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A级通缉的中国校长吃20片安眠药自杀,可惜过期了…(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我在车库内吃下了20片安眠药,可能因为放的时间长了,安眠药失效了,昏睡了两天后,我又醒了过来。”在自家车库中昏睡了两天后,蒋兆岗在妻子的协助下,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公寓中。

文2135字,阅读约需4分钟

11月7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西南林业大学原校长蒋兆岗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披露了蒋兆岗的贪腐行为和“落跑”细节。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蒋兆岗创造了一个“记录”,他是首个应监委要求,上了A级通缉令的官员。

今年5月9日,云南省监委决定对蒋兆岗进行监察调查。得知消息后,蒋兆岗开始逃亡。

5月11日,根据云南省监察委员会决定,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对蒋兆岗进行通缉。《中国纪检监察报》称:这是省级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发出的通缉令。

A级通缉令发出的第20天,5月30日,蒋兆岗在昆明市的藏匿点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云南省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

逃亡细节:吃下20片安眠药车库里昏睡两天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场逃亡,蒋兆岗酝酿已久。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7年,云南省纪委根据相关问题线索,对蒋兆岗进行组织谈话。蒋兆岗明显感觉到组织的视线正向其聚焦,生怕违纪问题暴露的他,越来越忐忑不安,开始一步步实施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

他一方面安排情人龚某到新加坡避风头、悄悄退回受贿的部分财物;一方面隐瞒个人财产的申报,向组织推诿、隐瞒、否定相关情况和问题;另一方面,采取了找关系帮忙说情、向上级领导虚假汇报谈心的欺骗方式,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蒙混过关。

他还将手伸向了纪检监察机关,通过工作关系认识了省纪委干部黄某(另案处理),通过吃吃喝喝、帮助解决黄某请托,与黄某的关系越走越近。黄某充当起蒋兆岗的“内线”,进而为其“两肋插刀”、通风报信。

得知自己被调查后,蒋兆岗一方面四处奔走,企图通过疏通关系为自己开脱;另一方面,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义,在昆明市区购买了一套公寓,准备出事时藏身用。

5月3日,蒋兆岗在得知省纪委对他的审查还在继续时,下决心要躲藏起来。5月5日到5月7日,到安宁市躲了2天,后来得知自己暂时安全,又返回了家中。

5月9日,正在参加学校活动的蒋兆岗,打听到省监委将对他采取留置措施后,表面上假装镇定,坚持参加完活动,回到家后,他换了衣服,并把曾经与外界联系过的一部手机烧毁,当天中午便藏匿在自家车库中。

“我在车库内吃下了20片安眠药,可能因为放的时间长了,安眠药失效了,昏睡了两天后,我又醒了过来。”在自家车库中昏睡了两天后,蒋兆岗在妻子的协助下,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公寓中。

公寓里只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没有书籍、杂志,没有电视机、收音机,为了打发时间,蒋兆岗把一份家电的使用说明书读了一遍又一遍,“在煎熬中度过的20天,那是非人的生活,怕被抓到,有点动静就紧张,很绝望;感觉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时刻呼唤:了结自己的生命,摆脱目前的状态。”“我滴血的教训是:千万不要相信所谓朋友各种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千万不要被所谓朋友各种感谢、略表寸心的虚情假意和行为打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副处长周雷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蒋兆岗被抓获时很平静,在整个追逃追赃过程中,蒋兆岗应该也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也知道自己会有被抓获的这一刻。

━━━━━

贪腐细节:“到头来,自己反而比曹建方还腐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蒋兆岗落网以来,其与云南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曹建方的关系备受关注。



曹建方已于2015年,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他于2008年1月任云南省副省长,几个月后,蒋兆岗调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蒋兆岗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时,对口服务时任副省长曹建方及其所分管、联系、服务的部门、企业、事业单位和相关工作。

据报道:自担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开始,蒋兆岗一方面千方百计攀附曹建方,在曹的“关心”下,2011年被提拔为正厅级领导干部,担任省农村信用社党委书记后,甘愿成为曹建方谋取私利的工具,为其充当“马前卒”“急先锋”“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设承揽、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事项上对曹建方唯命是从。

另一方面,蒋兆岗安插亲属、亲信进入省农信社各个重要部门和岗位任职,方便其获取和输送利益,使省农信社成为了窝案频发的腐败温床。

2010年初,蒋兆岗聚餐时认识了未婚女性龚某,两人迅速发展为情人关系。为了满足包养情人的需要,蒋兆岗四处敛财。同时,为掩人耳目,他想让龚某出境“躲风头”,跟利益输送人闫某说想在新加坡买房。

闫某遂为其在新加坡购置价值300多万新加坡元的房产,由其情妇龚某居住;蒋兆岗先后多次为闫某在承揽工程、贷款、出售办公楼等方面提供帮助。

《中国纪检监察报》描述说,此后,蒋兆岗如一台敛财的机器,疯狂攫取财富:为某公司总经理何某提供贷款帮助,收受何某购买的价值250万元的农信社股金250万股;为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承揽省农信社“智慧农信”项目提供帮助,收受李某财物价值共计55万余元、美元3万元;为某大学职工姚某在贷款业务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姚某现金30万元……

同时,蒋兆岗还卖官鬻爵:收受下属姜某现金6.5万元、黄金500克,涂某某现金5.5万元,胡某某现金4.5万元,施某某现金4.6万元、美元5000元,唐某某所送银行卡30万元,李某某所送13万元……

几年间,蒋兆岗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办理贷款、企业融资、承揽工程项目、干部提拔调整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大肆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2750余万元。

蒋兆岗自述:“为了攀附曹建方,甘当他的‘马前卒’,对他授意的事,就不顾一切地去做。自认为与他相比,自己是小问题,不算什么……好的没学到手,坏的慢慢被熏陶了,到头来,自己反而比他还腐化。”

蒋兆岗1964年出生在云南省元江县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据报道,他和弟弟分别是元江县1982年和1986年高考文科状元。

“上学时吃过苦,考过文科状元,家乡人民夸赞,对我寄予厚望。如今我违法犯罪,曾经是家乡的荣耀,现在变成了耻辱。”蒋兆岗说,“我的家乡元江盛产芒果,但芒果不是年年喜获丰收。好的年份花多果多,差的年份花多果少,而有的芒果树只开花不结果。这种不结果的芒果树被老乡戏称为‘空喜树’,就是可看却无果的树。如今的我就像‘空喜树’,风光一时,最终却给家乡丢了脸。”


抿而好喝 发表评论于
国家能不能给自己的官员提供合格的安眠药??!!别总顾着那些华而不实的大工程,干点儿实事儿。
抿而好喝 发表评论于
买官卖官,明码标价,在明朝很兴盛。1949年以后,权利腐败开始兴盛,没有买卖了,任人唯亲,大字不识的陈永贵可以当副总理,不知道陈副总理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现在好了,官场也重新走向市场,以后退休了回国买个部长,做个无产阶级革命家。
fkkn 发表评论于
哈哈,又是一个典型的共残党员!
俺老四川哈 发表评论于
出生贫寒,文科状元。
聪明娇子,生不逢时。

这个酱缸真可怕。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還是副處級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我的老鄉九幾年已搞了三千萬以上了在澳洲幸福生活着
无聊冒个泡 发表评论于
感觉现在落马的都是西南几个省的为主。看来习大包的是不把周薄以前的关系连根拔起誓不罢休了。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操”劳过度,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 ... 为逼生、为逼死、为逼劳碌一辈子。 吃逼亏、上逼当、最终死在逼身上!
MJ0324 发表评论于
文革的妖风终于刮遍全国各地…
XLD 发表评论于
药不错嘛!吃3片,可以睡一晚上。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安眠药,已经很少有巴比妥类的了,吃不死,可以弄个肝肾功能衰竭。
KM2016 发表评论于
假药真害人
Gooddevil 发表评论于
自杀未遂
waxx 发表评论于
自杀都不会,这么二的人,也能当校长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过期了怎么还睡两天才醒?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安眠药有很多都是淀粉片,我的一个朋友每天都要靠安眠药入睡。他说北京某厂的安眠药如果吃两片可以入睡,一些外省小厂的同样剂量的药得吃六片还不一定管用。
小L是我 发表评论于
吃20片假自杀吧 ,想死才吃这么少?我知道一个人吃100片洗胃也旧回来的 根本不会死。
waxx 发表评论于
20片,不死人,睡两天,这是真药。
真想死,成人要50-100片,因人而异。
老糊涂2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制度把很多好人变成了罪犯。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