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赴台一去不返,勤务兵坚守命令60年(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0岁那年,我突然得知,爸爸在大陆还有一位妻子。

那是在1979年,爸爸通过香港的战友,和在大陆的亲人取得了联系,经常写信给他们。

有一天,妈妈竟然发现,爸爸经常给大陆的亲人寄钱。那时候爸爸已经退役,家里有四个孩子,花销很大,经济状况并不算好。妈妈为了养活我们,还要去做工。

妈妈不认识字,不知道大陆的来信写了什么,就逼问爸爸,爸爸终于承认,说他在大陆有一位妻子,还有两个儿子。

妈妈无比愤怒。

(image)
我的爸爸和妈妈

妈妈是金门人,1955年嫁给在金门当兵的爸爸,那时爸爸已经36岁,来台湾有6年了,中校军衔,比妈妈年长15岁。妈妈告诉我们,那时候她不相信爸爸在大陆没有结婚,结果爸爸找来几个战友向她作证,说的确没有成家,妈妈信以为真,才嫁给了爸爸。

妈妈说,如果她知道爸爸在大陆有妻子,她一定不会嫁给爸爸的。

让妈妈更伤心的是,有一次爸爸和她吵架时,骂她没有文化,说他在大陆的妻子出身大户人家,曾是一名大学生。

其实,我们之前也曾发现一些端倪。我的弟弟易浩文有一次无意中看到爸爸的战士授田凭据,亲属一栏里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易浩光。弟弟问爸爸这是谁,爸爸当时很紧张,说是写错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我们在大陆的同父异母的大哥。

(image)
(image)   (image)   我们几个孩子全都站在妈妈一边,认为爸爸不应该欺骗妈妈。

有一天,我偷偷翻到爸爸的信件,找到他在香港的战友的地址,给那位叔叔写了一封信,告诉爸爸和妈妈吵架的事,希望他能劝劝爸爸,不要再和大陆的亲人联系了,要不这个家就完了。

(image)
爸爸和他香港的战友

香港的那位叔叔一定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爸爸,有一天我下班后,爸爸对我大发雷霆,我也第一次和爸爸吵架,一生气就离家搬到单位去住。

从此,爸爸在家里就像一位外来的客人,我们相敬如宾,很少有亲密无间的场景出现。直到爸爸去世,他和妈妈之间的心结都没有解开。

而对他的过去,他从来不愿意和我们讲,我们也没有兴趣去打问。

有一个让我难忘的场景是,有一次爸爸接到大陆来信,一边看信一边流泪。这让我有了好奇,想去了解爸爸的过去,心里也隐隐有一些内疚。尤其是当我做了母亲之后,我对父亲的内心有了更多的感同身受。

在和袍泽的谈话中,我能感受到,爸爸一直想回大陆的,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两岸早日统一。

到了1987年11月,蒋经国开放老兵返乡,这对台湾老兵来说,是期盼一生的梦想,而对爸爸来说,却是更大的痛苦,那时他患了肺纤维化,呼吸困难,连下床都困难。回家,已是奢望。

到了第二年端午节前,爸爸离开了我们,年仅69岁。去世前的那天晚上,他已经有了预感,吩咐我们尽快去通知他的一位战友来家里,但是没等到天亮,他就走了。他一定是有重要的嘱托给这位战友,给他最信任的人,但这个嘱托已无人得知。
(image)   (image)   爸爸去世后,我常常梦到他,在梦里,好像他根本没有走,而且大多是一些很亲昵的场面。我想,可能之前是我对爸爸的偏见,遮蔽了他曾经对我们付出的爱。

爸爸离开后,我偶尔也会给大陆的亲人寄一些钱和小礼物,以此来表达我对爸爸的愧疚。

(image)
爸爸妈妈参加我的订婚仪式

让我感动的是,有一次大陆的侄女来信,说我好多年前寄给她的一块手表,她一直保留着。我都忘记有过这样的事情,她给我发来照片,我才想起来,那是单位发的一块电子表,不值钱,我留着没什么用,就寄给了她。

这位从未谋面的亲人,让我陡然对她有了一份血脉相连的亲情

我也劝说妈妈,如果她是大陆的那个大妈,她怎么办?妈妈很善良,她说是真的不容易,守寡一辈子,还要拉扯两个孩子。我说,他们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爸爸寄钱去,是要去做一些弥补,况且那一点钱,怎么能弥补得了对他们的亏欠。

我和妈妈商量,等我退休了,我带她一起回大陆,去看看大妈以及两个哥哥。妈妈同意了。没想到的是,2009年,我们接到消息,大陆的大妈陈淑珍去世了。两年后,我的妈妈也去世了,这让我更多了一份遗憾。

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回大陆去看望大陆的亲人代表爸爸,也代表妈妈。

2012年4月,我和丈夫终于来到了湖南省邵阳县黄亭市镇黄泥村,爸爸的老家,见到了两位从未谋面却血脉相连的哥哥。哥哥见到我们,特别地激动。我们共同的爸爸已经去世多年,但这份情不会断掉。

(image)
我和两个哥哥及全家合影

哥哥带着我们,来到了大妈的墓前。我告诉大妈,爸爸一直惦记着他,希望她能原谅爸爸,原谅这个不称职的丈夫,原谅那个个人难以决定自己命运的时代。

在哥哥的家里,我见到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爸爸的勤务兵庹长发,也得知了另一段让人落泪的故事。
    (image)   我的爸爸名叫易祥,1919年出生,曾经在黄埔军校武冈分校读书,毕业后分至18军,走上抗日战场。

(image)

爸爸是抗战胜利后和大妈认识的,大妈是四川秀山县人,据说家里很富有,在民国时就有车子。或许他们本来的期望是,战争终于胜利了,可以回家去过小日子,没有想到的是,另一场战争又开始了。

(image)
曾是大家闺秀的大妈

大妈作为随军家眷,跟着爸爸一路颠沛,并分别于1947年底和1949年初,生了两个孩子,也就是我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易浩光、易浩明。光明,两个哥哥的名字里,满含着爸爸的期待。

淮海战役于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我的二哥易浩明应该是在战争结束5天后出生的。而我的爸爸,在那场战争中成为解放军的俘虏,在关押了一段时间后被释放。

那时的国民党,败局已定。父亲被释放后,带着勤务兵庹长发一起,将妻儿送回湖南老家,之后只身转道香港逃往台湾。兵荒马乱的年代,这已是最好的安排。临别时,他嘱咐自己的勤务兵,要照顾好自己的妻儿,等他在台湾安顿好后,再接他们一同前往。

爸爸来到台湾后,重回18军,驻守金门,可以望得见大陆。

这一别,爸爸再也没能回去。而他的勤务兵,却守诺一生。
(image)   (image)   我在哥哥的新宅里,见到了父亲的勤务兵庹长发叔叔,那时他已经88岁。当我告诉他,我是易祥的女儿,我是代表爸爸来看望他的时,他突然站直了身子,显得特别激动。

(image)
我和庹叔叔

对于当年带着两个哥哥回到湖南的场景,他记忆犹新。他一前一后挂了两个包袱,一个包着1岁多的易浩光,一个包着只1个多月的易浩明。

爸爸向他们告别时,25岁的庹长发哭了。不是因为要被迫留在这陌生的偏乡僻壤,而是因为离家11年,从四川到湖北再到湖南,他就没跟长官分开过。

庹长发是四川彭水县,14岁那年,他正在山上放牛时,被抓了壮丁。我的爸爸发现他聪明机灵,就把他留在身边当了勤务兵。他跟着爸爸东奔西走,寸步不离,一次次死里逃生。

老人印象最深的是发生在湖南的雪峰山会战,这也是抗日的最后一战。

(image)

“长官当年对我很好,从来不打骂我,他去了台湾,安排我留下来保护家眷,我要听从长官的安排。”庹叔叔声音微弱地说,似乎60多年前的那道命令,依然需要坚守。

庹叔叔的话,让我泪流满面,我拉着他的手对他说,我的爸爸在台湾一直很挂念他,我代表爸爸感激他所做的一切,他已经完成了爸爸当年的嘱托。

我能感受到,这句话让庹叔叔有了莫大的安慰。

是的,他已经很好地完成了长官的命令。
(image)   (image)   我是从哥哥的叙述中得知,爸爸在去台一年后的1950年,就托人从台湾捎来一封信和50块钱。恰在这一年,黄泥村开始搞土改。

我的祖父收到了爸爸的信,挨了一顿揍,回信给爸爸,再也不要联系了。

紧接着,村里开始分地分牲口。祖父是个破落地主,分不到耕地的牛。全家的农活,全靠庹叔叔给别人家干三天活,换一天用牛耕田。而出身大户人家的大妈,哪干过农活,做饭也是现学。

1957年,10岁的大哥易浩光去读书,40分钟的山路太硌脚,庹叔叔把自己的解放鞋脱下来,套到易浩光脚上,鞋子大就用稻草塞满,外面再拿草绳绑起来

不久后,祖父在批斗中离世。为了让两个年幼的哥哥能吃上饭,庹叔叔常常自己上山挖野菜充饥。

需要抵抗的不只是饥饿。各种运动接连不断,因为有台湾关系和地主成分,大妈每次都少不了挨斗。庹叔叔尽管是贫农出身,但照样不能幸免。

(image)
庹叔叔

批斗的人指责说,庹叔叔是四川人,虽然是贫农,但一直待在黄泥村,不跟地主分家,属于顽固不化。他们把他的大拇指跟大脚趾绑住,吊起来往死里打。

他们要把庹叔叔送回四川,庹叔叔死活不肯,说两个孩子还小,太太一个人还不能持家。

最开始,庹叔叔一直称大妈为“太太”,叫两个哥哥“少爷”,后来应大妈要求,改为直呼名字。两个哥哥,也从此称庹长发为“满满”,邵阳方言中,这是对父亲的弟弟的称呼。

大哥易浩光说,少言寡语、从不惹事的庹叔叔也有发狠的时候。有一回,一个杀猪匠来买家里的猪,付钱时蛮不讲理地压价,跟他吵得蛮凶。正拿着扫帚站在一旁的庹长发跨步挡到易浩光身前,当空猛地一挥,对方吓得掉头跑掉了。

那年,大哥已经30多岁了,但是在庹叔叔的眼里,他依然是需要保护的孩子。
(image)   (image)   1979年,大妈收到了爸爸从台湾托人辗转香港捎来的第二封信。在两岸还未开放之前,爸爸的这个举动对两边的家人,都会是一个危险,可见他内心的煎熬和急迫。

从这封至今保留的信中,我终于读到了爸爸深埋于心的秘密:“淑珍,我对父母没有尽到半点孝道,对你与两儿亦未尽到责任,这是我此生最大的憾事。”

在得知庹叔叔依然在家里照顾着大妈及两个孩子时,爸爸写回信,请大妈代他向不识字的庹长发致谢,并嘱咐儿子善待已近耳顺的庹叔叔,要永远感激他的养育之恩。

(image)
(image)

爸爸写回的每封信上,都会提到庹叔叔。1987年,两岸开放老兵返乡,因患重病而无法回家的爸爸写回信,嘱咐哥哥们帮庹叔叔寻找亲人,“让他有一天能叶落归根。”

按照爸爸的吩咐,哥哥寄信到庹叔叔的老家四川彭水县黄家坝村猴狸公社,但未能收到任何回音。

我从哥哥保留的信件中,还看到我在十多年前写给大妈的信,那时候爸爸已经去世,我告诉大妈,我一定会带着台湾的妈妈回大陆去看望她。我在信的末尾,署名“女儿”。

是的,当我回到大陆,回到爸爸的老家黄泥村,我更加觉得,爸爸在大陆的妻子,也是我的妈妈,老天捉弄人,让她承受了这么多的苦难。

(image)
我的大妈

大妈去世前,嘱咐两个哥哥,一定要照顾好庹叔叔,为他养老送终。这个替她的丈夫照顾她一生的男人,一生未娶,谨守职责,未失半点分寸

我见到庹叔叔时,发现他已经很老很老了,背变得弯折,“文革”中被关水牢落下的脚疾和风湿,让他走路也变得吃力。两位哥哥心怀感恩,轮流照顾,不离不弃。
(image)   (image)   后面的故事,是我回到台湾后发生的。

近几年来,大陆有很多民间机构展开关怀抗战老兵的公益行动。2015年10月,在得知庹叔叔参加过抗战时,邵阳县义工联的志愿者上门来核实,当问及他还有什么心愿时,老人突然顿在那里,泪水慢慢涨满了眼窝,然后说,“我想回家。”

(image)

志愿者立即在网络上发布了为老兵寻亲的消息,在全国网友的接力下,仅仅10个小时,找到了老兵的侄子。遗憾的是,他的两个弟弟,一个在去年,一个在前年,先后去世。

两个哥哥在得知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后,征求了庹叔叔意见,送他回家,让他叶落归根。

(image)
侄子第一时间赶到湖南看望他,并给他看弟弟的照片

10月底,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庹叔叔在离家77年后,终于踏上了返乡路。77年,从放牛少年到耄耋老翁,从异乡湖南到故乡重庆彭水,600多公里路,他居然走了一生。

庹叔叔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父母的坟前祭拜。被抓壮丁那年,他只有14岁,还是一个孩子。

(image)
志愿者帮助庹叔叔回家

本来,他可以在1949,或者在1957,或者在1966,或者在1987,在无数个时间节点,他都可以找到理由回到自己的家乡,但是,他却没有,他甚至都没有开口提过。直到他的长官走了,长官托付他的太太也走了,两个孩子都当了爷爷,他才在别人主动询问时,弱弱地说出深埋于心的念头

回到家乡3个月后,92岁的庹叔叔与世长辞。
(image)   (image)   就在2018年4月26,我在大陆的两个哥哥,参加了由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组织的“跨越海峡的团聚”活动,来到台湾。分别近70年后,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爸爸,虽然爸爸已是一坛不能言语的灰烬。

(image)
二哥易浩明在爸爸的骨灰前(黄雨双摄)

我无比懊悔,没有在生前多听爸爸讲讲他的过去。在我的印象中,爸爸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只有和袍泽们在一起时,他才会开怀大笑。在他已经无法言说的今天,我终于明白,是我们没有理解爸爸,没有去从内心里接纳和体谅他那段身不由己的历史

两个哥哥在爸爸的面前长哭不起,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战争,曾为“少爷”的他们,一定不会是湖南大山里的农民;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战争,爸爸一定不会郁积那么多的委屈,而早早离开人世。

(image)
两个哥哥在爸爸的遗像前(黄雨双摄)

因为曾被解放军俘虏,逃亡台湾的爸爸再未被重用,直至退役依然是中校军衔。

两位哥哥还告诉我,他们这次来台湾,希望不要有误会,他们不是来分家产的,只想是一家人,不应该心散了。在两岸之间,有太多这样的误会与隔阂,至今不能消弭。

(image)
大陆的两个哥哥和台湾的弟弟(右)(黄雨双摄)

我带着女儿去见了她的两位舅舅,也是希望下一代,依然能保持着联系,海峡不应该隔断我们的亲情。

我也想告诉爸爸的是,妈妈已经原谅他了。妈妈去世前半年,我曾很忐忑地征求妈妈的意见,她的骨灰要不要和爸爸的放在一起。因为爸爸曾经欺骗了她,他们在晚年已经形同陌路。

没想到的是,妈妈非常坚定地说了一个字:要。

我们在妈妈的讣文上,加上了爸爸在大陆的两个儿子的名字。

我想,那一定是爸爸最后的心愿。或许,这也就是他去世那天,未能来得及留下的遗言。

(感谢邵阳县义工联合会及谭广梅女士提供部分资料及照片)
(image)

GeorgeinSF 发表评论于
泪奔!+1
蓝田缘人 发表评论于
泪奔!

土共祸国 罄竹难书!
家宴 发表评论于
时代留给你家的伤痕,太深。
海刚峰 发表评论于
读着读着就看哭了,好感人的人生!很久没有参与新闻评论了,今天读到这篇报道感到必须写几句,非常感动!平凡的人,伟大的品质!令人敬佩!
Chaixiyao 发表评论于
那个年代的人很多是纯朴善良的,道德底线高。
Xihuanchi 发表评论于
曾经我问过公司的台湾朋友,国共两党内战打的惨烈都可以和解认同,似东西德、南北韩那样,而民进党跟中国并无深仇却往死里恨中国?朋友说:日本人留下了几十万的日裔移民经过了三代的时间或与台湾各族混合,就是如今台湾人的一部份,台独就是这类人为多。異族。
就爱窥电影 发表评论于
长官是个骗子,虽然只是骗婚,但骗子二字无可非议吧。

而这勤务兵虽说是被抓壮丁的,却照顾了抓他的元凶的妻儿一辈子。但是要说是“坚守命令”应该是不合实际的。我认为更多的是可怜这孤儿寡母而照顾他们一辈子而已。说到底,是善良,而不是坚守命令。

想起一个日本老兵,二战结束后,坚守当年长官的命令,坚持在菲律宾丛林中打游击29年,杀死当地老百姓数十人以及许多耕牛等。到1974年要当年下命令的长官到来后取消当年的命令才向当地警察投降,这个才是坚守命令。。。 但是,从这个真正的坚守命令的事实中,我只看到残忍二字。

中国文化中,仁义善良,一直是最重要的地位。比忠诚要重要的多。

这个故事中,也就是这个勤务兵的善良让人感动。而不是忠诚。把这个勤务兵的故事加上这个标题,是贬低了,而不是抬高了主人翁勤务兵的品德。

北京老乡 发表评论于
好感动!祈祷两岸和平统一
北京老乡 发表评论于
好感动!祈祷两岸和平统一
k467 发表评论于
祈祷世界和平
也就随便聊聊 发表评论于
热泪盈眶。深深体会到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作为个体的无奈。
国色 发表评论于
这都是蒋介石造的孽。抗日战争胜利后,若蒋介石不发动国内战争,和共产党继续合作,组建民主政府。国民党也不会如此惨败,逃亡台湾。那些国民党官兵也就不会妻离子散了。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让我们感动的是老一代大陆人之间深厚的个人情谊和民族认同。文中的作者属于第二代大陆移民,都能明显感觉到彼此的疏离。更遑论台湾世代居住的在地人和当代大陆人,已到了形同陌路的地步。
我在统一后台湾治理意见里提过,我们还是要往台湾移民,有一千万大陆和台湾移民过去和过来,两岸分裂这潭死水有活水进去,才能激活。
木杉 发表评论于
看得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
带吴钩 发表评论于
谢谢你的感人故事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这确实是个很感人的故事。和前一段那个父母为老蒋当特务,兄弟姐妹八个在大陆长大的故事有点类似,这个故事里,这个典型的地富反坏家庭的孤儿寡母爷爷奶奶,同样没有一个困难时期饿死的。

俺就好奇,共产党固然仁义,但真的仁义到宁可自己人饿死几千万也要把仇人们的孩子都养大的地步?
dropfrog 发表评论于
一代人,不容易,哭了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我想对那些善良的读者提个醒
大家这些年读到的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里,都是大陆人和大陆人后裔之间的情感故事。真的很少有读到台湾在地人和大陆人之间的民族感情。所以啊,我们应该学会总结文章。台湾人和大陆人真的有隔阂。
温莎公爵 发表评论于
一流真情文字,泪奔,泪奔。
北海01 发表评论于
真的感人至深,两岸就是一个国家。现在被弯弯台独搞得一塌糊涂,三观俱毁。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中国模式 之 台湾“大陆老兵”
大陆老兵纷纷凋零。一抔黄土,一樽白酒。葬我于高岗兮,望我家国。父母故乡离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所谓“台湾老兵”应作“大陆老兵”。我们要还原历史。他们是身在台湾的大陆人,他们不同于台湾在地人。到死,他们都是异乡人,都是大陆人,都是“中国人”。
当我们称他们为“台湾老兵”的时候,他们肯定心有不甘,他们是重庆娃,湖南细牙子,四川幺儿,湖北儿娃娃儿,少小无知,以为暂离故乡,谁知竟成诀别。
最终我应该称他们为台湾“大陆老兵”,以免混淆。
聚焦这群南来台湾的大陆老兵,让人感到民族的伤痛和惆怅。放下这段历史,大家还是要认清,老兵在台湾只是少数,已成明日黄花。我们还要面对惨淡的现实,更多台湾在地人对中国已是漠然。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中国模式 之 民国咏叹调
民国的同情者怀念浪漫的大时代民国范,移步灯红酒绿的十里洋场、踟蹰淅沥雨中的花样年华、追随胡适与徐志摩、或聆听鲁迅和张爱玲......但是,民国也是一副山河残破的壁画,民国的美只在烟雨朦胧中......
勤务兵60年坚守,封建忠仆思想可泣不可歌。今天,两岸三地还有中国人愿意这样付出一生?平等和人性已成为进步的时代精神,可以有公仆,不能作奴仆。男儿效死沙场,发妻抚育幼儿,民国凄绝的道德美属于过往。今天剩男与圣女;屌丝与超级女权纠缠;气管炎和性别倒错才是我们身边的生活。民国已逝!
共和当立!不同于悲观不满者,我更爱激昂的共和国。民族融合与重建,带来汉民族的团结和强大,带来少数民族与汉族的密切融合。省区的隔阂打破了,汉族世代仅仅居住在五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今扩充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多语言的隔阂打破了,各主要民族统一推广使用普通话。思想革命换来对人性的新认识 - 人人平...  查看完整评论
天涯一枝花 发表评论于
好文,看哭了,这就是中国历史,是中国百姓的历史,虽然没有什么波澜壮阔,
郝斯佳 发表评论于
想起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河,读来也是令人唏嘘不已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中国模式 之 民国咏叹调
一些民国的同情者怀念大时代浪漫的民国范,移步灯红酒绿的十里洋行、留恋淅沥雨中的花样年华、追随胡适与徐志摩、或聆听鲁迅和张爱玲......但是,民国实际上是一副山河残破的壁画。缺乏民族统一的局面,没有独立和强大的民族工业,民国只在烟雨朦胧中......
勤务兵60年坚守,封建时代忠仆思想可泣不可歌。今天,两岸三地还有人愿意这样付出?平等和人性已成为进步的时代精神,可以有公仆,不能有奴仆。男儿效死沙场,发妻抚育幼儿,民国凄绝的道德美属于过往的年代。今天剩男与圣女,屌丝与超级女权纠缠的故事,气管炎和性别倒错才是我们身边的生活。
民国已逝!
共和当立!
不同于悲观不满者,我更爱共和国。民族融合与重建,带来汉民族的团结和强大,带来少数民族与汉族的融合。我们打破了省市的隔阂,汉族走出了五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历史区域,拥有了对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地域的实际控制。我们打...  查看完整评论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中國人還有待了解共產黨通日通俄的罪惡歷史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最惨的是被抓壮丁的,能活过一年都算命大了
redBeijing 发表评论于
老毛为了自己当皇帝, 造成了无数人间悲剧。

当上皇帝后, 造成了更多的人间悲剧。
碧空净 发表评论于
国民党风格,叫别人坚守命令60年,自己骗婚。西安事变自己做了俘虏不成仁,天天叫底下人去成仁。
tiiannayuama 发表评论于
一天到晚抗日这个那个,你们国民党共产党两个纳粹政党互掐害得无辜百姓死的死散的散和日本人没有毛关系。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十几年前我们读到的那些旅台杂感,现在看来都是偏面的,也不够深刻。
当年的文章哪一个不夸台湾人厚道忠义,保留了中华美德。我不知道怎么评论那些写手。对大陆现状心存不满?理想化台湾人?误国误民。
现在浮出水面的,是大陆一百多万移民,在台湾社会被孤立,被欺负。掩盖了台湾的基本矛盾,族群纷争,语言隔阂,多数福佬没有统一的民族认同。
我们大陆人对老兵的敬意,多数台湾人没有。现实和他们那些游记文章差很大。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以前我们大陆人一直误解,把大陆老兵当成台湾人的代表。我们没有看到处于台湾大多数的沉默的福佬和日裔,我们没有看到多数台湾人对大陆的敌意和冷漠。日积月累,老兵离去,民意终于现形。
那些眷村长大的大陆移民二代,在台湾据说也是被排斥的。
总之,我们的舆论总是把镜头对准老兵和眷村,实际上没有聚焦多数台湾人。
学习组 发表评论于
祖国罪恶简直罄竹难书!这关马克思啥事?马克思教你独裁暴政了,教你残杀中国老百姓,夺走所有中国人土地,最终让中国领导人成为大地主大资本家了?
来这歇会儿 发表评论于
在保持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上,台湾人过去做的一直很好。可惜,这些年渐渐被绿蛆给毁的差不多了。看看那个信任的教育部长,简直无耻至极。和这位勤务兵比,一个是天鹅,一个是粪坑里的蛆。遗憾的是,蛆当了台湾的教育部长。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多少年没有因为读一篇文章落泪了
人啊
本是多么善良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感人的故事,看完眼睛湿润了。希望民进党识大体,和平统一中国,让中国人民永远过着和平的生活。
dapiaoke 发表评论于
看到这篇文章,从不流泪的我,对着电脑屏幕,忽然泪流满面

真正的承诺,是需要用一生来守护的
ab1999com 发表评论于
土工造孽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都是马克思和梅毒列宁造的孽
鲜橙 发表评论于
感动!
“政治家”是卑鄙自私的,百姓总是牺牲品。
希望再也不要有内战。
馨鸢 发表评论于
14岁被抓了壮丁!!!!
记得四川名人流沙河到处演讲,亲身做证,国军在四川没抓过壮丁。呵呵, 这些国粉说话也太不靠谱。
邻家大哥 发表评论于
看得流泪了。
我是“八路军”之后,父亲是“抗大”第四期毕业,可我却非常崇敬国军将士,记得听父亲提起过:我有一个“叔伯爷爷”也是国军,而且在父亲上延安之前已经官拜国军少将,据说是“黄埔四期”毕业,只不过,因为两人分属不同党派,因而很少听父亲谈起过他,但我对他一直充满好奇,常有幻想,希望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他的踪迹。“国军”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国军”是拯救中华的英雄,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
弟兄 发表评论于
一个骗子和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傻子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唉。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毛左的逻辑真是奇葩,服了!
siliconbeaver 发表评论于
人间真情。

好人长寿。
webyoung 发表评论于
真感人,人都要多几宽容。作者的爸爸的确是好样的,要不勤务兵怎么可能会坚守命令6O年,勤务兵也是好样的,都不容易!
鉴定完毕 发表评论于
泪目。。。
duty 发表评论于
人间真情!真人真事太感人了,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是很好的素材。当然这样的故事应该不少,突然回想起朝鲜韩国分离家庭见面哭声一片的电视报道,没有经历过的的确不容易理解其中的悲喜。人生只有短暂的几十年,终身憾事未了的打击太大了。
青花 发表评论于
阶级的转变很无奈
秦风汉魂 发表评论于
都是中国人, 骨肉相连。两岸求同存异, 尽快统一。
壁上观 发表评论于
可恨打内战的人。
茉莉妈 发表评论于
唏嘘不已
谷莺 发表评论于
一个充满大爱的故事!
林子哥哥 发表评论于
国军将士万岁!
沐沐河 发表评论于
非常感人的故事。仁义礼智信才是中华民族的不朽精髓,而洋邪教绝对不是。
一笑耳 发表评论于
我伯父的警卫员解放后一直在大陆跟随我伯父50多年。警卫员一生未婚,70年代,我伯父给他钱让他回四川,不久又回来了,我伯父把他二儿子改姓成警卫员的姓。我心想这可能是唯一吧。今天见到这篇文章,不胜感叹。当年要不大涨多好啊。
懒得编笔名 发表评论于
哎,两党之争令无数几百万人跟家人从此天各一方,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希望有生之年不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January2016 发表评论于
如果在大陆有妻子了,请不要欺骗台湾妻子。真的为勤务兵点赞,希望下辈子有妻有子。希望不要再出现像文革这样的政治运动了。大陆哥哥们虽然穷,但是教养的很好。
绿野风烟云深处 发表评论于
看哭了
注册了不能发言 发表评论于
大时代下的无尽悲伤,愿我的族群再也没有这样的痛与哀!
edm_guy 发表评论于
So touching...
原上草2017 发表评论于
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