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楼上敲代码,你们他妈的在楼下集体虐我们娃(视频)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叶子_perryyeh

  又失眠了,干脆我来梳理下。

  16年初第一期开班,十分火爆,要排队等入园,当时有副总裁级别的孩子都打好不容易有名额。同事家从第一期进去了,反馈还不错,说学会上厕所啦(当时2周岁多),背诗啦,孩子也经常到工位上玩耍,我也天天从托儿班门口路过,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不错。

  今年我家要上幼儿园了,生活自理比较欠缺也腼腆,怕不习惯,想家附近看看有没有时托。去看了几个不太满意,又问了几个同事楼下怎么样,说还可以。

  于是我这个后爹就带半小时车程都会晕车的娃,每天早上来公司。多少次娃一下车就吐,我都忍了。之前也咨询过娃,认识班里小盆友吗?叫的出其他小盆友名字吗?喜欢那里吗?有其他小朋友打你吗?老师打了吗?明天还要来吗?除了开始哭闹不来,其他多数时候接的时候非常开心,去托儿班就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自己背包进去了。

  我就没有多想,真没有多想。这是第一个娃也没想过二胎。中间不是没有异常情况,比如连续发高烧,有一个月只去了大概十天剩下全请假。有几次在家里说话声音大了点,娃就吓得尿裤子,我和老婆以为是我们声音太大吓到孩子了还互相责备。7.8月份有一次我去接发现娃下嘴唇破皮外露流血,郑姓园长看见我主动说:今天学跳舞转圈,没收住磕地上了。我也表示理解没多说什么,出来后我还问过:有被打吗?说没有。

  我就真放心了,直到8月底离开,开了毕业典礼,送了证书。证书上孩子笑得特别灿烂。

  上面是前提。

  11.1新班开学。11.3,就是那位追求真相的家长,发现才送过来第三天的耳朵异常于是开始问郑姓园长。微信截图我相信很多人看过,不容置疑的口吻反过来教育。

  周一,11.6这位家长来园沟通。郑园长百般推脱责任,家长气不过要求公司介入。视频怎么得到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是看到了真相,家属晕厥。

  网上流传的家属哭诉,黄衣服下跪视频,我不清楚是周二早上还是周三早上发生的。我家的已毕业,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去参加该沟通会,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所有消息都是同事转我和集体群里聊出来的。

  周三,11.8日早上9点,我收到了同事转我的楼下视频。非常震惊,同时好奇:其他班呢?随着上班,其他同事的消息陆续传来… 跟着外部朋友也纷纷问我。

  下午三点左右,别人告知我,才知道可以看视频了。当时我在工作,推算了一下一般视频也就三个月了不得,我家的估计看不了啥就没去。

  五点多去现场,当时开了一个会议室,6台电脑。会议室里乱糟糟的,没有负责人,不知道问谁。一堆家长看到被虐的就忍不住哭,回放,手机录像。

  后来又开了一个会议室,加了三台电脑。服务器只有一个,卡的不行。当时就问现场it人员,能多开点吗。说不行了,服务器撑不住了。也有人发纸笔,说记录时间点和虐待情况,孩子姓名作为证据提交。

  人非常多,抢不到机器。中间有警察到场,要求带走封存查证。现场都是围观看视频的家长,警察未能带走。

  我提出质疑:问这里有负责人吗?说没有。问IT:为什么不备份呢?说备份要停机,现在都是看得停不了,视频太大了。问半夜可以吗?答不出。

  这是周三晚上。我好不容易抢机器看了6月5日,有视频的第一天。发现中午吃饭好一张纸巾擦多个小孩,其他没发现虐待。

  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可能真是个别,2小时才看了一天,回家。

  周四,9号中午我继续去看,发现8月底孩子少,有合班情况。我家的被合到其他班,吃饭前我家的看着别的孩子被扇耳光喂芥末,偷偷摸眼泪。有其他老师在场,视而不见。

  下班后继续看,发现了8月初同班上有孩子弯腰成u型,背靠墙上被椅子卡着腿,持续数分钟。你们自己感受这个姿势。期间多位其他老师在场,视而不见。

  那个一个捆孩子在凳子上,2个围观,我都不记得是哪个班了,看到的家长又是哭成一团。

  之后不久,警察到场,高层级别不详的安慰说警察要拷走视频,暂停观看。现场一片乱,经过追问,才知是要拿走封存查证,并不是拷贝,要带走服务器。

  现场态度都不好,靠对吼才能说上话。我吼了几下,差点被警察要求带去出去。警察和高层各种承诺相信公司相信xx,等拿纸要求签名画押,没人肯写了。

  有员工站出,既然不肯画押,那么要求ceo到场。先vp级别的到场,期间我们要求公司先备份再拿走,被拒。问为啥三天没备份,回答不出。

  鉴于来的警察据说层级高,服务器拿走了。

  后ceo来了,很多人都拍了视频。大伙也总结了几条初步要求。

  主要的:

  1.每天中午12点,ceo到场沟通情况进展。

  2.公司组成专责小组,ceo为组长。

  3.公布负责监督托儿班的员工,离职也算

  4.通知所有在上过的家长

  好像还有一条 公布所有园里任职过的员工。

  不报警的都在等着看视频拿实锤。

  拿到实锤的基本都报了,还有联合签名。

  很抱歉没张保保和妇联,大家不知道怎么提。

  剩下的之前都说过了,不重复。

  我个人再次感谢那位追求真相的家长,为我们揭开了一个远超5个月的集体黑幕。

  希望这个第三方,张保保和妇联,现代杂志能出来说说之间的经济关系。交钱收据见图。

 


  难以想象我们在楼上敲代码,你们他妈的在楼下集体虐我们娃!

  —-

  从目前已经浏览过的来看,是长期、持续、规模化的集体虐待。所有里面曾经工作过估计都无法独善其身。今天看到的远比昨天网上广为流传的严重,其他班把小孩子坐姿绑椅子上,要求小孩子站起来,站起来跌倒拉起来继续站。一个实施2个围观,期间进来的其他“老师”完全视而不见。说个别,我是不信的。至于吃完午饭一张纸巾擦一排小朋友,视频涉及的所有班级基本都这样。睡午觉胶带封嘴,那也小意思。看监控的家长哭声一片。

  视频已被带走侦查,没看到的那些大概永远没机会见到了。恨自己傻*,把亲娃送火坑里。目前孩子班上已发生孩子被椅子卡墙上虐待,当面扇其他孩子耳光喂芥末,我家的吓得抹眼泪。[泪] 三天了,公司都没有留下备份视频,视频一共5个月,22tb,十个摄像头。我对公司很失望。

  从目前已经浏览过的来看,是长期、持续、规模化的集体虐待。所有里面曾经工作过估计都无法独善其身。今天看到的远比昨天网上广为流传的严重,其他班把小孩子坐姿绑椅子上,要求小孩子站起来,站起来跌倒拉起来继续站。一个实施2个围观,期间进来的其他“老师”完全视而不见。说个别,我是不信的。至于吃完午饭一张纸巾擦一排小朋友,视频涉及的所有班级基本都这样。睡午觉胶带封嘴,那也小意思。看监控的家长哭声一片。

  zf那边的关系,网上早已理清,我也无法证实就不转了。那个张保保,出现了一次后就再也没出现,采访还接的挺欢。妇联的微信公众号也撇的干净漂亮,我都要忍不住点赞。 你们都绝户了吗?有儿女吗?

  大概进来2个月的时候,一天早上过来的时候刚好电视台的在,我还接受了采访,夸奖了一堆话,上了新闻。8月份毕业典礼的时候,还有其他家长上去送了锦旗,发表了感言。孩子不肯和老师说早的时候,我不厌其烦教育(到毕业孩子都不肯开口叫)。现在回过头看,都是那么的讽刺。昨晚那个班的主负责“老师”还在群里信誓旦旦的赌咒:xx班绝对没有发生喂芥末的情况。目前的才看过2天半的视频来看,是没看到芥末,但是看到了小朋友被椅子卡墙上,看到了我家孩子被吓的抹眼泪。

  我不知道能骂什么才能表达我的心情,昨天和今天看视频的时候,我的心像挨了一拳那么的疼了很久。

  不好意思,我是孩子爸爸,也很抱歉私信太多回复不了,暂时不打算任何接受采访,也不打算发任何视频,我不忍再看一遍,更怕看了撑不下去。我家从今年3月上到今年8月底,正好半年,算上幼儿园前的准备,送去打算教教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目前留下的监控视频是6月5日-11.5日之间,5个月整,一共10个摄像头,大概22tb。昨天和今天都是幼儿家长抽空去公司的2个会议室现场看视频,因为视频没有备份,都在同一台服务器上。公司提供了9台电脑,各个班级家长分别看各自班级的,集中给视频打时间记录行为和孩子姓名。截止被封存鉴定前,并目前没有全部看完(我家所在班级我只亲眼看了2天半,2天半都有问题,庆幸的是还没看到我家直接被打的部分)。先前新闻曝光的是11.1-11.3新班级开班,刚送来三天就被虐了3天。更多已毕业班级和还在上的老班级,家长边看边哭,已有视频从6.5开始,就有一张纸巾擦多个孩子的情况。我们怀疑从去年开班开始这情况就存在(当然视频只到6月5日,更早没有直接证据)。服务器已被封存等着检查证据,目前被刑拘人员只有三个。我等公司,等相关部门给一个交代。

  叫幼儿园并不合适,叫托儿班更合适一些。除了寒暑假临时班,平时班级是1岁半-3岁左右孩子为主,语言表达并不完善。我家所在班级大概二十几人,人员配备好像是2(3?)教课老师加1个生活老师。之前我说等公司给交代,因为公司说有专门员工监督监管,我抱着信任有员工监督才把小孩子送来的。我家天生晕车,天天早上到了公司门口就吐一地,就这样我还坚持只要不生病就送过来。孩子吃饭时间只有7.8分钟,到点老师直接一把勺子喂多个孩子(这是其他班级看到的,我家班级2天半的视频中基本都会自己吃,好一些。) 多次上过新闻也经常有各省级区级领导来视察,这就是相关部门的监管。孩子一个月交钱大概2300元左右,开学前每个家长都送了一堆纸巾过去(托儿班要求的),换来的就是一张纸巾,擦多个孩子,怪不得孩子老生病发烧,来的半年间,体重几乎无增长。幼儿园就在我办公桌正下方的一楼。 难以想象我们在楼上写代码,楼下一堆员工亲娃就在集体被虐和看其他孩子被虐。

  我还没有报警是因为我只亲眼看了2天半,还没看到我家直接被打。有直接被打的家长,基本都报过警了。现在服务器收走了也没备份,我家的估计再也看不到真实情况了。 视频真的看不下去,那个被椅子卡墙上的,是弯腰卡成U型背靠墙,没学过舞蹈的你试试这姿势?还有不睡午觉被监控盲区弄脱臼送医院的。全部看完,还不知道会多么大开眼界。 之前我在微博不怎么发其他事情,并不是想要风花雪月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不想自己天天发的只有吐槽,我在你懂的那个对门网站发的绝对都是各种吐槽。

  一边发微博一边看家长群,一边气的手抖,今夜估计又要失眠了。[泪][泪][泪] 挑好医院生,海淘奶瓶奶粉,海淘尿不湿,那么多日夜辛苦换来这堪比731的托儿班!我他妈的绝对是后爸才干这操蛋的事!

  目前为止是这样的,刑拘三名直接涉事的,园长因为昨天的证据不足已被释放了。

  我对公司的不满有3点:1视频没有备份。事发周一,带走周四晚上大概9点前后,三个晚上服务器闲着都没有人备份视频。9台电脑一起看,卡的不得了。其实昨天晚上已有警察试图带走,迫于现场人多没带得走,昨晚我在现场反应了备份问题,没有人处理。今天是高层亲自现场沟通,警察才得以带走了服务器。 2昨天并没有工作组直接处理,看视频现场一片混乱都不知道找谁,全靠家长之间自己微信群和相互通知才知道可以看监控了。3昨天并没有公布负责托儿班监督的相关员工姓名,辞职了就能了事撇开关系啦? 未经证实的消息我不传,也许这几个员工性质也很恶劣。 今晚ceo亲临现场给了承诺,明天中午会有监督员工的名单公布。我们等着看看到底是哪些员工,5个月都没有看一眼监控,放任此事发生还是早已知晓而隐瞒不报。 我先且等中午的现场通报情况。

  周一下午,应该就有员工陪同家长看到11.1-11.3的部分视频了。我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员工,又上报到了谁,导致此事并没有被重视,还是知道了被压住了没有继续上报。

  周二,托儿班依旧正常上学。那些已经毕业的家长没有收到通知,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也不知道公司的什么级别的员工在负责处理这件事。

  周三,(不知道是不是依旧正常上学)上午我们这些已毕业的班级家长,通过其他同事转发才得知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之后我才看到了黄衣服人渣下跪和妈妈哭诉的视频。

  我下午才知道可以看视频了。

  所以这周一晚上,周二大半时间,周三上午,周三晚上都可以备份视频。有吗?没有。公司有法务,是不知道警方会封存证据吗?

  周一二三谁在负责处理这事呢?不知道。

  公司说有员工负责监督托儿班,不知道这些员工都有谁,平时的执行手册内容是哪些,平日是怎么执行的?6.5有视频的第一天就有一张纸巾擦多个孩子的情况,更早怕是也有的吧?你们都监督了啥呢?天天去绕一圈就走人?

  搞笑的是11.3中午虐待,下午还有不认识的所谓(不知道是不是外部)领导去参观。视频中,那些参观的人看着这样高大上的硬件环境,估计还很开心和高兴吧?

  那些所谓老师,我们就在你们楼上啊。天天从你们门口路过无数次啊。你们哪来的胆子这么肆无忌惮,不怕被发现吗?不怕被打吗?

  更多无法证实的小道消息,我不传谣。

  但是听说,连保安都早知道了。

  郑园长在黄衣服下跪那个会上,说自己毫不知情。那么,一个保洁员有胆子实施虐待?芥末不是11月才有的,有了好几个月了,你会一直没发觉?

  那个在微信群里发赌咒说 xx班绝无芥末的情况 有的话死一户口本。亏班上的小孩子还叫你xx妈妈,我祝愿你家真的死一户口本,周二周三了还在装。

  整个托儿班,全部是戏精。岁数从二十几到五六十,碰见爸妈都笑着打招呼,我想你们心里大概想的是:傻*,又来花钱送孩子受虐了,没见过这么傻*的家长。

  先申明一下:

  我在几乎所有地方的密码都是生成器生成的,微博的密码和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一样,任何一个。

  平时我很注意匿名,极少地方才有我身份证照片。我用HTTPS的微博,也不用安卓。

  如果哪天不能发言了,发生了什么,你们懂。

  希望不要有丢失密码的情况发生。

  有心的可以看下这两天的新闻采访,我个人还没看到对受害家长的,那么采访哪些非基层的,有什么用呢?漂亮话我也会说。

  我认识的几个家长也并没有收到封口通知,曾经上过这个亲子园的最高有副总级别的高管孩子,上半年还有外国小朋友。

  公司也给家长放假来处理这个事情,只是之前视频就在对面楼,早上来早点,中午吃饭和晚上下班了都可以看一看很方便。现在没有备份,需要律师陪同去才能看,远不说非常不方便。

  同事们其实朋友圈发了不知道多少,只是我想到了发微博而已,因为微信公众号是选择性展示留言没啥用,妇联那个公众号我都看气炸了。

  我不是勇敢,只是要求把凶手绳之以法,还那么多小孩子一个公道。

  郑园长,你跑不了。

  张保保,采访前你看了几个监控?

  资料给了渣浪,就不是你能控的了…

  虽然目前还没接到上门和喝茶,但是先申明啊,请不要上门。我目前还没报案,不接受任何问询。

  没什么情况的话,我也会每天来报个平安。

  我正在参加好中午的沟通会,认识的高层ceo 前ceo 其他几个高官悉数到场,里面没有警方人员。

  现场哭声一片。

  12点开始到现在,有一个半小时都是哭诉会。

  家长一片哭,高管们陪着哭。待处理事项写了一个半黑板。

  综合各家家长的新哭诉,还有新情况,我家也有类似反应,我写不出来,很恶劣…真的…

  家长们正在提供更多证据,公司出人组织再去新增报案。

  主要的几个诉求:

  负责监督托儿班的两个人渣已经是前员工,会列入追责。

  视频等会会有其他家长去看。

  哭了,受不了了[泪]

  家长们加油。

  数据多了才知道渣浪国际版多么卡,@ 的 评论的 简直没法正常看,明星估计平时要么关要么就是交给别人打理的。

  回复转贴私信太多了,很抱歉我看不完。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有成立微信组,在通气新证据和法律相关事宜。中午的我听到2点就出来了,听不下去。

  根据中午的会,不能叫监督不力的前员工吧,应该是知情不报压着的估计可能还有py交易的会被追溯职务犯罪,有一个级别还very very的high。

  下面我就等着警方有情况配合笔录,既希望多点证据好让那帮“老师”绳之以法,又希望少些孩子们少受罪[泪]

  希望尽早能把那些“老师”全部抓获,漠视的直接下手的统统一个不拉。郑园长,还有那个张保保,就算暂时进不去,法庭也会再见。

  三方妇联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也理不清,希望下次有警方的好消息。

  感谢支持的网友们,恕无法一一回复。

  如无意外,下一个微博估计要等明天的沟通会。

shamrock100 发表评论于
我对幼儿园没什么记忆了, 就记得饭好难吃。 关于擦嘴纸巾我们小时候是每人胸口别一个小手绢。 鼻涕眼泪擦嘴都是它。

新去幼儿园一病病半年的哪儿都很多吧。
firecar2005 发表评论于
太可怕了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有问题找党委啊,大问题找中央,攸关生死命案找美国,王立军就是榜样。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没枪的坏处。有枪的话,直接把里面的老师院长妇联啥的突突了。要是陪审团制度,估计都判无罪:这些院长老师本都该死!
needtime 发表评论于
可以证实了一点: 内外的孩子们都一样对待了。

有些孩子很难控制,自己父母也管教不了。 让一个幼儿教师能怎么个处理? 父母也太心大了啊!
尤其一个师资要照顾很多孩子们的时候, 轻一点就站墙角或者送去办公室叫父母接回家吧。 又能怎么样? 请求父母把孩子接走自己找其它接受的地方去。最终也只好父母自己参与寻找最佳方式了。

这样的情景,周围也有那么几个,需要特殊教育。
远方道友 发表评论于
天呐,这恐怕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必须加强管理!
逐风 发表评论于
携程员工现在自己的小孩被虐了知道要维权了,他们平时对待携程的客人不就是这样吗?早期的携程还知道为客户着想,现在的携程就是个冷酷的赚钱机器。
kybluegrass 发表评论于
經營幼兒園的公司是上海市婦聯全資擁有。婦聯是各級黨委直接領導。這個公司是共產黨的財產。
过路人_2016 发表评论于
有人说美国也有虐童,因为国家落后又不民主所以家长不知道。哈哈
MMMMM06 发表评论于
也许是做妈妈的共鸣,稍微看一下就哭了。虐待小娃,天理难容。
jamesband007 发表评论于
厉害了我的国
加应子 发表评论于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只记得老师说不吃完饭不许跟家长走,可是饭菜好难吃,于是我就把最难吃的部分挑出来剩到最后,报告老师说吃完了,然后把那些难吃的包在嘴里,一离开幼儿园就吐掉。。。
2846 发表评论于
国外有资质的幼儿园里都有实时监控,家长登陆其网站就能看到孩子们在不同位置的一举一动。也许国内也有,建议把实时监控作为幼儿园服务的标配。
小玄人 发表评论于
以后全放直播监控才行。估计没曝光的还有很多呢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五十年代,上海有五个师范学校,其中一个是幼师,最难考。有苏联专家。此后,中国就逐渐把幼儿园当作学校,也不叫阿姨叫老师了。改革开放,发展太快,教育商业化,大学都成批发市场了,幼儿园当然也难逃。
abraham007 发表评论于
没想明白,什么人虐的童?虐童是啥动机?携程组织的?老板觉得自己手下的马工挣太多了,不敢扣工资只敢那他们的孩子出气?
难兄难弟不易 发表评论于
虎毒不食子,一个残害自己孩子的国家,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2846 发表评论于
防止携程老板找关系平息此事,查此公司还有什么黑心企业。
placidworld 发表评论于
我只相信孩子要自己带。
googlegear 发表评论于
必须提高携程员工的政治素质,不要给党和政府添乱,要又红又专。政治不合格的,通通开除。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人心坏了。我小时候上幼儿园从未发生这种情况,还是饥荒时期呢。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左左的孩子从小受迫害
hugh.williams 发表评论于
足以证明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
高崎 发表评论于
现在最重要的是推出足够多的替死鬼,才能平复家长们的怒气。
Linda64 发表评论于
孩子得自己带, 给别人不方心
泰凉 发表评论于
弄死他/她们。
sahafu09 发表评论于
要规定一个幼师只能带几个小孩,让她们也能心情愉快的带孩子,要给她们合理的待遇,要培训她们,让她们知道哪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要有家长代表察看监控录像监督她们,这样才可以从系统上解决这些问题。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啊?这也往川普头上扯?打小孩的都是共和党?
kaltwasser 发表评论于
樓下“户名已被使”, 大概你腦袋裏進xxx了,這跟特拉普有什麼關係;建議你去醫院檢查一下,你的腦袋還比上豬腦子⋯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怎么有人扯到川普头上去了?还能不能有点别的解读了?老川当一任总统他们就纠结成这个毛样?
danrow 发表评论于
这些人脑子都有病么?这些孩子都是国家的未来啊!你看看人家美国加拿大欧洲都是怎么爱护孩子的,那都是发自内心的爱啊
大千世界dqsj 发表评论于
这人心都恶到什么程度,猪狗不如呀!其时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权贵们就是这么对待下层百姓的!
户名已被使 发表评论于
侍强凌弱,践踏弱者,献媚强权,无条件热爱希特勒的忠实粉丝川普,不正是当代中国文化特点吗? 所以幼教者虐待幼儿也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楼下秀透了吧,知道这几位老师的上家是上海市妇联吗?这里面牽涉不少利益,这水深着啦。
60MPH 发表评论于
哭TM有P用
不都是亲爹吗?
就买凶也把那几个禽兽老师做了
告状索赔有P用
不都码工高工资吗?凑一大笔钱不信找不回公道来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上梁不正下梁歪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呵呵呵呵……上
azkaban 发表评论于
现在国内的人素质真是低下。我就想问这些携程的马工一句,是你们的娃重要,还是政府的脸面重要?你们的娃吃了那么多芥末,喝了那么多消毒水,一个都没死,说明芥末和消毒水对人体危害不大,还有什么可闹的?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坚决抵制,做到不传谣不信摇只信裆中央
常态 发表评论于
妇联呀妇联,还是要加强档的领导呀,妇联不行,党直接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