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如影随形 刘晓波逝世周年 刘霞自由了?!(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英国的乔治·奥威尔壁画
 
2018年7月12日,美国之音采访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她转述身边刘霞的话,刘霞不会出席7月13日在Gethsemane   church教堂举行的刘晓波逝世周年追忆会。同时,廖天琪还代为表达刘霞的意思:也不方便对美国之音说几句话。当天,廖天琪还告诉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关于刘霞不能出席刘晓波的追忆会,“她(刘霞)告诉我原因了,但我不能说……是她不能。”

看到这个消息,我心中一阵紧缩,悲怆感猛然袭来,我的悲观估计被证实了,恐惧感仍然如影随形,牢牢地笼罩着刘霞。

两天前的7月10日,刘霞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德国,许多朋友欢呼她“自由了”。当时我在微信和推特Twitter上发悲哀之声:刘霞并未自由,她仍在中国政府那张巨大的如来佛手掌中,晓波逝世前后的情况我们仍然很难知道,因为刘霞的弟弟刘晖仍然在中国,他会成为人质。

中国政府成功地在人们心中营造起广泛而强烈的恐惧感,刘霞不幸成为其中一个最具典型意义的牺牲品。2010年10月8日,刘霞的丈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从那天到今年7月10日,刘霞被软禁近八年。绝大多数时间里,她是一个人呆在北京玉渊潭的居所。不管是出门买菜还是前往锦州看望刘晓波,都是警察护送。近几年,政府允许她见几个经过审核后恩准的朋友。刘霞曾经把我也放在要求会见的名单中,但未被批准。长期的幽闭生活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得刘霞的心理上被营造出强烈的恐惧感,可怕的是,这种心理上的恐惧和现实的威胁不会随着她离开中国而消散。

今年6月1日,我前往一个饭店与刘霞秘密见面。我感到她当时处于严重的恐惧与焦虑当中。她的焦虑是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允许她自由出国旅行休养心中没底,政府的模糊说辞使她完全处于一种折磨人的悬念当中。更让我担心的是,她好像不时被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袭击。她会搂住我的脖子,低声说她不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这语气,这神情,让我想起2012年12月28日我们推开保安冲到她家里看望她时的那种惊恐和焦虑。

吃饭过程中,明显看到刘霞和他弟弟刘晖都处于被政府严密看管和警告下所产生出的两难、无奈和恐惧中。刘晖的律师尚宝军告诉我,刘晖由于经济纠纷被判十一年徒刑,现在处于保外就医。我告诉刘晖,美国使馆的官员希望约我聊天谈谈中国的政治和文化状况,我打算建议他们关注刘霞的状况。出乎我的意料,刘晖让我不要提出这类建议,他希望美国使馆官员不要介入。刘晖担心,美国使馆的介入会刺激中国政府、会让中国政府不高兴,或者为了面子而不批准刘霞自由出国旅行。虽然不同意刘晖的思路,但我在与美国使馆官员见面时清楚、明确地转达了刘晖的看法和建议。


2013年4月,刘霞与律师莫少平抵达其弟弟刘晖庭审现场外。周围全是警察。

何止刘霞一人,恐惧之巨网早已在中国落下!中国政府不仅仅在刘霞一个人身上成功地营造出恐惧感。这种无形之网笼罩在中国大地上,也深深地浸入中国领土之外的许多中国人心底。在许多情况下,这种恐惧感得到被统治者的认同和强化、夸大。有时,对中国政府的恐惧和臣服会让人们从控制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主动地提醒自己不要为施压者和控制者丢面子、惹麻烦,不时担心自己的一点小小的自由行动就是否会引起老大哥的注意或者使其有所不悦。

长期在中国的政治空气中生活,许多时候人们会分不清哪些是必要的政治规避和自我保护、安全算计,哪些是我们自己在夸大恐惧,或者在受虐中不由自主地接受那种极权下的"合理"思维秩序。又有哪些时候,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帮助营造恐惧?

我自己有时也会迷惑于这一困境。大约从2014年元旦以后,我有时能够打通刘霞家的电话。但是在通话时我总是小心翼翼。与刘霞通电话时,我几乎从不与刘霞谈论所谓“敏感”的政治话题,总是跟她谈谈诗歌呀,推荐几本小说呀,或者点评一些当代艺术作品。即使问起刘晓波,我也总是自觉地限制话题,只询问刘晓波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在监狱里看些什么书,种些什么菜。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我知道刘霞是严格地“处在中国官方的视野范围内”(2018年7月10日《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语)怕我的谈话引起管控刘霞的官员、警员的不悦从而把刘霞家的电话再次切断。

中国政府营造的恐惧感绝不仅仅笼罩在那些所谓不听话的异议人士头顶。就我的观察,普通百姓、一般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共产党干部所感觉、所体认的恐惧感要远远高于异议人士。我有的朋友经常告诉我说自己的电话又被监听了,因为电话里有回声啥啥,或者自己这两天说了啥话,议论了啥政治题目。多数情况下,我遇到这种情况会告诉他,你郝老师混到今天还没混上有人全天候监听我的电话呢。我曾经找内部人打听过,实际情况是,电信部门会把我们的手机通讯信息储存一段时间,需要时可以调出来。像德国电影窃听风暴那样的戴着耳机监听已经不需要了。

成功地营造恐惧感就必须要让被统治者主动地参与夸大和自我恫吓。这一点在极权主义的制度运行中极为重要。2018年5月18日,《纽约时报》发表介绍贺卫方的文章《在政治风暴中等待时机的异见学者》,有的朋友就悄悄问我,这个文章会不会给贺卫方带来危险啊?



刘霞抵达赫尔辛基机场,转机前往柏林。

刘霞的情况再次提醒我们,中国政府营造的恐惧感是超出中国国界的。最近一年我生活在美国,我发现那些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对中国政府的恐惧感更加浓厚和强烈,用我的话形容,他们是更加持久和忠实的恐惧感受虐者。有海外中国学人,听个谈论文革的讲座也会担心回国后遭到歧视和惩罚。见个批评过中国的西方学者,就觉得自己已经跟“西方反华势力”搞到一起去了,不时跟我念叨说回国以后要被喝茶。遇到这种情况,我往往会跟他们开玩笑,警告他们不要妖魔化中国政府。这玩笑里的实际意思是,中国政府的影响力的确遍布世界,但是也没有到掌控一切、知晓一切的程度。而且,有时候过分夸大中国政府能力,把它形容为法力无边往往会让自己陷入一种绝对的无力感和在精神上自我躲避,进入暗黑洞穴,更顺从地落入犬儒生活。

当然,成功营造恐惧,中国政府感首先还得靠实在的、强有力的政治手段。我总跟我的朋友黎学文开玩笑,说不会有人监听他电话,但是,只因为他去年在广东江门海边参加了祭奠刘晓波的活动就被抓捕。根据当时情况,朋友们怀疑他是被比监听电话更高级的技术人脸识别系统所捕获。

刘霞终于得到了一个公民应该有的一项基本权利,获准离开中国了。但是与我们所有中国人一样,现实的政治威胁,长期在高压的、毒化的政治氛围中生活已经在我们大脑里打造成坚实的精神枷锁,这无形枷锁还会紧紧禁锢着我们的言行。柏林,客西马尼Gethsemane   church教堂,1989年10月9日那一天,那里走出的手持蜡烛的人们为柏林墙的倒塌起到重要作用。2018年7月13日星期五,刘晓波逝世周年追忆将在这里举行,他的遗孀刘霞近在咫尺却不能出席。对此,廖天琪说“刘霞不是身体虚弱而不能出席,而是她的弟弟刘晖仍在中国,她不愿意见到一些事情会发生。”对于刘霞和刘晖姐弟的选择,我完全理解,在过去和现在的中国现实中,几乎任何人都没法比他们做得更好。

极权之掌,决胜千里之外,中国臣民,恐惧吞噬灵魂。

刘晓波逝世周年 全世界各地追悼


香港资深民运人士梁国雄认为中国重判秦永敏证明释放刘霞只是一种欺骗公众并假装怜悯的行为。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中国监狱被关押多年后罹患癌症逝世于今日满一年。世界各地发起不同的追悼活动。

香港

香港民运人士将黑丝带绑在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中联办)外的围栏上,以纪念刘晓波,并呼吁落实《零八宪章》。

香港将在晚间举行大型公开纪念活动。不过下午就有数十名民运人士聚集在中联办外。他们将刘晓波的照片贴在中联办外墙上,并将黑色缎带系在围栏上。


刘晓波逝世周年,虽然他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在中国严格控管言论自由下,许多中国人对他相当陌生。

他们还呼吁释放中国知名的民运人士秦永敏。他在周三在中国因“颠复国家政权”被判入狱13年。另外,他们也要求释放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逮捕的律师,这是有史以来对中国法律从业人员最大的打压。

香港资深民运人士,人称“长毛”的梁国雄说:“(中国政府)周二释放了刘霞,然后在周三就把秦永敏监禁。”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呼吁中国保障言论自由和选举自由。他说,面对与美国的贸易战,中国释放刘霞只是为了政治利益。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称中国释放刘霞是“人道主义行为”。这番言论遭到民主运动人士抨击。泛民主派议员毛孟静周四在香港立法会上严词抨击林郑月娥,问她是不是“北京擦鞋仔”。


吾尔开希为主导此次纪念活动的重要人士之一

台湾

中国民运人士吾尔开希创立的“刘晓波之友”会、无国界记者组织(RSF)等,在台湾台北市政府北广场公园树立刘晓波纪念雕像,同时透过音乐表演表达台湾对民主和自由的坚持。

吾尔开希在开幕致辞中表示“刘晓波是被中国政府谋杀的。”他作为刘晓波的学生,一直想着要在台湾做些什么纪念老师,因为台湾是“面对中国专制威胁最直接的地方,也是争取自由民主过去三十年以来取得最大成就的地方。”


纪念刘晓波雕像《我没有敌人》在台北市政府前广场进行揭幕仪式

纪念青铜雕像《我没有敌人》一组共三件:   第一件是有刘晓波像的奖章,第二件是空椅,第三件则是一朵玫瑰放在摊开的书本上。创作者郑爱华表示,刘晓波像奖章代表着诺贝尔奖,空椅象征刘晓波被监禁而无法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玫瑰则是借用台湾民运人士郑南榕“玫瑰”的意象,譬喻刘晓波不屈不挠的精神。

他提到近日终于离开中国的刘霞。“像刘霞这样连中国自己的说法都完全没有违反中国任何法令、应该自由的中国公民,被中国政府软禁八年之后,在前两天被允许离开中国,为这个消息我们高兴地不得了。”

“居然为一个人被允许离开自己的国家,而感到高兴,这样的荒谬在在凸显出今天中国实际的状况。”

美国

美国之音报导,美国国会山脚下周四举办“要改变不要枷锁,与良心犯并肩”活动。多名美国重量级议员、非政府组织代表和长期关注中国人权事业的人士出席。

除了悼念刘晓波也关注仍然深陷囹圄的中国良心犯和他们的家属。

报导中提到,联邦众议员霍格仁表示正在国会推动一项跨党派的议案,支持设立“良心犯日”,并敦促美国政府制定政策支持人权、宗教和政治自由。

shennian 发表评论于
中共太邪恶!刘晓波被它害死,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关押期间死亡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创下世界纪录。刘晓波去世之后,它又迫害刘霞。如果不是现在美国对它贸易制裁,迫使它想拉拢德国联合抗美,它绝不会放出刘霞。现在刘霞好不容易获得自由,来到国外,但还不能出席自己先生去世一周年的悼念活动,因为她的弟弟还在中共手上,且之前也遭受残酷的迫害。人在做,天在看,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强权再傲慢,也战胜不了天理,从来如此,屡试不爽!“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中共邪恶政权解体是必然的,时间上只是早几年和迟几年的不同,希望那些还认同中共的人尽快找回良知和善念,和中共划清界限,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wamay 发表评论于
刘晓波为人做了注释

共产党为独裁、白色恐怖、红色恐怖做了注释

ab1999com 发表评论于
为民主自由奋斗
love962397 发表评论于
刘霞家五服内列个清单,都出去吧。
GoldenEar 发表评论于
不知道怎么搞的?到底刘霞出去对还不是不出去对!那些家伙怎么说怎么有理!唉。。。
sandong 发表评论于
一看到吴尔开希出来力挺,就知道刘霞是什么货色了,物以类聚!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国境之南:
国家元首是帝王,总统,主席的统称,这点常识你应该有啊!
在君主制国家,国家元首有国王、皇帝、沙皇、女王等称谓,国家元首的产生实行世袭制。
民主共和制国家,国家元首有总统、主席等的称谓,国家元首一般由选举产生。
说你加国有总统,还是抬举你了,把你的加国当作民主国家,哪曾想,你还不识抬举。。
zhoudd 发表评论于
不喜欢这个东北女人。。。。。
同田 发表评论于
请别再消费刘霞了。 恳请海外各组织曾以各种名目为刘晓波、刘霞筹款,公开帐簿,所得款项转给在德的刘霞。也望刘霞身边团团转的"好朋友"别再在特别经费打主意。香港资深民运人士梁国雄已开始转为刘晖筹款。并前几天公开表示「我哋只系声称声援刘霞,冇话要将借她人头筹的钱俾佢㖞」。哈利路亚!
日人民报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反美斗士,都自由进出美国,谁恐惧过?
假书生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反对美国,美国也会让你恐惧的!
蚂蚁王子 发表评论于
可悲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自己愿意跟政府对抗,就应该知道什么结果。没啥好抱怨的。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蓝靛厂,是不是乌毛你不承认没用的,希特勒,习特勒,金家祖孙,哪个承认自己是独裁者的,中国,朝鲜,津巴布韦,哪个不说自己是民主国家的

你的言行放在那里,八国仁几位的言行放在那里,qi91856的言行放在那里,跑不掉的,不是没有拍到你们从共产党那里领工资的视频,你们就能抵赖的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居然不来美国,她绝对错了,
川总很不高兴,要骂人。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裘千里

不说“加拿大总统”了,那就等于你承认自己扯淡了嘛,给你指出来还要蠢的一再坚持,一蠢再蠢
jimmyhung007 发表评论于
@verlin终于遇到一个明白人。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elfen再和你讲一次道理听不懂也没办法。没什么好装的,只是很可笑。如果因为我或者谁说过老共几次好话就被你标签成洗地的,那你们跟老共也没什么不一样。你们比老共更武断,一样不能允许不同声音,党同伐异。而事实上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就事论事没什么立场,你非要标成老共然后骂,手段跟老是近亲。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同意楼下verlin网友的意见,直接忽略这类文章就对了。
没人关注,几个想搞点响动的也就无趣啦!
verlin 发表评论于
这一篇该翻过去了,一天到晚的谈刘霞,有什么可讨论的。她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做,就是会演戏。天天说,烦不烦。
还说北京制造恐怖笼罩全球,太抬举北京了,它有那么大能耐吗,这不是笑话吗,现在的世界谁怕谁呀。
nyg 发表评论于
刘晓波拿着洋人的钱, 在中国从政。 若有洋人拿着中共的钱在美英从政, 行吗?
有门部关 发表评论于
文章说的北京制造的恐怖笼罩全球,非常准确。但是文章漏掉更重要的另外一部分,就是北京有意制造的,或者无意制造的,大量的低智商,没有任何独立思考和逻辑分析能力,而心中毫无价值观,对不合已见者恶言相向的,北京的洗地,这个群体更大。参见以下一部分评论。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看一下这俩人的区别,用不着我给你讲这么浅显的道理。广场上谁留谁走,谁绝食谁偷着下馆子,谁从国外回国谁从国内溜出去。谁牢底坐穿谁四处拿钱。什么为了骂谁非得夸谁,大概你们理解不了正常人的思维吧。反共都得跟共产党文革一个路数。
winstar 发表评论于
这个和平奖比其它诺贝奖好拿。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一看到乌尔开希就恶心了。刘晓波在为了理想和信念跟国家机器死磕的时候这个傻叉在干嘛呢?
大肚男 发表评论于
胡说八道,我在中美都长期住过,在美国的恐怖感远远超过中国。在中国看见警察我一点都不害怕,还能对警察发脾气。在美国你试试,直接给就地枪决。美国才是真正的恐怖主义社会,反而说别人恐怖,真是颠倒黑白
jimmyhung007 发表评论于
刘霞这个丑八怪,她阴险和伪善的面目会一层层被拨开的。
playfulwind2 发表评论于
我也定下一个规矩:每到有刘晓波雕像的地方,就有我的鲜花。一个伟大永恒的中国人,为刘先生骄傲!
北海01 发表评论于
一个傻乎乎幼稚的书呆子。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刘霞只是刘晓波的遗孀,只是一个身心都被法西斯摧残过的女子,她没有像刘晓波那样被迫害致死已经是万幸,让她好好休息吧
元好问 发表评论于
继续“殖民中国三百年”大梦。。。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支持国境之南,刘晓波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中国百年以来的伟人。戊戌六君子和天安门四君子都是载入中国史册的巨人。
goldfishbt 发表评论于
木事,刘晓波没留下种,要不还要闹腾到下世纪。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除了北京的那些不识,其他的都是垃圾,早已被绝大多数华人中国人垂弃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有机会去台北,一定去刘晓波雕像前献花,一个伟大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