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只有一人 镇长、会计、秘书全是她(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做为全镇唯一的居民,艾勒竞选镇长时总是所向匹敌,年年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路透)
 

内布拉斯加州的莫诺维镇(Monowi)是全美唯一居民仅一人的自治镇(incorporated town),84岁的艾希?艾勒(Elsie Eiler)掌管镇上大小事,身兼镇长、会计、秘书、酒馆老板娘及服务员、图书馆馆长等多重身分。

爬上牧草卷 就饱览全镇

在内布拉斯加州偏远北部,距离南达科他州边界5哩处,一条黄沙路切穿牧场绿地和金黄麦田,直达迷你小镇莫诺维。在莫诺维,人们只要爬上任一綑牧草卷,就能饱览镇上全景。

废弃教堂的长椅上堆满拖拉机废轮胎,人去楼空的建筑杂草丛生,任凭风雨吹淋自然颓圮。在窗櫺白漆斑驳的小屋前,悬著一块招牌,写着“欢迎来到世界知名的莫诺维酒馆。镇上最沁凉的啤酒!”艾勒的夫婿卢迪(Rudy)2004年逝世时,留给她的不只是这间酒馆,而是整座城镇。




艾勒经过镇上的快倒塌的房子。(路透)


 镇长选自己 不忘缴税金

独自一人在镇上生活的情况,实属罕见且独特。艾勒每年在酒馆外张贴镇长竞选告示,她投票支持自己,保证当选。她每年必须撰写镇政道路计画,用以申请州政府基金。此外,艾勒每年对自己征收500元税金,用以确保镇上仅三盏路灯不会熄灭,并保持用水源源不绝。

她说:“当我向州政府申请菸酒执照时,他们会行文给秘书,也就是我。所以我以秘书的身分在文件上签名,待执照核发后,再颁给酒馆老板,还是我。”

虽然镇上居民目前只有她一人,但她仍追踪记录镇上的空屋数量,以因应未来可能移居至此的人们。

艾勒说:“我在这里,非常开心。我在这儿成长,习惯这里的一切。我知道,这是我心之所向。这么多年了,很难改掉习惯。”


 




艾勒站在酒吧旁。(美联社)
 

小镇全盛期 最多150人

1930年代,莫诺维是Elkhorn铁路中熙攘的停靠站;这个人口150人小镇上,有三家杂货店、餐馆,甚至还有一座监狱。艾勒在该镇郊区的农场长大,并在小学时结识青梅竹马的卢迪。两人一起搭公共汽车距离小镇约七哩的中学就读,直到卢迪投笔从戎,加入空军。卢迪在韩战期间被派往法国,艾勒则只身搬到堪萨斯市。

她说:“我到一家航空公司工作,梦想成为一位空服员。我不太在乎堪萨斯市,但莫诺维总是我的故乡。”

艾勒19岁时回到故乡,与卢迪结为连理,两人育有一男一女。卢迪在谷仓塔工作,并为加油站载送油品。1971年,两人决定让原属于艾勒父亲的酒馆重新开张迎宾,未料酒馆开幕时,小镇已逐渐没落。

 




艾勒在卢迪图书馆前摆放鲜花,缅怀挚爱。(路透)
 

农村经济衰 小孩早离乡

随着农耕条件恶化,以及二战后北美大平原(Great Plains)的农村经济衰退,莫诺维的人口快速流失。艾勒的父亲1960年逝世,镇上的邮局和杂货店在1967年至1970年间陆续倒闭,唯一的学校也在1974年关校。

艾勒的孩子在1970年代中期到外地工作,时至1980年,镇上人口减至18人。20年后,卢迪与艾勒成为镇上唯二居民;2004年,卢迪撒手人寰,留下艾勒独居于此。

如今,莫诺维成为内布拉斯加州博伊德郡(Boyd County)仅存、人口不到十人的三个自治镇之一。

艾勒虽然独居,但她并不孤单。她的酒馆过去全年无休,每天从上午9时营业到晚上9时半,但她几年前被诊断出罹患结肠癌后,决定每周一公休。艾勒的大多数常客住在附近约20到30哩的地方,但也不乏从林肯或奥马哈开车200哩远道而来拜访艾勒的客人。
 




艾勒站在烧烤店及酒吧旁。(美联社)
 

游客遍全美 47州人来过

艾勒边和朋友聊天,边写着报纸上的填字谜。她说:“这就像是个大家庭,有第四代和第五代的客人光临。我认识这些人的时候,他们还在襁褓中,当他们成家立业,再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见我,这种感觉相当美妙。”

艾勒的酒馆贩售汉堡、热狗,也供应咖啡啤酒等饮料。酒馆的白板上贴满宾客寄来的孩子受洗邀请、毕业通知,以及客人出游的明信片与照片等。

艾勒酒吧里的留言簿,已经收集了来自美国47州、各地41国的游客签名。即使参观小镇的游客遍布全美,最常来访的还是隔壁镇的居民,他们把艾勒的酒吧当作聚会场所,在此聊天、玩牌、炫耀彼此小孩的照片,并谈论家庭之间的琐事。

艾勒说:“我常被问到是否觉得孤单,但其实不会,因为总是有人来拜访我。”




艾勒表示,只要还健在,就打从心底想留在莫诺维。(图╱撷自福斯新闻)
 

设有图书馆 就在酒馆旁

莫诺维镇上的另一栋公共建筑是“卢迪图书馆”,它距离莫诺维酒馆及艾勒宅邸仅数步之遥。卢迪热爱阅读,希望捐出5000卷私人藏书,盖一座公共图书馆。他生前订制了32平方呎的小屋,却在小屋完工前逝世。为完成卢迪的遗愿,艾勒的孩子们协助装灯牵线,侄子帮忙打造从天花板到地板的书柜,孙子们则手绘“卢迪图书馆”招牌。图书馆的钥匙就悬在酒馆内,任何想参观的人都能取用。

跃国际媒体 一人镇暴红

艾勒独居莫诺维镇的消息在国际媒体报导下,吸引更多外地旅人前去参观。对于暴红人气,艾勒耸肩置之说道:“老实说,我从来没有其他想法,但我对于自己让世上这个角落吸引人们注意感到开心。”

艾勒除了膝下一对儿女,还有五个孙子和两个曾孙;离艾勒最近的后代住在同州的庞卡(Ponca),其他人住在亚利桑纳州和荷兰。她说:“我知道我总是可以搬到离孩子们较近的地方居住,或随时借宿他们家,但我想结交新朋友,而他们也尊重我的决定。”

艾勒说:“只要我还健在,我打从心底想留在莫诺维。”她打趣说道,“我想,年纪越大,也越难改变习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