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配合治疗又复发 7岁白血病男童说:医生是骗子(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的病房里,因为两个疗程高强度化疗效果不理想而刚做完CAR-T免疫治疗的赵泽屹举起手跟站在窗外的爸爸妈妈打招呼。自从得白血病以后,医生总说积极配合就能早点好快点出院,泽屹一直很听话很配合,尽管由于血管太细,治疗只能在大腿根部上下关管,采细胞,虽然整个过程异常难受但小泽屹没有掉一滴泪,站在窗外的爸爸赵兴川和妈妈王芳看到孩子如此“配合”强忍着泪水心都碎了!小泽屹的坚强乐观配合在道培医院“小有名气”,只要身体感觉稍微舒服点,泽屹就会自己找乐子,折纸是他最喜欢的手工。



2011年出生的赵泽屹活泼可爱,特别喜欢足球,爸爸赵兴川在河北保定唐县一家工厂上班,妈妈王芳做点临时工,日子虽然不很富裕,但一家人在一起快乐幸福,可没想到2014年噩梦突然降临,春节过后不久3岁的泽屹反复低烧之后开始持续高烧不退,在当地医院当作普通感冒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没有得到缓解,5月转到北京医院经骨穿确诊为急性淋巴B细胞白血病,从此一家幸福安宁的生活被彻底打破。



赵兴川和妻子开始带着儿子不断在河北和北京之间往返,大大小小的针头、无数次的抽血化验、骨穿、腰穿、24小时的不停输液,大把的药片,泽屹经历了从一开始的撕心裂肺挣扎到后来的无奈配合,化疗药物强烈的毒副作用使得泽屹常常恶心、呕吐、便秘、没有力气说话,他很快就瘦成了皮包骨头,而且因为免疫力下降常常呼吸困难、高烧不断。图为泽屹因为化疗药物强烈的副作用疼痛得蜷缩成一团。



漫长而煎熬的两年,痛苦而紧张的24个月,虽然积蓄早已花光,还举债累累,但2016年底终于盼来了结疗,泽屹回复得很好,可以在幼儿园正常上学,甚至还学着踢足球,一家人满心憧憬终于可以看见雨后彩虹!日子也恢复到正常生活的轨道,二胎全面放开,妻子已经有35岁了,虽然属于高龄,但他们决定趁着还能生赶紧再要一个孩子,将来也可以和泽屹做个伴有个照应。



但就在一家人刚刚开启新生活时,不幸再次降临,2018年1月,通过定期骨穿检查发现泽屹的白血病复发了,真的犹如晴天霹雳,赵兴川和妻子懵了,几乎万念俱灰,两年的抗白日子里,一家人如履薄冰,就怕孩子复发,可是老天还是这么残忍,拿到确诊通知妻子在医院走道里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丈夫宽慰着妻子。



儿子又开始持续高烧不退,那个活蹦乱跳的泽屹面色苍白,绵软无力,赵兴川和妻子陷入了迷茫,前面两年的治疗家中已经一贫如洗,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治疗之路,可看到孩子现在的痛苦,想着孩子曾经的可爱,夫妻放弃了二胎计划,并毅然决然卖掉了唯一的一套房子,孩子的生命现在就是他们的全部,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他们也都无心去考虑。



经病友介绍赵兴川和妻子揣着卖房子的钱,带着儿子来到了河北燕达道培医院,医院研究认为泽屹必须尽快做移植,但泽屹目前体内的癌细胞居高比不下,必须通过化疗达到条件才能移植,这次化疗儿子似乎更敏感肠胃“弱不禁风”什么也不想吃,妈妈王芳不断的往返菜场、出租屋和医院,总是想方设法给儿子弄些花样。每天王芳早早起床在租住的房子熬粥再送过来,舍不得打车从租住的小房子走到医院王芳满头大汗,泽屹想着医生说要配合治疗加强营养,看着妈妈如此辛苦,总是忍着难受争取多吃一口。



泽屹上幼儿园时曾听爸爸妈妈说还要给他生一个小妹妹高兴坏了,他的同学都有弟弟或妹妹,他老是催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可以有妹妹,可到燕达医院后爸爸说妈妈太累了不能要妹妹,泽屹可以想让妈妈轻松些,只要精神稍微好点就马上帮着妈妈做事,天真的他以为让妈妈轻松些就可以给他生个小妹妹了。



白血病除了骨穿、腰穿等专门检查外,体温变化是白血病病情的“晴雨表”,每一刻温度的变化都预示着病情的变化,泽屹则对体温变化的认识比正常孩子要深刻许多,还在早期发病时妈妈就天天给他量体温,现在他自己学熟了测量体温,测完还认认真真并把体温记录下来, 泽屹还在本子记下了很多自己特别想吃但现在不能吃的食物,医生说只要他配合治疗就能早点出院吃美食,他说出院以后要放开肚皮大吃几顿,把每种东西都尝一尝。



可泽屹想不通自己吃药、打针、抽血、穿刺从来都不哭不闹,那么配合医生治疗却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好,还不能出院,他觉得自己快要憋疯了,爸爸妈妈也快要受不了了,有一天妈妈送来饭菜时,小泽屹很难受不想吃,哭闹着给妈妈说:医生是骗子,他们说积极配合就可以早点好早点出院,可我那么听话怎么还没好哇,他们是不是说假话?



化疗放疗对于泽屹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唯有移植才能挽救泽屹小小的生命,6月份赵兴川和王芳都与儿子做了骨髓配型检测,虽然都相合,但赵兴川有体质性兴基因突变,妻子坚决要求自己做骨髓供者,想着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七尺之躯不能用自己的骨髓挽救儿子的生命,却要瘦弱的妻子来承担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他每天不分白天黑夜守在儿子的床前。又是一个早晨,虚弱不已的泽屹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发现爸爸趴在自己的床头睡着了,他知道爸爸又守了自己一整夜,小泽屹不忍心叫醒爸爸,用小手摩挲着爸爸的头发。



通过系列的治疗移植条件已经成熟,医院开始为泽屹进行排仓和预处理,移植的时间已初步确定,赵兴川和妻子满怀期望的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这是孩子重生的机会。但移植高达四五十万元的巨额费用以及移植后抗排异的费用像座大山压在两个人的心头,从复发到现在已经花费了25万元,前期两年的化疗,家里也花了50多万,积蓄早已经花光,唯一的房子也已经卖掉,还负债累累,现在他们已经是借无可借,卖无可卖了,但一定会坚持到底。

踏雪无痕加拿大 发表评论于
把医生改成西医就对了
nasastar 发表评论于
hebeinews后面加上***
nasastar 发表评论于
***hebei.hebnews***/2018-04/20/content_6853677.htm
自己去看,河北省医保覆盖儿童白血病。
这家人可能没有买医保。
warara 发表评论于
北京仁:他们都是有中国户籍护照的呦
funnypig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穷人的孩子有白血病,不但给治,还有一点生活补助。
煤炭 发表评论于
需要倾家荡产看的病才是病,其他的病都不需要医生看。
聪明人不该把钱交给银行,不把身体交给医生。

chongqingguy 发表评论于
中国大众的全民保险应该改进一下。看着他们的故事心疼。谁不为父母那种心情理解。
yhr 发表评论于
美国穷人孩子白血病都是政府国家出钱治疗的。
yhr 发表评论于
孩子可怜,中国普通老百姓可怜,医保指不上,国家富了,老百姓看病还是倾家荡产。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有些病情,用一国之力也难以治愈。

平常百姓家,多不理解吧。很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