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新疆大地,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两年来,从巴里坤草原到帕米尔高原,从阿尔泰金山到叶尔羌河畔,一场伟大的新时代思想解放潮流,如暴风骤雨,正洗涤着这片占全国六分之一国土的广袤大地,并深刻地影响着新疆各族群众的日常与未来。

(image)

这场群众性自发地顺应时代进步、历史发展的思想解放,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到如今的燎原之势,各族群众正以前所未有、不可阻挡的迅疾步伐,挣脱宗教极端主义的思想牢笼,摆脱中世纪的陈规陋俗束缚,并将那些“三股势力”的簇拥者、那些境外反动势力的代理人、那些流窜的宗教极端鼓吹者、那些隐藏在幕后的“两面人”一一打倒,扔进历史的坟墓。此实为新疆千百年来未曾有之盛况。

“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面对这场潮流,有些人跳着脚地骂“糟得很”。最近有些西方国家气急败坏,如泼妇般在国际场合骂街,甚至扬言要对中国实施“制裁”。难道事情真的像他们喊得那样“糟得很”吗?

笔者从沿海城市到新疆已有十多年,这些年从北疆到东疆,再到南疆农村,每个地方短则大半年,长则数年,期间有幸经历了这一场思想解放,也曾发过几篇拙文。这期间,笔者的亲身见闻与那些说“糟得很”的人恰恰相反,各族群众对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无不是说——“好得很”!

那些不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很多群众本是不信教的,以前的时候,宗教“野阿訇”来敲门质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做礼拜,他们招惹不起,只好搪塞说自己在家做礼拜,然后偷着在院子里进行劳动生产。这两年,那些横行乡里的“野阿訇”被觉醒的群众们打倒了,如今这些群众每天从早忙到晚,有的开着拖拉机在农田里辛勤劳作,有的外出务工经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那些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以前受宗教极端思想侵害,他们不仅耽误正常的生产,有些还将本就不多的收成被“捐”给了宗教极端势力,有的辛辛苦苦经商获得的收入也被“集资”给了宗教极端势力。这两年,宗教场所规范了,名目繁多的变相“宗教税”也销声匿迹了,贫困群体掌握了自己的钱袋子,那些富裕户们也积累下了再生产的更多资金。宗教人士也说“好的很”。在中国的土地上,每个公民都应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宗教人士也不例外,有的宗教人士找到我们,感谢我们整治了村里的“野阿訇”,现在他们可以正常讲经了。有的宗教人士主动找到我们,问能不能把自己所在的宗教场所也规范一下,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农业劳动,足可见他们也有一颗勤劳致富的心。

不信教的群众、信教的群众和那些宗教人士都说“好得很”,究竟是谁在说“糟得很”呢?当然是那些妄图靠宗教极端思想来钳制群众思想,进而作威作福、榨取群众收入的“寄生虫”们。千百万群众的觉醒,断了这些人的财路,把他们从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拉了下来,并打倒在地,他们自然是要破口大骂“糟得很”。

那些妇女们说“好得很”。宗教极端思想猖獗的时候,她们被关在家里生孩子、看孩子,出门就要罩上笨重丑陋的罩袍,经常被家暴不说,还经常被念个“塔拉克”(一种宗教仪式)就得带着孩子净身出户,如同家具一样没有一点作为人的地位。这两年,念“塔拉克”离婚被禁止,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使这里的妇女们不再是单纯的生育工具,觉醒起来的妇女们摘掉头巾走出家门走上工作岗位,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孩子们都说“好得很”。前些年的时候,有些孩子在本应入学的年龄,被送到“地下讲经点”做“塔里布”,被那些道貌岸然,实则无半点真才实学的睁眼瞎“神棍”们灌输宗教极端思想,前途和未来一片灰暗。如今,“地下讲经点”被觉醒的群众一扫而空,所有的孩子都坐进了宽敞明亮的国民教育学校教室,与同龄的孩子们同等的享受着科学文化的滋养,也彻底切断了愚昧无知的代际传递。老人们说“好得很”。前些年一些孩子们受宗教极端思想浸染,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的甚至指老实巴交的父母为“异教徒”,连父母做的饭都嫌“不清真”,将民族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丢得一干二净。如今,群众们觉醒了,把那些受到极端思想洗脑的年轻人被从害人害己的邪路上、绝路上拉了回来,有的认清形势选择了幡然醒悟,有的则通过社会的挽救重获新生,老人们觉得安心了,可以安度晚年了。年轻人们也说“好得很”。以前的时候,很多人恋爱的自由被极端思想所剥夺,一些跨越民族的真情也在极端思想的阻隔下无疾而终,有的年纪轻轻就“被”订了婚,甚至有的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就被家人许配给了她从未见过的中年大叔。如今,醒悟的群众们,觉悟的青年男女们,冲破极端思想的锁链,他们公开、自由的恋爱,民族、信仰、习俗不再是爱情和婚姻不可逾越的鸿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们坚定的选择在一起。

妇女们、孩子们、老人们和那些年轻人们都说“好得很”,到底是什么人在说“糟得很”呢?自然是那些受极端思想洗脑,宣扬“男人比女人高一等”、把女人当成附属品的人;那些抱残守缺、妄图与我们争夺下一代来培植分裂毒草的人;那些妄图靠宗教剥削和宗教压迫不劳而获的人;那些不许别人恋爱,自己却一门心思琢磨着娶4个老婆、9个老婆甚至是未成年幼女孩的人。千百万群众的觉醒,击碎了这些毫无羞耻、心理极度变态的人的意淫,眼瞅着幻想化作泡影,他们自然是要大骂“糟得很”。

(image)

关于“糟得很”与“好得很”,本质上是由立场不同决定的。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把那些睡在“新疆还将乱下去”的迷梦里的境外反动势力、三股势力和“两面人”们一脚踹下,给了那些准备火中取栗,妄图从宗教极端主义泛滥、暴恐活动频发中分一杯“红利”的野心家们以当头一棒,这些人恼羞成怒,于是大骂“糟得很”,并编造各种谎言,恶意地攻击、满世界地造谣。这些害怕群众觉醒的人咒骂“糟得很”是必然的,寄希望于他们夸“好得很”,未免太过天真。而我们有些并不了解新疆实际情况的人,受他们的谎言、谣言的影响,上上网就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情”,敲敲键盘就轻易地认同了新疆“糟得很”的言论,这既是无知的表现,也是对自身言行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更是对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付出极大的不尊重。

所谓“过分了”“过头了”

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一萌发,就有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大嚷“你们过分了,做的过头了!”。群众抵制非法宗教活动,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信仰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摘下蒙面罩袍,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个人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摒弃陈规陋俗,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民族习俗,过分了、过头了”;群众选择遵纪守法,这些人大喊“你们胁迫少数民族,过分了、过头了”。总之,但凡是群众们一丁点的顺应时代发展的自主抉择,都会被这些人称之为“过分了、过头了”。那我们群众们就要理一理,到底是谁真正的过头了、过分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想着建立中世纪政教合一的奴隶制政权,妄图将群众变成“依靠主人的哑巴”,自己来做那个生杀予夺的奴隶主。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摆脱宗教极端的束缚,追求自由幸福的生活的最基本的渴求,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三八妇女节都过到第一百零八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男尊女卑的臭裹脚布,极度歧视女性,不把妇女当人看,强制女性出门穿的跟黑色垃圾袋一样,还要“目不斜视”。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重新拿回女人也是人、男女平等的最基本的地位,只是追求自由与美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德先生与赛先生都来了一百多年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中世纪的经书大搞“原教旨主义”,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喝,这也不让用、那也不让动,甚至连怎么拉屎擦屁股都要凑上来管一管。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拿回自己选择何种生活,自己决定自己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的最基本的生活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image)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法治宣传教育已经到了第七个五年规划,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在大喊着“教法大于国法”,煽动宗教狂热,把一切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视为敌人,引诱、蒙骗、胁迫无知群众当暴恐活动的炮灰。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想要安稳、安全的生活环境,免于动乱、流离、家破人亡的忧伤和恐惧而已。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千百年来拿着奴隶制的“枷锁”把人民群众困在其中。这些年来,受境内外形势影响,宗教极端势力又死灰复燃,野心膨胀,视人民群众生命如草芥,视群众对安定幸福生活的渴望如无物,将群众作为其制造分裂的工具,真是过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今群众觉醒了,刚要打开束缚了自身精神的锁链,这些人就恶人先告状,满地打滚,大喊“过分了”“过头了”。只准“三股势力”杀人放火,却不许群众点灯生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混账道理?!说穿了,这就是境内外“三股势力”害怕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害怕他们发出正面的呼声!

所谓“自由和人权”

面对群众的觉醒,那些“三股势力”的境外“野爹”们也坐不住了。虽然长期以来,某些西方国家作为一贯的麻烦制造者,打着“自由”“人权”的幌子炒作新疆问题已成为常态。但像这两年这么急眼的,还真是不多见。

(image)

敌对势力越是急眼,越说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一旦我们的长效机制落地生根,一旦各族群众真正地觉醒,他们费尽心机培植的孝子贤孙、播下的毒草就会被群众连根拔起,新疆就永远不会成为他们幻想中的“流血的伤口”。

二百年来,西方国家在新疆可谓坏事做绝,本应潜身缩首、悔过赎罪,如今却还道貌岸然、大言不惭地讲自由、人权。解放前,神棍横行、老百姓忍受宗教剥削压迫的时候,这些人谁曾关注过普通群众的疾苦?那时候他们的“自由”“人权”都到哪里去了?如今我们的群众真正觉醒了,有了选择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了安定幸福生活的保障,他们却跳出来骂我们“干涉自由”“侵犯人权”,这样的嘴脸,不就是现代版的“叶公好龙”吗!

(image)

在这一场思想解放潮流中,群众已经真正认识到,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正确的时代做的正确的事情,是为了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为了各族群众的安定生活和美好未来。

二百年来,那些国家,吃饱了面包,睡足了觉,终归是要骂人的,甚至还会给我们制造麻烦,这个本性估计是很难移,也移不了了。中国共产党有志气,各族群众有志气,敌人的咒骂,骂不倒我们,敌人的威胁,也吓不倒我们,只会更加激发各族人民爱国、爱社会主义、爱共产党的热情,只会更加激发各族群众团结一心、共同建设美好新疆的热情,只会更加激发各族群众在追求世俗安定幸福生活的思想解放潮流中一往无前!


KMT88 发表评论于
楼下的萨比猪肉吃多了吧
学习组 发表评论于
还有比中国无神教更集体压制个人的?

中国实行了30年中国无神教徒衷心拥护的计划杀人国策,只准独生子女,其他在生下来前必须杀掉。再极端的伊斯兰实行过这样人类史无前例的恐怖吗?

世界最大穆斯林国家是印尼, 可以一人一票选最高领导人。中国也可以吗?再看看另一个穆斯林国家马来西亚,中国可以想象这样的种族和宗教宽容吗?

记者来鸿:大马和谐街上看和谐
BBC白麦克 发自马六甲

2016年 5月 16日

链接:******bbc. com/zhongwen/simp/fooc/2016/05/160516_fooc_malaysia_ethnic_harmony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回回在新疆
基本上
就是靠暴力
胁迫传教
让新疆回归自然
让妇女不必包裹浑黑罩袍
让孩子都能去正规学校读书
让男人都能安心种地经商
还就是要共产党
coolbz 发表评论于
共产教和伊斯兰的对决
我可以发言吗 发表评论于
当年日本妄图用刺刀实现的大东亚共荣以生灵涂炭而告终,今天看看中国打算用贸易实现的欧亚非共荣结果会怎样。
5AGDG 发表评论于
好。宁夏在银川市繁华新区中心地带建了一处中阿(阿拉伯)之轴,规模大,都是星星月亮之类的阿拉伯建筑,今年都改成中国节,和氏璧了。
----------------------------------------
真的?这可是好事啊。对付极端分子,也只有独裁者了。意大利什么时候黑手党销声匿迹?墨索里尼时期。
XM25 发表评论于
洗净瓶和真主斗, 看谁赢。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坚决打倒淫僧永信大和尚,彻底铲除少林寺邪教!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另外,现在国内农村基督传教的也很普遍,也需要来一场思想解放运动!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希望这样的经验成功后,推广到西藏和其他宗教地区!
手排车 发表评论于
思想改造运动2.0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伊斯兰教有个规定,离婚就是男家请阿訇来念完经,就算离婚。这实际上让女性地位低下,而且失去自主生活的能力。这样的宗教规定应该保留吗?
whqz 发表评论于
好。宁夏在银川市繁华新区中心地带建了一处中阿(阿拉伯)之轴,规模大,都是星星月亮之类的阿拉伯建筑,今年都改成中国节,和氏璧了。伊斯兰教在宁夏疯狂扩张,遍地伊斯兰寺庙林立,戴头巾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化。此举甚好!此举甚好!!
timray 发表评论于
标准的文革文章,逗号:)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要的共荣是讲日语,其他人做二等公民。

====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2018-10-09 19:46:36 仔細想想,東亞共榮圈也沒什麼不好啊? 作新東亞人,不分中國日本民族
孤岛白云 发表评论于
信教自由没得说,强迫,教唆,威逼信教就不好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还有些宗教里的黑帮分子,其实这些人不一定就是虔诚的信徒,只是利用宗教蒙骗民众,搂取钱财,在信徒里作威作福,作恶,最终制造社会动乱,从古至今,任何国家政府对任何宗教不会对宗教放任自由,对那些宗教里的触犯法律者照样抓,蹲大狱。
过帆 发表评论于
这个,美帝还是得向土共学
烈三公孙 发表评论于
我所认识的维族人
1967年2月初,我们串联来到上海。春节过后不久,我们在南京路口看到贴着一张中央的布告,要求全国所有在外地串联的学生尽快回到原来的学校复课闹革命。为了响应中央的号召,我们决定放弃北上天津的计划,立即回家。当时和我们同住在一个大房间的有好几位新疆维吾尔族学生,我们相处得很好,从未发生过任何争执,只是他们和一位广东的女孩子搞得过分火热,使我们有点看不惯,但不是吃醋,所以也没说什么。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要回广东老家了,问他们怎么打算。他们说他们也要回家,但不是回新疆,而是回北京,因为毛主席就是他们的父亲,所以北京就是他们的家。逻辑没错,但我们当时听了觉得很好笑,如坠十里云雾,搞不清楚他们是维吾尔人的淳朴呢还是狡猾狡猾的呢?
百姓甲 发表评论于
只有共产党才能干翻邪教。干得好!不然,等着再来一次同治回乱么?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中共就是不要给人民宗教信仰自由,新疆人也不例外
长得像暴龙 发表评论于
一切战术中最重要的战术就是死打,打光就打光,完蛋就完蛋。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仔細想想,東亞共榮圈也沒什麼不好啊? 作新東亞人,不分中國日本民族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攻心為上,攻城為下。

中國人都忘記了老祖宗的智慧了!
基多山人 发表评论于
中国政府在错误的民族宗教政策的道路上越走越 远-越干涉(所谓领导)越糟糕-党怎么领导引导宗教?!这是痴人说梦话!遵守社会法规是全民一致的,宗教只能让它自生自灭,否则,不管你当政者说什么做什么,都坐实了‘干涉宗教自由’的罪名。北京政权真的没有明白人!
邵志尚 发表评论于
清真寺也要升国旗了吗?
zzlbentley 发表评论于
宗教的问题还是要宗教自己来解决,穆斯林有世俗化,也有极端化,任何东西抱残守缺只会遭到世界的抵制,伊斯兰极端已经给世界造成巨大危害,而共产教也有回头的趋势,不认清道路,走到最后怕是和极端伊斯兰一个下场。
只看不回贴1208 发表评论于
@永远是中国人,你的主意高,文化灭绝,宗教灭绝,最后是种族灭绝。想必你这个中国人也有那天会走这样的路。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要彻底解决新疆问题, 除了宗教以外, "民族"也是个重要因素.

首先, 要限制宗教的发展和入侵, 禁止18岁以下的人进入宗教场所, 禁止向18岁以下的人宣扬宗教.

其次, 取消"民族"的概念, 在人口登记等管理过程中, 消除民族和籍贯, 以出生地和生日作为唯一识别公民的依据, 规范姓名, 语言文字的使用, 才能最终融合.
基层草民 发表评论于
宗教极端势力自有他们一套蛊惑信徒为主体的民族,他们跟普通民众的语言不一致,跟共产党更是完全不同。所以在这里多么的合理振奋欣慰,在相当部分民众那里完全有着不同判断衡量标准和结论,很难有共鸣。有着现代意识对世俗宗教有深刻理解的宗教人士和民族籍知识分子是中间沟通桥梁媒介,要充分与这类人沟通谅解今儿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合作配合。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jstray 发表评论于
文革檄文。 几十年没见了。
mandike 发表评论于
既然新疆回回都搞不定,为啥大量引进黑人屎坑国留学生来给钱给住给中国学生去陪把艾滋病带进国内?黑人说着国骂在国人头上作威作福,这就是中共希望的所谓的给全球造福迎领全人类吗?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用习近平思想钳制人民群众,强迫民众接受思想灌输,搞得现在经济每况愈下,汇率滑坡。这篇文章是不是这意思?
chinesegod3 发表评论于
干得好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也说明,邓小平胡耀邦的新疆政策就是祸国殃民的政策,也是封建倒退的民族政策。感谢习近平,把他们的新疆政策彻底否定了!习近平还应该进一步贯彻毛泽东时代的民族政策,让当地的维吾尔族老百姓当家做主,而不是邓小平胡耀邦提拔的宗教领袖。 这些宗教领袖最终的目的就是新疆独立。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雄文一篇。难得。
pinggh 发表评论于
当当当,文革开始了!
丝瓜种 发表评论于
大家都去当奴隶,那什么事政府都能搞定了。
本末倒置!
话里有话 发表评论于
谁能证明有多少人说好的很好,多少人说坏得很。有人证明吗?像这种没法证明,听一方之词的文章,也是“死无对证”。这种套用毛九十年前的文章笔法的臭文,这能说明“黔驴技穷”的伎俩难以骗人。这叫什么思想解放?别在暴力强权下冒充“时代进步”!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似曾相识燕归来
茴香蚪 发表评论于
这是微信公众号自媒体上面的文章,但新疆官方觉得这篇文章很不错,就在官媒上转载了这篇文章。
jw2009 发表评论于
“任何政治势力与宗教作斗争,注定会失败。。”

这话是谁说的?
wujiandao 发表评论于
看来中国愿意做反穆先锋。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注意到一点,以前网络上对新疆伊斯兰主义的经典评价,文章里居然都用上了。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习总如果能让维族群众如文艺复兴的欧洲一样,摆脱宗教的枷锁,让伊斯兰教由支配一切变成普通个人信仰,就能成为维族的圣人,信伊斯兰教的民族,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唯一成功的,只有阿拉伯人。他国内国外搞这么大的项目,看来不多做几年也不行啊。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也应该发起一场“文章革命”,主题就是个字:请说人话!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你们去看延安时期的社论或者宣传,立场鲜明,句句指到实处,这和现在那些官文,几万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的满篇政治八股文,有天壤之别。
弟兄 发表评论于
破四旧,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老百姓有苦头吃了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楼下许多人说这是文革的文风,大错特错,这不是文革文风,这是延安文风,讲道理,脚踏实地,旗帜鲜明,这是很好的文风。文革的文风是不讲道理,扣帽子打棍子那种。
邵志尚 发表评论于
共产主义就是极端的宗教
每天午睡 发表评论于
对于这种集体压制个人的宗教,看来只有老共的办法奏效呢。
日月之行 发表评论于
让新疆人民走上文明现代的康庄大道摒弃恐怖主义的回回教。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如果真的做到文章中所说,那就对了,坚决支持扫除那些极端宗教,坚决打击并消灭那些强迫他人入教的恶势力。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这个作者不知是谁,是个人才。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这么温文尔雅,革命就是要针锋相对!我当然不是说暴力革命,我是说思想上的革命,不能和稀泥,就是要大张旗鼓旗帜鲜明,中国的政权是世俗政权,新疆也不是宗教政权,伊斯兰只是其传统之一。文章说得很好,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请问那些人还想把你们的姐妹变成什么?
jw2009 发表评论于
如果当年毛泽东有十个理由发动文化大革命,今天的习近平就有一千个理由,因为这个国家确实太
腐败了。。
Deepspace_01 发表评论于
这思想解放运动早在反右,四清,文革时就完成一次了。正象毛主席说的,文革隔几年就要来一次。
卤煮 发表评论于
把野阿訇都送到西方去
jw2009 发表评论于
这是国家到底姓资还是姓社的大问题。。

文革是不会马上发生的,但是对民营企业的改造(即工商改造)不会太远。。

这场工商改造会遇到思想界的阻力。。然后反右就发生了。。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你说好得很我说糟得很,这是毫无意义的争辩,标准在哪里?所以选票就能最直接的检验到底是好还是糟,每个当地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评判,有什么好争的
中国中国 发表评论于
敌人反对吃屎,你吃?! 你党国内斗正火热、公安部副部长刚被拿下,还是你党妈内斗比”境外敌对势力”杀伤力大吧。
--------------
国色 发表评论于 2018-10-09 16:05:12
那些境外敌对势力对中国的和平发展总是不满。所以中国人民只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让那些反华者哀嚎去。
程公子 发表评论于
干得漂亮。习包子唯一做对的就这个了
jw2009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有钱阶级留下的时间不会多了,否则将坐以待毙。。

工商改造。。反右。。
我可以发言吗 发表评论于
笑岔气儿了。
无论是非 发表评论于
第二次文革开始了?xxx
Darksoul 发表评论于
当年写大字报的能耐又派上用场了
郑南 发表评论于
再洗不好,直接开颅。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习大大这是准备把庆丰包子推广给维吾尔人了。
土拨鼠拨土 发表评论于
一切宗教都应在法律之下。尊重你的信仰,你也得尊重我们的信仰。
jialiseng 发表评论于
不管别人怎么说,这一问题上,我坚决支持。
Emeifuguang 发表评论于
老毛曾经消灭过宗教,不自量力。
w666888 发表评论于
国色 “放眼全球,只要有宗教的地方都动荡不安,生灵涂炭。”

从古至今, 没有宗教的地方只是少数, 未见得“放眼全球,只要有宗教的地方都动荡不安,生灵涂炭。” 另预祝你全家早日在新疆安家
jw2009 发表评论于
好,成功的经验要象春风一样--吹遍全国。。
山外山 发表评论于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啊,就是好!”文革的歌声好熟悉。
大玩家 发表评论于
应该学会普通话。
国色 发表评论于
放眼全球,只要有宗教的地方都动荡不安,生灵涂炭。所以新疆能解放思想,放弃宗教的确是好事。那些境外敌对势力对中国的和平发展总是不满。所以中国人民只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让那些反华者哀嚎去。
锦川 发表评论于
很好。
共产党的这一套很适合对付愚昧残暴的邪教。
w666888 发表评论于
我几个月前倒和新疆人(汉)谈过, 从官到民, 基本上是人人自危。 工作灵活一点的基本都要往内地走。 各位爱国者如果能主动移民去新疆, 将会是对新疆稳定的最大贡献。
yzchenhh 发表评论于
用蒙古传到俄罗斯再传到中国的警察监控国家的做法,对付6世纪开始的伊斯兰教野蛮控制,本来就是黑吃黑,中世纪对中世纪,野蛮对野蛮。
没什么好说的。文章从宣传的角度写的不错。但是文中谈德先生和赛先生,就有点搞笑了,那个同志需要好好批评教育一下。
北卡山人 发表评论于
土共治下全中国,谁敢说一句糟得很?
北卡山人 发表评论于
这个文风,完全照搬毛泽东“农民运动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那一篇。习要仿毛、超毛啊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Tg做对了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要根治新疆问题,还有一个建议给习总。中央政府可以考虑大幅降低新疆制造业增值税,鼓励内地劳动密集型企业往新疆转移,这样会吸引大量内地人口到新疆就业定居,彻底改变新疆局势。新疆不缺电,很多地区也不缺水,唯一缺的是熟练劳动人口。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疯狂之后就是灭亡,土共是给逼的。以前维族地位很高,谁也不敢惹,现在据说汉人已经不怕维族了。
弟兄 发表评论于
文革期间,新疆没什么影响,在伊斯兰教影响下,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搞不起来。这次新文革就从宗教开始
soldanella 发表评论于
宗教必须和平和自愿.以暴力和强迫为特征的宗教应该被谴责
soldanella 发表评论于
治恐怖主义分子我共还是不错的.恐怖分子在火车站砍杀平民,该管理。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希望伊斯兰教在新疆会变成纯粹的个人信仰,而不是集体对个体的强迫。说不定中国能给世界提供一个新思路,在以后的危难时刻拯救欧洲。
kai2002 发表评论于
民主对极端宗教必定惨败,极端宗教只会利用民主攻城略地。
sahafu09 发表评论于
搞群众运动还是共产党厉害滴,美国治不好阿富汗伊拉克那是因为他们太生搬硬套。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有消息说,好多清真寺都改成博物馆了,一步步来。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佩服土共,愚昧落后的东西披上宗教的外衣是非常有迷惑作用的,只有土共才有办法。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上帝PK真主,真主惨败,使出了自爆和特洛伊木马计,估计还是能笑到最后。现在真主PK马克思,又是惨败,不知道会有什么反败为胜的妙计。
blackhorse 发表评论于
宗教带来的就是贫穷, 落后, 愚昧,极端和战争。 看看中世纪的欧州和现在的中东。 还有一个宗教引起的惨无人道灭族。。
红尘枉死 发表评论于
净干些南辕北辙的事 一带一路途经那么多穆斯林国家 你在新疆这么搞? 智商是个问题啊
baby_baby 发表评论于
虽然文章的写法比较可笑,但是这才是治疆的正确方向。教外人只知道穆斯林的教义落后可笑,可是不知道身为穆斯林,如果不想信教,想逃脱这个宗教是多么无助的一件事。曾在纽约遇到两个从摩洛哥抽签拿到绿卡移民美国的人,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他们多么鄙视伊斯兰教,但是不敢公开脱教,因为如果这样,下场只有一个,死!真的是个邪教,好庆幸自己不是出生在那样的社会。
若平 发表评论于
又有一个民族的民族文化将被消灭。
破棉袄 发表评论于
穷凶极恶
blackhorse 发表评论于
老毛, 王震, 习近平在新疆做了件大好事。 顶!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新疆,西藏的问题,起于胡耀邦。胡头脑太简单,对宗教放任不管,还支持。在任何时待,话语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人是很容易悲洗脑的。你不洗,别人洗,就会听别人的。

习这次搞的运动,很正确,只有将宗教置于法律之下,新疆,西藏才能长治久安。
qq669 发表评论于
哈哈
旱天雷 发表评论于
看了下面的留言,好像多数都被老共一通乱棒打蒙了。我不知为何忍不住地这个笑呀。。。

翻开老共的历史,能人所不能之处多了去了,不知这回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