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女友同居生下脑瘫儿子 10年后鉴定竟非亲生(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名十来岁的男孩坐在地上,

双手随意挥动,

嘴巴撕咬着报纸,

嘴上自言自语地喊着:

妈…妈…妈…

这是发生博罗县人民法院的一幕,这名让人心疼的惠州男孩患有脑瘫和癫痫症,究竟是什么样的执行案件与他有关?

同居关系破裂引抚养纠纷

2005年12月,申请执行人罗某和被执行人廖某相识后开始同居生活,但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2006年9月,廖某生下男孩,并一直由罗某抚养。

(image)

2016年4月,廖某离开共同租住的房子。5月,罗某怀疑男孩不是亲生的,于是申请司法鉴定,鉴定结果为:排除罗某是男孩的生物学父亲。

6月,罗某诉至博罗法院。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男孩不是罗某的亲生子,故罗某对其没有法定的抚养义务;廖某故意隐瞒男孩非罗某亲生的真实情况,致使罗某长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下抚养男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罗某与男孩的抚养关系属于无效的民事行为,且廖某应承担过错责任,故,罗某要求廖某返还抚养费符合法律规定。遂法院依法判决,男孩由廖某负责抚养,且廖某应返还罗某抚养费99927.0元。

(image)

殊不知,廖某为逃避法律义务,在知悉判决后便离开博罗县,不见踪影。无奈之下,罗某只得向法院申请执行。受理此执行案后,博罗法院执行干警因多次寻找不见廖某本人,为降低对孩子的伤害,也曾联系民政局、福利院等相关部门,合力解决孩子的问题,但一直无法根本解决。

法院说法析理解心结

2018年7月5日,廖某被申请执行人罗某扭送到博罗县城郊派出所。执行干警接到通知后火速赶到派出所,将当事人带回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廖某一直揪着户籍问题,不愿意接走孩子,要求先过户后才愿意接收孩子;而罗某则要求对方把孩子接走,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image)

见状,执行干警将双方分开,进行一对一沟通。对罗某,执行法官“动之以情”肯定多年来其抚养男孩付出的心力;面对被执行人廖某,执行员一边严正告知其不履行法律义务的严重后果,一边苦口婆心向其说明拒不履行抚养义务给孩子带来的巨大伤害。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执行干警良久的耐心工作,罗某愿意协助廖某解决变更孩子户籍的问题,廖某也不再寻找借口推脱抚养义务,至于抚养费问题,由于廖某无业,现无能力偿还,罗某愿意暂不处理并同意和解。

至此,案件执结,男孩也终于可以重回母亲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