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讲述: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杀人案(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月15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中午12时20分许,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发生一起杀人案,震惊全国。71岁的村民王自新及其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被同村村民张扣扣杀死。其中,死者王校军47岁,王正军39岁,凶手张扣扣35岁。

张扣扣逃走后,于两天后的2月17日上午投案自首。

凶杀案发生以后,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于1996年在一次冲突中被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死”的往事在网络上再次被不断提起,张扣扣在网络上被认为是为母复仇杀人的英雄。

新集镇位于汉中西北方20多公里处。这个乡镇在汉中非常出名,是著名的“面皮之乡”,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得风气之先,这个乡镇的农民便背起蒸笼,开始出外奔赴各大城市做面皮生意,成为整个汉中出去做这种生意人数最多以及时间最早的乡镇,这种局面以上个世纪90年代最盛。

一位当地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面皮生意赚了钱,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推倒土房盖了好房子。其他乡镇的经济还不发达,新集镇的万元户在那个时代一抓一大把。”

张扣扣只读过初中,之后到新疆当了几年兵,回乡后四处打工,他也短暂地帮人卖过面皮。嫁到周边一个村子里去的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现在仍旧与丈夫在外地卖面皮。

凶杀案的发生地三门村,在新集镇西北方向约5公里处,有一条乡间水泥路可以到达这个村庄。三门村有五六十户人家,二三百人口,村民主要分为张、王、郭三个姓氏。

张扣扣家与死者王自新家就在公路边上。他们两家相邻。张扣扣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王家则是一栋旧土房。王自新有三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工作与生活,平时就他与老伴杨桂英生活在这栋老屋里。

界面新闻记者到达三门村的2月19日傍晚,凶杀案的阴影仍旧笼罩着这座村庄。凶杀现场斑驳的血迹犹存。村民聚拢在街头议论着凶案的种种情节。

在村里的同龄人中,张扣扣与张小万(化名)的关系最好。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后来他们都出门打工谋生,期间张扣扣还曾跟着张小万一同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习挖掘机驾驶,结果一起“受骗”。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今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在张小万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他就目睹了张扣扣母亲在22年前那场冲突中的死亡。这次回家过年,他又在村中见证了张扣扣的复仇杀人。

以下是张小万关于这场凶杀案的口述实录。
 

张母之死

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

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image)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在那段时间里,农忙的时候,收麦子,打稻子,这些农活他们两家都是一块儿干。这个时间应该很早了,扣扣应该还没有出生。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也就是把活猪买回来,杀掉后卖肉,挣个辛苦钱,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发生在扣扣还小的时候。这个才是他们两家产生矛盾的原因,网上说是因为宅基地,跟宅基地没什么关系。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我上初中快要报名了。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

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开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一辆车从下面过来,车灯一照,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这个时候,因为王自新他们都已经被带走,我记得是他的侄儿他们帮忙给扣扣他妈发的丧,把她埋在了村边的四坡山上。

张扣扣这些年

发生打死人的冲突时,王家老三王正军刚刚从新集镇的焦山中学读完初中,听说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刚刚下来,他正准备去读高中。打死人了,他被判了七年徒刑。出狱后,他很少回村里来,每次回来,也只是在晚上回来一下,天不亮就走。他也是怕被报复。大概12年前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还见过他,有一次打电话,他说他也在浙江。听说这几年他在西安。

王家老大王校军,早年在红庙乡政府工作,后来又在其他乡镇工作。他在政府部门熬了二三十年,出事前是南郑区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平时就住在县城里。

王家老二也没有住在村里,他早年在林业局上班,是汉中一个林场的工人。听说他很早就买断了工龄。这几年听说他又被林场返聘回去,也许是跟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有关。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王家也不坏,除了20多年前跟张家打过那次架,也没听说过他家欺负过谁。王家也不是多有钱有势的人,发生冲突那一年,王家的大儿子才刚刚到乡政府上班,其他两个儿子还都在上学。

死了的王自新就这么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他平时就和老伴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王自新就是个种田的普通农民。

扣扣妈妈死了以后,扣扣爸爸带着他们姐弟两个过日子。扣扣爸爸张福如是个木匠,就在本地做活,谁家需要他就去忙。

我与扣扣是小学同学,都是在本村的王坪小学读的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还是同桌。读初中后,我们才分班,他是一五班,我是一三班。我们读的是新集的铁峪中学。

扣扣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怎么好。读完初中,大概是在2001年,他就去新疆当兵了,他后来告诉我,他当的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他就从部队回来了。回来后,他没什么手艺,像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也是四处打工。

每年从外地回来,我都会去他家坐一会,他也会来我家坐坐。我们这里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个面。他有啥事,都喜欢跟我说。有一次,他跟我见过,说他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来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他说当时部队领导给他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也没往心里去,那时我还笑他,我说你说这个有球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呢,现在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这些年,他到处打工。我听说他在浙江进过几年苏泊尔厂。还听说他当过保安。还在济南帮别人卖过凉皮。他说他还被他的战友骗去搞过传销。

他家的二层新房大概是在2007年盖的,先建了一层,近四五年才又加盖了二层。我四年没有回家了,上次回来的时候,看他家正给刚盖好的二层房子贴地板砖。

2009年,扣扣还跟我一起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挖掘机驾驶,我们都被骗了。当时我想学个手艺。是我们县电视台打的广告,说驻马店有个学校,南水北调工程急需挖掘机,包分配,工资一个月有四五千。扣扣当时也想去学。我们就一起坐车去了,学了两个月。那两个月,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

(image) 去了以后,我们每人先交了2300元,说是生活费和课本费、讲课费。先上了一个月的文化课,后来一车把我们拉到一个院子里,三十四个人,就一台挖掘机,在那个院子里你挖一下,我挖一下。后来说要办挖掘机驾驶证,每个人又交了3000元。

那时候我是从家里拿的钱。扣扣也没钱,他是在他爸那里拿的。我还叫上我弟弟一起去学。

我们后来是被骗回家的,那个学校给我们每人一张纸,让我们到村里、派出所和镇上盖章,来证明我们没有犯罪前科,他们把我们一个个送到车站,说盖完章后会分配工作。我们回来盖了章,打电话问,让我们在家里等,后来慢慢就没有消息了。

今年回来,我与扣扣见面,还聊起这件事,扣扣说都怪你,你把我叫去,被骗了几千块,你们两兄弟被骗了一万多。他说他自己在广州曾经找了个给挖掘机打黄油的活,干了两个月。他还笑着说那个讲课的胡老师可能也不姓胡,说如果现在让他碰到绝对弄死他。

在我们村,我觉得扣扣平时也不怎么内向。我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如果他性格内向,我也不会跟他一起玩儿了。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像我们这些人,回来过年,总是喜欢在一块打牌到深夜。

今年我是腊月二十五晚上回的家。腊月二十六中午,我去扣扣家坐了一会儿。他说他今年回来的早,七八月份就回家了,这几个月都在家里。

我四年没回来了,很长时间没和扣扣见面,我问他今年都跑去哪里了,他说他今年去了一趟阿根廷,他听说我们乡上一个小伙子出了一趟国,带回来一百多万,他听了这个消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他就通过劳务外派,去了阿根廷。

我问他阿根廷那个地方怎么样,他说那儿太乱了,不像中国治安这么好,他说在阿根廷,下午五点多钟超市什么的就全部关门,门都是用钢筋焊的。他说阿根廷华人很多,最厉害的是越南人,说那些家伙心狠手辣,那些越南人,要是人多了打不过,就跑了。有一个越南的,被几个人欺负,一个晚上,这个人等人家睡着了,一下子搞死好几个。

我估计从这个事情上,他也许是受到启发和刺激了。

他在阿根廷呆了三个月,我以为他能挣到钱。我问他工资多少,他说第一个月8000元,第二个月一万,但是如果干不到一年就没工资。他在阿根廷啥都干,就是帮人家搬东西,干干零活,他又没什么手艺。

那天中午我回家吃完饭后,在家里给炉子安一个烟筒。扣扣看见了,还过来帮我扶梯子,搭把手。把炉子安好后,他叫我出去转转。我们就顺着村外的路转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还坐在村外一个小桥头,谈了一会儿话。

在这次谈话中,他没提到要杀人。我跟他关系好,我就劝他赶紧找个媳妇,我说他都35了,一混就40了,就不好找媳妇了。我说他不要太挑剔,眼光也别太高,哪怕人家离过婚,没有小孩,身体健康,也都行了。他自己不置可否。

扣扣不结婚,经济条件是一个主要因素,他没有一技之长,也不容易挣到钱。况且这几年,人家有的出去,开着车回来,他心里也失落。不像前几年,大家都差不多。这几年大家的距离越拉越大。

腊月二十八,我站在他家门口还呆了一会儿,扣扣出来了,他说他跟他姐姐、姐夫几个人去后面山上的那个洞里玩了一天。那里有个洞,很深。他说他顺着那个洞一直往里走,我问他走到头没有,他说没有,往里走水很多,冬天冷,他怕鞋子弄湿了。

那天他跟我说笑了一会。我还笑他,说你看你家朝公路这边的墙上,被人贴了两张很大的看皮肤病的广告,专治牛皮癣什么的,我说你把这个广告画个箭头,箭头指向你家里,就有人来找你爸爸看病了,你爸爸是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我说你赶快去扯了,太难看了。他说他上次扯了,不知道啥时候又给贴上了。他就跑过去把那个广告扯了。

腊月二十九,我从他家门前经过,我还看到他在他们家屋里头转了一下,我没有进去,就回家吃饭了。

到了大年三十,就出事了。
 

复仇杀人

不同于往年,今年王家老三王正军很早就回到村子里来了。我听说他是在腊月二十一就回来了,腊月二十三那天,他家杀猪,他来帮忙。这段时间他都在村里。

王家老三今年这么早就回到村里,应该是让他爸帮忙借钱。我听说他后来在西安开过一个烘干设备厂,他欠外债100多万元。他的亲戚朋友借给他好几十万元。他的媳妇也跟他离婚有三四年了。这几年他的人生也是不如意。

大年三十那天,老大王校军也回来了。他开着车,听说是想把他父母接到县城家里过年。

老二王富军没有回来,听说他也离了婚,又找了一个对象,初二那天要跟人家见面,他在家里收拾房间,不是网上传的说是值班没放假。他躲过了这一劫。

老三王正军这次应该是大意了。平时他们兄弟很少在村里聚齐。扣扣应该是看见了。他给了扣扣这个机会。我们判断扣扣应该是想着在过年的时候把他们一起“解决”了。

大年三十那天,我起得很晚。前一晚打牌到深夜,上午10多钟才起来。上午十一点多钟,我正跟我弟弟在炉子边上烤火,我就看到王正军、王校军还有他们家里的其他叔伯兄弟十几个人,提着篮子,篮子里放着纸钱、香蜡之类东西,从路上走过去上坟。他们家的祖坟就在村子西边不远。我还跟我爸、我弟说:人家王家这么早就去烧纸了啊。

扣扣杀人,就是发生在王家上完坟回来的路上。

(image) 我听村里人说,王家上坟的时候,扣扣应该是在一边盯着的。后来王家的人不是一块儿往村里走,他们分开回来,人稀稀拉拉。王家两兄弟走得早,应该是急着回去带他们父母进县城过年。老大走在前面,老三走在后面,两人前后相距几十米。

村里不少人目击了扣扣杀人的经过。当时王家兄弟两个一前一后走在村里的水泥路上,扣扣一下子跑过来,他先冲向老三,一刀抹在老三的脖子上。他应该是知道老三绝对跑不了了,就追上老大,一刀捅在老大的侧腰上,老大滚到路边旱沟里,扣扣跳进沟,朝老大肚子上接连用刀子捅,当场就把老大捅死在沟里了。

老三被刀抹了脖子,又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一头栽在地上,面朝下趴着。扣扣从沟里出来,又到老三这里,往老三背上捅十几二十刀。在老三身上补刀后,扣扣就顺路走下去,到了王自新的老屋。

扣扣为啥要在老三身上补刀?我们分析,是因为老三把扣扣他妈打死的。他应该知道一刀抹在脖子上,老三就已经死了。村里人去抬老三的尸体,他们看到老三的脖子都快断掉了。

扣扣往王自新家里走,要经过我们家门前,我媳妇坐在家里,看到有个人戴着一个帽子,捂着口罩,这种装扮在农村很奇怪,她没认出来是扣扣。

王自新正在家里拿着一个袋子往里装东西,应该是给他儿子装点肉什么的,准备带到县城儿子家过年。扣扣走过去,先是一刀捅在王自新的脖子上,接着捅在王的肚子上。王自新应该是想抓他的刀,他的一个指头都断了。他被捅死在了他家屋檐下面。

我媳妇对我说,杀人了。她都吓哭了。我就从家里出来看。这个时候扣扣刚从王自新家出来,往他家的路上走。我看他戴着一个帽子,也一下子没认出来。我听一个村民说:就是扣扣!就是扣扣!

这个时候,我还听有人在一边说:完了完了,三姥姥完了,躺在院子里呢。他说的是王自新。我还听到有人说:唉吆,小娃子在沟里呢。“小娃子”是老大王校军的小名。那个时候,围观的村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只是惊吓得都说完了完了。

我就跟两个村里人一起跑到王自新家去看,我看到王自新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头歪着,头的一边贴着地板,嘴巴张开,血不停地从嘴巴里往外流,像流水一样。脖子那里也是血。我看他连动弹都不动弹,已经断气了。

这个时候,他家老太太还在屋里呢,老太太耳朵不好,眼睛也不行,看东西都模糊。她在屋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正在王家看,扣扣又出来了,戴着帽子,手里拿着一个汽油瓶。他走到王校军停放在路边的车跟前,用一把菜刀把驾驶位那侧的后座玻璃砸开一个口子,塞进车里一个汽油瓶。他一遍一遍地拉车门,但没能拉开。

这时我看到扣扣又从一个裤袋里拿出一个汽油瓶,把瓶口点着。我判断他想往王校军的车里扔。王校军的车就停在我家院子旁边,我的车也停在边上,我心里想你把这个车引燃,我的车离得那么近,也会被引燃,油箱一炸,你不是要把我的房子也烧了。我就朝扣扣喊了一句,我说扣扣你别弄这,我们关系好,那是我家院子,你别在那里弄,你把车烧了怎么办。他听我这么说,就把点着的瓶子砸在了王校军车的后背玻璃上,那辆车的车屁股就着火了。

火花飞出去,我的车屁股也引燃一点,扣扣看到了,他指了一下,喊我的小名说,你的车。他的意思是让我去把火弄灭。

这个时候扣扣还没有跑。我看到他有点疯狂了。他已经摘去了帽子和口罩。他把两只手举起来,其中一只手里还握着那把杀人的刀。他高喊:22年了,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我劝他说:扣扣,冷静点,这过年呢!他看了我一眼说:三条人命,我死定了。我妈死了22年,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他继续吼着,很多村民都围着看。也没人敢上前去,一个村民想把他堵住,他说:不关你的事,今天谁动谁死!

当时我还在那里看到他曾指着王自新的老伴说:杨桂英,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接着他就跑掉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大年初二早上,扣扣到我们当地派出所自首了。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没什么好讨论的。一人一个理。最重要的是张已经做了他想做的事。
王利民 发表评论于
“知情人”?政府写手而已。
陌路独行 发表评论于
编嗨了就不知不觉地离谱了,老三是经过抢救无效死亡,不是脖子都快断了,打回去重新编。
ecolio157h7 发表评论于
对一件发生在几十年前、跟自己无关的事情,能回忆得这么丝丝入扣,这个“农民”真不简单。

细节越多,就越假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因为他妈乱杀无辜,应当鄙视。
Do_u_read? 发表评论于
瞧不上像张扣扣这种没有头脑的人。这叫孝吗?这叫蠢!



四野2 发表评论于
这张扣扣是条汉子. 给他一个赞!
warara 发表评论于
什么知情人分明是中宣部洗地的。几天前才发生的事儿,一个农村打工的,还经常上当受骗,居然能洋洋撒撒写这么大一片出来,骗鬼吧。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各种知情人纷纷登场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农村有人为一只碗和人打的头破血流,分家几个兄弟打架几辈子不来往,为几个鸡蛋把票投给不喜欢的村干部选举,有的是。
hamanlee 发表评论于
农村斗殴致死找人顶罪的事常有发生。我们那就有一个年轻人打死邻居,因其未结婚,其父为留后,顶罪被枪毙。这事人尽皆知,不相信法院不知道,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他妈被打死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个"知情人"并没有看到.
--------------------------------------------------------
"""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
齐鲁居士 发表评论于
这所谓朋友的作者,虽然只比扣扣大一岁。整个回忆过程似乎一直今天这么大。而且像个摄像头一直跟着事件的发生过程。
张扣扣,新时代梁山好汉!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这是篇洗地文吧。太明显。若真是张扣扣得朋友,可以谈心得,怎么会认为朋友得母亲是个泼妇,自己惹事该死呢。和张扣扣的姐姐所说出入太大。和常理不太符合。当时在场父子四人,都参与殴打他的母亲。若是母亲先动手,他不至于如此深的仇恨,在22年之后回来报仇。既然法律没有给说法,哪就自己给个说法吧。封杀也没用,一命抵一命,以后欺负人之前想想就是了。
Christmas38 发表评论于
“其实只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才能知道张扣扣他妈这种人确实有,而且真的不好惹,基本上缠上谁谁倒霉。这就是所说的泼妇骂街,在农村太常见。按道理,人们躲着就是了,不能去纠缠。但贫穷的地方,为一件小事打架的很常见”。


没多年前,留学博士生层次都能“泼妇骂街” 。是在美国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封杀就封杀吧。反正我对真相不感兴趣。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媒体颠倒黑白,蒙骗是非,易如反掌,随心所欲。
所以,还是张扣扣明智。杀了就是杀了。愿意争论是非的人自己打口水仗去吧。事实最重要。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国内各大网站已经维稳下架了 中国新闻管制现在真是很狠 习包子这么治理国家 上任时说的法治都是做做样子的 原来我不信反腐是打击政治对手 现在也信了
蓝嘟嘟 发表评论于
扣有其母潑皮二百五基因⋯⋯
难为 发表评论于
转自网络:报名参军是为忠! 为母报仇是为孝!不杀无辜是为仁!投案自首是为义!忠孝仁义都有,都是事实证明的。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所以网民瞎起哄是不能当真相的
Chilama 发表评论于
看了知情人士绘声绘色的讲述,我弄清了几点:
1. 此凶杀案与政府无关,更与贪腐不沾边
2. 被杀王家不是大户人家,住土房;张家二层小楼,日子过得好好的。
3. 王家不是恶霸,张母却是个夜叉,泼妇。
4. 张母被杀是有原因的,往人家脸上吐唾沫,还拿铁条先把人头打破,十七小伙子急眼了,失手误杀了她。
感觉张母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呀,王家父子死的真怨啊!
难为 发表评论于
欲盖弥彰,卖力气作假的背后肯定有大冤情。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老农民记忆力惊人,文笔生花,一生种地浪费人才了。
牧野静弓 发表评论于
啥知情人? 明明就是新华社鸡者,一句话就是要相信党, 党以前说了雷阳嫖了所以该死;党现在说张母是村霸, 王家虽是为民除害,但是毕竟出了人命,王家儿子为此坐了牢,所以法律是公正的。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政治斗争中最坏的就是耍弄笔杆子的文人。
秦始皇和老毛对文人大开杀戒完全有理由。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写的越详细,就越是假的。
这叫做欲盖弥彰。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经常有同学去看了枪毙犯人回来炫耀的,验尸的场景很真实 我
Maude 发表评论于
这文章不是好朋友写的吧?把张家人写的一无是处,王家的人没毛病。
东西风 发表评论于
关于验尸那段叙述肯定不真实,因为验尸是要把尸体的衣服剥光从头到脚一寸一寸的检查,而且还要切开部分身体,除非要羞辱死者,否则有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干这种及复杂,细致又需要时间的事吗?而且又是大热天。这又不是要保护现场为什么不能带回法医的验尸房去进行?
难为 发表评论于
还挺连贯,写小说吧,断不了篇儿
难为 发表评论于
妙笔生花,怕是网络写手的作品,作者年纪不大。才华用错地方了。
闲人2000 发表评论于
围观中最猥琐腹黑的是哪个?竟然高潮了。这位的苦逼人生昭然若揭!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因此,讨论案件来龙去脉没有任何意义。给了你们20年的机会避免报复,为什么做不到,不全是张扣扣的错。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张母和王父是同辈人。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必死无疑。这点没人怀疑。问题是人家根本就不怕死。杀一个不怕死的人是没有意义的。总结经验才是重要。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利用所谓知情人一两句话,再使用大量水军跟上,引导民意,是现在网络宣传战的特点。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网民已经不可靠,知情人才有分量。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网络就是以前的人民日报。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答案是唯一的: 王二公子有过张母认为是卑鄙的行为。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一个青年妇女,为什么要用这种极为痞视的行为对待一个同龄,并且有学问的男青年。你们给个答案。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文章目的就是做实张母首先挑衅的行为。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捏造所谓唯一证人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他知道的太多,以致失去了可信性。
300K 发表评论于
农村人邻里之间互相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家常是重要生活内容。 发生了张母被打死的事,他们村肯定把两家之间的恩恩怨怨扒了几百遍,口述者当年14岁,足够记事,尽管过去了22年,但仍然能把这些事清晰的口述出来。再没有更多可靠报道之前,这个版本应该是接近事实。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文章表面中性,但是咬着两个关键点: 张母主动吐口水和首先使用铁棍。非常恶毒。试想一下,作为张扣扣最好的朋友,可能这样吗?
虽然本人不玩笔杆子,但傻瓜都得出所谓知情人的别有用心。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南邢字142号文件说的是8月27号王家打死张母,29号王正军被拘留。好友出面说王家三人打死人当晚就被公安带走了。信哪一个?
安纳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不是那个张的发小亲笔写的,是采访所得,界面新闻的记者写的,凡是在这个事情上质疑这篇文章的人,阅读理解都有问题。
拾麦客 发表评论于
我由于工作关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常要去农村,经常接触农民工和村里的各色人等。看到听到的事情讲出来城里的人都不信,尤其是上了点儿年纪的机关人员。因为在象牙塔里的人怎么能理解农村的那些事呢?这篇文章写的的确有点儿不象一个农村人的手笔。不过讲述的内容可信度是整个这几天各色人等讲的故事中可信度最高的。而且,不要以为农村人就没有文化。
安纳 发表评论于
不太敢惹他,是因为乡里知道欠他的,理亏。否则,早就把他收拾了。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从后事处理来看,张爹非常被动,缺乏感情,往王家一放了事。置身处地想一想都知道很可能媳妇跟王家二公子有过绯闻。
安纳 发表评论于
再比如浓墨重彩张母是个泼妇,以及极具画面感的解剖场景,这些都可能是真的,但目的是转移视线,让你觉得政府只是做事粗糙一点,没有照顾到小孩子的心理健康。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不是我不相信你,乡长的能力最多安排个乡镇企业的临时工,所以说那个安排工作是不是真的也难说,也有可能当时的老大已经有工作了,走了点关系,给弟弟找个临时工做,这个可以理解。不过你说乡长有可能想支开他看样子是对的,估计一般人也不太敢惹他吧。

农村兵当兵不超过十年,没有军衔的,我所知道的是国家不安排工作。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生意虽然谈不来,张爹没放在心上,不可能他的媳妇会过分计较。
安纳 发表评论于
也不是说政府说的全不可靠,他们是避重就轻,比如轻描淡写一句:王家老大在乡上工作。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先问问,为什么张母两次吐口水。
文章大了。吐口水意味着王家老二一定干过非常卑鄙的事。从两家曾经密切关系看,八成是二公子睡过或想睡张母。杀人正好灭口。
安纳 发表评论于
第一,当初乡长这样许诺的,如果他明知自己做不到,他还这么许诺,他就是想把张扣扣支走。第三,三个一起当兵复员的,一个姓王的安排了工作。
弱水三千 发表评论于
政府和官媒说的,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安纳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这件事的关键还真不在王正军只坐几年牢,而是在于后续一系列的欺负人。王家被判赔偿九千多,实际只给1500,说那八千是丧葬费。当初王家出面办丧事,村里人觉得是王家出的钱,事后王家要把这钱扣回去。这都是变着花样欺负人。乡里也不是不知道,不然乡长不会建议张扣扣入伍,否则他一个小农民,乡长怎么会知道他?结果入伍回来又不给安排工作,又被人耍了。就是这种一环接一环地欺负老实人,最后张扣扣生无可恋了。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一众逢中必反的继续使劲造谣吧,我们就看你们的笑话,人家杀人犯倒没说政府的啥,仅仅是些智商低下的dog们在乱叫。
弱水三千 发表评论于
太好笑了,打回重写。他既然跟张扣扣同龄,怎么会知道自己出生前的事?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他母亲是个怎样的人,张扣扣最明白。
能够将一个杀人犯从8年减到3年,编出个知情人更是易如反掌。
越是详细,越是撒谎。
山地 发表评论于
中国要法制很难,因为大家都聪明都感觉自己掌握真理,相信法律的人太少。
安纳 发表评论于
张母极有可能是个泼妇,但她罪不至死,此事的后续处理可以明显看出王家受到了偏袒。这件事就是说明,橡皮筋的弹性总有失掉的一天,欺人不能太甚。我当然不认为张扣扣值得歌颂,但这么多人起哄说张扣扣是个英雄,说明法制失去了公信力,在中国是个极大的社会问题。
山里歌行 发表评论于
其实王家和张扣扣妈妈打架,被打破头输了,也是很失面子。在这种村子,失面子是个大事,所以王家要打回来,结果打的地方不对,太阳穴的地方打重了,会造成脑出血,会死人,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娶妻娶贤。找个二百五老婆,家无宁日,还祸害邻居。
BillyZ 发表评论于
这和雷洋案一个手法,共匪学奸诈了,事件开始不作声,让子弹飞一会,等高潮小落,也掌握了两方面的舆论焦点,再以知情人的名义写一篇符合当局意愿,扭转事件发展方向,掩盖前边判决不公,以利后边判决。
marketeer 发表评论于
感觉是水军从南海调到汉中了,这么流畅的故事,要花不少时间才能编圆的。
山里歌行 发表评论于
其实国内的人,把张扣扣当作英雄,真的太偏了。即使为了反对政府乱权,也不该把这种烂人当英雄。

从张的那面说,确实这个是个仇恨。就是不钻牛角尖的人,也很难过这个坎。在农村,还有个事,越是穷地方的人,越不想被人看扁了。这个仇不报,张扣扣自己觉得就抬不起头,没有法在村里生活。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山里歌行,其实刁民全世界都有,我所在的城市世界著名的好城市,也遇到过极端刁民。这种人你无法讲道理。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讨论来龙去脉没有任何意义。
潜伏20年,为母亲报仇就是最大的热点。
共产党及其解放军教育20年,仍然改变不了他的初心,说明从他的角度看是没有错的。
你们都不是当事人,没有权利指指点点。管好自己就对了。
coolguy10000 发表评论于
比较可信, 17岁的打死张母,张母极有可能是个农村泼妇,否则人家犯不着啥一个妇女。
山里歌行 发表评论于
其实只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才能知道张扣扣他妈这种人确实有,而且真的不好惹,基本上缠上谁谁倒霉。这就是所说的泼妇骂街,在农村太常见。按道理,人们躲着就是了,不能去纠缠。但贫穷的地方,为一件小事打架的很常见。

可惜,张扣扣生活也不如意,没有什么希望,就出了这种事。
安纳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要和张扣扣姐姐的文章结合起来读。张扣扣姐姐说王家老大当时是乡长,这篇文章说王家老大当时在乡里做事。所以王家老大在乡政府做事是肯定的,倒不一定是乡长,因为年龄有点不对。张姐说是乡长,可能是因为老百姓不懂政府的事儿,以为在乡政府做事的就是乡长。同时也可以说明,即使王家老大在乡政府是个普通官员,在村里也是威风八面。所以王家在政府有势力,这是无疑的。张家的问题是张母强势,张父懦弱。说这场争端是因为张母冲人家吐唾沫而引起来的,倒未必是假话。但即使是真的,张母也是被王家打死了。张母死后给张家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家道的衰落,因为张母肯定是家里能挣钱的人,也是张家的主心骨。王家人不仅只坐了三年牢,而且才赔偿了1500块钱。判决的9000多其中8000多是丧葬费,而张父说酒席都是在王家办的,村里人吃了人嘴短也不好主持公道。所以王家实际上是用张家的钱办了这场葬礼,还收买了人心。这件事儿肯定也是张家人内心不平的主要...  查看完整评论
山地 发表评论于
文章写的清清楚楚是记者,根据当事人的口述写出来的。看见和自己不同的事实就盖一个洗地的帽子,什么农村人写不出这种水平的东西。。。拜托可不可以客观公正地看事实,然后再下结论?当然喷子为喷就会对事实视而不见。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你为啥要相信凶手姐姐的话?就算人之常情,她也会向着自己的弟弟和妈妈,这也是在法律上直系亲属的证言一般不予采信的原因之一。
楼下动不动就说别人是党宣的,和那西藏大火似的,除了你们的臆想,又有什么证据?你当然可以说凡是GCD说的话都不能信,凡是政府说的话全是错的,那和文革思维又有何不同?又哪儿来的公道?

~~
luguoluguo 发表评论于 2018-02-20 20:10:58
很佩服一个普通人的记忆力和文采,22年前的事,想个人名都难。网上也有张扣扣姐姐的陈述,完全反过来,四个成年男人当着两个未成年孩子的面活活打死他们的妈妈。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回复难得幽默


对的。那时候班里有从高年级留⬇️来。就是不好好读书。其中一个还是腿跛的。经常打群架。后来判了什么流氓罪啊。关了几年。我去读大学了还没出来。我经常觉得他们早晚会被打死的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2018-02-20 19:40:17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2018-02-20 19:32:54

小时候是在汉中附近的一个城市长大的。但我不是陕西人啦
那个地方民风彪悍的。我们还是陕西除西安以外比较大的城市了。我记得小时候有同学不好好读书。学当地陕西人拉帮派打架。还是小学生,出去书包里带着棍子刀什么的。身上也有长棍子。经常是一个学校的高年级和另一个学校的高年级打群架。互相劈的。很吓人。
----------------------
我在北京长大, 小时候也打架, 有个小朋友(小哥们儿)打群架打死了人被判了少管。 年轻人,控制力一般都比较差。
luguoluguo 发表评论于
很佩服一个普通人的记忆力和文采,22年前的事,想个人名都难。网上也有张扣扣姐姐的陈述,完全反过来,四个成年男人当着两个未成年孩子的面活活打死他们的妈妈。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正是因为中国的司法极度黑暗,无法为死难者伸张最基本的正义,才会有不惜代价的复仇。表现好就可以直接减4年刑期? 滑天下之大稽。王家垃圾违法到什么程度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如果这事发生在美国,扣扣还更不服气,也许会杀更多人。
国色 发表评论于
张扣扣杀人案若发生在美国,就不止三人了,肯定死一大片无辜者,就像弗洛里达校园枪杀案和拉斯维加斯枪杀案一样。中国禁枪绝对正确,否者就会像美国一样生灵涂炭,民怨沸腾。
山地 发表评论于
细节会有出入,打架斗殴死了一个,基本没错。在美国判少于六个月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因为仇恨有预谋地杀人罪很重。
J_man 发表评论于
我们要相信习主席的反腐,相信党的领导,中国司法腐败在500年内一定会得到治理。
十具 发表评论于
心里一直想,下次回国乘西成高铁去一趟汉中,汉王朝的发祥地,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江的源头,秦巴两山脉间的鱼米之乡。走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褒斜道,看看“壮志未酬身先死”的6度北伐起点。真扫兴,人们再联想到汉中,是张扣扣而不是三国。
老生长谈 发表评论于
你是信扣扣他姐的话还是党宣的话?
justiceinny 发表评论于
如此知情,为何不解释被判杀死张母的人渣明明该坐7年牢,却只关了三年就放出了来了。一条人命只值3年,这家人真的没背景吗?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是在汉中附近的一个城市长大的。但我不是陕西人啦

那个地方民风彪悍的。我们还是陕西除西安以外比较大的城市了。我记得小时候有同学不好好读书。学当地陕西人拉帮派打架。还是小学生,出去书包里带着棍子刀什么的。身上也有长棍子。经常是一个学校的高年级和另一个学校的高年级打群架。互相劈的。很吓人。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这个故事有点不和某些人的胃口了,所以就找茬不相信了,哈哈。
我倒觉得这是个比较靠谱得版本, 比张扣扣他姐姐说的靠谱的多。
第一、 两次杀人过程都有很多证人, 有名有姓, 可能还有没列出来的,不信的可以去调查, 不是有本事人肉吗?还怕没有真相?干嘛还在这儿瞎猜?
第二、 知情人敢把名字透露出来,不是那些造谣者和那些找茬不相信者敢的吧?
第三、 文字叙述流畅也可以成为怀疑真实性的理由?笑话,这篇文章本身就是作者根据“知情人”讲述整理的,有什么可奇怪的?作者在第一自然段表达的够清楚的了。
dream_pillow 发表评论于
如果此文是真实的,那么扣扣的妈妈并不是被谋杀的,也不是在斗殴中被直接杀死的。罪犯应该属于过失杀人。这种事,一般是十年到十五年吧。
wumiao 发表评论于
张母的死有她自身的问题,如果她泉下有知,一定后悔当年的打架,她把自己害了,更害了自己的儿子。悲剧。
正如张扣扣姐姐说的,她弟弟如果结婚有孩子,一定不会杀人,可惜这样的光棍在农村很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发表评论于
www . jiemian . com/article/1948579.html
原文链接,去掉空格,快去骂 ^_^
aussie-2 发表评论于
郭伯雄不怕自己脑袋上空开花?
aussie-2 发表评论于
据我所知,64后武警没有火箭筒装备,之前不清楚。迫击炮在城市里威胁更大,莫非千禧年后有新想法了?
vxmon 发表评论于
怎么都好,三条人命,关键还捅那么多刀。死刑免不了。有的人赞美杀人犯简直令人发指。
pan2012pan 发表评论于
知情人就是公检法自己。
Emma_mama 发表评论于
法院验尸那个可能是真的,那个年代不讲究那个,大概九几年的时候,我们那个乡镇有个枪毙的,当时不知道哪个领导搭错了筋,让附近的小学生都去围观,说是教育,当时好多小孩都给吓着了,枪毙了好几枪才死的,不光血,脑浆子都出来了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人命关天,何况四条人命呢?
估计鲁炜被下狱后,新领导把你们当成烂抹布扔了吧。
二吐为快 发表评论于
写的太好,所以不真实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这件事,无论对于张家来说,还是王家都是悲剧。 全部加起来都有了四条人命。
怎么就还有人在那里和稀泥呢?
还原真相对于双方和整个社会都是应该的。
自干五第二万名 发表评论于
上述事实,经调查审理有知情人郭自忠、李丽萍、张福如、张丽波、但小庆、杨桂英、王富军等多人的证言数卷。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认定”
多谢转出来.
这些证言证词的人物关系。死者,
张丽波,死者大女儿,当年14岁.
张福如,死者丈夫。
郭自忠,李丽萍未知?
杨桂英,施暴者母亲,王富军,施暴者哥哥。
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十四岁的王丽波的证词被采用了,为何没有用王小波的证言?
这个小子太撅了?
混在江湖 发表评论于
洗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