡萄糖载体的二级结构而名扬四海的?你这是在高级黑她。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这就是真的是在胡搅了: 颜整篇论文研究的是蛋白质晶体结构。 发现了一个对功能重要在细胞内的二级结构, 是在她的研究范围内, 而不是她研究的全部。

================================================================================

你又在高级黑她啊。原来她研究的是细胞内的???
我以为她研究的是细胞外面的膜蛋白载体来着。

如果你说的是细胞膜内,还是载体分子内?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怎么又出来蛋白质二级结构了?二级结构不需要衍射,在1993年的时候,你随便把蛋白质的氨基酸输入电脑,那时的软件当即把蛋白质的二级结构给你打出来。

你不在生物学领域吧?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又在高级黑她啊。原来她研究的是细胞内的???
我以为她研究的是细胞外面的膜蛋白载体来着。

如果你说的是细胞膜内,还是载体分子内?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怎么又出来蛋白质二级结构了?二级结构不需要衍射,在1993年的时候,你随便把蛋白质的氨基酸输入电脑,那时的软件当即把蛋白质的二级结构给你打出来。

你不在生物学领域吧?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说得准确一点:2012年只是发现了这个二级结构, 2014正式起名叫ICH

2012原文 请注意**圈起来的部分:
The intramembrane helix domain of XylE ** is absent
from the other MFS members of known structures **. In particular, XylE
has several distinct features in comparison with LacY and FucP, the
other two MFS sugar:H1 symporters.



SwiperTheFox 2019-07-09 14:51:57 回复阎润涛:
请问你到底读了颜2012年文章没有?

图5的门闩是指细胞内的ICH motif. 这个二级结构在你的蛋白里根本就没有。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说的门闩就是我论文证明了的A区与C区,两边的门闩,只能从一侧,另一侧的探针无法接触到的门闩。而中间的B区有17埃的跨度是葡萄糖分子结合部。此区两边的探针都能接触到。这是我们在《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的主要内容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可以有不同解释。从93到2008年,有很多更新的文献可引了。如果真那么重要,老阎老板当时是可要求更正的。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阎润涛:
请问你到底读了颜2012年文章没有?

图5的门闩是指细胞内的ICH motif. 这个二级结构在你的蛋白里根本就没有。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说的门闩就是我论文证明了的A区与C区,两边的门闩,只能从一侧,另一侧的探针无法接触到的门闩。而中间的B区有17埃的跨度是葡萄糖分子结合部。此区两边的探针都能接触到。这是我们在《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的主要内容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新的一天早上了(时差十二小时),还是这么热闹。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所以,你越探讨就越是站在了颜宁的对立面了。这就是我写《颜宁无法回答的五个问题》的科学依据。历史是无情的,必然会给出孰是孰非。真相是掩盖不了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所以,你越探讨就越是站在了颜宁的对立面了。这就是我写《颜宁无法回答的五个问题》的科学依据。历史是无情的,必然会给出孰是孰非。真相是掩盖不了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说的门闩就是我论文证明了的A区与C区,两边的门闩,只能从一侧,另一侧的探针无法接触到的门闩。而中间的B区有17埃的跨度是葡萄糖分子结合部。此区两边的探针都能接触到。这是我们在《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的主要内容。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说的门闩就是我论文证明了的A区与C区,两边的门闩,只能从一侧,另一侧的探针无法接触到的门闩。而中间的B区有17埃的跨度是葡萄糖分子结合部。此区两边的探针都能接触到。这是我们在《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的主要内容。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第一,我不是捧谁,也不是黑谁。 我关心的是真相。

第二,蛋白转运基本机理就是Allosteric Model. 这点,谁也没法抢功。 我记得 图5的独特贡献是“门闩”, 这是前人没有的, 也是值得骄傲的。
============================================================================
她最得意的就是她论文的图5,去看她的视频。到你这里,原来她的图5(最大的发现)竟然是引用了他人发表过的经典?她认为你这是高级黑她啊!你越来越站在她的对立面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所以,给颜宁辩护,不能诚实,更不能有科学精神。你们看,这位网友一直给颜宁辩护来着,到最后不得不走向反面,成了否定颜宁最大科学发现地步了,把她的图5(她在电视里讲的最得意的发现)说成了是引用他人的经典。这就是真理越辩越明的道理。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这两句话说得对, 而1966 Allosteric Model 描述的是钠离子转运蛋白,不是通道
--------------------------------------------------------------

离子泵是离子泵,离子通道是离子通道,分子载体是分子载体。这都不是一回事啊。

就好比钠离子泵就是钠离子泵,钠离子通道就是钠离子通道。不是同样的工作原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说她的图5是引用了其他人的研究???谢谢你啊!

她最得意的就是她论文的图5,去看她的视频。到你这里,原来她的图5(最大的发现)竟然是引用了他人发表过的经典?她认为你这是高级黑她啊!你越来越站在她的对立面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说她的图5是引用了其他人的研究???谢谢你啊!

她最得意的就是她论文的图5,去看她的视频。到你这里,原来她的图5(最大的发现)竟然是引用了他人发表过的经典?她认为你这是高级黑她啊!你越来越站在她的对立面了。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关于以下这一点, 2012年是结晶了与GLUT1同源的细菌蛋白的一个构象。 2014年结晶了GLUT1, 并结合了各种构象的晶体结构(其中有其他实验室跟进了2012年的研究), 完整地叙述了机理。所以2012年因是结构研究没有引用1966年经典模型,而2014年完整叙述了经典模型, 所以引用了1966年经典论文。

---------------------------
最重要的是前后要一致。如果不一致,需要给出解释。而颜宁发表在2012年的论文就推理不出来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到2014年发表的论文就推理出来了,她论文没给出解释这是为何。事实是:2012年时我老板还活着。2013年他去世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离子泵是离子泵,离子通道是离子通道,分子载体是分子载体。这都不是一回事啊。

就好比钠离子泵就是钠离子泵,钠离子通道就是钠离子通道。不是同样的工作原理。
雨女 发表评论于
你自己自相矛盾啊。你回答solo1

“Fanreninus 2019-07-08 20:26:5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lo1' 的评论 : 一个好的科学家应该知道其所在研究领域的重大发现和关键文章,所以我认为小颜有极大的可能会看了大阎的文章。”

从这一句话独处的结论是你认为颜宁极有可能看了老阎的文章。还有极少可能没看。而这个极少可能是老阎在第一篇博文中就说过的。老阎认为颜宁没有看到。所以她没有引用。

我一开始读了老阎的第一篇博文。就认为颜宁看到了。我的跟贴都在。理由和你一样。一个好的科学家应该知道其所在研究领域的重大发现和关键文章。但是,我比你多一句话。我说:至于颜宁为什么没引用,我不知道。这个要颜宁来回答。随后就看到你的四篇被你称作“子弹”的博文。那四篇让我学习不少。

你下面这句话:“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看的。但是即使是我,也不会引用他的文章,因为没有相关性,。。。。。。”。

我的问题是:你到底认为颜宁的研究和老阎的论文有关系吗?请回答。按照你说的没有相关性。那么,为什么你前边的两句说你认为颜宁极有可能看了。为什么要看一篇没有相关性的文章。

我认为颜宁和你,老阎以及下面的几位都是一个好的科学家。

楼下跟贴太多了。我还没来得及读全面。先就这个问题回答我。你们先掐着。我也让子弹飞一会。等我都读了,等你们掐累了。我来做总结性发言。姐现在先去吃个冰激淋。爽一会。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1966年的经典模型是[离子]转运蛋白, 不是离子通道。 这个我读过的文章里引用与网上的课本都很注意区别。 对1966年是个泵,但那也是消耗ATP的转运蛋白, 而不是通道。 有关转运蛋白机理的文章绝大多数都是引用这个模型, 数篇综述也是这么描述, 这点是没有存疑空间的。

你在你的第一篇博文立描述就是这个Allosteric Model. 运作方式是完全一样的。

我没看见颜宁自己说是发现蛋白转运机理的第一人; 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生物化学家罗纳德·卡巴克(Ronald Kaback)说颜宁是第一个结晶人体糖蛋白。 我看过的宣传材料也是这么说--似乎有的加上了“发现人体糖转运机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最重要的是前后要一致。如果不一致,需要给出解释。而颜宁发表在2012年的论文就推理不出来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到2014年发表的论文就推理出来了,她论文没给出解释这是为何。事实是:2012年时我老板还活着。2013年他去世了。

自己前后矛盾,给不出她的结晶了不动的载体通过斑点(打个比方就是照相)的方法到底推理出来还是推理不出来动态模型。这是为何庄小威的方法更高级的缘故:等于给动态的分子录像。我的方法就是等于给分子在动的时候录像,只是用的是探针与半胱氨酸扫描加上磷32放射性。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离子泵是离子泵,分子载体是分子载体。如果按你说的,那颜宁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贡献是什么?你不能用双重标准对待同一问题。

在1992年之前,所有研究CFTR的都是根据离子泵的原理而猜测CFTR是载体,而非通道。活体试验表明CFTR就是氯离子通道,而非载体。到底分子载体是否与离子泵一致,需要科学试验证明。在我们发表论文之前,地球人没人想出来如何证明葡萄糖载体到底是不是跟离子泵一样。CFTR的试验证明虽然它看上去是载体结构,而事实上它是离子通道!在科学验证之前,假说依然是假说。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能不能请你用普通生化博士能看懂的话说明白:你对糖蛋白转运机理的[独] [特] 贡献在哪里? 在机理上与1966年经典模型不同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cng:

这是我昨天为何又写一篇的原因:为何颜宁在2012年的文章不能推理出机理模型,因为此时我老板还活着。我老板死后,颜宁就立刻推理出来了机理模型。在葡萄糖载体领域所有的载体家族,地球人只有两家破解了机理之谜,而且还都是在同一家族的载体。这些精彩故事将会在未来被搬上银幕的,告诉后人当代所谓的旗舰级科学家是如何把三十六计用于科学领域而成功剽窃他人成果的。

真理越辩越明。任何诡辩术在事实面前都无济于事。最无法辩驳的就是自己否定自己。2012年的论文和2014年的论文用的是同样的方法研究的是同一载体的同系物,却自己否定了自己。详细过程我昨天贴出了新博文。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1966年经典模型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在大学课本里面学过了。 我在阎颜之争的过程中,又复习了其他网上的课本,加上浏览的关于转运蛋白的文章与综述里都引用了该文。 难道不是经典吗?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根本不存在1966的所谓“经典模型”,那个模型,最多是当时学者的推测,并无直接的试验证据。

以现在的标准,研究蛋白质的机理功能,做蛋白质分子突变是最最起码的手段,而1966年,分子生物学尚未诞生,哪来的什么“经典模型”呢?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其实早就想跟你澄清一下,借这个机会来说清楚。
阎口口声声说阎颜的结论是一样的。 听别人说,你也是这个观点。 但我在你的文章里没看到过。 关键的是:这个一样的结论到底是什么? 如果说得是两者都符合1966年经典模型, 那颜就应该引用1966年经典。

所以问题的核心是: 阎在糖转运蛋白机理上的[独特]贡献是什么? 从我读他的文章来看, 就是为1966年经典贡献了一些细菌糖转运蛋白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在人体糖转运蛋白上不适用。 所以完全没有引得必要。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下面是你当时对此事的回复:

------------------------------------------------------------------------------
Fanreninus 2019-05-18 20:30:3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是的,我没有认出Maloney的中文翻译,抱歉!其实这个也说明即使是自己的也不一定会去引用,这个总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吧。总之我觉得我们应该给小Yan一个benefit of doubt, 别把人家想到那么坏。
我们很多人都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总觉得别人都是心术不正的,世界是黑暗的,这个其实要不得,要相信人家,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中充满正能量
----------------------------------------------------------------------------

你认为马尔罗尼文之不引用,可能是随机发生,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是根据阎师在此的揭秘,这恰恰是一个不可告人的行为。看来世界比你想像的还要险恶一些。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相信阎师的解释,我倾向于相信。
cng 发表评论于
网友老泉,曾提到阎师的老板马尔罗尼教授,在2008发表一篇葡萄糖受体研究综述评论,竟然也没有引用阎师的1992,1993两雄文(CELL/PNAS),言外之意(我猜的),大概是阎师的成就也不过如此,否则为何自家人也看不上眼?

以下是我两个月前对他的回应:
-------------------------------------------------
cng 2019-05-18 19:00:28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受教了。你提到的马尔罗尼2008的综述,在自引中,引用了比YAN文还老,而且影响力不很高的文章,比如来自JBC甚至BBRC的,而对YAN 1993, 1995影响大得多的两文(CELL/PNAS),却没有引用。
这的确是相当诡异的事情,不知里面有何内幕。
-------------------------------------------------------

现在根据阎师自己在这里的解密,原来是综述捉刀人,出于个人利益的原因,在未告知马尔罗尼的情况下,擅自删掉了对阎文的讨论和引用。这解释了我当初的质疑,在此感谢阎师。

这个作者,对马尔罗尼教授发表在JBC, BBRC这样影响力很小的文献,引用不厌其烦不吝笔墨,而对CELL/PNAS这样的关键性的,却可能对自己资金申请不利的文章,却不置一词,故意雪藏。这就是故意误导的行为,这就是所谓的春秋笔法,受几千年文化熏陶的中国文人,对此是非常擅长的。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老阎呐,你离开这个领域二十来年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聪明人做了多少努力,你也承认小颜是大拿,就在这个领域里,可能你现在已经不是内行了,你就死抱着那个一摸一样的模型不放,哥德巴赫猜想,结论大家都知道,谁能证明出来呢?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个问题我早就论证过了。
第一,“第一个发现蛋白机理”不是颜宁说的。
第二, 原话是,第一个结晶了人体糖转运蛋白。

措辞不准确,要么没有科学家素质,要么是造谣。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我以为老阎回城以后不再提这件事, 也就过去了。 没想到他不放手, 非得自己羞辱自己。。。 叹气。。
oplog 发表评论于
原来知道老闫的粉丝大多无脑,看这里的闫粉留言,还有一些无良。
oceanblue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中文的欠还有“欠缺”的意思。这是中文的缺点。“阎欠颜一个道歉”也可以解释为“阎缺颜给一个道歉 ” 。我说你有关逻辑的文章没有逻辑,是因为,知道做什么事情和知道为什么没有必然逻辑关系。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2)氨基酸同源性太低(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老阎的UhpT和GluT基因虽然同属于MFS大家族,但属于不同小家族(共17 个),GLUT1-4属于第一小家族,通常所说的人和动物转运葡萄糖进细胞的家族就在这里, 老阎的UhpT属于第四小家族, 属于磷酸糖载体小家族.
2)氨基酸同源性太低(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人家小娃娃都懂的一个道理,立场讲清楚了就不要再死缠烂打,这里不是学术网站。烦人兄你咋就不能好好读读小娃的意见,反而问wuliwa是不是老阎的马甲。做人要厚道。
Z_S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nold2' 的评论 : 即使别人先开始,搞人身攻击也不好。
Z_S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您看看所有评论,跟帖 搞人身攻击的少之又少,对您不好。
simplyu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很喜欢你的博文,有趣好玩有意思,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在你的博文留言,但几乎每篇博文必看。
我也欣赏你就事论事的态度:)
泥巴 发表评论于
你脾气倒是好,不过有些颠倒黑白,有左顾而言他的本事。

仗着你脾气好,可以说个词吗:“滚刀肉” :)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泥巴 发表评论于
同意Wuliwa的评论!!!

--------------------------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关于另外一个材料的重要性,他已经回答你了。我赞同他的回答,他的回答非常专业,令我信服。

“葡萄糖载体,就在人体内就有14种之多,但都是同一家族的载体。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发现了Glut1有单独不同的机理模型,那他照样是第一个发现者。这个连假设都不存在,这是科学常识决定的。就好比你可以研究不同人的肤色,但当你提出人的心脏工作机理模型时,你不能拿具体的肤色说事,因为在科学上不存在肤色会影响心脏工作机理。你显然没读她2012年的论文,开头就是介绍葡萄糖载体不论是细菌还是人体,都具有遗传上的保守性。她用了很大篇幅说明这一常识。 ”
oceanblue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看你写的逻辑的文章,就没有逻辑
泥巴 发表评论于
看到你对Wuliwa评论的评论,能看出你这个人很能转移谈话的目标,你明明知道Wuliwa是个女孩子,只因为她倾向于润涛阎,你居然可以这么转移话题,真够LOW的。


=============================================================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你那男渣系列是自传还是小说?很confusing!
oceanblue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的标题就很不清楚吧?只看标题,到底谁欠谁的?
ans 发表评论于
吃瓜的不嫌事大,老阎如果不向自然投诉会让多少人失望!估计待遇等同民科投书中科院称发明了永动机。葡萄糖运转机理就是我老道的阴阳乾坤,覆盖世上万事万物。谁不引用我,自称徒子徒孙实乃大逆不道 :)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关于另外一个材料的重要性,他已经回答你了。我赞同他的回答,他的回答非常专业,令我信服。

“葡萄糖载体,就在人体内就有14种之多,但都是同一家族的载体。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发现了Glut1有单独不同的机理模型,那他照样是第一个发现者。这个连假设都不存在,这是科学常识决定的。就好比你可以研究不同人的肤色,但当你提出人的心脏工作机理模型时,你不能拿具体的肤色说事,因为在科学上不存在肤色会影响心脏工作机理。你显然没读她2012年的论文,开头就是介绍葡萄糖载体不论是细菌还是人体,都具有遗传上的保守性。她用了很大篇幅说明这一常识。 ”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 我为什么去打扰她? 我觉得这个本来就是无理取闹。

> 而且,要问,得问大阎,《自然》杂志的回信在哪里?他答应过大家他会写信的,他欠大家一个说法。

您这是两个问题嘛。颜宁被老阎指控剽窃(见老阎新博),该跳出来的是她自己,你如果不是她,就该告诉她,让她自己处理,是帮她,而不是打扰她。

老阎没有(亮出)回信,还没写也可能吧?

再见了,博主,来您这浪费时间。
我冇醉 发表评论于
好热闹!好戏连场,板凳。
Arnold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有人反对,就要消失或着下台,哪全世界所有的总统或领导人都应该下台。我现在就反对“诚信”网友你, 你是不是应在文学城永久消失?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人家没有报道跟我们一样的结论,没研究出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为何要引用我们的论文???

这个地球上只有两家研究出来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颜宁说她是第一个发现者。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博主,您开贴不为弄清真相是不可取的。颜宁一个是或不是,顶您一万条回复。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五十年说的是晶体结构,从而有助于机理分析。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再麻烦问一个八卦问题:

您仍然不结婚,却追各种年龄比您小很多的帅哥动态,是不是施一公对你有过感情上的承诺?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就太机械了。要真正搞定机理,就要结构,就要晶体。相互引用有用的文献。在你以前站有人研究了此机理,你加了一片瓦,小颜从结构着手,添了一块砖。有关喇叭口的文献不局限于离子,也包括分子。再看看原文。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说什么都没用,就说她承认自己“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就是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而且刚好就是我们发表过的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一模一样。而她这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模型在2012年的论文推理不出来,到2014年就推理出来了。到底她的方法能否推理出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模型?为何马龙尼教授活着时,她就推理不出来?同样的方法,同样的载体蛋白同系物。其它的狡辩毫无价值。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建议本博主亲自问颜宁一个问题:

您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与阎20年前发现的机理是不是相同的,等价的,从任何一个都可以得到另一个?

颜宁比您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得到回信后麻烦您再开一贴,解释一下她的解释为什么是,为什么不是。如果还是那个钠离子喇叭口的解释,也麻烦说一声。

估计您去问颜宁不会被公开email,被骂神经病。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推测是推测,科学证明是科学证明。如果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已经在她之前就搞明白了,她怎么会说“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去看她的电视,视频里有。
JessAB 发表评论于
Per public information, since graduating from JHU, R. Yan has spent most of his life working in an University. He did not have his own lab though, and was the “right and left hand” in Prof. Wang’s lab which focuses more on vision related research.

Since his feud with Nieng, I seriously doubt how many peer-reviewed scientific papers he ever wrote and published as a corresponding author not merely as a co-author. It is a common knowledge that when a person starts writing a manuscript, the author typically has the right and freedom to cite relevant references that are most pertinent to the paper. Unless R. Yan wants to file a lawsuit charging Nieng for plagiarism, otherwise what is the point of making accusation of Nieng for not citing his two papers in WXC. But this will be a very serious allegation and Nieng can file defamatory charge against Yan if she wants to.

I think R. Yan appears to be such an egomaniac in WXC. He thinks he is always right. He thinks he is the one who pursues the truth that he can accuse others who disagree with him. However, so ironically, he is the one who continues to spread out misinformation about Nieng. And he is the one who continues to try badly to fool those without much scientific background.

If R. Yan had my respect before even though we have different political views, now he loses it as well as his own credibility and integrity.

(I can only type in English on my computer)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搞X光衍射的权威跟我们搞分子生物学的不是一个领域。横跨两个领域的是加州大学的Saier.你去读他的综述,看看是怎么评价葡萄糖载体领域的论文的。

人家没搞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为何要引用我们的文章?搞葡萄糖载体的,大多在遗传领域,根本与我们的研究不相关,就好比我们也不引用人家的文章一样。

在这个地球上,只有两家研究出来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如果她的研究结论在我们之前发表,即使我们用的不是同样的方法,我也要把她得出来的机理模型给出介绍,其它方面的,与我们的论文无关。

关于钠泵的模型,早已成为经典。而且不属于葡萄糖载体领域,离子泵,跟分子载体,属于不同的领域了。如果有任何论文报道过葡萄糖载体甚至任何膜载体的机理模型,我们都必须引用,因为就那一家。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老闫不看文章,凭记忆,不严谨。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请再看前面回复中提到的92一文中相关机理模型部分。那可是先于你93年一文且是Glut1.
Arnold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看来,还是你最不要脸,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文学城网友”?
luckyyycat 发表评论于
阎大师也许真的不是诚心不地道,但他特别累人啊。 学术上的东西还好,这种争议无伤大雅,只是暴露个人品质,最多也是小面积杀伤。但政治上就不同了,他经常写,一套一套,特别这两年,其长无比不说,更能找出不着边际的数据,用逻辑不通的思维,支持他那不着边际的理论和结论,又因为有着第一仙或着半仙的光环,误导成千上万男女粉丝。想要不服?累 S 你哈。当然,老阎用生命勤奋写博,给文学城带来第一流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勤劳,必须点个赞。
游海儿 发表评论于
支持老阎写出真相,否则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只会断章取义。比如为何老阎老板自己都不引用自己的文章,原来里面就有猫腻。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Mike M. Mueckler是Glut1方面权威,他也没引你的文章。主要是谈不同的体系。没有什么阴谋论。搞科研至深至细,就是另一天地。你在你的领域当时已经做到极致,发表高水平论文,巳经被人承认。但是只是一个小领域那时候的水平,尽管你也用了很多前人的概念与模型,比如你说的喇叭口,你也没引用第一个提喇叭口的文献。大家不会认为你不引用此文是是有别的想法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在这个地球上,只有两个研究组搞出来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就是我们两家。专门避开已经发表过的同样结论的论文,在科学上无法认可。这就是瞒天过海的招数。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什么都不懂,可能不在科学领域。葡萄糖载体,就在人体内就有14种之多,但都是同一家族的载体。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发现了Glut1有单独不同的机理模型,那他照样是第一个发现者。这个连假设都不存在,这是科学常识决定的。就好比你可以研究不同人的肤色,但当你提出人的心脏工作机理模型时,你不能拿具体的肤色说事,因为在科学上不存在肤色会影响心脏工作机理。你显然没读她2012年的论文,开头就是介绍葡萄糖载体不论是细菌还是人体,都具有遗传上的保守性。她用了很大篇幅说明这一常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这个故事我先留着,以后详细介绍。当年那个中国人让我老板跟他合作写一个综述,他写,我老板只给他修改英文。我老板就答应了。他在纽约大学。论文改写完后,我老板告诉他可以发表了。他认为我老板不会再读发表后的综述了,就在寄走之前把我老板专门介绍我们的论文那部分删掉了,参考文献也删掉了。我老板发现后问我这是怎么了,我仔细读了后猜测我们的结论对他的研究经费申请有负面作用,就把我们的内容给删掉了。根据规则,我老板有资格申请撤稿,但他不想给年轻外国人带来负面影响,就说算了。在半年前的另一综述里,也是有人找我老板合作写综述,就是挂他的名。在那综述里,那人就没删除我们的论文内容介绍并列入参考文献。这两篇综述都不是我老板写的,也不在我老板的领域,都是搞X光衍射的。包括你提的这位中国人,他也是搞衍射的,他写什么我老板不管,就是自己介绍自己论文那段是自己写的。结果被他在寄走前给删除了。他认为我老板永远发现不了。哪知他还真的读了印刷版,就发现了,才问我怎么会有这种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论文批评过我们的论文,老板早就集中研究CFTR去了,那是通道。你能发现我老板署名(事实上是被邀请署名,既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通讯作者)的综述里竟然没有我们的两篇论文,这点华人干出来的龌龊事都被揭开了,我是不想提这事的,毕竟给华人一个脸面吧。连我老板都咽下了这口气。这是玩人的,跟颜宁2012推理不出来机理模型,2014年就推理出来了的猫腻属于一类见不到光的,我本来想给他们隐瞒一下。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这个故事我先留着,以后详细介绍。当年那个中国人让我老板跟他合作写一个综述,他写,我老板只给他修改英文。我老板就答应了。他在纽约大学。论文改写完后,我老板告诉他可以发表了。他认为我老板不会再读发表后的综述了,就在寄走之前把我老板专门介绍我们的论文那部分删掉了,参考文献也删掉了。我老板发现后问我这是怎么了,我仔细读了后猜测我们的结论对他的研究经费申请有负面作用,就把我们的内容给删掉了。根据规则,我老板有资格申请撤稿,但他不想给年轻外国人带来负面影响,就说算了。在半年前的另一综述里,也是有人找我老板合作写综述,就是挂他的名。在那综述里,那人就没删除我们的论文内容介绍并列入参考文献。这两篇综述都不是我老板写的,也不在我老板的领域,都是搞X光衍射的。包括你提的这位中国人,他也是搞衍射的,他写什么我老板不管,就是自己介绍自己论文那段是自己写的。结果被他在寄走前给删除了。他认为我老板永远发现不了。哪知他还真的读了印刷版,就发现了,才问我怎么会有这种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论文批评过我们的论文,老板早就集中研究CFTR去了,那是通道。你能发现我老板署名(事实上是被邀请署名,既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通讯作者)的综述里竟然没有我们的两篇论文,这点华人干出来的龌龊事都被揭开了,我是不想提这事的,毕竟给华人一个脸面吧。连我老板都咽下了这口气。这是玩人的,跟颜宁2012推理不出来机理模型,2014年就推理出来了的猫腻属于一类见不到光的,我本来想给他们隐瞒一下。
simplyu 发表评论于
我来反驳你的第一段:)

你说他和她研究的完全是不同的东西。这是一个误导性的描述。

在我看来,她用了另外一个材料,用了不同的方法手段,得到了一个高度相关、高度相似的结论。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请帮我删掉重复评论。不知道为何出了两次,我没贴两次一样的评论,结果是两次,可能按键时不小心时间太长了?还是软件问题,我就不清楚了。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老板前几年 (2008)的文章提到transporter构象数据不够,结构难定 (FUTURE ISSUES
1. How many conformational states of the transporter are there?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define the transition states in conformational spac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states
and the ability to achieve an individual state in vitro are the main hurdles to realizing a
full 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any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
2. We eagerly await the arrival of high-resolution structures of an MFS antiporter in the
Co conformation and in the substrate-bound Ci conformation.
3. Are the same residues involved in binding substrate in both the Ci and Co conformations,
and what are the exact determinants of substrate specificity and ionic selectivity?)。
在此文中,他引用六篇自己的文章,但是没引老阎你九三年画喇叭口的文章。见”In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 Annu. Rev. Microbiology, 2008. 62:289-305.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Mike M. Mueckler2001 有关GLUT1文章也不提1993/1995老阎文章.
Molecular Membrane Biology . Volume 18, 2001 - Issue 3 (183-193)
Structural analysis of the GLUT1 facilitative glucose transporter
Paul W. Hruz and Mike M. Mueckler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结晶方面研究没问题。把前人的研究结论证实了也是大贡献,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争议,我从来都认可甚至欢呼她的研究。但参考文献必须给出前人的研究结论,尤其是同样的结论,让读者可以了解用不同的方法得出的结论是怎样的。这是科学家所具有的共识规则。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非常感谢“诚信”网友出来挺颜宁博士。

当初他跟我死磕,坚决捍卫韩春雨,说反对韩春雨的都是看不惯中国好的伪科学家。我的博客留着他当年的评论,大家去看。他极力反对我预测川普会当上总统,他认为希拉里百分之百当上总统。他的这些评论还都在我的博客里,他恨不得我关掉博客,把他“挺谁谁死”的记录永远删除,我不会答应他的,留在那里,后人都可以随便查看。

他现在挺颜宁,跟当年挺韩春雨、挺希拉里一样,绝对准确的反向标。谢谢“诚信”网友没挺我,你可千万别改方向啊,拜托!一听你又出来反对我,我能不高兴?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非常感谢“诚信”网友出来挺颜宁博士。

当初他跟我死磕,坚决捍卫韩春雨,说反对韩春雨的都是看不惯中国好的伪科学家。我的博客留着他当年的评论,大家去看。他极力反对我预测川普会当上总统,他认为希拉里百分之百当上总统。他的这些评论还都在我的博客里,他恨不得我关掉博客,把他“挺谁谁死”的记录永远删除,我不会答应他的,留在那里,后人都可以随便查看。

他现在挺颜宁,跟当年挺韩春雨、挺希拉里一样,绝对准确的反向标。谢谢“诚信”网友没挺我,你可千万别改方向啊,拜托!一听你又出来反对我,我能不高兴?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以前看过所有有关的文章包括她2O14文,也看过你老板2008文。他那时就说急需结晶方面研究。你应该看看。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如果她没图5,那我们没有争议。她知道马龙尼先生去世了,我离开这个领域20多年了,如果我看葡萄糖载体的论文,也只能看标题和abstract,那就发现不了她的图5.事实的确如此,我是在她电视看到她给出的唯一的图,是她电视里的唯一的结论,那就是2014年论文的图5.我谈论的是她的图5的结论,你故意不提她的图5,还是没读过她的文章全文?那是她最重要的发现,去看视频她自己的解释。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显然你连她的文章都没读完过。去看她的图5
诚信 发表评论于
文学城三大寇: (1)"润涛阎", (2)"一剑飘尘", (3) "Armweak".

它们的共同特点: 不要脸, 不知羞耻为何物。 生活在美国文明世界近40年,却毫无文明素养, 典型的毛主席制造的50后中的垃圾代表。

老阎, 认真向颜宁和文学城网友道歉! 否则,你应该永久关闭博客,换个网名来混文学城。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2014文摘穿。很客观中肯。见下。电视上的东东不要过分解析。

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human glucose transporter GLUT1
Dong Deng, Chao Xu[…]Nieng Yan
Nature volume 510, pages 121–125 (05 June 2014) | Download Citation

Abstract

The glucose transporter GLUT1 catalyses facilitative diffusion of glucose into erythrocytes and is responsible for glucose supply to the brain and other organs. Dysfunctional mutations may lead to GLUT1 deficiency syndrome, whereas overexpression of GLUT1 is a prognostic indicator for cancer. Despite decades of investigation, the structure of GLUT1 remains unknown. Here we report the crystal structure of human GLUT1 at 3.2?? resolution. The full-length protein, which has a canonical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fold, is captured in an inward-open conformation. This structure allows accurate mapping and potential mechanistic interpretation of disease-associated mutations in GLUT1. Structure-based analysis of these mutations provides an insight into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echanism of GLUT1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sugar porter subfamily. Structural comparison of the uniporter GLUT1 with its bacterial homologue XylE, a proton-coupled xylose symporter, allows examination of the transport mechanisms of both passive facilitators and active transporters.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你如果只看她2012年的文章,那的确如此。可她2014年的文章与2012年的文章是一样的,多出来的贡献是得出了工作模型。这是她在电视里讲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2014年的工作模型,而不是2012年的解构。我们需要谈的是她2014年的论文结论。

就好比外星人来到地球给地球小学校招生的揭秘,她2014年的论文等于在李家村的小学招生规则得出地球人小学校只招小学生不招高中生的结论。这跟早就在高家村小学得出的结论一致,她就说地球人的小学招生规则是她发现的。

我们讨论事实真相必须限定在葡萄糖的工作机理模型这一点,地球上的生物,从细菌到动物植物,所有的葡萄糖载体只有一个工作模型。因为它们的分子二级结构决定了的。就好比地球人不论肤色,都是两条腿走路的简单道理一样,因为他们的身体结构是一致的。关键是:葡萄糖载体是怎么工作的。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法探索,最终得到的结论是一样的,除非有人发现葡萄糖载体还有另外一种工作模型。就好比地球上不论什么生物,从DNA到RNA的转录模型是一样的,都是从DNA到RNA,直到有人发现RNA可以到DNA。在没人发现之前,就必须认可前人的发现。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个问题确实简单。九二年就有人作了机理描述,见下。下面1992文对GLUT1-5,有关假设,结果, 动态机理有很好总结 ,具体提到TM7,3,5,8,11上的亲水基与葡萄糖结合机理 ,这个可认为是当时有关GLUT体系机理原创。 以后的人很可能借用此92年一文中动态机理,推进了不同体糸-UhpT-的研究,如证明TM7的特别作用等,加了一个证据,但还是建立在这个九二机理描述之上,不是原创。

1992 Mike M. Mueckler有关GLUCOSE ABSORPTION文章,描述动态机理. 他的文章与小颜研究体糸相同。

ScientifiC America (January 1, 1992). How Cells Absorb Glucose. David E. James, Gustav E. Lienhard, Jan W. Slot and Mike M. Mueckler。
小颜的贡献是晶体构象。她没说发明机理。她描述了机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which is believed 与科学证明了的不是一回事,这才是颜宁的论文价值所在。在1992年之前,所有的膜蛋白领域的人都believe CFTR是载体而非通道,因为它的结构就是载体的结构。活体蛋白的科学试验证明CFTR是氯离子通道,发表后震惊整个领域。

还是拿小学校这么简单的道理说事。如果一个来自火星的外星人到了地球,发现高家村的小学校里只有小学生,没有高中生大学生,他给出的定义是地球人的小学校只招小学生。后来来了一个土星人,在李家村的小学校的研究得出:地球人的小学校只招小学生。她说这一发现是她的功劳。如果她没见过火星人的文章,她可以这么说。如果她发现李家村小学里有高中生,那她的发现也是独树一帜,因为她跟火星人的发现不一致。那她就给出了“地球人小学校有至少两种”的结论。她也必须给出限定词:她看到的只有李家村的小学是那样的,不能推到所有的小学都是招高中生的。颜宁如果给出葡萄糖载体有两种不同的工作模型,那她就是第一个发现葡萄糖载体另一个工作模型的人。至于你讲的她解构葡萄糖载体,那不是我谈论的内容。她在电视上讲的她的贡献是得出了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是科学证明。不是believe的假说或推测。何况你讲的believe是在2000年,我们的论文发表在1993、1995年,自然有了believe的根据。这是扩展问题,因为我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葡萄糖载体都研究一遍,谁都是这样,拿一个作为研究对象。就好比火星人到了地球的高家村小学就研究高家村的小学是怎样招生的。当李家村的小学被土星人得出的研究结论跟高家村小学一致,那土星人就必须讲李家村小学的结论跟高家村小学的结论是一致的。那她的文章价值就不一样。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好! 直接向"老大"挑战!
老大不理, "我赢了! "
老大来理, 增加人气!

:)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FYI。看看第三方的在2000年教科书中对GLUT1动态机理描述。小颜只需引用这本书的结论,在此基础上深入研究。再说她没说发现机理。她是搞定了相关晶体及更详细结构(五十年来第一人),使当时的机理描述更接近真实。但是她的机理描述也不是终点。因为此过程中分子的构象不是她详细研究的一二个,再说以后仪器分辩会提高,摸拟软件会更完美。
Model of the mechanism of uniport transport by GLUT1, which is believed to shuttle between two conformational states

In one conformation (?1?, ?2?, and ?5?), the glucose-binding site faces outward; in the other (?3?, ?4?), the binding site faces inward. Binding of glucose to the outward-facing binding site (?1? →? 2?) triggers a conformational change in the transporter (?2? →? 3?), moving the bound glucose through the protein such that it is now bound to the inward-facing binding site. Glucose can then be released to the inside of the cell (?3? → ?4?). Finally, the transporter undergoes the reverse conformational change (?4? →? 5?), inactivating the inward-facing glucose binding site and regenerating the outward-facing one. If the concentration of glucose is higher inside the cell than outside, the cycle will work in reverse (?4? →??1?), catalyzing net movement of glucose from inside to out.

From: Section 15.3, Uniporter-Catalyzed Transport

Cover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
Molecular Cell Biology. 4th edition.
Lodish H, Berk A, Zipursky SL, et al.
Arnold2 发表评论于
我对相关科学不懂, 但我相信老阎人品, 尽管他也不是完人, 他过份自负(当然他有本钱自负), 他经常出口伤人, 甚至对自己的的忠实读者(或者他不在乎,但这一点有欠修养),但他从来都是我口出我心,始终持客观的立场, 这是我最佩服他的一点,尽管我从来不认为他所有观点都是对的(没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相对于屁股决定脑袋的大部份芸芸众生, 他的求真精神是非常难得的。 把阎颜之争在博客里写出来, 老阎肯定知道会引起一些争议甚至口诛笔伐, 这也足见老阎的求真勇气。 当然, Fanreninus 博主有权发表他的异议, 谁对谁错, 让我们试目以待。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楼主这个电大生把这个难度很大的问题,阐述得明白,透彻,作为一个外行人,可能不懂学术上的问题,但是大道理是管着小道理的,谁提出结论不重要,证明这个结论才是最重要的。我相信老阎不是故意欺骗别人,是他确实从心底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这也是他的悲哀。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你的反驳一条都不占理。就给你一个最基本的科学规则:她和我得到的都是“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她没任何证据证明葡萄糖载体有不同的工作模型。就好比你谈“小学校”,这个定义一出来,那就不是中学、大学,不论是高家庄小学还是李家庄小学,都一定不是大学和中学。如果她说她的葡萄糖载体模型跟任何已经发表的葡萄糖模型不一样,那就好比有人发现有的小学其实里边是高中生跟已知其它小学的定义不一致。她如果没读过我的论文,不知道已经有了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那当然她可以说她最早发现了葡萄糖载体模型。至于用人体的还是细菌的,她自己也用了不同的,结果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是:她自己无法说明到底她的研究方法是否能推理出动态模型。根据她2012年的论文,她是无法推理出来的,那她2014年的结论就是剽窃。这道理任何小学生都明白。

你连什么是活体蛋白都不清楚,竟然谈论起了科学论文。突变体就不是活体?你要知道任何人都有基因突变,只是不同的基因突变。你自己有很多基因有突变,你就不是活体了?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我认为闫润涛没错,等待新的发展
邮政编码279 发表评论于
那阎在WXC是一尊?恶不恶心?一目十行的读过这老货两篇又长又臭的东西,感觉就是那种自以为是,越老越猥琐且冥顽不灵的老而不,最近那篇关于香港的,还把自己幻想成死了20多年的邓矮子肠子里的蛔虫,实在令人作呕!还有一大堆擦鞋的跟着嚷嚷什么荣耀回归,真是WXC奇观!
唐西 发表评论于
我只能说老阎的档次还不够,人家《自然》杂志没有回信或回复的内容是不利于老阎的。
老阎这回伤的不轻,关博修养情有可原。依老阎的性子,给颜宁外籍院士一个道歉,难度很高很高。
lin13590 发表评论于
你这文章貌似公正,其实是在糊弄没有做过科学研究的外人,按你理解的相关性,做医学研究的就不用做低级动物研究了,原因是跟人的相关性差的很远。
sensei321 发表评论于
看看他如何反驳和攻击川粉,你就会发现他的思维严重缺乏逻辑。所以我不相信他能独立做好科研。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城里有几个老玩童挺好。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其实老阎文章发表前的文献及教科书,已经把老阎现在在描述的葡萄糖运转机理包括动态模型写很清楚了。缺少的是晶体方面相关的构像细节(他导师的话)。很多人包括小颜在细节方面做了很多。小颜更突出。老阎研究不同分子。他当时没引更广范围且相关的教科书及文献,难道也要遭同样的质问?
唯心一把: 老阎的意思是发表他文章的杂志太偏(怪导师),发表小颜诸多文章的诸多杂志被骗(怪小颜及审稿的专家)。整个研究领域欠他一个解释,美国科学院发错了院士头衔,诺贝尔奖委员会一定要找対获奖者。
solo1 发表评论于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之前,很多后续的分析就没有基础。
老泉 发表评论于
老阎崇尙形而上,唯心的东西,村里瞎子的理论,搞科研难长久。博客有用武之地!
solo1 发表评论于
外行问一个问题。小颜的团队是不是预先知道老阎发表的两篇文章?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诸位有确切的消息?
oplog 发表评论于
老闫要是会道歉,就不是他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同意小宝你。这次是他自己走下神坛了。以前觉得他不是仙人,也是半个仙人。现在看他就是和其他热门博主一样的凡夫俗子。有些人喜欢给自己抹蜜弄高大上,其实内心和自己形容的自己是两码事。行在前,言在后。看人,要看他在做什么,然后才是他说什么。言语的欺骗性大过行为。在这种博客里严肃讨论学术论文的确不合适,估计他心里有结打不开,他的心结我猜和颜小姐其实无关。估计他自己不能容忍他自己在学术界默默无闻而已。
luckyyycat 发表评论于
哈哈,老阎在WXC是一尊的地位啊,走下神坛不容易,阎粉不高兴。其实他这几年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文章写得长啊,看也看不懂啊,就成先生了!支持烦人把他拉下马:))
老泉 发表评论于
几天没上网了。老阎网上自说自话不应该。他说过他忍了几年,还说瞧我这忍性。应该再忍忍。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老阎也有想不开的时候啊。等着哪天老阎顿悟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