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鸟被中国食客吃到濒临灭绝 只用了十多年(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宣布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其中,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评级从濒危升为极危。极危,它的保护级别已经超过了国宝大熊猫的濒危,意味着其野生种群面临即将灭绝的状况非常高。黄胸鹀属小型鸣禽,但是它出名的并非是它的叫声,而是民间流传着禾花雀是天上人参,能壮筋骨、通经络,壮阳补肾,冬季进食有大补功能,这也使它面临着灭种的危险。

(image)

 根据红色名录官网公布的信息,在2004年之前,黄胸鹀还被列为无危,其种群数量巨大,但是至今短短十三年的时间,这种小家伙就经历了濒危等级从近危、易危、濒危,如今到极危四次上调。每年迁徙途径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时,被大量的捕杀,卖到广州,香港及东南亚地区。收购价格也由最开始的二三十一只涨到现在将近百元一只。目前在野生动物黑市上依然有交易。

(image)

 一盘禾花雀的价格也跟着保护级别水涨船高。在广东一些餐厅,只有熟客才能吃到。因为都被拔毛去皮,遇到检查时对外宣称是麻雀。现如今餐厅里一只价格在150元左右。更有甚者将活着的禾花雀抓起来用高热量的饲料催肥,卖个好价钱。

(image)

 每年的金秋时节,禾花雀就成群结队的从西伯利亚地区像南方迁徙。不少利益熏心的鸟贩子就拿长达成百上千米的绝户网设在它们迁徙的路途中,大似捕杀这种鸟类。

(image)

 这种尼龙网挂在空中,飞行中的鸟类根本看不见,一头撞上去就被牢牢困死,鸟越挣扎网子捆得越紧,直到最后精疲力竭窒息而死。这种网的网眼之小,蜻蜓飞过去都困难,更不要说是鸟类,即使强壮如鹰,撞进这种网子也是难逃厄运。

(image)

 捕鸟者会将抓来的鸟类按照大小和价格高低分开,冻入冰箱后四季都可以出售。根据多个监测点的数据,目前禾花雀的数量可能只有上世纪80年代的百分之一。

(image)

 在广州一家水产市场,各种野鸟公然摆在台面上卖。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官网公开信息则称,在中国,为食用而对禾花雀进行的非法诱捕是主要威胁。据公开报道广东省就有捕食禾花雀等野鸟的传统。据资料显示,2000到2013年,仅媒体报道的查获捕杀禾花雀的案例就有28宗,最多时,广州和韶关查获的被捕杀禾花雀数量达到10万多只。

(image)

就连猫头鹰和鹰这样的猛禽,遇到捕鸟网时也放弃了挣扎。还好遇到爱鸟志愿者,用时将近20分钟才在不伤害它们的前提下,将它们取出。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补药是营养不足的时代产物。在普遍营养过剩的今天,吃补药和吸毒差不多。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都是给中医中药害的。相信吃什么补什么的荒唐说法。
jcool 发表评论于
除了大便不吃。
DZ1020 发表评论于
一个果子狸吃出的SAS
并没有让国人长多少记性


26岛 发表评论于
广东人吃这个都有几百年,又不见灭绝,这10年就突然灭绝?又关广东人事?

你班傻X被一篇充满偏见的文章骗了,还来怪广东人?

丢你地老母
huahuaan2 发表评论于
下面那些講普通話的人就如退化剩4音的普通話一樣弱智。廣東人食和花雀已經是上千年的事情,但也冇食出危機。這十幾年反而和花雀數量減少,根本原因就系你們這些講Mandarin 滿韃語的人大量移民来廣東導致了生態危機的!!
sanpablo 发表评论于
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
地上四条腿的除了板凳不吃
作业本 发表评论于
禾花苦地岁南迁,魂断羊城食客涎。
恨汝不知天有命,岂凭人力寿能延?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干脆吃灭绝了,不久没念想了吗?世界上少几十种鸟也没什么。
读书行路 发表评论于
就知道吃啊
firemoth 发表评论于
广东人,说粤语的,应该让这些人灭绝成保护人种!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国家扶持的中华医药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大补裆中央,厉害了我的小雀雀
老生长谈 发表评论于
广东人/香港人,只有没想到的,没有不敢吃的. 为啥?难道历史上那地儿人多食物缺乏?
不论经济如何发展,习惯势力绝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上辈子饿死鬼投胎,下辈子还是饿死鬼
PatrioticCCP 发表评论于

中国食客 英武!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愚昧又凶残的人类。
可怜了这些鸟儿。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鸟类还是北方保护的好,麻雀都肥嘟嘟的
ZY99 发表评论于
可恶至极!
BKL 发表评论于
何止十多年,广东地区解放前已有捕捉食用。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传统中国人都是左左
长弓手 发表评论于
愚昧的民族信奉“吃啥补啥”,因为相信吃“人参”补人,所以才导致了“天人人参”绝种。吃什么“人参”,直接吃人好了!
hohoohooo 发表评论于
当地政府干嘛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