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三十年后看温州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故乡是温州:依山傍水温润之州,临江居海一片金瓯。

瓯是温州的简称,瓯江、瓯海、瓯山越水都是温州的地名和特写。"瓯"字神秘而古老,和中华文化起源一样久远。金瓯出自诗句: “收拾金瓯一片”,古人把金瓯比作国土山河,如今的金瓯是温州人对家乡独有的赞美。

瓯是古代器皿,形状像碗,温州发现过远自新石器时期的瓯器。中国有一部记述大禹治水、女娲补天的上古奇书《山海经》,其中也提到了温州: “瓯居海中”,说那时候的温州是海岛,也可能是伸入海中的半岛。

温州外海洞头列岛的礁石,像一只倒扣在海中的碗(瓯)。

温州有一条大江叫瓯江,有一片大海连着太平洋,它三面环山中间平原,有河塘溪流纵横,更有海岛、江屿、和滩涂。一座城市的环境,能集中如此复杂多样的地理条件,温州在地球上是不多见的。

中国东南丘陵地带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吸水海绵,崇山峻岭是一个个的蓄水塔,它们是无数涓涓溪流的源泉。瓯江就是由这些大小溪流汇聚而成的大河,它从浙江丽水出发,绵延四百公里流入东海,经过千万年的奔涌,瓯江水裹挟着泥沙在入海口堆栈出一片沉积平原,从而诞生了温州。就像长江口的上海,珠江口的广州,钱塘江的杭州,尼罗河的埃及,人类不断重复着大河文明的故事。

温州的雁荡山号称“东南山水甲天下”,北雁荡山的清江造就了乐清,南雁荡山的飞云江造就了瑞安,从而形成了温州的三江平原。
江河溪流的沉积物推平了长长的海岸线,连接起了一片广袤的陆地平原。同时,沉积物也抬高了海床,使温州的外海变成了浅海,瓯江口外的灵昆岛和洞头列岛,就是这片浅海露头的部分。如果再抬高一点,当潮汐退去时,海床就会裸露,形成滩涂。著名的霞浦滩涂就在温州以南不远的福建宁德,从海岸向外延伸,纵深几十公里蔚为壮观。如今的洞头岛已成为温州市的一个行政区,沧海桑田,如果说《山海经》中的“瓯居海中”,是海岛变为陆地的前世故事,那么洞头岛连接大陆最终形成半岛,也将再续温州的自然传奇。

有人说温州,三面环山,一面靠海,交通不便,是穷乡僻壤,温州人因此背井离乡、四海行商。然而你到过温州就会发现,原来这里山清水秀、平原广袤,河塘遍布,溪流纵横,决不亚于江南的鱼米之乡。如果你捧起一把瓯江平原的泥土,你会发现它十分肥沃、黏性很大,温州人的祖先就是用它制作陶器,和创建农耕文化的。
自古以来温州一直自给自足、安乐一方,很少发生战乱与饥荒,引起纷争和外扰,偏安一隅的东瓯文化得以传续千年。
温润之州,不仅气候宜人,而且民风淳朴,互助友善,温州方言仍然保持着古音古韵,奇妙难懂。初到温州,你会有亲历现代版《桃花源记》的特别感受。

温州洞头列岛的半屏山和望海楼
半屏山,半屏山,一半在洞头,一半在台湾。

中国四大名屿之一的温州江心屿。
瓯江在下游的江面宽阔浩荡,这座江心岛屿是瓯江水塑造温州平原时,未完成的纪念。

浙江丽水的崇山峻岭和瓯江上游的清澈溪流

秀丽多姿的楠溪江,由北向南穿越永嘉,汇入瓯江。永嘉县多山,居高临下,进退有据,俯视瓯江平原,温州的历代官府都设在这里。永嘉还有不少遗迹和古代村落,是访古探幽的好去处。

瓯江南岸的滨江大道,宽敞整洁的休闲步路和色彩鲜明的运动跑道。

瓯江南岸的滨江大道,宽敞整洁的休闲步路和色彩鲜明的运动跑道。
温州南塘的夜景,如梦幻一般......

 

 

 

洞头岛的彩虹桥

温州的海岛风光

温州洞头岛的渔村

温州的主流餐饮,始终不为他乡美食所动,依然保持着以本地海鲜时蔬为主,现选现烧,既阔绰丰盛,又丰敛自宜的特色。

走在故乡的道路上,我有一种身心飘浮的奇妙感觉,从前依稀模糊的画面,突然变得如此清晰通透、鲜明亮丽。记忆的碎片,从散乱中聚合、并拢,然后慢慢地舒展、打开一幅长长的画卷……我想贴近画面,轻轻触摸色彩,搜索细节中和我内心吻合的部分。但是,我的记忆好像做了现代版的升级,无论聚焦在哪里,都无法分辨现在和过去。
故乡似乎一直都没有变化,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里。
没有了过去,就没有了乡愁,如今的手机和微信,随时传递乡音,分享给我满满的乡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