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法国成为经合组织内税负最重的国家(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巴黎恐袭”专题页面
正席卷全法国的“黄马甲”运动,本因不满“苛捐杂税”而爆发。本周末的抗议硝烟尚未散尽,法国刚刚登顶经合组织内国家税负榜榜首。

经合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5日发布报告称,在过去的一年,法国已取代丹麦,成为该组织36个成员国内收税负担最重的国家。

此前,丹麦已在榜首位置上稳坐了16年。



排名前十的国家分别为:法国、丹麦、瑞典、意大利、希腊、荷兰、匈牙利、德国、捷克和葡萄牙 图自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5日报道称,经合组织的这份报告显示,法国去年税收占GDP比重已达46.2%,同比增长0.7个百分点。

这个水平远超经合组织成员国34.2%的均线;同时,法国也取代丹麦,成为该组织内税负最重国家,后者曾在2002年至2016年间蝉联首位。

同时观察者网注意到,法国政府支出规模庞大,已成为该国经济的一大风险。

据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2016年,法国政府支出占GDP的比重达56%,是欧盟28个国家中最高的。法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自1993年以来也一直超过欧盟3%的标准,2016年法国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为3.3%;直到2017年才有所回落,跌至2.7%;2018和2019年预计仍然会在红线徘徊——分别为2.7%和2.8%。



图自彭博社

政府支出居高不下,造成法国政府债务高企,法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从十年前的58%升至2016年的96%。今年一季度法国公共债务占GDP比重更是攀升至97.6%——这已经超过了法国政府为今年设定的96.4%的目标。

这种情况下,马克龙奉行在地方政府内“削减成本”和“行政重组”做法,引起副作用:POLITICO新闻网指出,自2014年以来,法国共有超过1000名市长辞职。

而上述这些问题,都能在这次的“黄马甲”运动中得以体现,民众带着种种不满,在全法各地举行游行示威活动。



11月24日巴黎爆发的第二轮“黄马甲”示威 @视觉中国

这次经合组织的报告问世前一天(4日),法国政府迫于“黄马甲”运动的压力,刚刚宣布暂停上调燃油税。







卫报采访的一位名叫凯瑟琳的法国心理学家,对此次游行示威运动发表自己的看法

ceocto 发表评论于
精英知道为了将来,什么时候应该割肉。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福利也是最好的
国色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民主”的悲哀!
beaglegirl 发表评论于
税收高不高是国家幸福指标之一。如何分配财富或者运用税收来造福老百姓是另一个话题。有时候民众不患贫患均。当不劳而获的人多于一定数量,底层低层的劳动人民就不干了。
theriver1 发表评论于
观察者网就是典型的五十步笑百步。法国虽然税负最重,但是人家法国的医疗条件在全球排第一,不但看病全免费,而且病人可以得到最好最及时的治疗:基本上生病当天就能找全科医生看上病,即便要转诊看专科医生,通常也都会在1~3天内接受检查和治疗,所有慢性病全部免费。法国医生资源和医院床位之充足,更是傲视全球。人家的教育更是从小学到大学全部免费!相比之下,税负仅次于法国排第二的中国,医疗和教育简直就是地狱,在国际上排名倒数!
读书行路 发表评论于
居然还有嫌马克龙太左的?!首先他是以中间派的身份上台的,其次他的政策都是延长工作时间、降低各种福利,这还左??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美国税负不重,但啥米都要自己掏钱,还奇贵无比。
挚友 发表评论于
左派政党什么都要管所以税永远不够。抓住主要的,其他放给市场,政府当裁判员别进场踢球。民众也不要什么都靠政府。其实就这么简单。
titeyun 发表评论于

刚在推特里看到,法国普通部长的平均工作为每月九千欧元左右,不包括各种补贴

 普通工作者的普遍工资为每月二千欧元左右
hagerty 发表评论于
wiki里查到2015年所有国家的排名。美国居然是发达国家里最低的
titeyun 发表评论于

 其实欧洲大多数国都一B鸟糟

 欧洲各国的政治家族长期把控政坛,就像厚厚的玻璃顶

 不改革法国的现有监督制度,这种闹闹一点鸟用也没有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社会主义不能在一个国家里运行,起码要大部分主要国家参与。

第一步是民间沟通,建立跨国民间联盟。影响力扩大并在多国选举获得执政权。

第二步在多国联盟影响力扩大后,拉更多国家加入。
读者A 发表评论于
哪个税都没有美国重:法国有免费大学和全民医保。所以美国人民的实际负担最重
一锤子定音 发表评论于
他们不知道卖地吗?拉动刚需
欧州之星 发表评论于
左痹税负如此严重,法国人还是把另一个左痹马克龙选上台,真是没治了!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WOW, 加拿大居然不在 top 20 !
commonsense2 发表评论于
当年给女候选人扣了个极右的帽子,选了这位变暖教忠实信徒小白脸,法国人民就慢慢享用汽油税好了,造什么反?否则哪有钱养木木移民,几个老婆以及十几个崽。
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