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 资本巨头合流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

  号称世界第一的湖畔大学

  湖畔大学,号称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

  但从其运营来看,教务长是阿里巴巴的曾鸣,基地设在杭州,马云为校长,毫无疑问,这是以马云为核心的一个新组织。

  湖畔大学从2015年开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届主要方向是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精英,录取36人,以80、70后居多,其中既有王利芬这样的业界名人,也有汪小菲这样的明星型富二代。

  2016年第二届的招生扩大到传统行业,录取39人,学生平均年龄也达到了37.3岁的高龄,里面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吴国平、西贝贾国龙这样的餐饮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劲波这样的互联网创业成功人士,有顾家家居顾江生、科大讯飞胡郁这样的各自业内的领军人物,有霍英东的孙子霍启文这样的富三代,其中更是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营收5亿以上的企业。

  2017年的招生范围进一步扩大,涉及医药医疗、保险金融、投资、食品、日化、家居、通讯、教育、互联网、新能源、智能制造、新科技等12个社会重要领域的企业,几乎囊括了国家经济的方方面面。

  第三届符合初审的报名人1,080人,湖畔大学重点走访了300多家,最后录取了44人,录取率4.07%,而世界竞争最激烈的斯坦福大学录取率为4.4%,因此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称湖畔大学是世界第一。

  湖畔大学规划占地面积的新校区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镇,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届时招生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除了CEO班,逐步开设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湖畔大学的野心

  在挑选学员方面,除了设置了三年创业经验、三十名以上员工、纳税三年,并拥有三千万营业额的基本门坎,湖畔大学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

  保荐人是什么呢?应该嫁接自中国传统曲艺圈的收徒制度,相声行业如果一个人想拜师学艺,需要引师、保师,引师如同介绍人,师徒之间他需如实介绍有关情况,师徒双方都满意才行;保师就是起到个保证作用,既保证师父耐心传艺,又保证徒弟认真学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夯实基础。

  保荐人制度,说白了,就是混圈子,要进入这个圈子就必须有合格的保荐人,要保证这种关系的牢固性。因此湖畔大学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道解惑的学校,而是一个圈子,是一个牛X商人的圈子。

  湖畔大学保荐人名单

  按照马云的设想,未来的中国500强企业中,应该至少有200强出自湖畔大学,这是一个极具野心的规划,意味着湖畔大学要成为未来中国经济顶级精英的教父。

  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中,马云更是提出了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的宣言,这意味着马云不仅仅要当中国经济的教父,还要当圣人,要万世师表。

  不仅有湖畔大学,马云旗下的云谷学校还在进行经济精英下一代的培养,从父到子,一揽子教育计划,彻底改变未来中国经济人的大脑。

  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东林书院,帝国危机之源

  东林书院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即公元1111年,位于今江苏无锡市,是当时为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嫡传高弟、知名学者杨时长期讲学的地方。后废。

  明朝万历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604年,由东林学者顾宪成等人重新修复并在此聚众讲学,他们倡导读书、讲学、爱国的精神,引起全国学者普遍响应,一时声名大噪。

  顾宪成撰写的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在心更是家喻户晓。有天下言书院者,首东林之赞誉。东林书院成为江南地区人文荟萃之区和议论国事的主要舆论中心。

  正是这个标榜读书、讲学、爱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东林书院,在组织讲学的基础上,发展成为东林党,也正是东林党,敲响了明帝国亡国的丧钟。

  东林党实际上成为当时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们鼓动商人不纳税,以藏富于民的名义让中央财政空虚,而官商阶层占有巨额的社会财富,最后的结果是崇祯皇帝打仗没有钱,眼睁睁看着满人入关,亡国。

  官僚商人与女真人做买卖,其中铁器火药交易又是重要的交易对象,这直接导致了女真人军力的崛起。

  东林党显著的特征是:以讲学的名义聚集势力,最后这个学院不仅在朝廷里有大批的东林党高官,还在江南地主、商人阶层有广泛的支持,最后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明帝国的一个巨大毒瘤。

  这个毒瘤已经形成一个生态,他们在言论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话语权,在政治执行层面上有官僚系统的支撑,在基层有经济领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言有言而呼风唤雨。

  湖畔大学,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

  毫无疑问,湖畔大学现在也是一个讲学的地方,建立这个大学的精英们都是掌握着巨大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资源的中国经济领域的牛人,这些牛人背后更有着复杂的利益权力交织。

  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

  不管这个组织的口号有多诱人,目标有多伟大,但其中的风险已经不言自明。这些社会商界精英的抱团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演变,已经变得可以预见: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要求。

  这个利益要求是什么呢?

  黄埔军校之后的北伐

  黄埔军校的建立注定与以后的北伐战争相联系,孙中山从最初开始筹办军校起,就是为以后扫除列强除军阀的北伐战争作准备的,因此它的建立对以后的北伐战争产生重大的影响。

  北伐战争中北伐军将士牺牲了大约7.5万人,其中黄埔军校的学生牺牲大约3万人。

  黄埔军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人才荟萃,不胜枚举。如共产党内周恩来、陈毅、林彪、陈赓、罗瑞卿、叶剑英、项英等都出自于黄埔军校。

  黄埔军校的第一任校长是蒋介石,如果没有黄埔军校的底子,这个来自浙江溪口的小个子,绝对不会有后来的政治成就。

  马云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讲话: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更大的要求是什么?似乎已经不言自明。

  马云湖畔大学被喻东林党 柳传志:想起文革

  针对外界将马云等中国知名商人创办的湖畔大学比作结党营私的东林党,柳传志于北京时间11月20日发文回应。

  综合媒体11月21日报道,湖畔大学是由中国网络巨头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联合中国巨富冯仑、郭广昌、史玉柱等人在浙江杭州所创办的学校。

  柳传志在《为湖畔大学正名》一文中表示,近来,中国社会有一股歪风,将矛头对准民营企业家阶层。将社会两级分化的根源、贪腐的根源、环境破坏的根源,都归咎于企业家身上。 另外,他指出,不少声音又将此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认为改革开放出了新兴资产阶级,正在兴风作浪。

  柳传志说,尤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言之凿凿,分析深刻。 柳传志口中的东林党是指,明朝末年以江南文官为主、各省士林相依附而成的一个儒家政治集团。东林二字取自于顾宪成讲学之东林书院,是为东林党称之发端。 不少声音称,东林党为后世带来的积极意义包括反对空幻虚无,提倡求真务实、实学实用。但其缺点也较为明显,主要被认为缺乏治国才能,党同伐异。对于明朝的灭亡负有历史罪责。

  为湖畔大学正名

  柳传志

  2017年11月20日

  前不久,我在湖畔大学给第二期学员讲了一次课。学员们年龄不齐,有可能差出20年纪,但个个老神在在,颇为自信。翻开花名册一看履历表,不少都是知名企业家。在商讨讲课内容时,学员代表专程来到北京,从新颖的角度给我提出要求:希望我能从联想成活的几个关键时刻找出几个胜负手意即这么做,事情就成了,那么做,事情就坏了,还要求讲清背后的思考。中欧工商管理学院的资深教授梁能先生和我合作授课,为讲好这次课,我们线上线下碰过五六次,但结果都没有学员们要求的这么深刻。毕竟我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30余年,历经风险无数,死里求生之战屡见不鲜,这个题目几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很高兴按他们的要求去讲课。因为这启发我把以前打仗的细节回想一遍,并重新再做总结。

  讲课时学员们神情专注,提的问题正到好处。有一个学员提的问题正是我引而不发的,他一问,不由我脱口叫了一声知音啊!一堂课讲了整整一天半。30余年,我参加各种论坛、座谈、讲课,人数从几十到上千,次数已无法计算,印象最深刻的当属这次。已无分教与学,实际是相互交流。谁也不端着,谁也不装,都是打过仗的人,我一讲他们就明白,他们一问,就直指要害,不由你不大呼过瘾。我的秘书老怕我累着,我心里话,要是商学院也有这样的学生,也这样讲课,我就改行到商学院去当教员,准能延年益寿。可惜商学院没有这样办学的。

  记得2012年马云找我说起办湖畔大学的事,请我当校董,并谈到当校董的责、权。责任是一年要授课一次,权利是可保荐学员一名。当时我心中并不以为然,送一名学员去上学,难道还是多大的权利不成。不成想才办到第三期,湖畔大学名扬四海,报名者几乎千中取一,保荐一名学员真是天大的权利。因为知道我有这个权利而要求我推荐的朋友着实不少,弄得我委实难做。我明年将主动放弃这个权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之所以办得好,首先是马云着实下了心思。从中国要培养什么样的企业家(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企业家),从什么样的人中,以什么样的方法去选拔学员;从应为他们设计什么样的课程,如何去选请教员;从学员需要什么样的授课氛围,到如何营造这样的氛围;一次又一次的讨论、酝酿。酝酿者有校董及各行各界的志士能人,当然,以企业界为主。我第一次参加会时,心情多少有点儿是为面子而来,眼见得,议论的事一件件一桩桩的全在落实,甚至超出预计,不由得我不端正态度,打起12分的精神参会和授课。每次从杭州回京,总要心生感叹。从马云办淘宝网说要把生意做到几千个亿,我开始就不信,最后不出几年,大规模超额完成。从他说要把双11办成一个光棍节,我就又当笑话听,又是不曾想不出三年,真成了轰轰烈烈的抢购节。这次办湖畔大学是被马云当做百年大计办的,他说他从阿里退休后就只做公益和当湖畔大学的校长了。我觉得他是认真的,所以现在对他的尊称就是马校长。

  前几年,社会上有一股风,矛头直指民营企业家阶层。把社会两极分化的根源、贪腐的根源、环境破坏的根源,都归结到企业家身上。又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认为改革开放出了新兴资产阶级,正在兴风作浪。尤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言之凿凿,分析深刻。说的话,像是中东的恐怖基地。此文过些日子就又传上一阵,不由你不想起文化革命。类似这样的文章、说法,自然会搅乱人心,特别是对企业家。为此,我和企业界热爱国家、热爱中华民族的朋友,都认为应该发声。上次在湖畔大学讲课之时,我即在课堂讲过,我一定要写一篇在湖畔议事、讲课的过程,为湖畔大学正名、为中国企业家正名。

  十九大东风浩荡吹散雾霾,中国企业家精神抖擞,应在经济领域弘扬正气,大展宏图。当然我们更要小心谨慎,端正言行,要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宏伟事业中成为骨干力量!

zhuniang 发表评论于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2017-12-07 08:59:41
八戒很久没来这儿了,不过新近出来的“国色”和猪的发言很接近,其出来的时间也和猪消失时间吻合,应该是猪转世了。

----------Hahahaha!
Lion's 发表评论于
一帮新生资产阶级巨头,在握有经济话语权之后,妄图掌控政治话语权。警惕哦!中国。
nyfries 发表评论于
史玉柱最恶心,骗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买他的脑白金。shit yuzhu .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ccn 发表评论于 2017-12-07 08:37:36
八戒没发言,应该是没得到上级指示精神吧。
=======================================
八戒很久没来这儿了,不过新近出来的“国色”和猪的发言很接近,其出来的时间也和猪消失时间吻合,应该是猪转世了。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和党玩猫腻?
ccn 发表评论于
八戒没发言,应该是没得到上级指示精神吧。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马云不会有好下场,不信走着瞧。红顶商人历来危险,尤其觉得自己的钱是凭自己的本事挣的,有权决定怎么花。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作者这样歇斯底里反东林党,那自认是阉党了?
vawong 发表评论于
民间资本想用钱来影响权了。要引领而不是听命了。好戏开场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想和皇上和红二代红三代分一杯羹,做梦。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事实上还在封建社会里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资本巨头内心深深的恐惧感让他们开始抱团取暖了,他们难道不知道政府最怕的就是民间组织,不管你是什么性质,中国民主党或者红歌会都是大忌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泡杯茶先。迫不及待等着看好戏啊!这些俾倪世人与贪官勾结从百姓身上吸血肥自己的奸商们,早就该死了。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君奴岂无别,
胆敢办大学?
此文发警告,
当心命要绝。

pan2012pan 发表评论于
不知习还留着马大骗子干嘛?
su5 发表评论于
他们利用这体制发了财,他们也懂得这体制可以让他们归零。
mandike 发表评论于
  东林党实际上成为当时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们鼓动商人不纳税,以藏富于民的名义让中央财政空虚,而官商阶层占有巨额的社会财富,最后的结果是崇祯皇帝打仗没有钱,眼睁睁看着满人入关,亡国。
----------------------
话里有话,建议大家看看罗振宇的直播。剑指这些大佬们崇尚的数字货币。
难兄难弟不易 发表评论于
要动手了?舆论先行!
largesammy 发表评论于
东林党和阉党都齐了,果然是万马齐喑的时代,有好戏看了。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发表评论于
马云太狂妄了,真是no zuo no die。中国和西方的历史文化传统是不一样的。还是另外一个马—马化腾,最醒目,闷声发大财,低调得不得了。马云越来越得瑟了,但是看这两天的花边新闻,看来是要有大麻烦了。
王剑 发表评论于
如果资本想参与政治,还是被搞死好
bashfulx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Rothchild and Buildberg
kingofLiu 发表评论于
早死,社会主义不反对个人富裕成为资本家,但是如果资本家联合起来就威胁到政府了。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关键是马云之流要学生效忠谁?
若效忠的对象是校方,死定了,但校内处处挂习像习语录,就可更上一层楼了。
但一定要求校友抱团需适可而止。
老人新ID 发表评论于
一旦习大大把湖畔大学看成当今的东林书院,那马云们就完了,湖畔大学也就完了。
问题不在于马云们怎么做,而在于习大大怎么看。呵呵,马云同学还是小心为好啊!
MJ0324 发表评论于
这些和包子有何区别?
msm 发表评论于
马云们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