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遇车祸后被遗弃医院 丈夫:不可能养她一辈子(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老公啊,我天天哭,在等你,等死你了啊,接我回家吧!” 43岁的韶关南雄人温土凤提高嗓门,对着电话那头的丈夫吼了起来,她的右嘴角因突然用力不自觉地向上扯起,身体也跟着抖了几下。还有几天就要迎来农历戊戌年春节,她坐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神经外科病区内,每天数着日子过,苦等丈夫冯华明接她回家过年。

  

  温土凤正在和远在韶关的丈夫通话

  一年前,温土凤在广州不幸遭遇车祸,导致重型颅脑损伤,被肇事方立即送往医院治疗。从重度昏迷到生活基本能自理,术后的温土凤恢复良好,但车祸重伤还是给她留下了后遗症。她说不清自己家住哪里、儿子在哪儿上学,却可以清楚地背出丈夫的手机号码,心心念念盼着亲人接她回家。

  然而,住院期间,温土凤的丈夫极少前来探望,两个儿子一次也没有出现,屡次做出“接她出院”的承诺,却屡屡失约,她相当于被亲人遗弃在医院。采访时,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拨通了温土凤丈夫的电话。谁知,他竟然称妻子是“烂包袱”,表示“不可能养她一辈子”。

  遇车祸被撞成颅骨粉碎

  医生精心救回她的命

  一听护长说有人要帮她回家,原本躺在病床上的温土凤立刻起身,麻利地拉下病床护栏,靠床沿坐好。她身穿墨绿色上衣、灰色绒裤,脚上没穿袜子,床边地下摆着一双粉色凉拖。护长问她“冷不冷”,她只是笑。

  据值班护工透露,温土凤身上的衣服是医院出钱买的。刚住院前期她一直穿病服,天气转凉了,家人又不怎么来看望,医院怕她着凉,便安排人给她买了两套衣服。

  “好苦啊,想回家。”还没等记者开口,温土凤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她知道距离春节近了,喃喃地说:“要过年了,回家。”问她家在哪里,她立刻回答在韶关南雄,再问具体位置,就怎么也说不上来了。

  “三个月,回家。”温土凤时不时念叨着“三个月”。原来,为了安抚温土凤乖乖待在医院,在最后一次来探视时,丈夫冯华明曾“哄骗”她说“再住三个月就有一万多(块钱)奖励”。

  2017年2月16日,温土凤因车祸造成严重头外伤,被送到医院时人是昏迷的,颅内出血严重,颅骨呈粉碎性骨折。没有家属在场,但情况紧急。请示总值班后,医院为其开通绿色通道,做了紧急开颅血肿清除及去骨瓣减压术,清除了80毫升的血肿。“幸亏送得及时,要不然人可能就没了。”温土凤的管床医生谢医生介绍。

  术后一个月左右,温土凤才醒了过来,但是肢体活动有障碍、暂时不能下床,语言也不行。对于一个重度昏迷的车祸伤者来说,恢复到现在生活基本能自理,她已经算相当幸运了。

  家属多次承诺接她出院却屡屡爽约

  2017年4月19日,考虑到温土凤已经达到出院指征,神经外科的治疗告一段落,医院给她开具出院通知,建议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后再来做修补颅骨手术。

  谁知,联系家属时,医院却意外地吃了“闭门羹”。由于家属迟迟不肯来办理出院,一直拖了将近20天,直到温土凤可以做修补颅骨手术的时候,这时,冯华明却以“颅骨还没补上”为由,坚持不肯来办理出院手续。

  在得到家属“做完颅骨修补手术后一定出院”的承诺后,医院同意了家属的要求。哪想到,5月25日做完补颅骨手术后,家属继续销声匿迹。此后,医院分别于6月5日、8月24日再次给温土凤开具出院通知,均无家属前来办理出院手续。

  丈夫拒接她出院

  放言“回家两月就会饿死”

  温土凤可以准确地背出丈夫冯华明的电话号码。此前,每次因为想家狂躁时,她总是抢病友或医护人员的手机给丈夫打电话,央求他接其回家。温土凤见人就说她有两个儿子,都在上大学,却说不出在哪里上大学。

  按照温土凤报出的电话号码,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拨通了冯华明的电话。没想到,电话中,冯华明直言现在的妻子是“烂包袱”。在一旁听到丈夫称自己是“烂包袱”,坐在病床上的温土凤流下了眼泪。

  冯华明解释说,他之所以不肯领妻子回家,是因为交通事故还没处理好。“现在把这个‘烂包袱’丢给我,我领了回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办?”原来,因交通事故发生时温土凤闯红灯,事故责任认定为“五五开”,温土凤需要承担一半责任,而冯华明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服。他觉得自己的妻子是被公交车撞坏了,肇事方要负全责。

  尽管医护人员表示温土凤目前可以自己吃饭、穿衣、洗衣服、去卫生间,基本可以实现生活自理,但家属并不相信。“我把她领回来,两个月她就饿死了,她不死也把我拖死了。”冯华明不以为然地说。

  为免她出意外

  医院安排保安24小时看护

  她成了病区的“名人”,每一个医护人员都认得她。护工也已经很熟悉她的脾气,会在她来月经的前几天就给她备好卫生用品。

  有家难归的痛苦,让温土凤时常发脾气。在病区,她想要什么东西,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就随手拿走,如果遇到劝阻,她便动手打人。据值班护工介绍,医护人员被她抓伤是常有的事儿。到了送餐时间,温土凤不肯排队领饭,一定要第一个吃到饭,否则就会急着去抢饭,甚至去打值班护工。得知她的身世后,大多数病友和护工可怜她,每次都让着她。

  有一次,温土凤拿了病友的1200块钱,不愿归还,病友无奈,只得报警。医护人员猜测,她可能是想攒钱回家。

  为免她伤害自己,医院还专门安排了保安24小时对她进行看护。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温土凤突然起身走向卫生间。正在吃饭的值班保安老苏只得放下盒饭,快步跟到门口。“没办法,就怕她出现什么意外!”

  然而,陌生人给予她再多的温暖,也比不上亲人的怀抱。眼看春节将至,病房里恢复情况良好的病人一个个出院回家,而孤零零的温土凤依旧在等待亲人回心转意,接她回家,过上一个团圆年。

H1b-NIW 发表评论于
她连自己家在哪儿都不知道,回家很快就会被失踪的。 还是送到看守所算了。不过,她的病例值得研究,数字的记忆方式,空间的想象能力应该不是一个大脑区域。
winterpalace 发表评论于
明明是闯红灯的全责, 却要五五开。 葫芦僧判葫芦案,才造成这么多人不守规则。

在北美,闯红灯死了也是白死。 还要赔偿对方司机。
TheLimited 发表评论于
没见识过什么是刁民的来看看
小二儿 发表评论于
就因为家里人知道她这么霸道才不想让她回家。性格强势要改改。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不幸的一家人。大概是担心接回来了人家就不管了。
babyboy1 发表评论于
一家子都够呛

闯红灯,不负责任抛弃医院。。。在医院里,侵犯其他病友。。。

应该送精神病院管制疗养。
danrow 发表评论于
什么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