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后,美运动员回忆北京奥运会戴口罩道歉事件(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2016里约奥运专题”专题页面

最近北京和许多城市持续重霾,很多人都想起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充满戏剧性的口罩事件。

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霾是什么,也不知道 PM 2.5 和 PM 10,甚至对空气污染的严重性也没有任何概念。

所以,当四名美国自行车运动员戴着口罩到达北京首都机场的画面传遍全球各大媒体的时候,中国人心底敏感的神经一下子被击中了。大家都认为这几个美国人太没有礼貌,即使他们的举动不是存心羞辱中国,至少也是源于傲慢和偏见的无理冒犯。

这件事很快演变成了捍卫国家尊严的愤怒声讨,那几名美国运动员最终在压力之下向中国人民道歉。

现在,当我们戴着口罩看着灰暗的天空,回想起八年前的那一幕时,内心的苦涩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对于那几名运动员来说,那件事可能只是他们运动生涯中一个小小的插曲。但对于中国人的雾霾记忆,那却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和一个具有十足象征意义的寓言。

今天转载「ONE·一个」App对当年其中一名运动员鲍比·李 (Bobby Lea) 的采访,在这篇文章里他回顾了当时的情形。

我们跟那个为戴口罩道歉的美国运动员谈了谈


[ 以下为鲍比·李的讲述 ]

2007年,奥运会前测试赛

口罩是美国奥委会制作和发给我们的,奥委会的医生还教我们怎么戴。当时我们就知道,口罩很重要。

北京奥运会之前,2007年12月,我们到北京,参加正式比赛前的测试赛。几乎每个队员都感染了呼吸道的疾病。我的感觉是,肺部在烧灼,喉咙痛,咳嗽。这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比赛。我回美国后一星期才恢复过来。

那是我第一次到中国。在那之前,我们都对北京的空气没什么了解。

我们觉得洛杉矶的空气已经很糟糕了,所以朋友告诉我们北京的空气不好时,我们都觉得,应该不会比洛杉矶差吧?后来才知道,不是这样。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空气,有时候是灰色的,有时候是黑色的,有时候是棕色的。所有东西都很难看清,到中午会好一点。有时候,最远大概只能看到100米。

不到半天,我就开始咳嗽,觉得肺部有灼烧感,喉咙很痛。尤其骑车的时候,我完全可以感受到、看到,甚至可以尝到空气的滋味。我还记得下赛道时,我双眼很疼,感觉很可怕。

为了应对北京的空气污染,美国奥委会在2005年还是2006年,就开始研制口罩。据我所知,他们投入了一大笔钱。所以,我们正式使用的口罩是非常高规格的,配置了高流量空气过滤器,保证我们在骑车的时候呼吸顺畅。

2007年测试赛那次,随行的有一位美国奥委会的医生,他给一部分运动员派发了口罩样品。他要测试口罩的性能,检查运动员的肺功能情况,看我们在那种污染程度下,能不能把状态调整好。

我拿到了口罩。戴上之后,我马上就好了,不咳嗽了,喉咙也不痛了。

他们说,我们应当在比赛之外的任何时候都戴着口罩。

2008年北京奥运会

来北京参加奥运会的那趟飞机上,一共有75个运动员,当时只有4个人佩戴了口罩。除了我之外,还有莎拉·哈默 (Sarah Hammer)、麦克·弗里德曼 (Mike Friedman) 和珍妮·里德 (Jennie Reed)。

实际上,美国奥委会要求我们,一下飞机就戴上口罩,甚至在飞机上就戴着,他们想让我们完全与污染的空气隔绝。

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工作人员先到了北京。他们告诉我们,北京的空气不太干净。

我很焦虑,害怕自己又会生病。毕竟奥运会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我觉得在飞机上连续14个小时戴着口罩太难受,所以下了飞机才开始戴。

我们并没有互相商量要不要戴口罩,只是碰巧我们几个的随身行李中有口罩,就拿出来戴上了。其他运动员没戴口罩,有些是因为他们觉得戴口罩不是特别时尚,看上去有点好笑。

出了机舱,我感觉空气已经没有冬天那么糟糕了。但还是能看到,空气很脏。不过我戴了口罩,所以感觉还挺舒服。

机场里有很多媒体在等我们,我们几个戴口罩的画面立即被各国媒体拍到,传到全世界。据我所知,其他国家的媒体也关注了这件事,他们的报道也不太友好。

到北京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就被喊去开会。美国奥委会并没有站在我们这边,还指责我们是在政治抗议。这让我们很吃惊。美国奥委会的负责人史蒂夫·劳什 (Steve Roush) 要求我们承认错误并公开道歉,否则就让我们回家。

我记得我当时看到报道,说(美国)垒球运动员也有不良反应,但尽管他们也有口罩,却不敢戴。美国媒体完全跟从美国奥委会的口径,他们没有采访我们,就发出了报道。不过这件事情,很快在美国的新闻中淡出了。

事情的传播速度超乎我的想象,16个小时之内,就发酵到极点,我完全没有时间去反应。美国奥委会后来决定发出道歉信。

道歉信是谁写的,我不清楚。我根本就没看过那封信。他们只是告诉我们信的大概内容,我们签字就可以了。

听到这个,我当时就把口罩摘掉了。我很惊讶,也很难过。我对冒犯了中国人而感到抱歉,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这种意思,无论到哪里做客,客人都应该对主人态度友好。

现在回想这件事,我能理解,在奥运会上戴口罩,和日常走在街上戴口罩,可能不是一回事。中国人也会在街上戴口罩,这很正常,但奥运会就不一样了,我们的行为可能会被加以不同的评价。

中国奥委会没有跟我们谈话,也没有向我们表示过他们的态度。至于中国媒体,我们没有去关注,所以毫不知情。

我们也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我知道的是,奥运会期间,我们一直被挡在媒体之外,奥运会之后,也没有中国的媒体来找过我们。

我对所谓“冒犯和侮辱”的指责也有过疑虑,但没有花时间想太多。我们几个,也没空去澄清或者抗议。我们私底下也尽量不去讨论这件事,我们只想把注意力放到比赛上。我们是去比赛的,不是去跟媒体交流的。

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去为自己争辩,要么就是认真比赛。

比赛

跟测试赛那次不一样,奥运会期间,我没有生病。但是,骑车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空气在烧灼我的肺、喉咙和眼睛。监测肺功能时可以看到,各项指标都有下降。

那些天里,北京的确会有蓝天白云,但这不代表空气好。你依然可以闻到、感受到那些污染的空气,感受到它在你的喉咙里。相机里的蓝天白云很美,但它对人的身体来说,并不美。

我最后没有完成男子积分赛。我想主要是因为我自己实力不够。我并没有受到口罩事件很大的影响,因为我努力不让自己分散注意力,不想美好的奥运会经历被毁掉。

但其他的三位运动员,我可以肯定地说,他们的表现受到了很大影响,他们经受了艰难的挣扎。(记者注:莎拉·哈默在个人追逐赛中拿了第五名,珍妮·里德在短程赛中名列第八,在麦迪逊赛中,麦克·弗里德曼和鲍比·李的组合名列最后。其中莎拉·哈默和麦克·弗里德曼是世界级选手。但他们四人都没有得到任何奖牌。)

回到美国

回国之后,我们四个人要求美国奥委会向我们道歉,并辞退当时威胁我们的美国奥委会工作人员史蒂夫·劳什。

美国奥委会最后承认了错误,首席执行官吉姆·谢尔 (Jim Scherr) 给我们四位自行车队员分别发了一封道歉信,承认对这件事处理不当,没有给运动员应当的支持。

道歉信里,他们虽然承认了错误,但同时也用一些说辞为自己开脱。他们认为,美国奥委会和运动员之间有一些误解,是我们没有按照他们的指示去佩戴口罩。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做了他们说的。虽然这封信并没有完全表达我们想要的,但还算凑合吧,我们也都接受了道歉。

另外,美国奥委会也修改了关于保护运动员权益的条例,让运动员申诉专员在以后的奥运会中,可以更直接和独立地维护运动员的利益。

一年之后,史蒂夫·劳什因为这件事辞职了。

当我再一次回看这件事情,我依然感到非常不幸,我并不以此为傲。

再回北京

我印象中很少在美国媒体中看到对北京雾霾的报道,我只记得2015年有一条新闻,说北京启动了空气污染预警。

2010、2011、2012年的冬天,我再度去北京参加了比赛。空气质量依然没有改善,甚至比2008年更糟糕。这三次我都没有戴口罩。其中有一次我得了呼吸道疾病,同样是咳嗽、喉咙痛。那是高级别的比赛,我的成绩却大幅下滑。

另外两次我没有生病,但无论生不生病,在污染的空气里比赛,一定会受到影响,从肺功能监测就可以看出来。

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口罩事件,不过我每次来北京,并没有人认出我来。我也没有跟中国朋友聊过这件事。我只跟那些住在中国的美国朋友或者西方人聊过,他们都明白我们经历了什么。
yumidiee 发表评论于
这妓者啥意思,难道要中国人民给他们道歉?另外这口罩哪儿有卖的?这可是个发财的好机会。
usaca 发表评论于
MovingTarget要么装傻,要么自己一脑子浆糊,估计他看不懂不言有罪的内容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爱你的保险公司?哇,你的爱也太滥了吧。
如果我对一个国家的税收,兵役法不满意,我就试着改变它。如果不让我改或我改不了,我就换一个国家,就像你不满意一个保险公司一样。你不满意你的保险公司时,你不去换一个,反而是爱那个你不喜欢的保险公司?你有这么做吗?
去想一想,学一学,什么是国家,国家是怎么形成的吧。如果你真的认为国家神圣国家至上,你就不应该移民,你也不会移民。这不是很简单吗?
yuan222 发表评论于
美国运动员讲的很好啊!没有怨天怨地,没有直接批评中国人的狭隘的,甚至愚蠢的爱国主义。没有批评中国媒介的小肚鸡肠。反而批评美国奥委会屈服于当时中国的舆论。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说实话我看见的是大义凛然的后面是一脑子浆糊。总觉着别人都睡了,就他醒着。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我当然爱我的保险公司,只是程度不及爱我的车而已,没什么愚蠢的。
但是把国家跟保险公司类比是愚蠢的类比,你完全可以不交保费,只要你自己掏钱修车就行,顶多不能开车,没听说保险公司把你怎样,也不会有邻居把你怎样。你试下不交税,不服兵役看看…
研究研究 发表评论于
08年奥运期间有雾霾吗?去美国大使馆查查数据,脑子都坏了?
人间无乐土 发表评论于
北京本没有霾,带口罩的人多了,接成了霾。
一带一路霾向全国,霾向世界,嘢
ZoyaWashington 发表评论于
只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13亿P民做鬼也幸福。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谁最早提出pm2.5这个劳什子的是义和国人民的公敌!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说爱国不是愚蠢的,你能告诉我,你爱你的保险公司吗?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国家当然是,从来就是,一个你付钱它给你服务的机构而已。
说得文雅一点,就是你让渡了天赋于你的一部分权利给了国家,来换取国家给你的服务。你交税,你的父母交税,你要遵守各种国家和政府列出的规章法则,这不是你的付出吗?国家本身能产生财富吗?
所以说,没有你我他每个公民的付出,国家就不可能存在。
这说明,国家本身是一个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一个机构。就像一个保险公司或安保公司一样,如果没有了服务对象,他们本身的存在是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

大千世界dqsj 发表评论于
最可笑的是这些奴隶们成天喊着爱国!
大千世界dqsj 发表评论于
那么大的一个中国就是没有人民,最多就是些奴隶!
青葱玲珑 发表评论于

“爱国主义“是中共维系流氓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中国 发表评论于
“ 大部分现代文明国家是“谈出来”的
国家的拐点在于从古代的国家到现代的国家,即是“打出来”的国家还是“谈出来”的国家。“打出来”的国家就是谁掌握军权,谁本事大,用暴力推翻另一个团体,占领这个国家,然后我的子孙就要世世代代都要继承这个国家。现代的国家是“谈出来的”,我们来讨论,假如你的意见对,我们就给你一个法律来保护人民的利益,如果你这个不对,是倒行逆施,到一定的时候,或者用选票或者用另外的方式,来换一个,这个是现代国家的概念,也就是说不是每个人都有义务爱第三种层次的国家,即用政权得到的国家。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你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最好不要用暴力,而是用谈判的方式,用和平的方法,这样我们的国家就会走向文明。这是我对现代国家的一个看法吧。” - 资中筠
中国中国 发表评论于
“那我们爱国家爱什么,我想我们真正的自然的爱是爱故乡爱故国,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也忘不了我曾经生长的这个祖国。其次是爱民族,因为我们寄灵在这个民族的文化里,尽管我是学外国文学的,但是无论如何,我能调动的根是中国的文化,我外文学得再好也不会变成外国人,这是一个民族的概念。而第三个层次国家,那就很不一样了。你可以不爱它也可以爱它,你可以保卫它也可以推翻它,改朝换代都是以第三种国家作为依据。所以这第三种国家是可以爱可以不爱的,甚至在全球化的时代,你可以不想当这个国家的国民,加入别国的国籍,而你心里头,可能还眷恋原来的故土。这是另外一回事,我觉得这三个层次是应该分清的。”
- 资中筠
中国中国 发表评论于
中国大陆体制里的良心公共知识分子资中筠一直在疾呼:启蒙! 她对“爱国”见解非常理性和符合文明共识: 我们谈国家时候,可分成三个层次:第一个是自然的国家,即故土,就是你生于斯长于斯,..这个字,因为中国字分得不太清楚,我用外国字country,是先天而不是后天的;第二个当我们想到国家的时候是民族,是中华民族积淀了长远历史和文化形成的一个特点,我们大家都认同的这是民族,是nation。民族一半是先天,一半是后天,不是一个原始的土地,而有很长历史和积淀在这里。第三就是政治性的国家,带有政权的国家,这个是state。国家就是有一拨人在这统治,也可以换另外一拨人在这统治,但是国土还是它、民族还是它,但是这个国家的体制或者是一些统治者是可以改变的。

赵家人几十年愚民的一个重点: 国家 = 政权 = 中共 , 实质是要保自己”千秋万代“的权力;能吗? 拭目以待!
-------------------------
MovingTarget 发表评...  查看完整评论
中国中国 发表评论于
中国大陆体制里的良心公共知识分子资中筠一直在疾呼:启蒙! 她对“爱国”见解非常理性和符合文明共识: “我们谈到国家的时候,可以分成三个层次:第一个是自然的国家,即故土,就是你生于斯长于斯,..这个字,因为中国字里头分得不是太清楚,我不得不用外国字country,是先天而不是后天的;第二个,当我们想到国家的时候是民族,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积淀了长远的历史和文化形成的一个特点,我们大家都认同的这是民族,用英文字来说是nation。民族一半是先天的,一半是后天的,不是一个原始的土地,而是有很长的历史和积淀在这里。第三种情况就是政治性的国家,带有政权的国家,这个在英文字里面是state。国家就是有一拨人在这统治,也可以换另外一拨人在这统治,但是国土还是它、民族还是它,但是这个国家的体制或者是一些统治者是可以改变的。”

赵家人几十年愚民的一个重点: 国家 = 政权 = 中共 , 实质是要保自己”千秋万代“的权力;能吗? ...  查看完整评论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打着爱国旗号做的愚蠢事情当然发生过,打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旗号做的蠢事也是每天都在发生。
但是国家不只是一个付钱的服务机构,否则国家凭什么确定公民的义务?士兵能说我把津贴退了就不去打仗了?你不上公校,不要社保不交税了?
好望角骆驼 发表评论于
士兵打仗也是因为国家有服务的义务,不是人民付钱让另外的人民去打仗。士兵牺牲就跟人民付税一样,是义务,也是为了国家能更好地服务人民。那些打着爱国旗号作些愚蠢的事情的,要么是真蠢,要么是别有用心。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楼下,砸日本车是愚蠢的,否认空气污染也是愚蠢的,但爱国不是愚蠢,除非你认为爱是愚蠢的,如果爱是愚蠢,那么自由、和平与信仰也都是愚蠢的。国家只是一个付钱的服务机构?你出了多少钱让这个国家的士兵的士兵舍命为你打仗?
Gn8k 发表评论于
身体弱就会过于敏感,干些愚蠢的事。这个民族实在是弱了太长时间。
capitalist 发表评论于
我要买这款口罩!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这些愚蠢的行为后面,包括砸日本车和开日本车的国人,包括武统台湾的叫嚣,都有一个同样的口号和主题 - 爱国,因为国家至上,国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为了谋财,把国家这样一个你付钱它给你提供服务的机构神圣化至上化,本身就是蠢不可及的思维。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愚民政策教育的很成功 - 就是中国的雾霾也比他国的香。
想一想中国政府官员几年前在世界气候大会的表现, 有现在的雾霾天真是打脸的报应。 可惜民众, 尤其儿童, 首先成为污染空气的受害者.
只能靠自己 发表评论于
愚蠢真有可能遗传,呵呵。美国没有过帝制,所以现在有三权分立。中国有两千年帝制,要是现在没了帝制,就会国破家忘。。。当然,中文的帝制也与时俱进,现在大概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2017-01-11 07:20:13

。。。但愿愚蠢不会遗传。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哪里真会有这样的口罩?霉国为抹黑中国真心不惜血本无所不用其极
onflow 发表评论于
只想问问,这囗罩还有的卖吗?

美国奥委会在2005年还是2006年,就开始研制口罩。据我所知,他们投入了一大笔钱。所以,我们正式使用的口罩是非常高规格的,配置了高流量空气过滤器,保证我们在骑车的时候呼吸顺畅。
lzr 发表评论于
已经不记得怎么回事了。不过从常理说,运动员们准备了四年好不容易参加一次奥运会,可能是一生唯一的一次机会,怎么小心都不能算过分。
百家言一 发表评论于
愚蠢也会有报应。
AP33912 发表评论于
奥运会期间俺在北京,天很蓝(工厂/地 停工数周)又逢夏天,飞机也很清楚地见到,但外省区来的风里应有些雾霾(也许现在十分一)。零八奥运好像是中国首次拿牌第一(美第二),也许雾染也帮了忙。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愚蠢是有传统的。当年西方使节指出,太监制度不人道,首先跳出来反驳的是太监自己。09年布朗说中国将来的粮食养不活自己,全国人民群情激愤,举国声讨。以及后来的对美运动员的声讨,对卢家辉大使的声讨,对柴静女士的声讨,等等。不可思议的愚蠢。
但愿愚蠢不会遗传。
warara 发表评论于
以前只有美国抹黑中国,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抹黑中国!
不飞 发表评论于
北京本来没有雾霾,戴口罩的人多了,于是就有了雾霾!所以这几个美国运动员是雾霾的罪魁祸首!!!

雾霾是一种传染病,本来是美国本土才有的,最初是从美国大使馆测出雾霾,然后才蔓延到整个北京以至于全中国,所有美国是传染源!!!

认清美帝的本质,西朝鲜人民才能在土共的领导下幸福生活着。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盲目的民族主义,
是最好使的工具。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有个美国电影,里面嘲笑中国人的情节就是说中国人非常敏感,别人无心随意做的事情,一旦不知为何触及到中国人的某根神经,他们就会非常愤怒,一旦爆发就会是火山级别
大炮一响 发表评论于
学习旅从监狱里跑出来了,又开始嚎叫了!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元亨利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都应该看看这篇,看看交流有多重要,盲目有多害人。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霉国驻华大使馆假借测量所谓pm2.5公然干涉内政,也是几年之后才开始的,足以证明2008年北京空气根本没啥问题,就是冬天有雾的天气多些而已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呵呵呵呵,颠倒黑白造谣真没底线,北京那时哪来什么雾霾?国家那么大努力你们看不到?就算中共真的隐瞒、真是无耻,难道自古以来祖祖辈辈生活在北京的普通中国人统统都是中共雇的,亿万中国人个个撒谎造谣不成?谁都知道中国文化最讲人命关天,人民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难道那会儿中国人都不是人,都没有鼻子喉咙心肺没有良知,空气真那么糟糕会感觉不到?

SUNNE 发表评论于 2008-08-06 22:55:23
他们带口罩来了说明他们不知道真情 自己教育自己是最好的办法,心服口服。

aiqiao 发表评论于 2008-08-06 18:59:43
不要道歉,继续戴,阿拉伯的妇女都这样

周子衡 发表评论于 2008-08-06 18:26:00
这几个粗鲁,丑恶的美国青年的嘴脸永远地留在了人们的集体记忆中

悠悠一笑 发表评论于 2008-08-06 18:02:46
估计这几名口罩怪客都到了艾滋病最后阶段特别怕感染吧!体谅...  查看完整评论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美国奥委会的负责人史蒂夫·劳什 (Steve Roush) 要求我们承认错误并公开道歉,否则就让我们回家。” --
此事充分证明,如果你干任何事情跟党国有联系,而党要搞你,你无处可逃,哪怕你是纯品歪果仁。。。很遗憾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恐怕得等到哪天党自己搞自己了,事情才可能有改观。
shawnlee88 发表评论于
土共就是要强迫你被强奸后还要说'我是自愿的,被奸污得很爽'!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奥运期间,多少家工厂停工,多少车辆停驶。空气已经好了很多,美国运动员竟然戴口罩来北京,这不是给党抹黑吗?
弟兄 发表评论于
戴著節育環吸著毒氣都不是事
弟兄 发表评论于
共產黨控制了媒體,也控制了什麼是辱華
3er 发表评论于
从来没人要求政府道歉
光头强 发表评论于
当年那些愤怒的国人和媒体人如今都已经肺癌晚期了 祝贺!
atp1jxz 发表评论于
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丝毫进步,以为压制舆论就能掩盖真相,可悲!
toto 发表评论于
太阳啊,北京人民无比怀念奥运蓝啊,这么优越的条件还戴口罩,全国人民能不愤怒吗