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改变了中国 而习近平正在慢慢改回去(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政府与商人关系将有改变的征兆其实早已显现,但许多人是在肖建华被秘密押回北京、吴小晖失去自由之后,才愿意正视这一事实。就算是先知先觉的王健林,几年前虽预感到大事不妙,但也未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

资本大鳄被斥为“野蛮人、害人精”

习近平接任之后,面对私企富豪坐大之势,一直在考虑如何用“混合所有制”将私企中的优质资本吸纳进国企,将国企做大做强做“混”。

混合所有制的提法,在2014年《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与《关于完善公有制实现形式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布以后,就为社会熟悉。但民企对此毫无热情。我在《国企改革:官方民企各有盘算》(VOA,2014年9月7日)中,指出当时民企普遍视“混合所有制”为陷阱,认为如果混合,民企又拿不到控股权,进去后很可能被“招安”,最坏的可能是被“关门打狗”。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接受新浪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是民营企业控股,或者至少我要相对控股”,“如果国企控股,不等于我拿钱帮国企吗?那我不是有毛病吗?不能干这个事。”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公布之后,民企虽然普遍视混合为“陷阱”,但并不认为会出现“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情景。当时许多海外评论者不看相关文件,以为要推行国企私有化了。针对这类看法,我在《“国企改革方案”的风,姓私还是姓公?》(VOA,2015年9月20日)一文中,逐条剖析,指出该方案的目的是通过让私企优质资本进入国企、但又不占主导地位,将国企做大做强做“混”。

嗅出危险气味的人开始跑路。从2014年开始,王健林、吴小晖都走上了海外扩张之路,二者的方式略有不同,万达系是通过国内举债筹资,安邦系则是发行各种保险理财产品筹资;但二者本质相同,都是通过国内高负债走“金蝉脱壳”之路。二人 公司的高负债情况,我在此前评述二人的文章中都提过,不再复述。

中国当局也不是吃素的,早就看出这些把戏,只是投鼠忌器。2015年股灾之后,刘士余被任命为证监会主席。面对满目疮痍的股市,刘士余说过不少让富豪们惊心的话语,比如:2016年12月3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刘士余称,“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刘士余警告说:“挑战了国家法规的底线,也挑战了做人的底线,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业界当时普遍认为,刘士余针对的是以恒大系、宝能系、安邦系为代表的举牌最为活跃的保险系资金。还有大胆一些投资界人士,则批评刘士余的言论不当,妨碍金融改革,但并未想到中国政府要重新厘定政府与商界的关系。

中国政商关系之结在哪里?

对商人阶层的崛起,中国政府相当在意,江泽民用“三个代表”理论将新富阶层与专业人士纳入社会基础之后,有过不少官方调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在2010年第4期封面文章《中国新富家族》中曾透露:有关机构在2009年发布了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总榜单,3000个家族财富总值16963亿,平均财富5.654亿。进入总榜单的1万个家族,财富总值21057亿,平均财富值2亿元。

该文总结了中国“新富家族”的构成: “其一为草根崛起。最典型的是浙商和广东商人;其二为体制内起步,以商人终结,或者本身亦官亦商,头顶红帽”。这篇文章以苏南商人为红帽商人的代表,但“九二派”商人也应该归于此类。“其三为红色家族。这种类型的商人家族,拥有深厚的政治与资本,故起步高,容易获得社会资源。这些红色商业家族,多从事一些需要审批的贸易,基础产业,能源等产业。房地产行业亦多为红色家族钟情的领域。”

有趣的是,该文对前两类商人都列举了代表人物,但对第三类商人却未提及一个名字,只是指出:“在国外,富豪家族一般呈现几个特点,一是草根商人占绝大多数,二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商人家族占大多数。对比这两个领域,中国商人家族的构成,存在很多隐忧。近年来日益被诟病的权力资本,权钱的联姻,为中国商人家族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篇文章再次将中国政商关系的明暗两个层面摆上桌面:表面上是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实质上是官员与企业家、商人的关系。这两层粘在一起的关系,注定了中国政商关系有两重制度诅咒。

中国政商关系的两重诅咒及未能成行的破解

第一重制度诅咒:官员们“家国一体”之利益输送机制。

中共政治就是极权政治,以“三个垄断”著称,即政治垄断、经济(资源垄断)与舆论垄断。这种三个垄断格局在计划经济时代就已经形成,但那时有权力无市场,大小掌权者最多是房子住大一些,享受特供与子女就业特权。到了改革开放时代,政府官员掌握的权力可以通过市场变现,即我讲的“权力市场化”。这一点,注定了中国的官员必然会有寻租冲动。如果家人不够能干,就充当权力掮客,官商勾结;如果妻子儿女兄弟姐妹中有能人,就自办企业,因为向别人寻租远不如自家人开办企业安全可靠。这就是近几年反腐当中,一个贪腐官员落马,往往导致家庭成员及朋友圈同赴监狱现象的原因。

为了让官员们能够祛除这重诅咒,前些年国内很认真地讨论过如何“以有条件特赦贪官推动政改”。这类讨论从本世纪初就一直存在,但以2012年那轮讨论最为认真,而且加入讨论的有一些颇有名望之人。我曾在《“特赦贪官推动政改”为何不可行?》(VOA,2012年8月3日)一文中分析过此论的来龙去脉。

第二重制度诅咒,则是企业家的原罪问题。

由于中国政府掌握资源分配大权,政府对企业的关系是种“赐予”的关系。所谓“权力市场化”,其特点是“权力”要变现,必须依靠“市场”,两端紧密结合操作。也因此,掌握资源分配大权的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这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家不得不背靠官场的原因。即使是高科技行业的富豪,也不敢说自己可以不依靠官府,因为市场准入、税收、企业年检,每道关卡都可以让商界难过。商界人士都知道,经营好政商关系,意味着掌握了“重要资源”。

从2005年开始,中国商界、学界曾兴起一波关于企业家原罪的讨论,主要观点汇集于《原罪:转型期中国企业家原罪的反思及救赎》(2007年出版)一书当中。该书将“原罪”归咎于三大原因,即制度不完善和社会转型的先天不足、政策和法律的后天失调以及滋生原罪的社会环境,并列举了对此的三种声音——追究派、反对派和折中派。

这两重制度诅咒,江泽民有心也想破除,美国高盛前董事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以《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作为全书标题,很传神地道出了这一点。但江泽民在推出“三个代表“理论之后,没来得及破除这两重制度诅咒,就已经退休。胡锦涛虽然萧规曹随,在两会代表中增加不少富翁,但根本不愿意着力破除这两重制度诅咒。然后,中国迎来了习近平。

并非说笑:江泽民“改变了中国”,习近平正在慢慢改回去

自2013年习王反腐以来,不少省部级高官纷纷倒下,依附他们的商界朋友也纷纷入狱。今年以来,炮口对准了中国富豪的极品——资本大鳄。

在中国三类新富家族中,对付草根型、红帽型,当局不讲客气,均镇以雷霆之威。对付红色家族则只能采取“春风化雨”的柔软手段,在习近平的压力下,他的姐夫和姐姐、朱镕基之子朱云来、温家宝之子温云松都相继退出金融界。对中共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则将其从中国电力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之位,调到中国大唐集团任副总经理,目前,在该集团领导层中,李小琳排名第4位。

外逃贪官则有猎狐行动。上榜“狐狸”已经被猎回不少,暂时没被猎回的,不少人因应付官司而耗尽财产,正在体验“海外居 ,大不易”。

中纪委本来在中央机关中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从王岐山任书记之后,对贪官及其朋友圈杀伤力特别大,“宁见阎王,不见老王”,成了中国官场流行语。郭氏推特文革中,参与者就有一些贪官家属与情人。

上述权倾一时的官场大人物及商界富豪,目前正在书写不知道结局的《红楼梦》,只有那些前几年就定居海外的富人与官员家属,他们的“财富故事”可能会有个相对平安的结局。

但如果以为中国的富豪劫来自于王岐山,或者是习王联盟,则是对中共政治制度缺乏深层认识的皮相之谈。一党专制政治最大的特点是不容他人分享权力。美国政治学大师亨廷顿曾有一个理论假设,他认为对于一党制政权来讲,主要威胁之一在于“控制自主性经济权力来源的新兴社会集团的兴起,也就是说一个独立的、富有的工商业精英阶层的发展,导致了精英的分化”。

商界精英们考量自身与中共政权的关系时,必须好好领会亨廷顿这一观点。江泽民确实用“三个代表”理论改变了中国,但习近平正在把被江泽民改变的中国慢慢改回去。

王沪宁历经江胡习三朝,是中共重要的理论化妆师,他曾经用“三个代表“取代了三个革命阶级(工农兵),他今后的重大政治使命,我猜想就是如何悄然抹去“三个代表”,为中共寻找新的社会基础。
有空聊聊 发表评论于
很悲哀,但不得不承认,江改变了中国,使得现今的中国人只认权钱,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习正在驱散这种乌烟瘴气,赞!
为正义而言 发表评论于
@顾剑
赞同你的观点。
不过江的负面影响也不低。其一,胡温时期江系人马和其影响力对胡温的掣肘。其二,非正常手段对待赵紫阳和其他对其地位有威胁的改革派人物。其三,对于某宗教组织的处置。所以未来这三项都一定会算到他头上。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江胡养贪官,贪官改变中国。

gd 发表评论于
江泽民当政,让老百姓只认钱,不知耻,抛弃德, 社会风气败坏。长此以往,中国人的形象就会是毫无社会责任感,贪得无厌,卑鄙可憎,那时候中国的形象就会在世界上成为过街老鼠。中国被妖魔化,美国就赢了。到时候美国就是正义的化身,领导全世界降妖除魔。

江泽民在台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习近平没有这么做,就冲这点,给他点个赞。
slowly 发表评论于
一个人集权(担任十几个领导小组的组长,称‘核心’、‘统帅’),会导致权力无人监督;不得‘妄议’就是让其他人‘消声’,这些都是危险的征兆。

2017-08-12 06:54:39 by xianbuzhao

贪腐,来源于不当的权力,是向权力的寻租造成了腐败,而两个制度不统一,会加剧贪腐,是政治制度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结果,解决方法是改革政治制度,放权,削权,而不是相反。西方贪腐差的国家,监督只是一方面,根本原因还是政府和个人的权力都极其有限。没有了权力,腐败也就没有了土壤。管理社会不可能完全没有权力,但除了战争、军事、灾害等特殊情况,给予管理者的权力要尽量小,尽量分散(比如国会或者人大负责重大甚至中等事项的决策)和公开。权力范围小了,才会便于监督。全民全官场腐败,就很难监督。
顾剑 发表评论于
江虽然一直在民间风评不好,但是我从2000年前后起就一直认为,江在共党的政治史上,未来一定会慢慢地获得越来越正面的评价。江自然不能和老邓在改革开放中的地位相提并论,但是他在邓后的那些年推动和深化了改革,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代是1995-2010年这十五年,这十五年,不是江的时代,就是胡时代的惯性(胡基本是萧规曹随)。加入世贸,私有化,这都是江搞的。其实江本人的思想开放程度,比胡和习都要更开放。

江另一个重要的正面遗产,是他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文化:两届十年任期,七上八下,和平交权,这些树立了先例。胡的贡献则是裸退,不恋栈,比江再进一层。而且江那些“见国王梳头”,”秀外语”的笑话,看起来虽然low,但背后透视出他所推崇的价值观念,跟毛那一代以粗俗为荣的高级干部的政治文化,已经有了实质性改变,从无产阶级变成小资化了。这是政治文明的一大进步。
庄文雅 发表评论于
这“美国之音”居然这般明目张胆地吹捧江总书记,贬低习大大,显然不怀好意。

改革开放30年,无论功还是过,包括经济建设的伟大成就和全党贪腐,主要归于邓小平,胡赵江胡都只是操盘手。

中国共产党中国的历史可概括为:第一个三十年(1921~1949)夺取政权,第二个三十年(1949~1978)巩固政权,第三个三十年(1978~2012)建设政权,下一个三十年应该是修补政权。

治大国如烹小鲜,矫枉过正肯定是免不了的。声称改回去,断言太过简单粗暴。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旗,
前进,前进
前进,进!
忽悠,忽悠
忽悠,悠!
aol 发表评论于
VOA就是为不法资本家说话,妄图让他们继续做大剥削压榨中国人民。美国总是代表落后野蛮的剥削阶级利益,习大大是真正的共产党政治领袖,代表着人民的利益,管住资本的恶。
jackhao 发表评论于
江泽民当政期间人有钱但都变坏了,一个国家一旦人民的公德心和道德沦丧,还不如回到毛泽东时代。
飞鸿雪泥 发表评论于
权力一旦得到巩固,那些被所谓被平反重新启用的老干部就被当作擦屁股纸一样扔掉了,然后搞了个连封建社会都很少用的“接班制”,让那些老干部的纨绔子弟进入政府职能部门,这些嫩芽芽只能听从邓党的摆布,而且本来就是纨绔子弟,在这个新的流氓治国主义的熏陶下,这些新一代流氓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杜月笙之流自愧不如。

不仅如此,江核心为了顺从太上皇的主义,闷声发大财,让牛鬼蛇神入党,于是这个所谓的共产党就成了富人俱乐部,魔鬼培训班。
中国的现状就是这样导致的。

习近平想收拾烂摊子,可惜为时已晚。
jiusave 发表评论于
有人说,江泽民和他的部下对中国过去二十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作出了贡献,其实,这只是大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这不是他们的功劳,更不是他们居功自傲、结党干政的资本。相反,这些人利用改革开放的特殊环境,在结党营私、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荒淫放纵上对中国社会的道德造成了严重腐蚀;在片面发展经济上对自然资源、生态和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对FA!.轮.功修.炼团体及其他无辜善良民众进行残酷迫害,剥夺了无数人的生命和财产,肆意践踏了社会的公平和正义,造成民心尽失,社会矛盾和冲突不断加剧。他们对改革开放所作出的那点“贡献”,远不及他们的罪行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号称过去二十年取得“辉煌成就”的今天,最高主政当局却发现中共所面临的危机和1948年的国民党很像,已经到了要亡党亡国的边缘,中国人民也发现中国的环境已恶化到不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步,争相移民海外。这一切,都是江泽民集团一手造成的,而他们在过去二十年享尽了民脂民膏和荣...  查看完整评论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邓和江都是开历史的倒车,朝着VOA希望的错误方向。
基层草民 发表评论于
抱歉,刚才发帖表述有明显错误。"问题出在绝大多数富起来的人是利用了制度本身的缺陷而不是通过改进完善制度来获取财富",我的本意是共产党没有及时发现制度本身的缺陷漏洞而加以改进完善,听任官商勾结等对社会和民众巧取豪夺,没有从根本上激励人们勤劳致富知识创新致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本身字面上非常新颖富于创新,但通过后继具体实施来看,那不过是其结党营私搞裙带以及帮助少数人豪夺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幌子,江根本没有以知识、先进生产力推动社会进步全面切实改善民生的本意。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拨正反乱
讚一個!
基层草民 发表评论于
说邓为贪腐鼻祖不公平。他在一线具体执政没几年,而且基本上是总体方向设计。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政策在贯彻执行过程中的确成为贪腐温床。但问题不在政策本身而在整个具体执行过程中,问题出在未能引导如何让创造财富尤其是那些有知识创新智慧的人富起来,问题出在绝大多数富起来的人是利用了制度本身的缺陷而不是通过改进完善制度来获取财富。这在邓小平事情还只能遮遮掩掩地做,但在江时期却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地大得其道。所以说江泽民使共产党走向贪腐,使中国社会走向堕落。

习近平拨乱反正是在做好事情,应该得到拥护。但是,也该看到对江泽民倒行逆施的拨乱反正必须包括对江结党揽权专权的纠正。不然文革腥风血雨换来的宝贵教训就会白交学费了。个人崇拜任何时候都必须加以警惕,最多连任二届的规矩不能破。
politics 发表评论于
看好习把中国带回计划经济带回到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的道路?改革开放不要了?
饿狼陀 发表评论于
江是建国以来最不合格的领导,习是建国以来最好的领导,这就是两个人的差距所在。
江在位时,买官卖官盛行,面子工程盛行,大刮浮夸风,社会极大地不公平,带血的GDP 靠损害人民健康和破坏环境取得。

习上台后给中国政坛带来一股清风,也给中国带来新希望。看好习近平,看好习领带下的中国!
没头没脑 发表评论于
所谓的江泽民把中国带向死路。作者不知道什么思维。六四的主要诉求就是反贪污后发展到要求民主的阶段。现在的常委等一些退休的高级干部都是在邓去世之前和六四之后就完成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购置大部分房产。那个阶段邓号召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也就是贪污都可以容忍,只要搞好经济,发展是硬道理。江泽民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即使他有意原部署反腐,他也不敢正询邓的意见。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家蒙声发大财。我们一起留学的高干子弟在六四后无一留在海外的都是回国发财后在投资移民回来的。
mary_leeleo 发表评论于
还3任?你咋不说恢复帝制,高呼万岁得了。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人订的规矩不是死规矩,必须随机应变,
不好的领导做一次都太长了,
习近平做得好,当然要他牺牲自己、继续贡献,连任三次啦!
梦游情伤 发表评论于
从政治上讲,江泽民实际上在把中国带向死亡。没有建立起有效的监管机制导致中国的经济发展事倍功半,贪官盛行。政府各级卡拿要。胡锦涛慢慢地纠正着政府的行为规范,许多制度是有利于发展的,只是能量不够做不到位。习有可能独揽大权,关键看以后怎么走,如果为解决一个问题而导致另一个更大问题(闭关自守),那中国的崩溃为时不远了。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江和习其实有共同点,都是为了挽救党,从一党利益出发。江上台时,六-四刚过,东欧巨变,西方制裁,国际上极为孤立,国内经济萧条,知识分子消极抵制,江灵机一动, 想出两条办法挽救党,一是全民腐败,给知识分子公务员涨工资,教育医院产业化,老百姓卖假货包括假药成风,大家都腐败捞钱,就不关心政治。换来政治稳定。另是从办亚运会鼓动民族主义尝到甜处,继续申办奥运,继续煽动民族主义。 其结果是经济发展,但腐败愈来愈严重, 连军队都极为腐败。 到最后强制征地拆迁频繁发生,各地抗议浪潮不断,靠周永康铁腕维稳。 习在这种背景下上台, 为了挽回民心,拯救红色江山,当然也有权斗的原因,开始反腐。
共产党内也有有良心的,能抛弃一党利益, 从老百姓和民族的利益出发,主张一边经济改革,一边政治体制改革,开放言论, 解放思想,融入民主自由进步潮流, 如赵紫阳,胡耀邦,但没有好的结果。




爱之昧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其一,改革开放后贪污腐败盛行,赚了钱的害怕追究其原罪,变成混合制了,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可能就此结束了。其二,官员也不需要再黑吃黑了,像原来重庆那样的打黑就没有了对象。但是,对既得利益者是个沉重的打击,他们会意识到自己赚的钱没有完全支配权了,但应该可以保住性命了;钱再多也只是一个符号吧了,死是带不走的。
caged-city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是最有能力的一个领导人,希望他能继续三任,给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

两任十年是共党执政历史上的重大近步,谁想推翻它,就再来次北伐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11 + 571 > 731







福特64 发表评论于
中国现在出现的弊端,并且被反共人士当作把柄来攻击的,都是偏离了毛泽东思想的结果。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近四、五年来,中国的进步,世界有目共睹!
加油,加油,再加油!!!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是最有能力的一个领导人,希望他能继续三任,给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吹拉慨尔慷,
有断不成章。
而今货比货,
低头思老江。

XFAJA 发表评论于
老习做的不错,早该这么办了!
团圆 发表评论于
他二人一脉相承,做法不同不过是此一时彼一时。当然就个人能力而言,老江强多了。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实在是:邓小平改变了中国, 而习近平正在慢慢改正!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和没权没势连说话都找不到地方的的普通人的素质有什么关系?明明是独裁下领导人的素质决定的。上梁不正下梁弯。

毛喜欢人斗人,官场了战场;邓喜欢钱,无官不贪;习要走回头路,老百姓有能力反对吗?
------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7-08-11 16:00:01
这就是酱缸国公民的素质决定的。自古以来,酱缸国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有的只有周而复始的罪恶。
Jane49Jane 发表评论于
习看来是想做皇帝,中国太可怜,好不容易有了三十年还算自由的发展又要回到极权封建帝制了。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前不久有個人說的好
包子的父輩那幫賭徒賭輸了
輪到包子這輩不服氣
想把好不容易改弦易轍積攢的一點銀子
拿出去在用原來的玩法再自信地賭一次

初中沒畢業的文革餘孽


愚頑不化

可憐中國
中國可憐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看题目,就知道不是什么有良心的媒体,
进来看看,没有猜错,是美国之音的东西,
没啥好看的,不如出去看看八卦!
诚信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斗争有非常明显的正邪之分。 一方试图遏制官场腐败泛滥,将“大病统筹”, “养老保险”, “免费教育”等等普及到乡村百姓, 以达到“让人民分享改革成果”和“实现社会公平”的誓言。

而另一方则坚决要保持并扩大在过去23年里所独享的鱼肉国家百姓的特权和掠夺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施尽各种手段,不惜鱼死网破,造谣污蔑,以达到所谓“保命,保钱,报仇”的目的。

诚信 发表评论于

或许是毛泽东祸国太甚太久,上天有所愧,遂决定眷顾中华稍多一点。毛死后的中国大陆主要领导者中很多是个人品行端良之士,包括华国锋,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朱镕基,温家宝,习近平等。而江泽民实属奸邪不良之徒,在位时将疯狂横征暴敛的官商勾结资本封为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力以愚惑百姓,钦点大批奸党小人占据要职为害国家并掣肘忠良,鼓励闷声发大财以倡行贪腐,而且退而不休乱政不止,给国家和民族发展制造了不少祸端。

Biangbia 发表评论于
道理很简单,大陆华东五省一市的人素质最好,华南的次之,河南陕西山西东北的除了贪官就是庸官。习就是典型的无厘头庸官
基多山人 发表评论于
鼓吹毛泽东十年动乱正确者,是好了疮疤忘了疼;诽谤邓大人者是忘恩无义;欲走‘全面国有制是‘反贪污’走火入魔。中国之忧,在阋墙内也。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邓小平功不可没。他在政治家中,学者中,威信很高的。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主要目的是强化党的政权,从越南改革的途径看,共产党政权正弱化,而从朝鲜来看,共产党政权在强化,所以习近平要走朝鲜那样的道路是必然的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觉得江做得不错。
lian2015 发表评论于
这老不死的窃国大盗,卖国贼江蛤蟆真祸害一千年。
泰傻 发表评论于
宏观与微观双调整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VOA急了,把江核心都捧出来了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酱缸国公民的素质决定的。自古以来,酱缸国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有的只有周而复始的罪恶。

清朝暮年,西方的民主传到了天朝,精英们认为那是一帖最有有效的解药,能解决几千年来天朝政府腐败堕落推翻再腐败再堕落再推翻的怪圈。可是,从一开始,民主就让酱缸国走上内乱内战的道路,最后由老毛用铁腕收拾,让其再回到转圈圈的封建酱缸老路上。邓小平江泽民放开经济,推行开明的新政,因为没有法律没有监督,独裁政府当然再次腐败。习近平认为推出新政,便抑制腐败。其实他欲扮演的是古代“明君”的角色”,做的只不过重拾老毛的牙慧,再次强化独裁而已。

俺至今仍然看不出天朝酱缸国有能力能走出历史的怪圈。
精神饱满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贪官污吏是从上到下从大到小可以肯定的说无官不贪。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也来越厉害已经发展成为盗国贼了,老百姓的血汗钱已经让他们归为己有国家的经济损失财政漏洞已经显现出来……
woodyonge 发表评论于
做了就要还。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很多人就是闹不明白?
oneflyingbird 发表评论于
江养猪,习宰杀,很精辟。问题是杀猪了以后呢?再次万劫不复吗?
oneflyingbird 发表评论于
中国真的有大事
沙漠渔夫 发表评论于
老江时代是猛出贪官的时代,老习正慢慢改回去。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所以我一直说中国人是最有革命精神的,造反有理深入中国人的骨髓。相比之下,西方在长达千年的时间,一直非常稳定,讲究法制,讲究秩序,但是也因此非常容易变成一潭死水,丧失活力。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很正常的结果,实际上这个问题早在多年前薄汪之争就是这样的临界点,中国已经到了决定下一步的路口,是继续做大蛋糕容忍贫富分化继续扩大,还是重新分蛋糕以获得一个新的起点。这种矛盾实际上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历代王朝最后都是面临这个问题被推翻,新的王朝重新分蛋糕获得新的起点。很多人说这就是一个毫无进步的封闭循环,实际上不是,这就像昆虫长大需要脱壳一样,一方面昆虫需要外壳保护以长大,另一方长大到一定时候外壳就成为一个束缚,必须要脱去重新长一个更大的外壳。中国就是在这种循环中,不断地长大,这就是中国历史不断改朝换代的内在原因:冷启动。这种启动,如果是在王朝内部通过改革等自我修正达成,当然有维持社会稳定不至于造成巨大动荡的好处,但另一个方面,也会造成启动不彻底,系统内部各种因为历史原因形成的大团垃圾不能清除干净。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邓公在92年南巡时,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南巡论断”,大意是:在中国,只要不发展经济,不持续的改善人民生活,我们走其它任何一条路,都将是死路!这应该是邓经过了近70年的风风雨雨,观察总结出来的肺腑之言,希望后面的决策者们深思。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依靠权力发财的都是非法的。邓的黑白猫理论造成了现在制度上的腐败。小老百姓有饭吃算是成绩,贫富差拉大,全体官员腐败算是缺点,几分成绩几分缺点?老百姓有饭吃,感恩了三十年,还要继续感恩三十年?政府如果全是贪官组成,政权的合法性就成问题。
MApatriot 发表评论于
中国历代都是把百姓当韭菜。
但是这次可能做不到了。
因为这世界不再只有封建制国家了。
京城小女侠 发表评论于
王沪宁够滑头...
blackdream22 发表评论于
無可厚非的事實,中國人大部分的儲蓄都是在江澤民執政的時候爭的。那幾年也是經濟最好的時候。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李嘉诚是真的厉害。富豪和中产崛起,就必定要求政治改革,法律的完善,保护私有财产。消弱党的领导。这个党(其实就是那几百个家族而已)是绝对不干的。所以最后的结局就看中国老百姓能忍到什么时候。因为良性的改革已经不太可能了。中国也不要挂羊头卖狗肉了,非要西方承认自己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从来就不是市场经济。民间资本入国企,把国企做大做强,因为国企是中共的钱袋子,不过这是包子的中国梦吧。除非立法强迫民间资本,没人是傻子,把钱给你不负责任的糟践。新一轮公私合营开始了。哈哈哈。中国市场很大,但光有市场没什么用的,前30年不是活生生的教训吗?这个初中生还想来一遍。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江做的是邓安排好的事情。中国下层老百姓有饭吃,官僚资本形成,贫富差冲顶。
习要做的是既要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又要抑制制度造成的腐败。
习的集权专制只能压住老百姓,反腐不动官僚资本家,特别是红色家族,为的是他的权力来自于这里。习的危机点也在这里。他的政治对手会挑动民众在敏感问题上闹事。逃逸到美国的郭就是一个小例。若爆出大一点的事就真成危机了。
KM2016 发表评论于
其他不论, 江维护邓的经济改革, 百姓生活提高巨大
李鹏的卵蛋 发表评论于
改个屁,包子本身就是江曾贪官体系培养出来,不过是上了台之后就翻脸不认人,这说明独裁者也不喜欢有个慈嬉太后在后面垂帘听政,慈嬉太后早点死算了,不然包子永远都睡不稳。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对那些涉及权力基础的红色家族,习总一定会高抬贵手,一一放过。而对于那些民企或红顶商人,就等着挨宰吧。一党独大必然如此!

红色家族接着干,民企老板自求多福吧。
longmarch 发表评论于
估计刁胖子也练功。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害怕资产阶级革命或者改良。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没看文章只看了标题。美国之音相对中肯一些,也能看到点实质,但是常常不全面。我相信美国之音看不到习近平到了哪一步就再也走不回去。
wuliuqi 发表评论于
深有同感 关键词越来越多
koolthinker 发表评论于
恶心的媒体
四野2 发表评论于
公正地说,江泽民把经济发展推向了高峰. 而习近平则是整顿由经济发展而引起的制度上的缺陷. 中国的社会比以期更进步了.
v玄玄v 发表评论于
分工不同而已

老江负责养猪

包子负责宰杀
北美zhyj_100 发表评论于
江泽民根本就不是上海人, 他只是扬州人。不要给上海人丢脸啦。
北美zhyj_100 发表评论于
Jiang just took the benefit of Deng's government. He knew nothing but self-showing. I expected Jiang a lot but he let me down more than lot
silentcreek 发表评论于
Jiang is good at developing economy, but don't know how to reduce corruption, Xi knows nothing about economy, Xi is only good at curbing corruption.
llarry 发表评论于
江泽民是真正的上海人,而王沪宁只是上海瘪三。
北美zhyj_100 发表评论于
应该说是江泽民毁了中国,而习近平正在艰难的修复中国。
caigufa 发表评论于
为练宫的报了一箭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