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大清公主 慈禧御用翻译 全英文演讲疯传(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近日,晚清德龄公主的一则全英文演讲,在网上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裕德龄(1886~1944),笔名德龄公主。少年时在日本和法国生活了六年,精通多国语言。

17岁时随父回京,因通晓外文和西方礼仪,和妹妹裕容龄一同被慈禧招入宫中,成为紫禁城八女官之一。

↓德龄公主英文演讲全文↓



该视频拍摄于1930年,当时德龄公主44岁。

在演讲中她表示,当今社会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革。她希望国家与国家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全世界的和平。

通过写作和讲课的方式,她向美国人民展示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

她也认识到,中国与美国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中国人民愿意敞开怀抱,虚心学习。

这则视频惊艳了无数网友:

被德龄公主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自愧不如↓



惊叹于她的英语用词和发音↓



希望德龄奶奶能看到现在的中国↓



感慨诗和远方有多么的重要↓



德龄公主生平

Princess Der Ling's father, Yu Geng, was a member of the Hanjun Plain White Banner Corps.

德龄公主的父亲裕庚本为汉人,后入满族汉军正白旗。

After serving as Chinese minister to Japan, he was appointed minister to the French Third Republic for four years in 1899.

裕庚任出使日本特命全权大臣三年后,又担任大清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公使四年。



He was known for his progressive, reformist views; for his determination to educate his children, including the girls, in western schools, which was highly unusual in their generation.

他思想先进,推崇改革,主张自己的孩子接受西方教育,包括女孩。这在那个年代十分难得。

Yü Keng's daughters, Der Ling and Rong Ling (1882–1973, the future Madame Dan Paochao of Beijing) received a western education, learning French and English, and studying dance in Paris with Isadora Duncan.

裕庚的女儿,德龄和容龄,均接受了西方教育,学习法语和英语。在法国期间,师从现代舞蹈大师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舞蹈。

伊莎多拉·邓肯

↓美国舞蹈家,现代舞创始人↓



Upon their return to China, Der Ling became the First lady-in-waiting to the Empress Dowager Cixi, as well as interpreting for her when she received foreign visitors.

1902年回到中国后,德龄成为了慈禧太后的女仕臣,并在慈禧太后接待外宾时担任翻译。 

↓左二为德龄,左三为慈禧↓



Der Ling stayed at court until March 1905. In 1907, Der Ling married Thaddeus C. White, an American.

1905年3月,德龄离开皇宫。1907年,德龄与美国驻沪领事馆副领事迪厄斯·怀特结婚。



Der Ling wrote of her experiences in court in her memoir Two Years in the Forbidden City, which was published in 1911.

德龄将自己的宫廷经历写成了回忆录《清宫二年记》(又名《我在慈禧身边的两年》),并在1911年出版。

After Cixi's death in 1908, Der Ling professed to be so angered by what she saw as false portraits of Cixi appearing in books and periodicals that she wrote her own account of serving "Old Buddha".

1908年,慈禧去世后,各种书籍和学术期刊都抹黑慈禧,对她进行了错误的报道,这让德龄十分懊恼。于是她写下了自己侍奉“老佛爷”慈禧的经历。

In this book, Cixi is not the monster of depravity depicted in the popular press, but an aging woman who loved beautiful things, had many regrets about the past and the way she had dealt with the many crises of her long reign, and apparently trusted Der Ling enough to share many memories and opinions with her.

书中,慈禧并不是像大众媒体报道的那样,是一个腐坏堕落的恶魔,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也会喜欢漂亮的事物,对往事,对自己经历过的那些国之大难抱有遗憾。很显然,慈禧非常信任德龄,跟她分享了很多自己的回忆和感想。



Two Years provides unique insights into life at the Manchu court and the character of the Empress Dowager Empress. Der Ling continued to write and published seven more books.

这本书为后人研究满族宫廷和慈禧太后提供了珍贵的材料。随后,她又先后出版了7本著作。

Princess Der Ling died in Berkeley, California, as a result of being struck by a car while crossing an intersection. She had recently taught Chinese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44年,德龄公主因一场交通意外,不幸逝世于美国加州伯克利。逝世前,她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中文。



说到晚晴,我们常常认为那是一个愚昧、闭塞、麻木的年代。其实那个年代的中国,同样有一帮有识之士。他们愿意去尝试新鲜事物,融入世界,了解异国文化。

清朝人学英语

前段时间,网上就盛传了一份清朝晚期的英语教材↓



在开头有一段“使用说明”:“汉字从右至左读、英字从左至右读。”

还强调:英语中仅有26个字母。

下面这张图是其中一页↓



第三行第三格:

汉字(从右往左):我明日给你回音

英文(从左往右):Tomorrow I give you answer(这个语法有点怪)

注音(从左往右):託马六 唵以 及夫 尤唵五史为

第四行第一格:

汉字(从右往左):倘若朋友不肯卖

英文(从左往右):If friend no can sell(典型的中式英语,逐字翻译...)

注音(从左往右):一夫 勿伦脱 挪 嵌衰而

看来,100多年前,先辈们学英语就很拼了啊~~

晚清时期录制的一个短片中,记录了当时中国各地的方言,其中就有一位小姐姐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少帅张学良学英语

与德龄公主几乎同一时代的“少帅”张学良,也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不过,与德龄公主不同的是,张学良学习英语起步较晚,靠的不是良好的语言环境,而是惊人的毅力。

一起来感受一下少帅萌萌哒“东北腔英语”↓




张学良于1901年出生于辽宁。其父张作霖极度重视对他的教育。

他博览群书,学贯中西,不仅会打枪使弹,还会开汽车、驾驶飞机。

最可贵的是,张学良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可以直接与外国人交谈。



“西安事变”谈判时,他用英语与蒋介石的顾问端纳(英籍澳大利亚人)、宋美龄、宋子文交谈,用欧美的历史故事和当时的局势说服他们团结合作共同抗日。

为了学习英语,张学良参加了当地青年教会的英文夜校,向外籍老师学习最纯正的英文。

随后他又拜师留美归国的留学生,每天坚持学习英语2个小时。

看完这些,你是不是跟网友们一样感慨:哎,我的英语还不如一个清朝人。




蒋介石和宋美龄,宋美龄英文演讲
父亲 发表评论于
回lovNordstrom:“纯种汉人”是伪概念。中国从古至今都没有过“纯种汉人”。最早的“人”都是从非洲来的。“中华民族”的早期阶段,中原一直受四夷影响,没有四夷就没有中原文明。周对商来说就是“外族”,所以周灭商其实就相当于清灭明,就相当于你们这种傻缺脑子里的“鞑虏”灭了“汉人”。秦对周来说也是“外族”,所以秦统一中国相当于又一次“鞑虏”统一了中国。后来还有五胡荣华。唐朝的皇帝也不是“纯汉人”,而是“少数民族”,这点陈寅恪早就考证了。宋朝的皇帝也非中原人,而是中原以外之人,所以陈寅恪称宋朝为“天水一朝”。明朝第3个皇帝明成祖即已不是“汉人”,这点李清《三垣笔记》、刘继庄《广阳杂记》、朱彝尊《曝书亭集》以及谈迁、傅斯年和吴晗的作品里都有说。明朝第3个皇帝就已不是“汉人”,以后的皇帝也都不是“汉人”。今天还拿“满汉”说事儿的,无非是一帮中文说不利索的南蛮,他们在现实生活里是语言无产者,自身素质又低,所以走...  查看完整评论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19:51:05 楼下的国色早一百年就是个义和团,早五十年就是个红卫兵,今天就是个精神分裂者。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的存在,
/////////////
西门桥网友说的一针见血,把赖在美国打死都不走的鹅67门徒揭露的体无完肤。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很认同楼下网“父亲”的观点。
父亲 发表评论于
回lovNordstrom:外地人稍微有点儿文化的也都仰慕京音,督促子女学好北京话,这样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他们知道不能让子女憋在一个鸟不生蛋兔子不拉屎的小村儿里每天说着鸟语鸡犬之声相闻憋一辈子。当然,像你这种五级县城二奶生的三孙子,一进城就随地大小便被城管臭揍一顿撵出去了,当然恨北京恨北京话了,哈哈。
父亲 发表评论于
回lovNordstrom:1.“侉”是指人说话与京音不符,说的正是你这种一嘴鸟语儿的外地泥腿子。说话北京音浓重那叫语音纯正,跟“侉”恰恰相反。《辞源》:“旧时北京人称语音不合京音的人为侉子,有时亦用以指山东一带的人。”我说南蛮啊,咱多看点儿书行吗,别老在网上跟风儿造谣了。2.“还学让别人学北京话呢。”这又是一句病句。当然,村耗子话都说不利落,句子当然也写不通了,哈哈,这并不稀奇。3. 一看你就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只知道在你的猪圈里造造城里人的谣自慰。当然了,乡下土鳖在京随地大小便被城里人挤兑了,也只能晚上猫被窝儿里一边儿哭一边瞎打俩字儿造谣了,哈哈。爷今儿告儿你啊,孩子,在北京,越是学历高的,越是有钱的工作牛的,说话北京味儿越浓,家里也越鼓励孩子说正宗的北京话,这帮人也最讨厌你这种一嘴鸟语南蛮鴂舌的土著。这稍微有点北京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你那点儿小谎言,骗骗没去过北京的你们屯儿放猪的老乡还差不多。许多在北京...  查看完整评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回lovNordstrom:1.“为什么讨论个北京方言,会出来‘乡巴佬’,‘没在京城生活过的土包子’这种言辞。”你认真看看、学习一下我下面的留言,就知道为什么了。就是因为你们这帮偷井盖儿的土鳖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在网上造谣,城里人才歧视你们,知道吗?说你是“乡巴佬”、“土包子”也没看亏说你。你不就是因为在北京偷井盖儿、蹭车票被北京人逮着了而恨北京吗?像你这种南蛮,趁早儿回你们村儿一边儿放猪一边接着跟马来猴儿配种儿吧,哈哈。2. 你们村儿由南蛮、蝗汉、马来猴儿、泰国人妖、越南网购来的媳妇、非洲染了爱滋的黑人、三代贫农、惰农、流氓无产者、捡破烂儿的、卖淫的、卖假药儿的、稿电信诈骗的、搞小偷小摸儿的、拐卖儿童的、打老婆的和随地大小便的各式泥腿子组成,你还有脸说中国最牛的城市北京啊?3. 北京话不是“方言”,而是国语、普通话的标准,早已被定位一尊。“方言”是你们村儿的村民赶驴、跟狗掐架和扒女厕所墙檐儿时说的话,跟北京话...  查看完整评论
speakoutloudly 发表评论于
她的公主头衔是自封的。当年她入宫跟随慈禧,得到慈禧的喜爱可能不假,但并没有封她公主或相当的头衔。视频,更准确说应该是影片,拍摄于1930年,楼下说不可能应该是错的。1900年就有了有声电影,到1910年,有声电影的技术就已经很可靠可用于商业用途了。所以1930年拍下这段有声电影影片应该是完全可能的。视频是从影片翻拍的。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以前一直以为过去宫廷里的女子都是美貌无双的。看完晚清慈禧的照片,深深的同情那个当皇帝的
7Sle 发表评论于
长的真丑,混血混坏了的例子。反正外嫁,老外也分不出美丑。
如果怕成电影,还真想不出哪个女星能演这个丑角。
墨尔本 发表评论于
那时有录音录像吗?感觉是假的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还学让别人学北京话呢。你应该知道北京很多高校和事业单位长大的孩子,很多父母严禁孩子沾上这种侉侉的口音。

父亲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22:33:59 一看你就没认真学过任何语言;所以才会发此谬论。以英文论,我认识太多没出过国只在中国看英文电影、听录音、靠媒体学英文的了,结果一出国怎么着?全都傻眼了!走哪儿人老外说什么他们都听不懂。得,结果最后还得把单词、语法重新学,重新再到生活里跟真人打交道;在现实生活中摸爬滚打个十年,能有小成。英文媒体里的语句比中文媒体里的语句更接近现实生活里的口语,还那样儿呢,中文就更别提了。其原因我之前已经说了,中文媒体里的话跟北京话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中文媒体里的话慢、吞音少、吐字更清楚、措辞更书面化、抑扬顿挫亦跟生活口语不同。而且,中文媒体里的话不可能包罗生活上的各个场景、情景,它能覆盖现实生活的1%就不错了。我也知道许多人,在外地光靠媒体学北京话,没进京前还以...  查看完整评论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讨论个北京方言,会出来“乡巴佬”,“没在京城生活过的土包子”这种言辞。
老北京人不就是由满人,鞑虏,兼底层贫民,天桥耍把式卖艺的组成的吗。知道鞑虏的方言很值得自豪?你的言辞和行为,说明会说这种土话,恰恰是底层贫民。

父亲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22:18:40 1. 我什么时候说“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是冲你“海陬观者”说的了?你看我那条儿回复里点你名儿了吗?我指的是其他留言者。你造的谣都被我拆穿了,你气急败坏之际脑袋直冒金星儿,着急麻花儿地拿你的脸接我扇别人的耳刮子,把观众都给逗乐了。2. 今天的北京话跟1930年的北京话虽有不同,不同之处却并不大。你的“实在的例证”其实都是伪证,都已经被我驳得体无完肤,你心服口不服也没用。其实像你这种乡巴佬,并没有能力区别今日的北京话跟1930年的北京话有哪些具体不同、发现它们有哪些具体的相同点;所以你举的例子都是错的,你的...  查看完整评论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她英文比她开始的那段中文标准。
londonmist 发表评论于
裕德龄22岁嫁给美国驻沪副领事,30岁随夫赴美。演讲的时候已经在美国呆了14年了,而且已经出了3本英文书。英文不是问题。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那段英语非常标准。口音是英国皇室口音。宋美龄的英语我也听过,那是典型的美国口音。至于用词,两者各有千秋,毕竟时代和地域,背景都有差别。
sleeplessinNY 发表评论于
统治印度的最后一个王朝-莫卧儿王朝-的末裔,人人会说英语,照样被英国人灭掉。
Candy-北美55 发表评论于

这像是后人扮装出来录下来的,不是其本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一看你就没认真学过任何语言;所以才会发此谬论。以英文论,我认识太多没出过国只在中国看英文电影、听录音、靠媒体学英文的了,结果一出国怎么着?全都傻眼了!走哪儿人老外说什么他们都听不懂。得,结果最后还得把单词、语法重新学,重新再到生活里跟真人打交道;在现实生活中摸爬滚打个十年,能有小成。英文媒体里的语句比中文媒体里的语句更接近现实生活里的口语,还那样儿呢,中文就更别提了。其原因我之前已经说了,中文媒体里的话跟北京话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中文媒体里的话慢、吞音少、吐字更清楚、措辞更书面化、抑扬顿挫亦跟生活口语不同。而且,中文媒体里的话不可能包罗生活上的各个场景、情景,它能覆盖现实生活的1%就不错了。我也知道许多人,在外地光靠媒体学北京话,没进京前还以为自己北京话了得,结果真一进京全都傻眼了;北京人说的许多话他们都听不懂,他们自己说的话北京人一听就知道他们是外地人。你啊,多进进城,多跟城里人聊聊,别老在...  查看完整评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1. 我什么时候说“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是冲你“海陬观者”说的了?你看我那条儿回复里点你名儿了吗?我指的是其他留言者。你造的谣都被我拆穿了,你气急败坏之际脑袋直冒金星儿,着急麻花儿地拿你的脸接我扇别人的耳刮子,把观众都给逗乐了。2. 今天的北京话跟1930年的北京话虽有不同,不同之处却并不大。你的“实在的例证”其实都是伪证,都已经被我驳得体无完肤,你心服口不服也没用。其实像你这种乡巴佬,并没有能力区别今日的北京话跟1930年的北京话有哪些具体不同、发现它们有哪些具体的相同点;所以你举的例子都是错的,你的结论大而无当、过犹不及,就是一句假大空的屁话而已。3. 我现在说你“盲人摸象”,也没亏说你。你确实就一没在京城生活过的土包子,对当下的北京话一无所知。你举的“老电影、萧乾的话”皆错谬不堪之言,已被我驳得体无完肤。可见你不但对老话一无所知,对语言学也不懂皮毛。你不仅是“盲人”,还骑...  查看完整评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1.“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与“任何语言、方言都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不停地改变的”并不矛盾。严谨的文字既得有结论,也得有论述过程、推导过程。我的第一句话批的是某些人的推导过程不对,第二句话说的是我自己的结论。结论正确而推导过程一塌糊涂,也不能说明论者明白事理,只能说明他歪打正着、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而已,何况你这种推导过程和结论都不对的?2. 我的立场从未变过,你动动你的小脑袋,多思考就该知道。3. 你“举”的萧乾的话已被我上条留言驳得体无完肤,你好好反省反省吧。
lulu071058 发表评论于
裕德龄是姐姐妹妹叫裕容龄 和她同时进宫 做慈禧太后的女官 主要是做翻译,那时候叫传话 容龄在慈 禧身边呆的时间更长 也写有一本书叫清宫锁纪 详细描述了她在慈禧身边的所见所闻 容龄活到了文革期间 曾经有报导她在文革期间住院 受到了特殊照顾 其他就不知道了。
父亲 发表评论于
1. 萧乾的那篇文章叫《话说京白》。说的是“京白”,不是“京味文学”。“京白”和“京味文学”是俩完全不同的概念。你连萧的文章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瞎诌,说明你水平很低。2. 萧的那篇文章里从来就没说过“现在的北京话,和以前的不大相同了”,这是你造谣。相反,萧所举的那些语例,现在北京人也都常说,没有一个不是现在还活着的活语言。由此可见,北京话的今昔虽有变化(这点跟其他语言、方言一样),但其变化并不大(这点则跟许多其他语言、方言不一样)。变化到底在哪,哪儿变了,变了多少,哪儿没变;这些都得是博古通今的语言学家才能了解,不是你这种没进过城一天到晚在网上造谣在郊区偷井盖儿的外地人所能明也。3. 萧的文章里说“三十来岁”的意思是“二十七八,快三十了”,而不是你说的“二十多岁”的意思。萧文从头到尾更没提“到了七八十年代,北京话里面的‘三十来岁’代表的是三十多岁了”,这也是你造谣意淫出来的。引用他人首先要做到...  查看完整评论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八)

关于如何能够知道北京话到底是什么面貌。 现代当然要容易得多。 且不说电影、录像这些固定的记录,也不需说还有 电视、无线电广播这些媒体,就是通过网络,也有许许多多方法可以传送北京人的说话。 绘声绘影,声光齐至。 世界已经不再是十八世纪,必须身临其境,才能听到对方说话。 但是旧时代的北京话,却必须要仰赖一些幸存的记录,例如电影的录声带,留声机的唱片等等。 所以旧的历史记录永远是更宝贵的。 新时代的信息永远是更容易得到的。
顺便说一句,我替没有到过北京的网友们的立场作辩护,并不代表我就没有到过北京。 我不过是认为这种武断地说对方没有资格评论的态度,已经早就过时了而已。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七)

“父亲 发表于 2018-05-16 19:06:30 -- ...
3. 即论那两句话,现在北京人说话也有那调儿的,所以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楼下的那帮人肯定都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我本来就没有作过 “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 这种推论。 你读文章不够仔细,我说得很清楚,“无论如何...”。 也就是说,不管前面几位的论点根据是正确还是有误差,都不影响我后面的立场,就是 北京话有了今昔不同的变化。 并且我举出了实在的例证。 怎么到了你的笔下,就成了 “楼下的那帮人肯定都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我非但不是盲人摸象,还有 老电影、萧乾的话。 这两个例子都是你所无法反驳的。 可见,“盲人” 确切的不是我。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六)
“父亲 发表于 2018-05-16 20:35:25 --
1.“老北京话”是个伪概念。任何语言、方言都没有近100年都不变的。任何语言、方言都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不停地改变的。若以1930年德龄说的话为“老北京话”,...”

父亲 发表于 2018-05-16 19:06:30 -- ...
3. 即论那两句话,现在北京人说话也有那调儿的,所以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楼下的那帮人肯定都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请问,你早先说的 “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 和你后来说的 “任何语言、方言都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不停地改变的” 是不是有了立场的改变? 如果是,我很乐见你 从善如流,改正了态度。 虽然你可能是因为 我举出了 萧乾评论北京话 的证言,而不是因为我至今未变的立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20:15:43
(之四)
在北京生活过,不见得就能明了 北京话今昔的不同,除非这个人有机会听见过许多 旧时代北京人的对话。 这就是为何我举出了例证 : 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里面的北京话配音。 那些录音是老北京话的化石,我觉得这一类的讨论应该多参考实例,而必须避免想当然尔。

--------------------

1. 在北京有许多生活经历的人虽然不见得就能明了北京话今昔的不同,但他肯定知道今天的北京话是什么样儿,不会像那帮没进过城的外地人似的,看个30年代的视频就误以为今天的北京人肯定不那么说话。在北京有大量生活经验只是了解北京话的所有必备条件里的一项,并非全部,但那帮连这一项条件都不具备的外地人是绝没有资格谈论北京话的,他们一张嘴就说错话。比较需要知今、知昔,不知今何以比较?2. 看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并不能正确地了解当年的北京话。这点我在上一篇回复...  查看完整评论
父亲 发表评论于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18:38:52
(之二)
2) 有人说她说的是老北京话,口音不似今日的京腔。 也有人说她并非典型的北京人。 无论如何,老北京话的确是与今日的北京话不同的。 在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中,也是以北京话作配音的。 其腔调、用词,明显的与今日的北京话有了差距了。

---------------------

1.“老北京话”是个伪概念。任何语言、方言都没有近100年都不变的。任何语言、方言都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不停地改变的。若以1930年德龄说的话为“老北京话”,那咱们就在1930年的基础上再把时间往前推90年,试想1840年的北京话,则1840年的北京话又跟1930年的北京话有些差别。那1840年的北京话该叫什么,“老老北京话”?1750年的北京话该叫什么,“老老老北京话”?跟1750年的北京话比,1840年的北京话该叫什么,“新北京话”?跟1840年的北京话比,1930年德龄的北京话该叫什么,“新新北京话”?那...  查看完整评论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五)

我还可以举出另外一个例子。 三、四十年代的名作家,萧乾,他是蒙古族镶黄旗人,但他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曾经写过文章,谈论所谓的 “京味文学”。 有一段就说起,现在的北京话,和以前的不大相同了。 我方才举出来的是 今昔腔调的不同。 萧乾更指出,连词汇用法都改变了。 他年轻的时代,北京话说 “三十来岁”,指的是 二十多岁,还不到三十岁的年龄。 到了七八十年代,北京话里面的 “三十来岁” 代表的是 三十多岁 了。 这仅仅是一个例子而已。 其他人说,可能有北京住过的人不服气。 那么,萧乾总够资格评论北京话的变化了吧?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四)

“父亲 发表于 2018-05-16 19:06:30 --
... 2. 德龄在视频里一共就说了2句中文。以此2句中文就推断当时北京话的整体情况,也是傻帽儿的做法儿。3. 即论那两句话,现在北京人说话也有那调儿的,所以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楼下的那帮人肯定都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在北京生活过,不见得就能明了 北京话今昔的不同,除非这个人有机会听见过许多 旧时代北京人的对话。 这就是为何我举出了例证 : 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里面的北京话配音。 那些录音是老北京话的化石,我觉得这一类的讨论应该多参考实例,而必须避免想当然尔。
秦城典狱长 发表评论于
比外星人马云的英文好太多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楼下的国色早一百年就是个义和团,早五十年就是个红卫兵,今天就是个精神分裂者。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的存在,中国一直无法站立起来,因为你们这种人的存在,中国被别人鄙视。你今天需要依靠美国的网站,依靠美国法律的保护,才能有机会在这里胡言乱语。你在享受着美国法律保护的同时,却对美国对自由的保障恨之入骨,你这是在滥用美国的自由权利,你的人格是分裂的,你的道德是卑鄙的,你是我们民族的癌细胞,美国社会的污染源。
一无是处和所有 发表评论于
德龄称不上是大清公主。可以称格格,但是格格是蒙古和满语“姑娘”的意思。清末代皇室后裔大多数载四九年后过着不如普通人的生活。溥杰被囚十六年,妻离子散,文革受冲击。被溥仪立为皇储的爱新觉罗·毓喦的遭遇是更惨。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三)

“西门桥 发表于 2018-05-16 16:45:03 -- YouTube上有这个人的讲话,宋美龄的英文能力比她差远了。”
“lalagua 发表于 2018-05-16 16:32:53 -- 宋美龄是讲的真好”

宋美龄是不同的境地的。 她自小在美国长大,生活在寄宿女校中。 十五岁进大学,读的是 Wellsley College。 此校去年被《美国与世界新闻杂志》评为全美 文理学院的第三名。 《普林斯顿评论》更列其为第一名。 家有女儿的华人家庭不会没有风闻过这所 七姐妹学院的鳌头。 大学里读的又是英语文学,所以宋所得到的英语熏陶是少有其他中国人能的得到的。 宋写出来的文稿,辞藻华赡典雅,所以二战时她代表中国访问美国,美国民众一时为之风靡。 因为即使在美国,也少有见到政界有锋头如此的女性,更不必说她还是一个中国人。 宋说话的口音,受当时美国上层社会的影响,不同于一般美国人。 有人说她带有乔治亚州的口音,那是错误的判断。 只要听过乔...  查看完整评论
钻天杨 发表评论于
今夜很中国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16:53:21
1934年8月25日法恩斯沃斯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富兰克林学会首次给全世界演示一套完整的全电子电视系统。其他发明家之前只是展示了类似系统的部分功能。大清公主1930年就录制了如此酷炫的视频?还能更离谱吗?!
==================================================

这是电视视频吗?你的观点有点离谱。
国色 发表评论于
大清公主和宋美龄英文再好有何用?当时中国还不是被外国侵略,并被称为“东亚病夫”,“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现在中国不需要崇洋媚外,只要做好自己,就能让全世界人都来学华语。
父亲 发表评论于
1. 德龄不是北京人。她是在武昌生的。17岁才到北京。楼下的傻缺们连德龄是谁都不知道,就说她说的一定是地道的北京话,太傻了。2. 德龄在视频里一共就说了2句中文。以此2句中文就推断当时北京话的整体情况,也是傻帽儿的做法儿。3. 即论那两句话,现在北京人说话也有那调儿的,所以不能单靠那2句就推断当时的北京话跟当今的北京话差别很大。楼下的那帮人肯定都没怎么在北京生活过,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英文比中文好,结婚是掌握地道外语的最佳环境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二)

2) 有人说她说的是老北京话,口音不似今日的京腔。 也有人说她并非典型的北京人。 无论如何,老北京话的确是与今日的北京话不同的。 在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中,也是以北京话作配音的。 其腔调、用词,明显的与今日的北京话有了差距了。

3) 从张学良学习英语的环境看去(有母语者担任他的私人家庭教师),他的英语不算很好,至少他在说话的口音、声调上没有得到好的学习环境的助益。 张少年时就是个官二代,左右、部属,甚至于父执辈,都对他恭谨有加,因为知道他迟早要继承他父亲的家业。 磨练的机会不多,所以张的学习就不需那样辛勤磨练了。
danrow 发表评论于
张学良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没有廉耻的民族败类!对国家和民族造成了巨大伤害。他自知罪孽深重,因此到死没脸回中国。只有共产党松杨他,目的不言自明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一)

1) 她的英语是合格的,遣词用字都还自然。 前面有些跟帖把这归功于她学习英语的环境好。 她自幼出洋,学习外语的环境较常人好自不待言。 但可能更重要的是她嫁给了一个美国人。 这段视频的原版据说是 1930年制作,那年她已经是 44岁,与美国丈夫结缡已有二十余载春秋。 二十余年的朝夕使用一种外语,会造成如何的效果是不难想见的。 而且她在视频中所谈到的话题,都是在外交场合,或者说国际社交场合,经年累月所常需提及的,那么她对这类演说之胜任愉快,也就多多少少在意料之中了。
gameon 发表评论于
chatroom 发表评论于 2018-05-16 16:37:11

那年头,张学良的东北大碴子英文也凑合了

---------

张的英文实在难懂。感觉像是在一个一个往外喷大豆。
小宇宙大吃货 发表评论于
大家族的孩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有资源只要稍稍努力就好。
londonmist 发表评论于
德龄不是什么公主,她家不是皇族的,甚至不是满族的,只是正白旗人,给慈禧召进宫当了两年的翻译女官。她在西方写书的时候用的公主头衔,属于炒作。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她老爸裕庚一辈子混迹于满清名贵,从儿童时就跟在国子监读书时,师傅就是国子监祭酒(教育部长)、“名将”胜保,就是从始至终以满人身份在湘军曾国藩旁边进行”满汉权衡“的那位胜保,可惜满腹经纶空谈误国,从太平天国到剿捻子到同治回乱,一场仗没胜过,胜保也落了个“败保”的名声。以至于打太平天国时,曾国藩为了平衡满人面子,不得不将自己的一些胜仗归到他名下。

他跟随李鸿章期间,李牵线介绍了一位法国女士给她,就是他的法国老婆、德龄的母亲。后来又去台湾跟了刘铭传,呆了三年又被刘铭传举荐给张之洞,张之洞又将其推荐给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然后就带着孩子老婆开始了十多年的驻外生涯。
londonmist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裕德龄嘛,(划重点)她妈是法国人,还随父亲驻过外,会英语正常啦,她的法语更好呢。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她非常仰慕德宗景皇帝,同情与爱情并蓄,并私下筹划过将德宗接出宫逃亡,德宗本人也很感动,但一直不置可否,她将此归结于德宗对慈禧的恐惧,而后人将这种婉拒归结于光绪皇帝自身对臣民和国家的道义与责任感,他知道自己一走,国必分裂。

她7、8岁出国到18岁回国,母亲还是法国人,所以中文不是很好。说的也不是北京话,而是父亲裕庚教授的略带南方口音官话。

manhan 发表评论于
口吐莲花又如何?一个野蛮落后愚昧的体制,避免不了覆灭的命运。
今夜很中国 发表评论于
1934年8月25日法恩斯沃斯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富兰克林学会首次给全世界演示一套完整的全电子电视系统。其他发明家之前只是展示了类似系统的部分功能。大清公主1930年就录制了如此酷炫的视频?还能更离谱吗?!
iwbh 发表评论于
这中文是山东话?英文很不错。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YouTube上有这个人的讲话,宋美龄的英文能力比她差远了。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不错,比张学良好太多了。张的英文可不能说是流利了,完全是broken English 了
chatroom 发表评论于
那年头,张学良的东北大碴子英文也凑合了
lalagua 发表评论于
宋美龄是讲的真好
Mililani 发表评论于
格格讲英文的影片有点creepy,不过发音啥的都挺好的,铿锵有力。
安拉 发表评论于
驚嘆個屁,無非是娘胎頭投的好從小在國外自然而然的,又不是付出多少努力學的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那时候的北京话(官话)和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1903年美国是世界工业强国。而大清是利比亚,是叙利亚,是被列强按在地上摩擦的弱鸡国。百年之后中国,工业实力强大,贸易压的美国政府喘不过气来。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张逆的大嚓子阴文笑死人。
chenbingcong 发表评论于
中文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