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杀人案调查,他为何隔了22年才为母报仇(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动手杀人的那天早上,张扣扣对父亲说:“爸,早点回来把鸡煮了,记住别放菜,那油留着明早能下面吃。”

时间倒回去九天,他把四万块钱交给父亲,说:这笔钱留给你养老。

父亲还以为,他过完春节就会像往常一样离家打工。

早在四五年前,张扣扣曾向一个朋友叙述过自己“准备动手报仇”,但未遂的一次经过:那天,他站在自家二楼西侧的阳台上,向仇家的大院望去。王家二儿子王富军正在院里,抬头时目光撞见了张扣扣,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家警惕性很高,不好找机会。”

从阳台上望去,另一侧就是当年张扣扣母亲丧命的地点:门外那条小路的那棵断头树。

文 | 卫诗婕

编辑 | 冯翔

1

张福如在厨房里将前夜的剩饭热了吃掉的时候,张扣扣正在一旁用热水清洗自己的棉袄。父子俩各忙各的,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语言交流。

这天是大年三十,按照当地习俗,张福如即将出发,去村旁的深山里给自己的祖父母扫坟。

他准备了蜡烛、纸钱、炮仗,装在筐里。临走时,儿子抬头对他说,“爸,上(山)去早点回来把鸡给煮了,记得别放菜,那油留着明早能下面吃。”

鸡是姐姐张丽波回娘家时捎带的。在张福如家,开荤不容易。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候,张福如会就着白米饭,配上自己腌的咸菜、豆角、浆水菜(酸菜)当做一餐。

大约三个小时后,张扣扣用一把尖刀先后将王家父子三人杀害。

据目击者称,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口罩,打扮得“像村里时尚的年轻人”。

起初没有人在意他。当王家第三子王正军经过村里商店的对门时,张扣扣从隐蔽处突然窜出来,“从背后给老三抹了脖子”。王正军当场倒在了公路旁。

老大王校军闻声赶过来时,被张扣扣迎面一刀刺进肚子里,一脚蹬到了路旁的水沟里。不久之后,71岁的王自新也挨了张扣扣的刀,倒在了自家的院子里。



案发现场。图/来源于网络

村里人起初以为,“这是哪个精神病犯病了”。直到张扣扣摘下口罩。

此时的他已经从家里拿了汽油,刚刚将王家停在门前的汽车点燃。四叔张鸿儒拉住张扣扣,“大过年的,你咋弄这么大事!”

“扣扣一下把我甩开,说他报了22年的仇。”张鸿儒看着侄子口袋里还揣着刀,没敢再阻拦。眼看着他从村子离开了。

下午三时许,张福如上完坟正准备下山,接到了来自侄子的电话,“扣扣出事了,赶紧回来!”张福如完全没往杀人的方向想,他猜测,可能是儿子和人打架了。正走着,不远处突然窜出一个高个的陌生男人,“他朝我这边跑,眼神像是要截我。”张福如感觉不好,掉头就跑。他在冬夜刺骨的寒冷中躲到次日凌晨四点多,才摸索着下了山。

与此同时,荷枪实弹的武警已开始搜山,寻找消失的张扣扣。最远至三十公里以外的汉中市最南部,来往的车辆都要被仔细搜查。

2

张丽波带着父亲从警局回到家时,已经是张扣扣投案后的第三天了。

窗外是阴霾的天,远处是黛青色的、交叠的山,近处则是邻人家的土瓦房顶。王坪村的房屋紧密相连,两家之间通常只有一墙之隔。张、王两家承袭祖宅,父辈出生时便是邻居,两家之间仅隔着一户人家——王自新的二侄子。他对每日人物说,张扣扣从来不会和王自新家的人打招呼,但是会和他打。

从张家二楼西侧的这扇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王自新家的楼房和院落。



张家二楼西侧窗户望出去的景象,图中人为张丽波。 图/卫诗婕

院落外是一棵没有枝蔓、主干被一块黑色布类物体缠住的、光秃秃的树。1996年,母亲丧命于那棵树旁后,张家人给这棵树起了一个特别的称呼,断头树。距离断头树不足百米,是王家父子三人被张扣扣砍杀的现场。

“22年了,很多事都已经记不清。”张丽波闭上眼睛,皱着眉向记者回忆母亲当年的死亡现场。她说,有些场面还是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夏天,母亲带着她和弟弟从溪涧洗脚回来,路过王家门前时,与王家二子王富军发生口角。关于口角的起因,已经成为众口不一的罗生门,村中每几个人就能提供一个存在出入的版本。当年的判决书记载,死者汪秀萍在经过时朝王富军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双方因此发生争执。但张丽波坚称,是王富军先对母亲骂了脏话,母亲才与他吵了起来。

“吵了声音大起来,很快王自新和他老三(儿子)也出来了,他们三个对着我妈一个打。纠缠了大概50米,最后老二一手掐着我妈的脖子,一手抓着她的头发,老三和他爸按着我妈的两条腿,用拳头对着我妈一顿砸,就拼命地锤。”

听见母亲被掐住脖子后,喉咙发出“呃呃”的声响,张丽波吓坏了,和弟弟飞奔回家,大喊“不得了了,妈妈要被人打死了!”张福如不信,还骂了他们,“放屁,没吵架咋死了”。

可刚迈出门,张福如见到妻子正被王家父子三人拖在地上打。张福如边骂边跑上前去,“你们好意思吗三个大男人打一个女人!”一边想将王家几个男人推开,把妻子拉走,“他们人多,咱不和他们打!”

几步间的功夫,只听王自新大喊了一声,“把她打死,打死了我给她抵命!”

这句话,张丽波说好多人都可以证明,但当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做证。

汪秀萍应声倒地。被袭击的部位在头顶处,血从额头、鼻孔、口腔里流出来,张丽波至今记得汪秀萍的齐肩卷发一下子炸开,很快浸透在血里,喉管发出气流和血液摩擦的声音,咕噜咕噜的。

判决书记载:汪秀萍拿一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左脸部各打一下,被告人王正军即从路边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汪当场倒地于晚十时许死亡。

“那根扁铁是我回家通知爸爸时拿来壮声势的,出于自卫的考虑。但从头到尾我妈绝对没有拿这根铁棒打过任何人。”张丽波对判决书的描述坚决反对,并称法医当时并未对王正军验伤。

张丽波与张福如自称亲眼看见,那根用于袭击汪秀萍的约十公分直径粗细的木棍,是拿在王家二儿子王富军的手上。但之后的审判中,凶手变成了当时年仅17岁的王家三儿子王正军。“因为他当时未成年,用他顶罪判得轻。”张丽波坚定地陈述了她的怀疑。

这一怀疑找不到其他人佐证。而在张家保存的一份署名张福如的刑事附带民事状中,却明确指王正军为“致死人命的凶手”。这份落款为2001年7月13日的诉状称,王正军“双手举棒,将死者脑袋打成两半,当场死亡,为此判地(的)徒刑。”

张福如对每日人物说,他2001年到省里上访过,为此写的这份材料。他没文化,这份诉状是经他口述,找如今已经去世的一个老太太写的,她写错了。他当时都没发现。

张丽波记得,弟弟张扣扣哭着趴在母亲边上,大喊“妈,我要给你报仇啊,我一定会给你报仇”。张福如抱起妻子,要闯进王家的院门,“你们把人打死了!我要把人放在你们院里!”

不知是谁迎面用力推了他一把,张福如被推倒,抱着妻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舅子汪井发赶到后,用手推的板车将姐姐送去了医院,汪秀萍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人都硬了”。

这一年,张扣扣13岁,姐姐张丽波17岁。

3

同村人安虎至今记得,13岁的他钻过排开几十米的人群,带着惊异、好奇和难以详尽的复杂心情围观了那场公开的验尸。

女人的头发被全部剃光,法医用热水和毛巾对尸体的头部进行清洗,随后切开头皮,锯开头骨,又将头骨合上。场面血腥,村里不少孩子目睹后一连数月睡不好觉。

安虎看见,张扣扣全程在旁,表情冷静镇定,没有哭。

此后的很多年,每每提及母亲,张扣扣也从未流泪。安虎回忆不出在张扣扣身上有什么戏剧性的改变,只是和很多朋友一样认为,从母亲死后,张扣扣变得沉默了。

他时不时会向安虎提起,他总有一天要把王家全杀了,给妈妈报仇。从十几岁,一直到出事前些年,张扣扣隔几年总会说一次。安虎不以为意,觉得扣扣幼稚,总是劝他,“算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在村里,安虎算得上张扣扣关系最亲近的好友之一。大学毕业后,安虎在西安市从事保险销售工作,月入近万,属于村里“混得不错”的一类。在与扣扣交往时,即使亲近,他也总考虑到扣扣的感受,从不追问他在外打工的细节。

初中毕业,原本成绩不错的张扣扣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被迫辍学,被表舅带去新疆伊犁打工。2001年,张扣扣被乡里选去参军,乡干部曾对张家说,“退伍回来好好安排个工作,让他成家立业,慢慢地就淡忘了这个仇恨。”

但两年后,复员后的张扣扣并没能如愿被分配工作,没能像同村参军的王鹏一样进了县里的公安局。他只好外出打工,十多年来先后去了广州、杭州。

参军履历就此翻过,唯一带给他些许光彩的或许是那身军装——很多年后,过年回家时,张扣扣仍旧会穿上那身军装,挺括的迷彩面料和擦得蹭亮的军用皮鞋,“很好的皮子”,安虎记得,军装下的张扣扣看着非常精神,神采飞扬。





张扣扣的退伍推荐信(上)和退伍证(下)。图/卫诗婕

但更多时候,安虎还是感受到一种被“隐藏得很好”的“郁闷”。“在外打工,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张扣扣有一次对安虎感叹,但是话说到一半,并没有再继续下去。

今年春节前,张扣扣曾拿出护照给安虎展示,他去了阿根廷。通过一家台资企业的运作,他被作为劳务输出运往国外。

在阿根廷,他被“弄进了一个农场”,呆了三个月,回国了。回国那天,他发了一个朋友圈,“祖国,我回来啦。”配图是他穿着红色球鞋、蓝色牛仔裤和T恤,站在一处难以分辨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室内,笑得灿烂。

人类学家项飙曾提出“工作洞”理论:人们工作,就像跳进一个洞里,发疯般地工作,咬牙,期待着几年之后从洞里爬出去,他们坚信,幸福将开始在自己从洞里爬出来的那一刻,那时就有足够资本做自己乐于做的事,或单纯地享受挥霍。

和许多在外漂泊的人一样,张扣扣在外打工的心态大致如此。他没有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多个朋友证实,他并没有抽烟、喝酒、赌博、应酬等烧钱的不良癖好,但也难以积攒下更多的钱了。可以确定的是,现实再次让他失望了——阿根廷的打工之旅没有赚到什么钱,而终于拥有一座新房的他依然结不了婚。

张家的楼房建于2003年。那一年,张扣扣寄回了16000块钱。建房是为了让张扣扣顺利成婚。为了负担这笔费用,年过七旬的张福如还在为人做建筑小工。建房加装修,陆续进行了约十年。总共花费近20万,投入了父子俩几乎全部的积蓄。

二楼本是作为张扣扣的婚房设计的。靠近楼梯处有一面电视墙,嵌入式的墙面用米金色的壁纸做底,左右分别有六块凹槽,用镂空式的花纹壁纸做装饰,用于摆放陈设。这在当地看来,是十分豪华和时尚的设计。

村里许多人曾在装修完成时被张扣扣带领着参观了新房,朋友记得他当时脸上的表情,“很兴奋、快乐”。

与这面华丽的电视墙相对的,是整个二楼光秃秃的光景——除了白色大理石瓷砖地,和经过白色漆粉刷的裸墙之外,屋内再没有任何陈设。

他没有额外的钱财支付彩礼,也没有人为他说媒——在农村,说亲是女人的责任,失去母亲后,没有人为张扣扣的婚事操心,他今年35岁了,但从未相过亲。家人没有听他提起过女朋友,朋友曾听他提过相处的女人,但没有一个论及婚嫁。

从阿根廷回国至案发,半年时间张扣扣都在老家,没有工作。今年春节,为了迎接姐姐回家,张扣扣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添了一张木床。

离开村庄七年,张丽波像新集镇的大多数家庭一样,自这个“面皮之乡”离开,她带着一门手艺和能吃苦的劲头,在河北做凉皮、酸辣粉的买卖。这门生意没有门槛,只要下力气干,就能糊口。但七年来,为了节省一千多元的车费,她一直没有回老家,只通过电话与父亲、弟弟交流。

家里连张桌子都没有。油垢堆积在木凳上,结成了黑黄的渍,时常把衣服都坐脏了。她花了148元从镇上买了一张小木桌,和四只折叠椅。出事前,姐弟二人和略有些佝偻的老父亲每晚围着这张桌子吃饭。那几天,每天都是弟弟做饭。

4

汪秀萍死后,张家曾在诉讼中要求王正军赔偿汪秀萍死亡的全部丧葬费及赡养、扶养、死亡补偿等经济损失二十五万元。

法院最终判决结果为:一、被告人王正军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起至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止)。二、由被告人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九千六百三十九元三角。其中,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抵扣人民币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



当年判决书(部分) 图/来源于网络

张福如称,到手的赔偿有1500元,至于丧葬的费用,“自己也不知道王家到底花了多少。”那1500元,都用于姐弟俩的教育费用。

自汪秀萍去世后,家里更加贫寒。张丽波回忆,初中时,姐弟二人为了省钱,每天不吃早饭便上学,需要忍着肚饿熬到中午,才能飞奔回家吃饭。2004年,张丽波出嫁,弟弟却没有回家。他曾向姐姐流露,彼时家里仍是土瓦房,在这样的家中操办喜宴,他觉得没有面子。

“如果我妈没有死,家里情况不会这么糟。”张丽波如今将一切苦难的源头归结为母亲的横死。无论在经济上,或精神上,她认为家人多年来蒙受了巨大的苦难。

两家的怨结起于何时,已无从考证。村里的说法不一,一些村民对汪秀萍在世时的评价是“性子是挺厉害”,但也有村民认为她“脾气急,但心眼是好的”。没有人说得清,张、王两家在那次杀人场面发生之前,有过什么激烈冲突。

但无疑在张福如这里,对矛盾的感知是迟钝的。他曾在采访中将两家的矛盾归因为自己种西瓜,因给别人送了瓜而没有送给王家,因此结怨。但当每日人物记者追问,他猛然间想起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因为承包米面厂与王家产生过矛盾。“当时说好,他家承包一年,我家承包一年。但到第二年,人家不给你了。”

他坚称,两家人很快就和好了。直到1996年汪秀萍被打死前,他还与王自新共同“捂秧子(水稻插秧)”。“好嘞,不好咋会一起插秧?”

通过旁人的叙述可以推测,恨意常常在张扣扣心中复燃,也可能从未熄灭。

一起参军的战友王鹏回忆,入伍后,一次张扣扣被问及参军原因,当即回答,“锻炼好自己为我妈报仇”。这番言论很快传到了上级,组织还特意安排人对他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包括父亲、姐姐、朋友、战友等至少五人在受访时提到,曾听张扣扣说过“报仇”之类的话。

大约四五年前,张扣扣曾向安虎叙述过自己“报仇未遂”的经过:张扣扣称自己原本“准备动手了”。那天,他站在自家二楼西侧的阳台上——从这里望去,既能看见当年母亲丧命的地点:门外那条小路的那棵断头树,又能清晰地望见“仇家”王自新家的大院。



王家院落。 图/卫诗婕

1996年后,王家三个儿子便很少再回到村里老家。那天,王家二儿子王富军正在院里,抬头时目光撞见了张扣扣——“他的眼神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张扣扣对安虎转述时,称“王家警惕性很高”,“不好找机会”。

出事前九天的晚上,张扣扣曾拿出四万块现金交给父亲,“这钱给你留着养老”。这笔现金在出事后被公安带走,作取证用途。

村里有传言称,张扣扣曾有两个女友,谈及婚嫁时被王自新背后作梗,致使婚事告吹,最终燃起张扣扣的旧仇新恨。这种说法遭到张家人的否认,“扣扣从没有要结婚的事,自然也不存在王自新背后作梗。”

当年为王正军辩护的律师之一齐向前对每日人物说:当时接到案子很快就开庭了,工作量也很少,公安把侦查取证的工作都做完了。更多的,时间太久了,不记得了。

5

2月17日上午,张丽波正从警局出来时,被旁人提示,面前这辆警车载着你弟弟。她来不及多想,蹬着三轮车追了上去。

隔着黑色的玻璃窗,她隐约看见一个被铐住的人影,看不清脸。她拼命朝窗的另一头挥手,被警察呵斥住,警车开远了。那是公安押送着张扣扣去往指认现场的路上。



张扣扣指认犯罪现场。 图/来源于网络

案发现场的田埂边,人群熙熙攘攘地排开。就和22年前验尸的那个下午一样。安虎像22年前一样挤进人堆,这次他不再是看热闹,而是冲着张扣扣走过去。

“一路走好。”安虎只说出了这一句话。他盯着张扣扣,试图用眼神告诉他,他们仍是朋友。

在即将被押回车上时,另一个人朝张扣扣喊了一句,“我会去看你的。”安虎看见,张扣扣的眼睛瞬间红了,泪水溢出来。

那是安虎第一次看到他哭。

(应受访者要求,安虎为化名。)
毕超亮 发表评论于
当年的真相迷雾重重,判决书的表述可疑,官方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但至少可以看出,当年的判决及赔偿对张家都是明显不公,因此张的复仇也可以说是司法不公的后果。各位想一想,一个女人与三、四个大男人的打斗场景,就知道谁的说法接近事实,就知道当年司法不公是多么严重了。
毕超亮 发表评论于
这里水军太多了!当年的真相迷雾重重,判决书的表述可疑,官方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但至于可以看出,当年的判决及赔偿对张家都是明显不公,因此张的复仇也可以说是司法不公的后果。各位想一想,一个女人与三个大男人的打斗场景,就知道谁的说法接近事实,就知道当年司法不公是多么严重了。
cip 发表评论于
shishi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误导了很多人, “调查” 了半天差不多全都是张扣扣她姐所述。“调查” 的范围广点儿成不?两个杀人案都有很多见证人,咋不把这些人的证言写入调查报告? 犯人亲属的证词是不能被采信的,而且张扣扣她姐明显在撒谎。
xdada 发表评论于
是条汉子,亲手拭亲仇,快意。

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打死你的母亲,你会怎么选择?
1,赶紧找律师,依法处理.
2,次仇不报,妄活一世
8421 发表评论于
cip,你不像水军,才和你理论。若是水军,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bye。
cip 发表评论于
我今天是一时兴起,说了很多。绝不是什么水军。
正如前面有个“俺是农民”朋友说的,网上的一片叫好,就像鲁迅笔下的人血馒头看客,几十年了没有进步。
难为 发表评论于
王老二即使逃脱也没有活头——案子闹出来会重审,杀人偿命老二跑不掉。即使继续枉法不重审,1父2兄弟为他抵命王氏家族也过不去,杀没杀人骗得了网友,瞒不了村里人,王家人更心知肚明。
taiwanman 发表评论于
执法不公的结果和回应 ,张扣扣名扬千古.
弱水三千 发表评论于
这里有多少水军啊,恐怖!
8421 发表评论于
过后,你这个过后是多久? 当事人有你这么镇定?大多数人早就乱套了,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南海人 发表评论于
法律若是有公正,武松不杀西门庆。
8421 发表评论于
张家人突然遭此大祸,早就乱了方寸,那能想得这么周到?
cip 发表评论于
光天化日之下解剖,确实不太好。但估计不会是故意针对张家,有可能是当时当地就是那么个情况。

最不妥的是,张家两个小孩不应该围观,奇怪了,其他人不说,你张家就没有亲戚朋友么,母亲死了,就没有人照看一下小孩么,就不能不让小孩子看这个惨烈场景么? 可见这是什么样的一家人啊。即可怜又可气
8421 发表评论于
不是去过年,是定居。这就是为什么不翻建老房子的原因。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三个男人打一个女人,那女人的丈夫出面只把自己的女人拉回家,这致命的一击是在丈夫拉着女人回头的时候被击中的。往死里打的吆喝大家都听见的。这种禽兽般的谋杀会被当地法院判做自卫失手,这需要多大的胆子?就从他们光天化日就地尸检这一操作就可以看出:屁民,你们是牲口。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张父有没有这么说我没见到。如果他的话和孩子的有矛盾,我更相信两个已经能够清楚陈述事实的孩子的。原因大家都明白,不再赘述。
wangtora 发表评论于
中国禁枪成了隐患,张犯为了报仇,潜入部队练身手,伺机搞枪。要是不禁枪,当时就能把仇给报了。可见现在部队里面有多少是家里被强拆,等报仇的。只要一打台湾,领到枪弹,保不准就有士兵溜号回家报仇。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CIP:我判断是老二打的致命一击,并且早已给出我的理由:1. 张家姐弟俩人看见的经过,认定老二打的,一直没有改口,可惜官方采纳的是凶手一家的证词。2. 王家男人中,老二最躲闪,老是避开和扣扣照面。3. 以我个人在中国的经历,我对官方文件和地方官员看得更透,知道他们作弊有多大胆。
混在江湖 发表评论于
这里水军真多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其他人参与打架,他母亲也动手了,农村打架,哪管你是男是女?实话说,她领着幼小,为了孩子,若是她良善,都会退一步忍耐,哪里有这么上前和男人动手的?退一万步讲,双方打架,不能说只能你打别人,别人不能回打。直接致命的他父亲的状纸上写的清楚,王正军双手举棒,打死的人。原本王正军罪不至死,但是他丧母之痛,真的报仇,个人倒还理解他。但是他却打死了其他人,怎不知其他人当年也许怜他幼小,也放过了他和他姐姐?若是王正军和他父亲也真正穷凶极恶,不想留祸根,当初杀了他和他姐姐,又怎能有这样的悲剧?这么说,王家至少没有他这么冷酷。象他这样子的仇杀,若是还能说是英雄,还能放过他生路,那么将来中国的仇杀都要杀害幼小以免留后患了,这么下去,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会有多少无辜丧命?

网上一片叫好,简直形同鲁迅先生笔下吃人血馒头的看客。
~~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2018-02-21 18:59:01
=============...  查看完整评论
cip 发表评论于
补充评论

从各方披露的情况来看

1. 当时补偿太少了,通常应该有刑事附带民事的补偿,但9千块钱还是有点少,即便考虑到是22年前,农村。毕竟还有两个为成年的孩子要养育,毕竟死了人
2. 王家其他人也应该附带有刑事责任,可能不会太重。毕竟老三未成年人是主犯。
3. 王父说的往死里打,这样的话,如果你打过架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人在气头上,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cip 发表评论于
没杀仇家女人难道成了一件值得称赞的事?

莫非你觉得自己是江湖英雄?
cip 发表评论于
我同意22年前的案件有不妥的地方,但绝不是张可以逃脱死罪的理由。
辰子申 发表评论于
当年三个凶手,合伙打死张扣扣母亲,都不罪死,现在扣扣替母报仇,凭什么要判死!没有前因,哪有后果!试问如果司法公正,22年前的凶杀案,三个凶手难道都可以个个全身而退?
cip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被看生活在城市,甚至美国,可他们的思想和观念基本还停留古代杀人偿命的层次。看到风就是雨,还有些人乘机上纲上线,攻击政府。
liu-fu 发表评论于
为母报仇,二十年不晚。
8421 发表评论于
cip = 难得幽默?
辰子申 发表评论于
@难得幽默 :如果22年前,杀死的是你母亲,而凶手轻判!不相信今天你还会这么得瑟!
万年穷 发表评论于
天朝現在就像是個火藥桶,人民,尤其是下層民眾,可以說是對整個社會的不公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做出各種極端的舉動也是出於無奈。法律從來就不是幾本律典那麼簡單,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當法律本身成為統治階級鎮壓人民的工具時,人民就會不買它的帳。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cip 发表评论于
所以说,如果法律因为现在网络上的鼓噪而轻判张扣扣,那才是司法不公!
cj 发表评论于
不要欺负老实人!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一向对未成年人犯罪宽容,倒也不是就这一个案如此,包括上次14岁的中学生杀老师的,那么猖狂激起民愤又如何?但是这个赔偿实在是不应该从25万到不到一万,这是法律当时的疏漏,应该追究当时审判长的责任。尽管如此,就算杀人偿命,张扣扣也应该只杀王正军一人,而不应该将别人全家杀死,这是一个悲剧,而他并非英雄。

很多人在网上鼓噪英雄,说中国司法黑暗,就请那些人举个例子,说一说他们知道的西方国家未成年人在争斗中杀死别人判死的有么?别说是争斗中没有,有预谋杀人的也没听说未成年人判死的,往往判的比中国还轻的多。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从下面这段话来说应该凶手就是老三了,张扣扣的姐姐比较不诚实,非说是老二打死的,而且她父亲后来的改口都有可能是她授意的,因为当初他口述,找一个老太太写的,他口述时不可能将老二和老三的名字搞混,而他若是不说名字的话,人家老太太更不可能将名字写错,而且错的如此正确,正好错写成老三的名字。
~~·
而在张家保存的一份署名张福如的刑事附带民事状中,却明确指王正军为“致死人命的凶手”。这份落款为2001年7月13日的诉状称,王正军“双手举棒,将死者脑袋打成两半,当场死亡,为此判地(的)徒刑。”

张福如对每日人物说,他2001年到省里上访过,为此写的这份材料。他没文化,这份诉状是经他口述,找如今已经去世的一个老太太写的,她写错了。他当时都没发现。
cip 发表评论于
一点评论:
确实可能处理当初案件的时候一些偏袒王家,但基本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比如说,法律规定判7--10年,那么可能最后就取7年,而不是10年,但是呢,10年和7年给人的观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个呢,程序上你也找不出毛病,比如说自首啊,认罪态度好啊,积极赔偿啊,对方谅解啊等,都是原因。根据描述,张父估计是个窝囊废,被对方连哄带吓,接受了也有可能。

张扣扣把仇恨藏22年,这个呢,可能又几个原因:1. 为人比较偏执,钻牛角尖里出不来,2. 现在过的不如意。否则的话,不会走到这一步。

不管怎么说,张故意杀3人,无论任何理由,都没有脱死罪的理由。否则可能就是用新的错误来解决旧的错误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这事基本就是中国农村环境长期存在的悲剧,历史上就一直都有这样冤冤相报没完没了的。因为现实上政府/官府很难对偏远的地方实行有效管治,所以城镇化确实是唯一出路。历史上中国农村还有村里的长老来判决,虽然也不一定合理,但在人们普遍尊重长老的习惯下有很大的平衡作用。相反现在的乡官倒没有同样的效果,即使权力大得多。
gz178 发表评论于
公安把那四万现金拿走“取证",够黑的!
cip 发表评论于
其实呢,刨除腐败,20年前中国的司法系统本身的执法水平也不是很高。这个和客观条件也有关系,一个落后的县,本身公务系统的人员素质也不会很高,能够勉强维持系统运转,老百姓不造反,就很不错了。至于说的那些当场法医鉴定等等,确实很有可能发生。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隐私等概念,放在那个时代那个条件下,也不能说是多大的罪恶。不是80年代有些父母还带着孩子们看枪毙人么?
阿杰的卫士 发表评论于
当着他的面,打死他的妈妈,如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
fugang888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肯定不值得赞赏。但是,要是我的话,朝中无人,只能杀。提这三颗人头去毛主席纪念堂,献给毛主席。
梦游情伤 发表评论于
只为最基本的诉求,公平正义。这跟仇恨无关。中国如果法律公正,这事不会发生。
toto 发表评论于
这时候国内那个老刑警怎么没出来喊“法不能大于天”呢?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等长了也不好,李月月鸟说不定要自己翘辫子了,你还有啥机会?
warara 发表评论于
至少应该给张作个精神鉴定,他肯定有精神问题,当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和全村人的面光天化日之下解剖他母亲的尸体,这小孩怎么不可能受到精神刺激?如果真的有精神问题,这事情政府也有很大责任。
mtlwestmount 发表评论于
有人永远生活在仇恨里,可悲!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包子喜欢的血性男儿。

报仇之后,没法去梁山靠大哥,或者去井冈山投奔革命队伍,否则说不定也会成为一个革命功臣的。
难为 发表评论于
当年打架王家父亲撑腰,指使王家儿子打死人,不是张父。王父太坏,张父窝囊。
xyz.wu 发表评论于
若法律公正,王家老二打死了张母,当时判了死刑,就不会发生张扣扣疯狂的行为。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不是都喜欢图口上便宜,喊打喊杀的吗?
在美国是不是你口里快活了,别人真一枪把你打死了,对方是不是不用负责任?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如果当初张母当初对王家儿子吐口水不该死,王家父亲当初喊一声打死她我抵命,也不该死,都是气头上的话,所以张扣扣还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这好几个版本,到底哪个是真的?到溪边洗脚回来就打起来,一个农村妇女再有力气,挑衅一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然后王家父和三子从家里出来加入战斗,王父又说出那样的狠话,到底张母做了什么被这么围殴?一个版本说她骂遍了邻居们,还在一家邻居家门口当众拉*,住在人家家几天不回家,怎么这么有功夫做这些?
不过农村把自家受伤的人往仇家送是真的,这是让仇家养伤和养老的意思,所以有些老年人上阵是千万不能动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有机会多了解当地法律法规。
对自己有好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以前王家对张家就是睁眼打瞎子。
如果一定不了解所在地的法律,就和张家一样。
遇事多找律师咨询。国外的法律更细,一不注意,随口乱说,就吃哑巴亏。
难为 发表评论于
张丽波是张扣扣的姐姐,当年17,扣扣13。张家父亲太坏了,年轻人打架泄愤,他不撑腰不一定会打死人。凶手张家老二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要当年案子重审逃不过法网。
wumiao 发表评论于
杀死三人还不被判死刑的话,以后许多有世仇家仇的人都可以有样学样了。王家还有后代,接着杀张家,甚至出嫁了的张家姐姐和她的孩子也难说能逃脱。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不是张福如,他第一没有乱杀无辜,二他是自首。还有很多东西,他估计死不了。
既是一审宣判死刑,他可以抗诉。
他死不了。
按中国法律办就好了。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看看张扣扣杀王家三子的过程, 先用刀割断王的喉咙, 王此时已死,张扣扣杀死王家长子后回过来又在王家三子--一个死人---胸腹部连捅十几刀, 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张扣扣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是王家三子打死了他母亲, 何至于如此丧心病狂地迫害尸体?!

现在还在为张扣扣说话的人恐怕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王家三子当初只有17岁,判17年已经是够多的了, 他已经服刑,没有人有权利伤害他!
--------------------------------------------------------------
非常凶暴残忍的歹徒,被一些人捧为“英雄”真是丧心病狂。




huhuyoyo2525 发表评论于
难得幽默,你难道姓王?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需要城镇化。否则这个村就三个大姓人家,其中就有张姓和王姓。两个家族的杀人之仇很难平复。判决张扣扣死缓,然后改为无期,也许有点公平。如果直接枪毙,张家对王家的仇恨还是很难平复。城镇化可以解决家族矛盾,邻里间互相不认识就好很多。估计这个县里的公检法机关里的贪官现在正睡不着觉。新的官拿这事可以立威。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王家老二打死的张母,张扣扣杀死他家三个男人而放过真正的凶手是不合理的,而他对老三那个狠劲,肯定老三是那年凶手,不是老二。
王家老大这次开车到村里接父母去城里过年,也可能刺激了现在比较穷没结婚的张扣扣。所以最后他杀了三人后还把王老大的车点着了。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真是个做大事的人。所有评论的人,绑在一起,不及他一个。在部队表现也说明问题,那个推荐信。
难为 发表评论于
接近事实,孩子记得一切。
NJM 发表评论于
隨便欺負弱小,就是自找死路。王家太橫,因果報應。得饒人處且饒人,積善之家 必有餘慶。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孩子的看法大于法律还要法律干什么?有其母必有其子,你可以不相信他妈是刁民,但认为从他的行为看,他妈是刁民的可能性确实很大,村民的看法也是合情合理的。
若拙 发表评论于
法律本来就不是维护正义,只是用来维护社会秩序的。不管什么原因杀人,杀了就是杀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就是原始正义。当法律系统运作和原始正义相差太远,实在是怪不了人不守法律。假如当时有一个人哪怕是判个无期,相信结果都有很大不同。
还有就是激情杀人这个很好笑,因此减刑进一步证明法律不是用来维护正义的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大家包括当局都没在乎真实情况了吧。才会出现不理睬原受害人家里的申诉。

那么实情到底怎么回事? 当事人孩子们的眼里看不清楚?亲身经历能会被他人的说辞改变吗?
公正不公正,孩子内心自由一把天枰! 整个社会都不给公平,能怎么着啊? 绝望地等待?
看似挣扎后,长大的孩子求一个自己心里的公平。求人不如求己而已!
kankantw 发表评论于
这个杀人案件的报道有很多个版本,我都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了。最开始是特种兵张xx杀王家3男人未侵犯其他人+张的弟弟22年前被打死+王家拿钱摆平没人负刑责;后来又说是张母22前被杀+王xx入监3年;接着还有说张xx没有弟弟,王xx替大哥背罪被判7年,张扣扣曾是炮兵,张扣扣是武警8668部队退役...。

这里还有一个报道出自台湾的 东森新闻 ww w.youtube.c om/watch?time_continue=7&v=gQ3JaSibh00 : 3岁目睹母亲惨死 特种兵22年后除夕杀仇家3人。说的也是同一件事,你说该不该相信呢??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王富军四年前远远看到扣扣就躲屋里不见了,这次过年全家上祖坟吃团圆饭,他一个人要打理小家准备相亲不来。那不是明摆着的借口吗?当年那一棍致命伤就是他干的。22年来他心里一直打鼓,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多想一点。我想那些判案的当时就知道(至少张家已经这么说),有意不采纳而已。
大千世界dqsj 发表评论于
看看扣扣家的样子,就知道中国的很多农民有多苦,生活本就很艰辛确还要挨欺负,怎能不杀人!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那些不明白他为何隔了22年才为母亲报仇的人,和那些责怪被性侵的孩子们为什么不当时报警的人一样,不知道站出来指证侵犯他们的人需要勇气,报仇更需要勇气和胆量,当然还有trigger。

我想他这22年就象一个持续加热了的高压锅,没有人开阀(心理疏导),被人直接打开了,结果可想而知。他甚至没有等到王家老二(传说中真正杀死他妈的人)也回家,就爆发了。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难得幽默 :使那么大劲儿干嘛?你要把这些龌龊全算在共产党头上?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反共的同胞们, 以后找点好得案例来反, 利用这个案例来反, 显得你们的智商太低。
最初的利用这个案例反共的文章说张扣扣亲眼看见了他妈妈被打死的过程, 这和张扣扣后来那么凶残地对待王家三子是一致的,现在为了攻击中国的司法,又说是王家老二打死的张扣扣的母亲,简直就是满嘴里跑舌头,想怎么说就这么说。
反共真的需要点水平。
redwest 发表评论于
债有主, 怨有头。种什么也别在小孩子心里种一颗仇恨的种子。
辰子申 发表评论于
很显然那22年前,那个判决有傉司法公正!如今扣扣 为母报仇,天经地义!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看看张扣扣杀王家三子的过程, 先用刀割断王的喉咙, 王此时已死,张扣扣杀死王家长子后回过来又在王家三子--一个死人---胸腹部连捅十几刀, 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张扣扣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是王家三子打死了他母亲, 何至于如此丧心病狂地迫害尸体?!
现在还在为张扣扣说话的人恐怕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王家三子当初只有17岁,判7年已经是够多的了, 他已经服刑,没有人有权利伤害他!
更正上贴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看看张扣扣杀王家三子的过程, 先用刀割断王的喉咙, 王此时已死,张扣扣杀死王家长子后回过来又在王家三子--一个死人---胸腹部连捅十几刀, 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张扣扣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是王家三子打死了他母亲, 何至于如此丧心病狂地迫害尸体?!
现在还在为张扣扣说话的人恐怕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王家三子当初只有17岁,判17年已经是够多的了, 他已经服刑,没有人有权利伤害他!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此文还比较像人说的话。可以看出当年县公检法基本上没有做什么本职工作,连尸检都不愿意拉回县里去做,乡里草民谅他们不敢造反。判决基本上就是王家的说法,漏洞百出,和昨天的发小回忆差不多。经济赔偿已经支付部分其实就是负责把死人埋了再加一顿酒饭,但是判词却将帐算成8000多,很明显这个算法完全来自王家。

为什么?王家大儿子当时在乡政府做事,这是很大的不同。这时候有钱贿赂更容易办事,但是贿赂小或者没贿赂也能把事办到这个地步。权势交换本身也是贿赂。

张扣扣在狱中的交代一定会涉及当年母亲的死法和刑责认识,但这个已经是国家秘密了。

2千多年了,好像只有在唐初社会有点正气,其他年代都是一样的黑。现在的不同是有网络,大家可以立即交流。无毛使劲捣乱只能更加激起反感。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看了这篇文章, 特别是张扣扣姐姐叙述部分, 第一感觉就是张扣扣姐姐和他妈一样是个胡搅蛮缠得泼妇。
既然知道是王家老二把你妈杀了,你弟弟报仇干嘛不杀仇人,单单杀害王家得其他人?很明显, 是受了“高人”指点要把矛盾导向执法部门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包括轻判其弟。
如果张扣扣姐姐及其背后的人得逞,中国的法律才是彻底完蛋了。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应该一碗水端平,按当年标准判。张扣扣杀了三个人,判21年,九年后可以放出来。赔27000元,实际付4500元就可以了。
worley 发表评论于
此案应该重审
雨中的春树 发表评论于
即使张母是个泼皮无赖,吐人口水,也不至于死。父子三人教训她一下也不为过。把人打死就太过份了。如果法律公正,也不至于死这么多人。
kktt197809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母亲遇害情节,实在令人发指。王家不是自卫,不是激情杀人,而是故意杀人。王父纵子行凶,本来就是同案犯,可是当地司法只拿一个未成年少年问罪,明显是袒护王家。
kktt197809 发表评论于
22年前旧案显然有猫腻。 牵涉起来,现在那地方公检法里不少中高层都有问题,恐怕张扣扣要被从快处理了。
随你怎么玩 发
8421 发表评论于
你看见的房子是王家父亲的,不是当年王乡长的。王校军,王富军,王正军另有大房子在城里。而张家的房子是为张扣扣结婚准备的。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可以想象,当时乡里的公检法,乡人大,乡政协,乡纪委,乡军委,乡宣传部等等的都是王乡长的手下,乡长的老弟打死人,这案子还能秉公办理吗?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张母被打死的时候,王家算是横行乡里的恶霸。王家大儿子是乡长,所以王父牛气冲天,不然不会说“打死她“。典型的仗势欺人。王母哪来的胆子,带着一个小男孩子还敢跟乡长家几个男人打架。不符合逻辑。

胡说!王家大儿子当时才24岁,怎么可能成为乡长。你看看他家现在的房子,那是一个22年前就是一个乡长家的房子吗?在你看来,这些干部这么清廉呀。
dapiaoke 发表评论于
当年有个大侠说得好: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张母被打死的时候,王家算是横行乡里的恶霸。王家大儿子是乡长,所以王父牛气冲天,不然不会说“打死她“。典型的仗势欺人。王母哪来的胆子,带着一个小男孩子还敢跟乡长家几个男人打架。不符合逻辑。

胡说!王家大儿子当时才24岁,怎么可能成为乡长。你看看他家乡长的房子,那是一个22年前就是一个乡长家的房子吗?在你看来,这些干部这么清廉呀。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该文作者应该同时采访王家的人,把他们两家的说辞都公布,让读者自己去判断事情的真伪。
Christmas38 发表评论于
两家的人描述当年的事件不一致,这可以理解!那怎么断案哪?

如果是陪审团审理,你作为成员怎么判断?? 我会找线索判断“扣扣他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无赖胡搅蛮缠的人,知礼的人,还是what?

城头前边一篇文章报道的(见下),我会从下述的事情来判断“扣扣他妈”的人,是一个“混蛋无赖”还是“正常人“。下边的事情(类似修墙堵人家出口、泼妇骂街、恶意占便宜等等)村里的乡邻乡亲,邻居都清楚的很。一问便知。我想如果是陪审团审理,大家就有数了。下文复制自另一篇文章:

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  查看完整评论
beibei2009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案:陕西高院委托汉中中院对当年案件再合议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张母被打死的时候,王家算是横行乡里的恶霸。王家大儿子是乡长,所以王父牛气冲天,不然不会说“打死她“。典型的仗势欺人。王母哪来的胆子,带着一个小男孩子还敢跟乡长家几个男人打架。不符合逻辑。
8421 发表评论于
张母领两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再厉害也不敢在王家门口路过时,毫无理由朝本乡乡长的兄弟王富军的脸上吐唾沫。判词掐去了争执的开头。这王富军有没有先辱骂张母?应该调查一下。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的妈就是地痞村霸,她家前后左右的邻居骂个遍,包括她的亲戚小叔子。多次无缘无故往17岁未成年人的脸上吐唾沫,多流氓,多恶心,又拿铁棍把王家人打的头破血流。张扣扣你TM的为母报仇,为什么要杀三人?恶霸当惯了,就像城里的舞粪一样。

当年张扣扣的家是二层楼房,王家却是一层土坯房。村霸张扣扣的妈被打死时是有10多名在场证人的证词,歪曲是没用的。






瞎扯淡 发表评论于
错在去自首和没计划好逃跑,好死不如赖活着。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相信22年前事发时张扣扣和姐姐,母亲路过王家。我是一个母亲,张扣扣母亲人品如何我不知道,但如果她领两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她应该不会在王家门口路过毫无理由的王富军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如果唾沫可以吐在王富军的脸上,我相信他们当时已经在争吵了,否则不会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所以案件记录中“死者汪秀萍在经过时朝王富军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双方因此发生争执”不合情理。如果案件记录的起因不合情理,我就已经无法相信整个案件记录了。
不管起因如何,两个成年男人和一个17岁的男孩,打一个三,四十岁的妇女,还用木棒猛击她的头部,应该是有至她于死地的动机。不知到底是哪个儿子最后杀死了她,其余二人毫无罪责让我相信当时判决的不公正。看着母亲被打死,当时判决的不公正,张扣扣虽然现在杀了人,但不应该被判死刑。国内的公检法不是常常把人情考虑在内吗?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嚯嚯,王家的水军来了。父子三人打一个女的,当爹的还说“打死她”,然后果然打死她了,当真是为民除害了?要是打死的是村干部老婆,父子三人都要坐牢。
泰傻 发表评论于
行了,人家外国人都证实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了,大家都散了吧,小编把文章撤了吧。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的妈就是地痞村霸,她家前后左右的邻居骂个遍,无缘无故往17岁未成年人的脸上吐唾沫,多流氓,又恶心,又拿铁棍把王家人打的头破血流。张扣扣你TM的为母报仇,为什么要杀三人?恶霸当惯了,就像城里的舞粪一样。


8421 发表评论于
支持CatcherInTheRye 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