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黄帅逝世 曾被人民日报肯定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原标题:曾被人民日报肯定的“革命小闯将”黄帅昨日在京去世


  [记者/林红]今日(12月11日)下午,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独家获悉:“革命小闯将”、“小学生事件”当事人黄帅因癌症于昨天下午在北京朝阳医院去世。据悉,黄帅曾是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的一名编辑。

  2013年10月,有媒体曾报道了《“革命小闯将”黄帅 回归平常人生》的消息。文章称,40年前,一个名叫黄帅的小学生曾被卷入一场席卷全国教育界的时代旋涡,如今她已步入知天命之年。她曾到日本留学、工作、生子,后来回国,还出版过自己的散文集,然后再次淡出公众视野。

  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底,黄帅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上学。班主任让全班同学都写日记,要求写出心里的话。9月7日,黄帅这天的日记令她的人生发生了的转变(即“小学生事件”)。

  “今天,××没有遵守课堂纪律,做了些小动作,老师把他叫到前面,说:‘我真想拿教鞭敲你的头。’这句话你说得不够确切吧,希望你对同学的错误耐心帮助,说话多注意些……”黄帅的班主任看了这篇日记后说“提意见纯粹是为了拆老师的台,降低老师的威信”。于是,接下来两个多月,老师号召同学“对黄帅的错误要批判,不要跟着她学,要和她划清界线”。

  黄帅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便给《北京日报》写了一封信,希望报社来人调和她和老师的矛盾。

  她说:“……我是红小兵,热爱党和毛主席,只不过把自己的心里话写在日记上,可是近两个月老师一直抓住不放。最近许多天,我吃不下饭,晚上做梦惊哭,但是,我没有被压服,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意见。究竟我犯了啥严重错误?难道还要我们毛泽东时代的青少年再做旧教育制度‘师道尊严’奴役下的奴隶吗?”

  对于黄帅来说,写这封信的目的不过是希望解决她和老师的矛盾,好安心学习。据黄帅后来讲,信寄出后,她又有些后悔,“自己原本有错,而且那位语文老师平时对我们挺不错的”。

  恰恰在这时,江青集团正好需要在教育界树立一个“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典型。黄帅这封六百字左右的信成为了江青等人的突破口。江青的亲信谢静宜回复:“不是你和你老师之间的关系问题,这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大事”。

  她立即指令《北京日报》把日记作了摘编,并在1973年12月12日加了编者按语公开发表。《人民日报》12月28日又在头版头条位置全文转载。几天之内,黄帅就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敢于反潮流的革命小闯将”。

  公开资料显示:1979年1月,黄帅以优异的成绩,领到了北京大学附属中学颁发的高中毕业证书。1979年,她报考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1979年9月5日,黄帅跨进了北京工业大学的校门,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1984年9月,黄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了北京计算机技术研究所工作。两年后,她加入了浩浩荡荡的留学大军。1993年3月,黄帅获得东京大学“学术硕士”学位,之后到日本三和综合研究所工作。

  1996年冬,她生了一个儿子,像许多日本女性一样,做了两年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1998年12月,黄帅结束了在日本的留学、工作,回到祖国。

  此前报道——

  《文革反潮流闯将黄帅:平静忆当年 淡然说“心事”》

  2009年10月28日 新民晚报





  “黄帅”这个名字很多40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30多年前那场全国皆知的“小学生事件”后,黄帅几经人生风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近日,她出版了一本散文集《黄帅心语》,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眼前的黄帅,外表普通。曾经的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就像许许多多已经做了母亲的中年知识女性一样,礼貌而温和。黄帅好像已经习惯于人们的惊讶。她说,朋友们曾用十六个字来形容现在的她:“直直的笑,淡淡的愁,高高的心,低低的调。”

  写日记不懈的爱好

  《黄帅心语》是从黄帅上世纪80年代末留学日本时写起的,笔墨所及,大多是她在“小学生事件”后的点滴经历。自1998年从日本回国后,黄帅成为母校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的一名编辑。她说:“这本书不是自传,不是揭秘事件始末,只是这些年的一些感悟。”

  黄帅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从小至今,她的日记估计达到几百万字,然而存留至今的并不多,因为日记曾经惹来大祸。

  念大学时,有一次妈妈发现她仍在写日记,惊恐得当即跪在地上,恳求她把日记烧掉,永远不要再写文章,好像女儿一动笔就会酝酿灾难。在母亲的泪水下,她只得含泪焚化了自己在中学和大学时代的一摞日记本。

  直到后来留学日本,她才重新拿起写日记的笔,再次记录自己的心绪。

  她给日本的一些华人报纸写稿,当年在主持《天涯孤旅》栏目时,大约有5个月的时间,她一直坚持每星期给《北京青年报》写稿,这些日记和文章现在组成了《黄帅心语》约一半的内容。此外,书中还有她陆续写下的对于母爱、友情和人生的各种感悟。

  考大学人生现转折

  1979年,黄帅从北京大学附中高中毕业,在填高考志愿时,她一口气写下4个选择都是北京工业大学。黄帅解释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确保能留在北京,因为当时父母的问题还没解决,而她的身心状态又不佳,不敢也不愿一个人远离父母。

  黄帅对北京工业大学是充满感激之情的,因为在大学期间,过去的阴影渐渐远去,她享受到了作为一名普通大学生的快乐。1984年9月,黄帅从北京工业大学毕业。两年后,她加入了留学队伍。

  1993年,黄帅获得东京大学“学术硕士”学位,之后到日本三和综合研究所工作。在日本呆了10年,黄帅一直有回国的想法。有一次,她回国和母校的出版社社长长谈了一次,社长说我们现在缺编辑你能来吗?于是,黄帅很快就收拾好行李,回了国。

  说家庭笑声特别爽

  黄帅的先生是一个在北京长大的山东人。她描述他时说:“他的性格和我截然不同,我太细腻了,而他比较粗放豪爽。”她说,当初和先生认识时,当他知道黄帅就是那个小学生时,并没有太惊讶:“他说,看不出你哪有名啊!”

  在日本时,黄帅度过了一段平静生活,特别是生下孩子后,做了两年“全职太太”。

  在书中她提到这样的细节:晒被子时,总是让丈夫的被褥彻底摊开,自己的被子缩在一角,她的心理逻辑是“阳光温暖了丈夫便是温暖了我”。暑假带儿子去看海,儿子嬉戏,她看儿子,“因为儿子在海里,所以也就看了海”。

  今年孩子10岁了,黄帅说,还没有很认真地想过哪一天,或以什么方式告诉孩子这一段历史。“他现在还不太懂,反正书也在,我也会继续写下去,到哪一天他愿意看,或他有能力理解的时候再说。”黄帅说到孩子时,脸上放着幸福的光芒,笑声也特别爽朗。

  过日子中年心悠悠

  黄帅说,《黄帅心语》出版后,她给远在加拿大的妹妹也寄了一本。由于共同走过那段艰难岁月,黄帅与妹妹的感情特别深厚。她说,“我们姐妹都远离了风雨飘摇的日子,都走出了阴影,在阳光下灿烂起来。”

  现在的黄帅,闲暇时喜欢看中央十套的科教节目,每周末回娘家看望父母,她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人到中年,我的心愿就是悠悠度日,希望自己的心灵有余量可以欣赏到周围美好的一切,而不要穿上红舞鞋,永远在旋转。”

  小学生事件:自己痛,时代痛,别人也痛

  1973年,黄帅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上学。1973年9月7日,她在日记里写道:“今天,××没有遵守课堂纪律,做了些小动作,老师把他叫到前面,说:‘我真想拿教鞭敲你的头。’这句话你说得不够确切吧,希望你对同学的错误耐心帮助,说话多注意些……”

  黄帅的班主任齐鸿儒老师看了这篇日记后认为,黄帅“提意见纯粹是为了拆老师的台,降低老师的威信”。

  于是,接下来两个多月,老师号召同学“对黄帅的错误要批判,要和她划清界限”。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后,单纯的黄帅效仿当时从报纸上看到的一个学生的做法,给报社写了一封信,希望报社来人调和她和老师的矛盾。

  没想到,这封信迎合了当时需要在教育界树立一个“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典型的需要,黄帅这封600字左右的信得到了这样的批复——

  “不是你和你老师之间的关系问题,这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大事。”按照“指示”,报社把日记作了摘编,并在1974年12月12日加了编者按语公开发表。12月28日,中央媒体又在头版头条位置全文转载。

  几天之内,黄帅就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敢于反潮流的革命小闯将”,全国各中小学迅速掀起了“破师道尊严”、“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活动,有的地方还树立了本地黄帅式反潮流人物。

  “四人帮”被粉碎后,事件迅速发生变化,报纸上开始用粗黑大字批判“一个小学生”。黄帅说,整个青少年时期,对她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痛,“自己痛,时代痛,别人也痛。”

  新闻链接:当事老师未受大冲击

  2006年,当年的当事人之一、黄帅的班主任齐鸿儒首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后来给报社写信,可能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其实我并不是在‘报复’她。”自己当时年轻气盛,“批评方式简单粗暴了一些”。

  黄帅的来信和日记登报后,他的精神压力非常大,一开始怎么也想不通,但后来还是认错了,因为如果再顶下去,可能就得离开教师队伍了。当时他也想明白了,有意见也不能转到孩子身上。就在来信在报纸上发表的那天,黄帅病了,齐鸿儒还到她家里去看了她。

当时中关村一小的领导看得比较透,处于风暴眼的中关村小学反倒相对平静,齐鸿儒没有受到太多的冲击。

  齐鸿儒说,在黄帅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她曾和同学们一起回学校看过他,师生们一起到颐和园划船玩了一整天。两人见面后,都没有再提及往事。对于往事,他早就释然了。[资料来源:新民晚报、晶报等]

scbean 发表评论于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2017-12-12 13:34:06
scbean这个地痞混球,专职攻击谩骂,侮辱他人
============================
你丫经常受到他的攻击吗? 为何不反攻击? 笨

嘿嘿,
SFO 发表评论于
那个时代的五年级学生写出六百字是没问题的。不要以现在的眼光去分析以前的问题。叫啥来着?历史唯物主义。

现在,三十的女生男生,还是小女孩小男孩。你看看人家林彪是多大年纪当的军团长,独当一面的?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反对被老师虐待,反对师道尊严,有什么错?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scbean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6:40:03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09:01
黄帅做错了吗? 她没错!一点都没错!没什么可内疚或抱歉的! 是上刚上线的错! 这包括文革期间和文革以后!
......
====================
黄帅当然没什么错.错的是那个无事生非的年代,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那个欺骗人民的年代. 归根结底,还是毛及其同党的罪过!
------------------------------------
scbean这个地痞混球,专职攻击谩骂,侮辱他人。



luting 发表评论于
她没有错,只是被人利用,谈不上是“反潮流革命小闯将”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dj2
----------------------------
是村里的。
我老爸老妈现在还住村里。
每次回村,看到北区、南区这么多50年代建的老楼还在就有点痛心。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中关村1小当时除了体育老师,男老师很少。
我家住的老楼有个学兄比黄帅低1级,班主任也是“齐葫芦”,据说人不坏,挺能跟学生打成一片的。

黄帅是文静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泼妇的。不过,在文革时期,她确实沾了文革的光。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天涯散客 发表评论于 2017-12-12 07:24:36
念大学时,有一次妈妈发现她仍在写日记,惊恐得当即跪在地上,恳求她把日记烧掉,永远不要再写文章,好像女儿一动笔就会酝酿灾难。在母亲的泪水下,她只得含泪焚化了自己在中学和大学时代的一摞日记本。
------------------
共党统治下的中国人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
-------------------------------------------
她的父亲通过女儿来搞政治投机,站错了队。变相也害了孩子。
所以,身为父母,要言传身教,底线是最起码要做个善良、正直的人,
天涯散客 发表评论于
念大学时,有一次妈妈发现她仍在写日记,惊恐得当即跪在地上,恳求她把日记烧掉,永远不要再写文章,好像女儿一动笔就会酝酿灾难。在母亲的泪水下,她只得含泪焚化了自己在中学和大学时代的一摞日记本。

------------------
共党统治下的中国人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
scbean 发表评论于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22:15:37
我觉得黄帅没有做错什么。毛泽东时代教师还敢那么粗暴对待学生,看来文革搞的还不彻底。
====================
文革搞彻底了就没你上网胡说八道的可能了.
十具 发表评论于
好吧,AI语言police删我贴两次。再换几个字试试。

不要把“革命小闯将”当笑谈,不要高估我们这个种群的集体心智。那个功课门门翘,妞术样样通的天才少年韩寒,不是靠满口爆粗“文联算个X,谁也别装X",戴上了青年领袖的桂冠吗。
十具 发表评论于
@蒋金帼 “中国的同龄人,好可怜。”
---------------------------------------------------------------
的确,你如没有亲身体验过,是难以想象那个荒唐又令人绝望的年代。宁要无产阶级的晚点,不要资产阶级的正点;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当时全国人民普遍营养不良)。邓小平提出大学招生除了政治考核也要考一点文化课(注意还不是系统的学力知识测试),火车应该正点等等common sense,都是大逆不道。“黄帅”就是标注那种反动,那种愚蛮,那种黑暗的一个梦魇般的符号。“千万不要忘记过去”,这里借用“伟人”那句话,就像犹太人纪念holocaust说的never again。
常态 发表评论于
老公是山东人 - make sense?

sleeplessinNY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8:20:44
"在书中她提到这样的细节:晒被子时,总是让丈夫的被褥彻底摊开,自己的被子缩在一角,她的心理逻辑是“阳光温暖了丈夫便是温暖了我”。"

这段文字太矫情,在日本,一般的住家阳台都容得下两人的被褥摊开曝嗮,不应出现”自己的被子缩在一角”的情形。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同龄人,好可怜。
墨尔本 发表评论于
5年级的孩子怎能写出那么充满政治色彩的话语?
十具 发表评论于
黄帅的父亲,a professional,介入并政治化了他女儿同老师的争执, 不是正面地与当事老师沟通化解矛盾(任何一个理性有教养的家长起码的),而是私下调查了那位老师,向当局举报,还把女儿的好胜扯到了"反潮流的革命精神"。他用自己的女儿为筹码,投机政治,身为科研从业者,却在当时反周反邓反智大交响里领唱。实在不光彩。有这样的父亲,不难想象四人帮得势后的黄帅该是何等的霸气。文革后黄帅的谦和只是以后social conditioning的结果。上海那个韩寒不也是一个受父亲唆使,反潮流的英雄。
SPASS 发表评论于
简单粗暴、斤斤计较、锱铢必报是中国很多老师的特点,那时候是,现在也还是。
黄帅这个名字听说过,现在才知道“事迹”,一个被时代利用了的孩子而已。
一路走好!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黄帅没有做错什么。毛泽东时代教师还敢那么粗暴对待学生,看来文革搞的还不彻底。
xs2009 发表评论于
看起来挺好挺坦荡的一个人,当年的事应该不是一个小孩子的错,老师没师德,用那样的方式欺凌学生,那样的欺负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很过分,事情又正好被江青之流利用了。
dj2 发表评论于
黄帅和齐鸿儒都不是什么坏人, 那个时代真让人不堪回首

@beijingchina 你也是我们村的啊, 可惜村里现在全乱了
苔丝村 发表评论于
We love Huang Shuai!
llarry 发表评论于
纯属被土工玩了一把。不过,当年四人帮不倒,她也就顺杆爬上去了。现在,很可能成了付国级的领导人。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她和她妹游泳很好。那时北京体院(北京体育大学)的少年体校到1小挑人,她和她妹都被挑上。那时小学就上半天课。她们下午就去体院练游泳,体院有室内游泳馆。
长期的漂白水的作用,把她们的头发漂白成栗黄色。
那样的黄帅透骨英气来。
scbean 发表评论于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09:01
黄帅做错了吗? 她没错!一点都没错!没什么可内疚或抱歉的! 是上刚上线的错! 这包括文革期间和文革以后!
......
====================
黄帅当然没什么错.错的是那个无事生非的年代,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那个欺骗人民的年代. 归根结底,还是毛及其同党的罪过!
Mrs.Santa 发表评论于
国内许多当老师的利用职权打击报复自己班的学生,丧心病狂,毫不掩饰。在美国,家长都打官司的。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读过她在日本写的短篇小说,印象最深的是:邻居中国人家如何小气,比如大葱总是切尾部一段,等切口冒出来一点再切那一点,所以那家一颗葱吃很久。
kittencats 发表评论于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9:19:29
据说那信是她爸写的。
—————
五年级小孩如果能写出那些东西来,那是文曲星下凡!
团圆 发表评论于
她算哪门子革命小闯将,明明是老师的错。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十具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4:27:01
============================
你今天是什么样,其实和有没有黄帅没有任何关系。黄帅是泼妇,那只是你的猜想。但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个确确实实的恶男。
十具 发表评论于
至今还记得中央台宣传黄帅反潮流,再早一点是白卷英雄张铁生,我心里那个失望啊。邓1973复出后,反极左,人们觉得高考可能恢复,父母为我择了校,总觉得教育最后还是要回归正常的。说实话,当时非常恨这一男一女。当然,他俩何尝不也是受害者。真不敢想象,如果毛再晚死几年或四人帮执政。If so,这个黄帅一定是一个飞扬跋扈的泼妇。
TheEarth 发表评论于
优闲丽人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3:57:21
我们这一代人,有谁不知道黄帅,张铁生,宋斌斌,张志新。。。那个极其荒唐的年代,一个阴谋家为了自己的权力,以阶级斗争为名,打击他的对手!这小女孩也是被江青利用的一个,可悲!
===============================================================
还没搞清楚?伟大光荣正确的当时人才辈出的政党--阴谋家野心家革命家的摇篮。现在不也有被利用被蒙蔽被低端的嘛。
优闲丽人 发表评论于
我们这一代人,有谁不知道黄帅,张铁生,宋斌斌,张志新。。。那个极其荒唐的年代,一个阴谋家为了自己的权力,以阶级斗争为名,打击他的对手!这小女孩也是被江青利用的一个,可悲!
fugang888 发表评论于
Termagant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52:40
活该!怎么才死呢,应该先奸后杀。
???????????????????????????????
你这中国人。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2:30:03
=====================================
历史容不得假设。你的意思是,事件发生后,黄帅和其父母应该拒绝被四帮利用,拒绝做棋子。那样的话,他们才是好人。这在几千年中“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中国,根本成不了现实,不仅四十多年前不现实,现在也不行。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接上帖)
小孩子写日记应该被鼓励,即使写了让老师不高兴的话,也不能发动全班批判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长达几个月。俺们都早已做过家长了, 如果你知道你的女儿在学校连续被人批判几个月,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给报社写信,在当时是最正常的一个自卫手段了。

俺们不在皇城根下,而是山高皇帝远。在俺们那里,学生“反潮流”只是做做样子。相反,俺们语文老师在班上高调评讲黄帅的日记: “和黄帅的日记相比,你们写的作文水平太次了,好好向人家学习。”:-)
有空聊聊 发表评论于
觉得她没什么可值得同情的,1973年,她也小学5年级了,那个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最激烈的时候吧,这种情况下给报社写信岂不是要置老师于死地?!相信5年级的她应该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没想到黄帅其实很善相。四人帮那个时代其实也有很多自己也不明白的瞎搞。几个样板戏其实就是江青的人格反映,好斗却并不聪明。那个时代提倡反潮流,要不怕坐牢等五不怕,弄得人人不得要领。都是他们的一统天下,叫人自投罗网?后来才明白要弄倒周恩来,可又没法说清楚。毛派的到台是必然的。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就不该回来
远山长 发表评论于
很震惊! 一路走好!
我认识她, 在北大附中, 她是我们的红卫兵团长,老出席国宴, 因为她的出名,我们在北大附小带了一年帽. 我们同年进入北工大, 住相邻的宿舍, 她人很好, 当年也是被利用.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2:16:33
RIP!
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去指责一个小学生写的一点也不过分的日记和信!
难道在小学时,你看到不公平的现象就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言不语吗?
后来的事,是被毛魔和江青利用了。
但,这,你能怪罪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
------------------------------------------

她写日记和寄给报社的行为没有任何过错,即使张铁生考试交白卷也没有错,法律和考试条列没有规定不能交白卷,关键是被共党利用作为斗争的工具。她感觉“痛痛痛”是因为利用她的那一派倒台了,如成功了并使她从此飞黄腾达了,她还会抱怨“痛痛痛”吗?不要跟我说即使四人帮上台,她也不会被利用和升官发财,她会拒绝四人帮的培养。这是命运,也是人性~~~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四人帮”被粉碎后,事件迅速发生变化,报纸上开始用粗黑大字批判“一个小学生”。黄帅说,整个青少年时期,对她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痛,“自己痛,时代痛,别人也痛。”
-----------------------------

问题是,如果四人帮有军队支持,率先逮捕了华国锋和一帮老人,成功地掌握了政权,那黄帅就会成为重点培养对象,先成为团中央的干部,然后再进入中央委员的行列。她还会感到“痛、痛、痛”吗?肯定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RIP!
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去指责一个小学生写的一点也不过分的日记和信!
难道在小学时,你看到不公平的现象就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言不语吗?
后来的事,是被毛魔和江青利用了。
但,这,你能怪罪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
若平 发表评论于
zs-11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1:56:59
那年头党说你是好人,你就是革命派。党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反革命。
=====================
任何一个年头都是, 现在还是。
老炮一怒 发表评论于
逝者安息。她离去的消息将我的思绪一下带回那个懵懂的年代。
党组组长 发表评论于
那事件时我已工作好几年。
就因为是地主从没得好。
上最孬的学校,坐最差的工作。
当年的小学生都逝世啦!

-不死的老年痴呆
zs-11 发表评论于
那年头党说你是好人,你就是革命派。党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反革命。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8:16:43

今天被共产党提起来,明天被共产党打下去,这就是跟共产党份子们的下场,所以今天政坛,商坛上跳上跳下的得意之士,也会是明天被社会抛弃成为倒霉的可怜之徒
--------------------------

这样才好玩嘛,否则太寂寞了。太祖不是说过的嘛,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汉口鸟堂 发表评论于
黄帅是那个时代政治造出来的人物。就算没有黄帅,照样有李帅,周帅之类被拔出来当典型。

土共这种揪典型的做法,到现在仍然使用。黄帅安息,不用被土共摆布了。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8:10:28

美國學生中
98%都是黃帥啊 (還有白帥 黑帥。。。。)
-----------------------------------------------

你说得是留学生吧?如果是本地学生的话,比例的顺序应该白帥、黑帥、黄帥~~~
pylori 发表评论于
我看那个语文老师活该被批判
Qfqsh 发表评论于
这么年轻就没了,什么癌?
KM2016 发表评论于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9:40:13
73年上小学五年级,现在大概55岁左右,不会有57岁,俺们应该年龄差不多。

年纪不算太大。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过去听说她上的是北工大分校(跟北工大没关系,属于联大)。看照片里的校牌,确实是北工大
Termagant 发表评论于
活该!怎么才死呢,应该先奸后杀。
yizhou 发表评论于
当时我在北京东城区上小学,教室小喇叭天天播送她的事迹,那时我记得从此以后我们班里有个学生敢和老师顶嘴。性格太细腻,影响她的健康,一路走好吧。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俺不认为她做过什么坏事,更不是个坏人。从这些和她有过直接或间接联系的网友所留的信息来看,黄帅是个很知性的女孩。由她日记而引发的事件是一个全国性的大事件,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那时的俺,成为俺整个人生历史的一部分。

从那个大事件里,她成功地走了出来,真的不容易。在那千军万马过高考这座独木桥的年代里,她居然还考上了大学,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真不简单!

黄帅安息吧!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等到76年以后、我读中学的时候、批黄帅、张铁生的时候、我中学老师又开始骂人了! 我有很深印象、一个女老师骂同学狼心狗肺兔子肝、一个教化学的男老师在课堂上当着我们就骂"妈了个x"....反感之极!
Dingxiang 发表评论于
黄帅既是时代的受害者,也是个客观上的帮凶。正是她和张铁生的胡为,直接引发一场政治风波,导致了那一代人一场新灾难。
事实上,黄帅比张铁生更可恶,张铁生只是在自己的卷子上发泄,黄是直接给报社写的信。后来张铁生进监狱,也算对自己罪孽的一种救赎。小小年纪心机满满,但凡一己私事都直接往高层捅,数番写信到高层,获得上大学、爹平反、出国...,各种机会。一辈子啥都搞到手,比他们那代人的大多数活得都滋润。而从没见她对自己当年行为有过深刻反思,也没见她对造成他人的巨大损伤,有过负疚惭愧的表达,更莫说真诚道歉了。不过报应躲不过,天也让你以命谢国人!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那时的小学老师都是师范毕业,也就是初中毕业。没什么水平。很多跟家庭妇女差不多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全部看完了评论
几乎所有人都是理性的
不理性的,政治挂帅的,就零零星星两三个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18:34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10:03
==============================
不知道你认识她,否则要你代向她问个好! 现在没有机会了。
----------------------------------
谈不上认识,过去能碰上,那时毕竟都是住在中关村南区的。
味苦 发表评论于
该死!她毁了几代人
zdkj2000 发表评论于
老师打击报复学生,这就是没有师德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10:03
==============================
不知道你认识她,否则要你代向她问个好! 现在没有机会了。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好像79年大学的录取率很低的。
黄帅的分数过了大学录取线,刚开始是做不被录取处理的。
经过胡耀邦特批,才被录取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10:09:01
=========================
非常同意!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中关村南区分红楼区和灰楼区。我现在具体忘了她住哪个区了。
好像是住红楼区,76年后,不少孩子嘲笑她。我挺同情她的。
那时中关村东南小区还没建,那是一片田地。南区的孩子去北大附中上学必经这片田地。
上下学,一般都成帮结伙的。她总是人单影只,想必内心是凄凉的
笔架山 发表评论于
黄帅做错了吗? 她没错!一点都没错!没什么可内疚或抱歉的! 是上刚上线的错! 这包括文革期间和文革以后!
我用印象、黄帅故事之前、我的小学老师用教鞭在课堂上抽打教训我的同学!黄帅故事报道后、再也没打过。
简单得很 发表评论于
还有张铁生,都是那时代的产物。当然还有王洪文之类。
简单得很 发表评论于
黄帅,李庆霖
季襄 发表评论于
没事别给皇上写奏折。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她上小学时,小学就5年制。
她上中学时还是文革时期。中关村南区(现在的4环大沟以南),大约分3片,按片上中学,具体哪片我不知道。1片上北大附中,这是最理想的离家最近,走路10-15分钟就到学校了,还有片上人大附中,文革时期由于人大被取消了,所以叫172中,稍微远点。
还有1片上在海淀镇的八一中学,这是最远的,走路到学校大于半个小时。
窈窕lady 发表评论于
在东京大学一个联欢会上见过一面,看起来是个文静知性的女孩子。知道她是谁,但把她当做新认识的普通留学生一样寒暄了两句。旁边有人指指点点,如果她敏感的话,应该感到不舒服。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老哥XD 发表评论于 2017-12-11 08:52:12
她到了日本之后特烦人,在免费中文报纸上连载她多委屈,她爸妈多委屈,磨磨唧唧间接为自己小时候那破事儿翻案
========================
她父母若没有为她的“反潮流”升官发财,她也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那么她一家经受到的麻烦或负面影响则更大。:-)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80年代后期86年后北京计算机研究所就向日本派程序员去工作,给8万日元,提供住处。

那时能出国就不错了。我一个中学同学就是那时去的日本工作。
好像是1年后就跳了,自己联系日本的公司干,日本公司给40万日元每月。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73年上小学五年级,现在大概55岁左右,不会有57岁,俺们应该年龄差不多。:-) 她不认识俺,但俺知道她太多太多,也影响了俺不少。:-)

知道她也考上了大学以后很为她高兴,一直在心里祝愿她好好地活着,但没想到她走得太早。
TheEarth 发表评论于
“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黄帅逝世 曾被人民日报肯定

=======================================================
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领导。中国学生至今不敢给老师提意见。现在也是如此。党就是太伟大光荣正确了,就没人想提意见。不是爱党就是反党已成为社会基本共识。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新華社剛剛收到的消息:

黃帥同志遺體告別儀式今天在八寶粥山反革命公墓舉行
周小平同志代表黨中央在黃帥同志的遺體前跳起廣場舞
儀式上還播放了麻麻的沂蒙小調
《你好黃 你好帥》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76年后,她在北大附中显得很孤单,上学和回家都是1人。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据说那信是她爸写的。
KM2016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那照片, 面孔感觉就一 帅字。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看来这里有当年1小的,她的班主任是男的,外号是叫“齐葫芦”音跟真名接近。
黄帅比我高几级。
79年高校录取时,是得到胡耀邦特批,才录取的她。
另外她和她妹都是北京体院体校练游泳的。夏天在中关村游泳场的浅水池,我曾看见她妹游蝶泳非常棒。
planet 发表评论于
对这件事印象深。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年仅57岁,可惜。当年学习过她的反潮流,给老师提意见写大字报
老哥XD 发表评论于
她到了日本之后特烦人,在免费中文报纸上连载她多委屈,她爸妈多委屈,磨磨唧唧间接为自己小时候那破事儿翻案
largesammy 发表评论于
她爸肯定想生个男孩,已经起好名字叫黄帅了,结果生出一个女的。
fleet 发表评论于
一笑泯恩仇。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那位班主任真是没有水平,这不是对学生简单粗暴的问题,而是没有职业素养的问题。你让孩子说真话,然后又号召其它学生孤立批判这个学生,谁能想得通?至于黄帅的信被谁利用,那是另外的事情。中关村一小的领导还比较有水平,没有让这个班主任的错误影响他一辈子。
卡拉沃沃 发表评论于
五六十岁就去世了,可惜。
sleeplessinNY 发表评论于
"在书中她提到这样的细节:晒被子时,总是让丈夫的被褥彻底摊开,自己的被子缩在一角,她的心理逻辑是“阳光温暖了丈夫便是温暖了我”。"

这段文字太矫情,在日本,一般的住家阳台都容得下两人的被褥摊开曝嗮,不应出现”自己的被子缩在一角”的情形。

好运连连 发表评论于
齐葫芦本来就是个人渣。
李操星 发表评论于
转:我的大学同学是北工大老师,下面是她的微信:黄帅是我们民盟的,刚退休。退休前到日本治病(妇科癌症),她到日本后受洗归入基督教。一度情绪非常好,努力传福音。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她消息了,可能不好。她是癌症复发,前七、八年得的。她母亲癌症去世,整个病程让她很痛苦。她复发可能与此有些关系。她儿子可能还不到18岁。黄帅后来远离政治,人很文静,文笔很好,曾任北工大出版社长助理。我们学校的人对她印象很好,口碑不错。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今天被共产党提起来,明天被共产党打下去,这就是跟共产党份子们的下场,所以今天政坛,商坛上跳上跳下的得意之士,也会是明天被社会抛弃成为倒霉的可怜之徒
nyfries 发表评论于
小学老师太小气导致成了全国事件。小学孩子的想法是纯真的,有什么不对在所难免,他居然号召全班学生公开批了学生两个月。。。
天地谈 发表评论于

她自己是个学霸,但当时因为她别人都不学习课本了,天天学习她。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疾病和死亡很公平,男女老幼贫富都逃脱不了!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一個黃帥倒下去
千百萬個周小平站起來!






nyfries 发表评论于
女的?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一不留神被人当了棋子,可惜了。走好!
三竹齋 发表评论于


美國學生中
98%都是黃帥啊 (還有白帥 黑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