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裔教授发信抨击中国新移民掀起的轩然大波(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最近,知名美籍华裔教授吴华扬(Frank H. Wu)在自由派媒体《赫芬顿邮报》网站(Huffington Post)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关于新移民——给美国亚裔活动家的一封私信》(A Private Note to Asian American Activists About New Arrivals),却在美国华人圈子掀起轩然大波。

(image)

3月18日吴华扬在《赫芬顿邮报》网站发文

这封公开的“私信”发于3月18日,吴华扬教授着重讨论了中国来美国的新移民和老一代亚裔美国人在理念上的严重分歧。关于这个问题他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出来,但他发现,“消极等待只会让事情更糟”。

吴华扬教授今年51岁,是中国台湾移民第二代。他是美国著名的社会活动人士,长期为亚裔在美国追求平等权利而发声。吴华扬堪称公认的华人精英,加州大学官网公布的他的简历长达九页,哈佛、哥伦比亚、斯坦福、乔治-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加州大学,这些美国名校里都留下了他的任教痕迹,他甚至还在北京大学跨国法律研究中心成立初期担任教授。

(image)

美国华裔教授吴华扬

吴华扬于2009年起担任加州大学黑斯廷法学院校长兼院长,2015年底离任并自2016年1月1日起担任特聘教授。吴华扬是加州历史上首位亚裔和华裔法学院院长,曾被业内刊物评选为美国法律教育领域最有影响力的院长。

2016年4月,吴华扬成为美国非盈利组织、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C-100)的会长,马友友、贝聿铭、骆家辉等都是百人会的成员。

去年5月,吴华扬在《赫芬顿邮报》上发表文章,针对“华裔科学家屡遭FBI调查”一事为华裔群体发声。

不过,最近这篇文章中,他的对华裔可谓相当不客气。

吴华扬说,新的亚裔、“特别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仿佛一夜之间从美国的各个角落冒了出来,从南加州的郊区,到旧金山西边的各条“大道”、硅谷、东海岸,还有一些以前从未有过亚洲人面孔的社区,无处不在。

(image)

吴华扬教授3月18日文章截图

“每当我遇到他们,听到的都是抱怨。他们很沮丧。” 吴华扬说,新移民对已融入美国社会的亚裔美国人感到很愤怒。

他说:“我们无法代表他们。我们对他们毫无同情。我们背叛了他们。”

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硕士、香港中文大学金融MBA、前资深媒体人阮学勤在《金融时报》上形容“吴先生不愧为写专栏的老手,语不惊人死不休。”

吴华扬痛陈新中国移民各种不入流的坏毛病,说那些“刚刚下船的人”在老华侨们眼里千篇一律的形象是:“珠光宝气、不排队、抠鼻子、随地吐痰、开车不守规矩、被动恶意攻击,还有,希望他们至少不吃狗肉。”

不仅如此,吴华扬发现新移民在许多问题上和本土亚裔美国人的理念截然不同:“从高等教育多元化,到‘非法’移民、同性恋权利、警察暴力、体罚、死刑等问题,不管你在组织什么抗议活动,他们毫无例外地站在你的对立面。即使在环境问题上,他们也担心对鱼翅或某种濒危物种的保护会影响到自己对山珍海味的热爱。”

“他们冥顽不化,对民主毫不在意。还觉得自己比别的肤色的人更优越。”

另一方面,新华裔移民又觉得老亚裔们“高高在上”,对“新来的乡下亲戚”流露出优越感。

在用异常强烈的对比倾诉完这些分歧之后,吴华扬回到正题,转而劝说对新移民反感的老华侨们抛开成见。他对长期为亚裔美国人争取权利的活动家朋友们说:“我恳求你们带着尊重接触他们,倾听他们,并试着劝说他们。”

他举了两个理由为什么要这样呼吁:一是,既然活动家们已经说出口要建立同盟,如果言行不一,就显得很伪君子。第二个理由则是“策略性的”。因为新移民源源不断地进来,“如果我们不能把他们争取过来,他们最终会在人数上战胜我们,使我们在政治上变得微不足道。”

理解和不安

观察者网注意到,吴华扬的这篇文章以这样一个标题在美国华人的朋友圈里传播:《不带一个脏字!知名华裔教授竟高调羞辱中国新移民》,显示出了不少华裔的愤怒,文中几乎是在逐段批驳吴华扬的这封“私信”,里面说:“从未看过这么上档次的美国华人窝里斗的文章”。作者说:“我们的确不是一类人,你是美国人,我们怎么变心底还是中国人。”

(image)

而阮学勤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表示,看完吴教授的这篇文章心情既惊讶又复杂,一方面赞同他指出的很多国人的劣根性,也对这次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论和排外态度得到很多华裔粉丝的狂热追捧感到不解。但是另一方面,吴华扬不自觉间流露的心态也让人感到不安。

吴华扬虽然没有特意提到特朗普的政策,但他提到的分歧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尤为突出。许多华人移民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赞同特朗普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口号,对“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这样的歧视性语言不以为然,反对奥巴马政府照顾弱势群体的教育和医疗保险政策,反对让跨性别的人按自己的性别认知选择洗手间。

而在本土扎根已久的老一代移民以及土生土长的亚裔后代,多数赞同民主党的主张,反对特朗普。他们认为在一个白人占优势的社会中,民主党的政策才真正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特朗普战胜希拉里这样的老牌政客的一大秘诀,是他成功拉拢了白人工人阶级,不惜为此和拉丁裔选民为敌,和穆斯林移民为敌,他也大肆攻击中国人抢走了美国工人的机会。

华裔律师邓洪(Daniel Deng)也曾说:那些追捧特朗普的华人粉丝没有意识到,他们今天所热烈拥护的排斥穆斯林和拉丁裔移民的做法,其实和1882年美国通过的排华法案如出一辙。

排华法案是美国第一个大规模排斥特定族裔移民的法律,它的出台源于对经济下滑、失业率高涨、工资水平下降的恐慌。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把这一切归咎于华人移民,他们认为华人在种族上就是低人一等。这些理由和今天美国铁锈地带的白人工人排斥墨西哥裔移民的理由并无二致。

排华法案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并且不允许在美国的中国人加入美国国籍,已经在美国定居的华人也受到影响,一旦他们离开美国,要重新入境就需要申请新的许可。

法案直到1943年二战期间因为中国和美国是反日同盟才被终止。尽管如此,取代它的新法案仍然限定每年只能批准105个来自中国的移民。直到1965年移民法案通过,废除了以来源国为标准的移民政策,才拉开华人大规模移民的序幕。

排华法案从出台到完全废止,花了长达80多年的时间。了解这段历史的老华侨,有切身之痛,当然不希望这样的历史重演。

“互为镜像”

阮学勤指出,吴华扬文章中有意无意流露的对中国移民的轻蔑态度,让人吃惊和不安,难以相信他居然是一个以反对种族歧视著称的教授、学者和活动家。


 

毫不夸张地说,他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和他所不齿的人类似的态度,让人感到不愉快。他居高临下,给中国移民整体贴上负面标签,完全忽视了个体之间的区别——这难道不正是“歧视”二字最好的写照吗?这和特朗普把所有穆斯林都视为潜在恐怖分子,把所有墨西哥人都视为潜在罪犯,有什么不同?和很多华人认为黑人都懒惰不干活、喜欢惹事生非,并把这个作为不应该照顾底层黑人的借口,有什么区别?

(image)

很多华人举止文雅、衣着朴素、做事守规矩、乐于助人、不吃狗肉(此处暂且不讨论吃狗肉引发的道德争论)。事实上,中国人的价值观在最近几十年也在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化,身处的地理位置、接受的教育、以及经济家庭状况等,都造成了不同的人行为模式和文化理念的巨大差异。而反过来,美国人中粗鲁不讲理、缺乏教养的也不罕见。

吴华扬虽然在行文的开头和最后都声明,自己的主要诉求是团结、联盟,可是发表了这么多鄙视新华裔移民的高论之后,提出这样的倡议,难免显得虚情假意。更何况,他自己都承认这是出于“策略”的需要,出于“我们”被“他们”边缘化的担忧,而不是真正发自内心地认为不同群体之间应该平等相待。

阮学勤指出,我也不想轻率断言他内心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行胜于言。他一直在为争取种族平等的主张发声、奋斗,就凭这一点,我认为他的内心是不认同种族歧视的。而且,以他的智商,也不会刻意到自由派媒体上高调宣扬自己的种族意识,这无异于否定此前自己的所有努力。

那么,他为什么会显得那么自相矛盾呢?阮学勤认为这正是种族问题的微妙性和复杂性的体现。即使受过最良好教育的人,也难免会对某些事情带有公式化的偏见。这往往是因为我们对不属于自己生活范围的群体缺乏深入了解,对他们为什么成为今天的他们背后的社会、历史原因非常陌生。这也是因为各个群体之间的价值观冲突带来的焦虑,而人口格局的变化也让一些人对外来者充满戒心。

就像吴华扬所说:“最具讽刺的是我们和他们互为镜像。对我们而言,他们非常‘亚洲’; 对他们而言,我们非常‘美国’。我们并不能算同胞,这个问题也不能靠等待下一代长大来解决。”

“Where are you from?”

与此同时,种族歧视很多时候是无意中发生,而且一般只有那些有过同样生活经历的人才能感同身受,而没有类似体验的人可能一头雾水。阮学勤介绍,他拿吴华扬的文章去给一个美国白人朋友看的时候,对方就坦言看不明白。

随着和美国生活的各种人交流的增多,很多在中国人眼里司空见惯的做法,在多民族多宗教的美国社会很可能造成对别人的伤害。

例如,很多美国本土出生或来美国很久的亚裔移民不愿意被别人问:“你从哪里来?” 他们说,对方这样问的言外之意是,根据你的肤色和外表,你肯定是外来者。一个美国白人是不会被另一个美国人在纽约大街上问“Where are you from?” 的。

阮学勤文中说,作为货真价实的外国人,我第一次听到朋友谈论这个问题时,感到不小的吃惊。因为别人这样问我时,我毫无感觉,往往会愉快地回答:“我从中国来”。没想到这样一句寻常的问话对一个本土的少数族裔人会造成伤害。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亚裔美国人从小到大被千百次地问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内心的反感和自尊心受伤有多么的强烈。

去年10月,《纽约时报》一位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编辑Michael Luo写了一篇长文,倾诉自己在大街上因为不小心挡了一个白人妇女的道,被她大吼让他“滚回中国去”时的心情。他的文章得到了无数亚裔美国人的响应。

(image)

这些事例表明,在美国,种族问题是多么敏感的一个问题,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有很多语言上的顾忌的原因,常常被称为“政治正确”。但对此,不少新华裔移民和中国大陆生活的同胞就很不屑。他们说:这有什么呀,说点歧视的话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为什么我们需要那么小心。

说白了,这其实是没有能站在弱势群体的一方去考虑问题,没有真正体会到维护种族平等的社会的艰难和重要性。不少华裔移民对触犯了本族裔利益的事怒不可遏,对其他族裔的人面临的歧视不以为然。

可是,推己及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会成为被别人歧视的对象。

像吴教授这样的活动家,肯定经历过不少亚裔美国人被主流社会歧视的问题。但他对新华裔移民的境况显然缺乏同理心。

吴教授在他网上的简历中,特意写明自己是“本土出生的美国公民” (Native-born citizen of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这让或许让人感到,他文中流露的心态并非偶然。他这样写很刻意,不知是因为从小到大被误解太多而不得不特意强调,还是体现了要与外来移民划清界线的潜意识?

强烈的回响

除了前述《不带一个脏字!知名华裔教授竟高调羞辱中国新移民》言辞激烈的评论之外,其他人怎么看呢?

《金融时报》还刊登了阮学勤的几位在美国的亚裔朋友自身的想法,这些人的年龄在20-50之间。

George (华裔美国移民)

“好吧,他就是说新移民不入主流,或者说自己成流了……这个确实存在,而且国内很多土豪自信心爆棚,根本不把美国放在眼里,这些确实是事实。他们以在中国时候的价值观眼光来看待美国社会。中美文化差异大,双方都要妥协才能接受彼此。本土华裔基本上就是美国人,我自己感觉和他们相处就如同和本土美国人一样,他们排斥(新华裔移民)的应该是非常少数,当然内心排斥你感受不到。我自己比较排斥白人。老美人与人关系简单疏远,很难私下多少深交,整天和老外打得火热的华人很少,我指像我这样的同类。除非嫁给老外。语言也是障碍,但不是最关键的,是表面因素。新来的年轻人朋友群广一些,特别是初高中来的小留学生,语言障碍少,年纪小,人生观没形成,所以彼此容易融入。(不过),在美国我可以混的很轻松,在国内我会很辛苦,回不去了,回去也是很不适应,各种原因——生活方式、习惯、 观念,多了。”

Carolyn (华裔美国移民):

“很有意思的话题,不是吗?当我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两个字:‘沮丧’。亚裔美国人对新移民和他们的价值观格格不入感到非常沮丧,而且新移民对自己的价值观并不羞于启齿。我猜想作者是美国长大的。我认为他应该对两个群体的差异性更包容一些。在每个移民家庭的新老二代人中,类似的争论是家常便饭。在大陆长大和受教育的人显然更实用主义,因为缺乏系统性的宗教和价值观的教育;在像中国这样同质化明显的社会中长大的人们,当然对类似同性恋等问题上理解肤浅,容忍度较低。

然而在亚裔美国人和新移民中却并没有那么明确的界线,这两个群体在一些根本问题上(比如纽约梁警官案)的看法是趋同的。很多新移民也在尽力接纳和融入美国社会——作者显然忽视了这一点……新移民确实有一大部分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持不同态度,投票给了特朗普,但他们也在民主的过程中学到了东西。归根结底,不论我们的种族是什么,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分子。

尽管如此,我个人很理解作者观点的出发点。大量涌进的新移民,很多来自中国的富有家庭,比老一代的移民内心更倾向于自己的祖国,这要得益于科技的进步和中国在国际上政治和经济地位的提高。最终,这一切变化将和中美在世界上的重新定位有关。”

(image)

2016年8月15日,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刘健总领事夫妇在官邸会见美国百人会会长吴华扬、会员谢明等。

Nancy(化名,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

“老实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篇文章,甚至觉得它让人很不舒服。尽管作者声明‘我们要拥抱他们’,但他是带着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腔调,还有那么多刻板公式,什么‘希望他们不吃狗肉’,还有鱼翅汤、驾车的坏习惯、抠鼻子之类。而且,我完全看不到作者究竟想说什么。可能这是因为我会说中文,而且有很多大陆来的朋友的缘故吧。我从来没有把大陆朋友视为‘异类’。我把他们看成和我一样的人,有各种丰富的人生经历。我认为这篇文章偏执、牵强、粗鲁。而且充满讽刺的是,它还很具分裂性,尽管它很勉强地恳求别人要包容……”

Michelle (化名,日裔美国移民):

“我理解他最后的意思,是要让亚裔美国人调整主张,变得更包容。但我不太明白作者所讨论的新一代亚裔的问题,我看不出为什么他们不能团结。我之前不了解有那么多新的亚洲移民支持特朗普,至少在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中间,我没有感到强烈的不同。当然,新老移民价值观的脱节肯定存在,就像在日本,社会环境和压力之下的‘亚洲工作道德准则’和美国的文化就完全不同。我来美国读高中的时候,是学校仅有的两个纯亚洲血统的女孩之一。校方没有对我有任何歧视,但同学之间,我常常听到有种族意识的语言,比如:噢你数学这么好,因为你是亚裔。或者有人很愣地让你讲日语给他听。这是让很多亚裔美国人感到不愉快的事情。我数学好,是我认真对待家庭作业的结果(而不是因为我是亚裔)。在美国不同的群体中,我有时像局外人,有时像局内人。”

Amy (化名,韩裔美国移民)

“这真是一个我以前很少深思的问题。对我来说,作者的主张有其合理性。亚裔美国人把新移民放在和他们不同的类别里,他们相互之间的利益和诉求看起来也少有重合。在某种程度上,一些亚裔美国人在美国生活的时间更长,因此也更融入美国社会,他们似乎对自己的远方亲戚——那些新移民——有一些偏见和傲慢。另一方面,我确实发现一些新来的移民在一些重大问题的世界观上和美国被广为接受的道德或准则大相径庭。因此,我不见得赞同作者的结论。当人们缺乏共同的身份认知和世界观的时候,如何能让亚裔美国人形成共同的阵线?”

吴华扬发第二封信

吴教授或许意识到自己的文章掀起了轩然大波。3月22日,他又在《赫芬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回应,这次的标题是:《致华裔新移民的公开信》(A Public Letter To New Chinese Immigrants)。

(image)

3月22日,吴华扬教授在《赫芬顿邮报》网站发了第二封信

开篇第一句,吴华扬就说:“我得到了一次深刻教训,永生难忘。” 他说,看到自己的第一封信被“疯传”,觉得很多人误解了他。

“我原本是想提倡合作”,但是,“单有良好的愿望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结果。我没有足够的敏感度,没有预想到我的话会被理解成什么样,包括它会怎么被翻译和传播。很多人把我的意思理解反了。“

吴华扬说他提出要和新移民合作,不仅仅是出于策略性的考虑,但他之所以说到策略问题,是觉得这样或许更有说服力。他表示自己是欢迎中国来的移民的,自己的父母也曾经是其中一员。最后他希望大家都能站出来,像这些积极回应他的华人一样发出声音。

吴华扬的文章让人看到美国社会不同群体之间很深的价值观割裂和对立,在未来很多年,相信这种割裂和对立不会消失,可能还会越来越明显。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会受其影响,而每一个人做出的选择也都在影响着整个社会。

阮学勤最后指出,作为中国长大的人,了解这种分歧和它的原因,或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世界的多元性。


希望和兴旺 发表评论于
拜读了原文,没有从原文中看出对新移民的尊敬和包容。文章有“前后呼应”,呼吁拥抱新移民。但是中间大段用来批判新移民,其中大量用到“they”“us/we”,用于区别彼此。节选“Some of our cousins, distant kin who have shown up here, are alarming. They are bigots who do not care about democracy. They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better than other people of color, it hardly is worth pointing out since it is so obvious. They even suppose, not all that secretly, that they will surpass whites.”

---- 实在让人费解,尽管这个会长申明是想让大家团结,他写的这篇文章让人看了是什么感觉?笔下的新移民如此糟糕,还有什么让人团结的欲望?也许今晚可以让我家小孩读一读,看看他看了以后对新移民是什么看法?对作者又是什么看法。

另外,我看一篇看不懂的文章,会说“不明白”,但是不会说“文章让我不舒服,不...  查看完整评论
西方朔 发表评论于
小人得志?羡慕嫉?偏见、出风头 、博眼球。总之这个教授也成了叫兽。
david567 发表评论于

现在要让世界人民相信中国人并不容易: 早在嘉汉诈骗案爆出的时候,媒体已经在大肆批中国人联合造假,甚至在中国的知名审计公司也悉数被污染而协助财务造假; 嘉汉公司倒闭更同时令世界人民看中国政府都在帮中国人造假诈骗加拿大人,并且加拿大为留住与中国的贸易而不追究诈骗犯和中国政府,转而指中国文化与加拿大文化不合。

想 为 中 国 人 的 身 份 自 豪 的 华 人 / 中 国 人, 特 别 是 加 拿 大 华 人, 应 该 读 一 读 《嘉汉林业结案在即,中华文明危在旦夕》, 呼 吁 加 拿 大 和 中 国 澄 清 对 中 国 文 化 的 抹 黑。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老华裔不管在全世界哪一个国家都已经进入了所在国家习俗,新中国客它们不单止不想融入所在国家,还把中国文革的思想和作风带到所在国,这不是只有老华裔们对中国新客人的看法,很多当地国人民也有非常强烈的同感。不要以为中国强大了就什么事也要依着中国人,错了。 中国人曾经在全世界都得到好评只是因为他们勤劳,谦虚,谦让。今天的中国人大多都是有这种想法,老子有钱,我来这里是帮助你们的GDP成长,只要有钱我什么都能做,包括喧哗,违反当地习俗等等。这就是全人类都在讨厌中国人的唯一理由。
BottleNoseD 发表评论于
概括一下,评论大概分两类:
1.吴教授写得很准确,大陆的新移民就是陋习多、自私。
2.吴教授是丑陋的老移民歧视新移民的代表。

我觉得对吴教授的文章至少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读:
一。吴教授的文章的读者对象是大众,特别是针对大陆新移民。他把亚裔移民分化为“我们(us, 老移民)”和“他们(them, 大陆新移民)”,告诉大家大陆新移民有多少恶习、有多么自负与自私。
二。如吴教授的文章标题所示,此文是写给亚裔政治活动家们的一封私信(A Private Note)。如果把此文看成吴教授与亚裔政治活动家们的对话,也许会有不同的理解。

文章里罗列的新移民的陋习,是“我们(亚裔政治活动家)”对新移民的看法。这其实是作者的自我和对亚裔政治活动家的嘲讽:历史上哪一个新移民群体、族裔没有受到同样的歧视?
作者告诉亚裔政治活动家,“他们”认为:“我们”不代表“他们”、“我们”不同情“他...  查看完整评论
freeway210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要学的是犹太人。自己建立高档社区,自己建立金融体系,用自己的金融体系帮助自己人发展商业,一步步的控制美国最赚钱的行业。他们在乎融入主流吗?他们自己就是主流。
londonmist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写过一本书《yellow》,讲述自己幼时如何受到排斥,又如何努力融入美国人。我觉得他这篇文章的主旨依然是,如何接受美国价值,融入美国美国社会,免受美国人排斥。

但吴教授的问题是思想有点僵化,美国比以前多元宽容的多,新移民也是更多元,也不再需要为母国感到屈辱。而所谓的美国价值观,在吴教授眼里也只是公平,宽容,博爱,关心弱小,这些高大上的一面,他希望新移民能往这上面靠拢,才能真正地成为美国人,免受排斥和歧视。显然和时代,和现实脱节。

不管怎么说,吴教授一直认同自己的中国人/华人身份,也愿意为华人争取利益。本意是为华人好,语气也比较克制,大家就不要过分解读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为人父 发表评论于
保守主义反对的不是激进,在很多问题上恰恰是保守主义表现的更激进。保守主义反对的是福利社会。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你的理解很奇异, 我早就说了“我不会因为读了翻译在先而曲解原文”, 这不就是会放下成见去读一遍原文?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好吧, 反驳吴教授的人多着呢, 看这里的评论就是了。 下面是读者Nancy的评论 (很可能也是由英语翻译而来)

Nancy(化名,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

“老实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篇文章,甚至觉得它让人很不舒服。尽管作者声明‘我们要拥抱他们’,但他是带着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腔调,还有那么多刻板公式,什么‘希望他们不吃狗肉’,还有鱼翅汤、驾车的坏习惯、抠鼻子之类。而且,我完全看不到作者究竟想说什么。可能这是因为我会说中文,而且有很多大陆来的朋友的缘故吧。我从来没有把大陆朋友视为‘异类’。我把他们看成和我一样的人,有各种丰富的人生经历。我认为这篇文章偏执、牵强、粗鲁。而且充满讽刺的是,它还很具分裂性,尽管它很勉强地恳求别人要包容……”

这里的反驳不明显吗? “我认为这篇文章偏执、牵强、粗鲁。而且充满讽刺的是,它还很具分裂性,尽管它很勉强地恳...  查看完整评论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

是你觉得翻译和原文有区别, 我认为翻译基本反映了原文精神。 我不会因为读了翻译在先而曲解原文。 辩论不同意见可以,歪曲原文不可。 你是少有的认为翻译与原文意思不同的。 其他人大部分不是这样。 比如:

thrawn 发表评论于 2017-03-29 17:26:27
我看了他英文的信。翻译大致都对的。
高丽人 发表评论于
呆八字到哪都感觉超好,这是一种病,得治。
zhangten 发表评论于
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吴教授本想团结、拉拢新一代移民这一社会群体,结果却获得了巨大的排斥。其根本原因在于,吴教授没能客观地认识,评价这一社会群体的主要进步力量,相反,吴教授却只看到了少数新移民的负面生活特征,而这根本就不是新一代华人移民的主要形象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不光英语,中文你的理解也成问题。 我的回复”你真的看不懂美国人说“I don't understand what he is talking about."的意思? 这篇文里的Nancy说的还不明白?“ 完全是正对你说的Nancy"没看懂" 的理解。 你把她的"没看懂"比喻成小学生, 我看这里你才是是个十足的小学生。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吴教授的文章是英语发表的, 评论作者在中文报纸上发表, 翻译是必然的。 重要的问题是翻译,理解是否准确,是否提供了原文信息。 我顺着中文评论的信息很容易找到了原文, 翻译也基本准确。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你真的看不懂美国人说“I don't understand what he is talking about."的意思? 这篇文里的Nancy说的还不明白? 是谁该去重读小学???
Juzizhoutou 发表评论于
是吴华扬,纠正其大名。哦,标点符号也忘了一半。

我也写了一篇《致UCLA法学院华裔教授吴华杨的公开信(完整版)》予以回击。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自己瞧不起新移民,却要把别的种族拿来当垫背的 (As with other groups of every color and creed)。 我不见其他种族对本族的新移民如此露骨地歧视。
Juzizhoutou 发表评论于
人人都在口诛笔伐这厮。我也写了一篇《致UCLA法学院华裔教授武华扬的公开信(完整版)(因忙,断断续续地写,电脑没关,提交时白做工,又得重来,历时三天才收束),欢迎大家浏览。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旁观客之一:

As with other groups of every color and creed, those who settled, if only slightly earlier, invariably imply they are better than their country cousins. As much as the phrase is appropriated and ironic, even hip, there is a stigma to being “fresh off the boat.”

And they are aware of our condescension, even if we would deny it.
david567 发表评论于

城头上刚贴纽时的文章,美国也搞出"中国控制美国政府"的阴谋论了,虽然现在听起来还是讽刺川普而已,早晚会被人当真,完善的, 就像加拿大的说中国控制了加拿大政府,很认真的阴谋论,不开玩笑的

下一步,就是针对大陆移民了....因为只要一想,民主国家民选的政府,怎么就这么快就被中国控制了,收买都来不及啊.....自然就会推论出是选举时有"内鬼", 帮中国投票选美国/加拿大的领导人。


加拿大已经出现的阴谋论就是,中国早就开始在加拿大建立对中国效忠的中国人社区。 别说我没告诉你们美国华人川粉哈,你们通共的嫌疑可大了。

vxmon 发表评论于
主要是新移民的一些坏习惯让他感到丢脸,然而白人又分不出谁是谁,所以他一辈子的融入主流洗白计划最后会前功尽弃,所以说到底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卑的小人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考虑与时俱进吧

早期移民,穷困潦倒,依靠坚韧的添了几十年,混到一套房两辆车一条狗的美国中产。

新移民,来了就买车买房,轻松拿到名牌大学文凭,行为和思维方式已经发生巨大变化。

跪舔心态已成为过去。仰视也不存在。你看不惯,你可以无视。没人需要你去争取权利。
南岭老三 发表评论于
他代表自己圈子的利益和立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华人的利益就应该一致吗?每个族裔都会有不同背景的小圈子。
高丽人 发表评论于
用P股想都是弯弯写的,逻辑不是一般的病态。
激扬文字 发表评论于
你们看得出来恶意攻击与善意批评之间的关系吗?大国的国力,怨妇的心肠。
符洪 发表评论于
我们一定要把信心明确建立在自己的身上。不要把自己放在牺牲者、弱者的位置。该挡回去的挡回去。美国是移民组成,我们不比任何人低,不比任何人less American. 移民见的多,经历多,是强者!
soldanella 发表评论于
其实台湾来的移民支持川普的也不少。这位教授不要三个戴表代过头了。
soldanella 发表评论于
排华法案就是民主党推进的,和如今的AA上大学,AA工作如出一辙,一个思路。

华人反对生理男人和小女孩共进一厕,不是反对跨性别人士,而是因为对生理男心理是否为女根本没有鉴定,这会为变态进女厕大开方便之门。由此诬陷华人是歧视跨性别人,完全是混蛋强盗逻辑。照这个逻辑,边境打开,假设大家自觉守法,不予监察。有人提出这样不行,就扣帽子说他反对全球各民族友好交流?

扣大帽子,泼脏水从来是左棍强项。它们自己干的事情,再不堪也是口头说得天花乱坠,冠冕弹簧。
Juzizhoutou 发表评论于
是弯弯,怪不得!名义上说是有关亚裔美国人,实际上只针对中国新移民!他已将台湾与大陆分离开来,却又不敢公开台独,只是玩弄文字游戏而已!
thrawn 发表评论于
我看了他英文的信。翻译大致都对的。他自己白纸黑字也没有被误会。他的意思就是已美国化的华人比刚来美国的华人不同也更好因为刚来的有很多不好的中国化思想。所以该花时间长期教化(美国化)这些刚来的。这就是完整美国化的结果。是个很好的反例子。

第二封只不过狡辩自己第一封没有歧视这个意思而他原意是好的。我看只不过第一次写词不当把心里话写出来因为没想到会被广传也没想到其它长期驻美的华人没有像他这样完全美国化了。为了自己在华人圈子里的面子和工作所以才写这第二封辩解得。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别人给他个火药包,他马上反省点火自爆。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作为华人移民,看到和评论一些华人移民的不雅习惯,心态是痛。而那些自以为高出一等又怕撇不清的人,其心态是???
TrueTrueTrue! 发表评论于
关键:大陆来的移民支持特朗普,台湾来的支持民主党。 为什么?

大陆来的支持特朗普的多数是有高学历移民,才没有吴某说的那些习惯。

吴文是个笑话,瞎子摸象而已。
鑽石謙筆 发表评论于
沒有文化的大國人所表現的只是低俗與卑劣的行為 極其自私毫無公德 同時也是完全不會反省的火藥包一點就炸 扭曲的自卑感作祟 吳教授說的對 應該再多說一些 支持吳教授!
luftfreie 发表评论于
从大陆来的,本来就和他不一样!受的教育和他一样高,也是简历好多页,对社会贡献不比他少,怎么就在报纸上发这样的井底之蛙的文章??!!
KM2016 发表评论于
发现新移民在许多问题上和本土亚裔美国人的理念截然不同:“从高等教育多元化,到‘非法’移民、同性恋权利、警察暴力、体罚、死刑等问题,不管你在组织什么抗议活动,他们毫无例外地站在你的对立面。

这明明就是在说文学城的华脖子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与其这样谩骂作者,不如对照一下自己,赶快改掉那些坏毛病,做一个合格的现代社会公民。
花花辫子 发表评论于
许多从大陆来的新移民是在独裁制度下洗脑成长起来的, 他们向往的是绝对的权利和自私,支持的是赵家人腐败统治而不是美国的民主制度, 本身就是专制制度的受益者,和美国精神毫无共同之处,当然显得是美国社会的另类。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这是美国版《丑陋中国人》
老马识途 发表评论于
倭后一只。
rty 发表评论于
No surprise. Kept saying Chinese has very deep root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self-discrimination. Mr. Wu is just one of the example. Many examples here in Wenxuecity for all to see. Ha!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没人误解他,那边文章翻译得非常得体准确,传递了他要表达的观点和台独,大家非常清楚地看到他的歧视和歪曲。二代华人精像英骆家辉赵小兰有的是,他这样的人是极少数,遗憾的是百人会让了这么个人当会长霸占了。

不用拿误解当挡箭牌,他自己白纸黑字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本土老美都不敢这么公然歧视!渣!
相当长久 发表评论于
歪瓜劣枣也有春天;小人也会得志;

洋 Title 一大堆,挺唬人的;不过,长翅膀的不一定都是天使,难道就一定不会是鸟人?
心戚然2 发表评论于
这有什么奇怪?这不就是我们移民的结果吗。一个ABC的想法怎么可能与一代移民一致?
老实讲,在家里,我女儿有时就会纠正我和她妈妈的某些歧视性的口语。当我们口称“老印”时,她看我们的眼神,总有些不屑。此时的她也不过八年级。她与吴不就是当地教育的结果么?
我们华人不远万里来到美洲,不就是要造就类似吴这样的精英么?我们被移民教育的精英训斥和歧视,其实正是他们在发泄对自己出身不净的不满。
lzy91 发表评论于
顶着一堆title 的 mental loser
zhangten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的文章严重拉大了新老移民两大群体之间的距离,身为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会长,理应辞职
还好吧 发表评论于
说的没错。这几年来美的很多中国人实在令人生厌。仗着有几个钱,行为粗俗,毫不收敛。就好比到人家串门不仅不尊重人家的规矩,反而说三道四,耀武扬威,惹是生非。设身处地谁会容忍这种事欢迎这种人?就连早期来美辛苦打拼的华裔形象也莫名深受影响。希望国人多多自省,不要动不动就骂人。
caucy 发表评论于
据说抠鼻子的人很聪明.
煮酒论剑 发表评论于
台湾人,呵呵
DumbGoose 发表评论于
各抒己见嘛. 这位写这么一篇, 有何不可? 有不赞同或者不服气之处, 辩驳就是, 何必攻击别人的心态啊, 目的啊 ...... 这位教授勇气可敬. 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勇气?

是不是可以再加一些: 自以为是, 自以为比别人高明, 绝不自我批评, 也绝听不得别人批评, 一触即跳 ......
ninja123 发表评论于
凡是和台湾有关的人和物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恶心味道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说得好。这种现象除了在美国有,敢说全世界那里都有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没有最基本礼貌教育,目中无人,以为有几个钱就是富人的感觉(殊不知他们那点钱还真不是钱,除非是亿万贪官。)的中国新人。移民对他们来说太客气了,他们不过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离开中国的一帮俗人。上帝啊,希望能原谅这群无知而带有恶意的人吧。
geac2016 发表评论于
我研究过美国历史。历史上的排华和今天反对非法移民完全不是一回事。不要乱比喻来使得不少人上当。
swimming2016 发表评论于
这位教授感觉良好啊, 不知道他那优越感从哪里来的。

论出生,我们这一代新移民(偷渡的不算),比他们的祖辈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我们在中国受基本教育,到美国读书工作,成就斐然。而他们的祖辈是从中国卖到美国修铁路开洗衣房的。

论工作,我们在美国主流行业,要么教书育人,要么在高科技公司创造价值,中英文都通,中美价值观也都熟悉。 而他们,中文和中国文化基本不会,从事的都是靠白人施舍的工作。

论经济收入,我们在美国的收入不比他们低,大部分人在中国国内还有房产增值。

您说他们的优越感从哪里来的? 仅仅是英语比我们流利?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文章没读,不敢评论。根据貌相看,此人心胸狭窄小肚鸡肠
Goodman 发表评论于
又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教书匠,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已经真的混入主流,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只是他没有意识到真的主流永远只能是WASP,他最多只是个爱国少数民族花瓶。他没在中国呆过,不懂真正的主流的感觉。对美国的了解还不如老杨。不知他有无真的深层次接触过这里的市长议员及党和国家领导人?我自己认识的当年南大的三个精英早就回到中国去了。
danrow 发表评论于
让他说吧,发发牢骚。说真的,新一代移民还真的打心里瞧不是上他们这些老移民或者二代。外什么呢?不能告诉他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没看到全文, 无法判断
周冰倩 发表评论于
骂新移民, 怎么就骂到trump的支持者上了? Trump的支持者是新移民吗?教授有可能是野兽哦
JailHer2016 发表评论于
zing20,吴叫兽叫你全家做音道切除术勒。
镇妖石72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骂我骂得句句在理,心服口服。我的自私、歧视弱势、缺少同情和公德,还有玻璃心一定要改掉。
JailHer2016 发表评论于
KZ2016,以你敬爱的吴叫兽的观点,你还不赶紧做声带切除术。免得你的chinese口音丢了他的脸。
Bslrim 发表评论于
哈哈,毫无疑问,这位教授受不了自己不是华人移民主流,甚至不被接受的事实,仅此而已。很遗憾,现在的新移民来自一个强大自信并且不强调民主的国家,对于美式价值观没什么崇拜,和以前的台湾人来宗主国的心态当然不一样。
zing20 发表评论于
支持吴教授!黄皮川粉认贼作父,支持白人至上和歧视少数族裔,确实该骂。
九叔 发表评论于
一句俗语说得好:好话未必好听。

大方毛毛 发表评论于
这是他的身份亮相:至少在美华人知道了这位力图代表他们的精英的立场。
david567 发表评论于


这个美国华裔教授算是非常和平的了, 加拿大稍有点知名度的华人人权活动家,基本上对大陆移民如同对中国政府的态度,完全不会去区分的。

下面是我分析的加拿大保守派与川普支持者美国极右派的区别,目前加拿大华人没理由支持右派:

区别的根源来自于历史,美国是从英国独立,自成一体,对移民的政策也是熔炉文化, 即,进来的人是美国人,文化是美国文化; 所以,右派主要思想是保护白人文化在美国的重要性,不要被其他文化稀释掉,极右的主要表现也是排外, 要挡住其他国家的文化和影响力的攻击; 但是对于移民,却不必分清谁的文化恶劣什么的,有法律来管,rule of law;

加拿大是当年效忠英国女王的人从美国出走而成立的,骨子里对白人文化有优越感而且是必然要主宰加拿大,所以一直以包容其他文化为自豪,加拿大的标签是多元文化,即,移民带着自己的文化到加拿大,被包容允许保持自己的特色,所谓...  查看完整评论
Braunschweig 发表评论于
说到底,作者就是想说只有左倾自由主义才是美国华人的正确政治立场,这是什么混乱逻辑,支持共和党的多了去了,作者就是和希拉里一个腔调“你们都是deplorable”!
善民 发表评论于
极其荒谬荒唐的言论!作为一个有知识的华人教授,看待问题是如此偏要见极端无知,多么悲哀!如此教授,脑子进屎,不能再教育学生了,干脆回乡捡牛粪吧!这才是你真正的职业!
八月荷花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世界应该对所有人倡导一个标准:正义、善良、向上。做到这一点就应该获得尊重! 生在哪里、肤色如何有什么区别?任何国家、任何种族都会有问题,所以任何国家都会有法学教授!普通人都不应该以点带面看问题,更何况法学大家?
ffang 发表评论于
A Private Note - so everyone can read it. 什么叫口是心非,这就是!
黄玫瑰888 发表评论于
他没说错什么,既然心向中国,心底永远是中国人,那就呆在中国。既然移民美国,那就需要认同美国的价值观。不认同,自己不开心,也让周围人不开心
londonmist 发表评论于
很简单啊,政治分歧呗。

教授平时虽然也看不上新移民,但也相安无事。但看到有些新移民支持川普,就难以接受了,认为这完全是代表了新移民价值观的堕落,民主教育的缺失。

我虽然看不上川普,但也理解他的支持者只是根据自己的利益,享受正当的权力。那些铁锈带里的白人有多少是关心LGBT,关心全球变暖这些高大上的社会议题的?凭什么中国新移民就一定要变成自由派才算是真正融入美国?
wxabc 发表评论于
海外华人一定要向犹太人学习---抱团。抱团太重要了。中国人最大的弱点---内斗。内斗太愚蠢了。
KZ2016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说的有一定根据,也代表了ABC对中国新移民一些看法...但不是所有中国新移民都像他文中所说的那样。总的来说,串粉确实很接近吴教授的描述,所以,有很多串粉又在这里跳脚了。
奶壳-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这个shaaaaaabbbiii,被骂惨了????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坦白说我对大陆观光客印象很不好,但是对新移民绝对不会有任何看不惯的地方。观光客都是冲着吃喝玩乐来的,丝毫没有把他们所到之处当回事,更谈不上爱护。所以作风上就显得很霸道,也不守规矩,令人厌恶。新移民大都是愿意融入新的环境,也开始学会爱护新的安身立命之居所。踏踏实实生活。
littlememe 发表评论于
吴的做法很像煮党。10年前的美国真是个大熔炉任何种族之间都彬彬有礼。8年change,无端端的把一个移民国家搞得自我分裂。吴的做法异曲同工,尽在扇起无需有的恨。看完他这篇卖弄文字的文章我都糊涂了是新移民恨老的还是老的恨新的?大家别把他太当真。是华人就该团结。
ecolio157h7 发表评论于
美国华人软弱好欺、家里爱存现金、被抢了也不敢报案、工作场合没有团队精神,,等等,都是老移民带来的恶名声。
就这样这个大弱教授还敢大放厥词。

华人老移民,败坏了美国华人的名声;而新移民(不是指那些小留),则在树立美国华人的好名声
十方旗 发表评论于
在这里发声新移民大都在国内有点头脸,到了美国依然想要高人一等,没有民主观念,无视法纪,歧视别的族裔。吴教授说得一点不错!
奶壳- 发表评论于
很高兴可以去这个货的twitter 谴责它,哈哈
不妨迷糊 发表评论于
一次参加团野营,附近有另外几个团,三个白人团都是年轻人,一个讲粤语的团。我们团里有个香港人,以为我是台湾人。最后一天,公用洗手间里出现了一个乱扔的废弃物。那个香港人一口咬定是大陆人干的。当时,另外四个团都一早就已经拔营了。那个香港人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事实上,前几天在公用水池边,那个讲粤语的团几个人洗碗,占了所有的水池,见到我拿着碗过去,立刻就让出了一个,非常有礼貌的......

这种事情,年轻白人有时候会有意做恶作剧的。而这个香港人移民那么多年,仍然对白人社会一无所知。

真正的傲慢与偏见。
TrueTrueTrue! 发表评论于
关键:大陆来的移民支持特朗普,台湾来的支持民主党。 为什么?
长白山下 发表评论于
没有争论就没有改变,就不会有进步。看清别人不易,看清自己更难。
b52. 发表评论于
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中国人说不得中国人?
林如如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是居高临下,同族里歧视.
+吴华扬教授的心态是狭隘的,甚至是丑陋的。你自己上岸了,就看不惯刚从水里上来的人。

iammadaboutu 发表评论于
我早就猜想他是台湾人,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文章的语气和态度。说实话, 他批评的有些真是事实, 也有一些是他内心的龌龊臆想, 比如挖鼻屎, 吃狗肉, 等等。看似随口半开玩笑一样说出来,这其实就是歧视,摸黑。
littlememe 发表评论于
吴教授第一封信纠结、酸葡萄、又自大与不自信,第二封信如果我是他完全没必要写。写了更糟。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吴华扬教授自己也经历过新移民的过程,怎么就这样不能包容新移民呢?新移民是有很多毛病,这些毛病也会在融入他国大本营后逐渐消除。吴华扬教授的心态是狭隘的,甚至是丑陋的。你自己上岸了,就看不惯刚从水里上来的人。
West_East 发表评论于
左左又多了一个新帽子:不懂民主的新移民。
这届美国人民真是不行,到处都是红脖子和不懂民主的新移民。
littlememe 发表评论于
C100还能坚持下去吗?一直排斥大陆。以前看不上现在要示好(包括开北京分部),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早就不等了。
West_East 发表评论于
你们这群从落后独裁的大陆来的黄皮红脖子!也配和我这样民主自由的台湾的大教授一样称作美国亚裔?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二十年以后,等你在美国有家有孩子有事业,你再想起今天的评论,应该会莞尔一笑吧
===========================================================================
llwg7463 发表评论:“他说他的,我们干我们的。我们新的人不可能因为这个人说了什么,我们就有所改变”
hohoohooo 发表评论于
华人乃至亚裔之所以到最近还处于边缘社会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老华人存在。
louis168 发表评论于
内心丑陋的吴教授!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难道他说错了吗?这并非是仅仅在美国的现象。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欧洲,老移民都观察到这种差别。不是他们歧视,正因为他们是过来人,比较了解新移民。来美国时间越长,越接受现代社会的价值观,以及风俗习惯。其中的价值观,在现代社会里是基本相同的,但和大陆的价值观非常不同。
音爆 发表评论于

那些认为华裔应该持有共同利益,共同立场的的人,太幼稚!!!!!
都拼命的想把与自己立场不一致的华裔拉到自己这边,不成功则痛骂不已!!!
就没有人尊重现实: 那就是华裔根本就没有共同利益, 共同立场, 华裔本来就是左右两边都有,何苦痛心疾首的互相看不上? !!!!
并非所有的白人都一条阵线, 并非所有的黑人都一条阵线, 并非所有的华裔都一条阵线, 承认这一点很难吗? 对华裔真的很难, 因为华裔有认知缺陷 !!!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美国老移民对中国大陆的仇恨和嫉妒,衍生到了新移民身上。好在美国老移民相对于全球华人移民来说,在经济、社会、文化已经是微不足道到一个淘汰种群。
不妨迷糊 发表评论于
只有我对他是台湾移民的后人这个身份敏感吗?他父母的言传身教不会是以‘大陆来的共匪’的后人来称呼这些大陆来的新移民的吧?本来就是两类人,何必假惺惺的呢?

不过刚刚知道,原来文学城里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的大陆移民,在他们这些‘白心’的‘高等人’面前是如此的不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