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记录北京24小时: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2017年至2018年,北京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每刻又在上演怎样的故事?24个不同的时间地点,24幅不一样的场景画面,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图为0时,北京朝阳北路,正在直播的网络女主播。2016年8月,作为入行1年的新晋主播,崔阿扎以1,068万(1元人民币约合0.157美元)的礼物收入刷新了某直播平台主播单周收入记录,成为“千万周星女王”。为了直播时表现得有活力,崔阿扎依赖喝咖啡帮助自己兴奋起来,但每天凌晨1时下播后躺在床上,她却需要哼唱舒缓的慢歌来安抚自己的状态。“快的话,两三个小时后会入睡。”(图源:VCG)



凌晨1时,中国尊地下40米,正在加班赶进度的建造师。“这里是北京最低处,中国尊大楼的心脏。”丁锐的头上,已建起了528米高的摩天大楼,而丁锐,则是这座大楼的功能实现者。“我想把这座大楼建成中国最智慧的超高层,”作为中建安装中国尊机电总承包项目经理,丁锐的底气来源于过去在机电安装领域的多场著名“战役”。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上海地铁7号线、国家会展中心(上海)等的机电安装项目,都成为磨砺丁锐的石头。丁锐和他的团队,也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王牌”机电安装队伍。(图源:VCG)



凌晨2时,代驾司机有军。有军全职做代驾,每天“昼伏夜出”,晚上骑着电动车出门,干到第二天5时-6时,熬个通宵差不多能跑4单生意。晚上8时到10时是订单高峰期,12时之后就需要在酒店、KTV等娱乐场所守着。用有军的话说,“不怕苦和累,月收入能上万。”代驾接触的都是酒后客户,有的也许会和你倾诉,有的喝醉了也可能乱出气,都是常事。“人家说熬夜就是慢性自杀。”有军说,再干个一年半载也准备转行了。(图源:VCG)



凌晨3时,北京朝阳医院,正在工作的急诊科医生。26岁起,袁伟就在朝阳医院急诊科值班,从一线干到三线,现在他是一名副主任医师。穿梭于患者、家属与机器之间,袁伟很少有时间坐下来休息,每天走动1万多步不在话下。“最忙的时候同时抢救4个病人,就在大厅铺开,4个同时进行。”在急诊科工作12年,袁伟接诊过18岁的甲流患者,从发烧、抢救到去世只有3天;也遇到过三番五次被推进急诊科,最后却康复出院的病人。在普通人的生命中,生离死别是偶然或阶段性的事件,但对袁伟来说,每一天,甚至每一分钟都要面对。(图源:VCG)



凌晨4时,中央民族大学西门,正在忙碌的早餐店店主。王师傅20多年前从安徽来到北京,在民大西门开包子铺已15年,虽说是早点铺,但每天夜里12时多,王师傅的小店一准儿开张。除了民大,附近还有一个高中,活力充沛的学生们时常在黑夜光顾。一大家人都习惯了“黑白颠倒”的生活,每天下午睡觉,夜里起床,忙活一晚上,早上10点收工。夏天生意最火爆,一晚上能卖3,000多个包子,营收上千元。除去店面的租金和各类日常开销,一年下来,能净赚个七八万。(图源:VCG)



早上5时,北京中关村南大街,收工的环卫工人。早晨五时多天还没有亮,环卫工人冯安平已经干完了活准备收工。一趟2.7公里的道路,每天至少要扫五六个来回,更多是拿着夹剪和垃圾袋在犄角旮旯里捡那些不容易清扫的碎纸片、垃圾袋等。这样的垃圾对冯安平来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四年前就做清洁的他放弃了家属院工作,转做了马路上的环卫工。“这里的活好干一点,而且待遇也好”。(图源:VCG)



早上6时,北京门头沟火车站,正在作业的铁路扳道工师增信。师增信左腿稳稳地扎在枕木上,右脚踩上踏键,双手紧握握柄,弓着身子卯足了劲,缓缓扳动道岔。随着“磕嘣”一声,道岔落入了槽口,尖轨也严丝合缝地贴上了轨道。一切就绪,师增信又沿着铁轨来回走了一圈,检查轨道上有没有石块等异物,确保列车顺利进站。(图源:VCG)



早上7时,北京国贸地铁站,正在搬运的单车运维人员。王硕是摩拜单车运维人员,他的工作是尽可能地让管辖区内的每一辆单车,都出现在城市中需要它们的地方。早高峰时,王硕带领一群运维员,一趟趟地把写字楼下淤积的单车搬运到地铁口,晚高峰则相反。如今,王硕负责运营北京二环内区域的摩拜单车,每天穿梭其中,东西城区32条街道的路线,就像地图印在心中一样清晰。(图源:VCG)



早上8时,某酒店,婚礼化妆师。“算命的说我长大后,会经常出入高档酒店,没想到就是干这个。”斯月一边在手背给眼线笔试色,一边与新娘逗趣。斯月做婚礼化妆师,天还没亮就背着大包化妆品出门了。今天这单是婚庆公司接的,前期试妆加当天跟妆,总共一天时间,可以挣500元。(图源:VCG)



上午9时,北京CBD街头,报刊亭摊主宋海成。站在国贸CBD的十字街头,十年间,宋海成看着旧楼倒,新楼起,城市一天比一天繁荣,而自己经营的小报刊亭,收入日益微薄。卖出一份1元的报纸,能挣1角钱。每个月除去1,000元的租金,宋海成大概能挣两、三千块,这些钱用于一家三口在北京生活的支出,还有大女儿在老家读初中的费用。(图源:VCG)



上午10时,北京通州,二手车评估师。韩先伟18岁来北京,从修车学徒干起,如今是一名二手车评估师。韩先伟坦言,“有许多事故车、抵押车等,即使车主把价格压得再低,我们也有严格规定,这类车不能上线。”熬过了最苦的时期,韩先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现在的他靠技术和勤奋,每月工资已超1万元,带着七八个下属,服务着海淀的客户。(图源:VCG)



上午11时,北京银泰中心,五星酒店客房管家。张静是北京柏悦酒店的客房管家,每天要负责检查四、五十间客房,每间客房的清洁程度、布置要求,都要严格符合各自房型的标准。此外,她还每天观察着“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挖掘并记录客人的生活习惯、喜好。(图源:VCG)



中午12时,北京某宠物店,宠物美容师。“很多人觉得宠物美容就是给狗洗澡、剪毛,其实这是对我们职业的误解,每一个宠物美容师都要经过大量实践学习,通过考试才能取得美容师等级证书。”李雅娜就是一位B级宠物美容师,三年来平均每天给四五个狗做美容,使她摸透了各种狗的秉性。(图源:VCG)



13时,中央民族大学,正在上课的大学老师。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徐智,是众多大学老师中的一员。徐智被学生称为“温柔的邻家大姐姐”,有同学评价“上徐老师的课就像是开讨论会”。一堂一个半小时的课,她要花三小时备课。“新闻广告这个行业变化很快,备课的时候我要拿最新的案例。”(图源:VCG)



14时,北京郎园,正在录音的“声音导演”。录音棚里,坐在徐昆鹏对面的,有常年对着上百学生讲课的大学教授,也有习惯埋头做学问的专家,但最后,他们在话筒前的讲述,都会被他打磨得自然又亲切。徐昆鹏对“声音导演”的诠释是“声音品控”。(图源:VCG)



15时,北京民族博物馆,正在讲解的志愿者。有的大学生的课外生活选择了游戏、逛街或旅游,而中央民族大学大二学生闫宗瑶选择了博物馆,做一名讲解员。据了解,民族博物馆每一个志愿者都经过层层筛选,谈吐、气质,更需要下苦功夫背所有讲解词,“6.4万多字的讲解词,在A4纸上有40多页。”(图源:VCG)



16时,北京青年路,工作中的在线教育“班主任”。4年前,大专毕业的崔秋月独自从家乡来到北京,在半地下室出租屋里落了脚。学英语幼儿教育的她,在一家线下教育机构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每月2,400元工资。2016年,同许多渴望进步的年轻人一样,崔秋月加入了浩浩荡荡的互联网从业者大军,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在一家英语教学机构做“学习成长伙伴”,工资也涨到了每月1万。(图源:VCG)



17时,北京魏公村,正在修鞋的女修鞋匠。女修鞋匠很少见,黄阿姨便是其中一位。30多年前来到北京,修了一辈子的鞋,缝补机换了十多台,一把锤子也用了30多年。30多年来,黄阿姨见证了北京的变化,黄阿姨还记得,起初修鞋在北京菜市场摆摊,每天在伞下守着一个铁柜子。“那时修的比较多,很多是布鞋,哪有这么多名牌鞋。”现在刷鞋是她的主要业务,刷一双20块钱,一天能刷十五六双。(图源:VCG)



18时,北京朝阳公园,难得休息的北京公务员。大学毕业那年,木子夜以继日的复习,终于顺利成为一名北京公务员。然而,曾以为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没有来临,加班倒成为家常便饭。(图源:VCG)



19时,北京褡裢坡地铁站,正在拉客的三蹦子司机。李磊涛今年53岁了,是一名三蹦子司机。早上6点出门,晚上11点回家,每天能有180元的收入。三蹦子运营不合法,但又有市场空间,因此他们经常和城管部门斗智斗勇。“一个月被抓两次就挣不了钱”,在这个圈子里被抓是一个见怪不怪的事情。李磊涛曾一个星期被抓两次,因患有高血压没有拘留,但车被扣了。(图源:VCG)



20时,北京花园桥,正在送货的生鲜配送员。32岁的杨荣停,做过快递小哥,也当过外卖骑手,如今在生鲜电商平台做一名配送员。每早8时不到,杨荣停的电动车便停在花园桥的仓库前,他要将前一天深夜下单的商品,装进车子后座的配送箱。为了兑现平台1小时送达的承诺,配送员都是“风一样的男子”,杨荣停每天微信运动步数都在三四万步,一个月就跑坏一双鞋。(图源:VCG)



21时,北京金融街,刚加完班的金融白领。2013年,张心蔚如愿以偿,成为金融街某银行白领。然而金融行业变化太快,需要不断学习才不被淘汰。为此,张心蔚下班后的生活几乎被学习占据,金融机构各种从业资格证、名校MBA,都被她攻克。“其实,在北京奋斗的每个行业都值得尊敬,我相信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张心蔚说。(图源:VCG)



22时,北京三里屯,正在演奏的酒吧歌手。亚森是新疆JAM乐队的主音吉他手,从喀什来北京的13年里,家乡是他创作灵感的来源。“刚来时我汉语很不好,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不会用汉语说”。于是,吉他成了他最好的倾诉对象,经常连着七八个小时练琴。多年过去了,亚森有了自己的乐队,接触的专业人士和歌手渐渐变多,参加的音乐会也随之变多。(图源:VCG)



23时,北京通州,休息中的大货车司机。王栋彬是一名大货车司机,一年365天,270多天在路上,5,280个小时在不足5平米的驾驶室里度过。在外开车,妻子儿女是王栋彬最牵挂的人,也是最牵挂他的人。“每次我都告诉自己,要安全回家,他们在等我”。(图源:VCG)


brothera 发表评论于
北京的庞大的权贵阶层呢?
不敢露个脸?
权贵才是北京的主人。
北京的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是属于权贵的。
蚁民不过是替权贵打工的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城市里的男女平等,更实际的意义在于提高男性地位。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生活努力打拼。而不是毒品,乱交,搞政治,或者当兵作战。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一上来就来了个主播,添加暴利行业。下面的故事就没法读了。这就是舆论导向的错误。一周利润上千万。这属于超级女权里的超级女权。
planet 发表评论于
hard working people.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一个不好的趋势。年轻女性收入盖过其他年龄段。非常畸形而又典型的城市病。
Twinlight 发表评论于
1万元收入在北京够干什么?这收入能买得起房吗?

我记得13年前出国的时候北京就遍地都是收入过万的了。没想到今天的收入还是这个样?
llarry 发表评论于
不拍个贪官,怎么可能真实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并不真实。

顶多算是北漂一族真实的生活。

最好表现一下坐拥十几套街面房的老北京房主,催小业主交房租时的嘴脸。

或者老板让员工加班不给加班费的嘴脸。

还有员工完不成业绩,老板蔑视,咆哮员工时的嘴脸。

size0 发表评论于
16年前,我在北京就拿每月一万。我当年的同事,今天绝对拿到三,四万不止。北京退休的事业单位人员,能拿大六千到一万。如果吃一碗酸辣粉都要三四十,一万够什么用?!
锦西 发表评论于
生活质量不如美国,因为人多,在发展中。但心情都是一样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人一定的知足,有知恩报恩的心念就好。中国人聪明,又不惜力。会越来越好
shamrock100 发表评论于
感觉10000 是北京的标准收入。
4awhile 发表评论于
开摩的被管理不是平白无故的,摩的在路上横冲直撞,危险事故频发。相信任何发达国家的交通都要消除这种隐患!
chatroom 发表评论于
聪明勤劳的人民滋养了一群贪得无厌为所欲为的蛀虫
紫微星下凡 发表评论于
我们可亲可敬的同胞,不偷不抢,凭自己的力气吃饭,凭什么扣押他们的物品。他们不能像贪官一样贪污百姓的钱财,也不能像流氓无赖罪犯一样抢夺别人的财产,怎么就不能开摩的养活自己和家人?
无忌哥哥 发表评论于
生活中的普通民众,亲切
blush? 发表评论于
一个国家的强大就是需要众多这样的默默无闻的人
oldwolf4700 发表评论于
被政府赶走的低端人口,你们过得还好吗?
知我是谁 发表评论于
这里面那个是北京人?
iori 发表评论于
那个铁路扳道工的,是不是夸张了,全国铁路都应该自动化了很多年,哪里还需要人工扳道
逻辑思维 发表评论于
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比党校的博士强..
囫囵 发表评论于
都是勤恳的百姓,造就了都市的精彩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年轻时卖命挣钱,等上了年纪钱却买不回健康了
丁庄秀园 发表评论于
Positive article! This is rare in WXC..
stapler123 发表评论于
与其他的地方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