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兰迪张子枫文淇,这届后浪有多高(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最近一期《我就是演员》,《女儿》这场戏,韩雪跟章子怡飙戏堪称神仙打架,李兰迪夹在中间虽然镜头不多,但看了之后还是要说,她的表现真是对得起这档综艺名的。

李兰迪饰演章子怡的女儿,在帘后的床上偷听母亲与小新妈妈两人的对话,她的肢体和表情就像挂在墙上的幕布,时时反射着帘外两人交谈话语对她的影响,以及整个事件对于这个家庭的影响。





最后李兰迪抱住章子怡,脸上有对母亲的感谢、理解与安慰,她说:“妈,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我”,章子怡也沉浸在这位母亲世间仅有的温暖里。两个人的表演珠联璧合。



而在上一期,李兰迪也跟韩雪对戏,一起演《金陵十三钗》里的经典片段,同样也饱含少女的细腻情绪。

她饰演的学生书娟上场,带着恨和不屑想要自杀。玉墨想让她回去,她从身体到眼神都在抗拒。当李兰迪拿出通行证时,玉墨问她:“你有通行证,为什么不逃?”,李兰迪清高地左右摆头说:“我想清清白白的死”,说完眼神黯淡了下来,垂下头,似乎是考虑到了现实的难处。

这句台词至关重要,李兰迪演的女学生,虽然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但心底指导她的,是一份自以为的骄傲和自尊,很脆弱,也很坚定。



李兰迪在节目里表演结束后,“吹毛求疵”的章子怡连夸了三句“是真的好!”。三句真的好,颇有层次,除了夸她演得好,我更在意章子怡说的,“这个妹妹,19岁,真的好。”

19岁是个美好的年纪,上一次她提到19岁这个概念,还是去年点评郑爽的时候。郑爽演了《我的父亲母亲》,被批评缺少信念感,末了章子怡拿出了自己的19岁跟其作对比,说“我19岁的章子怡,一定不如她”,虾仁猪心。





说到表演,这两年,很有几个00后女演员(李兰迪1999年出生,差不多也算是00后了)让人眼前一亮,觉得“是真的好!”。

去年凭借《嘉年华》拿到了金马最佳女主角提名,并最终靠《血观音》拿下金马最佳女配角的文琪,15岁。今年凭借《你好,之华》提名金马最佳女配的张子枫,17岁。她们在表演上都显示出了让人惊叹的天赋。



事后张子枫接受采访,说这些表现都来自于自己的情绪,整部戏对她来说最难的事,其实是说唐山话。









这胆量李兰迪小时候都比不上。李兰迪10岁拍《爱你输给了谁》,特别紧张,哪怕没有她的台词,只要导演一说开始,她就不行了,就说“叔叔,我想去厕所”。

文淇在这三个人中年龄最小,但有如此优秀的表演成绩单,也在于她能感受,会感受,并最终反馈出来。

她也是小小年纪开始拍戏,9岁看韩雪递给她的剧本,她看了十分钟,通篇独白,虽然没看过完整剧本,但她感受到了角色的凄惨,开始痛哭,边哭边讲。



小小年纪,便能读懂世界的种种悲喜,既然点出了感受生活的天赋点,能当好演员那也就不奇怪了。



看这几个00后的采访,常常有些惊讶,觉得她们虽然年龄不大,但人生观、职业观却出人意料的成熟、豁达,有一股来自00后的自由生命力。

李兰迪评价自己说:“自在遨游,就是我现在最美好的状态,也是我会一直保持的状态。”



张子枫前一阵一个采访还引起了小小的争议。问她在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她的回答洒脱得不像话,她说,在意归在意,但我还是要做的,你们谁都阻挡不了。所以张子枫出门坚持带着自己放大镜观察世界,坚持坐着公交车,纵使有人发声说,这样实在矫揉造作。

文淇则表现在自己自愈能力。她在《血观音》里演那个外表乖巧,内心腹黑的小女;在《嘉年华》里是艰难面对社会的小米。题材都不轻松,特别是《血观音》还有一场她被强暴的戏,这些角色都太压抑了,爸妈起初都担心她的心理健康,毕竟好多资深演员进入了角色出不来,这般年纪就见识这么多社会阴暗,也确实让人担心。



好在是多虑了,文淇说自己会选择性失忆,听起来有些玄乎,但她倒是一直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不错。

这可能和她的性格有些关系,她一直都大喇喇的,从小就皮。文淇还在台湾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跟她玩得比较好,有一天别人刚往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文淇看着他吃,自己也很想吃,就往人家嘴里伸进去,抠出来,再自己吃掉。争夺中,她还咬了人家一口。后来幼儿园老师把文淇妈妈叫去了,妈妈大发雷霆,狠狠骂了她一顿。

和她们的她们前辈比起来,如今的这些00后,既不是走投无路要赚钱养家,也并非野心勃勃一定要红要出位,而是真正为了自己热爱的东西而努力的样子,处处谦卑,又无所畏惧,没有包袱。

她们都把演员当作是一份普通的职业,并且和生活分得很开。李兰迪说自己在生活中的小伙伴都是圈外的;张子枫跟同学的关系也很好,《快把我哥带走》上映时同学们找她要票,大家对她好奇但又不会过多涉及到她的隐私。



他们也都对角色和剧本有着自己的执着,张子枫就说自己希望尝试很高冷、很文艺的或者特别接地气的角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彭昱畅的影响。

文淇更加魔鬼,她说自己不喜欢的剧本绝对不接,如果角色很对自己胃口,那就一定会接,甚至会以各种方式得到它。

这大概会是她们作为演员的态度,对角色的追求在此,便也就不那么惧怕资本浪花的拍击了。放心,后浪总是会推走前浪。她们跟着戏长大,不管自愿还是被迫,都将变得更成熟。

文淇说自己爱问妈妈:“唉,万一我长大后变坏,你还要不要我?”妈妈每次都会说:“不要。”或许我们这些小演员的粉丝对她们也会常怀一颗老母亲的心,期待永远不会有说“不要”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