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这个歪果仁常年驻北京抓壮丁街采 看到请快跑!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让文化碰撞成为生产力。

作者:陈霖 隋唐

在“宇宙中心五道口”遛弯,如果你看到一个焉坏的老外正在为难另一个老外,让他给“自行车打滑,我一把把把把住”断句,那这个“皮断腿”大概率就是高佑思。

高高瘦瘦、长得有点像maroon5(魔力红)主唱、每天专注于在北京五道口“刁难”外国同胞的高佑思,在B站上是个大红人。由他创立的自媒体“歪果仁研究协会”在B站已经收获近200W粉丝,而他们生产的视频点击量最高的一条已经达到了300多万,内容是描述在中国的老外们如何被“中式英语”带跑偏......

有人说高佑思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窗口,一个观察中华文化在外国人心中究竟魅力几何的窗口。

(image)

让文化碰撞成为生产力

有人说,高佑思与中国网友“互为镜面”。在B站上,”歪果仁研究协会“主推的3个视频分别为“外国人被中式英语带跑偏之后”“当得知儿子交了外国美女当女朋友的反应”“老外看了《流浪地球》之后”。这三个视频无一不是站在外国人的角度来细细地端详中国。而反过来,中国网友们似乎也乐于端详这群老外端详中国人的样子.....

在被中国式英语带跑偏的吐槽中,一个美国小姐姐说自己跟妈妈讲“这个东西真的很low”时,妈妈一脸懵,让她意识到这个low的用法有多”中式“;

高佑思团队中的外国小姐姐,在大街上“拉壮丁”假装对方女朋友时,视频那头笑出褶、说话嘴都打瓢的中国家长,让我们知道了很多中国人对外国文化究竟有多好奇;

当听到许多外国人亲口夸《流浪地球》牛X的时候,我们心中那份“文化自信”又会多闪耀几分。

作为在中国的外国人,高佑思深谙外国文化与中国文化如何发生碰撞,这些看似努力融入中国文化而始终不得其法的“歪果仁”,是很多中国观众都“喜闻乐见”的群体。

他们的第一个视频讲的是外国人用微信红包的体验。发红包是中国习俗,微信又是中国流行的社交APP,对外国人来说,微信红包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新体验”。当时,一位外国姑娘迷上了“微信抢红包”,她加了100多个群,最高的战绩是抢到8000多元红包。高佑思也开玩笑:“我的手机必须24小时满电,不然我就感觉自己会错过1个亿!”

还有一次,他们上街请外国人做阅读理解——“明明明明明白白白喜欢他,但他就是不说”,请他们断句并回答两位主角的名字。

除此之外,他们还曾找过外国老头来背《三字经》、以外国人的身份去体验春运、甚至真的拉了一帮老外合拍了那部“中美合拍的《西游记》”......

(image)

这些视频很有巧思,在各大网站发布后,获得极高浏览量。但是,看起来轻松愉快的视频,拍摄过程却不简单。一般来说,他们要成功街采50人,才能选出既好玩又有信息量的10位,剪辑成短片。可是,街采的拒绝率很高,想要采到50人,他们至少得找到150人。起初,他们在五道口找外国人,但太过频繁,以至于“后来人家一看到我们就跑”。

利用文化碰撞来造梗,一直是高佑思和他的“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创作源泉。作为一个在中国待了十多年的“歪果仁”,他明显比其他“歪果仁”更了解这种碰撞。

高佑思说:“我们想让中国人了解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也想让外国人看看中国日新月异的改变。”

(image)

追《奋斗》,练中文

2008年夏天,高佑思一家从以色列移居香港,路过北京时在这里待了几天。当时,全北京都沉浸在奥运会的喜悦中,高佑思和爸爸一起到鸟巢看田径100米比赛。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偶像——世界飞人博尔特。采访中,想到10年前见证博尔特破了纪录的那一刻,高佑思手舞足蹈,甚至毫不迟疑地喊出当时的战绩“9.69秒”。那时的他不懂中文、不会英语,和许多远道而来的外国人一样,因为这个盛会才开始了解中国。

奥运会结束,高佑思便到香港的一家加拿大国际学校读高中。他修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课程,毕业时要提交1万字的论文。他把目光放在快餐店员工身上,去麦当劳和员工、老板聊天,还去图书馆、政府网站查了很多资料。最后,刚学英语没几年的他却写出了一篇满分论文,分析香港的最低工资如何影响快餐行业的经营和管理。

(image)

高佑思说自己“喜欢体验不同人群的从业经历”,特别关注普通从业者,因为这些人的生活与他的经历有很大反差,让他十分好奇。高佑思的爷爷奶奶都是以色列的科学家,今年春节《流浪地球》火了以后,奶奶还拍摄了一集解读太空的视频。他的父亲高哲铭是位有24年经验的空军飞行员,曾在以色列空军基地工作,执行过重大飞行任务,后来从商,创办了英飞尼迪公司。能飞天、能经商的父亲,经历过人生的起起伏伏,是儿子的导师,经常告诉儿子“要勇于尝试”。高佑思说:“我胆子挺小的,怕恐怖片、怕气球、怕烟花、怕做手术,但我爸爸总是鼓励我尝试新事物。”

在香港待了几年后,高佑思觉得那里“太国际化了,大多数人讲英语和粤语,可我更想了解中国内地,学普通话”。于是他来到北京,在对外经贸大学学中文,想去北大、清华上大学。不过,中文基础还很薄弱的他在入学考试中失败了,他不放弃,准备“二战”。

练中文的方法之一是猛看电视剧,他追的第一部剧是《奋斗》,讲述几个大学毕业生在北京奋斗的故事,这和高佑思在北京见到的青年很像,让他很有代入感。他喜欢剧中角色陆涛,因为“扮演者佟大为很酷!尤其是他的儿化音特别有意思”。他还迷上了演员马伊俐,“她完全颠覆了我对女性的审美,有一头利落的短发,很漂亮也很有个性”。那时候,看一集45分钟、没有字幕的《奋斗》,他要花3个小时,看一句,停一下,琢磨对白的意思。他说:“看剧学外语时,如果荧幕上有字幕,那就是在作弊!”

(image)

“二战”北大期间,高佑思还去蹭课。他去上张维迎、周其仁、林毅夫等经济学家的课,不过,“如果老师有口音,我上课一句话都听不懂”。高佑思只好把老师上课的PPT拍下来,回家后自己对着照片复习。这个“笨方法”却给了他回报,参加北大面试时,高佑思运用蹭课“偷师”学来的经济学知识作答,顺利过关,成为北大历史上首位以色列本科生。

(image)

呈现小众者的生活体验

“我在北大4年,都在做实践。”高佑思说,“在北大,创业者是一群真的很想改变世界的人。”

北京大学离中关村很近。高佑思下课后会和同学去中关村有名的创业大街吃饭,“你走在那里随时都能看到科技公司、创业咖啡馆、孵化器,有时候走进一家咖啡馆,旁边的人都在聊创业,吃个饭都会被这个环境‘洗脑’。”中国的政策也鼓励大学生创业,高佑思深深地迷上了这种创新实践氛围。

因为爱足球,高佑思结识了北大的方晔顿、南开大学的刘祺和北京体育大学的张希曼,他们先是一起拍体育视频,后来办“歪研会”。去年,他们想做个全新栏目,在一家咖啡馆讨论方案。被高佑思称为“团队脑洞”的刘祺想出了一个方案,让高佑思体验各种工作,以呈现中国社会。于是,高佑思做了快递员、机场地勤、餐厅服务生等,还创业卖秋裤。这便是《别见外》这档“以色列小伙变身各行各业从业者”的栏目。

(image)

在“卖秋裤”这一集里,高佑思和几个外国朋友对市场分析不够,亏了2万多块钱。视频中的高佑思和朋友挤在中关村的小办公室,其实,这个地方就是他开始做“歪研会”的地方,高佑思很喜欢它,因为那种“拥挤、紧张的空间能让你觉得你在做一件紧迫的大事”。

3个月前,高佑思搬到了位于朝阳区的新办公室。那是个宽敞明亮的联合办公空间,许多家公司租用同一个公共办公区。他念叨:“我还不习惯这里。”但这个联合办公空间正反映出一些新创企业的工作氛围:来去自由,与其他团队零距离接触,能方便地分享资讯、创意、人脉,甚至能创造投资机会。

无论在哪里,高佑思总是团队的“活宝”。采访中,高佑思和环环聊到《流浪地球》。他兴奋地指着杂志封面上的刘慈欣头像问:“我可以上封面吗?”方晔顿和刘祺调侃道:“我看到你了,你在这里!”然后指了指封面上的地球表面。高佑思大笑。虽然他是“歪研会”的会长,但他和伙伴们相处得轻松、平等。他说,40多位成员“为真心想实践的想法而努力”,如果他们提出自己的想法,他就让他们去完成,这是团队一直能创作出爆款视频的关键。

“在中国,犹太人是小众,外国人是小众,我们拍摄的各行各业从业者也是小众。”高佑思说,他一直在做的事就是体验各种小众人群的生活,再把这些故事分享出去。但他有个小遗憾:“在北京几年,我一直跑来跑去,没能坐下来安安心心读书。”他想以后一定要再回校园,或许再读经济学,也或许读人类学,但还是会继续当一个“在中国的生活实验者”。


tomcat77 发表评论于
ljcn 发表评论于 2019-03-14 09:58:09

在中国混的歪果仁都长得怪怪的。真帅真美的在本国就混很好了。
----------
呵呵。这话按在中国人身上也成立。
bopingw 发表评论于
佩服佩服
zhichi 发表评论于
挺好玩的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像维吾尔人。
chinusa 发表评论于
他家的星悦不错。我先知道星悦才知道他的。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好,就应该从这个方面找到刁夶强调的文化自信。
自由之身 发表评论于
他不像Adam Levine, 他长得有点像Sasha Baron Cohen.
蓝宇 发表评论于
这个犹太人挺有趣的。是家广告公司。他老爸的公司,在北京。
胡不归 发表评论于
中文说得好,在中国的外国人,被怀疑是间谍
如今11 发表评论于
他们的国家怎么没给他们带高帽说不爱国!这种事情在中国不可能发生!
ljcn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混的歪果仁都长得怪怪的。真帅真美的在本国就混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