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曝猛料:施一公请辞清华副校长是还不起房贷(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宗庆后曝猛料:施一公请辞清华副校长是还不起房贷



  原上草 来源:牛爷财经

  周末,去听了一个2018全球CEO发展大会,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曝了一个猛料。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之所以请辞清华大学副校长,主要还是因为收入太少。就是这位学科领军人物,清华大学每年给48万年薪。但是施一公有两个小孩,都在上学,一年要花60万,施一公自己还在北京贷款买房,需要还房贷,小孩上学费用,加上家庭日常开销,清华这点薪水远远不能解决生活所需,房贷都到了还不起的地步。所以他来到了西湖大学。

  西湖大学到底给多少钱,宗庆后没有透露。不过作为一所特批的民办大学,肯定是不缺钱的。很多国内商界大佬都纷纷认捐,像万达王健林、腾讯马化腾、龙湖地产吴亚军、高瓴资本张磊、北极光风投创始人邓锋、海康威视(39.100,0.77,2.01%)龚虹嘉、香港嘉里集团的郭氏基金会等,都给西湖大学捐款不少。光敦和基金会就支助3亿元人民币。另外,杭州市政府还给西湖大学筹建的四位学科带头人每个项目提供1亿的扶持资金,支配权全在这几个学科带头人。



  所以可以肯定,施一公离开清华到西湖大学,钱的问题基本不是问题了。当然,作为一位科学家,我们不能光以钱的多少来衡量,但是,科学家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千人计划首批国家特聘专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国家每年给个48万,实在有点寒碜了吧?又不是国家给不起这个钱,现在房价这么高,这点钱怎么让人家过上体面一点的生活?

  今天之所以谈施一公这件事,主要还是想说说中兴被禁引发的对中国科研体制的思考。我们在怒斥美帝的刁难和不道德的同时,一定要好好思考我们自己存在什么问题?光靠胡锡进这种口炮党有意义吗?光靠喊以战止战、奉陪到底、打到中美不做生意这种空话气话有何意义?像那种嘴上喊着今夜我是中兴人,手上抱着苹果手机,有个屁用!!

  在反思中兴这件事情上,我们千万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以前所有核心设备都靠进口,现在发现容易被人卡死,又走向全面封闭和全面自主。强调自力更生,强调自主创新,强调掌握核心科技,这些都没有错,但是我们搞自主创新不能闭关锁国,不能走向封闭,而是要打开心扉,更多地向他国学习,才能真正走向自强。只有不断开放,不断走出去跟别人做生意,才能学人所长。现在的舆论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一会鼓吹开放,一会又主张全部自主,这是要出大问题的。

  中国为何能搞导弹核弹?因为我们用了钱学森钱三强等这批留学海外的人才,这些民国之前出国留学的人物,大多具有开放的胸襟,所以才能取得如此成绩。正如任正非所言:不开放就是死亡,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

  好在这话是任正非说的,他创办的华为,让这句话说得很有底气,也很有说服力,要不是别人说的,又会被很多喷子骂作汉奸了。

  落后并不可怕,怕的是我们落后了,还很封闭,搞得全世界都是敌人。这世界当然奉行丛林法则,当然只有胜者才能制定规则,这虽然不公平,但是你要强大起来,首先需要参与和适应这套规则,在现有规则范围内作生意和买卖,等慢慢积累了资本,慢慢强大了,有了叫板的实力了,才有资格参与新规则的制定。

  对于中兴这件事,与其浪费口舌说人家的不是,还是自己多解决一点自身的问题吧!无论是科研体制、知识产权保护、整个社会氛围等,都存在很多问题。一个靠搞房地产就能拥有巨额财富,一个靠唱几首歌就可以赚取几百万,一个连最顶尖的首席科学家都难以生存的经济体,难道不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下面摘录6年前任正非接受采访的一些观点,现在看来简直是先见之明!

  请特别注意他说的这句话: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是要拿下上甘岭。拿不下上甘岭,拿下华尔街也行。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这是一句非常富有哲理的话:华为做自己的芯片,做自己的操作系统,但还是要花大价钱买别人的芯片和系统,为什么?因为别人先进。那为什么又要自己研发呢?因为自己研发,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如果没有自己的研发和可替代产品,你使用别人产品的权利可能都没有。目前的中兴就是这种情况。

  任正非:如果我们不学习美国的伟大,就永远战胜不了他们



  当年的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中,能笑傲江湖的唯有华为一家。其中原因有很多,不可否认的是,任正非在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无论你是否认可华为的企业文化,华为一直在突破自我,挑战极限。任正非的讲话非常坦率与实在,而且富有洞察力。

  本文为任正非与2012实验室和科技人员的对话。在这个全民反思为什么缺芯的时刻,这份对话实录值得一读。

  真正的出路:重读任正非2012实验室讲话

  任正非:首先,我不是专家,和专家沟通我本来就有压力,可能你们提到的很多敏感问题我都回答不清楚,那么我回答不清楚的就叫下面谁来替我回答。现在咱们开始开会,看看大家怎么说法,怎么开法,听听大家的。

  没有产权保护,创新的冲动就会受抑制

  提问:您刚刚讲的一个主题是创新,我们都知道,我们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产生一个诺贝尔奖,我想从这个角度来看看,咱们华为怎么样来创新,想听听您的观点,为什么我们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诺贝尔奖,产生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任正非:香港,我认为是藏龙卧虎的地方,香港很多人从欧美留学回来主要就集中在教书了,所以香港的教育质量很好。我多次跟广东政府讲,要允许香港的学校来内地、广东腹地创办学校,把他们的师资能量释放一下。

  我先不讲诺贝尔奖的获得,重要的是怎么能创造对人类的价值。中国创造不了价值是因为缺少土壤,这个土壤就是产权保护制度。在硅谷,大家拼命的加班,说不定一夜暴富了。我有一个好朋友,当年我去美国的时候,他的公司比我们还大,他抱着这个一夜暴富的想法,二十多年也没暴富。像他一样的千百万人,有可能就这样为人类社会奋斗毕生,也有可能会挤压某一个人成功,那就是乔布斯,那就是Facebook。也就是说财产保护制度,让大家看到了 一夜暴富的可能性。没有产权保护,创新的冲动就会受抑制。

  第二个,中国缺少宽容,人家又没危害你,你干嘛这么关注人家。你们看,现在网上,有些人都往优秀的人身上吐口水,那优秀的人敢优秀吗?我们没有清晰的产权保护制度,没有一个宽容的精神,所以中国在创新问题上是有障碍的。大家也知道Facebook这个东西,它能出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东西要是在中国出现的话,它有可能被拷贝抄袭多遍,不要说原创人会被抛弃,连最先的抄袭者也会家破人亡,被抛弃了。

  在美国有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你是不能抄的,你抄了就罚你几十亿美金。这么严格的保护制度,谁都知道不能随便侵犯他人。实际上保护知识产权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别人用来打压我们的手段,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几十年、上百年后我们国家的科技就有希望了。但是科技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问题,一个理论的突破,构成社会价值贡献需要二三十年。

  雅各布突破CDMA的时候是60年代,是我们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一看到高通赚钱了,就感慨怎么我们不是高通呢?二三十年前我们还在搞文攻武卫,文革那个时候,还觉得谁读书、谁愚蠢,所以我们今天把心平静下来,踏踏实实做点事,也可能四五十年以后我们就有希望了。但是我们现在平静不下来。为什么呢?幸好你是香港的大学教授而不是中国内地的大学教授,否则你要比论文数量,你又产不出这么多来,就只能去抄,你去抄论文还有什么诺贝尔奖呢?不可能嘛,因此我们必须要改变学术环境。

  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

  提问:美国的高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主要靠知识产权保护和风险投资。现在我们看到芯片的投资资金量越来越大,可是我们过去的芯片投资主要靠产品线,产品线当前盈利的压力特别大,所以在短期看不到明显收益的芯片投资越来越犹豫,请问任总在这方面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指导,我们在没有风险投资的情况下,怎样来平衡这个长期投资和短期利益之间的矛盾?

  任正非:如果在短期投资和长期利益上没有看得很清楚的人,实际上他就不是将军。将军就要有战略意识,没有战略意识怎么叫将军呢?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又要讲到耗散结构,华为公司实际上是处在一个相对较好的时期,要加大投入,把这些优势耗散掉,形成新的优势。整个社会都在衰退,经济可能会循环衰退,我们虽然跟自己过去相比下降了,但和旁边相比,活得很滋润,我们今年的纯利会到20-30亿美金。因此,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不敢用钱是我们缺少领袖,缺少将军,缺少对未来的战略。

  华为能从当年三十门四十门模拟交换机的代理商走到今天,没有将军的长远眼光我们就不能走到今天。为什么我们后继就产生不了将军呢?是文化机制问题,考核机制问题。所以我们这次在广州召开的组织结构改革会上吵了一下午。胡厚崑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的利益机制要从授予改成获取,授予就是我们上面来评,该你多少钱该他多少钱,大家都希望多拿钱。

  以后我们改成获取、分享。就是我们整个考核机制要倒过来,以利益为中心。为什么我们机关这么庞大,是因为机关来分钱,机关先给自己留一块,自己发的好好的,工资也涨的好好的,剩下的让阿富汗的弟兄们分,结果他们也拿不到多少。那这样的话,就是一种不能鼓励产生英雄的机制,不能产生战略的机制,所以我们现在要调整过来。

  在调整的这个过渡时期,我们呼唤更多有战略眼光的人走到管理岗位上来。我们看问题要长远,我们今天就是来赌博,赌博就是战略眼光。我们赌什么呢,赌管道会像太平洋(2.770,-0.02,-0.72%)一样粗。

  我们要做到太平洋的流量体系,有没有可能做到?我就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空中客车和波音的的竞争,波音就假定了这个世界是个网络型的世界,点到点的飞行,这样就不需要枢纽中转就可以直达这个小城市,因此波音没有做大客机,波音在小的点对点上改进,点对点的飞行。而空中客车假定是枢纽型,到法兰克福先坐大飞机,再转小飞机,所以三百人的飞机就首先问世了。

  我们今天就要假设未来的架构是什么样的架构?如果我们假设都不清楚,我们对未来就是一个赌博,就是赌这个带宽是多少。我们没有先进武器,拿大刀长矛去砍飞毛腿是砍不掉的,我们需要有东西去对付他。我们不指望都有英明领袖,我们是共同来推动大家都有战略眼光。

  断了粮食,用备份系统

  提问:当前在终端OS领域,Android、iOS、Windows Phone 8三足鼎立,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留给其他终端OS的机会窗已经很小,请问公司对终端操作系统有何期望和要求?

  任正非: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微软的总裁、思科的CEO和我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说害怕华为站起来,举起世界的旗帜反垄断。我给他们说我才不反垄断,我左手打着微软的伞,右手打着CISCO的伞,你们卖高价,我只要卖低一点,也能赚大把的钱。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伞拿掉,让太阳晒在我脑袋上,脑袋上流着汗,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润起来,小草用低价格和我竞争,打得我头破血流。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

  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是要拿下上甘岭。拿不下上甘岭,拿下华尔街也行。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封闭系统必然要死亡的

  提问:过去几年我们在产品线做无线网络芯片做的还是不错的,后续的发展趋势是我们的一些主力产品都要使用自研的芯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就会遇到竞合的压力

  任正非:何庭波翻译一下,我没听懂。

  何庭波:就是说如果用了我们的芯片,就不用供应商的芯片了,供应商就给我们施加供货压力。

  任正非:我刚才已经讲,我们是一个开放的体系。我们还是要用供应商的芯片,主要还是和供应商合作,甚至优先使用它们的芯片。我们的高端芯片主要是容灾用。低端芯片哪个用哪个不用这是一个重大的策略问题,我建议大家要好好商量研究。你刚才讲的我们不用供应商的系统,就可能是我们建立了一个封闭的系统,封闭系统必然要能量耗尽,要死亡的。我们刚讲人力资源封闭系统,能量耗尽,一定要死亡的,技术系统也不能做封闭系统。怎么科学合理地去平衡这个世界呢?这是一个很难的题目,我不能一句话给你讲明。

  我们可能坚持做几十年都不用 但是还得做

  提问:首先就是海思的定位问题,我们做技术的都有一种自恋情节,认为做的都是关键技术,都是公司核心竞争力之一。但是也有很多声音说,海思就是给公司降低成本的。我们下面的兄弟确实都很辛苦,产品线对成本的要求都非常高,经常为了一点点的成本大家加班加得很辛苦,我们挣的每一分都是辛苦钱。请问任总,公司对海思的定位是怎么样?

  任正非:公司运转是依靠两个轮子,一个轮子是商业模式,一个轮子是技术创新。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技术创新的轮子。

  对海思的定位,它肯定是一个重要的体系,但是你的自恋情节不能取,我刚开始来就说闭合系统,如果海思有自恋,要求做的东西我们一定要用,不用的话就不光荣,那就是一个闭合系统。我们总有一天能量耗尽,就会死亡,所以我们要做开放系统。你的系统可能被放弃,但并不影响你个人的成就。这就是人力资源政策要跟上来的问题。

  我们先排除政治观念,讲一下这个问题,比如我们国家的高铁。中国自己也生产高铁,株洲机车厂是当时最先进的国产厂。当时高铁投标的时候,株洲没中标,都是西方国家,比如德国的、法国的、日本的合资工厂中标。

  株洲曾经是我们国家最强的机车厂,而德国、法国、日本都是找差一些的机车厂合资,合资厂吃得肥肥的,结果株洲也没有吃亏。这就是铁道部处理的艺术水平了。铁道部是怎么做的?为什么株洲没有叫苦?把你们合资企业赚的钱都给株洲,进行技术研究,我总有一天会用你的。到现在已经确定下来,250公里的高铁,株洲可以投标了。

  我们在价值平衡上,即使做成功了暂时没有用,还要继续做下去。但是如果个人感到没希望了,可以通过循环流动,流动到其他部门,换新人再来上。我们可能坚持做几十年都不用,但是还得做,一旦公司出现战略性的漏洞,我们不是几百亿美金的损失,而是几千亿美金的损失。我们公司今天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这些财富可能就是因为那一个点,让别人卡住,最后死掉。

  所以,可能几十年还得在这个地方奋斗,这个岗位、这个项目是不能撤掉的,但是人员可以流动的。少林寺还可以有CEO,和尚也可以云游的,但是庙需要定在那里,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不能动掉的。

  再比如说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核战争?现在没有,那就应该停下来核的研究吗?你说我们的核科学产生了多少科学家,你看那些功勋一大排一大排都是。不要说邓稼先,活着的也还有很多,但什么时候甩过原子弹呀?所以海思一定要从战略上认识它的战略地位。

责任编辑:陈永乐
 

huangpu01 发表评论于
不要造谣好不好! 清华给施一公的基本工资是400万人民币/年。48 万能请到施一公?
areYOUsure 发表评论于
这应该是高级地黑1G了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虽说是凡人不可貌相,可也实在是看不出这人到底有几分斤两。这样大张旗鼓地要搞私立学校难得不让人觉得是在骗一把再说。学校目前的经费都是科研经费,看样子是学校主要靠做科研而立足同时培养研究生。这些研究生应该是要有资助的而不是来交学费的。他们得一边学习一边干活。
5AGDG 发表评论于
有一篇文章说任之非准备让女儿接班,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华为也难长久。
Corn 发表评论于
年薪48万还不够用,那普通百姓咋活?
john_圣迭戈01 发表评论于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到哪里不也是贡献自己的知识和青春吗?
让公立和私立大学慢慢竞争人才,不是好事吗?
国人的封闭思维太落后了。
cui2b8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办私人大学,不如到戈壁滩种树。
日月之行 发表评论于
拜服不是佩服任正非的。
四野2 发表评论于
宗庆后一个奸商,一辈子投机倒把. 乱造谣侮辱德高望重的施校长.
cowboy62 发表评论于
当年的汉芯骗子陈进,现在的生物骗子施一公。都是海归。
pltc63 发表评论于
美国培养出来一大批骗子,施一公就是一个,看看他那个嘴脸,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我要说2015 发表评论于
把房价变得工薪阶层负担得起,才有所谓中国梦,否则年轻人都在疲于奔命养房子,中国梦就只是白日梦。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mirror1
——————
哈哈
看在Princeton 沒有職業學院 (商學院啊法學院什麼的, 當然啦,像Columbia 那樣在弄個新聞學院就徹底變態了),也看在愛因斯坦的份上, 俺勉強算她是個大學吧。

多年前讀到一本Princeton讀政治學的中國來的博士寫的一本書,尼瑪呀尼瑪,連中學生的英文都不如。 這個呆子現在在國立新加坡大學混呢!
饳崆 发表评论于
应该把那个回来娶媳妇的赶出去,把房子让给校长住。
cowboy62 发表评论于
说施一公在清华的年薪只有48万导致生活困难只好去西湖大学走穴赚钱,完全是不懂行情的造谣。当年施一公最终从普林斯顿全职回国,得到的工资、补贴只会比普林斯顿正教授高得多。他又不是傻子。何况对他这种科研人员来说年薪只是年收入的一小部分,各种补贴、额外收入多了。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祖國”施捨給施一公這點錢
應該不到不到普林斯頓的三分之一
普林斯頓是一個安靜乾淨的小鎮
可以平靜地做點學問
卻要裝出愛國愛民的高尚 忘了科學是無國界的

當然普林斯頓裡面的1/3的富家子弟大多是蠢貨
比清華的學生要討厭和煩人的多
不過我是把他們當作戲劇中的人物來看
所以課堂內外和它們接觸 就像是動物園的飼養員一樣對動物充滿了愛心
ily 发表评论于
可能他孩子是美国人。外国人只能上国际学校。

》》》》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2018-04-23 00:57:43
他孩子上学为什么要花60万。清华子弟不是由清华附小清华附中一路上上来。
vxmon 发表评论于
民办中小学都搞不好,还想搞民办大学?
木杉 发表评论于
假新闻。不信他在清华,在北京拿那么少!
凭栏观海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应该是隐藏深的大骗子,还不起房贷?
abraham007 发表评论于
冒充名人说假话,没剥皮媒体的好学生啊,呵呵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中华民族的科学家必须具备这样几个基本素质:会偷,会骗,会吹,否则没人会理你
sunychen23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第一年回去清华给的offer就是150万,不算其他的收入,超过普林一般chair prof, 这几年发了那么多CNS又当了副校长,您觉得会比刚开始少?最烦这种当别人傻,活雷锋似的一定要回去支援祖国建设的
borisg 发表评论于
是谁在编谎啊。

***bbs.tianya***/post-university-84253-1.shtml

这是10年以前传说的数字。

清华当初招千人计划,每个人的工资是分别谈的,不是统一的,基本上不超过年薪一百万,因为这是杨振宁当初来的时候的水平。本人认识一位,想要超过一百万,最后谈到八十万。不过十几年过去物价大涨,象施这样高调的人物两百万也是可能的。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再优秀的科学家
一旦被政治利用
也就到此为止了
醉卧花底间 发表评论于
就跟有钱他就能不撒谎,诚实做学问一样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为何能搞导弹核弹?因为我们用了钱学森钱三强等这批留学海外的人才"

金三被封锁了一样也能弄出导弹核弹。说明这导弹核弹都不是高科技的东西,无非就是像沙里淘金一样辛苦而已。
梦游情伤 发表评论于
如果真是48万人民币,那是太少了。跟美国职位无法相比。
fengrmi 发表评论于
这个是谣言,娃哈哈集团已经出来辟谣。
300K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的科研成就被吹破了头,实际上就是他及时应用了别人发明的X线蛋白晶格成像技术而已。现在这技术普遍应用了,他的优势也就没了。
现在他从一个实验室科研人员成功转型成了管理人员,兼社会活动家。
CARLTON80 发表评论于
好文
慕容秋水 发表评论于
就算他工资一百多万,税后交了孩子的学费也没剩多少了。学校房子能住一辈子吗?自己贷款买房不奇怪
幸福的老山羊 发表评论于
不可信。薪水不会这么低。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他孩子上学为什么要花60万。清华子弟不是由清华附小清华附中一路上上来。
小宇宙大吃货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戏子们赚钱太多了 是不是要打压打压 每年设置个上限 多的全部捐给慈善 这样每年少接点工作多做点公益 多好
piniu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越来越像演员了。
胡小海 发表评论于
胡说。他总有研究项目吧?一个项目就可能得到多于48万。别跟我说经费只能用于工作,这是国内。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真的假的,施一公才拿48万人民币?不是说中国很有钱吗?起码match人家在普林斯顿的工资福利吧。怪不得他大吹西湖几年就赶超MIT了,原来拿了人家的钱要站台的。这人完蛋了,基本不做学术了。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说西湖大学5年要比肩北大清华,不吹牛会死?
samsyrny 发表评论于
胡说八道,我一个朋友美国PhD毕业回清华教书,助理教授就50多万一年,还不包括别的讲课和社会上的收入
lcxml 发表评论于
封闭的系统会死亡?苹果不是死了几百回?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48万是固定薪水,不包括灰色收入吧?中国没有行贿受贿就不是中国了。一个中学校长都受贿,大学校长还跑的掉吗?施一公年收入绝不下百万
ZoyaWashington 发表评论于
希望他的两个孩子长大后,不要说,我们就象是没父母的孤儿一样长大的,因为我们的父母忙与生计,从没时间陪我们。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写个报道都这德行,社会能合作出自己的芯片工业吗?
大西洋渔夫 发表评论于
施一公在清华的年薪是170万。他老婆开公司。
SVChinese 发表评论于
原来不是中兴不道德,而是美帝不道德!瞧中国现在道德观这个乱的!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胡扯,太不了解中国行情了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工资在中国永远只是个小数,和名目繁多的奖金、补贴比都算不上个啥,再说,清华校长缺钱实在是太可笑了,北京博士后都能拿到三十万了好吧!~
小矛 发表评论于
小孩上学要花60万是他自己的事情吧?48万年收入不低了,到了西湖大学也不见得高吧?再说杭州屋子会便宜吗?
老李子 发表评论于
这年头还靠工资生活, 包子要笑了。
albatross 发表评论于
"学习美国的伟大",就是一来就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