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妖猫传》或许可以说明,第5代导演只是需要被唤醒(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9月12日,秋风带凉,红叶翻飞。

今日是哥哥张国荣诞辰,微博上又见程蝶衣风华绝代的身影。

先遥祝他生日快乐。



一戏一梦一人生,张国荣的程蝶衣已远去,“霸王”张丰毅仍然霸气,“沙书记”的一身正气让他表演得深入人心。



导演陈凯歌则马不停蹄给新戏《妖猫传》做宣传,65岁的陈导此番再次在奇幻主题上下重注,雄心壮志不减。



E姐之前写过《芳华》和冯小刚,这一次我们来聊聊陈凯歌的《妖猫传》和他的电影吧。



01 陈导新作是一部奇幻撸猫片

数日之前,《妖猫传》正式进入宣传期。

官博前两天(终于)曝出了十二张“有故事”的角色海报。



海报走黑白简约风,人物脸上微表情复杂,旁边附着一句“暗藏玄机”的独白,似乎对角色命运走向有所指。



剧透让你猜不透…

随后是演员们对导演陈凯歌集体表白,欧豪对导演“每拍一部戏搭一座城”这事儿感到很牛。



拍《荆轲刺秦王》搭了秦皇宫,《赵氏孤儿》有春秋战国城,《妖猫传》为了cos盛唐时代的长安城,陈凯歌与美术团队磨磨蹭蹭筹备了六年才正式进城开机。



连一草一木都不放过

此处应有猫奴提问,一部吸猫的戏为什么要搭一座城?



不是给个纸皮箱就好了吗?

因为《妖猫记》讲述的是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搅局大唐盛世,引起一系列妖邪灵异之事。



癫狂诗人白乐天(就是白居易)与仰慕大唐风彩的僧人空海相遇长安,意外触发了横跨三十年的惊天之秘。



E姐不得不感叹《妖猫传》选角搭配颇为独特,可分为奇幻组和文艺组,连梁朝伟都粉的90后鲜肉染谷将太成为奇幻组的担当。



《寄生兽》里的泉新一和抢戏的小右

染谷将太在戏里饰演“镇定、从容,像玉一样圆润”的高僧空海,一袭白衣加上呆萌的光头造型……被萌坏的导演点评:神似一休哥。



我一向对英俊僧人有莫名好感……禁欲系

张雨绮和张天爱也是奇幻组的扛把子,不知会有什么互动。



文艺组担当则有刚演完《芳华》的黄轩,戏里他饰演“可以很暴躁,可以很孩子气,但很有修养的”诗人白乐天。



演过《步履不停》、《比海还深》的文艺男神阿部宽,这次不再是沉默持重的中年大叔,而是历史名人,遣唐留学生晁衡。



给阿部叔鼓鼓掌

至于合文艺和奇幻于一身的选手,莫过于这只美少女战士同款黑猫LUNA。戏里它演一只活了三十年&会说人话的妖猫。



真.同款

从官博最近放出的演员海报里,每个演员都走简约黑白风,只有黑白的LUNA走浮夸霸气风







肯定是只戏精

作为打破次元壁的大唐御猫,LUNA可是PK掉了不少有背景的同类,包括姚晨的八顿。



范冰冰和李晨的MR CAT:



组里有人的也不行,拍电影可严肃了~



自从LUNA入组,无论奇幻组还是文艺组最后都合体变成铲屎官组,可谓三千宠爱在一猫。



中日友好也从撸猫开始



02 陈凯歌的浮与沉

在E姐心中,《霸王别姬》真是白月光一般的经典。

这部影片最令人难忘的应该是画面,帧帧唯美,细节处处充满陈凯歌式的东方美学。



演员演技在线,从主演到配角全是亮点。



影片配色大胆惊艳,加上故事本身的荡气回肠,瞬间脱颖而出。



征服了戛纳评委,让陈凯歌捧得金棕榈,彼一时也是风头无两。



实至名归

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这荣耀加身的背后,是种种意外和“一波三折”,才成就了经典的《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小说最早是张曼玉经纪人陈自强推荐给徐枫,很多行内人一看便说,“这部戏不能卖钱。”但慧眼识珠的徐枫看完,立刻约出李碧华买下版权。





徐枫,邵氏当家花旦,曾因《龙门客栈》《侠女》扬名国际,后来成为金牌制片人,对华语影坛有极大贡献的“侠女”。今年获金马奖终身成就奖。

而当时陈凯歌的《孩子王》恰好入围戛纳影展,徐枫和张艾嘉、候孝贤一起去围观了这部电影,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有够闷的,看不懂他在拍什么”。

徐枫却觉得,陈凯歌很有才华,也许会拍出不一样的东西。











事实证明,她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1993年戛纳影展徐枫作为出品人和陈凯歌、张国荣一同上台领奖

然而在当时,看完小说的陈凯歌,认为这不过是一部普通的言情小说,与他过去钟爱的大叙事与厚重主题风格不符,并无多大兴趣。

最后,他禁不住徐枫接近一年的软磨硬泡,把戏接了下来。



不过他也对剧本提出了改编要求——

将整个故事定位为跨越中国五十年,通过三个人的情感关系,映射当时的社会。为此,他们找到知名编剧芦苇。



芦苇当时有部知名作品《疯狂的代价》,E姐曾在一个很有趣的专题里介绍过这部片,有人记得吗?

而演员选角这方面,电影更是波折颇多。

彼时徐枫购买《霸王别姬》小说版权的条件之一,是作者李碧华有权参与选角。而在李碧华心中,程蝶衣一角是属意张国荣的。



于是陈凯歌找到张国荣,对谈了两个多小时,期间张国荣大多时候只是在吸烟聆听,深深被故事打动。



哥哥后来在《风月》采访中说过,“陈凯歌导演是第一个找我拍电影的内地导演。”

没想到后来,由于女投资人的要求,程蝶衣一角临时换成了尊龙。



也是很帅的

当时剧组给尊龙提出一千万片酬,尊龙很青睐这个角色,但由于多种原因错失良机。



尊龙在《蝴蝶君》里的扮相也是十分惊艳的(蝴蝶君的故事也是很奇葩哦,改天说)

陈凯歌只得再次“厚脸皮”去找张国荣,哥哥也爽快答应。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张国荣在北京专门学“京片子”,不住酒店而改住北京平房,为的就是体验角色生活状态。



小浪蹄子~~2333

正是这样的全情投入,才有了我们看到的——“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



而另一方面,《霸王别姬》的故事层次感和宏大叙事,也与陈凯歌自身的经历有关。

陈凯歌从7岁时起,就由母亲手把手教着每天读诗、练书法;他喜欢古典文学,17岁下乡,扁担挑了两只纸箱——一箱生活用品,一箱书,其中有《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诗词格律学》、《红楼梦》,还有一套八册的古文选读……



我知道那套古文选读叫什么……大学的时候也买过

1978年,陈凯歌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不久以后,他带着张艾嘉他们觉得“闷”的《孩子王》剧本,来到了广西电影制片厂。

由于剧本内容太过沉重,当时没有得到批准拍摄。他便和张艺谋、何群拍了由柯蓝散文集《深谷回声》改编成的电影《黄土地》。



这部戏也被视为第五代导演的崛起之作,而陈凯歌对电影的严格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王学圻回忆,《黄土地》拍摄期间,剧组在山上修了一条路,为了突出黄土高坡山路的苍凉,特意请了当地老百姓去踩踏,制片主任也常在晚饭后唱着歌带大家去踩路,花了几个月,才达到了陈凯歌追求的意境。



哎,以前拍电影真是匠人精神

《黄土地》的成功,让陈凯歌的“野心”越来越明显,他想通过电影来关注宏观的社会和历史,同时又传递人文关怀和微小的思考。



《大阅兵》和《孩子王》也都是对现实的反思,这三部戏被称作“陈凯歌三部曲”。

那段艰苦的岁月,却成为他们第五代导演最纯真而难忘的日子。



只是他也曾年少冲动,在动荡的十年,因为父亲特殊的身份,14岁的他上台批判了父亲,这个事情也成为他一生最后悔的事。



他把自己的经历写在了《少年凯歌》里,并将这样的内疚,放入了《霸王别姬》。



(摘自《少年凯歌》)

也就有了我们在影片里看到的,凄楚悲凉不忍卒看的场景……



所以,艺术往往来源于生活,不是导演在选择剧本,剧本也在冥冥之中选择着主宰自己命运的导演。

《霸王别姬》以后,陈凯歌似乎失了些许“天时地利人和”——他拍《风月》,同班底,完全按照陈凯歌艺术想法来拍,却遭遇了口碑票房双失利。



王祖贤试镜失败,因为太胖……

陈凯歌开始反省自己的野心太盛:

“我太注重艺术,太注重技巧,那种存在于《霸王别姬》里的非常非常‘真’的东西没有了……我已忘了简单的力量,《风月》是一个犯错误的阶段。”



1996年,陈凯歌拍摄《荆轲刺秦王》,亲自编剧,总投资8000万,演员都是实力演技派。

这部电影,也很有陈凯歌的想法,他用秦王嬴政和刺客荆轲来代表两种主体,一个代表无休止的杀戮,另一个代表人性的力量。

然而艺术偏重于故事感,电影首映时,被媒体一片批评声覆盖,迫于市场压力,只能重新剪辑。



后来陈凯歌开始向商业片进军,拍摄了《无极》。



《无极》里每个角色都是被命运捉弄的人,没有绝对的善恶,但影片却少了真正的戏剧冲突。



所以迎来了一片“差评”。

加上胡戈重新剪辑了电影《无极》,做了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引起轩然大波。虽然因此《无极》的见报率和票房都不低,但口碑可谓是“糊”了。

也许像陈凯歌说的,拍《无极》就像在赌博——不过最终,他赌输了。



到底是有自己的情怀和取向,陈凯歌曾说,自己喜欢拍牛人的故事。

在他的作品里,永远存在着一个他完全认同的角色,借角色反应了他的个人意识。就像《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



所以在经历了《无极》的市场教训后,2008年,陈凯歌重新拍回擅长的“牛人”艺术片——《梅兰芳》。用梅兰芳独立自主的意识品格和对艺术的追求,让人看到社会文人志士的魅力。



《赵氏孤儿》也是他另一个“牛人”故事,他把程婴放置到大的历史格局里讲故事。



只是《梅兰芳》口碑票房平稳,却也就止于平稳,大家觉得陈凯歌这部作品没有太大的突破;而《赵氏孤儿》单选角初期就因为宋慧乔没有合作成,而引出许多争议。



开拍就公布女主角是宋慧乔,后来宋慧乔方表示没有收到邀约

——总归还是,天时地利人和,差了几分。



03 第五代导演的困惑与发现

如果《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绕不开的巅峰之作,那“第五代导演”就是他拿不掉的人生标签。

第五代导演大都在八十年代初暂露头角,陈凯歌、张艺谋、黄建新、田壮壮……他们携手创造了中国电影的第二个黄金时代。



“第一个黄金时代”为上世纪30年代,当时的上海,可以说是中国的“好莱坞”

文化创作解禁后,革命样板戏已经无法满足中国观众的精神需求了,中国电影圈急需开拓新鲜的绿洲。

第五代导演在进入学院之前,有的当过兵。



陈凯歌(右一)

有的下过乡。



认得出这枚年轻人吗?

也多少有渡过社会动荡时期,总之都不安逸。

但这些苦难为他们培养了朴素的创作态度,又逢改革开放,大量西方思潮涌入,这个时期的整体气氛都非常有利于文艺创作。



令人怀念的80年代!

不同于今天的“煤老板跨界拍电影”,第五代导演自知身兼重担,创作态度相当严谨,没有三五年的剪辑或摄影功底,绝不敢妄自掌镜。

标志第五代导演作品崛起的《黄土地》,陈凯歌执导,张艺谋担任摄影。大块的色彩和浓烈的色调,形成了一种新的电影风格。



也正是凭借扎实的基础和丰富的阅历,他们掌握了中国电影的发言权。

他们在学院掌握电影的表达方法之后,将理想抱负与创作激情,通过镜头爆发出来。

这时候,电影是第五代导演观念的载体。

比如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段小楼和程蝶衣两个京剧伶人悲欢离合半个世纪,赚足眼泪之余,提出了对人性、历史的思考,顺带质疑了传统文化。



自成一派的黄建新则以幽默与戏谑的处女作《黑炮事件》震动影坛。



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在90年代多次获得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4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不吹不捧,他们绝对是迄今为止中国导演最辉煌的一代。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电影工作者来说,最爽的莫过于创作环境的宽松,而且还不用考虑钱的问题——毕竟电影制片厂都是国有制,不差钱。



但这种自由自在,九十年代以后,就不乐观了。

最要命的是,电影制作随着市场化进程的加强,开始在乎钱。

创作受限还要考虑市场投资,第五代导演不得不在困惑中做出新的尝试。



揭开第五代导演转型序幕的《英雄》,创造了全球共计16.5亿人民币的票房,还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4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一名

2005年后,中国电影市场开始涌入大量资金。资金越多,通常意味着投资人希望更多的票房回报。

这些有情怀的导演拥有的超前性,已经远把当下的大众通俗审美甩在身后。

当时槽声一片,陈凯歌看似无奈的说,五年之内没人看得懂无极。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似乎观众真的开始认可这部作品了。





尽管都有大资本的注入,但很显然,中国观众不允许拍出“华语最好电影”的陈凯歌,拍出奢华却空洞的电影。

资本的过多介入,让第五代导演看不清他们在行业中应有的位置。如今再提起他们,总少不了一句——正在没落。

曾是中国电影的代表人物,如今在资本裹挟下陷入了“票房”和“艺术”的博弈中,始终找不到方向。

而如何权衡资本与艺术,如何保证资金的情况下对观众负责,是他们迷茫的根源。

在此局面下,陈凯歌选择放慢节奏,两三年仅做一部片。

2005年的《无极》,时隔12年众多人为其翻盘。





2010年的《赵氏孤儿》,填满了家国大义和人文关怀。



2012年的《搜索》,更被称“完全看不出是陈凯歌的作品”。

叶蓝秋小事件造成的“蝴蝶效应”引发了大规模网络暴力,既关注社会演进,同时又传递自我的思考。



2015年《道士下山》,同样是“不怎么陈凯歌”,看似三俗却饱含哲学道理。



这也是E姐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水下阎罗的蒙太奇镜头令我至今难忘。



如今又是两年之后,估计谁也想不到,今年已经65岁的陈凯歌居然推出了一部奇幻大片。

尽管多年来遭受过无数争议,但至少,他还保留着对电影创作的激情。



这种激情也许与他父亲有关

就凭他拍出过《黄土地》、《孩子王》、《霸王别姬》;就凭他敢把染谷将太、阿部宽、黄轩、秦昊、张雨绮凑一桌;就凭他就凭他六年磨一剑的匠心——

《妖猫传》,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