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法学教授:习近平和他的父亲背道而驰(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摄像头

华盛顿 —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是上世纪70年代有机会到访中国的少数几名西方人之一。87岁的他至今清楚地记得,1979年住在北京饭店第17层时,他的头顶上还有一个禁止宾客入内的第18层。

北京饭店神秘的18层

“那一层不接待客人,专门用来监听我们这些住在下面17层的客人,” 孔杰荣说,“每天早上我们看到这些人到酒店来,坐电梯上去,每个人都拎着黑色的公文包。”

孔杰荣和他的西方同伴知道,在中国,他们的电话是被窃听的。那以后的日子里,他多次去中国,监控如影随形,于他已是稀疏平常。不止一次,刚和他在出租车里谈过话的朋友一下车就被当局有关人员盘查。

“但这些都是很初级的手段,” 孔杰荣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想要去任何地方、说任何话而不引起别人注意已经不可能了。”

老大哥在看着你

中国的13亿国民如今生活在全世界最大的视频监控网中。据美国咨询公司HIS Markit统计,这个庞大的监控网络由1.76亿台摄像头组成。到2020年,这个数字预计将增长到6.26亿。

中国官方的说法低于这个数字,但是当局并不讳言这些摄像头的存在,反而将其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项政绩来宣传。

9月,国营的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辉煌中国》节目说,拥有2000多万个摄像头的“中国天网”大数据工程改善了社会治安,是“守护百姓的眼睛”。

这个监控系统可以读取车牌,识别人脸、步态,判定年龄、性别、身高、族裔,甚至可以知道你的亲属是谁,你经常和什么人在一起。

英国广播公司驻华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日前在贵阳亲身体验了“天网”的威力。作为测试,贵阳警方用手机拍下他的面部照片,存入当地数据库,标注为嫌犯。之后沙磊投入了这个人口350万城市的茫茫人海。七分钟后,他在长途汽车站“落网”。


被中共尊为历史圣地的河北省西柏坡的一处警告标牌(资料照)

奥威尔的时代来到了

“这些设备当然有遏制犯罪的价值,”有中国法律问题泰斗之称的孔杰荣教授说,“但是当你生活在一个连践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都被列为犯罪的国家,思想交流、写作、出版……一切都被列入监控中,成为数据收集、分析的一部分。”

“奥威尔的时代来到了,” 孔杰荣感叹说。

英国左翼作家、记者和社会评论家乔治·奥威尔上世纪40年代写就的《一九八四》等一批政治预言小说至今被奉为经典。“老大哥”是这本书中的恐怖统治集权人物。在奥威尔的笔下,秘密警察和思想监控无处不在:

“你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做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

今天重读奥威尔的这段文字仍然让汪女士脊背发凉。几年前,她因为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进了看守所。

随着网络监控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国的七亿多网民中,像她这样遵纪守法,无意中触碰当局红线的普通人越来越多。有些人仅仅因为和家人、朋友在私信中说了一句玩笑话就遭受牢狱之灾。

越套越紧的枷锁

这样的情景让孔杰荣想起“毛时代”那些骇人听闻的故事:“文革”时,单位中、弄堂里,处处都可能有告密者。说不准你的哪句话就会被人举报,就连一个屋檐下自家的孩子都不能完全信任。

孔杰荣说,中国日趋成熟地将互联网监控、警察机构、“司法”部、检察官和法院结合起来,将言论自由的空间挤压得越来越小。

“就好像套在人们脖子上的一个枷锁,越套越紧,”他对美国之音说。

恐惧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沉默。孔杰荣发现,就连中国生活的外国人也可能传染上这种恐惧。

几年前,他和太太结束了一段在中国的生活,回到美国麻萨诸塞州的家中。一天,太太在闲聊中提到他们在中国的一位异见艺术家朋友。

孔杰荣回忆道:“说出这个中国人名字的一瞬间,她突然压低了声音,我说:‘琼,没事的,我们这是在美国。你用不着小声说话。’”

习近平和父亲背道而驰

从周恩来、邓小平到江泽民,孔杰荣和几代中国领导人有过面对面的接触、交流。

“我对习近平治下中国近来的趋势不满意,他违背了他父亲的建议,” 孔杰荣对美国之音说。

他说,80年代初,习仲勋在结束了16年党内流亡时明确表示,共产党要允许“不同意见”。

习仲勋的部下也回忆说,习仲勋提出“要保护不同意见的权利,不受刑法,也不受其他处分,这样才能让人畅所欲言。”

孔杰荣说,而习近平,“基于他的个人经历和观念,他和他父亲所倡导的完全背道而驰。”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中国大陆中华网有给已故中国领导人敬献献花的网页,毛泽东获近3亿人次的献花,而且两年前就关闭了献花功能;至今为止,邓小平仅得到2百多万人次的献花,胡耀邦更是少的可怜,仅有20万人次给他献花。人心所向,公道自在人心。喷子们傻眼了吧,哆嗦了吧,尿裤子了吧! 哈哈。。。。。



tarryorange 发表评论于
还以为教授抱怨习近平和教授父亲背道而驰,乍一看心想这人这么吊
jyx-003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的爹走的也是毛泽东的路!连这一点都不了解还敢谈中国?
ShiMaQian 发表评论于
教授说见过周恩来、邓小平和江泽民,埋怨习近平不肯见他。







potion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是中共邪恶集团内,仅次于毛泽东的第二大流氓。
也来凑热闹 发表评论于
遍地的摄像头确实让一些人恐惧了,那就是潜在的犯罪分子。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东方红》的曲调原为陕北民歌《骑白马》。1943年冬,陕西葭县(今佳县)农民歌手李有源依照《骑白马》的曲调编写成一首长达十余段歌词的民歌《移民歌》。《移民歌》既有叙事的成分,又有抒情的成分,表达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大贫苦农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欣悦心情。歌曲编成后由李有源的侄子、农民歌手李增正多次在民间和群众集会上演唱,很受人们欢迎。随后,延安文艺工作者将《移民歌》整理、删修成为三段歌词,并改名为《东方红》,1944年在《解放日报》上发表。解放后,为适应专业合唱队表演,先后有多位作曲家将其改编为合唱曲,现在通行的合唱曲《东方红》是由著名作曲家李涣之编写的。



飞雪连天射白鹿 发表评论于
对于不想造反、不想干坏事的的人来讲,是好事!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毛泽东领导的共军打的蒋秃子八百万匪军满地找牙。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不管白猫黑猫,能捉住耗子就是好猫,民众最注重的,是物质生活的提高,要真普选的,只是极少数。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qi91856是毛腊肉的亲戚吗?怎么那样爱老毛啊?
fengfengloup 发表评论于
各位再等20年,看看各自国家发展如何。
lbrobertca 发表评论于
作为中国人,我是支持无处不在的监控的。 在北美,我十字路口左转,被对面闯红灯的车撞了,竟然被保险公司认定全责。 违法的却不受惩罚,如果有监控,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凡事有利有弊,看你怎么用。 不能因噎废食
yaohua 发表评论于
qi, 为什么习爸爱唱东方红,因为那是陕北民歌。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盲人摸象,没有一点是中肯的。此时的习近平根本没法学他的父亲。
浮云流水 发表评论于
只能说包子爸还没有坐到包子的位子,坐上了也一样。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习仲勋在结束了16年党内流亡时明确表示,共产党要允许“不同意见”。
------------------------------------
不管共产党是否能做到这一点,至少习仲勋敢于提出这个建议,说明他的心胸还是宽大的。可惜习近平没有继承他父亲开阔的心胸,跟他父亲的意愿背道而驰。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不要说也象我看见阁下写的继而引用,
dream_pillow 发表评论于
背道而驰就对了。这个并不奇怪。
如果只是个听话的好儿子,那就根本不配当国家领导人。
别跟我提 发表评论于
孔杰荣是习近平肚子里的蛔虫。
国色 发表评论于
中美都有监控,只是中国的监控在明出,而美国的监控在暗处。斯诺登曾揭露了美国的“棱镜”计划。。。美国的监控系统是无孔不入。然而中国的监控降低了犯罪率,提升了办案效率,也使中国变得更加安全。而美国的监控不但没有降低犯罪率,提升办案效率,反而使美国人心惶恐,更加不安全。
msm 发表评论于
习包子从他父亲那里赢得很多期望, 但是人们很快就不这个独裁者识破了.
清源正本 发表评论于
屁股决定脑袋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 kingsw


“无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最终都是集中决策。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互联网的发展上会越来越领先》” (什麼時候先弄出個像互聯網汽車電腦似的從無到有的自主技術創新再說。別老說別人的牛排不如自己的好吃。 先養頭牛好不好?)

“欧美很多东西根本没有实践的可能。” (歐美社會的潛在的宏觀理想和理性,是短視聰明的中國人永遠看不到的)

“任何技术都是为人服务的。”(什麼人? 低端還是高端?)

“国家罪恶不只是存在于中国”。 (此言不虛。問題是隨著歷史的推移,要敢於承認罪惡,直視原罪,而不是反當做成就)

“社会生态不同,社会政治不同”, (這種描述明顯事實的話等於廢話。馬和寶馬車當然不同。 關鍵問題是快和慢,好與壞, 不是同與異)

“人类社会就是个大的实验室”(此言一出,說明你第一沒有人性,第二缺乏基本人文歷史...  查看完整评论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区别:习仲勋不是独裁政权最高领导人,而且受到最高领导的迫害。所以他才会想到让孩子们都取得外国国籍绿卡有了保护伞,再回国发展。习近平坐在独裁政权金字塔的顶端,没有人能够迫害他,只有他一言九鼎。他的行为当然与其父不同,虽然他自己说文革时候下放巴不得离开北京,不然会被迫害。

独裁专制社会就是一个绞肉机。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教授真傻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小凄小凄,嘛事都是只知其一.咋整哈哈哈哈.
hongyeana 发表评论于
习仲勋执政在传统的社会主义时代,习近平掌权时中国处在权贵资本主义时代, 二个绝然不同的时代,想做到一样都不可能。
大石 发表评论于
法学教授,是否就不跟自己父亲背道而驰?
kingsw 发表评论于
无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最终都是集中决策。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互联网的发展上会越来越领先,欧美很多东西根本没有实践的可能。任何技术都是为人服务的,国家罪恶不只是存在于中国。社会生态不同,社会政治不同,人类社会就是个大的实验室,50年河东,50年河西。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好像美国就有言论自由似的!别吹啦,ova!
京工人 发表评论于
美国没有摄像头,章莹莹就找不到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习仲勋老爷爷和胡耀邦是穿一条棉裤的。习近平当然不能随老爷子了。他这个位置是为了保老共政权千秋万代的不是当戈尔巴乔夫的。胡耀邦老爷爷人品没得说,但是按照他那个搞法李灯灰那个把中国大卸八块的设想就真有戏了。换句话说老习要跟他父亲一个心思现在台上的就是更左的瓜爹而不是他了。
挥汗如雨 发表评论于
摄像镜头还能录音?反正有了天网后,绝大多数老百姓觉得安全就够了。这个唧唧歪歪的法学教授给找找,章莹颖在哪里?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不是习仲勋的儿子,倒像毛的孙子。
geac2016 发表评论于
要民主。只有民主才能摧毁专制。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他老父晚年经常唱东方红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关键是圏民独立思考,独立生活能力都很差。离开组织领导的群居生活就六神无主,跟风闹事。

还是管的严一点好。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查查包子的DNA
和水晶棺裡的那塊臘肉
對比驗證一下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他老爸一直告诫他不要去蹚浑水,结果他不仅去蹚这浑水还把水给彻底搅浑了,还自我得意呢,真是不听老人言,吃苦在后面呢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我说:‘琼,没事的,我们这是在美国。你用不着小声说话。’, 我靠 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