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会有多牛你知道吗?为曹德旺捏把汗(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最近两天,国内财经行业的一个大新闻是“福耀玻璃”的老总曹德旺,和去年年底曹德旺“逃离”中国不同,这次福耀是在美国遇到困难了,而源头则是美国强大的传统工会势力。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曹德旺此前解雇了几位美国高管,认为他们没有效率,拿钱不干活。而高管反诉福耀解雇他们,只是因为他们不是中国人。同时,普通的美国工人说,中国工厂不注重安全、环保,生产线没有停下来工人上去就修。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对此,《纽约时报》认为,这是文化上的冲突。但是,有一个名叫“工会”幽灵长久以来一直徘徊在中国投资人的身后,如果处理不当,也许投资美国的“美梦”可能变成“噩梦”。

记得当初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声称,美国的能源价格、土地价格还有税率等等都非常低廉,足以弥补人工成本的开支。但是似乎,曹德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美国的工会。

资料图:曹德旺@视觉中国

据笔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美国最大的汽车工会,“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UAW)网站上,最早有关福耀的新闻是2016年6月,在福耀莫兰(Moraine)工厂所在的俄亥俄州代尔顿市(Dayton,Ohio),当地新闻机构代尔顿每日新闻(Dayton Daily News)称,福耀工厂中的11位工人向美国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OSHA)发起投诉,指责福耀未能保持工厂内工人的安全生产。

工人们表示,福耀的工厂内出现了有毒气体泄漏,也没有教导工人们该如何处理危险的化学制品,同时管理层也未能提供手套,导致很多人的手在生产过程中被割伤。

UAW称,福耀工厂的工人们主动寻求UAW的帮助,而此时,距离福耀2015年7月投产首块汽车玻璃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到了2016年11月的时候,UAW正式宣布支持福耀的工人争取自己安全生产的全力,认为OSHA针对福耀危险生产所开出的22.6万美元的罚款是合法的。

UAW报道的截图

到了今年3月,通过协商,福耀成功把罚款降到了10万美元,但是UAW的眼睛已经盯上了福耀。

到了今年4月,福耀的问题极速上升,在UAW的支持下,福耀的工人在莫兰市的市政厅举行集会,向当地的政府官员抗议福耀忽视工人的行径,工人们认为,福耀已经获得了俄亥俄州政府超过2200万美元的补助,理应解决安全生产的问题。

今年5月8日,UAW的行动达到高潮,UAW的网站上直接要求民众联署情愿,希望劳方工人能够和资方进行联合谈判,对抗福耀不安全生产的行为。UAW的目标是获得1600人的支持,而目前已经超过半数,达到838人。

已有838人签名(图UAW官网)

但是,UAW的最终目标毫无疑问是在福耀工厂内建立工会。而这需要获得福耀30%的工人提名,一旦有30%工人建议建立工会,这样美国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会进行介入,监督工会选举的公平公正。一旦选举中有超过50%的工人同意建立工会,UAW将正式获得福耀工人群体的代表权。UAW称,目前已经有6.6%的工人同意。

作为回应,福耀的公共关系总监科什纳(Chris Kershner)表示,福耀上个月已经为每位生产线的上的员工提高2美元/小时的工资,而且,即使有6%的人签署了自己的名字要去请愿,那么至少剩下的94%对于在福耀工作感到是非常满意的。

UAW的历史步伐

要想了解UAW为什么这么做,那么需要从UAW的历史说起。UAW在1935年的时候成立,当时是作为美国劳工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ur,AFL)的一个下属组织而存在。

UAW的早期是非常具有进步意义的,在1930年代的美国汽车产业中,工人每天工作12-14个小时,一周工作6天,工作期间不准上厕所。工伤也非常普遍。经过工人们的罢工斗争,汽车寡头们被迫提高工人的权利,上涨工资。

但是到了上世纪60-70年代,日本车企进入美国,并且避开了UAW的传统势力范围“绣带区”(Rusty Belt),把工厂搬迁到了内陆地区,直接打击了美国车企。

而更大的问题是1973年的石油禁运危机,美国的汽车产业在危机中遭到了重创。UAW发现,当年为工人所争取的一系列利益在危机面前烟消云散,这严重损害了UAW在工人中的威望,而UAW本身也在1985年发生了重大分裂,加拿大的成员在本国宣布成立自己的组织,正式脱离UAW。

而且,随着时间的演变,工会也逐步退化成了一个官僚组织,对内腐化贪污不断,对外为了自身的利益完全不顾其他非工会成员。

美国著名工会运动家,15岁起就成为工会会员的罗伯特•费奇(Robert Fitch)在他的书《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毁害了劳工运动,削弱了美国的前程》内曾经描述过一个事例。

罗伯特•费奇的书

1998年,UAW在卡特比勒(Caterpillar)建立VEBA,结果到2005年底,卡特比勒的医疗信托基金就枯竭了,退休工人只得自己掏腰包支付医疗费用。

纵观美国工会的历史,有不少值得汲取的教训。一个为了保护工人基本权益而建立起来的组织,经历了70余年的兴衰演变,早已变成了尾大不掉的官僚垄断机构,与那些长年累月在国会山上游说不休外加“行贿”的利益集团,谈不上有什么根本的区别。这次经济金融危机的一个结果,很可能是工会与它所抗争的通用汽车公司(GM),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费奇在2005年的预言在3年后应验了,因为金融危机来了,而且出事不只是是通用,美国的另外两大汽车厂福特(Ford)和克莱斯勒(Chrysler)也卷入其中。UAW为了自己的会员全力攫取利益,当经济良好,运行平稳之时,一切都没有问题,但是当危机时刻,就有可能变成同归于尽了。

2007年,UAW工会成员的平均工资为28美元/小时,这个数目和非UAW的公司差距不大,但是在福利方面,数据就非常恐怖了。

GM公司平均为每位员工每小时支付73美元,相比之下丰田只有48美元/小时。如果计算三大汽车公司的平均支出,那会比其他公司高出每人30美元/小时。

在最坏的情况下,关闭三大汽车公司将导致24万名产业工人失业,98万和汽车产业有关的群众失去工作,而连带的工作损失将高达300万人。

对于一般的工人来说,一年内将会失去1510亿美元的收入,地方政府也将在3年内损失1560亿美元的税收。美国的GDP将直接下降0.2%,而且是在不计算失业的情况下。

情况危急时,通用和克莱斯勒几乎申请破产,只是最后因为美国政府财政支持了通用,另外欧盟允许菲亚特收购克莱斯勒才避免了两家公司的直接破产。

退化成工人贵族的工会领导人

而退化成官僚机构的工会领导层最终脱离了一般工会成员本身,成为了“工人贵族”,一般工人的利益不再是最优先的目标,工会这个组织的利益被排到了第一位,而“贵族们”也可以从中获得经济和政治力量。

罗伯特•费奇曾经描述过这些“工人贵族”的嘴脸,十五岁的时候,他在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州交界的附近和其它的工人们一起挖沟。他说:"下晚即将收工时分,平塌塌的地平在线,冒起了一小股土尘。土尘越滚越大,越滚越近,一直逼到了土沟边上,尘土里冒出一辆车,车里走出两个身穿西装的人,站在沟边上彷佛两座塔,俯视沟里的工人。他们是五号工会的干部来收会费的。"

另一件是1986年一起惨烈的谋杀案,两个黑帮分子被活埋在印第安纳州的玉米地里。主持谋杀的是五号工会的头头,后被判牢监200年。

第三桩事发生在1990,费奇本人成为纽约一个地方工会的顾问,参与制定新的经济发展计划。为了使该发展计划取得更多的支持,费奇决定联系International Longshoremen's Association,争取这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工会的支持。于是他去找该工会的地方头头,带了一张五百美元的支票作见面礼,资助该头头竞选市议会的席位。钱出手后第二天,纽约的一家进步报纸就曝光了该头头与纽约知名犯罪家族的联系。

所以,工会领导人的形象一落千丈,尤其是到了二战后,美国企业的管理层开始提高工人福利,在一定范围内提高非工会会员要求,这让工人发现即使不加入工会也可以享受一系列福利。到了70年代,保险也把服务对象扩充到了工薪阶层,工人的需求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实现,加入工会显得更加没有必要。

回到UAW本身,“贵族们”领导下的UAW和大家所想象的影视剧中充满理想、为了工人利益全力对抗资本家的工会不同。实际上就是个为利益而生的组织。

笔者查询UAW的官网发现,作为UAW的成员,一个每小时收入20美元的小时工,要支付每月2.5个小时的工资作为会费,平均约为50美元/月。而一个年收入约为35000美元的普通工人则需要上交月工资的1.44%,约42美元/月作为会费。目前,UAW有39万会员,虽然远比1979年的高峰150万人减少了75%,但是至少依然是一支非常强大的力量。

UAW会费(图:UAW官网)

其次是政治力量。美国的工会一向是选举政治中不容忽视的力量。据观察者网专栏作家杨鹏飞的文章,在2008年总统选举期间,工会除了呼吁成员给奥巴马投票以外,还大肆向民主党捐款。美国工会为奥巴马花费的竞选资金高达3亿多元,远远超出奥巴马自己筹措的经费。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工会为奥巴马竞选提供了数不尽的“蚂蚁雄兵”,散布到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为奥巴马造势,把奥巴马的竞选口号“yes, we can”喊得响入云霄,从而取得了超出竞选对手麦凯恩的压倒性胜利。所以,有评论说美国工会是奥巴马的政治班底,绝非虚言。

奥巴马与工会的密切关系,还可以通过奥巴马上台后采取的一系列政治行动看出来。例如,奥巴马上任之后的几天内,就连签四道有利于工会组织的行政法令,其中一项法令就是,要求联邦建筑项目的承包商必须承认工会,遵守工会福利标准和集体合同。

奥巴马作为总统签署的第一个法案,《2009莉莉•乐德贝特公正工资法》(the 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 of 2009),规定工人起诉工资歧视的时效起始日期为发现工资歧视行为后180天内,而不是工资确定后的180天,纠正了2007年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从而大大有利于工人维护权利。

而对于工会领导来说,通过参与政治所获得的政治利益也是非常诱人的。伍德科克(Leonard Woodcock)曾经于1970年到1977年期间担任UAW主席。1977年,他从工会职务上退下来之后,被卡特总统任命为美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代表团团长,随后,伍德科克于1979年被任命为美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成功在政坛分得“一杯羹”。

伍德科克(右前)和肯尼迪在一起,肯尼迪也是美国历史上最支持工会的总统(图:Wayne State University)

“流氓”工会才是普遍现象

美国的工会被人诟病由来已久,这也和美国工会的历史有关。美国最早的工会是19世纪中期组织的全国工会( National Labor Union),试图将美囯所有工会联合起来,通过立法提高工人待遇,但是立法失败导致工会在1873年瓦解。

而真正意义上较为成功的大公会则是1869 年成立的工人骑士团(Knights of Labor),和另外一支工会行业组织和工会联盟(Federation of Organized Trades and Labor Unions)。他们不只是接受一般的工人,也接受妇女和黑人(不接受华人)。

但是工会行业组织和工会联盟在1886年5月1日的干草市场(Haymarket)事件中和警方发生大规模冲突,激进分子向警方投掷炸弹,警方则直接向工人开枪。此次抗议导致的结果是美国国内的工人运动遭到镇压,工会运动土崩瓦解。

而5·1国际劳动节也是为了纪念干草场暴动而设立的。

随后,工会行业组织和工会联盟改组成了现在众人熟知的AFL。AFL的特点有二,第一是不再直接代表劳工利益,选择与政党合作,通过政党来改善劳工的状况,而自己本身选择追求经济利益。第二,工会仅仅招收熟练的技术工人,把工人划分为不同的技术工会,这样能够控制成员规模,增加成员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到了1935年,不满AFL的8个子工会分裂出来,建立非技术蓝领工人的产业工会联合会(Committee for Industrial Organization,CIO)。直到1955年,两个工会才再度合并。这次“唱主角”的UAW则是AFL下属工会的一支。

在经过了数次分裂和工会内部冲突之后,美国工会的名声和势力都处于衰落之中。尤其是原本应该是独掌大权的中央AFL—CIO联合工会势力弱小,根本无力规划全国统一行动,大权则被地区工会和产业工会(如UAW等)主导。

据美国《劳工历史》杂志文章统计,在美国一度曾有18个不同工会代表不同的护士群体;联合汽车工人工会不仅代表汽车制造工人, 还组织大学毕业生、作家、幼儿园员工、社会服务工作者。另外,还有少数工会独立于现有两个中央联合会之外,最著名的是代表教师的两个工会之一的全国教育协会,这是美国最大的单个工会组织,它自称拥有320万会员。

1981年的美国空中交通管制员工会(Professional Air Traffic Controllers Organization, PATCO)罢工失败,就是工会“流氓”的例子之一。

美国总统里根表示,13000名PATCO成员的罢工违反了法律规定并且“危害国家安全”(peril to national safety)命令他们立即返回工作岗位。

里根宣布镇压罢工(图:Ronald Reagan Library)

里根称:“这场罢工是FAA与工会长达7个月集体谈判后的新高潮,是在集体协议已经达成并已经被双方签署的情况下进行的。而这项协议已经包含了总额约4000万美金的加薪和福利,这已经是其他联邦雇员能够期待的两倍。条件优厚的协议最终能够达成是对那些辛勤劳动的人们工作成果的认可。然而,工会提出的加薪要求是目前达成协议数字的17倍——6.81亿美元。这个数字显然会给纳税人带来无法承受的负担。

在工会拒绝妥协之后,里根总统解雇了仍然拒绝返回工作岗位的11345名管制员,同时通过行政命令终身禁止他们再为联邦政府服务。而PATCO有部分员工因为罢工被逮捕,而PATCO本身也被解散。

另外一个例子来自高晓松的节目“晓说”。在“晓说”的一期节目中,高晓松大致介绍了美国的演员和编剧工会。

演员工会利用自己垄断的权利(300万美元以上的制作必须使用演员工会的成员)和资方签订了苛刻的条约,比如在解雇导演方面。高晓松说,除非出现“我得傻得认不出演员是谁了”这种奇葩状况,否则不得解雇导演。而在编剧工会罢工之时,工会直接封锁了办公大楼,任何成员不得进入,否则直接罚10万美元。

高晓松“晓说”截图

美国的这种工会垄断,只顾自身成员利益的行为几乎和“流氓”无异。

反对全球化的产业工人

当然,其实早在里根的自由化改革之前,美国的工会参会率就已经从高峰的34.8%下降到了21.4%。但是在里根主导的1980年代,在总工作人数增加的情况下,工会的参会率在持续减少,21.4%下降到16.4%,到了2015年,工会的参会率只有12.3%,不足六分之一。整个工会势力都是在持续衰落之中。但即使是衰落中的工会,其势力依然不容小觑。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就利用了失业的产业工人力量夺取政权。而这些传统的产业工人是反对全球化的。

原因其实并不难以理解,首先是2008年的金融海啸,美国的民众在金融泡沫破裂之后,几乎在一夜之间失去工作。这直接把长久以来掩盖的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劳资纠纷等等矛盾暴露出来。

借用工人的力量当上总统,特朗普也必须有所回报,在今年4月的时候,纽约时报就刊登文章,大力鼓吹特朗普是“蓝领总统”,为了工人的利益把“美国第一”贯彻到实处。里根在当年竞选时也获得了工人的支持,但是因为里根反对工会的态度,工会并不支持他。而现在特朗普同时获得了工会和工人的心。

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曾尖锐地批评福特把小型汽车生产线搬往墨西哥的计划。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对通用汽车发出威胁称,要征收“大笔的边境税”。他发推特说:“通用汽车在墨西哥制造Chevy Cruze汽车,然后以免税形式在美国出售。要么在美国生产,要么多交点边境税!”随后,英国《金融时报》认为,通用在特朗普的重压之下,被迫放弃价值16亿美元的墨西哥工厂计划,转而在国内花了7亿美元扩张。

另一个“受害者”是开利空调(Carrier),开利原本准备关闭在美国中部的工厂,转而搬迁到墨西哥,但是特朗普说:“我们应该让它们(将工作机会移出美国的公司)知道,首先,我们会好好对待它们,其次,这样做会带来严重后果,”他说,“如果他们选择离开,他们会在边境上被征收重税。”最后,美国政府正式宣布与开利达成协议,不把工厂转移到墨西哥,而是把大约1000个工作机会留在这个美国中西部州。

在国际贸易方面,特朗普在上台之后首个签署的总统令就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在竞选中曾多次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承诺当选后不再签署大型区域贸易协定,而是注重一对一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而且,在竞选期间的另外一个代表平民阶级的候选人,民主党的桑德斯也对于特朗普的此举表示高度赞扬。他发布声明称:“我很高兴TPP终于死了。现在是制定新的贸易政策来帮助美国的工人家庭,而不是跨国公司的时候了。如果特朗普总统真的要制定这样一项帮助美国工人的新政策,我将很高兴与他合作。”

特朗普签署废除TPP命令@视觉中国

特朗普反对全球化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但是,大家心中应该支持全球化的奥巴马其实也在工会的压力之下,作出了反对全球化的举动。而且针对的还是中国。

对此,观察者网专栏作家杨鹏飞也分析过。他说: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组织,美国工会当然不甘心自身的艰难处境,而金融危机带来的广大劳动者的就业、福利等方面的困境也为工会的发展提供了复兴的良机。如何得到更多底层百姓的信任和支持,打一个翻身仗?喊出实施公平贸易、保护美国就业,实质是推动贸易保护主义的声音,当然是工会走出困境的一个法宝。与此同时,中国的快速发展、中美贸易的巨额逆差等,正好为美国工会提供了一个表现自己的靶子。

其次,美国工会作为一个垄断组织,核心利益之一是帮助会员获得经济利益。而外资进入美国和本土产品形成竞争肯定不是好事,尤其是自由贸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迫使美国工会采取反对自由贸易的政策。

其三,杨鹏飞说,美国工会面临目前会员萎缩,自身处境艰难,自然不希望就此沉沦下去,金融危机带来的广大劳动者的就业、福利等方面的困境也为工会的发展提供了复兴的良机。喊出实施公平贸易、保护美国就业,实质是推动贸易保护主义的声音,当然是工会走出困境的一个法宝。与此同时,中国的快速发展、中美贸易的巨额逆差等,正好为美国工会提供了一个表现自己的靶子。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2011年的轮胎案成为了首个“受害者”。世贸组织支持美国征收针对中国进口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第一年为35%,第二年30%,第三年25%。而此案是由工会挑起的。

奥巴马在2008年初选获胜时,在工会传统地区北卡向支持者示意@视觉中国

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不利的,中国产轮胎的成本是50-60美元一个,美国的成本却是200美元,对于中国的关税只会最终转移到美国人自己身上。同时,中国轮胎在美国的份额只有17%,不到美国本土厂商的1/3,另外美国很多轮胎公司前往中国设厂,实际中国生产的也只是“外包”轮胎。

最后的结果只是双输,美国工人的雇佣没有增加,相反还减少了10%。中国出口的价格上涨,美国国内轮胎售价总体上涨10%-20%。

随后在2014年,美国商务部再次裁定,初步认定从中国进口的晶体硅光伏产品存在补贴行为,要求对35.2%的中国产太阳能电池板征收额外进口关税。而且这还是在2012年美国商务部裁定对中国晶体硅光伏电池及组件征收18.32%至249.96%的反倾销税,以及14.78%至15.97%的反补贴税的基础上,二度加税。

但是和汽车轮胎一样,根据美国非营利机构太阳能基金会发布的调查显示,去年美国太阳能行业聘用员工约14.3万人,其中约一半来自太阳能安装相关岗位,太阳能制造相关岗位仅占21%。从新增就业来看,去年太阳能行业就业增长约20%,其中大部分来自太阳能安装、销售和配送以及项目开发等岗位,太阳能制造相关岗位增幅不到1%。所以说,这又是一件损人不利己之事。

总的来说,在奥巴马统治期间,中美的贸易摩擦大大增加了。而工会在这期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未来该怎么办?

最后,回到福耀玻璃和中国制造商投资美国的这个问题上。新总统特朗普毫无疑问是支持中国投资,美国制造的。劳工协会对于中国的投资也一般持欢迎态度。但是目前事件已经发生了,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问题。

为此,笔者特地询问了美国前南卡罗莱纳州前驻华首席代表,现任美国佐治亚州经济发展署中国首席投资代表、及美国各州驻华协会会长林新伟。

林新伟

林老师认为,首先曹德旺早在1995年的时候就进入美国了,应该了解美国各州的情况差异,福耀玻璃所在的俄亥俄州是传统工会的地盘,相对来说,南方各个州的工会势力要小很多。

不过既然福耀已经来了,问题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那么找到解决方案最重要。

首先需要加强和政府、UAW和当地社区领袖之间的沟通,展现自己企业家的魅力,告诉美国人“中国故事”,自己是如何白手起家创立福耀的基业的。总的来说,大打感情牌。

同时,福耀也需要改变自己的一些做法,中美之间的管理是有较大差异的。曹总肯定对于美国当地的一些员工表现不满意,不可能像福建的时候得心应手,美国人不可能像在中国一样24小时待命,了解文化差异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中国人应该去那些有“right to work”的州(主要在南方),所谓“right to work”即允许员工不参加工会,自己解决问题。尤其是南方,美国南方的传统是反对工会和政府介入,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尤其是美国现在低失业率的状况下,工人的地位本来就很高,更加无视工会了。

另外,UAW只是一个比较大的工会,美国林林总总有几百个工会,很多都是根据行业划分,所以中国企业在美国会遇到不同种类的诉求和问题。

还有,中国的老板需要让美国的企业管理骨干了解中国的企业文化,尤其是老板是怎么起家、风格、做事方式等等,让他们认同中国的老板,进而影响员工。其次需要尊重美国的一些运作方式,不管认不认同,或者认为这不是好的方法,但是这无法直接改变。

美方的重要岗位,尤其是人事总监需要找到合适有经验的人。以前美国公司来中国的时候,大家都认为美国企业需要根据中国的状况进行一定的改变,但是不要抛弃美国公司本身的优点。反过来,中国公司投资美国也是一样,需要找到双方的优势互补,这才是最主要的。

福耀在美国的工厂(图:UAW网站)

DMV5 发表评论于
这学费有点贵。
七戒 发表评论于
美国如果完蛋,主要是因为工会!
七戒 发表评论于
这个扒巴疤一看就是个在美国骗食品券、骗政府救济的。俺们纳税人没法不恶心你!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跟UAW去打感情牌?都说了那是流氓,还自己送上门去?
斜桥55313 发表评论于
收买工会领导
rty 发表评论于
Before working in union-controlled building, people warned us not to do any physical labor that can be seen from the walkway. Since if the union member saw it they will ask you to stop even if you are VP. They don't care. Why? if you can do the physical labor yourself then they will not have the job.

What physical labor? like standing on your chair to pick something on top of the cabinet, pushing the cart in the walkway. I have heard a director was scolded by a union worker and the director was scared.
浪迹天下 发表评论于
安全第一,关停并转
空山不见路 发表评论于
看到中国资本家的傲慢,他们根本不把工人和工会当回事。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左左工会就是母夜叉
淡淡又定定 发表评论于
幾個月前當電視大吹特吹曹老闆去美國投資的時候,我就講過曹老闆在美國的工廠是捱不過五年,估不到半年還未到曹老闆就叫苦了。
不管曹老闆去美國開工廠的目的是為了轉移資產,或者是真正開工廠想賺錢。現在的感受還是剛剛開始,今後除了工會以外,還有環保、保險、稅收等等各類的人會找他飲咖啡。
若他膽敢將錢从美國的轉移到國外,那他的麻煩就更大了。
Dengdengdeng 发表评论于
宁可关闭工厂,也绝不允许成立工会这个毒瘤。曹先生要好好利用自己的新闻价值,绝不退让。
pcboy888 发表评论于
希望勤劳伟大的川粉,不要买保险,不要公司福利,每月只拿几十美金,风餐露宿,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为美国的伟大而献身。
pcboy888 发表评论于
伟人派恨什么,骨髓里伟大派恨的是:各种劳动保护制度,老板无法榨干工人血汗。各种环保安全制度,老板不能省钱省到极限。各种维权组织,老板不能随心所欲。老板们最恨的是,在中国等国家,没有这三样东西。伟大派为此愤愤不平,认为是不平等竞争。为了让美国能够平等竞争,伟大派誓言要“斗争”到底,不击败平民不罢休。
河西海龟 发表评论于
给曹德旺出个主意,去找川普,可以给你搞定工会。
狂奔的海绵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jcn 发表评论于
人开工厂,根本不在于这点收益。人在乎:1)转移资产,2)把市场打入美国三大,因为人家需要零件供应商在周围几百迈内有点,不然不跟你签合同。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工会要求工厂保障生产安全,维护工人合法权益,这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不安全生产对企业有什么好处吗?
wtfair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老板需要让美国的企业管理骨干了解中国的企业文化,尤其是老板是怎么起家、风格、做事方式等等,让他们认同中国的老板,进而影响员工。”???不要把美国中国化了,不讲安全不讲法律
pcboy888 发表评论于
看来只有运行开血汗工厂,搞包身工的制度,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了?重新成为世界工厂,人均月薪三十美分,美国人站起来了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說到文化衝突
簡單地說
中國糟糕的是上面的官僚
美國糟糕的下面的平民
你要是有機會去一趟walmart 這類的地方
就會明白為什麼21世紀了
一個號稱民主自由的國度
為什麼還會選出個大字不識幾個的粗俗野蠻的黃毛

因為他的民眾素質 基本還是中世紀
可怜无数山 发表评论于
美國的工會則是椐理力爭的能家高手

==


工会讲理?哈哈,太幽默了。没有西方式工会,是中国了不起之处
dream_pillow 发表评论于
HomeDepot曾经因为几个员工为公司奋力追小偷而开除了他们。这种典型的不计眼下得失的美国企业文化是所有意欲来美发财的人最应该了解的。曹德旺身边的人为何不将此类的故事多讲给他听?
可怜无数山 发表评论于
西方工会已经成为社会毒瘤。让它们蓬勃发展吧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如今西方的工会和当年中国农村的农会一样,都是由一些好吃懒做,无事生非的家伙组成。社会毒瘤。
5AGDG 发表评论于
我们公司明文规定并且让每个新员工学习,设备没有关要立刻通知上级并且等候,如果擅自上去工作立刻开除。
zhoucaihua 发表评论于
看看特朗普支持工会吗,估计难,本身就是资方
tuv 发表评论于
这暴发户光看厂房便宜,土地便宜,原材料便宜,运输成本低...以为可以赚大钱.可是他忘了最重要的一条:兲朝有党的领导,只要把党搞定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美国没有党的领导,有问题找谁去解决?
X723 发表评论于
中國的工會是政府的好幫手老闆的應聲蟲。美國的工會則是椐理力爭的能家高手。這兩者相同嗎?曹老闆想用中國的辦法在美國行事?做中國夢去吧!
dongbeiren56 发表评论于
文章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猜想曹德旺主要目的是转移资产,建企业只是搂草打兔子,顺便。企业做这么大,智商不可能像wsn的屌丝这样,早就找专业人士评估过,这点小钱就算是成功转移资产的手续费。
猎人之家 发表评论于
美国的工会和中国的劳动法,都是谋杀企业,造就一帮懒汉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