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出庭了 当庭大哭:"刀不是我递的 也没锁门!"(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刀是陈世峰带来的!”

这是刘鑫今天第一次出庭时做的陈述

“我没锁门!”

这也是刘鑫的陈述

但她的陈述,依旧让人无法接受

江歌案庭审进行到第三天,迎来了宣判前最关键的环节:控辩双方证人出庭作证。

刘鑫将作为控方证人,通过视频作证的方式还原案发现场,陈世峰方唯一的证人也将出庭。

但今日,开庭后不到半小时,庭审就宣告结束,原因是——陈的证人临时决定不能出庭。(据凤凰网从现场传回的报道)

陈方证人是位日本女士,与陈私交甚好,陈曾教其汉语,传言她为陈垫付学费。

据庭审消息,就在陈世峰杀害江歌2天后,曾向她交代后事,称自己犯了严重的事情,让帮忙退掉房子,并留下了父母的联系方式。

但陈世峰没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没有追问,“万万没想到是杀了人。”



谁知,证人不来了,所有人蒙了。

陈疑似提前知道这件事,表情阴暗。

刘鑫这边也是一团糟。

当天凌晨,她还在“义正言辞”diss江歌妈妈的律师,突然单方面宣布解约,称“由于某些原因停止为其辩护。”  



幸好,刘鑫出庭了。

刘鑫的身份比较特殊,她既是凶案现场的证人,又是受害者的关系人,还是被告曾经的亲密关系人。

在庭上,刘鑫不停地抽泣,“三叔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还想再见她一面。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

对陈世峰,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人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边,他杀了我最好的朋友。我觉得他很可怕。”

刘鑫三大否认

她现身否认三点:

1、没锁门。



检方再三询问刘鑫是否曾经锁过门,刘鑫都是态度很果断的说自己没有锁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以为是有人在闹着玩。

庭上播放录音后,检方询问这个声音是不是她,她说是的。但由于报警电话接通时,她正返回门口,前半句并没有被录到,据刘鑫称,这句原话为“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刘鑫认为门是从外面被锁上的,自己肯定没有锁门。

随后,检方让刘鑫用普通话分别发音“闹”和“骂”,刘鑫很确定地当庭宣称自己说的肯定是“闹”。

2、没听见惨叫。

之前提到过的报警电话中“江歌多次用手肘按响门铃”和“发出惨叫”这些证言,刘鑫表示,报警的时候自己脑子太多信息,非常混乱,没听到旁边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惨叫。

3、没递刀。

案件中对判决影响最大的因素:凶器归属问题的真相,也终于有了答案。

这把刀,也是确定陈世峰蓄意杀人的罪名能否成立的关键证据之一。

这把刀到底属于谁?

是陈世峰自己带的?

还是刘鑫给江歌用来防身的?

刘鑫开口了——

“刀不是我递的,家里只有两把菜刀,没在家里见过水果刀”。



(图片来源:凤凰网)

这也侧面证实了江妈妈昨天在法庭说,没在江歌家里见过那把刀的证言,是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陈世峰案发前还借过放刀的房间钥匙。

警方问话陈世峰所在研究室的教授,教授说有一把在百元店买的刀,一直放在一个有茶柜的房间里,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把刀不见了,案发前一天上午,学校有记录陈世峰借过存放这把刀的房间钥匙。

如果刘鑫证词准确,这把杀人的刀很大可能就是陈世峰带来的!



在此,日报君想说

虽然你之前面对着江妈妈和镜头,声泪俱下的一再强调你没有把江歌锁在门外!不是你,断了江歌唯一的逃生之路,导致她惨死刀下;

虽然你也曾一再说开始的时候对凶手是谁并不知情,但事实上报警电话中的录音已经明显指证,你从最初就清楚门外杀人的就是你的前男友陈世峰;

虽然你一再表示希望跟江歌妈妈见面,但事实上你却一再推三阻四,找尽理由不想面对那个因你而死的好朋友的母亲;

虽然你为了平息众怒,维护自己的名誉,答应以后都会去看江歌妈妈,但事实上你却连一个探望时间都说不上来;

你的证言,直接证明刀是陈世峰带来的,其蓄意杀人的罪名成立的可能性变得更大了,他将受到的制裁也将更加严酷。



我们暂时还不能乐观估计陈世峰被判死刑的成功率,但至少,案件真相没有被掩盖,本该属于陈世峰的罪责现在不会被刘鑫分走了——如果刘鑫承认这把刀是她递给江歌的,那么陈世峰蓄意杀人的罪名就无法成立,就更不用说什么判死刑了。

据认证为“在日本的法律从业者”的知乎网友@冰冰称,在日本,杀人罪法定刑是死刑或无期或有期徒刑5年以上。不过有情节酌情处理的,也有5年以下的。

从最近几年的裁判案例来看,初犯杀死1人的情况下,被判13年到20年的为大多数情况。

那么江妈妈想要陈世峰一命偿一命的愿望,能实现吗?

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可能是:不能。

通常而言,日本仅对犯有多重命案的罪犯执行死刑。

依据法律,死刑在判决后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即便用尽所有上诉机会,还得由法务大臣(法务相)签署执行令后方可执行。

而多数法务大臣因为政治主张或其它个人的原因,普遍不愿意充当刽子手的角色,拒签执行令。从而导致日本实际执行死刑的案例非常之少。

从1993年到2010年18年间,日本总共只执行了84个死刑。一届法务相任期内执行死刑的数字,很多就是0。

这也是有例可循的。  



1999年,18岁的福田孝行奸杀了一名家庭主妇,并杀害了一名11个月大的女婴。情节恶劣至极,在当时一度引起轰动。

当时一审的结果是无期徒刑,在被害者丈夫坚持上诉9年之后,福田终于被判了死刑,成了日本第一个被判“死刑”的“未成年人”。

可是,已经被判“死刑”的福田,至今还活着。

由此可见,在日本,判死刑已经是难上加难,就算判了,执行也是遥遥无期。

而陈世峰被判死刑的几率是微乎其微 。

这难道就是他应该得的报应?

这就是江歌妈妈奔走求助一年的结果?

这就是属于江歌的正义?

我们无法体会身上挨了十几刀的江歌临死的时候有多痛苦,我们连江妈妈绝望和痛苦的万分之一都体会不到。

江歌妈妈,从去年11月4日早上开始转发微博求助大v扩散这件事引起警方注意,到后来一次次哀求刘鑫站出来说句实话,再到后来8月发起请愿恳求让陈世峰死刑。  



她卖了房子,四赴日本,倾家荡产就是为了让他死。

她对“未来”这个词没有念想。

她的歌子曾说:希望能有两个家,一个家有很多人,一个家只有江歌跟妈妈。

案发前18分钟,她的歌子还说:希望尽快工作,让相依为命十几年的母女俩过上好的生活。

但是,都没有了。

江歌走了。

陈世峰还活着。


加应子 发表评论于
理解刘的一些自保行为,但是因为自己给朋友带来灭顶之灾,除了一生赡养江歌的妈妈,我觉得没法偿还。也许这笔债并不是刘自愿欠下,就像出交通事故一样,责任就是责任。
sanpablo 发表评论于
是个当政治家的天才
bornin1968 发表评论于
案发不久,她接受采访时说,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哪怕有一丝丝线索也不会隐瞒。这怎么可能?陈石峰跟踪她猥亵她,她是躲在江歌这里的,外面那么大声争吵,她听不出来是前男友?报警电话里,不断听到门铃声,说明江歌向她求助。结果.... 最后刘鑫这一家反怪罪江歌妈妈。没有最渣,只有更渣
bornin1968 发表评论于
感觉陈石峰法律判死刑,宣判完送回中国;刘鑫道德判死刑,别再出现了:我原来还怀着一丝希望,觉得做人不可能这样 —— 结果是,好友替她挡刀。她锁了门,还很久不愿指证嫌疑人是前男友,想把自己完全摘离这个案子。一对渣人。
希望和兴旺 发表评论于
刘鑫从来不是受害者。她是帮凶。不是见死不救这么简单,是她引来的横祸。如果说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报警,为何不敢开门 - 她就是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才不敢开门。
从来不知道门从外面锁了(她说的),从里面就打不开的,只看里面的人想不想打开了。。。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支持江妈妈!一定要严惩凶手!
久今 发表评论于
“别闹了” 和“别骂了”, 能听混吗? 那么多的同胞,多几个人听听。说不定瞎话精真有一句半句的真话?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死不死刑,没什么太多意义,死了的活不过来。审判的目的是要给予犯罪人最严重的打击,警示后人不要以身试法。至于犯罪人,给他最严重的刑法,如果他能醒悟,用他一生去赎罪,或在监狱里过20、30年,让他彻底改变。我觉得这就可以了。如果信个教,江歌妈妈心会有个依靠
阿乐泰 发表评论于
有时候还是迷信一点儿稳妥。
12-11日法医用“血像瀑布一样”来形容江歌大动脉被刺破后的情形。真应了“血雨鑫峰”这个成语......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开了门也就是多死一个人而已
慧眼识猪 发表评论于

Sanpablo, 谢谢释疑,原来日本的房门还真的是向外开的。
xs2009 发表评论于
刘至少在一个关键问题上撒了谎,她把江叫来在车站接她保护她,然后和江一起回到住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门外在发生什么?她引来横祸,怕渣男冲进屋去杀她为了自保把门锁上了是她锁门的合理解释,而这一行为也是导致江被杀死的一个重点,刘很清楚这点,所以坚决否认锁门。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刘鑫这个扫把星,谁沾上谁倒霉。
难为 发表评论于
刘鑫也是受害者。
河西海龟 发表评论于
刘鑫说江歌是她(当时)最好的朋友,这个我信。 但说没锁门和没听到惨叫不可信。刘其实不用骗人。如果开门就是死,锁门和听到惨叫不敢开门才符合当时女孩胆怯的情况。但是一开始说谎了,以后就只能坚持在谎言中了。刘鑫自己的男女破事,没有正义地不开门和事后说谎, 现在很多年轻人碰到都是这样。
慧眼识猪 发表评论于

如果说是外面的人把门拉上的也说不通,外面两个人应该都是想进屋的,江歌需要进屋避难,陈世锋想进去找刘鑫。
这刘鑫好像还是说的谎话
慧眼识猪 发表评论于

不太懂了,一般的门都是从外向里开的,难道日本房子的门是从里向外开的吗?

刘鑫说她在里面曾开了一下门,却”嘭”地被人从外面撞上了,如果门是向里开出话,外面的人就只能把门撞得开得更大,而不可能把门撞得关掉锁上了,奇怪啊奇怪

蕙田 发表评论于
今天是江歌案庭审的第三日,刘鑫作为检方证人出庭,没想到证词遭到了检方和辩方律师共同的质疑,下面贴一下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对庭审情况的总结。

刘鑫第一通报警电话接通但还未对警察说话时,录下了她说的一句中文。
1、检方律师指出检方报告中写的是:“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刘鑫说,当时她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怎么两个字在电话接通前说的,没录进去。
检方律师当庭让她用普通话重复了“骂”和闹两个字。
辩方律师质疑:检方口供是命令型,为什么今天变成了疑问型? ​​​​

2、辩方律师问,“110录音中有门铃声,你没听见?”
刘鑫说,自己住址都想不起,拼命在想,其他都忽视了。
辩方律师:根据警方的报警录音,警方:“按门铃的是男还是女?”刘:“可能是男的”—就是说,你听到了门铃吧?
​​​​辩方律师问,为什么曾对警方说,按门铃可能是男...  查看完整评论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都喜欢凭着网上获得真假莫辩的零星细节判案,而无良记者就可劲添油加醋满足这些人的欲望。这帮戏精以为自己比日本警察和法官都能耐么?
蕙田 发表评论于
不是舆论让刘有没有公信力,而是她自己的所言所为。很多细节可能无从知道,但是有一点很确定,那就是刘从公开发言后不想从自身引出陈是凶手,百般推脱自己的干系,无非是怕担来自江母的道德压力及陈的有可能报复。不管怎么说是极自私的考量。就算江歌因为介入别人的感情是非招来杀身之祸,也是刘把一个热心肠为朋友可两肋插刀的人裹进来的。起因就是她的不担当。有问题就拉人来帮,没有考虑为别人带来的后果。

如果过多强调江歌的不妥,这社会会越来越冷漠。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人类的普适规矩,怎么越是自诩为文明的社会,这观念到越模糊了呢?!
stillsingle 发表评论于
如果刘事发后对江母态度诚恳,积极配合调查,江母和舆论不会争对她。是缺德的她和她父母把她推向了舆论的风尖浪口。
zhichi 发表评论于
如果舆论让刘的话没有公信力,对罪犯是最好的结果。这就是美国法庭审前审中要求各方三缄其口的原因。
rainstorm 发表评论于
日本不会判死刑的。有那个钱就不如让姓陈的快点出来,然后找到他做了。
DEFAULT 发表评论于
瘤金金金和沉尸疯都只是在做对自己有利的证词而已。真相也许永远不会从它们嘴里出来,但是只要现在把它两关同一个房间就可以自然结案了。
alohamora 发表评论于
这案子,越细想,越觉着恐怖。

刘和江到了住处后,刘应该是觉察或看到陈在。所以她匆匆进屋后,应该是立刻把门锁好。江歌见到陈后,也觉着不好,往自己的房间跑,并按门铃。陈在后面紧紧追赶。所以旁边的证人听到两个脚步声在跑。

可惜,刘鑫为了自保,早把门锁了,江歌根本进不了自己的家门。

结果是陈追上来,刺死了江歌。

在陈杀人的同时,刘报警。我们可以听到刘说的“门锁了。。。”. 警方出示报警录音的同时,还强调了里面的惨叫声,被做了技术处理。(应该是江歌被刺后的惨叫)

刘如果一开始没锁上门,江可以跑进自己的家,陈未必追到她,刺死了她。
alohamora 发表评论于
给别人带来杀身之祸的,事后还无情无义谎话连篇的人,被骂多少都是活该!
后院松鼠 发表评论于
如果刘没锁门,两个肯定都死了,但不会被骂。
那种情况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开了门跑出去。我也很好奇警方会建议她怎么做?
kai2002 发表评论于
别老盯着刘鑫骂,她有错,骂了这么久也够了。
alohamora 发表评论于
看了几天的报道,特别是昨天的庭审,突然觉着陈杀人犯可能就是去杀江歌,为的是惩罚刘渣女。这俩人真是恶魔啊。(注意他的措辞:如果是想直接杀了刘鑫,他为啥说的是“...永远不能结束”人死,不就结束了吗?他是想刘活着受折磨?这一对狗人,真的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啊)

“晚上11:32(语音留言)(注:这是案发当晚的语音):

陈:我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想你。每天都梦见你。我想忘掉你。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你有所反应。但是你太冷漠了。你可以拒绝,但不要太冷漠了。我非常非常痛苦,如果一直这样,永远不能结束。”


另看凤凰网的报道,陈强调的是找江歌谈。事实上,他见了江歌就刺杀了她。(有证人说听到两人跑过,然后惨叫,然后看到一女倒在门口。这女的是可怜的江歌)
***inews.ifeng***/54053895/news.shtml?srctag=pc2m&back

“陈世峰强调去江歌家的目...  查看完整评论
DANIU_S 发表评论于
非法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就得以命相抵。
elmonte 发表评论于
公正地说,如果门是开着的,可能两个女孩都被害死了。
geraidine 发表评论于
刘谎话太多,
1“三叔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还想再见她一面",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江的追悼会,见江的最后一面。
2刘报警时,警方确认她锁门没有,她明确肯定。现在又说从来没锁门。完全不符合一个一天到晚被人跟踪担心害怕的人的行为
3没听见惨叫。邻居都听到,她隔一道门听不到?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分手杀人的同时还有日本女人做红颜知己。
不可以次充好 发表评论于
这种男人真的可怕,跟他分手就要杀人,而且乱杀人。真的是畜牲不如,该死。
燕超尘 发表评论于
昨天的报道里,检方不是已经有充分证据证明刀是陈的吗?
flower_red 发表评论于
最痛心的是“渣男” “渣女” 没死,而善良的江歌死了!

善良要分对象, 远离“小白花”, 为你的妈妈保护好你自己。
这样就好 发表评论于
关于刀的出处和是否锁门,对双方都至关重要的证据,现在陈和刘说法明显不一,这时候敢当庭撒谎,不怕罪加一等吗
PFWL 发表评论于
这个案件基本清楚了, 陈某是带着刀去找刘某的, 显然有杀人的动机。不幸的是另一个人遇害。刘某报警时警察询问是否锁了门, 显然是在确认刘某是否安全, 接报警的警察是绝对不会让刘某开门的。
案子是在日本犯的当然按日本法律处理。判什么刑由法官依法决定, 不应该受家属要求以及社会舆论的影响。
zfyg 发表评论于
刘鑫是诸葛亮
别人都倒霉,只她无辜

孙武要是活着
得再添一个37计: “不管我事”

LZ56 发表评论于
其实若判了死刑,也许最放心的是刘鑫,不用担心他会再来缠着她了,不然按这男的性格,以后坐牢出来后可能还会找她,因为他觉得是姓刘的让他坐的牢。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刘鑫也是受害者,只不过她没有被杀,而是江歌替她死了。怎么把矛头对着刘鑫呢?真是莫名其妙
Gaea 发表评论于
管好自己,绿林好汉不是那么好当的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有些乱,只能等着看最终判决结果和案情说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