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谈-中国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儿子七岁就来新加坡了,现在年龄翻了一倍,思想教育工作变得越来越艰难。首先就是身份认同问题——“我是中国人,我爱自己的祖国。”这个对小英雄雨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对我儿子则是一个需要推理论证的事。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就这件事进行过无数次辩论,大致情形如下:

儿子:“我为什么是中国人?我只在中国呆了七年,就永远是中国人吗?”

我:“中国人是个民族概念,跟地域没有直接关系。你是中国人,因为我和你妈是中国人,你身体里流淌的是中国人的血。你在什么地方居住,并不能改变这一点。”

儿子:“你怎么知道你和妈妈一定是中国人?你跟我说过,中国人的来源很杂,是真正是杂种。纯种的日本人可能还有,纯种的中国人并不存在。历史上中国被胡人入侵过很多次,这血早就乱了。”

我:“你说的是生物学问题,我说的是文化问题,两者不能划等号。‘中国人的血’只是一个比喻,意思是从文化血脉上说,我们认为我们是中国人。”

儿子:“你不能这样推理——‘我们认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是中国人。’就算你们这样认为,干嘛我就非得这样认为?我为什么不能认为我是新加坡人?这里也有很多华人,流的血跟我们一样,为什么他们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我:“你拿着中国护照,当然是中国人。”

儿子:“那将来我要是换了护照呢?我是不是就变成新加坡人,或者美国人了?”

我:“这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从法律来说,你是哪国国籍,你就是哪国人。我不在意你将来拿哪国护照,那是你成年以后自己的选择,但并不意味着你的人种就变成外国人了。比如中国政府经常使用‘爱国华侨’的概念,这里的‘国’指的就是中国,而不是外国,尽管华侨拿着外国护照。中国是华侨的祖国,华侨是中国人,华侨爱自己的祖国——这不就绕回来了吗?多顺理成章的事,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儿子:“所以爱中国就是爱祖国,并不是说要爱现在的中国。”

我:“唉,唉,是有这么分解的,那多半是海外反华人士。但至少目前而言,你拿着中国护照,你的父母是中国人,所以你的祖国和你的国家都是中国。你爱中国有什么不对的呢?”

儿子:“我就不喜现在的中国,连Google和Youtube都用不了。每次回中国,我就觉得跟外面的世界全都隔开了,我要上个好玩的网站都上不去,并且速度超慢。”

我:“中国也有很多好玩的网站,中国人在自己的防火墙里玩得也挺嗨的,你要是在里面呆惯了就好了。”

儿子:“我为什么要在里面呆?我有病啊!”

我:“……”

为了培养儿子的爱国主义情怀,我每年都会带他去中国游览名山大川和历史古迹,不过收效并不显著。到目前为止,他只表现出对中国菜有浓厚兴趣,尤其喜欢羊肉饱馍、卤煮火烧这类“重口味”小吃,并且不需要诱导,马上就动手动筷,饕餮大嚼。上周我买了一斤大肠卤给他吃,他风卷残云般地一顿就干掉了,但是评价并不很高:“洗得太干净,都没肠子味了。”我大姐夫是位“老北京”,他曾经告诉我:“这卤煮火烧最重要的是大肠,大肠没味就不好吃。好这口儿的人生怕肠子洗得太干净了,恨不得带点绿色(shǎi)才好呢!”我把这话告诉儿子,他一拍大腿:“就是这个理。下回一定要带点绿色!”我觉得好笑:我在西安长到十五岁,一次羊肉饱馍都没吃过,因为父母是南方人,特别怕羊肉的膻味。至于卤煮火烧,则是以前穷苦市民吃的东西,我在北京呆了七八年才敢碰。但这些最地道的老陕、老北京小吃,他怎么一接触就喜欢上了?敢情我儿子没长着一颗中国心,倒长着一颗中国胃!

随着年龄渐长,儿子对自己的来历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有一次他扬言自己一定有胡人血统,因为他长得很白,“同学说我比白人都白。”我说你那个白跟白人的白不同,白人的白像石灰一样,你那个白像蛋白一样,分明不是一个种。再说你要是多晒晒太阳,也就没那么白了。

他不信,又说自己眼睛是褐色,跟大多数汉人不同:“你告诉过我,咱家这个姓,有一支是唐朝时从乌兹别克斯坦过来的胡人。我身上明显有胡人特征,错不了。”我说眼睛褐色的汉人也不少,好些黑眼睛你离近了看其实都是褐色。但儿子并不准备改变自己的观点,在Google地图上查了半天乌兹别克斯坦的卫星照片,最后向我宣布了研究结论:这是一个令他神往的地方,一定是自己真正的祖国。

我感到啼笑皆非,但儿子的执着却超乎我的想象。没过两天,他又告诉我,他找到一个美国网站,专门帮人确定祖先来源。只要掏80多美元,就可以做DNA测试,解开“我从何而来”的迷题。这一下我觉得问题严重了,非常强烈地表示反对:“你为什么要测这个?有什么意义呢?当个中国人、当个汉人不好吗?干嘛非得把自己搞成胡人?”

他指责我有种族歧视:“胡人有啥不好?你不说‘物以希为贵’吗?中国那么多汉人,有什么可稀罕的?我要说我是从乌兹别克斯坦过来的,那多unique!”

我说:“这样很不好。本来你妈就说你小子不爱国,现在又整出来胡人血统,那不更乱了套?不行,我不能支持你这些怪念头。那个网站规定未成年人做测试必须父母签字,我不会给你签这个字的。”

儿子不服:“你老说科学家要有不屈不挠的探索精神,我这才刚刚起了个头,你怎么就不让我探索下去了呢?”

我不再搭这个茬,但儿子并未善罢甘休,不屈不挠地跟我斗争了两个月,终于在一次我心情比较好的时候讨得了我的许可。当下趁热打铁,把我的信用卡从钱包掏出,录到网站上,只等我按一下“确认”就可完成交易。我有些后悔,但又不好食言,只能再次规劝他三思而后行。他不耐烦地说:“我都思了这么多天,有什么可再思的。”我只好由他而去。

过了两周,从美国真的寄来一个包裹。儿子打开来,拿出一支棉签,在嘴里转圈蹭了半天,然后放入一个装有保护液的小瓶,告诉我这就齐活了:“你明天把小瓶寄回美国去。从我的口腔细胞里,他们能提取我的全部DNA,告诉我到底是哪里人。”

东西寄出后,儿子三天两头问我结果,我说哪有啊,别是个骗子公司吧。他说不会,这网站非常有名,非常权威,很多名人都在那里测过。如此等了两个月,儿子都没耐性问了,检验结果却出来了。重要结论有两条:第一,他100%不是欧洲人。第二,他是46%的东北亚人,54%的东南亚人。

我看罢大乐,当即把结果用WhatsApp给他发过去。他回了一句“Shit!”我却不依不饶,趁势发起强攻:“科学鉴定表明,你不可能是从西域过来的,所以跟乌兹别克斯坦拜拜吧!你是地道的中国人,哈哈!”

他回复:“但那上边也没说我是中国人啊!东北亚、东南亚地方大了,怎么就一定是中国呢?”

我告诉他:“只有中国同时处于东北亚和东南亚——这在中国就是指北方和南方。你不能设想一个朝鲜人跑去和一个越南人结婚,然后生下了你的中国祖宗。这个检测结果对我非常重要,因为从根本上确认了我们这个姓不可能来源于胡人,那么根据史料,就只剩下两个来源了,一个是“上古八姓”,另一个是“祝融八姓”,都可以往上追溯四五千年。前一个祖先就是赫赫有名的黄帝,后一个祖先叫祝融,也称“赤帝”,传说中的火神,他差不多是黄帝同时代的人。”

儿子表示不能相信中国的神话故事。我耐心给他讲解:“我们这个姓很独特,是百家姓里仅有的十几个极为古老的姓,并且姓氏起源相当单纯,唯一的干扰项就是那支唐代胡人移民,而你做的检测恰恰排除了这个选项。如此一来,我们一下就变成了中国人里面‘最中国’的那百分之一,因为我们的姓在黄帝那会儿就有了,我们是中国真正的原住民。你应该感到自豪,你的祖先世世代代都埋在中国,那里是你百分之百的祖国。我从来没想过我们的中国血统会这么纯粹!我都有些激动了。”

儿子提出最后一点质疑:“你和妈妈家都是南方人,为什么我会有差不多一半的北方血统?”

对此我已有准备:“根据我父亲的家谱,我们这一支可以追溯到850年前的北宋,那时你的祖爷爷是宋徽宗的大臣,跟皇上一起被掳到金国,后来带着徽宗的诏书逃了回来,请求新任皇帝宋高宗去搭救自己的老爸。高宗表面上同意,但心里害怕老爸接回来自己就当不成皇帝了,于是把你的祖爷爷支使去组织敢死队,但其后九年都拒绝再见他。祖爷爷折腾半天,救不出老皇帝,所以整天以泪洗面,写出不少诗词来,成了半个诗人——这比他爸爸可差远了。祖爷爷的爸爸是一个真正的职业诗人,诗词传唱天下,名气很大。你祖爷爷完不成救驾大任——其实这是个mission impossible,连岳飞都洗不了靖康之耻,怎么可能靠祖爷爷领着一支特种部队就去搞定呢?这分明是宋高宗逗他玩,幸好也没真把他派出去,否则祖爷爷就报销了,也没我们今天什么事了。祖爷爷大概最后也绝望了,就辞官隐居,携带家眷跑到了浙江温岭,一个极为偏僻的海边小镇。此后八百年,他的后代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里。你想想,离你越近的祖先对你的基因影响越大,祖爷爷的北方基因在南方稀释了八百年,居然还能剩下一半,这说明祖爷爷之前的祖先已经在中国北方呆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正好跟黄帝、祝融这两个起源相吻合。他们属于中国最古老的部落,长期生活在黄河流域,那里是中华文明的摇篮。”

儿子:“……”

这一场较量我大获全胜,觉得那80多美元花得真是太值了。我家这个姓氏的千古之迷居然要等我来新加坡以后,在儿子要认胡人为宗的危险情况下,最后借美国人之手才得以破解,岂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今身份已明,儿子再不能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俺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工程终于获得重大突破!

那天儿子放学回家,兴致不太高。这小子一向喜欢跟我争胜,此次失败对他确乎有些打击。不过吃完晚饭出去散步时,他又兴奋起来了:“爸爸,我虽然不是乌兹别克斯坦人,但那块地方我已经做了充分研究,绝对是个好去处。假期咱们就到那里旅游吧!”

我:“……”

2019.1.22

家宴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
心已远 发表评论于
儿子有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赞一个!
爬墙头 发表评论于
烟=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