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央视红色纪录片导演的父母朝鲜旅游遇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金家王朝”专题页面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前往平壤一家医院探望在朝鲜黄海北道发生的严重车祸中受伤的中国游客。(2018年4月24日)

毛派文人司马南曾多次参加星火旅游团,游览俄罗斯、古巴等地。司马南表示,该旅游团为纪念抗美援朝65周年组织的这次活动,旅游点包括韩战期间交战最激烈的上甘岭地区,这是上甘岭首次对中国游客开放。下面是美国之音专访司马南的文字记录。

司马南:我了解一点,是乌有之乡组织的。乌有之乡下边有一个旅行社叫星火旅行社,星火旅游主要是组织一些红色旅游活动,比方说去俄罗斯的列宁故乡的, 去英国马克思故居的,去古巴社会主义考察的,也有的去新马泰的一些团。但是,这些人因为在精神气质、思想追求上比较一致,所以叫红色网友。

我曾经跟这个团去过两次俄罗斯,去过一次英国,一次古巴,这个团长叫刁伟铭,这次也是遇难了,他才45岁,孩子才七个月,上海人。

记者:这个团主要是乌有之乡的网友是吗?

司马南:这个团的活动不仅是面向乌有之乡网友,而是通过网络征集面向所有人,向所有人开放,团友来自全国各地。但其中也有一些固定的团友,老刁组织活动,他们就会跟着他走。这次团里的具体成员我不了解,我只知道刁伟铭。

记者:这个团是来自各地的是吧,不光是北京的。

司马南:全国各地的,他在网上征集。

记者:除了这个以外,你还了解什么情况?

司马南:我还知道中央电视台有个编导叫艾辛,艾辛导过中央电视台很多大型纪录片。艾辛父母跟着去了这个团。这次她的父母可能也遇难了。开始艾辛打电话给使馆,询问遇难人员中有没有她的父母。当时使馆知道的情况可能不太多,就说没有,艾辛当时觉得很庆幸,觉得父母不在里面。但是昨晚大概十点钟的时候,确切的消息来了,艾辛的父母也遇难了。 艾辛导过一些大型的红色纪录片。

记者:家属有没有得到正式通知,或者安排去料理后事?

司马南:这些情况我都不了解。

记者:好像官方还没有公布遇难者名单。

司马南:好像是,我没有听说过。

记者:好像说还需要进一步核实。

司马南:这个团的名单核实起来不难,因为这个团是公开征集的,过海关应该有非常准确的信息。

这次去朝鲜和以前去朝鲜不一样。以前去朝鲜开放的旅游点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因为老刁已经无数次去过朝鲜了。但是,这次去的是(中美)战斗过的地方上甘岭,而且据说是上甘岭是第一次向中国旅游者开放。老刁就是带着红色网友团去了上甘岭,并且这个团在招募的时候向外界说,这是为纪念抗美援朝65周年搞的一次活动。他们上甘岭回来之后想不到就遇难了,所以这是很不幸的事。

记者:那么星火旅游是一个正规的旅行社吗?

司马南:星火是一个非常小的旅行社,经营很不容易。因为老刁是上海人,因为红色理想来到北京。在乌有之乡搞这个旅行社,也不挣钱。

记者:两个幸存的受伤者,你了解他们的情况吗?

司马南: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人。两个幸存者的信息我也不知道,我猜想如果官方公布名单后我应该认识其中的一些人,但是这个名单目前也没有出来,所以也不知道进一步情况。
Myteddybear 发表评论于
愿死难者走好,安息!太沉重,空难也不过如此。
田丁 发表评论于
毛左有什么可爱?在他们整人时有过做人的基本道德吗?几十年过去,从来没有悔改,连一点歉意都没有。现在更要翻天了,开口就骂人,还要杀人,离不开“无产阶级专政。实质上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卖国贼。
上流Man 发表评论于
俺是认同因果报应的,在美朝有可能谈不拢再打起来的情况下,这个可能是天意。如果旅游圆满成功,国内大力煽情宣传红色之旅,搞不好再来一次抗美援朝和百万尸骨。以有限的生命损失阻止中朝抱团反人类,也许冥冥之中藏着重大破劫行动。
玉貔貅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这个人还是很命大的。二十多年前在北京差点被人当街打死,在美国被电梯夹了脑袋捡了条命,这次没去朝鲜又躲过一劫。
postlist001 发表评论于
对去世的人表示哀悼,对司马南不在那辆车上表示遗憾。
pandawipe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又没赶上这趟
苏州人 发表评论于
本来进城就是来放松放松,解解闷的,怎么也变得混浊不清。2012年乌有之乡被封,但听说后来开禁了,应去那里发表你们的高论,不要来这里搞污染。列次运动都是有权的整人,土改,镇反,反右。受害人的悲惨遭遇被隐瞒淡化,还觉得是革命征途中必须有的殉葬品。只有文革,全国上下一致谴责,因为这次整人的也被整了。十年动乱,十年啊!受迫害的又何止是一个严凤英。
经历过文革的为文革唱颂歌的一定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没有经历过文革而为之唱颂歌的,应该属于可以教育好的败类!
去问问家里的老人,查查文革资料,给点提示:破四旧,抄家,游街,文攻武卫,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逝者为大。反中派给自己留条后路。
毛泽东的历史功绩已经确定,反中派不能漠视。支持毛泽东的主要是群体在扩大。毛左只是其中思维比较僵硬的。
南岭老三 发表评论于
死错人了。应该是司xx和孔xx。
清如许1 发表评论于
laocaige,你对这些人的态度,关键取决于你对毛泽东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憎恨的程度。如果你认为毛只是犯了错误,甚至认为毛所犯的错误比起他的“功劳”是第二位的,那么一切就不用解释了,你和他们基本上是一伙的,所谓兔死狐悲是也。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要比较。和反中派比较过了,我觉得这些人比反中派可爱。爱国家这个品质弥足珍贵。
多数人是不喜欢毛左的。我从小也一直不喜欢他们。尽管不喜欢,但是我觉得他们人不错,主要是思想很僵化,不好沟通。。
但是毛左为人可以。
laocaige 发表评论于
我的一些观点也在修正,不能僵化。
剥柑者言 发表评论于
哈哈,润涛阎的词做得好,和一首:

桀纣祭坛鲜血筑,
朝鲜路,夺命途。
三代暴君,百万男儿骨。
左畜追魂炮灰墓
阎王唤,同上路!

这世界,是存在报应的。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逝者为大
对逝者起码的尊重
对自己,对自己的后代
都有益处
意大利通心粉 发表评论于
我感觉是金三胖锐意改革开放,故意杀掉这几个毛左给习大大邀功的。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看这坛子里的留言,何必呢?出事人死了不是好事,即便这些人的信仰和三观跟咱不同,不能宽容点儿吗?
西雅图市委书记 发表评论于
有党旗盖着
埋在主题思想塔下面
纵做鬼,也幸福
linmiu 发表评论于
这个时候不该笑,可楼下老阎的诗词实在幽默。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看了下面的评论就知道,政治让极左很邪恶,极右派也好不到那里去,都很缺乏人性。
祖国的亲大业 发表评论于
有钱换个病床吧,这床看着像明朝援朝的。
奇奇玩 发表评论于
本想笑而不语,但看完新闻后还是哈哈大笑!
qdknight 发表评论于
猫粉啊,都得其所,重于鸿毛。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不敢苟同。就好像希特勒和崇拜希特勒的人死了,没有死者为大的问题。因为他们很邪恶。要不有个成语,叫”死有余辜“,”罄竹难书“?
何况红左门从来对别人不宽容,经常谩骂围攻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美国911发生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有人从几十层的楼上跳下,他们还鼓掌,欢呼雀跃。
---------------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2018-04-25 10:55:02
逝者为大
对逝者起码的尊重
对自己,对自己的后代
都有益处
祖国的亲大业 发表评论于
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都认为“死者为大”,严凤英被斗死之后,医生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代表责令用斧子劈开严凤英的胸腹,找”敌特发报机“,五脏六腑码了一地,膀胱劈开,尿溅当场!死者大不大?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逝者为大
对逝者起码的尊重
对自己,对自己的后代
都有益处
维真 发表评论于
体验上甘岭红色旅游项目,钻山洞里喝尿。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孔庆东一手导演了这次焚书坑儒:)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回 —— msm “去见他们的毛腊肉了!”
--------------------------
逝者为大
对逝者起码的尊重
对自己,对自己的后代
都有益处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害人
害己
害父母
祖国的亲大业 发表评论于
那些个二比们拿着小本儿记什么呢?等三胖开医嘱呢吗?!呵呵。
弟兄 发表评论于
几十万志愿军烈士成就了金胖子邪恶王朝,地下有知 ,他们会不会觉得很冤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中国的保险公司赔,如果买了保险。
msm 发表评论于
去见他们的毛腊肉了!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看看司马南。去的都是欧美国家。这些人哪里是左派,完全就是挂左派的羊头而已。一群思想肮脏的机会主义投机分子。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红色组织不搞扶贫到处游山玩水。如果真的崇拜毛,那么应该把旅游的钱省下来干点救助弱势群体!
京华人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孔庆东怎么不在车上?
scbean 发表评论于
qi918,willianmsteng等毛佐,你们miss掉了这次觐见朝圣机会,下次争取吧。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坐等这些毛佐从阴间归来传达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37201G 发表评论于
遇难者名单可能永远不会公布,首先是乌有之乡组织到朝鲜的红色旅游,这些人的名单如果公布,会在网上引来一系列麻烦。 其次朝鲜的赔偿问题, 几年前朝鲜在鸭绿江上打死中国渔民只陪了不到2000元人民币, 据说是朝鲜最高事故赔偿。如果中国政府将来不给他们赔偿, 这些人闹,赔了大家又不满意。所以最终结果一定是中国悄悄赔。 就当这事没发生。
再等等看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的父母没在车上,50多年前就让司马南气死啦
二刀流 发表评论于
也算求仁得仁,不知道能不能封革命烈士?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邪恶教会邪恶组织自然会遭遇这种邪恶命运
夫子 发表评论于
8700万党员, 顿时少了32 个。

larrywong 发表评论于
为数不多的上海港督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为什么没
weewee32 发表评论于
一定是叛徒司马南的阴谋
Emeifuguang 发表评论于
司马南应该去井冈山找一棵歪脖树.....
chinusa 发表评论于
Cursed.
peter_lee17 发表评论于
有老刁这样的上海人感到可耻!
acer2017 发表评论于
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


建議中國不要接受這些人的遺體或骨灰,讓他們就永遠留在他們心愛的紅色社會朝鮮好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