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发前曾给父亲4万元 拒绝找媳妇(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月15日,除夕,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发生一起杀人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新京报报道,从南郑区委宣传部证实,3名死者情况为:王自新,男,现年71岁,务农;王校军,男,现年47岁,系王自新长子,国家公职人员,其工作单位为南郑区红寺湖管理处,职务为管理处主任(正科级);王正军,男,现年39岁,系王自新三子,原在西安打工。嫌疑人情况为:张某某,男,35岁,未婚,无正当职业,2017年12月外出务工回家。

2月17日10:55,汉中市南郑县(区)官方微博@南郑公安通报称,2月17日7时45分,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投案自首。至此,陕西汉中南郑区新集镇“2·15”杀人案成功告破。目前案件正在办理之中。

(image)


关于命案发生的原因,网络传言不断。有传言称其源于22年前同一地点发生的一起命案:嫌犯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和被害人家人的争吵中,被死者之一用木棒敲中脑袋后死亡,传言称张此次行凶是为母亲报仇。

2月20日,红星新闻赶赴嫌犯张扣扣的家中,采访张父等人,了解当年案件发生的更多细节。

(image)


张母22年前命丧与王家纠纷

张父称当年摩擦因“送瓜矛盾”而起

事发的王坪村离汉中市区约25公里,离新集镇约5公里左右,一条5米宽的马路从村中穿插而过,通向对面三座巍峨的大山。

嫌犯张扣扣的家和死者的王家都在马路右侧,两家房屋墙靠墙,两家门口相距十来米。从外部看上去,张家是两层楼房,刷了白漆,显得很新,王家则是泥土瓦房。

(image)


红星新闻到访时,王家已大门紧闭,只剩一条狗卧在地上,不时对过路陌生人狂吠。据附近的村民介绍,王家的人“回娘家,去亲戚家了”。

村民向红星新闻指认,命案发生在王家门口马路对面的沟坡上,一处正对着王家大门,一处在沟的下游8米左右。当记者想追问案件更多的细节时,村民却闭口不提。

在这次出事的22年前,张家和王家曾经发生过一起人命官司。

据红星新闻从张扣扣父亲处获得的一份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显示,公诉机关以南检刑诉字(1996)328号起诉书指控: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九时许,被告人王正军的邻居汪秀萍路过王家门前时,因过往与王家有矛盾,汪便朝被告人之兄王富军脸上吐唾沫,遂引起争吵。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争吵,汪秀萍拿一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左脸部各打一下,被告人即从路边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汪当场倒地于当晚十时许死亡。

(image)


(image)


张红(化名)是死者汪秀萍的女儿,时年17岁,由于念书念的晚,当时正在上初一。弟弟张扣扣当时13岁,刚刚6年级毕业,她说,“弟弟个子不长,瘦小瘦小的,当时一直哭。”据上述判决书显示,经法医鉴定:死者汪秀萍系钝性外力所致颅脑损伤而死亡。据张红讲述,此后三天,白天张红和弟弟到王家守灵,晚上舅舅和父亲过去守灵。第五天,王家人为母亲举行了葬礼。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汪秀萍在冲突中死亡,起因是王、张两家有宅基地矛盾。对此,张红表示,死者王家的房屋虽然与自家的房屋挨着,但中间的几间屋子是王自新的大哥在住,所以不存在这一说法。

张父对红星新闻表示,当年他家种植西瓜,因给别人送瓜而未送给王家,遂引起对方不满。

(image)


张扣扣父亲在家中客厅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家人眼中的张扣扣

初中毕业当过兵

后外出打工,每月寄回500元

据上述判决书显示,张家要求王正军赔偿汪秀萍死亡的全部丧葬费及赡养、扶养、死亡补偿等经济损失二十五万元。

法院最终判决结果为:一、被告人王正军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起至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止)。二、由被告人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九千六百三十九元三角(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人民币(专题)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外,其余一千五百元限王自新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张父称,王家确实赔了他们1500元,至于丧葬的费用,自己也不知道王家到底花了多少。“但这1500元,只够我子女上学的费用。”张父说,自从妻子去世后,家里更加困难了。

张扣扣初中和姐姐张红在附近一个中学读书,从家里骑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张红称,当时家里困难,自己和弟弟每天上学都不吃早餐,直到中午放学回家才吃午饭。张红称,要不是母亲去世,弟弟初中毕业还可以上高中,或者去技校,现在也能找个好的工作。“当时弟弟的成绩还行,考试还能打80多分。”

据张父讲述,张扣扣初中毕业以后,在家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出去打工。一年之后,乡里通知儿子去当兵。张红称,弟弟从小就喜欢军人,听到此消息后就很高兴地入伍了。据张父提供的相关证件复印件显示,2001年12月1日,张扣扣被批准入伍。2003年12月29日,张扣扣复员。

(image)


(image)


张父称,儿子复原回家之后,在家待了一段时间便去广州打工,“当保安。”张父称,儿子非常孝顺,在广州打工时,每个月都给他寄500块钱,“他当时的工资才一千多块,几年给我寄了一万六千五百多元。但他就是不怎么回家,每年过年都没回。”

2007年,张父用自己当木工赚下来的钱修了新房。“当时还没有手机,儿子打了村里一户人的座机,我就给他说修房子的事,儿子说他给领导请示一下,后来领导就让他回来了。”回来十五天之后,张扣扣又去了广州。张父称,后来听说儿子跟领导不和,辞了工作,一直在广州深圳一带找活,最近两年在杭州绍兴一带。

张红称,2004年自己出嫁,出嫁时自家房子还是泥墙土瓦,破败不堪。2007年,父亲翻修房子,自己也没回来过,也没怎么跟弟弟交流。直到近几年有了手机,姐弟俩才经常打电话互相问候。“弟弟在外没少吃苦,有次他跟我说,他脚上的一双鞋是在地摊上买的,花了四十多块钱。”张红说,“打工这么多年来,他过年回家只有五六次。”

张父称,2017年8月,儿子从阿根廷回国。“当时正是收稻谷的时候,儿子说回来帮忙收稻谷。”张红称,弟弟曾去阿根廷打了三个月工,她清楚记得,去年8月16日弟弟回来这天,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回来啦!”

案发前他给了父亲4万元

父子很少交流,总回避“找媳妇”话题

张父称,儿子回国后一直在家里待着,基本不出门,每天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个沙发坐坐,那个沙发坐坐。”

张扣扣单身,张红称,“每次跟他说,在外面找个媳妇过日子吧,弟弟就说‘知道了知道了,挂了挂了’。”

张父表示,父子俩在家交流很少,大约腊月二十左右,他说自己催儿子找个媳妇,儿子却表示,以后不要再提这事了,并拿出了4万块钱,说以后都不要和自己说话了。

张父告诉红星新闻,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之后儿子竟然会去杀人。

案发当天他烧热水洗衣服

目击亲戚称,张扣扣说“报22年的仇”

张父回忆,除夕那天,早上九点左右,自己热了一碗饭吃,准备去山上拜祭祖先和妻子,走的时候儿子正在烧热水洗衣服。吃完饭后,张父便和大哥、三弟以及四弟张强(化名)的儿子去山上烧纸。张父告诉红星新闻,山上荆棘密布,去祭拜的话得要三个小时左右。

大约中午1点左右,有人给侄子打电话说,张扣扣杀人了,叫他们赶紧回去。走在路上,张父看到一不明人员来“截”他,以为是来寻仇,便让兄弟和侄子先回去,自己在山上躲了一夜。直到正月初一晚上,他才回到村上,找村民问了一下情况,就去自首了。

张强是张扣扣的四爸,与张家只有一墙之隔。张强告诉红星新闻,当时自己在家杀鸡,突然就听到孙子跑来说,“出事了,出事了。”

张强跑到马路上一看,张扣扣杀了人正往回家走。张强见状,便上前质问他:“你疯啦!今天大年三十,你搞出这事,你不要命啦!”张扣扣对张强说,“报22年的仇。”张强说,张扣扣当时哭了。

(image)


据汉中市南郑县(区)公安局官方微博@南郑公安通报2月15日18:48通报, 2月15日12时20分许,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经初步侦查,张某某,男,现年35岁,无正当职业,有重大嫌疑,现在逃。目前,市、区公安机关正全力开展调查、追捕工作;区委、区政府积极做好善后工作。

2月17日,@南郑公安再次通报称,2月17日7时45分,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投案自首。至此,南郑区新集镇“2·15”杀人案成功告破。目前案件正在办理之中。


飲食文藝風 发表评论于
古華夏俠義精神尚存!張扣扣為母報仇22年磨一劍,悲哉!痛哉!壯哉!
DEFAULT 发表评论于
这案件从一开始就无法对王家有客观同情,因为3个或4个男人当着对方儿女的面围殴一个女人至死。撇开法理,情理和道德上就是王家有责。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张家老大红寺湖管委会副主任 贪腐被贴吧举报 二儿子当地房产局当官 顺应房地产大潮狂发财 他是真凶 漏网了 别看房子破 可能等时机拿政府补贴盖新房 毕竟是村霸 朝中有人
难为 发表评论于
案情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孰是孰非老百姓心里都有杆秤,村县级的恶霸不整治肯定后患无穷。当局者应该明白,杀张扣扣容易,平民心难;不仅不会杜绝其他复仇杀人,而且接下来恐怕妇孺难逃,更多灭门惨案,凶手亦不会投案自首。不如顺应民心,当年冤案重审,惩治凶犯,宽大张扣扣。张扣扣为母复仇不怕死,还被尊为英雄,杀他没有警戒作用,适得其反。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当年"17岁杀人”?
但张扣扣他姐姐说是老二打死她妈, 却让老三顶的罪。

那个是对的?
xdada 发表评论于
在老年间,这样的人,在北京是要被冠以 "爷"的,是顶天立地的爷们!
村里会为他立碑,会写入县治。如果是妇女,会建个牌坊。

现在民间的道德衰败了。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由被告人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九千六百三十九元三角(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人民币(专题)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外,其余一千五百元限王自新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 数字确实诡异
山地 发表评论于
看房子就知道谁在仗势欺人
Louis168 发表评论于
杀得好,杀坏人,为母报仇,有种!
毕超亮 发表评论于
当年的真相迷雾重重,判决书的表述可疑,官方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但至少可以看出,当年的判决及赔偿对张家都是明显不公,因此张的复仇也可以说是司法不公的后果。各位想一想,一个女人与三、四个大男人的打斗场景,就知道谁的说法接近事实,就知道当年司法不公是多么严重了。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三个大男人将一邻居女人打死,而且是当其年幼子女的面。
阳光灿烂的笑容 发表评论于
一个13岁的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打死又无能为力。那种痛与恨是我们没有办法理解。如果签名求情可以减刑。我愿意签名。事情都是有前因,才会有后果的。
8421 发表评论于
彪悍的小石头厉害,还就是倒推,就打算只出1500。然后在王家以办葬礼为名,宴请村民,封口。用掉的钱肯定少于8139.30,就是个手写的白条。
liu-fu 发表评论于
到水泊梁山,肯定排在前面。
算条好汉!!!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你们有人仔细看那两个数字了吗?

法院判王家出9639.30。首先这个数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什么639块三毛钱?天啦农村法院的法官数学好好,竟然精算到几块几毛钱。

其次,下葬和请吃白酒用掉8139·30。这王家他妈的花钱也那么牛B。竟然不多不少花了8139.30。我问你你哪个人本事那么大、凑发票就凑到了8139.30?还是根本就是个手写的白条。

最后两个一减。华丽丽的1500给了张家。

当别人都是白chi吗?

肯定是倒推。当初就是和法官打通关系讲好只出1500。然后再弄个白条葬礼花了8139.30。得出要陪9639.30。

你也照顾照顾我们网民的情绪好不好?随便咋弄两个数都行干吗凑整。

不行了老niang的工作就是夭天算数。我一眼就看出这个数字是作弊。其他判词再说什么都是假的了
永远是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斗殴意外致人死亡, 判7年, 问题不大. 赔得少了点.

不是拒绝找媳妇, 是找不到.
nyfries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一个人祸,要是20年前的判决公平的话,对张扣扣多一点心里辅导的话,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了。
goldtit 发表评论于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goldtit 发表评论于
这个天安门的纪念碑又要加上张扣扣的名字了
88wawxc 发表评论于
能否考虑一下让此人为国效力将功赎罪呢?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扣扣于法不合,所以他会收到法律惩罚。
但是作为一个儿子,他尽他的本分。
这个是他的悲哀。
从他的表现,他应该过一个体面的生活。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现在4万娶不了媳妇
梦游情伤 发表评论于
中国奇缺这样的血性汉子。
山地 发表评论于
“ 中国监狱有多少事情不能用钱解决,包括刑期。”既然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讨论?你就捐款叫张扣扣用钱解决了。
山地 发表评论于
为杀人犯洗地的可以要点脸吗?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别有用心蠢货就是会睁着眼说瞎话。 中国监狱有多少事情不能用钱解决,包括刑期。 有必要立牌坊吗?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这种犯人,表现好,过年让回家过年。再自己按时回去。
中国监狱还是比较人性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乡下人不懂,这个老三三年出来,不只是减刑。还有一个可能是假释。
王家在村里横行一点。手伸不了那么长。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为王人渣一家拼命洗地的可以要点脸吗?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我国刑法第七十八条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刑。而“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的”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根据刑法规定,应当减刑。
减刑的限度为: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1/2。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七年减三年不算特殊。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王老三入狱时不过17岁, 放出来也就20岁, 他有多少社会背景,认识多少犯罪集团,有能力立多大的功可以在短短三年内获准减去4年的刑期?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因为七年的刑期,属于轻型犯。这个级别一般就是去农场干活。
三年回家属于正常现象。
法律惩恶,治病救人。
这个没大的问题。
美国应该也一样。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那你解释一下这个杀人犯在牢里立了何种功会被减掉接近60%的刑期?
山地 发表评论于
钱的事王家确实做的很烂。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判刑是七年,别拿三年说事,提前出狱都是另外一件事情。提前需要看他在狱中的表现。如果他在狱中继续打人就会加刑。表现好,有立功的才会提前出狱。和当年的判刑几乎没有关系。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唉,张扣扣想为母申冤,结果却让其母的名声翻出不好的来,是复仇吗?其母在泉下也不安宁。他自己肯定也命不长,真是一口唾沫引发的惨剧。所以说古时有“唾面自干”但故事,可惜没有人有这么好的修养。
山地 发表评论于
空城又在说空话,你说我的话,一个字不需要改就可以回敬给你。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对,以法律为准绳。
依法办事。
树立一个榜样。
弘扬正气。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慢慢地培养中国人的理性。
这个事情容易收获大部分人的人心。
如果中国人心齐了,这个也是非常可怕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主要原因是中国人爱起哄。
张扣扣不是法律,属于执行私刑。
这个是属于重罪。
他不是英雄。
孤岛白云 发表评论于
王家当年也算普通人家,只是家里弟兄多,势力大,欺负张扣家。和官方无关。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国内对这个话题开始河蟹了。所以。。。
孤岛白云 发表评论于
想想当年三男打一个女至死,才判8年,服刑三年,陪9千元实赔1500元。王家拿着赔款大肆摆酒席,纠竟是为张扣扣妈吊丧,还是庆祝王家的胜利?好事都是王家得了,给张扣扣家留下的是无穷的灾难,这事摊到谁的头上,任何人都不会放过。这就叫人在做,天在看,欺人太甚就是恶,是恶必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没到。
这个案子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公平问题,与政治,政党无关,不该往政治上扯。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大陆人分别支持两边,汪汪没有例外都支持违法杀人的。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山地 发表评论于
百闻不如一见,相片出来了,扣扣家比那个所谓当官的家房子高级的多。王家仗势欺人的谎言破产了。张家是不讲道理,不顾法律,只要赢赢赢的刁民,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的母亲命格一定很奇特,她的死包括死亡后发生的事情都很不可思议。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嘿嘿。
不是不报,时机未到。
到时候拉清单。
以现在的爆料速度,搬个小板凳坐等。
不会让人久等。
要睡觉,有人递枕头。
顺势而为罢了。
frederickj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人还有人为他叫屈?他妈不是个善茬,他也不是。拒绝找媳妇,说的好听,找得到吗?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老话说“娶女看其母”, 虽然不是100% 正确。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只有张扣扣的姐姐所说的和其他人说的不一致,甚至和她父亲说的不一致。她父亲说的和其他人说的一致, 而且与张扣扣所为一致。但有人宁愿相信张扣扣的姐姐所说的谎言。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我不认为他姐姐在撒谎。
我给你理由,她第一次解释新京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讲话是犹豫的。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后来,她应该是豁出去了。
她必须为她母亲和弟弟讨回公道。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法庭认可的吃饭花了八千多,这个估计是有发票证据,至少有白条的。
法庭没必要在这个上面作假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说,应该有很多人围观吧?
扣扣的母亲洗脚回家的路上。这个时间点估计是傍晚。
农民应该都在家做晚饭。
没去过汉中,不对的地方,请本地人还原真相。
这样就好 发表评论于
可怜的孩子,本质并不坏,是老天对他不公。13岁亲眼目睹了母亲被杀和验尸的残酷过程,之后成长路上老实巴交的父亲又未能给予足够的扶持呵护。尽管自身一直也很努力,初中毕业的他仍无法赚得一个安稳的生活。文中说他在外打工的时候很少回家,估计也是刻意回避仇家。去阿根廷回来后又没工作,只好回到伤心地,时间呆久了就出事了。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这种张狂,和视法律为无物的人。
王家如果不能称为村霸,不知还有哪些更恶的人?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无论哪个版本,有几个基本事实。
他们住在马路边上,那个时候,当地农民基本在家里。纠缠五十米,至少十分钟以上。
应该有很多人围观,当王父喊打死她的时候,应该有很多人听到。
随后,无论老二,还是老三汇出了致命一击。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早生一千年,就是林冲、武松那样的英雄好汉,只可惜一千年过去了,高堂之上的还是高俅那样的G官当道!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这人真有意思。在这里留了N多言,没人理睬,于是其他人就变成了看客的喝彩。搞了半天是没人给你喝彩。

bullmax 发表评论于 2018-02-22 12:49:39
在场没有动手也该杀?
论坛里充满了鲁迅在药里所描写的看客的喝彩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一个当街杀人的恶性案子,最后变为类似一个轻型犯。
在那么多证人的情况下,却没有目击证人。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对于1996年的汉中农村,拿出八千多来,请全村人吃饭,不是一个小数目。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当时纠缠了五十米,才有最后致命的一击。
其实,就是当街把人杀了。
这也是为何后来,请全村人吃饭。软硬兼施。
只手遮天。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当时的当事人基本还在。
记者应该问过每一个人,其中只有一个律师说话了。
他接案的时候,公安给的证据,其他不记得了。
估计,就他算比较干净的。
国有资产 发表评论于
这三个人该杀!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1996年市职工平均工资(又称社会平均工资)为 9579元,月平均工资为798元;
这是北京市的情况。
汉中下的一个小县城,当时非常落后。工资会更低。
那么张家凭什么要求25万的赔偿金额?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当年审理案子的人不会允许他翻案的,所以张扣扣基本上命不久矣。心疼这孩子。
bullmax 发表评论于
在场没有动手也该杀?
论坛里充满了鲁迅在药里所描写的看客的喝彩


蚂蚁王子 发表评论于 2018-02-22 11:52:49
回楼下的Bullmax 这三人一起打死了他母亲,当然一起杀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我也觉得他留下这条命的希望不大,虽然是自首,但他是身负三条命啊。其实,我能想像,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而且现在内心很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踏实过。

同意楼下空城之主,是否判他死刑不是重点。当年审理他妈妈案子的那些人才是处理的焦点。如果那些人根本不问责,老百姓都会觉得张扣扣的处理办法是唯一合理的了结办法。否则,谁给老百姓主张呢?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此案重点不在张扣扣,而在当年审理打死人案件的那帮混蛋。
tuv 发表评论于
可惜没有红军,八路可以投奔.这么一个苦大仇深的孩子,加上忍辱负重,意志坚定.是个当将军的料.
DANIU_S 发表评论于
农村人经常打仗,但打死人还是不可以的,对方不管是什么理由用砖砸死张母,当然要以命抵命,这就是张扣扣不服当地司法裁判的原因。
ggsd 发表评论于
美国现在就有好几百未成年杀人犯被判无期并永远不得假释!
helloguys 发表评论于
看网上的评论就知道了,这件事并不是普通杀人案那么黑白分明。

虽然不赞成又暴易暴,但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俗语是“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这孩子等了22年。从部队的推荐信来看,这孩子不是坏人,比那些社会渣滓强得多了。

如果签名求情可以减刑,我愿意签名。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什么叫做 “无正当职业”?
什么职业是正当的?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就算是复仇, 也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
bypassus 发表评论于
估计当时情况,杀一个走不掉,其它几个不让他走,直接都杀了。这种时候,杀谁不杀谁不完全是张扣扣说了算的。
bypassus 发表评论于
当年那个杀人案为什么没判死刑而是判7年就完事?
低智商猪头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案尽管是杀人案,但是却符合中华文化审美,孝与义。
优闲丽人 发表评论于
老婆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去邻居家挑衅遭来杀身之祸!儿子22年报仇成了杀人犯!而这个父亲什么都不做,却成为最大的收益人,坐享其成!
wumiao 发表评论于
真的是拒绝找,还是找不到,穷而没技术是最主要的。一个男人没有小家庭温暖和妻儿牵跘,容易干不好的事。好在他还有叔伯兄弟,不是绝户。
KM2016 发表评论于
流大秦血的小伙。
manhan 发表评论于
什么叫无正当职业?难道只有赵家公务员才是正当的,在外打工的都不正当了?
bullmax 发表评论于
绝不可能死缓的,如果只杀仇人一人,尚有余地,现在连杀3人,其中2人与其母之死并无关联,这2人的命怎么算?

size0
发表评论于 2018-02-22 11:32:14

我欣赏这个孩子,愿意为他呼吁死缓!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结了婚生了孩子,这事就做不了了。他这是抱着必死的心了。心疼这孩子。
bullmax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报仇,杀一人即可,为什么要杀3个,还包括一个70多岁的老人?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一个无正当职业的人,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最正气的亮点,让每个中国人重新看到了一丝希望,原来中华民间竟然蕴藏了如此宝贵的气节,令人佩服
v玄玄v 发表评论于
打死一人顶多关三年,难怪歹徒有恃无恐

是哪个混账给了张扣扣如此豹子胆?
青花 发表评论于
这老头老实软弱,在农村只有被人欺负,他老婆不得不泼辣
size0 发表评论于
如果我 13岁我的母亲也被别人如此打死,我也心胸狭窄!爱谁谁!谁爱心宽谁心宽!
size0 发表评论于
我欣赏这个孩子,愿意为他呼吁死缓!
牛轭 发表评论于
什么叫“无正当职业”啊?在家待着的人都不正当哈。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母亲被杀,凶手由于只是未成年,没有被判死刑,咽不下这口气,可以理解。但是私心太重,心胸太狭窄。毕竟自己母亲也有过错。最多应该只是将凶手打残便可。现在杀死三人,包括已经受到处罚的人,罪不可赦。
林子哥哥 发表评论于
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青花 发表评论于
恨了22年,也算解脱了
wwwode 发表评论于
已经抱定必死决心为母报仇了。
做男人的角度,极其赞赏他。
万年穷 发表评论于
依法治國有兩項必不可少的基本前提:社會公正和法律公正。在天朝,這兩項前提都是缺失的,因而這句口號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對廣大民眾更談不上約束力。法律只能被看作『精英』們意淫的工具而已。
wxcbug 发表评论于
即使说出来也没关系吧,案发前的赠与已经完成,已经属于张父的个人财产,和他儿子的债务无关。
我在枫林中哭泣 发表评论于
杀人偿命。老百姓有的就认个死理。我估计张扣扣在杀人前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大仇得报,死也值了。老父亲还有姐姐照顾,他也放心了。想起一句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在枫林中哭泣 发表评论于
杀人偿命。老百姓有的就认个死理。我估计张扣扣在杀人前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大仇得报,死也值了。老父亲还有姐姐照顾,他也放心了。想起一句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size0 发表评论于
说真心话,这孩子真不错!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找媳妇不拖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