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 有一种集体共鸣叫焦虑(视频)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因为我的年纪,朋友圈的人群样本数据不标准不够大数,近期最猛烈的几波刷屏:

养蛙vs养娃

全民偶像马斯克走向未来走出地球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共鸣背后,是被触碰到的内心,被隐藏的、被否定的、担心着不想面对的。

-没有焦虑的爱,背后是不敢付出、没有自信的害怕;

-自己不敢期待,被别人在践行的“改变未来”的童心和梦想所鼓舞;

-诚惶诚恐的中产阶级,生活压力下的粹不及防。

每一次隐隐的情感,是多少被鸡汤麻醉着,却实实在在背负着的压力。

有一种焦虑叫“集体共鸣”

最近有一部热映的韩剧《迷雾》,豆瓣9.1分,被列为韩国19禁,除了画面尺度,还因为内容涉及到的名利的斗争之下的人性过于阴暗,会让儿童怀疑人生。

斗争因为欲望,更因为焦虑。焦虑无法面对失去外在价值后迷失的自己。多少人好久没想过“何为我”,当拿掉所有社会标签后,“我是谁”。

想起一个关于罗马野蛮人的案例,文明人认为山里野蛮人生活粗野,希望给予文明的火种让其解放自我。然而野蛮人说,我们回到山里,就是为了逃离所谓的文明。

农业革命结束了狩猎时代,也打开了人类文明的开端。一切发展都是以舍弃为代价的。农业革命增大了阶级分层,因为部分人的劳作就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于是就有了谁做、谁享乐。

同时,语言和文字让团队交流方式变化,故事开始发挥作用。而社会,就是一部被编造、修改、被众人完美演绎的故事。当一个人进入社会属性后,关系比起原始时代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和网状化,牵一发动全身;同时社会为了这些完美的演绎,就虚拟了更多的规则和约束。

所以,越文明,越便利,规则和关系越复杂,而这些“理应如此”和“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带来了更多的身不由己;当然还有“世界为我所动“的强者。就像宏观经济学在做汇率分析的时候,会区分大国和小国效应;小国面临不变的世界利率,大国利率变动则改变世界利率。

现代人像行走在蜘蛛网上的昆虫,这张网托起了期望的梦想,却又充满了各种暗坑。技高者如鱼得水,装备不断升级,还可以自建城池;普通人常常却被卡在某一个暗坑中,不能自拔;还有人对这张网许诺的梦想失去信任,在某一个暗坑到来的时候,自己关掉了电脑,下线。

卢梭曾说:原始人是没有思想的,虽然物质水平和精神生活极其低下,但是他们是基本平等的。私有制的出现是一件最大的好事,同时也是一件最大的坏事。私有制促进了人类的文明和繁荣,有了东西方文明的出现,私有制也使人类出现大规模的杀戮、混战和纷争,有了损人利己的思想。人类的所有痛苦几乎都是自己造成的。人类有了思想却未必拥有智慧,人类追求享乐却未必幸福。

社会进步的车轮是不能停止的,然后每个人却可以停下来思考。

文明社会就像一个虚拟的大boss,刚开始的它就像一个半透明的躯体,只能轮廓,看不清。它的能量来自于活跃的个体参与者。参与者越激烈,社会属性就会越强。大boss就会能量越高,越能获得有形的真身。

大boss为了练的有形的真身,于是制造了很多虚拟的概念,从家庭、团队到国家,还有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法人公司。概念背后还对应了很多规则,然后这些规则的把控和践行靠的是“威逼利诱”的逻辑。于是,我们都在这样的体系下,奋不顾身,践行着生下来就被灌输的规则和奖惩逻辑。

上帝给了人七情六欲,西方言七宗罪。这些罪是在原始社会,最有力的自我保护,让人类远离危险、掠夺且生存;在现代,让人类有前进的动力。于是,社会的规则充分的利用了人性;人的江湖,在规则和奖惩逻辑的春药下,让社会活跃起来了,大boss越来越有形且有力量,厮杀也更有力量。

副产品渗透到各个环节,剧场式的教育,迷失的童年,高发的学生焦虑和抑郁;50%以上的离婚率;不愿意结婚不愿意生育的青年一代;中年危机的中产阶级和固化的阶层;负重前行的命比纸贱……

从鸦片战争到现在不过两百年,世界进步之快,快到有科幻爱好者提出是不是快揭开人类的谜底了?

越快速,越难停下来思考;越竞争,越焦虑;越焦虑,越扭曲。越扭曲,往往不知所终,而用极端的方式来结束。

亚当夏娃偷食禁果后,被逐出伊甸园,子女无数。该隐诛弟,揭开了人类互相残杀的序幕。人类打着原罪的烙印,上帝诅咒了土地,人们不得不付出艰辛的劳动才能果腹,并且因着堕落的本性人的怨恨与恶念与日俱增。人们无休止地相互厮杀、争斗、掠夺,人世间的暴力和罪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上帝看到了这一切,他非常后悔造了人,决定用洪水毁灭一切,但是选中诺亚一家,让其用歌斐木造方舟,作为新一代人类的种子保存下来。

洪水之后,不管谁挖了多少矿,囤了多少兵,霸占了多少资源,累积了多少储备,统统淹没在无边无际的洪水中;手速快的玩家,最来不及看场景原来设计得如此之美。

处心积虑敌不过系统重启;

一切重来,唯有善良、正直、正义得以幸存。

作者:Fish,CFA(特许金融分析师持证人),业余心理学小家和科学爱好者


视频链接>>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火了,你戴有色眼镜看中国了吗?


著名时评人文昭点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简单的未来家庭机器人医生:

也就一尺来高,配备以下(可选择)硬件:

红外体温测量
摄像头 (看眼耳口鼻,脸色,。。)

血压计
血液分析仪
脉搏感应
病症输入设备(文字,语音)
连接互联网

通过搜索疾病数据库,找出病症或提供药方和建议,诊断经真人医生过目同意。高级的家庭机器人医生还可以有简单的超声波仪。


wd01702 发表评论于
美国有工作的中产都有保险,看病支出有上限,不会破产。没有工作,自己又不买保险,同时又有资产可以让医院收缴,才有类似文中北京中产的危险。这类人不是没有,就是非常少。医保费用高,涨幅大于通胀则是另一个问题,也是奥巴马医保没得全民民心的主要原因。美国穷人急诊医院不能因没钱而拒绝,而且你子女的钱不算你的钱。文中中年的岳父最多把他本人的身家给医院(如果没保险的话),不会影响到子女.钱没了医院还得看。最后可以向政府追款。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干嘛为了这么个特殊病例一惊一乍的?我周围有两个朋友的亲人都做了重症手术,之后还需要长期调养,他们家庭收入一般,勉强算个中产,也没见着为了交钱倾家荡产的。我看这不叫焦虑症,是生活太安逸了折腾出来的抑郁症。
kittencats 发表评论于
流感下,中国人还在焦虑,美国一周已死了4000人,都快赶上十年伊拉克战争中死的美国兵总数了。
——————
问题是,比如那个两天就挂了的健身小哥,人死了,家人固然伤心,但活着的人还能继续生活下去。中国人的焦虑是全家人的生存危机!普通人家20天就够倾家荡产的了!
万年穷 发表评论于
一生辛苦掙來的血汗錢嘩嘩流入醫院的腰包,轉眼之間人財兩空,臨到死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這就是天朝三十多年改革(包括醫改)給中國人民帶來的。
zgzflm 发表评论于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作者,把20多天的是叙述的条理分明、不琐碎,把他的经历分给没经历过的人很有意义。他的叙述客观有参考价值,虽然是非专业人士,也给了一些一般大众能理解的医疗认识。附带的是,如果不是其家人生病,作者看起来还是不差钱的,要是一般人就这20多天都耗不起。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说在美国得病也会倾家荡产?你真有第一手资料吗?美国保险有贵有便宜。很多人现在是high deductible, deductible之后保险kick in, 这种情况下你的maximum out of pocket只有几千块。哪怕是癌症这种花钱没完没了的病。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看完那篇文章,不知道多少打算海归的人,望而止步。
真想发言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中产一生病只能顶50天,倾家荡产, 所以焦虑没有安全感。
美国中产第一个要死的病,也是倾家荡产啊。所以中国中产焦虑就焦虑吧,应该焦虑,不能不焦虑。毕竟你只是中产不是王建林,不是习大大。中产不焦虑这个社会就有问题了
fengfengloup 发表评论于
只是让我们看到了,或者说十分具体的看到了一些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发现自己得生活竟然如此的脆弱。如果 作者岳父在其他国家 结果会是怎样? 在法国的话,他刚到医院就已经死了吧。或者死在家里了。家庭医生会让他吃些药,预约检查。但检查的预约 一般是要等一周。出结果3天。 再去医院急诊。(十天 基本上全家都被传染了,老爷子也撑不住了,早就大白肺了) 急诊 估计会等上 好几小时,医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多急救一下,或者打发回家或者人就在医院没了。
sheep1212 发表评论于
有个远亲的妈才60就突然心脏病发死了。这事看命。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虽然年纪小开始可以读历史增长阅历 1918年感冒死了1个亿 这个算得了什么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这种文章就是大陆人民的精神食粮
好酒 发表评论于
比美国要好多了,好几个朋友在美国得不到及时治疗,残废了。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北京人民喜迎油价上涨,上海人民喜迁天价屋
gameon 发表评论于
@法师

对头。再看看自己的SUV座驾,想去那散心,一按油门就走,咋会有这么多焦虑?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啥焦虑,根本就是肥油中年男子更年期综合症的表现之一。

吃块肘子肉,喝点小酒,看看老婆年轻时的照片,数数账户里的银子,啥焦虑都没了。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啥焦虑,根本就是肥油中年男子更年期综合症的表现之一。

吃块肘子肉,喝点小酒,看看老婆年轻时的照片,数数账户里银子,啥焦虑都没了。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没有在国内得大病的经历恐怕很难理解国内人的这种焦虑
说说也罢 发表评论于
看了“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感叹的是生活在北京真是太累了特别是一旦生了病,在中国当医生也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佩服作者能把20多天里发生的那么多事情都回忆的如此清楚叙述的有条有理,而且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做决定时估计的各种得失利弊可能性的分析及做出的决策也相当详细,不容易。
此文广为传播后协和医院的自身医生随即发了一片关于流感和普通感冒的科普文章,特别说明作者的岳父不是死于未知病毒感染,患的就是典型的重症流感,很可能老人本身就有肺部疾病但长期没有意识到,所以流感病毒才会如此快速扩散到全肺一发而不可收直至吞噬生命。
国色 发表评论于
流感下,中国人还在焦虑,美国一周已死了4000人,都快赶上十年伊拉克战争中死的美国兵总数了。
casualvisitor 发表评论于
一群內心最焦慮的人,卻烹制了无數心灵雞湯,餵人淡定;一群最失敗的人,卻編制了无數勵志秀,故勵大家成功;面对一群最沒現實生活出路的人,不給出路,卻发动全民做美夢;一群心里发毛,天天抱怨假食品,毒食品的人,卻坐在街边硬着头皮吃麻辣湯火鍋;一群最最低端的人渣,卻制造了另一群“低端人口”來驅趕;說誰呢?你懂的.
不太 发表评论于
在國外多年了, 沒想到北京現代化的大城市有現代化的醫療器材但是醫療管理比不上當年"赤腳醫生"時代"。殯葬業還是當年農村一樣自己親朋把棺木自行抬進醫院處理後事。
北京還這麼落後還充羘子搞什麼"一帶一路"。
岸边的陌生人 发表评论于
真搞不明白焦虑啥,有钱有房有车有做饭清洁的,买个保险不就妥了吗?!在国外不到横下来不也是躺在急诊等候大厅几个小时没人理吗?!
一声叹息的事 发表评论于
看了文章俺也好担心啊,icu 的cost 好高。爹妈还在中国,年纪越来越大。。现在好像还不让互助献血了。。
思芦 发表评论于
一分析,成浆糊。
古魂 发表评论于
卖掉北京的房子,搬到乡下,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羽根 发表评论于
焦虑毛,不是有板蓝根吗
骑兵旅 发表评论于
脑子一团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