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5命逃犯的杀戮与情仇:18岁女友为其生子后出走嫁人(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涉嫌杀害5人的犯罪嫌疑人覃志钢。警方通报截图

A级通缉令嫌犯:39岁广西男子覃志钢,杀害5人。警方悬赏20万征集线索。

广东警方11月底通报,10月23日一对夫妇在陆丰市遇害,犯罪嫌疑人锁定为覃志钢。而在三年前,覃志钢涉嫌在广西环江县杀害3人,并致2人重伤。今年遇害的那对夫妇,是覃志钢隐姓埋名打工时的工友;三年前遇害的3人,是与其同村的一位老人和两个小孩。

11月29日,陆丰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余伟勋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过DNA比对等技术手段,已确认上述两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均为覃志钢。目前。警方正对其全力缉拿。接受采访时,覃志钢的父亲也呼吁儿子投案自首,“不要在社会上扰乱”。

两次作案的覃志钢,为何要残害工友和村邻?澎湃新闻记者在广西、广东采访调查发现,覃志钢今年曾与遇害夫妇在工作上发生争执,但平时并未显现剧烈冲突;而他在2015年的第一次作案,则与其女友离家出走有关。

这位在工友印象中做事勤劳、在前女友眼里爱“泡妞”的男子,18岁就从广西大山来到广东沿海,经历了怎样的人生裂变?


覃志钢的工友胡建全夫妇10月23日在工棚宿舍遇害。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摄

杀工友:嫌犯曾擅自维修机器被责怪

夜幕下,一名男子从工厂宿舍大门出来,向对面山上的方向跑去。两个小时后,一对夫妇被发现死于宿舍。

案发时间是2018年10月23日,从工厂跑出的男子便是覃志钢。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他逃离现场的时间和方向。

事发地点位于陆丰市甲子镇鹏兴路。路边的鹏灏五金家具配件厂规模不大,覃志钢在这里上班有一年半。厂里的10名工人中,覃志刚和湖南籍的胡建全夫妇、江西籍的文爱庆夫妇,住在车间对面的一排工棚宿舍里。

10月23日晚上7点半后,文爱庆从车间下班回到宿舍。当晚9点半左右,他走到胡建全屋外,听到里面传出电视声音,但屋门关闭。他推开一半窗户往里看,发现胡建全夫妇倒在地上,“胡师傅倒在桌子下,他老婆倒在床边,都流了血。”文爱庆赶紧去隔壁办公室喊人。

厂老板的儿子吴泽鹏马上赶到现场。他看到胡建全趴在地上,脚上流血;胡建全妻子陈丽的脖子上流血,有疑似刀痕的伤口。救护车赶到时,胡建全夫妇俩已经停止呼吸。

吴泽鹏等人查看监控视频发现,当晚7点12分,覃志钢已从宿舍大门跑出,再也没有回来,“晚上看不清他是不是拿了刀。”

11月11日,警方发布协查通告,确认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姓名为覃志钢,广西河池市环江县人。

从警方公布的监控视频来看,案发前两三天,覃志钢曾两次出现在工厂通往街上的一条水泥巷道。他长着一张方脸,穿短袖T恤,看起来身材健壮;他一个人走路不急不缓,与人交谈时则面带笑容。

“他偶尔会来买东西,看起来不凶,不喜欢说话。” 距工厂几百米的小卖部个体户苏小静回忆,她最后一次见到覃志钢是案发一个月前,他来店里买饮料。

覃志钢是鹏灏五金厂的杂工,胡建全是厂里的“师傅”,主要负责机床维修。

“平常没看出他们有什么矛盾。”与覃志钢、胡建全在同一车间的工友李汉标说,他印象中两人只发生过一次“不愉快”:今年8月胡建全回湖南老家时,覃志钢曾在车间擅自拆解机器试图修理,后来被回到厂里的胡建全责备了一番。

“那天下午他俩好像吵了架。”与覃志钢关系较好的工友禹永均记得,那天覃志钢生闷气,他便带其到街上溜达散心。“他第三天才去上班。” 禹永均摇头说,“他的心眼还是太窄小了。”

两个多月后的10月23日,覃志钢和胡建全跟往常一样到车间上班,下午六点半下班。回到工棚直至案发那段时间,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冲突?工友们都不清楚——住在同一工棚的文爱庆是案发之后才下班,其他工友则住在别处。

遇害的胡建全夫妇是湖南郴州人。夫妻俩生育了三个孩子,最小的6岁,最大的10岁。


2015年9月30日,覃美欢的两个女儿和婆婆被杀害,其遗像挂在墙上。覃美欢和儿子则受重伤。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摄

杀村邻:3死2伤,老人孩子都没放过

今年10月23日案发后,覃志钢便不知去向。

一个月后的11月23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在全国缉捕覃志钢。据警方通报,覃志钢除了此次在陆丰杀害一对夫妇,还于2015年9月在广西环江县杀害3人。这两起命案的案发地,相距约一千公里。

“已经确定了,DNA都对上了。”11月29日,陆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余伟勋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核实,上述发生在陆丰市和环江县的两起命案,均系覃志钢作案。目前警方正展开侦查和缉捕工作。“多种措施一起上,能用的措施都用。” 余伟勋说。

三年前那起3人死亡、2人重伤的刑案,就发生在覃志钢的家乡——广西河池市环江县明伦镇一个叫曲洞的自然村。

这个位于广西西北的小村落,距环江县城60公里,村子周边山峰环绕。覃志钢的家是一栋两层的红砖房,房子前方50米,有一块可供车辆调头的空地。三年前的那起命案就发生在这里,受害的是村民覃美欢一家。

那是2015年9月30日早晨6点多。覃美欢送3岁半的大女儿去幼儿园,在村里的空地上等校车。

覃美欢告诉澎湃新闻,她当时和女儿站在路边等车,突然看到覃志钢拿了一把柴刀冲过来。“他什么也没说,冲过来就砍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覃美欢醒过来已是十天之后,躺在环江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她的头部多处受伤,右眼再也睁不开、看不见了。她听到了痛心的坏消息:两个年幼的女儿和75岁的婆婆,在她受伤当天被砍杀。

覃美欢的丈夫覃素告目睹了那天血腥的一幕。他记得,当天早上妻子带着大女儿从家里出去没多久,他隐约听到远处传来叫声,便到屋顶观看,未发现异常。一会后他下楼,看到9岁的儿子倒在客厅地面,背部流血。覃素告赶紧把儿子抱起放在木椅上,然后冲进小女儿睡觉的房间,发现1岁半的女儿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头上脸上都是血,嘴巴都切开了。”覃素告悲愤地说。当时他抱着女儿进入母亲卧室,发现老人倒在床上,头部、脖子流血,“我使劲喊也没反应了。”

覃素告说,当时他就想到凶手是覃志钢。因为案发三天前,他到镇上买东西,覃志钢曾拿柴刀在村口寻他,也威胁过覃美欢。

目睹亲人被砍,极度愤怒的覃素告出门去找覃志钢。两家相距约200米。在覃志钢家前方50米的空地上,覃素告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妻子和大女儿,赶紧打电话报警。

覃素告认为,覃志钢是在户外砍杀覃美欢母女后,溜进覃素告家里砍杀其儿女和母亲。当时在屋顶的覃素告未能及时察觉。

最终,覃美欢和儿子幸运地抢救了过来,均鉴定为重伤。她的两个女儿和婆婆则因失血过多死亡。


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贴在马路边电线杆上的协查悬赏通告。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摄

女友出走:骗与被骗

3死2伤,覃美欢一家经历了血腥浩劫。覃志钢为何下此毒手?

“他以为是我介绍了他‘老婆’给我哥。”覃美欢说。

覃志钢没领证的“老婆”林娟(化名),后来成了覃美欢的嫂子——嫁给了她的哥哥覃东(化名)。

林娟是广东省汕尾市人,与覃志钢打工时认识,当时她15岁。

“我不愿意嫁给他,因为他年纪那么大。他就拿药给我吃。”林娟说,有天傍晚覃志钢带她到山上后,将她双手绑住,掏出一把小刀恐吓,并逼迫她吃下一颗圆形药粒,此后趁她迷糊之际跟她发生了关系。

林娟说,事后她曾想报警,但因为害怕覃志钢报复放弃了,“他说你说出去,就杀你全家。”

没多久,覃志钢和林娟同居了。“那时我才15岁,什么都不懂,被他骗了。”林娟说,她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随覃志钢去了其广西家中。

那是2009年冬天,覃志钢带着“老婆”回村,令他父亲覃荣星欣喜不已。“女孩长得也好看。”覃荣星告诉澎湃新闻,当年由于林娟不够年龄未登记结婚,所以没在村里办喜酒。

农历2009年12月,覃志钢和林娟的儿子出生了。两三个月后,覃志钢一人前往广东打工,此后一年多没回家。林娟带着孩子与婆婆生活,公公覃荣星时常外出打零工。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婆媳关系并不好。

林娟说,覃志钢常年不归,偶尔打电话回来也是训诫她“乖乖在家呆着”,这让她心生怨恨,想起覃志钢此前种种不好。

“他以前经常打我。”林娟说,打得最严重的一次是儿子出生一个月后。她记得当时覃志钢把她打晕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猪栏里。

对于林娟所称被殴打并丢至猪栏一事,覃荣星称不属实,“那是她自己找的理由”。曲洞村民小组组长覃水豪也告诉澎湃新闻,此前未听说林娟被殴打的事。

“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大的矛盾,可能是这里生活条件不大好,经济上有些困难。”覃水豪称。

“她在家里总共住了16个月。”覃荣星说,大概是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林娟丢下一岁多的儿子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她是被人拐走了。”覃荣星说,“拐走”林娟的,是覃美欢娘家的哥哥覃东。“我们过了三四年才查明的。”覃荣星说,以前林娟经常去覃美欢家玩,此事背后肯定是覃美欢“做介绍”。

对此,覃美欢予以否认,“她和我哥是打工认识的。”

林娟在电话中称,她18岁那年离开覃志钢家后,去了广东佛山打工,在厂里认识了覃东。“我们是领了结婚证的。”覃东告诉澎湃新闻,他和林娟2013年3月登记结婚,四个月后林娟生下儿子。如今,夫妻俩在外县卖米粉。

有一段时间,林娟在覃东家生活——距覃志钢家约50公里的村庄。林娟记得,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她在镇上遇上寻找她的覃志钢。两人已有三年未见,那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他说,我在广东到处找你,你却跑到我广西来。”林娟记得,覃志钢后来问她“嫁人了没有”,“我就骗他说没嫁人,一个人在镇上打工。他说没嫁人,那就好商量。”

林娟说,她以“上班”为由离开了覃志钢。此后覃志钢多次打电话让她“回家”。林娟口头上答应,但一直设法拖延,并假装同意回去后与覃志钢“办手续”,“后来他就相信我了”。

“我不敢跟他说实话,说了他会打我。我只能骗他。”林娟说,那次见面一月后,她换了一张手机卡,再也不与覃志钢联系。

林娟没想到,几个月后,覃志钢杀人了。她小姑子覃美欢一家,遭遇了灭门式惨剧。


在2015年第一次作案之前,覃志钢用打工攒下来的钱建了一栋两层红砖房。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摄

逃亡与“泡妞”

覃志钢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因为成绩不好辍学。覃荣星介绍,覃志钢早年在家帮忙干农活,18岁随村里人到广东打工,在陆丰一带的石材厂、宝石厂上班。

29岁那年,覃志钢把15岁的林娟带回家,几个月后儿子诞生。“那时经济压力比较大。”覃荣星说,儿子于是出去打工挣钱。林娟出走后,覃志钢用打工攒下的钱在村里建了一栋两层红砖房。但新房建成不久,2015年9月作案后,覃志钢成为B级通缉令上的逃犯。

“没想到他会走到这一步。”覃荣星说,儿子“以前人很好,后来想法可能乱了。”

在许多村民眼里,覃志钢性格有些内向,不爱与人交往。

广西环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蒙矫介绍,当年3人死亡的命案发生后,警方组织人员设卡、搜山,持续数月,未发现覃志钢踪影。

从后来再次发案的情况来看,覃志钢跑出了广西大山,来到一千公里外的广东陆丰。

2017年3月左右,覃志钢在陆丰市甲子镇出现。这个沿海城镇工业较发达,鹏兴路一带有不少生产家具配件的五金厂。

今年42岁的四川人禹永均是甲子镇鹏灏五金厂的老员工。据其回忆,2017年3月的一天,一位也在当地务工的贵州工友向他推荐一位“老乡”,希望能到他厂里找事做。于是,禹永均将“贵州老乡”推荐给五金厂老板吴永付。

“当时我厂里正好缺人手。”吴永付告诉澎湃新闻,他以月薪3800元招收了自称“莫小明”的“贵州老乡”,让其在车间里做杂工。

吴永付记得,试用几天后他向“莫小明”要身份证登记,“他说身份证丢了。”

自称“莫小明”的“贵州老乡”,正是被警方通缉的犯罪嫌疑人覃志钢。推荐他入厂的禹永均后来才了解到,他那位贵州工友是在出租房附近发现覃志钢的。当时覃志钢肚子饿,心地善良的工友给他饭吃,让其留宿一晚,第二天还带他找工作。

覃志钢在五金厂上班一年多,吴永付对其表现很满意,“做事很勤快,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2018年,吴永付将覃志钢的工资涨到每月4000元,还准备年底给他发奖金。

进厂后,覃志钢跟工友禹永均交往较多。“骑摩托车、玩手机,都是我教他的。”禹永均说,今年春节后,他带覃志钢去买了一部480元的手机,“他说他是贵州大山里出来的,从来没用过手机,连微信是什么都不知道。”

覃志钢学会使用微信后,很快喜欢上这款交友聊天工具。他给自己取了个微信“挺有”。“他下班以后就玩微信。”禹永均说,覃志钢喜欢在微信里添加“附近的人”,寻找异性朋友。“他不大会打字,就是发语音,动不动就要求交朋友,请女孩子吃饭。” 禹永均觉得覃志钢发送的微信语音,目的很直接,有时“太离谱”。


第二次作案前,覃志钢隐姓埋名在陆丰市甲子镇一家五金厂做杂工。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摄

“哪个女的是傻子,你一约就出来?”禹永均记得,覃志钢玩了一个月微信没什么“收获”,便对微信不再感兴趣了。

“他喜欢‘泡妞’。”覃志钢曾经的女友林娟说,覃志钢平常爱打扮,喜欢涂擦“带香味”的便宜护肤膏,“他看到哪个美女路过,就喜欢吹口哨去逗,当着我的面也这样。”

林娟没想到,覃志钢后来会走上杀人泄恨的不归路。曾经与覃志钢朝夕相处的禹永均也没想到,这位做事勤快的同事竟是隐藏身份的逃犯,后来又作案杀害工友夫妇,成为A级通缉令上涉嫌杀害5人的逃犯。

5人死亡的悲剧无法挽回,两个被害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据广东陆丰市甲子镇党委委员李华介绍,胡建全夫妇死后,工厂方面出了些钱安抚家属。镇政府工作人员建议死者亲属为胡建全的三个孩子申办孤儿证。

覃美欢一家在案发之后搬到了其兄弟家居住。“看到出事的房子就怕。”覃美欢说。这两三年,覃美欢夫妇在福建打工,今年回村里,借钱建了一栋80多平方米的新房,准备赶在春节前搬进去。

覃美欢被砍的儿子今年12岁了,却因癫痫病仍不会说话,其背部、颈部有明显疤痕。2016年,覃美欢生下一个儿子。孩子活泼可爱,给这个苦难之家带来一缕亮光。

至于覃志钢的父亲覃荣星,现在仍外出打零工。他已经不大关心儿子的“生死”,他更发愁的是如何将覃志钢9岁的儿子抚养成人。

“我希望他投案自首,做了就要承担。”覃荣星说。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和马加爵一样的广西苦命人

农民工,临时工,都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体现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也是最势力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