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中生把换内衣的心得写进essay,被哈佛录了(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现在名校录取的标准真是越来越...匪夷所思,前段时间爆出有妹子因为对披萨深沉的爱被耶鲁大学给录取了,这不,现在又有高中生因为写了自己穿内衣的变换过程,结果被哈佛一眼相中,分分钟给她发了offer。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学霸君这就来为大家揭秘!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日常生活里的小物什究竟能发挥多大的威力,比如,送你进哈佛。

 

 

最近,就有这样一个妹子,靠自己的内衣进了哈佛,确切的说,是写了篇穿内衣有感而被哈佛看中了。 通知下来的那天,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直到在录取信上看到招生官特意手写的评论:“我爱极了你的内衣essay.” 这才惊觉:一切都是真的! 如今回顾起这次奇遇,妹子还少不了一通自我调侃:“我的哈佛申请之路,乍一看,还真像个玩笑。”

 

一篇临时起意的文章让她迈进哈佛

事情是这样的: 一开始,有人在Quora上提问:大神们,请问你们申请哈佛时都写过哪些顶尖的文书?出来晒晒呗~

 

于是,便炸出了一堆就读哈佛的精英们。

 

他们纷纷晒出自己当年申请哈佛的essay,有谈教育的,有品音乐的,但这些中规中矩的文章,都不如My-Ngoc(Quora封面名,以下简称Ngoc)的一篇内衣论出彩。

 

目前,该文的阅读量已达到了450.4K,点赞量14.5K.

 

 

与其他准备良久的竞争对手们不同,Ngoc进哈佛,充满了误打误撞的意味

 

确切的说,哈佛大学是她在最后一刻才加到申请名单里的。对此,Ngoc的解释是:“因为哈佛的申请流程太简单了,不申请一下简直浪费。” 正是由于无心插柳,Ngoc打一开始就没想去故意惊艳谁,只是洋洋洒洒地写了些心里话——一篇谈论内衣和星星的作品。 而之所以选这个题材,也是她“偷懒”从之前申请芝加哥大学的材料中摘取的(芝加哥的申请要求是写一篇500字的文,谈谈对自己意义重大的一件衣服。) 可就是这么一篇临时起意的文章,将Ngoc一路送进了哈佛。

 

废弃的内衣就像黑洞,将我整个吞噬

在文章的一开始,Ngoc对内衣是恶意满满的。 她回忆了自己第一次穿内衣的时候:那是五年级放学后的一天,母亲将她拉到一旁,递上一片白色布状的东西,吩咐她穿在身上:“你是个大女孩了,你得穿上它。”

 

那一刻,Ngoc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此被改变了。

 

自从胸前多了这个不太舒服的玩意儿,Ngoc就没安生的时候。它紧贴于衬衫之下,勒着自己的胸,总有一股隐隐的压力,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无忧无虑的童年已经过去了。 就这样,内衣挺进了Ngoc的生活。 第一件内衣用了没多久就下岗了,随之而来的是第二件、第三件,到了第四件的时候,Ngoc已经穿上了成人码,就是自己妈妈穿的那种。 内衣的更换似乎在告诉Ngoc一种定律:新的一来,旧的拜拜。

 

旧的内衣只能被丢弃在柜子深处,不管以前多么闪耀夺目,现在也只是一堆破旧的边角料,似乎这就是它们无可更改的宿命。“就像坠落在宇宙犄角旮旯里的星星一样,它们落满了灰尘,毫无生机,毫无光彩。

 

 

这让Ngoc无比伤感,她想起了自己穿内衣的那一天,一样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说No的权利,这和那些被丢弃的内衣有什么两样? 于是,每换一件新的内衣,这种失落感就加重一分,她觉得自己似乎被强行推着,走到越来越遥远的地方,没有回头的余地。 她开始厌恶起了新内衣上的那些装饰:时髦的褶皱,夸张的图案,繁复的花边,一切都是那么的闪亮亮,似乎是为了抵消人生进程中越加越重的担子而做出的补偿。

 

这种厌恶一再发酵,终于,她开始抵抗穿新内衣:“有时,即使我发现内衣太小,该换了,我仍然不愿意换新的,因为这意味着新的来了,旧的就得滚蛋。如果世界是按这么一个定律运转,那对我来说还有什么生存的意义?” 但这种抵抗没起太大作用,很快,Ngoc便发现柜子里被丢弃的内衣依旧越积越多,就像黑洞一样在吸蚀着自己:“我渐渐泄了气,准备着被这样一个黑洞吞噬。”

 

变化更迭乃自然规律,何必烦恼?

于妹子们来说,穿内衣是每一天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内衣是性感、美丽的代名词,更是好身材必不可少的衬托。

 

 

但对于Ngoc,内衣已经变成了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心结,它没有色彩,没有光芒,散发着一股陈旧、阴腐的气息。 好在有一天,Ngoc终于想通了。 她发现,生命并不是单纯的线性运转,而是像一个圈,有着周而复始的循环:就拿自己心爱的星星来说,新的星星是从那些已经燃尽的星星灰烬里重生的,因此换个角度看,死亡所带来的黑暗其实也暗暗蕴含着生的光芒。

 

 

那么也就是说,万物相辅相成,相依相存。现有的事物都有着过去的影子,是对过去的一种诠释和再造。所以,穿上一件新的内衣,并不是对旧内衣的抛弃,而是对生活的变化本身所给予的一种回应。 在文章末尾,Ngoc写道:变化,尽管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压力重重,但却是天底下最自然的规律。我想,柜子里的那一堆内衣无论如何都减少不了了,虽然我很难接受这一点,但我不得不承认,随着年龄的增加,下垂会变得很厉害,我也需要新的内衣,毕竟这世上没什么能比一件内衣带来更坚挺的依托了。

 

Ngoc妹子对人生的这种幽默调侃,睿智认知,立马引来了一堆网友的赞赏:

 

 

和网友们一样,学霸君也很欣赏Ngoc妹子的这种改变:缅怀过去,但也学会拥抱现有的。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一些不太愉悦的变化,小到第一次摔跤,第一次变声、长胡子;大到高考失败,亲人离去。这些变化让人气恼,甚至伤心欲绝,故而你开始抗拒,就像Ngoc抵制新的内衣一样。 这些本无可厚非,不过这之后,得学会如何去适应身边的环境,接受人生随之而来的变化。因为它标志着你开始参悟、思考身边的一切,并积极寻求办法与新的挑战共存。 毕竟,如那句话所说:“It's awful being a grown-up, but the carousel never stops spinning." (成人的世界有诸多烦忧,但旋转木马依旧转个不停。)

 

 

是啊,时间不会倒流,又何必一味追忆逝去的?万事万物无时不刻不在变化之中,有新的到来,自然就有旧的逝去。没必要抗拒,而要像Ngoc妹子领悟到的:聚焦现在,活在当下。 Ngoc做到了,所以她在文中写道:I was saved.

 

被一件内衣拯救,所以钻出了牛角尖,学会从容地面对自己的人生。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大概正是吸引哈佛招生官的地方,于是大方抛出了橄榄枝。 而这种独特而又富含智慧的视角,似乎是近年来名校最为心仪的,心动的小伙伴们,不如好好借鉴一番~ 最后,附上Ngoc的原文,喜欢的小伙伴们快快读起来:

 

I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I wore a bra. I came home from school in the fifth grade, and my mom handed me a white cloth to put on beneath my shirt. “You’re a big girl now,” she said, “You need to wear this.” From that moment on, my life was forever changed. That same year, I was taught that the sun would someday die, and I, feeling the pressure of the contraption beneath my shirt, realized that my childhood, too, would eventually dissipate just like the sun. The first bra paved way for a second, and then a third, and then, by the fourth bra I had advanced to the Lady Type, the ones that my mom wore. With every new bra, I cast away the former. Somewhere in the dark abyss of my closet, there is a heap of abandoned bras, tiny, worn-out filaments that had once shone so brightly in their days of use, but had faded away into old, neglected remnants of days long gone. They sit against a corner of the universe and gather dust like dead stars— without life, without luster, without vigor. With every new bra, I felt the unmerciful hand of change push me further down a path with which I had no return. The bras no longer had the simplicity of the first; they came equipped with more folds and stitches and frills and patterns that were designed to counteract the growing complexity of my responsibilities. Sometimes, when I found myself too big for the current one, I was either unable to or unwilling to get another because of the implications behind the transition—if every new bra meant the death of another star, then the adult world was nothing to me but a lifetime of darkness. I tried so hard not to kill any more stars, but my resistance was not enough, and I found myself adding layer after layer to the ever-increasing pile of bras. With this mindset, I prepared myself for the end, for the moment in which my entire universe would be engulfed by the black hole forming in my closet. But I was saved. I learned that life does not occur linearly, but in cycles: New stars can arise from the ashes of former ones, and the darkness of death is replenished by the light of birth. Thus, what is created is only a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past in a form that is fitted for the present. In wearing a new bra, I was not casting away my old self but reorienting myself to accommodate to changing times. Change, as overwhelming as it feels, is only natural—the pile of bras will only get bigger. Though it is hard to accept the existence of the bra in my life, I realize that I cannot live without it, for, as we grow older, things tend to droop more easily, and there is nothing more reliable than a bra to give us the inner support necessary to have a firm hold on life.

 
龙湾故事会 发表评论于
孩子气和哲人气的混合体,不服不行!
KKK81 发表评论于
估计张铁生当初把白卷交到哈佛也能被录取。
F-U 发表评论于
谁说中国人迷哈佛,看看留言就知道胡扯
nyfan 发表评论于
我准备些一千遍ALM,ALM...也许也有希望去藤校
边走边瞧 发表评论于
姓苏 。苏美玉。越南人。
乐行 发表评论于
看名字拼音是个华人?姓陶?
9月 发表评论于
哈佛招生办的是pervert 吗?
选民 发表评论于
滕校招生非常看重学生的原创性。数学,物理,化学这些科目都是可以靠参加补习班,模拟考,死记硬背而提高。唯有 essay 可反应学生的原创性。

华人的孩子申请滕校通常犯的错误就是去听了太多的如何申请滕校的讲座。结果写出来的 essay 千遍一律, 十个同一个城里的华人孩子,8个写出来的 essay 大同小异,因为他们都去了那些一样的如何写essay 的讲座。

招生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那些按模子套出来的essay。
胡小海 发表评论于
应该把她的内衣放哈佛的橱窗展览:穿得起这样高级内衣的,才能进哈佛。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写得相当不错啊!
玉貔貅 发表评论于
如果老舍凭着一篇《济南的冬天》被名牌大学中文系录取,恐怕没有什么非议吧。
同样的道理,这位女孩可以把看似简单平凡的琐事写得如此生动深刻,哈佛录取她也是有道理的。
一篇几百字的短文,体现的是这个女孩敏锐的洞察力和思考能力。
FrSpain 发表评论于
立意很新颖,但是,怎么被Saved心理历程并没有明确交代啊,显得很突兀。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不会又一窝蜂地山寨别人的创意吧?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看了以下的评论,我意识到没有才华不是最悲催的,连什么是才华都不知道,更令人心酸。SAT考一干分也不管用。
humimm 发表评论于
人才,不同于千篇一律的,弹琴体育一把抓的优等生,而是从普通中生活中见神奇的,真的是不拘一格降人才,我认为,哈佛还是有眼光的。
古魂 发表评论于
上一次有人写了一千遍“黑人的命也是命!"也被录取了
边走边瞧 发表评论于
My Ngoc To, 越南名,“苏美玉”。文中光叫“Ngoc, 玉”,错误简称。
weston 发表评论于
写这标题和以下许多评论的没看懂文意,乱喷一通.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真服了这些文科生,芝麻大的一点事硬是扯上了黑洞。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真服了这些文科生,芝麻大的一点事硬是扯上了黑洞。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真服了这些文科生,芝麻大的一点事硬是扯上了黑洞。
雅是一种德 发表评论于
幽默且有深度,思考过后写的一篇不俗文——尽管是写内衣:)
jinhui20 发表评论于
芙蓉姐姐关于“藕的胸”的论文,比这个好多了,能上哈佛
fus 发表评论于
有病。估计招生的是猥琐男,准备日后好相见。
土拨鼠拨土 发表评论于
下次写上厕所的感受,看完了录取官都去找厕所了。
baozhang 发表评论于
还是有哈佛的光环吧。 真蛮扯的。
小矛 发表评论于
的确是荒唐的招生制度。恐怕的哈佛大学想见识一下这个女同学的内衣尺寸到底多大吧?
逻辑思维 发表评论于
AA招进了一帮无法无天的阿米狗,然后是个半男不女的叛徒.. 现在又是内衣乱性的女表子,哈佛继续堕落吧..
Huiren 发表评论于
读完后的第一反应是,哈佛的招生官是从中国古时候超越过来的?中国的科举不就是靠一篇文章平步青云吗?那位说中国这落后那落后的,咋科举的做法还有人效仿呢?
nh22 发表评论于
还要女的写怎么换卫生巾的,男的写怎么手淫,手上沾满了精子。。。。,也能联想到生命啊。。
paladindancer 发表评论于
女的第二性征来的比男性要强烈一些 胸啊 大姨妈啊, 男的也就是长个胡子能注意的到
TexasPeter 发表评论于
下一篇写不穿内衣。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还得拼爹拼肤色
有门部关 发表评论于
换个男的写篇内裤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